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00  死开渣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呀自己也得做的差不多,公公婆婆来了,能等到明天吗?现在就上楼跟伟宸一起去看看,看看老人家有什么需要,咱这么说伟宸的父母把他供到毕业不容易,是不是?我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简心的妈妈收回自己的视线,唇角扯扯,她相信宗伟宸已经把自己全部的话都听清了。

    做人呢,首先就是要知道分寸,你在我们家住下,那是因为我女儿喜欢你。

    “不是你说的叫明天去,现在又叫我现在去看,都是你说的,真是的。”简心扔开手中的瓜皮,觉得自己妈真是话多,有什么好看的啊?自己就是过去了能跟对方说什么?无非就是给扔钱被,你说哪里的医院不好看,一定要来这里。

    简心妈妈摇摇头,这个傻孩子,这些话都是说给伟宸听的,伟宸这孩子还是不错的,得哄着一点来,拍拍简心的屁股对着女儿笑笑:“听妈妈的话,赶紧上去跟伟宸去酒店看看他爸妈。”

    简心嘟囔了两句,抽着纸巾擦着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擦,擦完了嘟着嘴起身就上去了。

    用脚尖踢开房门。

    “我们去酒店吧,看看爸爸妈妈,我总不露面这样也不好。”

    简心也不傻,笑笑的看着宗伟宸。

    一对金童玉女就开着车去酒店了,简心原本是想买些什么的,宗伟宸觉得没有必要。

    按门铃里面的人也没有出来开门,隔着门倒是有人喊。

    “伟宸啊?”

    宗伟宸一愣:“妈,是我,你把门给开开。”

    宗伟宸他妈根本就不会开这个门,你说他自从走了之后他们俩就没离开过这个房间,是有送餐的,可是他们不会开门,又没有跟外面的人明说,外面的人就以为他们是出去了,一直挨饿到现在。

    宗伟宸去大堂找,好不容易把门给打开了。

    简心画着精致的妆容,她想来就是这样,出门必须化妆,大红的双唇,给宗伟宸他妈吓了一跳。

    宗伟宸他妈的意识里,认为好姑娘就清清淡淡的,王冉那样的,你在她身上就找不出来什么幺蛾子,你在看自己儿子现在领来的这个,后面的后背露出来一截,皮肤是白,可是再白也不能都在外面露着啊,你在叫别人看见了,还有这嘴,怎么就跟吃死孩子一样的呢?

    简心往床上一坐,看着宗伟宸的父母就喊了一声。

    “爸爸,妈妈。”

    宗伟宸父母就都在地上站着呢,她坐着。

    因为有简心在这里,宗伟宸他妈根本就不敢说什么,简心的话也不多,一直低头玩着手机。

    “你走啊?”宗伟宸的妈妈看着儿子跟儿媳妇起身,自己拉着儿子的手,她都多久没有看见儿子了?

    眼眶里就都是眼泪,舍不得儿子,好不容易他们来了,宗伟宸一看自己爸妈的脸,心里也是泛酸,那是他的父母啊,从他毕业开始他就没有回去过,简心不想回去,他就不能回去,这中间都多少年了?跟简心父母一起过年过节的时候宗伟宸心里就发疼,谁去陪他的父母?

    简心扯了一把宗伟宸的手,笑笑:“那伟宸你就留下陪爸爸妈妈睡一夜吧,我先回去了。”

    宗伟宸送着简心到了楼下,看着她上车的,自己趴在车窗上嘱咐她:“自己小心点开车,看着点后面,别着急,要是有事儿就打我电话,听见没有?”

    简心伸出手,刷着蓝色指甲的手摸摸宗伟宸的脸,笑眯眯的。

    “知道了,我老公怎么就跟我爸似的,我走了。”

    宗伟宸站直身体看着车子开了出去,自己收回视线,迈着步子就上楼了。

    宗伟宸他妈就拉着儿子的手。

    “妈,你觉得简心好看吗?”

    宗伟宸的妈妈愣了一下,叹口气:“好看是好看,可是压根就没把我们给放在眼里,我跟你爸站在地上,她也不说叫我们坐,也没给我们倒个水什么的,是的,现在这年代不行这个了,我跟你爸在你老婆面前也得低气。”摸摸自己儿子的脸,是好看了,还是这里的水土养人,她都多少年没有来这里了?也就是他大学的时候来过一回,还是跟着别人一道顺路就把自己给送过去的。

    “我在你单位门口看见你以前的那个女朋友了,伟宸啊,结婚了就不能乱来了。”

    她心里是觉得自己儿子对不起王冉,但是结婚都结婚了,怎么还在一起工作呢?

