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85  我想你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妈妈也没有说过重过分的话,乔芸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乔芸这哭的满脸都是眼泪,把电话扔给王冉自己回头就跑了,上了车也没管别人,自己就是哭,捂着自己的心口,她怎么就那么疼呢?她就是去看看怎么了?怎么就不能容自己呢?

    王妈妈知道自己这说了乔芸,家里那边就跑不了,乔芸回家铁定会说啊。

    一个电话打过去,电话是外公接的。

    “小真啊……”

    外公就听着王妈妈说话,外婆才买菜回来,提着袋子打开门,晚上要给乔芸多做两个菜,毕竟上班辛苦了,她也知道乔芸不愿意上这个班,但是夏侯兰说的没错,姑娘家家的还得出去见识见识世面,不然老是窝在家里,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不长见识啊。

    “你倒是出来帮我一把啊?就在那边坐着……”

    外婆嘟囔了一句,觉得外公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喊半天就没有动静?

    “乔芸去找王冉了,王冉说晚上要去她未来婆婆家,乔芸说要跟着一起去……”外公的视线落在外婆的脸上。

    以前抢也就抢了,那毕竟说没成,王冉还没有见面呢,但是现在不管王冉之前对姜饶做什么了,那王冉已经跟那个医生处了,乔芸平时也不这个样子,怎么突然就要去人家家里了?

    外婆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她是没有想到,王妈妈竟然会告状。

    “这孩子,等回来的我说她,一点心不长……”

    外公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外婆,叹口气:“告诉芸芸就别跟着在里面搀和了,人家都成了,她还能做什么?”

    外公这是善意的提醒,但凡王冉那边不顺利你这边插一手都不算是什么,谈恋爱嘛总有成跟不成的,但是人家处的好好的,你横插一扛子这就是你不对了。

    外婆笑的讪讪的。

    “你说的这个话,我怎么就那么不爱听呢?合着乔芸就是故意冲王冉的对象去的?我们家芸芸也不是嫁不出去,她不是离王冉的单位近嘛,最近我又总是劝她经常跟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谁知道是不是王冉就想多了……”

    外婆说话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挥挥手:“得,不说了,是乔芸错了,她回来我说她。”

    乔芸是哭着回到家里的,外婆打开门一看,这哭的眼睛都肿了。

    “你有话跟我说,到底怎么了?你大姨打过来电话跟你外公说你非要跟着王冉去她未来婆婆家?”

    乔芸一脸的楚楚可怜,她什么时候非要跟着去了?

    就是顺路嘛,就提了一嘴,她不是最后没有去成?

    一想起来王冉的两面三刀,乔芸的眼泪就淌得唰唰的,要是我早点开口,他最后能变成你的?她不怨天尤人,就是自己笨,自己傻,明明看见机会了,却不会把握。

    怨得了谁?

    “你这个傻丫头……”外婆拽着乔芸就给推到了客厅里:“芸芸啊,你叫外婆跟你说什么?你王冉姐本来跟你就不是一个外婆,她跟你生分也是情有可原的,你姜饶哥闹的这事儿,她心里也是对我不满,为了姜饶我也没办法,我这一脚都迈进棺材的人了,你跟我保证,以后离你王冉姐远点,你本来心眼就没人家多,人家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男朋友,条件还好,怕别人抢还怕的来不及呢……”

    乔芸站在原地哽咽,外公一听,这是什么话啊?

    自己不过就是多嘴说一句,他也没有别的意思,你说小真打电话过来说乔芸就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去,那他能不关心一下吗?

    小真也是的,就这么点破事儿也值得她打通电话过来。

    “芸芸啊,别哭了,外公给你做好吃的……”

    乔芸回房间了,外婆的脸惨白惨白的,一脸受伤的模样,一双眼睛含着水直勾勾的看着外公,看的外公是没招没招的,抓着妻子的手:“我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我们都过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嘛,算了这事儿是乔芸做的不对,以后离远点就好了,可能是上次问王冉工资,王冉也往心里去了……”

    外婆适当的扔出来一句,那不是他们有什么想法,而是王冉一早就对他们心里起了隔阂。

    外公一听,脸色这个不好,王冉反驳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起身就进了厨房做饭去了,外婆踩着拖鞋推开乔芸房间的大门,乔芸从床上爬起来,外婆给乔芸擦着脸。

    “你说你这丫头,这样做不是太明显了?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了,你要是有想法回来跟我说,我帮你想办法。”

    什么事情也得大家商量,这样才能有一个好结果,邻居给乔芸介绍的那对象,这把外婆给刺激的。

    本来寻摸是要找一个超越简宁的,结果可好,来了这么一个‘猿猴’,差点就没吓死她。

    这乔芸啊,你说工作不成,对象不成,自己手里还什么都没有,将来可怎么办啊?

