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84  脸比鞋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姜饶是个人,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王冉现在这样说不就等于绝了他所有的念头?

    外婆过去按住姜饶的手,瞪着眼睛看着王冉,那模样都能把王冉给活吞了。

    王冉觉得早晚都得挨一刀,何必等以后呢,现在疼到极限了,以后也就不怕了,虽然她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还是迷迷糊糊的,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就稀里糊涂的撑下去。

    实验基地那边育苗已经出来了,她接下来未来的时间都有些忙,还要去三叔家指导怎么做,哪能天天往医院跑?

    “你们先出去,不要刺激他……王冉啊叫我说你什么好?你明知道他喜欢你……”外婆突然又住了嘴,有些忐忑的看了简宁方向一眼。

    王冉拉着简宁的手,两个人就下楼了,外婆安慰着姜饶,心里又有些其他的念头。

    “芸芸啊你赶紧去,去看看他们俩吵架没?要是吵架了你帮着解释两句……”

    乔芸木然地站在原地不动,她不想去,他们吵架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凭什么去拉架啊。

    夏侯兰回到病房内,外婆就跑了出去。

    人家两个人在简宁办公室吃饭呢,外婆所想的就一样都没有发生,该做什么做什么呢。

    王冉吃着盒子里的饭,简宁用手拧盒盖子呢,这是装的是汤,自己拧开往她的方向推了推:“喝点汤,省得干。”

    外婆推开门,简宁站起身,外婆笑的有些讪讪的,王冉这是解释了?

    这孩子自己还真是小瞧她了,你看得到这样的一个男朋友之后,心里的算计就多了起来,生怕小简误会一点,就那么冷酷的对待姜饶。

    王冉回头看着外婆:“要不要吃点,外婆?”

    外婆没好气的瞪了王冉一眼,自己可没有她那么心大。

    “你们吃吧。”

    王冉真是有点饿了,自己拿着勺子,不是不知道自己过分,但是这么拖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姜饶在上面闹,夏侯兰哄不住,外婆跟夏侯兰齐齐上阵,就是压不住这孩子,姜维从外面回来,他走的时候姜饶还好好的呢,外婆就坐在椅子上抱怨。

    “真是个白眼狼啊,就好像我们能拖累她似的,就怕她男朋友会误会,这话说的这个绝情,是恨不得姜饶现在就死了……”

    姜维却不那么想,人家孩子愿意来,是人孩子心地善良,你现在还能挑什么?

    姜维起身直接就奔着病房进去了,推开门。

    父子俩在里面不知道都在说什么,姜维不让任何人进去,过了很久,姜饶这终于算是消停下来了,姜维从里面红着眼睛出来,让夏侯兰去叫医生。

    “他说不闹了,去找医生。”

    夏侯兰不知道丈夫都做了什么,儿子突然就好了,心里还有些埋怨姜维,你要是有办法你倒是早点拿出来啊?何必叫孩子折腾这么久,你说把自己给折腾的。

    姜维还能有什么办法?

    他给自己的儿子跪下了,跪下来求自己儿子别在闹腾了,不然就是恨爹妈不死。

    王冉吃过饭,看了简宁一眼,撩开眼皮:“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这事儿外婆已经说出来了,简宁又不是傻子,有时候王冉都觉得自己的身上事情太多了,一件接着一件的,自己试问站在简宁的位置,心里会没有意见嘛?

    恐怕不会吧。

    简宁接着她的话,抬起头,自己收起来筷子:“没有。”

    简宁不能送王冉回去了,毕竟自己还要上班呢,打车看着她坐进去的,自己的手抓着车门,要带上车门的时候突然走动了两步,把车门大开,自己探进去头。

    “你不要想太多,王冉我没多想。”

    简宁觉得这个事情她应该是明白的,是不需要自己多此一举的再说出来的,但是怕她的心思跟自己想的不同,他不想在错过了,他们只是平平常常的谈个恋爱。

    王冉对着他笑笑:“我知道了,现在可以关上车门了吗?不然司机该生气了。”

    王冉俏皮的挑着眉头看着简宁说道。

    简宁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司机,也是在这个位置本来停车就不好停的,对着司机抱歉的说了一句。

    “没事儿,大不了把钱算在你女朋友的身上。”司机还特别敞亮的开了一句玩笑话。

    王冉的眼睛里都是甜意,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

    简宁回到楼上,特意去了一趟姜饶的病房。

    “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是吧?觉得我不要脸是吧?”姜饶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他爸这么一跪他彻底都明白了,自己跟人家争什么?人家外貌比自己强,不是吗?

