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02  女人世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林潇潇跟方瑞珠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尴尬着,两个人谁也不敢退让一步。

    “你开玩笑吧?我跟她道歉?”方瑞珠看着董梅,觉得董梅才是开玩笑,凭什么自己就要为了办公室的气氛跟林潇潇低头啊,过去她嘴不好就算了,现在还欺负到自己的头上了。

    “我跟你讲董梅,林潇潇没少背后说你的坏话,她就说你老公不好……”巴拉巴拉个没完没了的,方瑞珠这孩子多少是有点缺心眼,这个时候你说这些干什么啊?

    董梅心里冷笑,这话说不定还是谁说的呢。

    “我那天跟王冉说,叫王冉劝劝潇潇毕竟一个办公室坐着,你说闹成这样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结果你猜王冉怎么说的?”

    “王冉肯定就站在我这边被。”方瑞珠笑笑的说,自己跟王冉关系不错的。

    “呵呵……”有时候不想笑的时候,回答不出来的关键时刻,这个呵呵就代表了某种含义:“是,王冉跟你是挺不错的,我也不说别的了,省得你觉得我是在挑拨离间。”董梅收回自己的视线。

    董梅要是直接说,方瑞珠还不合计,你说她这话就说了一半,方瑞珠自然好奇,王冉怎么了?

    “你说话别说一半啊。”

    董梅跟方瑞珠顺着楼梯上去,董梅平心静气的看了方瑞珠一眼:“你就缺心眼吧,有时候跟你最好的那个,就不见得真是为了你好。”

    董梅说完自己就上去了,都上到头了,转身往下看了一眼,方瑞珠还原地站着呢。

    “你站着不走了啊?”

    方瑞珠缓缓,自己又重新启动步子,可是现在的步子就比刚才沉重多了。

    方瑞珠可以不跟林潇潇好,这没什么,一个办公室林潇潇是最后进来的,董梅是后来分进来的,一开始她跟王冉就是一起的,别人能背叛自己,可是王冉不应该啊,方瑞珠就绞尽脑汁去想,自己哪里得罪王冉了?好像根本就没有过,那从何说起呢?

    方瑞珠的男朋友打过来电话,说是自己晚上要回家吃饭,叫她别来找自己了,她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王冉……”

    拿着自己的包就跟着王冉一起下班了,方瑞珠要请王冉吃饭,王冉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有事情,同事之间犯不上这么客气。

    “珠珠,你要是有事儿你就直接说。”

    王冉觉得自己都看出来了,这样也没意思了。

    方瑞珠跟王冉去了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方瑞珠要了两杯冰咖啡,眸子缓缓的落在王冉的脸上。

    “王冉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啊?”

    方瑞珠知道自己可能有点得瑟了,但是她毕竟现在这个年纪才交男朋友,她也是高兴,她们不是朋友吗?那王冉应该为自己高兴的,方瑞珠心里也只有有些人就是害怕别人过的太好了,可是王冉不是这样的人。

    她就是想听听王冉到底哪里对自己不满意,说出来说开了,大家以后不就好相处了。

    王冉不明白她的话,她对珠珠能有什么看法?

    “你问这个话的意思?”

    “我也不瞒你了,董梅跟我说,你好像背后阴我,我觉得不可能,王冉我们俩是一起进单位的,全所里像是我们这样有缘分的很少,又是在一个办公室,你挣的比我多,我从来没有说不高兴,我是真心替你开心,你要是有什么对我不瞒的,你直接跟我说……”

    方瑞珠这个笨蛋,你是怕你们四个的关系还不够复杂,现在可好了,一个怀疑一个,一个猜忌一个,直接把董梅就给卖了。

    其实说出来不见得方瑞珠也是一点心眼也没有,她敢问就证明其实她心里是有活动的,董梅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一段时间王冉是跟林潇潇好,林潇潇家条件好,可是林潇潇嘴不好啊,背后说了王冉多少次?

