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95  你谁妹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部分的菜都是简宁做的,王冉也不过就是给他打打下手,王爸爸进门倒是愣了一下,王妈妈说了,这饭都是人简宁做的。

    “你看这孩子,说好了是我要请他吃饭,结果叫孩子来家里给我做饭了,要是叫他爸爸妈妈知道了,心里说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儿了。”王妈妈脸上笑呵呵着,不能怪王妈妈现在越来越喜欢简宁。

    你说什么方面他都做的很好,王妈妈就是想讨厌他,也根本讨厌不起来,小简就长着一张叫人喜欢的脸,不管是不是故意为了在她面前露脸。

    王爸爸对着简宁点了点头,就进卫生间去洗手了,从卫生间出来回了房间换衣服,身上的衣服都是味儿。

    “行了行了,你就扔在那儿吧,我一会儿拿着去洗。”王妈妈看着王爸爸换完衣服又要拿进卫生间,自己出声喊了一句。

    王爸爸这人除了话少就都是优点,自己的衣服自己也能顺手给洗了,你看现在家里徐秋华走了吧,衣服根本都不怎么用王妈妈洗,大清早起来王爸爸就弄一个大盆自己洗,自己的王妈妈的,王爷爷奶奶的还有王凌的。

    王冉摆着饭菜,自己偷吃了一口,她得先尝尝味道啊,省得到时候掉链子。

    王奶奶打了王冉的手一下。

    “洗手没有?就偷吃。”

    王冉吐吐舌头:“洗了……”对着自己奶奶撒娇的语调。

    一家人坐在一起,王爸爸是千年没声音,无论饭菜好吃不好吃,王妈妈就负责夸,吃什么都稀奇,就说简宁的手艺比王冉好,那都不知道好出去多少倍了,王奶奶也跟着夸,王爷爷就负责喝酒。

    “来点?”王爷爷手里的酒杯对着简宁举了举,简宁摆摆手,自己笑笑。

    上次喝完自己难受好几天,这次是坚决不能喝了,王奶奶飞过去一个眼刀,王爷爷笑嘻嘻的就自己仰脖子都喝了,酒杯放在桌子上,王冉起身过去给倒满了。

    “爷爷我给你倒。”

    王爷爷高兴,那有什么不能给倒的,自己的大孙女给爷爷倒杯酒这还是可以的。

    “倒吧,还别说小简这手艺真不错……”

    王冉先吃完饭就下桌了,他们还在吃,王妈妈踩着拖鞋进了王冉的房间,推开门,人就在床上趴着呢,估计也是累了,毕竟上一天班了,以前就是怕她累,所以从来不叫她做家务,理由很简单,做姑娘在家里也就享受这么两年,出嫁了就不是这样生活了,自己坐下身伸出手在王冉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才吃完饭你就倒着,能消化得了吗?小简还在外面呢。”

    王冉一溜烟的从床上坐正身体,看着自己妈妈,抱着王妈妈的胳膊:“妈,不生气了吧?”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她,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

    秋华那么说她,她就不往心里去啊?

    自己真是生了一个笨蛋孩子。

    王冉也不是不生气,可是在生气能如何?那到底还是嫂子,以后还是要相处的,既然处不好,那以后大家就少见面,她早晚会结婚的,距离拉开了,美就来了。

    “那你还夸他比我好呢,说的他跟天仙儿似的……”

    王妈妈没好气的推着王冉的额头:“我夸他是为了谁?夸他做的好,他经常做饭,不就不用你上手了,王冉啊,你要知道一个女人一辈子不用做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

    王妈妈自己是做了一辈子的饭,不能说她有多讨厌这个活动,但是能不做,或者两个人分担着来,那就是对女同志的呵护了,王妈妈对简宁满意就是满意这点,王冉她爸虽然不做饭,但是她爸洗衣服,王冉以前不是老嘟囔喜欢她爸嘛,那现在好了,找了一个跟她爸一样的。

    外面王奶奶喊了一声,好像王爷爷也吃完了,人王奶奶现在一个碗都不帮着洗,很简单的道理,她辛苦一辈子,到现在还干活那还要儿女干什么。

    “真啊我们吃完了。”

    王妈妈拍拍女儿的手:“去洗碗。”

    王冉对着妈妈笑笑,自己穿上拖鞋就奔着厨房去了,简宁捡碗筷呢,王冉叫他出去休息,简宁笑笑,袖子已经挽起来了,露出来匀称的半截胳膊。

    “小简啊,不用管她,给她做饭还不行她洗个碗?出来跟奶奶聊会儿天……”