    简宁点着头对姜饶笑笑。

    “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姜饶的目光掠过简宁的身上,他不想给王冉惹麻烦:“她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自己闹腾起来的,你也别怪她。”

    姜饶说完这句话自己就闭上眼睛,表示再也不想说任何的话了,该说的他全部都说完了,他现在很伤心,面对情敌自己还应该拿出来什么样的态度?

    姜饶努力配合着医生的治疗,很简单,他不想待在这个医院里,不想每天面对这个人,姜饶觉得简宁很是虚伪,每天都过来看他干什么?无非就是心里嘲笑自己被,他能下床,自己试着走了两步,竟然累的气喘吁吁的,看着镜子里的人,姜饶觉得自己死了一次了。

    夏侯兰看着儿子慢慢好了起来,自然心情就跟着舒畅。

    外婆心里叹口气,好好的机会叫姜饶都给浪费了,对小简说那些话干什么?

    乔芸这工作现在就是拿钱都是买不到的,姜维不肯管,别人上不了手,典韦跟夏侯令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给外婆急的,嘴上起了一圈的水泡,这要是没有工作,这看对象也不行啊。

    邻居晚上八点多过来家里坐坐。

    “你们家乔芸这是还没有处对象吧?”邻居看了一眼乔芸的屋子里就问了一句。

    外婆突然间就明白这话了,自己语气也很热络,年轻的女孩子嘛就得从现在抓紧,有机会看就要看。

    “有合适的?”

    邻居接话:“还真有,我有个外甥啊,还没结婚呢,一米八多财经大学毕业的,今年29你看年纪也挺合适是吧?”

    乔芸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自己在屋子里就当没有听见,外婆心里听了高兴啊,这条件不错的。

    “在哪里上班呢?”

    邻居就说着,她这个外甥只有一点不好,那就是长得有些不好,剩下条件几乎就全优,不过现在这社会对男人的长相似乎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乔芸退一步来说,这是她高攀,她什么大学毕业的?什么工作?

    她这是看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这才多嘴说了一句。

    外婆还挺高兴的,你看他们家芸芸这就是不错,不然这么好的干什么介绍给芸芸。

    “我也实话跟你交个底,我是合计给孩子弄个正经的工作干干,这不我家大女儿在走动呢。”

    邻居一听,这是好事儿啊,要是乔芸有工作,你说小两口都有工资拿,生活水平这就高了一个层次。

    外婆送走了邻居,说了句再来玩,自己带上门,就有些坐不住了。

    “你刚才也听见了,你是个什么意思?”

    外公端着一盘洗好的葡萄放在桌子上,对着乔芸招招手。

    乔芸其实憋在心里很久了,外婆很好外公也好,但是这种好现在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需求了,她想要一个男人来疼来喜欢自己,多简单。

    外公倒是先开口了:“我觉得挺好的,一个月将近小一万工资呢。”

    按照外婆的逻辑来看,这事儿一定还是对方高攀,但是外公是冷静的,乔芸的工作没有办下来,就是办下来了一个月三四千这就是多的,人家一个月一万多未来前途都是不可限量的,芸芸找这样的是她高攀。

    外婆也是这样觉得,觉得应该见一面,先看看,你说年纪各方面都挺合适的。

    外婆给夏侯令去的电话,毕竟单位这事儿只有夏侯令他们才明白,夏侯令一听。

    “这是谁给介绍的啊?”

    吃了一惊,好单位啊,跟他们吃铁饭碗的不同,但是有本事的人挣的也不少,夏侯兰跟朋友打听了一句,说一个月不到一万这个数字就一定是虚报了,没有说实话,估计工资会更高,他心里不解的是,谁给乔芸介绍的?

    还别说自己这个外甥女命还挺好的,这是乔芸高攀啊,明摆着的事实。

    邻居家的外甥第一次约好了时间,结果单位有工作人就没来了,外婆准备了一大桌子的饭菜,你说人没来,给谁吃?