    女人在一起就是是非多。

    王冉撑撑头:“我不知道董梅为什么跟你说这样的话,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跟潇潇吵架闹成这样,董梅跟你在一起,难道我能孤立潇潇?大家都同事……”

    方瑞珠脸上的表情不以为然。

    “林潇潇那就是活该,她背后讲你多少坏话?看见我们俩男朋友不错,她就心里泛酸,我估计她男朋友就是一个丑八怪……”

    王冉起身:“那我先回家了。”

    这些事情王冉不跟着搀和,跟她没有关系不是,谁跟她说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结束,绝对不会在传到第三个人的耳朵里,至于她还是要说,那就是她的问题了,她管不了。

    方瑞珠看着王冉离开的。

    王冉拎着包往上面去,半路遇上邻居了,邻居家好像来客人了。

    “王冉下班了。”

    王冉对着对方笑笑。

    “是啊,阿姨送客人啊。”

    回到家里换了拖鞋,王凌还没有放学呢,这孩子最近每天睡的很晚,起的很早,念高中就都这样了,为了人生的说不定某一步努力一把,你说是最后一步吧,这好像也不对,毕竟高考不过就是一个人生的转折跟机会而已,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的最后机会了,不努力将来家里靠不上,书没得念了,出社会就得打工。

    换了拖鞋,把自己的包放在一边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妈……”

    王妈妈好像并没有在屋子里,王冉踩着拖鞋拎着自己的包回了房间,果然是家里没人。

    等到六点半,王妈妈王爸爸都没有出现,王冉看了一眼时间,自己起身进了厨房把头发挽挽就开始做饭了,菜的话要等父母回来才能炒,趁着这个功夫把家里都给收拾了一遍,说实话王冉就特别佩服能收拾家里的女人,伟大啊。

    比如她妈妈。

    就单是屋子里的地,首先你得扫,然后拿着抹布蹲在地上一块一块的擦,一个房子还好办,好几个房间外加客厅,一圈收拾下来,后背上都是汗,自己把抹布洗了洗晒了起来,转身倒了一杯水。

    王爸爸跟王妈妈去二婶家了,二婶的妈眼看着就不行了,这老人要不行了,儿女就得都叫到身边来,你说好不容易把人叫过来了,二婶的意思是送医院,怎么说也还能试试抢救是不是?

    那是自己的妈啊,把自己生出来把自己给抚养长大的,可是二婶的几个弟妹姐姐外加嫂子就都不同意。

    “送什么送,这就是到头了。”

    “就是姐,有那个钱干什么不好,妈都遭罪成这样了……”

    那老太太躺在炕上就不行了,弟妹呢,那不是自己亲妈,你说看着都渗人,那腿都烂了,还救什么救啊,直接就死了就完了,省得大家今天过来看明天过来看的。

    嫂子干脆就提议,把老太太的东西给分分,分完走人。

    二婶来气了,那是自己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再说老太太送来她这里的时候,除了身上这一身,哪里还有别的?要分什么?

    分自己家的东西吗?

    二婶家里没车,本来是想找三叔借的,但是一给三叔家去信,那自己婆婆不就知道了,你说老太太都那个年纪了,二婶不想叫自己婆婆看见这些破事儿,只能给王妈妈打电话。

    “姐,你自己愿意受罪没人拦着你,就妈这样你是不是看了觉得心里高兴啊?她都这个年纪了,还天天这么遭罪,你说现在这天,她有多难受,你知道吗?妈是恨不得现在就死了,好不容易这样了,你还要往回给救……”

    弟妹直接就吭声了,有病不是。

    老人家到了年纪那就应该死了,你救什么救?真的送医院去了,最后谁掏钱?救回来了谁养?

    赶紧死了,丧葬费下来,他们还能赚最后一笔,老太太也算是活的有价值了,痛痛快快的走,不是挺好的?

    这一家人在屋子里就干起来了,吵的乱七八糟的,王爸爸跟王妈妈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二婶坚持要送,她几个弟弟就先把丑话说前面了。

    “不是不叫你送,先说好,我们没钱,到时候妈抢救的钱就你一个人出。”

    你愿意做孝顺闺女,没有人拦着你,随你大便,只要你高兴就好,但是想叫他们出钱,就没门。

    送医院抢救,你知道这一炮就得打出去多少钱不?

    有钱没有地方花啊?

    好不容易把人弄医院去了,医院结果没有病房,人家也不愿意给这样的弄地方,救了也没有价值。

    “留这里也没用,不如回家,也就是这么两天的事情了。”

    护士的态度很是冷淡,这个时候住院的人就很多,这样的多丧气,你说要住进来一天就死了,跟他同病房的人家膈应不?再说也没有床位啊,现在床位多紧张,这老太太一看就抢救不回来了,在她身上能赚多少?