    宗伟宸微微皱眉:“妈,你下次再看见她,不要跟她说话。”

    宗伟宸的母亲点点头:“我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人家姑娘,在你身上浪费了好几年的光阴……”

    宗伟宸不愿意听这样的话,谈恋爱本来就是有成有不成的,谁都有自己的未来目的性,他跟王冉不合适所以分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对不起的?

    再说王冉现在不是找到更好的了?

    宗伟宸自从知道王冉跟简宁在一起之后,自己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他一贯是看不上简宁的,觉得简宁就是装逼。

    不是装逼是什么?家大业大却跑出去当医生了,你家没有钱,你能活的这么随心吗?

    每次自己去简家,岳父岳母连带着简心就要提醒他一句,多跟简宁说话,多跟简宁套交情,宗伟宸觉得简宁没有那样的父亲,他也就是一个土鳖,自己有什么好讨好他的?

    宗伟宸见过简禛,那样的才是真正的人物。

    其实说白了,宗伟宸潜意识里就是认为简宁并不如自己,他不过就是出身好,要能力没能力,要什么没什么,自己不要的前女友现在攀上了简宁,一跃就压在自己的头顶了,这种感觉很是不好。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没有我跟她分手,她现在能遇上更好的……”

    宗伟宸的母亲一听说王冉跟简心的堂哥恋爱,还是一个比简心家更有钱的人家,自己咂着舌,马上又开始担心了,那王冉会不会对自己儿子报复啊?

    “妈,你别想那么多。”

    简心回到家里,推开门进去,把车钥匙照着桌子上一扔,自己将自己抛进沙发里,简心妈妈拍拍自己女儿的腿。

    “坐没有坐样,好好坐好了。”

    “伟宸呢?”简心的爸爸看了女儿的方向一眼,简心直接就躺在沙发上了,她开了半天的车,自己还觉得累呢,简心的妈妈就拍着女儿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

    “在酒店呢,我看着他妈都要哭出来了,好像我跟她抢儿子似的,真受不了……”简心摇摇头,真是的,都多大的年纪了,还哭?

    简心的妈妈拉着女儿的手,宝贝的拍拍:“他妈对你还挺好的?”

    简心起身就准备上楼了,踩着拖鞋往上一步一步的走着,停住脚步:“我觉得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伟宸看着一点就不像是他妈的儿子,他爸妈看见我都立正,坐都不敢坐,你说有意思吧。”

    简心上了楼,简心的父亲翻着手里的书,简心妈妈伸手放在丈夫的书上。

    “干什么呢?”简心爸爸的视线从书上挪到老婆的脸上又挪了回来。

    “简宁他妈问我了,王冉跟伟宸是不是认识。”

    简心爸爸拧着眉头:“你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实话实说被,那本来就是处过的,看样子王冉可是一句都没有提。”

    简家那点罗嗦的事儿简心母亲是知道的,越是正统的那几家,事儿越是多,他们是不看你优秀不优秀的,一个女人的优秀与否跟这个家族无关,他们家族想要的就是能照顾好丈夫照顾好儿女的贤良太太,别的都不需要你来做。

    “你说简宁这个傻小子,怎么就被王冉给骗了?她有什么好的?”

    这是简心母亲怎么也想不明白的,王冉年纪又大,嘴巴又不甜,到底是怎么对上眼的?谁介绍的?

    简宁母亲的司机老早就准备好车了,说是她今天早上要用车,这边佣人也将车收拾干净了,简宁父母一起从里面出来的,简宁父亲这是要出去准备打球,简宁母亲看着司机把球杆放上车,自己老公收了脚。

    “好好玩。”

    对着丈夫笑笑上了车,司机正了一下后视镜。

    “去疗养院。”

    这一路上她就再也没有说话,到了地方拎着皮包下车,一身的套装,有人往里面带路。

    “她最近挺老实的?”