    王冉自己在厨房把桌子都给收干净了,碗筷都给洗了自己把手套搭在水池边,简宁跟王奶奶说着话,一家和乐融融的。

    王超周末休息,徐秋华睡到日上三竿的,你说这一家三口人,这回可没有人在催促他们起床了,起床都十点多了,徐秋华顶着一头乱发,你说跟婆婆住就是不自由,像是现在这样多好,自己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坐在床上打着哈气。

    王超也睡醒了,自己看了一眼时间,这都十点了?

    “吃什么?”

    徐秋华下楼去买吃的,结果这个点早点肯定就是卖完了,自己买了一点菜拎回来,王超饿了,带着孩子就杀回家了,徐秋华压根就不知道,你说王超这人也是的,你要是回家,你跟她说声,带着孩子就那么走了,徐秋华做好了饭满屋子找人,结果打电话,王超说都已经到家了。

    “我带着王焱回家了,晚上再回去,你自己吃吧。”

    徐秋华坐在椅子上,自己气的够呛,她要是一个人的话,自己做什么饭菜啊?她吃什么都行啊,都能对付的。

    “哎呦,我大孙子啊,想奶奶没有?”王妈妈看见儿子不亲,看见孙子亲。

    王焱没错啊。

    希望自己大孙子,可别被这两个不着调的给教坏了,永远这样就好了。

    “奶奶,我可想你了,我妈昨天做鱼我就说没我奶奶做的好吃,奶奶你看我都瘦了……”

    王焱这小嘴这个甜啊,你说把王妈妈就给哄的,心里暖洋洋的,叫孙子坐,冰箱里还有一袋里脊肉,准备一会儿都给王焱做了吃。

    “妈……”王超对着王妈妈笑笑。

    你说徐秋华这个缺心眼的,家里一起住多好,你想吃什么吃不到?

    王妈妈有些不待见儿子。

    “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啊,王冉是你妹妹,亲妹妹……”

    “说什么呢,我没挣……”王超嘟囔了一句,就是挣也挣不过啊,就是说那么一句,你看把老太太给气的,都把他们给轰出去了,这要是在深说还不得这辈子不见他们啊。

    王妈妈送了儿子一个白眼,王焱进屋子里找王爸爸玩,王爸爸还是那样,任由孙子巴拉巴拉说个不停,他就听着。

    “爷爷,你给我买冰淇淋被?我姑呢?”

    “姑啊,你姑出去买东西了。”领着王焱就出去了。

    王奶奶遛弯回来了,看见王超冲着他笑笑,他们是一家人,有什么马上就忘记了,徐秋华那才是外人。

    “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这辈子你不打算回来了呢。”

    王超陪着笑:“奶奶你冤枉我啊……”

    王奶奶进了房间,王超就跟了进去,王奶奶叫大孙子坐。

    “这话还需要奶奶来说吗?别说你妈没给买,给买怎么了?就是给买了,最后你还是拿大头,做哥哥就得有点哥哥样,别看着妹妹买个车就不淡定了,超啊不是你妈不给你买,你自己说你要那么贵的车干什么?你要是能说出来一个理由,奶奶给你买,这个钱我出了,你说吧?”

    王超讪讪的,过去那就过去了被,还说这些干什么啊。

    王奶奶瞪孙子,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里面怎么回事儿,徐秋华敢这么闹,没有王超的意见,她敢吗?

    她多怕王超的一个人啊,所以这事儿主要的问题还是在王超的身上。

    “你妹妹工资你是知道的,她从毕业到现在,你说王冉跟别人家孩子一样吗?她就从来不乱花钱,工资就都攒下了,一辆车她买不起?”

    王超给自己奶奶按摩着肩膀,王超陪着笑。

    “我想差了,我错了。”

    王奶奶笑笑,拍拍王超的手,这事儿就没什么差不差的,本来钱就是个好东西,谁都喜欢不是,亲兄弟姐妹多少因为钱打起来的,讲清楚就得了。

    “那秋华也不是一次两次针对王冉了吧?”