    二婶就不干,那护士冷着脸,她能说的都说了,你说老人都这样了,你救活她不就是叫她遭罪吗?

    王妈妈叹口气:“你要是真想救的话,那我给小简去个电话?”

    护士说的肯定多少是有道理的,那老太太的皮肤都开始烂了,就是总也不动,她也动不了啊,加上这个天气。

    “嫂子,那是我妈啊,我不能看着她死,我什么都不做。”

    二婶抓着王妈妈的手,自己就宁愿花钱了,只要她自己尽力了,以后自己妈就是走了,她也不会后悔。

    王妈妈没招给简宁去了一个电话:“小简啊,你们医院有没有病房啊?”

    “阿姨,你怎么了?”

    “不是“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你二婶她妈,这边说就叫回家等死……”

    简宁今天歇班,人在家里擦地呢,叫王妈妈先别动,他得确定一下情况,要是一折腾把人折腾严重了那不合算,自己赶紧过去,看一眼,简宁也是觉得好像救也救不回来了,主要人就是太老了,身体各部分都退化了。

    王妈妈拉了拉简宁的手。

    “你们医院要是能有病房,你就帮你二婶一把……”

    谁都是有妈妈的,这样的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肯努力,她自己将来也后悔。

    简宁联系好了医院的车,这边老太太就送过去了,这也就是因为有熟人,不然也是一样的对待,这样的病患根本就没有救治的价值,而且你说你给她开什么药吧?什么好的,家属能让用啊?已经油尽灯枯了,没价值,在她身上也赚不到钱。

    虽然这话有点冷酷,但医院开着总不能不赚钱吧?

    二婶她妈住的是单间,王妈妈就特别服气二婶这点,一个女儿能做到这一步真是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而且特别二婶这种情况,她妈对她并不是特别好的,分家产的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几个金戒指,那老太太就生怕二婶跟她抢似的,提前就把话说出来了,女儿没有份儿,这都是给儿子的,不管你女儿想不想要这个东西,说出来这样的话,多少叫人寒心,一样是子女,女儿就没有权力分,房子跟钱就更加不用说了,二婶也不挑这些。

    二叔总是私下劝二婶,说你看看你娘家那些人过的,不如我们家,那就是因为他们心肠都不好,他们得再多也好不了,我们也不差这一点,王冉她二叔真是一个好人,作为一个女婿,还是一个不受丈母娘待见,没有占过自己丈母娘一点恩惠的女婿,老太太最后所有儿女都往外踢,他接收了。

    老太太来的时候就一个人一床褥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你们都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打点饭去。”

    王妈妈叫简宁别忙,这二叔跟医生就说了,能做的还是尽量做,就是救不回来他们没有怨言,没有遗憾。

    简宁下了楼,自己去了食堂,打了好几份饭,拎着等电梯。

    “小简……”

    主任正好从一边进来,他也是出去吃饭了,才回来,跟简宁一起上了电梯。

    “病房里的人是你的谁啊?”

    简宁说是自己女朋友的家里人,别的没说,主任就叹口气:“真没有救的价值,你说把钱扔进去,活也就是活一个月撑死,你说何必呢?病人你也看见了,那腿都溃烂了,对老人而言,活着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我觉得儿女要想开,这个时候就应该叫老人走。”

    简宁笑笑,主任到了楼层出去,看了简宁一眼。

    “你明天早点来医院,我找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你有点事儿,今天就不说了,你去忙吧。”

    这老太太自己也争气,你说躺了六七天人醒过来了,醒过来之后就作人,但是看见二婶就老实,看见二婶就哭,弄的二婶你说心里别提多发酸了。

    王妈妈回家就感叹,看见没?孩子养那么多干什么?最后关头谁管你?都恨不得把你手里的东西分分就完了,谁管你死不死的?