    那人就点头哈腰的:“挺老实的。”

    简宁母亲用手帕捂着自己的鼻子,就在门口看了那么一眼,里面的女人身上穿着刻有某精神病院的印字,头发有些乱还有些发白,脸上就都是皱纹,下身穿着一双袜子,简宁母亲有些嫌弃的收回视线。

    “把人照顾好了,看看她喜欢吃什么就尽管买,记住了,不要难为她,如果生病了就找最好的医生来,不是有给她买衣服,怎么还穿这一身?”

    院长也很无力。

    “给她换衣服,她就会叫,晚上也睡不好。”

    简宁母亲敛着眼神:“希望她长命百岁吧。”自己说完就走了出去,院长在后面跟着。

    里面的女人缩在一个角落,如果有外人进来,她就会这样把自己缩成一团,好半天小护士端着饭菜进来,这里的饭菜都是最高级的酒店每天送,她们负责照顾的都跟着吃,所以每个人都很尽心,所有小护士不明白的就是,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是谁家疯了的富太太?不然也消费不起这样的生活啊。

    “乖,吃饭了。”

    “听话,人已经走了……”

    负责照顾女人的护士也是有怨言:“明知道她害怕见人,为什么还领着外人进来,她一看见外人就要好几天不吃饭。”

    另一个护士,拿着毛巾坐过来给女人擦脸,女人就乖乖的坐在那里,自己嘴里嘟囔着。

    “我乖,我很乖,我乖……”

    “你很乖。”

    其中有个护士都照顾她八年了,每次看着她这样就特别心酸,再有钱能怎么样啊?不能出去,人都疯了,什么都分不清,谁是谁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通通不记得,她是哪里来的?

    “小蘑菇,乖……”

    女人讨好的对着眼前的人笑笑:“我乖。”

    简宁的母亲走在前面,她脚上的鞋都足够这里修一片的绿地的,院长跟在后面。

    “她的精神状况就还是这样的?就没有好起来过?”

    院长摇头:“找了很多专家都给看过,是看不好了……”院长看着简宁母亲的脸,剩下的话自己没有说,什么好人关在这里人也废了,还不是几年,一关就是三十年。

    简宁母亲略略缓和了一下脸色。

    “你也知道我们家是不能闹出来任何丑闻的,人我放在你这里了,你好好的帮着我们照顾,缺什么就买什么,有事儿给我打电话,不要去烦我简先生,他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做。”院长点头,心里停顿了一下,上次简先生来这里,简太太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简宁有没有来过?”简宁的母亲停住脚步,眼神突然就锐利了起来。

    “没有,绝对没有。”

    司机开着车门,简宁的母亲坐了上去,院长说了一声夫人再见,简宁的母亲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司机带上车门,她的脸消失在了院长的视线之内。

    院长推开门进去,女人抱着自己的腿,一只袜子已经踢飞了,可能情绪还是有些激动。

    “怎么搞的?”神色有些冷,护士叹口气。

    “让她吃饭就这样了。”

    “拿出去吧,她饿了就会吃了。”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要有生人接近她,她就会变成这样,院长捡起来地上的袜子,自己给她穿上。

    “要怪你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你儿子现在还以为你在英国,这辈子估计是见不到了。”

    院长知道一些豪门的手段,每家都有不愿意叫别人知道的秘密,这家的事情自己也好说,他如果跑去告诉小蘑菇的儿子,自己的饭碗就没有了。

    “小蘑菇,你记得你的儿子吗?”

    “我没有儿子,我没有儿子,我没有儿子……”小蘑菇却突然神情激动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头哭着喊着,外面的护士冲了进来,几个人抱着她,有护士负责打针,笔直笔直的躺在床上,嘴里还在说。

    “我没有儿子,我没有儿子……”

    护士看看院长:“她还有儿子吗?那为什么她儿子不来看她?妈妈都变成这样了,儿子竟然不出现?简直就是一个混账王八蛋。”

    院长起身就出去了,什么话都没有说。

    里面的女人瞪着自己的袜子,一只脚露在外面,她的脸上有很多的皱纹,她的手上甚至隐隐已经起了老年斑,她的眼神空洞,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样。

    简宁的母亲跟王亮的母亲约好去外面喝茶,手上的宝石戒指又换了一个,漂亮合体的发型,贵妇的打扮,一只包就够多少人努力工作一辈子的。

    “看着你脸色可不那么好呢?”