    对于徐秋华王奶奶真是没有好感,怎么说呢?一点进退不知道,成天就知道算计自己的那点得失,做儿媳妇孙媳妇就做成她这样,那就是失败,不是她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徐秋华就只能看见眼前的这么一点范围,多了她就看不见了,眼瞎了。

    你婆婆有多少钱,那是儿媳妇能打听的?没给你呢。

    王冉跟简宁买了不少的东西,简宁提着袋子,手里好几个,王冉手里也多,大大小小的东西,床单啊,枕巾啊毛毯啊拖鞋啊,各种各样都得买到了,简宁的车在停车场呢,王冉现在感谢自己妈妈了,幸亏自己妈有先见之明,不然这个天在出去打车,能晒死她。

    “你先上去吧,我放。”

    简宁接过来她手里的袋子,放进后备箱,自己上车带上车门:“还有什么要买的?”

    王冉拿着单子,两个人一看,哎呦怎么还有那么多要买的啊?

    结婚可真累。

    *

    “老公?”简宁的母亲看着丈夫回来的这么早,有些纳闷,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出去吗?还是约了谁在家里?

    简宁父亲告诉司机把球杆放在地上就行,简宁母亲叫家里的佣人赶紧收起来。

    “你跟我出去一趟。”

    简宁父亲又换了衣服,这边从楼上下来,简宁母亲也不敢墨迹,换完了衣服还得保持自己的优雅,坐上去,司机带上车门,她在车里就多嘴问了一句。

    “我们这是去……”

    “给简宁看看房子……”

    简宁母亲一愣,不是说要装修他的房子?那现在是什么意思?

    她就说嘛,按照自己老公的为人,是绝对不可能顺着孩子走的。

    简宁父亲给简宁看的是一套不算太大的复式楼,上下两层,车子才拐进来,那边就有人小跑着过来了,司机停好车,都没用司机开车门,那人就直接上手了,对着简宁的父亲有点恭敬的意味,简宁母亲对着那人笑笑。

    房子的面积并不是太大,能在这里买的,也不见得就都是富二代,有些是靠着自身,这个城市里就是藏龙卧虎的,不排除有年薪高的。

    “总面积也不过才八十多平,这样住在这里不显眼,符合现在年轻人的低调……”

    这种房子照着简宁父母家里的那种一对比肯定就是要小很多很多,不过现在流行住这样的,房子都是精装修,简宁父亲的秘书提前来看过一次,说是应该简宁能喜欢,他知道简宁喜欢买书,家里就做了最大的人性设计。

    简宁母亲不禁皱着眉头,这是才买的?还是早就买好了?

    或者谁都知道了,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知道?

    简宁父亲在楼下站了一脚,根本就没上去,那人就客客气气的,这是人家的楼盘,人家说要送给儿子一套怎么了?

    “附近住的都是什么人啊?都卖出去了?”

    那人拿着手里的表,买房子的时候有关单位都是有填写的,这里也不见得都是一次性付款的,很多都是贷款的,左邻右舍他们全部都知道详细的信息,几乎都是两口子都是白领的,而且普遍年龄偏高,住在这里就没有太年轻的人,主要就是三十上下浮动,几乎都是往上动,往下的太少,除非是家里有钱的。

    简宁父亲看了妻子一眼。

    “你觉得怎么样?”

    简宁母亲心里不高兴是不高兴,但还是上去看了看,屋子的装修估计找的也是明设计师,就连她这么挑剔的人都找不出来一点的不顺眼,装修的很好,就是典型的小两口的家,温馨看着还大气,将来有个孩子,也不碍事的,估计到时候他爸爸就又有打算了。

    简宁的母亲笑笑。

    “挺好的,王冉肯定喜欢。”

    能不喜欢嘛,付出这么多的心血。

    简宁的父亲下午还有事情,自己先上车走了,简宁母亲在房子里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自己又细细的问了,手续方便的自己得帮着孩子办。

    “太太,车来了……”

    简宁母亲人在车上给简宁去的电话,简宁今天班,人就在医院。

    “你爸已经把房子都给买好了,这不是我说的,是他提前就准备好的,简宁啊妈知道你不愿意靠家里,但是有些话我得提前跟你说,我最近睡眠就不太好,你如果不要这个房子呢,到时候你爸就一定会找我的麻烦……”

    这就是可以预见得到的,孩子不要房子,那就是她的工作没有做好,她事先低气的把话说出去,自己最近确实休息不好,总是觉得累。

    “妈……”

    简宁叹口气。

    简宁的母亲约了珠宝设计师,很简单啊,现在就得给准备结婚用的首饰,自己给王冉去电话。

    “我记得你周末是不上班的吧?”