    不想还好,一想就头痛。

    *

    王冉去简宁家不可能是空手去的,次次上门都买五粮液?消费能消费得起,问题人家稀罕这玩意吗?

    徐秋华就给王冉打电话了,这回她可大方了。

    “王冉啊你听嫂子的,上门买的礼物一定要贵重,这样才能压住对方的气场,他们家有钱咱也别舍不得钱……”在徐秋华的感觉里,男方家有钱你就得更加的舍得,不然抠抠戚戚的提着一点水果上门,都叫人看不起。

    王妈妈听着徐秋华的话,扯着嗓子喊了两句。

    “王冉啊你别听你嫂子的,你愿意怎么买就怎么买。”说完了对着徐秋华看了一眼:“赶紧做饭去,一会儿好叫王超把饭给王凌送学校去,她自己的事儿不用你这么关心。”

    徐秋华挂了电话,自己还喃喃自语。

    “妈,你就不信我的吧,有钱人怎么了?有钱也在乎看你买的是什么,不然你等王冉从简宁他家一走,人家就得说,这个女的这个抠门……”

    王妈妈懒得跟儿媳妇再说,他们俩处对象也不是处钱去了,次次上门都这么买,谁家能负担得起?

    既然要处,简宁也说了,他就是一普通人,那就按照普通人的规格来。

    王冉买了两样水果,两个小箱子毕竟用袋子装好像有些不好看,本来是合计水果的话没有人家的水果比三叔家的好吃,可惜没时间了。

    家里的佣人见过王冉,印象也不是很深,主要简宁母亲那些朋友个个都是大美人,打开门一愣。

    “你这是找谁啊?”

    “你好,是阿姨叫我过来的。”王冉对着佣人笑着。

    佣人心里只道自己闯祸了,是了,太太之前不是提醒过自己,说是今天家里会来客人,她当时也没听清,你说这事儿闹的,要是人姑娘往心里去了,自己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简宁的母亲在厨房看着佣人做菜呢,听见外面说王冉来了,自己整理整理头发,从里面出来就看见王冉了。

    王冉穿了一条牛仔长裙,脚上穿的是帆布鞋,背了一个明显就是不值钱的包。

    “来了。”简宁的母亲走过去接过手,叫佣人把东西放起来,笑的特别温和:“下次不许买东西了,次次来次次买这不是说跟我就不熟悉嘛。”回头交代佣人:“你把水果洗了一份放在冰箱里。”

    拉着王冉的手,叫她坐。

    看着王冉有些拘谨,自己笑笑。

    因为知道要招待王冉,耳朵上手上的首饰都取了下去,头发也就象征意义的去外面挽了一下,就怕王冉觉得家里气氛严肃。

    “你叔叔啊晚上不能回来,简宁呢也忙,今天就我们俩,上次也没机会多了解。”

    简宁的母亲要是客气、热情起来她就不是一般的人,脸上的笑容这个灿烂,果然气氛比王冉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缓和多了,两个人说说笑笑的,王冉心里就想,这个继母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不好意思的很,电视剧看多了,她总是觉得吧,一个后妈对孩子好,放自己身上,自己是做不到的,简宁有弟弟妹妹?