    第一次就被放鸽子了,心里有些不满,乔芸整个人就是觉得那种感觉往下掉了掉。

    她是想结婚,着急结婚但是不至于这样跌份儿,拿乔什么的,她还不屑。

    邻居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这事儿是自己给撮合的,结果还是自己这头先撂挑子了,她外甥说的不是假话,像是他们这种拿高工资的,付出的也是同样的劳动,每天加班那就是正常事儿,到了周末就一天的休息时间,还偶尔被抓去加班。

    “你看他这边单位不放人……”

    外婆勉强笑笑,事情都到这里了,自己也没办法,来不了就来不了吧。

    自己安慰着乔芸,顺便现在也是决定要教乔芸一些做人的道理了,过去自己念着她没有爸妈,自己心疼她,什么都护着她,现在不同了,将来结婚你要面对的可不只是一个丈夫,还有未来的婆婆各型各色的亲戚们。

    第二个星期好不容易,邻居的外甥人来了,人一进门给外婆看的,眼睛都直了,实在就不能说,这个男孩子太难看了,怎么就会难看成这样了呢?

    不说别的,你说五官都挺正常的,但是组合在了一起,就是各种难看,弄的外婆这个沮丧,还不能开口叫人滚蛋。

    男方确实除了外貌不行其他方面都是高配件,人家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脑子转的还快,输就输在这个样貌上了,也是有些心气儿,毕竟男人的脸蛋跟女人不同,女人长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以嫁给有钱的男人,男人外貌难看是照样可以娶美女的,前提只要你有本事,你有钱,他本来也是喜欢长得好看的姑娘,但是他二姨就说了一句,说漂亮的有什么用,首先得过日子。

    看见乔芸的第一眼,没什么惊艳也就那样吧,一般人,不过一想二姨的话,也是,结婚不就是两个人过日子,自己不挑她,她也别挑自己就行。

    乔芸在人没来的时候还想着呢,要是这个人比简宁好看,自己就马上答应,争取两个月内就结婚,你看他的工资可比简宁多多了,谁知道这一看,心就凉了半截。

    乔芸是个颜控,她就喜欢又高又帅的男生,偏偏眼前的人高是高了,人瘦瘦长长的,跟帅一点边不挂啊。

    乔芸差点没当场哭出来,她的妈啊,给她找这种男人,半夜她起床都能被吓死过去。

    外婆看了自己外孙女一眼,恶狠狠瞪了乔芸一眼,那眼里就都是警告,警告乔芸不要哭。

    介绍人是自己家的邻居,乔芸要是哭出来,到时候人家会怎么说?

    你乔芸有什么资格挑人家啊?人家男孩子扔大街上拉你八丈远。

    自己家说是自己家私下偷偷说。

    这顿饭吃的不咸不淡的,大家都觉得没滋没味儿,邻居倒是挺热情,叫自己外甥跟乔芸说话,男方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了,看出来乔芸不愿意了。

    不是他说,现在一些女的,就是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儿,你当自己是仙女儿呢?

    他知道自己张的不好看,废话,要是好看找你吗?

    你有什么啊?外貌突出?身体好?工作好?脑子好?

    狗屁都没有,耷拉着一张脸,你拉给谁看呢?

    人家男方面子上在笑,心里已经直接就给了一个X,这样的女的白给他都不干,配不上自己。

    王冉是路过,三叔家送来了好几箱水果,她妈就说让她帮着送过来点,毕竟楼上住着的是她外公啊,王超就不上楼。

    “你自己抬上去吧。”

    王超就在车里坐着,他跟这个外公感情没有多好,也懒得上去看那些人的脸子。

    王超就是觉得自己每次登门,心里都怪怪的,亲外婆死了自己家就应该跟外公家断绝关系往来。

    王冉抱着箱子蹬蹬瞪上了楼,敲门,外婆过去开门,一开门自己吓了一跳。

    “王冉来了啊……”外公叫了王冉一声。

    你看王奶奶说外公,外公不乐意,但是外公对王冉还是有感情的,也挺欢喜。

    “这是我三叔家的桃子,我妈叫我送过来一箱,外公您尝尝。”

    场面话该说还得说,王冉跟王超个性不同,出事的方法也是不同。

    这场面有些奇怪呢,王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这是相亲呢,自己觉得来的时间这个寸,对着乔芸相亲的人点点头,邻居也是认识王冉的。

    “这是大外孙女吧,都这么大了,在哪里上班啊?”