    王亮的母亲长长叹口气,还能是什么?家里的那个兔崽子这阵子好像又没有消息了,如果王亮总是回家问自己,自己还能放心点,偏偏他一句话不问,这样自己才担心。

    “嗯,可能睡的有些不好。”

    简宁母亲抱怨王冉怎么都不行,怎么都抬不上台面,说王冉曾经还跟宗伟宸谈恋爱谈了几年,把手里的杯子放下。

    “我都没有老简说,先叫人查查看,要是她跟宗伟宸别的进展,那这件事儿就只能这样算了。”

    王亮妈妈突然抓着简宁母亲的手:“孩子难得喜欢,又是自己提出来的,不会的,我听王亮说,那女孩子很有分寸的。”

    简宁母亲挑着眉头看着老友,王亮妈妈被看的有些发懵,自己收回手。

    “我就是觉得吧,简宁是属于那种自己认准了就不能回头的孩子,要是被孩子知道了,这样总不好,这事儿呢,你还是要慎重一点。”

    简宁活了三十年好不容易说他喜欢一个女人,这还是他自己说出来的,王亮妈妈想着当时那个人就那么固执的一再的摇头,最后人到底哪里去了?她不想去想了,既然简宁他爸都同意了,可见也是想成全孩子的,简宁这孩子,真是不太容易,张这么大,缺失了多少的东西?

    简宁母亲就奇怪:“你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想起来他亲妈了,是她儿子,难免脾气秉性就像她了。”

    简宁母亲身体一僵,整理整理自己胸前的链子,迅速就起身了。

    抿着唇:“你今天失言了,简宁是我儿子,他哪里有什么亲妈,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乱说,还有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好,我不会害他。”

    自己拎着包就出去了,王亮妈妈坐在原地没有追,但愿吧。

    简宁从小到大脾气看着就不像是他父亲,他父亲那么专横的一个人,这孩子却白的跟什么似的……

    简宁母亲回到家,自己把包放在一边,坐在沙发上,想着王亮妈妈说的话,像谁?

    简宁像谁?

    他谁都不像,他是自己的儿子。

    家里的佣人给简宁去电话,说是太太生病了,偏头疼。

    “没有叫家庭医生过去吗?”简宁那边说着。

    “太太不让说,我看着她已经吃了很多的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先生那边我们又不敢打电话过去……”

    简宁父亲是从来不接家里电话的,哪怕简宁他母亲就是要死了,这通电话打过去,绝对没有好,别的事情归别的事情。

    “好,我马上就过去。”

    简宁换了衣服,跟主任说了一声。

    “小简,小简……”主任出来喊了一声。

    简宁有点着急,他妈有偏头疼的毛病,一疼起来吃什么就都控制不住。

    “你下午就别回来了,叫人替你。”

    简宁跟前面的人差点撞在一起,他母亲这毛病是早就有了,但是一直不肯治疗,说是没什么大事儿,他十六岁的时候整个人从楼梯上摔下去的,那时候简宁才要学医的,换句话说,简宁跟自己母亲虽然关系不是那么的亲,但是他心里是感谢这个母亲的,把他养到这么大,对他付出感情,从来没有难为过他,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所以母亲有时候一些做的事情,他都尽量理解。

    上了车开车直接到了家里,佣人看着他回来了就放心了。

    “说什么也不肯听,人在里面。”

    简宁上了楼,在门上敲了一下。

    “妈……”

    简宁母亲听见儿子的声音,打开门,用手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怎么就回来了?”

    简宁笑笑,看样子还没有说的那么严重。

    “说您偏头疼,我就回来看看。”

    简宁母亲看着眼前比自己高的孩子,她嫁进来的时候这孩子才那么大一点,她也问过自己多少次,如果在简宁小时候对他再好一点,现在他们的关系是不是就比现在更加好呢?

    简宁看了一眼小茶几上的烟缸,那里面有烟,他在心里叹口气,被父亲看见了,到时候又要说话的。

    “妈,你觉得还疼吗?”

    简宁母亲说自己好多了,要亲自下厨给儿子做顿饭。

    “我记得你喜欢吃鸡翅的,妈妈做给你吃。”

    “妈,真不用了,我还得回单位……”

    简宁母亲转过身:“好儿子,你都多久没有回家看妈妈了?”

    简宁没有办法。

    “王冉跟简心的老公交往过,你知道吗?”简宁母亲说话的时候用眼角瞥了一下儿子的脸色,她首先要确定,简宁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知道,怎么了?”