    没有听他提起来过,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是挺好的,后妈有孩子,这样注意力就不会太多的放在简宁身上,这样他们过自己的小日子,相互也不抵触不是嘛,这么一想心里轻松许多。

    简宁的母亲没有隐瞒王冉,她不是亲妈就不是,这个不怕说。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上次来家里吓到了是不是?我们家啊平时人没有这么多,这不就是想让大家都见见你,以后就都是亲戚了,别听他们瞎说,你们俩将来结婚想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管。”

    这话简宁的母亲先透露了出来,这也是她妈告诉她说的。

    她是不明白,站在王冉的角度应该会盼望着简宁回去继承家业才对啊。

    简宁的外婆问了女儿王冉第一次来家里都是什么反应,人什么样,得出来的结论,她是没有亲眼看见过人,但是自己靠着女儿所描述的,觉得跟自己所想应该差不离。

    有些孩子的心眼是多,有些孩子还是本分的,你不能带着相同的眼镜去看人。

    到了吃饭的时候,简宁母亲就更加随意了,完全没有那天的严谨,在桌子上也有跟王冉说说笑笑的。

    “你看着简宁这个性,跟姑娘似的,小时候就特别乖……”

    简宁的母亲说起来简宁也是很有话题说,这个孩子毕竟是她给带大的,不管怎么说当了她儿子这些年。

    “你们有没有盘算过想什么时候结婚?”简宁母亲热切的目光对上王冉的。

    结婚?

    王冉觉得有点快,是,相处的挺好的,什么都挺好的,可是问题他们俩才相处没有多久吧?了解的还不算是太清楚。

    简宁母亲挑挑眉头,这是没打算要结婚?

    她现在对这姑娘真是刮目相看了,不过却是另外的一种含义。

    简宁母亲觉得王冉装,不得不承认王冉条件是好,但是放在他们家里来说她的条件就是最差的,一个女人把自己给耽误到现在不结婚,是没人介绍呢,还是因为挑?挑的话她挑什么?

    不是她一概而论的看现在的女孩子,所有的都是差不多,首先要求男方家最好有钱,有房,具备以上两点哪怕就是这个人多难看,还是狼哇的有女的往上扑。

    看着王冉平静的脸,心里又再一次给了负分,她不能赞同自己母亲的话。

    有些事情还是门当户对来的好,不然小门小户的她们能明白什么?她老公为什么会同意到现在她都没有想明白,是王冉说了什么?她可不会忘记,简宁直接跃过自己跟他父亲提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想到这里,脸色难免就淡了一些。

    “阿姨,我是觉得我们还需要相处一段时间,对他好对我也好。”王冉简明扼要的说着。

    简宁母亲对着王冉谦和的笑笑。

    “也是,没错。”

    王冉不是一个有心计的人,所以对于简宁母亲心里一转二转三转的自己也是摸不清,她所能感受到的,就是人家的态度很软化,对她特别的客气,叫她如沐春风,简宁的母亲一直在笑。

    等王冉离开家里了,自己冷笑一声,在相处一段时间?

    给脸不要脸。

    王妈妈看着女儿进门,王冉把包往沙发上扔,结果包没扔过去,自己掉在地上,王冉直接进了卫生间,憋死她了。

    “王冉啊,吃的还挺好的?”

    徐秋华听见婆婆的动静自己也立马跑了出来,跟着凑趣,今天就叫王冉自己过去了,是不是有别的话要说呢?

    “小姑,怎么样啊?”

    王冉从里面拉开门出来,诧异的看了一眼等在卫生间门口的妈妈跟嫂子。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小姑,赶紧坐,他妈说什么了?”

    徐秋华很好奇,电视里演的不就是那些有钱人超级牛逼的嘛,动不动就你配不上我儿子,也许还能附带泼水之类的。

    “嫂子,你想的那些都没有。”

    王冉把在简宁家里的事情都跟她们俩说了,王妈妈眼睛里就都是满意的神色,她就说呢,不可能会有变故的,还别说,这有钱到了一定的境界可能层次跟别人都不同了。

    “这么看,他家里人还挺好的。”

    徐秋华撇撇嘴,叫王冉赚到了被。

    “你命还真挺好的,你说当初算命怎么就没算出来呢……”

    王冉二十七那年那家里着急的跟什么似的,她没对象啊,介绍的人也就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王妈妈弄的都迷信了,老是去算命,算算王冉什么时候能结婚,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反正算命的话每次说的都是差不多,可是没说王冉会嫁给有钱人啊。

    徐秋华觉得迷信这个玩意还是不要信的为好,不准。

    要是王冉早两年结婚了,去哪里碰简宁去?

    “那我就放心了……”

    王冉看了一眼时间,王凌现在补课补的厉害,毕竟马上就要高考了,现在不拼什么时候拼。

    “王凌的饭送去没有啊?”