    人家问,你回答这叫礼貌,偏偏听进外婆的耳朵里这就成了显摆,因为邻居特别热情,觉得一个女孩子的工作这么好,挣的特别多吧。

    “处对象没有啊?要是没有阿姨改天给你介绍一个……”

    王冉觉得这阿姨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处了谢谢阿姨,那外公外婆我就先走了,乔芸我走了。”

    乔芸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

    吃过这顿饭,外婆就寻思着,要不自己家先推了?说不同意?

    “你是个什么意见啊?”外婆问乔芸。

    乔芸拿着手里的遥控器,脸上的表情也不大能看出来,只是低低的说着:“我倒是觉得他跟王冉姐挺般配的。”

    乔芸说这话就是挑邻居的礼了,那时候围着王冉问工作,跟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

    邻居的外甥回到邻居家里,邻居也开口问了。

    “这姑娘怎么样?”

    外甥沉默了两响,缓缓抬起头:“不是我看不上人家,是人家没有看上我,从我进屋子里开始,对方明摆着就是一脸失望的样子,我不知道她喜欢的是哪种,我觉得我跟她不是很合适。”

    他是外向的人,喜欢说,但是刚才在桌子上气氛很闷,乔芸根本就是一句话都没有。

    邻居两口子面面相觑,买卖不成仁义在。

    他们是男方的自然就不能先开口扫了女方的面子,外婆也是有点不愿意,主要那小子太丑了,模样至少也得过得去吧?

    夏侯令晚上下班直接先到自己妈家的,自己坐在沙发上。

    “不是我当舅舅的说外甥女儿不好,妈你也知道乔芸的条件,跟人就是高攀,你要是这样的看不上,那我真不知道乔芸要找什么样的了,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乔芸这没有工作啊,那个大学你觉得比人家初中毕业能强多少?”

    外婆一脸的不愿意。

    “我再想想吧。”

    夏侯令觉得这是个机会,男人一辈子的命运不好改变,女人却不同,要是遇上一个不错的老公,也许你就赚了。

    夏侯令回到家里,打开门把门钥匙扔在鞋架上,典韦跟夏侯芳吃饭呢,典韦起身进了厨房。

    “吃饭没?”

    “吃什么饭啊,我妈现在还有心情管我。”夏侯兰打趣的说着。

    夏侯芳吃完了饭,起身准备进去了,她妈拿着一瓶养乐多递给夏侯芳:“一会儿把这个喝了,进去吧。”

    夏侯芳跟她爸这个劲儿就一直没有过去,典韦也知道孩子心里有点记仇了,女孩子跟男孩子不同,都长大了你还打她,她当然会记住了。

    “乔芸又闹什么了?”

    夏侯令就把这事儿跟典韦说了,典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要是我女儿,我压着都能叫她成了,不好看怎么了?男人有本事就行,要那么好看干什么?越是不好看越是不容易出轨,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她是图人家好看了,可惜人家没看上她。”典韦不解气的说着。

    她就觉得婆婆是把乔芸给彻底毁了,养成这样,将来乔芸结婚了,你也管一辈子?

    除非找个孤儿,没爸没妈的吧。

    夏侯令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男人的长相不重要啊,好看不好看能有什么问题,只要生活过的好,人品好那就行。

    典韦就笑:“你看着吧,你妈要是能同意,我头拧下来给你当椅子坐。”

    这老太太啊,说聪明吧,好像这是太过于夸赞她了,不该聪明的地方她比谁都聪明,该聪明的地方,该她拿大主意的,你就看着吧,肯定要问乔芸,那问一个孩子,她懂什么?

    外婆问乔芸,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乔芸吞吞吐吐的好半天挤出来一句。

    “太难看了……”

    外婆的脸子也没有那么好看,她觉得儿子的话说的有道理,但是乔芸说难看这也不是假的,简宁就摆在那里,说什么也不能比简宁差啊,毕竟当初简宁是要介绍给乔芸的。

    不想还好,一想就头疼,你说王冉抢了自己妹妹的……

    “好在你年纪还小,还能在碰碰……”

    不愿意就不愿意吧,那就算了。

    外婆看着邻居听不好意思的,说来说去就说人家工作那么好,自己家的乔芸配不上被,原本邻居还不相信自己外甥说的,现在倒是信了,乔芸这孩子的心气儿挺高啊?

    你自己什么位置你看不清吗?