    “你知道?”简宁的母亲微微拧着眉头。

    简宁笑着点头,对于母亲的路数他是全部清楚的,如果自己说不知道,那王冉就倒霉了,他肯定是不知道的,但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一个将近三十岁的正常健康女人,交往过男朋友,这没有什么错

    简宁母亲笑笑,懒懒的翘翘唇,这件事儿好像就这样掀过去了。

    “来尝尝,我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反正就这么一点手艺了。”

    她哪里会做什么,自己下厨的次数这一辈子加起来无根手指头数得过来。

    “好不好吃?”

    看着简宁的脸问着,微微歪着头看着儿子的侧脸。

    “你自己认为好就好,简宁啊,妈跟你先说实话,我对王冉有些事情你可能会觉得过分,但是我们家,从来所有的儿媳妇都是这样过来的,当初你奶奶对我就更加不要说了,家里应该有的规矩,你毕竟是这个家的儿子……”

    说的很是语重心长,放在别人的眼里会觉得自己刁难王冉,那出身不同就是不同,她没有办法理解王冉的那些行为处事办法,简单的说,这就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带来的效应。

    说这些提前给简宁打个预防针,家有家规,即便他父亲同意他们结婚了,难道婚礼到时候就按照他们的想“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法办?找一家不入流的酒店,然后穿着不知道谁设计的什么杂牌子的婚纱?他们丢得起这个人,自己跟他父亲丢不起。

    “妈……”

    简宁母亲摆摆手,示意儿子不要再说了:“你可以反抗,到时候难过的就是王冉,你应该比我清楚这点事实。”

    简宁没有在继续说下去,简宁母亲也没有再说,只是看着他,叫他多吃一点。

    简宁吃的很快,从家里离开,他母亲站在车边看着他。

    “你长大了,妈问你句话,你就不打算回公司?”

    到底是自己家的公司,简禛怎么能干,那是别人家的,不是自己家的,你父亲的事业,你还是要往上进一步的。

    “妈……”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慢点开车,路上小心。”

    退开了一步,自己也不好逼他,如果是自己亲生的,就是按着也得把他给抓回来进公司,你当医生能赚到什么?

    自己退开两步对着简宁摆摆手,简宁的车都没有启动之前,她就转身进了屋子里,简宁开了一会儿车,自己停在路边,快速的打开车门,自己冲出去就吐了出来。

    鸡翅根本就没有熟,甚至他母亲永远都不知道他不喜欢吃这个东西,他害怕鸡翅膀,那肉咬下去都是生的,还带着血。

    “不是你母亲身体有点不舒服吗?”

    主任看着对面的人,停住脚步,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呢。

    “已经好了。”

    王冉打过来电话,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如果不一起吃的话,自己就准备下班直接回家了。

    “吃什么?”

    简宁现在就害怕听见说吃的东西,他的胃现在才勉强好了一点。

    “我想想吧。”

    王冉挂了电话,下班拎着包就准备去他新房那边了,结果宗伟宸人在走廊里等着她呢。

    “王冉我跟你说两句话。”

    宗伟宸看着王冉说了一声,因为王冉就顿了一下脚步,根本没打算停下来。

    有些话他先小人后君子了,他也没有办法。

    “我听说我妈遇上你了。”

    王冉一脸的不耐烦,自己停下来不是就为了听他说这话废话的,看着宗伟宸的脸:“你要是有话你就快点说,我还有事情呢。”

    “你下次看见我爸妈麻烦你也不要这么热情,你知道我们俩一个单位要是叫简心看见了,我说不清楚的,王冉我们俩已经分手了……”

    王冉看了宗伟宸一眼,现在终于他是过来说什么的了。

    他有病。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随便你想吧,借过,我还有事情。”

    对着他解释?那还犯不上。

    王冉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他父母热情了,自己根本就没想管好不好,是他妈突然出来拉着自己的手不肯松开的。

    “你觉得简家就那么好进?我告诉你王冉,他们家不是一般人能嫁进去的,哪怕你现在已经定了婚期,简宁的父亲就是一个老古董,他们家是不会接受跟别人恋爱几年的儿媳妇的,你明白吗?”