    徐秋华慢条斯理的,一点不急,晚点吃能怎么样啊?她就搞不懂婆婆,给王凌每天十块钱叫他在学校吃不就完了,这样方便大家。

    王妈妈一拍头。

    “本来等你哥回来的,你哥说今天回来的晚,我刚才合计我去送,这不你回来了……”

    王冉说自己去送吧。

    “妈,你不觉得王凌他有毛病嘛……”

    徐秋华就抓住了王凌的卫生问题死活不松手,王妈妈也为难,那说过了孩子还那样你怎么办?她现在这个角度真不能多说,王凌心窄,你说的多孩子再往心里去的。

    “你就多体谅他一点,你说孩子命多不好啊,秋华你当嫂子的……”

    王妈妈笑的和煦,自己拉着徐秋华的手把儿媳妇给好个夸,很简单这就是指望徐秋华能对王凌稍微好那么一点,别每次都跟一个没爸没妈的孩子过不去。

    王冉提着饭盒,徐秋华晚上就做了一道炒土豆丝,王冉看的眼睛有些疼,孩子现在就需要营养,哪里能这么干啊,自己要是开口说,弄不好嫂子还得恨到王凌的身上,得。

    王冉装好了饭,自己拿着空饭盒直接打车去了王凌学校附近,跟小饭店订好了,一天两个菜,一个荤一个素。

    做姐姐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易了。

    王冉上了楼,人家外面都是父母给送饭的,有爸爸送的有妈妈送的,站在后门王凌坐在位置上好像是在算题呢。

    “王凌……”

    王冉对着王凌招招手,王凌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起身了,王冉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姐跟你说,我给你在你们学校旁边的XXX小吃部给你订了饭菜,以后中午晚上就都在那里吃,行不行?”

    王冉好声好气的说着。

    四叔没了,王凌是四叔的孩子,是她的弟弟,多照顾一点是应该的。

    王凌低着头就是没声儿,王冉摸摸他的头,摸完了自己才想起来他都这么大了,自己不应该再有这个动作了。

    “快回去吧,你几点放学?到时候我来接你。”

    王冉走了没有两步,王凌开口说话了,闷声闷气的。

    “不用你接,我自己能找到回家的路。”

    说完自己提着饭盒就回位置了,别的同学都是三三两两的一起吃,女孩子这样的最多,男孩子也不少,王凌就自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后座的同学还问他呢。

    “那是你亲姐啊?”

    “不认识。”

    同学就打趣说不认识还能给你送饭,真是的,自己也没当回事儿就继续吃自己的了,男孩子嘛,食量大,看见王凌的菜有排骨,自己就上筷子去夹了一块。

    “我吃一块啊……”

    教室里也说不好都是什么味儿,男孩儿有些穿着旅游鞋的,你说天气闷啊,那鞋子本来就厚,还穿着棉袜就更加别提了,有的干脆就在书桌下面铺一张白纸,然后自己脱了鞋踩在上面,管它什么味道的,自己舒服了才算。

    男孩子穿凉鞋的毕竟那都是少数,混合着各种饭菜的味道,夹着一种臭咸鱼味儿的,女生一边吃一边嘟囔。

    “谁又脱鞋了……”

    这事儿说也白说,男孩子脸皮厚,不怕你说。

    *

    王奶奶就跟王爷爷两个人在房间里说话。

    “我不担心别的,你说这孩子,自己一点分寸就没有,他来这里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他,毕竟不是自己家了,你说大夏天的,勤洗澡勤洗袜子勤洗脚的,这就等于白说了……”

    王奶奶一贯就是疼孙子没有孙女多,王凌偏偏就是所有孙子里面最不会讨巧的那个,你说之前不只是王奶奶一个人告诉,三婶也有跟他讲过,偏偏他就是不往耳朵里进,就算是这些没长教训,你说徐秋华那话说的多难听啊,你听不见?

    王爷爷叹口气。

    “他爸才没,你也别太指望他能怎么样,到底就是一个孩子。”

    王爷爷的心到底还是疼孙子的,觉得凡事得有个过渡是不是?你说原本他一个男孩子在家里也不做这些,现在到了新的环境你也得给他适应的时间啊。

    王凌十点半放学,那时候都没有车了,就是有车王妈妈也不放心啊,毕竟都晚上了,男孩子自己一个人回家也危险啊。

    王超八点多到家的,辅导了一会儿王焱的功课,这给王超气的。

    “你给我靠着墙站着,站着……”

    王超的脾气就太冲了,自己也不会教孩子,一生气就要上手,那王焱做的功课给他看的,你说什么都补习,结果一考试就是满篇都是大红X,这完全就是刺激王超的心理底线呢。

    “我就纳闷了,你每天在家,辅导孩子你也辅导不好?”