    不成也好,省得将来麻烦,这样的女孩子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脑袋也不是一个清楚的。

    “那也没什么,买卖不成仁义在,不成咱们还是好邻居。”

    这事儿就这么放下了,外婆就操心乔芸的工作,好不容易这边夏侯兰是托人给乔芸弄进了银行,但不是正式员工,合同工,这也是有的,乔芸不是念这方面的,能弄进去,夏侯兰也出了不少的力,至于将来能干怎么样,那就得看你自己被。

    一个合同工你还指望工资能有多少?税后两千多,其实这工资已经不错了,一个小女孩儿在里面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

    乔芸开始上班了,第一天回来晚饭没吃,外婆问了半天抱怨在银行什么都做不成,累的半死。

    “你都不知道,那个卖鱼的,一定就是卖鱼的,拿着一堆的硬币来,我要一块一快的给数清楚……”

    乔芸到现在还觉得自己的手上有味道呢,恶心的半死。

    她看见那个人穿的那身衣服自己就想快点躲,结果还是被她给撞上了,乔芸觉得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你家穷死了?没穷死你弄这么多的硬币来存什么?恶心不恶心人啊?

    外婆看着乔芸的小脸煞白煞白的,给夏侯兰打电话。

    夏侯兰觉得无语。

    “那人家来存钱能不给存吗?”

    王冉的五叔憋着一肚子气从银行出来,打开车门上了车,开车就回家了,下午还得去水产市场卖货。

    到家吃口饭,休息一下就得过去。

    五婶看着丈夫这么累,就多嘴问了一句,五叔就说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硬币,你说卖货的我们还能挑吗?人家给我们就得手,去银行这个小姑娘这个脸给你沉的,要是别人也就算了,我看着就像是小冉她外婆家的那个乔芸,你是没看见,一副不愿意上手的样子……”

    这给五叔气的,真是暴跳如雷的。

    他们也不愿意这么弄啊,那你说硬币他都拿出去花啊?

    五婶却不理会这些:“得了,跟一不懂事儿的孩子计较什么,人家数也是麻烦,还不许人家给你点脸色看,都多大的人了,还挑这种理,得了得了,赶紧吃饭,吃完你睡一觉,下午还得出船呢,对了三嫂那边上午送过来两箱李子,怎么吃啊?”

    王冉她三叔家的李子就特别好吃,还大还脆就有一点,这东西放不了两天就坏,一坏就一个传染一个似的,放不住。

    “给你妈家送点,老大那边送了没?”

    “用你说,三哥还能忘记王冉啊?”

    那三哥在王冉的身上占了多少的便宜,五婶淡淡的想着。

    其实这也不算是占便宜,王冉是干这个的,三叔家里有地,原本就是有果园的,一个村儿种的就都是苹果树,那苹果树结的果子不好卖不出去,也没几个钱,三叔是看自己侄女干这个,就问了自己大哥,王冉毕业之后就方便多了,首先是自己家亲戚,其次他们研究所卖谁都是卖的,王冉说这个好,三叔就信。

    这东西不是王冉说好就一定好,她能做的无非就是把技术告诉三叔怎么弄,最后还是要靠三叔三婶自己上手的,果园发展到现在,那是人三叔三婶自己下本钱了,收果的时候就天天果园跟着干活,你看三婶的脸,就从来没白过。

    “那丫头要是能赶上我们家王冉一个手指头……”五叔感叹了一句。

    反正自己家的人是怎么看着都好,他就是看着王冉顺眼。

    五婶笑,过去因为这事儿没少干仗,五叔那就说自己侄女怎么好,当着五婶娘家人面就那么说,一点面子不给五婶,他又干不过五婶,后来彻底被五婶给干平了,在家里你随便夸,去我娘家,你就得把你侄女给我忘了。

    三叔给王冉打了一个电话,王冉抽空去的,真是中午饭都没有吃,直接打车过去了。

    自己进果园看了一圈,三叔家是全村最赚钱的人家,别人背着说,那王冉是三叔的亲侄女,给的就肯定不一样,其实不然,技术都是一样的,就看你付出多少。

    三叔那意思自己还要扩张自己的领域,问问王冉的意思,也是询问询问现在做什么苗头比较好。

    王冉跟三叔并排走着,她看看结的果子。

    两个人从果园回来,三婶给王冉倒水。

    “看给我大侄女累的,赶紧喝水,冉啊,累了吧……”

    王冉喝了口水,说自己马上就得回去,说的也是自己的看法,至于最后做不做那也是看三叔,有时候新品种下来不见得就好卖,市场都是慢慢拓展开的。

    三婶送王冉往外走,三叔去启动车子了。

    “不用送,出去打车就回去了,送什么啊。”王冉就死活不让送,那三叔能让自己侄女顶着大太阳就这样回去嘛。

    送王冉回了单位,两口子回来一合计,干还是不干?