    你赶紧死了,还好呢。

    “我将来要是生病,你们别救我啊,你哥我看着也够呛……”

    有那么一个老婆,这都是说不好的事情,自己唯一庆幸的就是还有个不错的女儿,但是好不好谁知道了呢,以后的事儿都说不准的,王妈妈是觉得人活一辈子,你说最后死了死了,闭不上眼啊。

    “妈,你别那么说,我哥不是那样的人,我嫂子就是嘴不好,心眼不坏。”

    徐秋华这人妈还没有看明白嘛,她不敢的,自己哥虽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小心思,可不会那样做的。

    “但愿吧,我也不指望你们,老了我就去敬老院,一个月给点钱,我愿意吃就吃,愿意喝就喝,我可做不到你奶奶那种程度,到时候儿女都埋怨我,犯不上,自己找清净。”

    王妈妈觉得自己肯定就没有婆婆的手段,自己婆婆那是什么人啊,你说儿子那管的,就没有一个不孝顺的,她不敢跟婆婆比肩,自己只要手里有钱,将来就不怕。

    王冉是觉得她妈的这个劲儿又上来了,这个时候你就是说破天她也不能听。

    “别了,你女婿不是特别喜欢你嘛,到时候叫他养你。”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王冉,亏得她能说出来这话,有女婿养丈母娘的?

    “你二叔那是好人,也是,我看小简也不能差,将来妈就靠你了……”

    王冉笑:“可行了,叫我哥听见了该伤心了,想那些干什么,我哥将来不养你,我一准养你,东西都给他,我就要你跟我爸。”

    王妈妈听了女儿的话,这才勉强笑了笑。

    “这小简啊,我就太喜欢了,你说不管谁家的事儿,我跟他说了就帮着跑,从来没有怨言,你命好,遇上他了……”

    王冉调侃了自己妈一句:“当初是谁用自己的病来逼我的?”

    那王妈妈也不后悔,到了年纪就应该做到了年纪的事情,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要不是自己那么一逼,也许还碰不上简宁了呢。

    *

    “小乔,你没有对象是不是?”

    乔芸的同事李姐看着乔芸每天上下班就自己一个人的,就问了问,她是有想法,自己弟弟不是单身呢。

    乔芸她看着还行。

    乔芸有点不好意思,看了看李姐,点点头。

    “我弟弟还没处对象呢,要不然你们见见面?”

    乔芸面上有些发红,怎么给自己介绍上对象了?李姐就实话说了,她弟弟是干装修公司的,也算是还行吧,初中没毕业,就不喜欢念书,乔芸听着前一条觉得还不错,在听后一条自己就有点恨了。

    你弄一个初中没毕业的给我,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

    “以后再说吧。”

    李姐原本说的很开心,结果乔芸突然出声就给打断了,李姐也感觉出来了,自己说自己弟弟做装修公司的时候乔芸还没这样呢,就是学历问题是不是?

    “乔芸啊,李姐是觉得男人看不看学历似乎并不是太重要,有的人就喜欢念书,有的人不喜欢念……”

    李姐看上乔芸就是她家够简单,她爸妈都没有,住在外婆家,结婚了以后跟娘家也不会牵扯不断,她弟弟这个条件怕的就是以后找的老婆背着搭娘家钱,结果她还不愿意了。

    乔芸下班回到家里,就跟外婆说了,她有什么事情都得先问问外婆的意思。

    外婆一听,脸冷飕飕的,那上回江昊那还是不错的大学毕业的呢,工作还好,都没愿意,这回就找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那能沟通吗?

    “这不行,绝对不行,要是这样,早点跟江昊处多好。”

    自从拒绝江昊之后,你说每次别人给乔芸介绍的对象不是工作不好,要么就是学历不好,反正总有一头叫人不顺心的,外婆就后悔啊,当时自己真是应该多想想的,谁能想到找个对象这么难啊?