    最后被炮灰的人就一定是徐秋华,徐秋华也觉得儿子不争气,无论像谁孩子也不应该怎么笨啊,把王焱按在床上,就上手打了,那孩子能乖乖叫你打嘛,肯定喊啊。

    “姑姑你救我,姑姑你救救我,奶奶,我妈要打死我了……”

    王焱扯着嗓子就开始喊,王妈妈一听,这怎么又打上孩子了?

    王冉从房间里跑出来,王焱的屁股上已经挨了多少下了,王冉抱过来孩子,也懒得跟他们说了,王妈妈就进屋跟儿子说:“你就是教育也没这么个教育法的,动不动就打,孩子才多大一点啊?”

    王超手里拿着卷子就抖给王妈妈看。

    “妈,你自己看看,这还补习呢,我这钱还不如都扔河里了呢,我至少还能听个响声儿……”

    王妈妈瞪了儿子一眼。

    “你跟王冉小时候我跟你爸可没有要求过你们啊,学习好不好那都是看天分的,孩子没有天分你就是逼也没用……”

    王超根本就不听这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个年代没有文凭孩子的将来就等于是死,哪怕就是有了文凭,都不等于未来是一帆风顺的,自己也好王冉也好,哪个不是因为成绩好,最后才有一份像样工作的?

    王超现在就已经开始发愁了,难道他就指望他老子?

    王冉把王焱报到客厅,王爸爸正好进来,这是干完活了。

    “又被打了?”皱着眉头看了王焱一眼。

    王冉叹口气。

    “王焱啊,你跟姑姑说,这些不会做嘛?”

    王冉是觉得现在的小孩子比以前小孩儿活的要累,小小年纪的今天补英语,明天补数学的,还没开始上小学呢,先都学上了,哪里还有童年?过去年幼儿园撑死也就学学加减乘除,现在的孩子哪里还学这些啊。

    王焱揉着自己被打疼的屁股。

    “我也不知道啊,我平时会,可是一考试脑子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全部都想不起来了……”

    王冉眨着眼睛,怎么还想不起来了?

    王爸爸一听,没忍住笑了,哎呦这孩子啊,笨啊。

    徐秋华的心高,觉得王焱将来肯定比王冉强,当着王冉都说多少次了,王冉就当自己没听见,随便你怎么说。

    “妈,你老是拦着我教孩子,你说王焱就是知道有你们在,才不怕我的……”

    徐秋华干脆就把责任都推到了别人的身上。

    王爸爸喝完水从厨房出来了,抬头看了徐秋华一眼。

    “孩子没张那个脑子,你就是逼能有什么用?”

    依着王爸爸看,王焱将来想走学习这条路难咯了,不是他瞧不上自己孙子,你说现在这孩子一个一个的,小小年纪架着眼睛背的书包赶上王冉那时候上小学的了,学的这个五花八门的,孩子都给累垮了。

    徐秋华当着公公不能说,回到屋子里就跟王超说了。

    “我爸也真是的,你说除了王冉别人还不能聪明了,那么大点的孩子,能看出来什么啊?”

    徐秋华坚信有的男孩子就是大脑发育的晚,你说多少例子都摆在那里,贪玩的小学初中成绩都不好的,到了高中一使劲儿上清华了,没有啊?太多了。

    简宁下班走的晚,开了一个会,别的同事求他点事情,这就耽误半天,今天也没接王冉,短信发了不少,她说去接王凌了,简宁这边才停止发短信,自己收拾好东西就下班了。

    到家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坐在椅子上,就想着王冉的脸,自己挺想见到她的。

    简宁的个性就从来没有这样过,自己拿着钥匙钱包就直接下楼了,警卫看了他一眼,打了一声招呼。

    “出去啊。”

    简宁笑着点点头,经过路边的商店,进去买了两包巧克力,这都已经快十一点了,莫名的就是想看看她,自己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下来。”

    那司机点点头,反正晚上活儿也不见得有多好,他开车回去也是空车。

    简宁拿着那两盒巧克力,自己站在大门外,他就想着你说她会不会突然就感觉到,然后出现呢?