    王冉应答着:“是,阿姨。”

    “这样,明天过家里来一趟,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跟设计师说说看。”

    她总不能就越权把这事儿直接给定了,喜欢什么样的,还得她自己说了算。

    “设计师?”

    “嗯,你们结婚总要有一两样佩戴的。”

    简宁母亲看着自己的指甲,八十万对于你们家来说已经是天价了吧?她嘲讽的勾勾唇角,谁说王冉笨了,挺有小聪明的,难道简宁自己买不起车?当初他爸就说过要给买车的,王冉这边先上手,娘家给买了,这样自己老公自然要高看他们一眼的,算了。

    既然都成亲家了,那就这样吧。

    依着王冉的家里,能给女儿陪嫁一些什么首饰?黄金手镯?还是米粒大的钻戒?

    还是别拿出来丢人了,她可怕到时候被家里的人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谁叫找了一个什么家世都没有的准儿媳妇了呢。

    昨天才去做的指甲,指甲修剪的整齐漂亮,手保养的又白又嫩的,她在双手双脚上下的功夫就不比脸上少。

    “阿姨,我们已经买了戒指了……”王冉堪堪的说着。

    “买了?什么牌子的?”

    “……”

    “王冉啊,阿姨知道你过的很节俭,毕竟家庭摆在那里,你家再有钱有的也不过就是一个零花钱,阿姨说这个呢,我们家的亲戚呢,谁就都有几套漂亮的首饰,有场合你总是要佩戴首饰出席的吧?而且不能总是佩戴一套相同的,不然人家会认为我们家经济出了问题……”

    这些问题之于简宁的母亲就像是一加一那么简单,难懂吗?

    你站在什么层次做什么样的事情,王冉出身虽然也说算是勉强还行,但是这些自己不说她能懂?人家都戴着几百万的首饰,你带着一对不到四千块的戒指?你丢的是谁的人?

    她就敢说,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老公一定会特别的火大,甚至震怒。

    王冉被简宁的母亲噎不是一次两次了,开始她觉得是自己敏感,那现在就是实打实的感觉到对方不喜欢她,在王冉的生命里,不见得所有人就都是喜欢她了,但是喜欢跟讨厌她是分得出来的。

    “我知道了阿姨……”

    “还有啊王冉不是阿姨说你,就那个车,本来我们家可以给简宁买更好的,你买了我们又不能不要,你赚钱多不容易……”

    王冉锤着自己的胸口,自己勉强挤出来笑。

    “对不起阿姨……”

    简宁的母亲终于是挂掉电话了,王冉坐在屋子里自己就那么坐了半个多小时,什么都没有干,她劝着自己,人家也没有说别的,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又不是玻璃,人家碰一下就全部都碎了是不是?

    “冉啊,妈中午做冷面,吃不吃?”

    王妈妈在门上敲了一下就推门进来了,探进来头问着女儿。

    “妈,你吃吧,我不吃了,我早上吃挺多的。”

    哪里还吃得下别的。

    王妈妈也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毕竟谁知道简宁母亲会打电话来说那些。

    王冉早上起床换了裙子就打车去了简宁家,不巧的很,今天简琳在,简宁的大堂姐。

    简琳这人嘴巴就特别不好,跟她一个圈子里的朋友轻易都不太爱跟她黏糊,毕竟嘴巴刻薄的人说话一贯就是那个调调,简琳不是不知道别人怎么看自己,但是她有必要对着别人妥协吗?自己是什么身份,她们又都是什么身份?

    佣人请王冉进来,简宁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母亲在楼上还没有下来,简琳在花园里转了半天,回来手可能碰土了,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王冉直接就开口吩咐说着:“去给我弄点水洗手。”

    她说着话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王冉是简宁未来的老婆,怎么也得管她叫声姐。

    王冉看着简琳,你说她是起身不好,不起身更加不好,简琳看着王冉没动,不禁皱眉,简宁母亲就从楼上下来了。

    “来了……”

    王冉起身对着简宁母亲笑笑,洗手进洗手间不就洗了?自己也不是佣人。

    “简宁的堂姐,认识认识,上次人多,这是简宁的女朋友叫王冉,这叫姐姐,简琳。”

    简宁母亲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简琳欺负人也不是欺负王冉一个,就说简禛之前的那个明星老婆那被简琳给欺负的,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做什么有不妥,你敢进这个家,你就得有心里准备,你有什么资格进?