    “家里现在手头还能有多少钱?”

    三婶比了一个数字,三叔说还是干,跟着王冉走没有错。

    当初那果园的规模,谁能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啊?

    “市场上都说我家的李子好吃,那是,也不看看谁家种的……”

    三婶家的李子专门是提供给一家大酒店的,剩下就是超市还有一些市场,别人家是不知道卖给谁,果子下来就开始发愁,他们家是愁不够卖,在一个果子这个东西就怕碰,碰一下就软。

    那时候有人也跟三叔说过,说你家怎么不弄出口啊,三叔觉得搞笑,自己这边都弄明白呢,我还出口呢,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

    就像是他出去吃饭,鸡就是鸡被,鸡肉有啥那么多的说到?非要弄出来一个贵妇鸡,请问这就不是鸡的味道了?

    扯天边去,这还是鸡肉,不会变成驴肉是不。

    他们农村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和心眼,老老实实的做人,本本分分的做生意,有钱就赚钱,其他的不想。

    简宁的母亲给王冉打的电话,让王冉来家里吃饭,王冉还没去呢,胃就先疼上了,她真害怕那样的场面,一堆的人。

    自己家人就算是多了吧?结果简宁他家更甚。

    简宁的母亲似乎就提前猜想到了王冉所担心的。

    “就我在家里,你叔叔也不在。”

    王冉心里喘口气,从接了这个电话开始,心里就是不舒服,怎么说呢?

    害怕。

    是的,王冉害怕。

    上次当着那么多的人,简宁母亲没有对自己说什么,这次单独叫自己去,是不是就有别的意思啊?不能怪王冉脑子里想的太多,实在是有太多这样的先例,叫她不得不这样认为。

    王冉真是想多了,简宁母亲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整个家谁说了算?

    简宁他爸发话了,别人就没有说话的资格,她敢反对吗?

    上次吃完饭,她老公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那孩子今天吃的好像不怎么舒心。”

    这话换个另外的意思就是她没有照顾到,当时简宁的堂姐堂妹开口说话,自己不是没有听见,她没有拦。

    既然铁板上订钉的事情,自己何必还阻拦呢?白当一回小人何必。

    你说是简宁的女朋友,家里就来过一次,这算是什么样子,得多熟悉熟悉,自己也得多了解了解这孩子的脾气秉性,到底合适不合适,自己也得多操心一点。

    本来她是没有想起来这么多的,这不娘家妈又来电话了。

    “那简宁的女朋友你就没私下找过?”

    简宁母亲有些不明白,自己私下找她干什么?不是她瞧不上王冉啊,是王冉真的就不合适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你看别人说话的时候她连一声都没有。

    人与人之间的话题哪里就有那么容易对上的?特别是对方的家庭里故意使绊子,虽然不明显,但看不上王冉那是真。

    “孩子他爸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简宁母亲放下手里的黑珍珠耳环,什么好兴致都飞了:“我都搞不懂他,妈你是没看见,那个女孩子就是一个一般人,年纪这马上就三十了,这父子俩被她给灌了迷魂汤似的,还不如简禛那前妻呢……”

    “你闭嘴。”简宁的外婆厉声的说着:“那事儿是你能说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知道?”她就是用鞋底去想都知道,姓简的都是什么人她清楚的很,一个外姓人突然杀进去,还是一个不突出的外姓人,可想而知会被欺负成什么样,被欺负成什么样本来并不重要,但是现在简宁父亲的态度出来了,你就只能跟着他的态度走。

    这个家是他说了算的,他说要饭的合适,你就不能反对。

    到现在这点道理搞不明白?

    那是你未来的儿媳妇,你不跟她亲近,你要跟谁亲近?

    “给人女孩子打个电话,上次吃饭就一定没有吃好,你不是最和蔼的,那就拿出来你的本事,一个黄毛丫头你都哄不住?”

    不管真的假的,面子上要做足了。

    “我哄她?”简宁母亲出声,自己妈这是怎么了?越来越糊涂呢?就是她老公愿意王冉,自己也犯不上哄着王冉去吧?