    简宁就在门外站了能有五分钟,怕那个司机等,自己把巧克力放在墙上自己一步一回头的,笑的腼腆。

    王冉啊王冉,我来看你了,怎么跟我就没有心灵感应呢?

    王冉忙着弄工作呢,自己伸伸胳膊,其实挺想出去呼吸一口气的,但是一看这个时间。

    “睡美人,晚安。”

    手机响了一下,王冉拿起来自己点开,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歪着头,怎么办啊?

    越来越喜欢他了。

    早上王冉都上班了,走了也没有发现墙上的东西,还是徐秋华去别人家串门,路过看见了,伸手把东西拿了下来,两盒巧克力,这是谁放的啊?

    谁家孩子不小心扔这里了?

    不能吧?

    徐秋华唠唠叨叨的拿着回了房间,放在客厅里的桌子上。

    “妈,谁买巧克力了?我在墙头上发现两盒巧克力……”

    王妈妈在房间里弄床单呢,听见儿媳妇的声音踩着拖鞋出来,巧克力?

    家里也没人喜欢吃这个啊。

    谁就都没有往简宁的身上去想,毕竟要送巧克力也是送到王冉的手上,怎么可能就给扔墙上了?

    徐秋华拆开盒子自己吃了一颗。

    “味儿还不错,妈你尝尝。”

    王妈妈不待见的看了她一眼,这东西怎么来的你都不清楚,你就敢吃啊?要是吃出来毛病怎么办?

    王冉收拾好东西就准备下班了,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坐地铁过去的话还要一段时间,想着是先给他打电话还是自己直接过去?

    从单位门口出来,一直想事情呢,低着头走,没有注意到后面的人,简宁穿了一件格子衬衫,里面是T恤下身是牛仔裤,他以为王冉会看见自己,结果却没有,他就在她后面跟着,自己想着她到底会不会注意到自己呢?

    王冉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停下来的意思,简宁往前快走了几步,他个子高步子自然就大,没几步就追了上去,自己就像是陌生路人一样从王冉的身边超越过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差了半个头,王冉感觉有人从自己的身后超过,下意识抬起头去看,他的笑容映入她的眼帘中。

    外面的阳光漫天,他的眸子清明,笑起来的时候会看见眼睛下方细细的纹路。

    “没有看见我?”

    王冉伸出手照着他的身上打了一下,真是的,什么时候来的?

    两个人并肩走着,记得第一次他们约会的时候彼此的肩膀还有一小步的距离,现在肩膀却是贴着肩的,他的高大她的纤细。

    没有最最亲密的举动,却显得那样的和谐,偶尔会心的一笑,彼此对望一眼。

    “巧克力好吃吗?”

    王冉皱眉,巧克力?什么时候送自己巧克力了?

    简宁送的那两盒巧克力已经都被徐秋华给消灭光了,徐秋华吃的牙都疼,自己伸着手捂着左侧的牙齿,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把巧克力扔他们家墙上了,你说她怕浪费就都给吃了。

    简宁伸出手放在王冉的头顶,自己没有去揉,叹口气说:“你的反应怎么会这么慢呢?”

    “拜托,你的反应也不是很快啊。”王冉快走两步,自己回过身对着他笑,声音很轻。

    肩并肩挨着,他说说他单位的事情,她说说她的事儿,绝大部分都是简宁在倾听。

    就在这么走下去,恨不得一直走到老。

    坐公交车然后换地铁,他就站在她的旁边,人多的时候会把她圈在安全的范围之内,送到家门口,世界静寂如水。

    “我走了,晚安。”

    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世界,王冉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愉快。

    “好,要小心,到家给我发短信。”

    周五的时候又下雨了,简宁晚上班所以不能来接她,王冉自己一个人上了公车,习惯性的回头,差一点就跟身边的陌生人说话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危险,怎么就养成这个习惯了?