    你做小那就是应该的,因为你的身份不够,只能用“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态度来凑。

    简琳的法语说的很好,径直对着简宁的母亲说着,眉眼一挑,她不是个美人,但是身上凌厉的成分很大,眼睛跟刀子似的,就好像王冉是白菜,一刀一刀的飞在王冉的身上。

    “我叫她给我弄点水洗手,不动,真以为嫁进来就完了?看着吧,就这样不懂事的,还拿乔……”

    在简琳来看,王冉的态度应该什么样?

    那就应该自己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反正不管王冉顺从不不顺从她,她都是看不上这个人的,家里是干什么的?养鹿的?别开玩笑了,不就是一养畜生的,这叫什么家庭?能培养出来什么好女孩子?别看简宁现在看上你了,早晚你们也得离。

    她是不知道王冉有了什么办法叫叔叔同意的这门婚事,门不当户不对,压根就没有一点搭格的地方。

    简宁的母亲安抚着简琳,示意她不要这样,毕竟人还在,这跟简禛的老婆不同,这是有靠山的。

    简琳撇撇嘴,有靠山怎么样?这种感觉就糟糕透了,你明知道人家就是再说你,但是你听不懂,是的,王冉根本就听不懂,她还不能脸上没有“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表情,不能起身就离开,她要笑,哪怕别人在说她什么,可能人家在夸她,但是她天生的敏感,她感觉到的就是别人在说她的坏话。

    设计师来到了家里,是一位女士,可能有了一些年纪,但是穿的却很另类,王冉不懂欣赏这种风格。

    简心是专程过来的,她妈妈告诉她,要往这里多跑跑,听说今天简宁的女朋友来家里,她就中午来了,自己停好车子,简心对简宁家的佣人都是特别客气的,她跟简琳不同,人简琳那是简宁的一家人,简心算是什么?

    “家里来客人了?”

    佣人很喜欢简心,不喜欢简琳,就简家的这几个女孩子,就没有特别讨人喜欢的,性格都有问题,他们佣人私下也有讨论,出生这个问题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出生在这样的人家只能说明你命好,别的问题都说明不了,可谁叫人出生就好了呢,你就没本事成为这家的人,不然你也可以得瑟。

    简心被请了进去,王冉背对着简心,简心看着简琳就来热乎气了。

    “简琳姐……”简心嘴巴甜,或者说简心的嘴巴甜也是分人的,对简家所有的人她都很甜,简琳用鼻子哼哼,一句话也没应,简心算是哪门子的亲戚?

    简宁母亲笑笑,虽然不知道她怎么这个时间就来了。

    “我听说……”简心缓缓看着坐在那里背对着自己的那一位,王冉听见声音觉得有些耳熟,自己回过头一看,简心脸上的笑容瞬间就裂缝了。

    王冉?

    “王冉?”

    不免睁大眼睛,确信自己看错了没有,王冉跟简宁哥?

    我的老天爷啊,简宁哥到底看上她什么了?王冉都老成这样了,有没有搞错啊?

    “你们认识?”简宁母亲的觉得挺好奇的。

    简心顿了顿,压下心里的吃惊,自己笑着坐到王冉的身边。

    “看起来我今天真是没有白来,我跟王冉是同学,也是好朋友,是吧王冉?”简心笑的很是欢乐,一脸诚意的看着王冉,她不怕王冉说不好听的话,在长辈面前,你要是落我的面子,只会给她们留下你没有度量的印象。

    简心对简琳也算是很了解,这个堂姐一般二般的人压根就是没有看上过,她是不待见自己,不过王冉要是说她们俩之间的纠葛,想必简琳会更加不待见王冉吧?

    简心这脑袋瓜子转的快,可是也不见得别人就都是傻子,王冉不待见她不是一天两天,何必当着外人说?

    不吭声就是了,让你自己说个够。

    简琳看着王冉没有说话,心里倒是对她高看了一眼,不过也就那么一咪咪,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

    设计师一直在询问王冉的意见,哪里有王冉说话的地方?

    大部分都是简琳跟简宁母亲的意见。

    “婚戒还是选择钻石吧。”设计师看了王冉一眼,王冉都还没开口呢,简琳就开腔了,到处都是钻石,还有什么可看性,戴出去也不够夺人眼球,简宁母亲是有自己的想法,戒指这个东西肯定就不能要一个的,配齐了,不然王冉那点工资是能买戒指还是能买到项链?