    其实并不是找对象难,而是乔芸的标准有些高。

    要毕业的学校不错,还要学的专业不错,个子要求最好是高点,模样好看点,你说哪里就有这么十全十美的男人,要么人家在校园里处了,要么人家不愿意找乔芸这样的,要么就是凭缘分撞,乔芸是一点碰不上一点。

    “你也别着急,过两天我跟你老舅说说看。”

    夏侯兰那边就直接替姜饶定下了,婚期定的可快了,说是十月一结婚,这都没有相处几天呢,就着急结婚了,夏侯兰是怕有变故啊,人家女方一开始不同意,觉得没处两天就结婚,后来也是打听了很久,确定姜饶这孩子确实不错,人家不图男方有什么条件。

    夏侯兰拍桌子就给定了,房子不用你们家买,我们家出,而且小两口完全不用跟我们两个老的一起住,你们家也能放心,不用怕女儿被婆婆欺负不是。

    夏侯兰都替人家想了,人家一看,这态度都拿出来了,那就这样吧,人逢喜事精神爽,夏侯兰现在跟前几天完全不一样了,看见谁就都能笑出来。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夏侯兰将手里的西瓜皮扔到果盘里:“听见是听见了,可是不好找啊。”

    她说的也不是假话,那你说乔芸要学历学历不行,要工作没工作,现在的工作还是临时的,你提出来这么多的要求,还要求男的一个月工资必须过五千,你有多少工资啊?

    “妈,都不是我说你,就我们家姜饶公务员哎,工作够好了吧,一个月抛出去税到手才四千多块,勉勉强强,乔芸一张嘴就要五千……”

    外婆是差一点就提要一个月一万的了,那简宁条件不是好吗?那乔芸的未来丈夫就一定要盖过简宁。

    “那就没有合适的?你说说你,自己家里人,你就好好为芸芸找找,你也是你外甥女吗,那是大街上的人啊?”

    夏侯兰摇头。

    “不是我不帮你找,那现在这些年轻人的眼光,你都看不透,猜不明白,说什么有用啊?乔芸要是跟温碧霞似的,那也成,就是姿色偏中等,你还非要找帅的,男人帅有什么用啊?个子还要高,差不多就得了被,她自己有一米七啊?要一米八的干什么?站在一起也不搭调啊。”

    夏侯兰觉得自己妈就是做病了,凡事都要跟王冉比,王冉那不是运气好嘛。

    你跟她总是过不去干什么啊?

    外婆就是不能叫乔芸找的人比简宁差,两个人是姐妹,乔芸又比王冉年轻,又闹出来乔芸偷偷去抱简宁的事儿,要是给乔芸找一个不行的,你说她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啊?

    “反正你就当帮帮妈行不行?就妈求你了。”

    外婆抓着夏侯兰的手,这时候就开始用上计策了,夏侯兰就受不了她妈这样,说话你就说话被,你求我干什么啊?

    “行,我知道了,我回家认真给她找,这幸亏不是我女儿,要是我女儿,我能愁死。”

    外婆瞪了夏侯兰一眼。

    “姜雯的个性也不好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早晚得出岔子,你说上次跑小真家里去闹,那人是没有好歹,要是真闹出来什么,怎么办?”

    夏侯兰起身,下午还要上班呢。

    打趣的看着母亲:“雯雯去闹,妈你应该开心啊,你不是巴不得她早点死嘛,省得叫你看了堵心。”

    外婆死死瞪了夏侯兰一眼,竟瞎说话,她儿女都有出息,她盼着夏侯真早点死干什么,夏侯兰笑笑自己拎着包上了车,坐在车上还歪着头想这事儿呢。

    开车走人,自己到了单位,坐在椅子上,你说之前她哪里就有这样轻松,被姜饶给作的,自己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幸好自己命好,运气不错,这还遇上一个不错的儿媳妇。

    “哎呦,大美人今天这么开心,这是为了哪般啊?”

    有人推门进来,同事之间开玩笑的就不在少数,夏侯兰都跟同事说过了,自己儿子十一结婚,那姜饶也算是不错的条件了,父母都是这个单位的,大家就都恭喜被。

    “你还来着了,我有事儿求你。”

    “求我?”

    “真求你,我有个外甥女想找对象,没有太合适的。”

    对方一愣,求到自己这里了?她自己儿子都没来求自己呢。

    “要什么条件的?”

    “最好家庭条件好一点,人模样周正一点,个子超过一米八,再有个不错的工作,这就差不多了……”

    对方这回被逗笑了:“你这外甥女什么条件啊?提出来这么苛刻的要求?她净身高多高?要一米八以上的?”