    宗伟宸觉得自己是好心,他好心好意的提醒王冉,别抱着太大的希望,到时候摔下来,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摔死她啊。

    王冉就连多一眼都没有放到他的身上,自己拿着包直接下班了。

    换地铁的时候顺便就想着把晚饭给买了,做的话,在新家有些不合适,也怕屋子里有味道。

    在超市里转了半天,看见曾经自己小时候吃过的一种泡泡糖,西瓜泡泡糖,小时候一毛钱一个,各种各样颜色的,自己拿了一罐放在推车里。

    提着袋子,往那边去,下了地铁从下面上来,简宁人在出口处等她呢。

    他接过手提着东西放到后面去,王冉手里抱着一个罐子,自己看过去。

    “什么啊?”

    王冉拧开罐子的盖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张嘴,啊……”

    简宁微微张开嘴巴,王冉送了进去,自己眯着眼睛笑。

    “味道觉得熟悉不熟悉?”

    简宁小时候从来是不会碰这些的,只是点头,他是第一次吃。

    回到家里,王冉忙活折腾,他本来要帮忙,王冉不用他,看着他脸色也不怎么好,难道是累的?

    简宁坐在沙发上,就那样睡着了。

    王冉端着盘子出来,准备喊他吃饭,看着他这个样子,自己走过来,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简宁抓住她的手,抱着她的腰,自己的脸埋进她的衣服里。

    “对不起,我中午吐过,实在没有胃口。”

    王冉蹲下身,双手掰着他的脸,看了看,她就说嘛,看着就不对劲儿。

    “那为什么还叫我来?”

    “我就是想看看你。”

    “不开心?”

    “没有。”

    王冉坐在瑜伽垫上,拖着简宁的手,自己的头微微靠在沙发的一角,他就躺在上面,四目相对。

    “其实人活着就都有麻烦,谁都有不开心的时候,要是这个人从来不会不开心,那就有问题了,我是你女朋友,不开心是可以叫我知道的。”

    简宁只是抱进她的腰身。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

    “我觉得跟我妈之间有距离。”

    “距离?”

    王冉回到家,自己换了衣服,王妈妈端着一盘水果进来。

    “你三叔下午送过来的,吃吧。”

    王妈妈转身就要出去,王冉喊住自己妈妈,“妈,你跟我有距离吗?”

    王妈妈看着女儿,觉得她是神经病,有什么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距离?什么距离啊?

    说什么胡话呢?

    “简宁跟我说,他跟他妈之间有距离。”

    王妈妈对这事儿比王冉的感受多,她毕竟也是后妈。

    这种东西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那是后妈,就是怎么好毕竟还是有限,日子呢,差不多过去就算了,凡事要向前看。”

    王妈妈带上门自己就出去了,王冉坐在一起上,看看自己的手机,皱皱眉头。

    王亮他们几个出去喝酒,把简宁给叫上了,即便知道他不喝酒。

    “喝水,哥们。”

    王亮将一杯水放在简宁的面前,王亮看着简宁,自己单手撑着下巴。

    “我问你,你妈住在英国的哪里,你清楚吗?”

    简宁摇头,这些他从来就不问的,小时候问过那一次,就长记性了,从今以后再也不想问了。

    “你妈的照片你见过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简宁抬眼看着王亮。

    王亮笑笑:“没有,就是觉得毕竟是亲生的妈妈,哪怕就是抛弃你了,也许当初她是有理由的,你都这么大了,要是可能的话,还是见一面吧,叫阿姨见见王冉。”

    人一辈子活的就是一个高兴,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还是要放眼于未来的。

    伟亮走了过来,简宁拿着衣服就离开了,推推王亮。

    “他怎么了?”

    王亮就笑:“我现在都怀疑,从小被灌输的念头到底是真还是假,谁说的简宁他妈就不要他了?”

    伟亮来了兴趣,里面有内幕?

    王亮摇头。

    “我就是觉得奇怪,所有的人一致对外都那样说,我问过我妈,可是我妈的眼神躲避着我,你知道我妈那人的,她只有心虚她才会那样……”

    王亮拿着杯子,自己咂了砸味道,美酒啊,抿着唇。

    “不可能吧,还是里面有什么误会吧?”

    王亮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来一张照片,伟亮抢了过来,瞪着眼睛,这不是他偶然看见的那个照片上的女人?