    旁边的大姐踩了她的脚一下,有些抱歉的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啊……”

    王冉对着她笑笑,下雨天谁都着急回家,车上人多,这也是能理解的。

    谁坐公车的时候被踩两下都是正常的。

    简宁单位今天有节目,他随便露了那么一手得了一个大大的熊娃娃,小护士抱着过来给简宁送奖品,说话的时候声音笑的有些不稳。

    “简医生这次送女朋友有礼物了。”

    大家一听都笑了,是啊,年轻多好,可以送女朋友啊,白得的还不花钱。

    简宁本来是没有想到,还想着呢,这么大的一个玩具熊自己要摆在哪里,倒是小护士提醒了他一句。

    简宁接过手,自己抱着玩具熊从一楼坐电梯上去,你说谁看见谁笑。

    “小简啊,买的?”

    简宁笑的云淡风淡的:“才打羽毛球赢的。”

    给王冉发了一条短信:“在干什么呢?”

    王冉洗澡呢,才从卫生间出来,空空自己的耳朵,根本就不知道手机响过,听着手机响自己过去两步三步的接起来,放在耳边:“喂……”

    电话里只有他低低的笑声,简宁看见这个大玩具熊就好像看见了王冉的脸,就莫名其妙的想笑,话说的很是突然:“我想你了。”

    简宁站在走廊上,下面就是楼梯,整个楼梯间大概就只有他了,偶尔也能听见走路的声音,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是啊,现在都坐电梯了,谁愿意走楼梯?

    他就站在那里,双手横在楼梯扶手上,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是莫名其妙,但是他真是想她了。

    想要告诉她,想要叫她知道,想要说出来。

    简宁想要结婚,想要跟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可以白天晚上的都碰面,不受时间的限制,想见就能见,想要自己睡醒的时候睁开眼就能看见她。

    打这个电话是冲动,绝对的冲动,本来只是想告诉她,自己为她赢了一个玩具熊,很大很漂亮的玩具熊,结果主题没有说出来,却说出来别的了。

    简宁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他笑得很是温暖。

    “啊?”

    他们之间就好像是有一个磁场,冥冥之中吸引着他们共同前进。

    王冉不是没有听清他说什么,但是自己不善于表达,她的脸慢慢就烧红烧透了,心早早的就被他一点一滴都给融化掉了,她必须得承认,不只是简宁想她,她也有想简宁,只是她没有说出口,他说出口了而已。

    她拿着电话从屋子里离开,穿着拖鞋睡衣站在院子里,看着满天满天的星星,咬着自己的嘴唇,她控制住自己马上就要想去见他的冲动,她提醒自己,王冉,现在已经很晚了不是吗?

    简宁支撑起自己的额头。

    “没什么,晚安,王冉。”

    他们之间就从来没有过亲密的称呼,他叫她王冉她叫他简宁,就连手机里两个人都是相同的输入。

    王冉看着星空。

    “嗯。”

    王冉挂断了电话,简宁的唇角轻轻翘高,每次跟她通完电话,自己就会这个样子,也许这就是人所说的缘分吧,喜欢一个人需要有理由吗?

    简宁把那个胸放在病床上,晚上应该不会有人在来看病了。

    他就坐在椅子上跟床上的玩具熊面对面对视。

    “你好!”

    那胸的唇角似乎也是舒展开的,眼儿弯弯。

    王冉换了衣服自己悄声的拿着钱包就从家里出来了,看了一眼时间,这个位置打车实在这个点不好打,走了能有二十多分钟才看见出租车,坐上车带上车门。

    “师傅麻烦你医大二院。”

    晚上路上的路灯都在闪烁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光芒汇集到了一起,交错着淡淡的昏黄照在地面上,街上的人并不少,因为夏天路边的大排档很多,可是她想去医院的那颗心却是那样的柔软。

    头发都没有梳,洗好了之后就随便的夹在了后面。

    王冉也不知道自己上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医院的门口有很多买吃食的,王冉进了面包房买了几个面包。

    “麻烦你给我一个漂亮一点的袋子。”

    服务生笑笑,拿着袋子把面包装进去递给王冉,王冉把钱交过去接过来袋子,自己走出面包房拿着手机把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现在方便出来一下吗?我人在楼下呢,侧门。”

    简宁说好,挂断了电话,自己起身抱着那个笨熊就离开了办公室,唇角掩饰不住的是溢出的柔情。

    她就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就是T恤短裤,头发乱乱的夹在后面,长长的身体倒映在地上,简宁站住脚步,即便是在黑暗当中也遮盖不住他眼中浓浓的笑意。

    ------题外话------

    打劫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