    夏侯兰就说了,这不是自己当姨妈的,也没有办法,那能怎么办?就看着孩子不管啊?也不是那么说的不是。

    “到真有一个,模样什么都挺好的,我跟你讲,别人我就不说了,父母都退休了,今年三十四身高肯定过一米八了,就是这个体重吧……”

    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说了,体重二百多斤,问题就是这个,不然早就结婚了,小伙儿条件不错,当初也是不停的挑人,挑到后来也是多少有点耽误了。

    “都三十四了?我外甥女才二十四差十岁呢,是不是有点大啊?”

    “你这就说错了,男的一定要比女的大点,这样才能照顾家照顾爱人吗。”

    夏侯兰一听这个体重,她妈那关能过得去吗?自己都觉得有点悬,不太可能。

    给外婆去了电话,外婆果然一听体重就有点不愿意:“那么胖,压都能压死乔芸。”

    乔芸偏瘦啊,个子也不是特别高,你说对方又是高又是壮的。

    “妈你要是这个都不愿意我就没有办法了,家庭条件真挺好的,父母都是内退的干部,家里有两套房子,据说手里应该有点闲钱的,这事儿你不结婚,人家也不能告诉你有多少钱,我是觉得挺好,你自己在跟我爸商量商量,那要身体匀称的也没有用,你看姜饶匀称,他工资不多啊。”

    结婚这事儿只要男方人好就好。

    大家都同事多少年了,对方也不能骗自己,那乔芸到底是自己外甥女,自己能坑乔芸吗?

    外婆挂了电话,跟外公一商量,外公觉得你说找个对象怎么就那么不顺心呢?

    要不就难看的要死,要么就胖的要死,就没有差不多的?

    外婆没好气的说着:“有,就是工资不行。”

    外公一听,那可不行,哪怕就胖点,咱们也不能要工资太低的,工资低就不能保障生活啊。

    外婆自己拍板定了:“看,叫乔芸看。”

    外公心里就合计,这光是听条件是不错,问题人到底有多胖啊?要是一米八多的话,好像人看着也不能太蠢是不是?

    乔芸下班回来,外婆劝了半天,乔芸一听都傻眼了,两百多斤?一米八,那是什么玩意啊?猩猩吗?

    她才多高多重啊,她体重就连一百都没有,对方能直接化成两个她,压死她吗?

    一脸的抵抗,就是不愿意。

    “外婆说这话,你自己好好想想,乔芸啊,女人一辈子图什么,要么有好父母这样他就是没有好工作你也不用怕,要么就是图他自己有本事,王冉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你不能永远跟她比啊。”

    外婆这回自己又明白了,站在客观的角度劝乔芸,别的都是虚的,条件才是真的。

    “这个跟江昊差不多,甚至比江昊好,胖点总比丑强,你说是不是?”

    乔芸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木木的看着外婆,最后点点头,马上又拉了外婆的手一下:“要不我先看看我同事介绍的吧?”

    外婆眼睛一亮,是啊,那个就给忘记了,学历低那就低点吧,先看看人怎么样。

    人李姐提出来的时候乔芸那个表情,嫌弃的藏都藏不住,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李姐,你等我一会儿。”

    李姐跟刘姐两个人才要进去吃饭,你说乔芸就跟在后面过来了,刘姐看了李姐一眼,那意思她不是躲着你吗,怎么现在又来叫你了?李姐也觉得很神奇。

    吃饭的时候乔芸就想找机会,但是人太多了,就找不到,等出去刷碗的时候好不容易逮到李姐耍单了。

    “李姐,你小弟的事儿……”

    李姐也没生气,那就看呗,年轻人多看几次也没什么,合适不合适,这还都不一定的事儿呢。

    约好了在对面的牛肉面见面,因为中午嘛,这附近别的地方又太远了,没有合适的地儿。

    乔芸早上就换了衣服,外婆说,你穿制服他也看不见啊,乔芸又把手里的衣服扔在床上了。

    “外婆,我不想在银行干了,太累了。”

    外婆叹口气,她何尝不想给她弄个好单位,可是自己没本事啊,你说求人,人家也不上心,用夏侯兰的原话说,就把乔芸弄进银行,自己都废了老多的力气了。

    做人不能不知足啊。

    乔芸一看见李姐的弟弟就特别愿意,对方是做生意的,一看就能看出来,小伙模样不错,个子能有一米七五左右吧,不算是矮了,对方过来跟乔芸说了几句话,人家东西都没有叫一样,说自己店里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这边人出去给自己姐就去了电话,说不愿意。

    “怎么了?觉得不行?”