    “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王亮的手指敲着桌子,不急不慢的说着。

    “据说是我妈跟你妈的同学,据说很多人都是认识的,据说……”

    伟亮把照片拍了回去。

    “你还是别据说了,他现在的生活很稳定,你知道他妈带给他多少的创伤?王亮这个问题你最好还是别碰触。”

    伟亮认真的说着,简宁的童年就是完全的残缺,他们父母虽然都是认识,但是他们不是从小就跟简宁认识的,都懂事了之后才第一次看见简宁,就如王亮所看见的那样,简宁是个特别乖的孩子,他站在哪里就好像是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

    “王亮做哥们的,那个妈到底怎么样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过的挺稳定的,到时候真闹出来什么……”

    王亮耸肩笑笑,他也是说说而已,到底要不要查下去,自己也是没有做好准备的。

    *

    徐秋华回娘家抱怨,她还能抱怨什么?

    娘家妈背着儿媳妇给女儿塞钱。

    “我怎么就跟做贼似的?你看我们家老太太,那给女儿一买车就是八十万啊……”徐秋华现在想起来这事儿都还觉得可笑呢,不可笑吗?

    “你啊你啊,就是这张嘴不好,王冉得的再多能多过你们?”

    你说这个死丫头的脑子是不是就是摆设啊?你老公是唯一的儿子,你生的又是唯一的孙子,现在偏着王冉点怎么了?

    王冉跟你这个嫂子不是也挺好的这些年搭你身上多少钱,怎么做人就不知道知足呢?

    傻蛋一个。

    “人家女儿都能名正言顺的给,我为什么就不行?”

    这就是徐秋华纳闷的,大家一样当女儿,轮到自己这里怎么就不行了?

    “你就犟吧你,你给家里买过什么?你的钱都交给我了?我替你花了?你侄子的学费你掏过?”

    徐秋华讪讪的,那这些也不算是多啊。

    “你就没良心吧你,秋华我就跟你说,你也就是摊上你们家这个老太太,换一个厉害的,你就知道了,知足去吧。”

    “我知足,我怎么不知足啊,我现在不是跟王冉服软了,妈哎,你都没看见你女儿有多可怜,我当嫂子的还得跟小姑子道歉我这个命啊,行了都不说了,说了也没劲儿。”

    “你这张嘴啊,你还犟呢?你说说你,你不工作,在家里待着,你婆婆说过你没?”

    这女儿就是不知道知足。

    徐秋华说起来这点,还是挺感激自己婆婆的。

    “那你还别说,我婆婆对我是比一般人好,现在上班你说早起贪黑的,一个月就拿那么两个钱,我跟他们老两口一起住的时候我真就没有花钱的时候,现在搬出来了,我这一个月三千块钱根本就不够花啊,就这样呢,王超还说我不舍得花钱,我三千块扔水里了我就听不见一个响声,想回去,跟王冉说了,人家不管,我婆婆压根就不松口,叫我住满了一年,这一年我得花多少钱啊我。”

    “那是你活该,当初要闹着搬出去的时候你怎么想的?”

    徐秋华撇着嘴,那是她闹着要搬出去的吗?

    她是被赶出来的。

    “那我不是知道错了,我现在想回去吗……”

    “我看你啊,你压根就没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你哥跟嫂子跟我一起住,那也不是白吃白喝我的,你要是会做事儿,顺着你婆婆点,勤快点,你说你小姑子早晚是要结婚的,她结婚的对象条件又那么好,你管车是谁给买的?”

    徐秋华也是想明白这个问题了,问题她不是觉得八十万有点多嘛,就是真用王冉的钱,那也犯不上啊,你说有钱留着多好啊,谁能预知未来就撞上点什么呢,再说将来生孩子,要是生双胞胎怎么办?生三胞胎呢?

    “王冉这结婚就定在明年了?其实现在都是在酒店办,冬天夏天有什么分别。”

    徐秋华笑。

    “我婆婆跟我公公估计是舍不得,那是家里的宝贝啊,哪里就舍得这样给嫁出去了呢,你看着吧,等王冉结婚的,这钱不能少花。”

    “秋华,我可告诉你,你不准在吭声了,你婆家早晚会动迁的,动迁那就都是钱,你婆婆就这么一个儿子,不会越过王超直接给王冉的,你记着妈这句话,有些事情,还是糊涂一点的好,跟着老爷子老太太蹭吃喝,将来老爷子老太太没了,那就都是你的,小姑子也就这么一个,王冉对王焱又好,你别小心眼。”

    徐秋华不耐烦的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她现在不是在做嘛。

    ------题外话------

    月票月票···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