    王冉就更加像是一个陌生的人,好不容易都确定了下来,王冉起身。

    “阿姨,那我就回去了。”

    “不在家里吃饭了?”简宁的母亲就是问问,根本就没有打算留王冉吃饭,她的态度就说明一切了。

    要吃饭也得她愿意的,她穿得漂漂亮亮的时间很多,然后约在外面,不能老是在家里吃饭不是。

    王冉从里面出来,简心追了上来,一出门,简心就拽了王冉的胳膊一把。

    “你跟我哥要结婚?”

    王冉觉得很累,心累。

    她不知道自己跟别人相处就这么一会儿会累成这个样子,特别就简琳那个鼻子张在头顶的那个态度,王冉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简心:“是,我要跟他结婚,行了吧?”

    简心拽着王冉的胳膊,自己就没松手,王冉想把胳膊抽回去,简心拽的很用力,神色当中带着一种莫测高深。

    “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挺本事啊,就因为宗伟宸?你觉得你嫁给我哥,这样就解气了?”

    简心的理解就是这样的,王冉为什么一直拖着不结婚,原来是这样的。

    就她自己单方面的想象,肯定是已经处好几年了,简宁哥家里不同意,然后对外也没有宣布,现在挨过这些年头了,家里态度松动了,然后就说才认识的,是这样的吧?

    她见过好多这样的例子,不过结果都不太美好。

    “王冉你知不知道简禛哥的老婆是谁?”

    简心想王冉没有搞清楚,这样的家庭就不是你王冉能嫁进来的,你嫁了等待着你的就是离婚。

    王冉脸上多了一抹不耐烦。

    “你别一口哥哥的叫着,你是简宁的妹妹?”

    简心的脸瞬间就爆红了,她是压根就没有想到王冉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她是跟简宁关系比较远,那也是一个祖爷爷的,怎么就不是一家人了?

    王冉不想难为别人,也不希望别人难为自己,简心如果认为她是软柿子,那就捏试试看。

    王冉背着包自己就走了,这里打车非常不好打,出租车根本就不往这里面进,很简单的道理,谁家都有车,住得起这地方的人,难道买不起车吗?来这里拉谁?拉鬼吗?

    简心上了车,自己锤了方向盘一下,简心生平最为得意的事情那就是,你王冉不是成绩优秀吗?最后你的东西还不是到了我的手里?再优秀你也不过就是一个被淘汰的货,最为得意从王冉的手里把宗伟宸就抢了过来,事实证明宗伟宸就真的是一个绩优股。

    但是现在王冉一下子就跳到了她的头上,她要怎么服气?

    简心的视线落在自己手指头上的钻戒上,曾经她在同学当中是怎么显摆的?

    她拍着自己的胸口,气死她了。

    开车回到家里,进门把包照着沙发就是狠狠一砸,她要怎么甘心?

    “心心?干什么呢?”简心母亲从楼上下来,看着女儿的举动,这是谁惹了她宝贝女儿生气了?

    简心就把事情经过都说了,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被气的。

    简心母亲一听,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了,怎么就那么巧?

    王冉跟简宁成了?

    “之前就说女方的条件不是太好,我也没有上心,原来说的就是她,我听着意思不太喜欢她?”简心妈妈的视线对上女儿的,简心眼睛发亮,是啊,你能嫁进去那算是你有本事,你能叫他永远不跟你离婚,那才算是强,不过想到简宁的性格,自己就瞬间泄气了。

    “简宁哥脾气本来就好,说不定怎么被王冉给麻住了,我说呢,她单身到现在,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真是有心机啊。”

    简心妈妈笑笑,看着自己女儿。

    “你这个小任性啊,那人家还不许嫁了呢?不许捣乱啊。”

    她说这个话就是要告诫女儿,有些事情你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不能碰,这是涉及到简家的事情,简宁爸爸是那么容易就糊弄的人吗?简心要是说了,反倒是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有些事情也轮不到简心来说。

    想嫁进简家,首先一条,那就是要干净,王冉跟宗伟宸谈过恋爱,这是不争的事实,是谁都没有办法掩盖的事情。

    简心嘟着嘴。

    “你就以为我是傻子呢?我当然不会说了,我说了谁会相信我?”简心狗腿的给自己妈妈捶着肩膀:“这件事儿还得我妈妈出马……”

    简心妈妈拍拍女儿的手,这个傻丫头终于长大了,这就对了,就应该是这样的。

    *

    王冉回到家里,饭又没有吃,没有胃口,自己一直喝水。

    王妈妈知道自己女儿的,王冉只有遇上不高兴的事儿了才会这样,她女儿的性格其实有些敏感,这样不好,但都养成了自己有什么办法,坐在王冉的床边。

    “你去简宁家,他妈跟你说什么叫你不高兴的了?”