    李姐觉得自己弟弟太挑了,那乔芸再不好那也是大学毕业的,你没有学历啊。

    李姐的弟弟就笑:“太一般了,我喜欢好看的。”

    “你啊,你就喜欢好看的吧,好看的能养住吗?”

    李姐这边挂了电话,乔芸就粘过来了,她就喜欢好看的男人,给李姐买的雪糕。

    “请我的?”

    李姐有些吃惊,这她从进来银行也从来没有说请自己吃过什么,今天这是怎么了?脑子一转差不多就知道了,八成是在讨好自己这个未来的大姑姐被,她是挺愿意的,觉得也挺好的,那本人来了,说没相中,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啊,挺可惜的。

    “我挺愿意的……”

    乔芸的智商真是就不够,甚至可能就连她外婆一点皮毛都没有学到,男方还没有给回音呢,你就先愿意了?

    介绍人又是男方的姐姐,你对着对方的姐姐说你愿意?这下可好,把李姐嘴里的话就给堵回去了,李姐就觉得自己这个雪糕吃的有点堵心,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儿自己就不吃了,你说这要是不成,乔芸还不得恨死自己啊?本来合计跟她说笑之间就说了,自己弟弟那边说不想成家这么早,结果乔芸先开口了。

    “老李,乔芸找你什么事儿啊?”

    刘姐看见乔芸给老李买雪糕了,你说不过年不过节的,乔芸这是干什么呢?

    李姐就叹口气:“我这回是没有干好事儿啊,本来合计是要是能成,你说我跟她是同事多好,结果我家的那个小兔崽子,跟我说他喜欢漂亮的,没看上……”

    刘姐笑笑:“她亲口跟你说的她愿意?”

    这本来也是人家私下说,没有当着乔芸,刘姐就觉得乔芸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啊?你就是在愿意,你也得端着一点啊,还上来就你愿意,你愿意什么啊?

    “嗯,把我叫到下面,我还合计怎么了,给我一个雪糕,说她愿意。”

    “着急了吧。”

    “她着什么急啊,才多大,才毕业,着急结婚干什么。”

    “谁知道了呢,不过这样的女方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她就没合计要是不成,她在你面前以后怎么办?”

    李姐一脸的苦大仇深,她现在就担心这个啊,你说这以后要是见面了,可怎么处?

    乔芸回到家,外婆拉着她问:“我看挺好的,个子不是太高,但是什么方面都挺好的。”

    她表情也挺愉快的,外婆也终于放下了心,不过夏侯兰那边她还没有给消息,毕竟还没有一定呢,等男方给了信儿的,到时候两个人都看看,在重新选择一下,比对一下,不好的那个在下岗。

    乔芸觉得属于自己的春天终于就要来了。

    “你……你说什么?”乔芸有些结巴的看着李姐。

    李姐也头疼,你说早知道她就不扯这事儿。

    “我弟弟昨天跟我说了,他现在就不想那么早结婚,等等再说……”

    不想结婚,谁逼你现在就结婚了?没看上就说没看上被,什么不想那么早结婚啊?这不是借口吗?还有他一个初中没毕业的,没看上自己什么啊?当着李姐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脸子呱嗒就掉地上了,就那以后看见李姐就冷冰冰的,碰上了都一句话也没有,李姐自认倒霉,谁叫自己嘴那么欠了,你说好好的,给介绍什么对象,你说这最后弄的。

    乔芸回到家,这回没有哭,被打击的都哭不出来了。

    “我看看我大姨介绍的那个人吧。”

    外婆一听,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同事介绍的那个挺好的?“芸芸啊,在单位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了?”

    外婆就怕乔芸被人欺负,乔芸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对着外婆大喊大叫的:“对,我就是傻逼,我挑人家,我挑什么,人家都看不上,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我没有父母,什么都没有,学历不好,工作不好,谁能看得起我啊?我凭什么叫人能看得起,我就这样了,我就应该找个胖子,或者找个瞎子,你们心里就都是这样想的,这回你们梦想成功了,你们如愿了,行,我嫁,我就嫁给两百斤的胖子……”

    ------题外话------

    有月票滴,可以扔过来,俺接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