    “你不哄我去哄?你自己的儿媳妇……”

    “那可不是我的亲儿媳妇,我连儿子都没有……”

    简宁母亲也不过就是赌气说了一句,说完自己心里就后悔了,她是真把简宁当成儿子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操心那么多,但是母亲时不时就来刺激一下。

    “放屁……你到现在都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儿吗?”

    简宁的外婆拍着自己的头,觉得自己生了一个傻女儿啊,你也就是出身好了。

    王冉下班的时候,乔芸顺路过来找她,乔芸工作的单位跟王冉所里离的不远,乔芸是想好好跟王冉相处,找个机会,自己把那事儿说出来,不说她心里也是放不下,至于王冉最后怎么做,那就得看她自己的良心被。

    “姐……”

    王冉有些吃惊,乔芸怎么找她单位来了?

    “有事儿吗?”乔芸过去挽住王冉的胳膊:“我们俩晚上一起去吃饭被,我知道一家不错的自助餐餐厅……”

    乔芸朋友不多,心里想明白了,就下定决心了,自己得一心跟王冉好,越是好她才会越加的对自己愧疚,她就是喜欢简宁怎么了,找个机会,看能撬就撬,不能撬那也是你抢了我的。

    王冉眼睛有点疼。

    “不行,我跟人晚上约好了。”

    乔芸的脸有些红,以为王冉是故意推脱自己,马上又换了一个脑子,毕竟上班这些天了,离开外婆的灌溉脑子还是有点清楚的,心里劝着自己,乔芸啊乔芸你别总是多想人家,也许就真的是有事儿呢。

    “那我跟着你去吧,不介意多个人吧。”

    王冉看看乔芸,她今天这是被鬼上身了?怎么就跟平时一点不一样呢?

    “我要去简宁他家,你看你跟去也不合适……”王冉试着解释。

    乔芸一听点点头,心里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厚脸皮就厚脸皮吧,自己得叫对方的家里人看看自己,也许人家家里人就能看上自己了呢。这位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剧真的有看的太多,弄的自己现在脑袋瓜子里想的东西都跟别人不同。

    “不是,你……”王冉正要拒绝,乔芸的动作倒是快,立马给外婆打回去一个电话。

    “外婆我姐今天要去简医生的家,我陪着她去了,晚上就不回去吃了。”

    外婆一听,这是好事儿啊,她的想法就跟乔芸一样,两个人摆在一起才能分出来谁更加的好不是,王冉年纪摆在哪里,怎么跟乔芸争?

    王冉当着乔芸的面不能做的太绝了,还是在自己单位附近,她算是服了乔芸了,过去是别人说一句什么她就多心,现在好了,直接上升到不要脸了,自己的话说的不清楚吗?

    王妈妈打电话,问她回来不回来,王冉说了一句,王妈妈一听,脸色当场就变了。

    “你这孩子我说你点什么?你把电话给乔芸,叫乔芸听……”

    王妈妈知道自己女儿面子有点薄,那就通过自己的嘴来说,你姐去未来丈夫家里做客,你跟着算是怎么回事儿?你要是亲妹妹也就算了。

    脸上带着几分的气愤,王冉拿着电话,对着乔芸比比。

    “我妈的电话去。”

    乔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直在眼圈里打转,看着王冉,就好像王冉要杀了她一样的难受,自己不过就说要跟她一起去,给她做个伴,她怎么就打电话告诉大姨呢?

    “喂,大姨……”乔芸接过来电话,王妈妈的火气也不小。

    主要你说先是姜饶的后是乔芸,这是要做什么啊?

    什么意思?

    “你姐去未来婆婆家,你跟着去干什么?这个孩子一点分寸都不懂?人家看见了到时候说的是你姐不懂礼貌,乔芸啊,女孩子不是谁家能去的……”

    乔芸一听王妈妈的话,眼泪彻底打不住了,哗啦啦的往下掉,哭的比死了妈都惨。

    “我……我……”乔芸哭的根本就说不利索话。

    ------题外话------

    各位儿童节快乐,今天是简大妈滴节日哈·嘻嘻,有月票滴同学们愿意投滴请投···有月票滴同时看思思两篇文滴,请投到这里来···鞠躬感谢,还有顺便推荐一下新文哈,少女筝跟长腿老公滴那些幸福事儿,愿意收藏滴可以去收藏个哈··(*^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