    王冉马上就笑了出来:“怎么会呢?我看着像是不高兴?就是太折腾人了,出来的时候没有车打,我走了半个多小时,脚都要走断了……”

    王妈妈脸上的表情这才松懈下来,这个死丫头,她还以为对她说什么了呢。

    “怎么不给小简打个电话,叫他去接你?”

    “他在医院呢,不能有事儿就找他啊。”

    要不然他不就真的变成自己的司机了,勉强陪着王妈妈说了一会儿话,说自己有点累,想要睡一会儿。

    “行,那你睡,妈就不吵你了。”

    王妈妈出去带上门,家里安安静静的,王奶奶也午睡呢,王妈妈下去帮着王爸爸干活去了,王冉闭着眼睛,侧着脸,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起身把头发扎起来换上鞋就下去了。

    “不是说要睡觉嘛?”

    王妈妈看着下来的女儿,王冉伸把手把自己妈妈拿着东西,王妈妈不愿意叫她碰这些东西,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身上在染上味道了。

    “我爸中午吃好了吗?”王冉觉得自己看见爸爸的脸就能笑得出来的,再不开心,只要看着爸爸的脸,她就能笑出来。

    王妈妈懒得看他们父女两个肉麻,自己就上去了。

    “那你陪你爸干活吧,你奶奶快要醒了,我得做饭。”

    王爸爸看着女儿,自己停下手,大手摸着鹿。

    “去他家规矩多,要是有什么自己也别太计较,你是跟简宁结婚,不是跟他父母结婚。”

    王爸爸长长叹口气,王冉脸上的笑容一窒,自己进去,上手就挽着爸爸的胳膊,她觉得自己爸爸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好像是男人味。

    “脏。”

    王爸爸说是说,却没有上手推开女儿。

    “爸,你说人为什么都要结婚呢?”

    往爸爸没有回答她,摸着王冉的头发:“回去吧,这里面有味道,我马上就上去。”

    王冉抱怨的看了父亲一眼。

    “我都感觉你不喜欢我了,小时候喜欢我比较多……”

    真的跟小时候比起来,现在父亲对自己就太冷淡了,王爸爸对着她笑笑,王冉继续撒娇。

    “我就喜欢我爸爸这样的男人,能包容我,能原谅我的小脾气,愿意宠着我……”

    “冉啊,对父母跟对丈夫是不一样的,两个人过日子,就要共同进退,你让着我一点,我让着你一点的,明白吗?”

    王冉上去了,王爸爸拍拍那鹿,前几天连续好多都生病了,王爸爸半夜都是要下来看一次的,看见它们都平安,自己才能放心。

    简琳说王冉家是养畜生的,这话深究的话是很瞧不起人,养鹿怎么了?

    每个人靠着自己的双手劳动换取成果,没有偷没有抢,难道这也是错吗?

    简宁的母亲来电话了,说王冉的首饰已经选好了,叫他们把买的那些就当成玩具就好了。

    “王冉说你们俩买了一对不到四千块钱的戒指?你这孩子,就逗着她玩吧……”母亲笑笑的,简宁的眉头皱着,挂了电话,自己换了衣服就下班了,给王冉去了一个电话,她没有接。

    王冉听见电话响了,也知道这事儿跟简宁有什么关系?

    自己就看着电话响,压在枕头下面,起身踩着拖鞋就从房间里出去了。

    “妈,有什么水果吃?”

    王妈妈在厨房忙着切水果,简宁看看自己的手机,他自己的母亲他能不了解吗?就肯定是在言语上出了问题。

    简宁是没有想错,简宁母亲之所以这次这样对王冉,就是因为昨天简宁他爸带她去看那套房子的关系,她事先并不知道,而且那房子装修绝对就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装修的呢?

    她没那么笨,自己会问出口,相反的她很高兴,夸的那个房子天上有地上无的,但是心里这口气呢?

    ------题外话------

    ●▽●求票,兜兜里有票滴菇凉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