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09  层次不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自认自己坐在这里,现在依旧坐在这里,她并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她遇上了一个叫自己心动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她觉得哪怕自己受点委屈,自己也值得了。

    简宁母亲呵呵的笑着,笑脸一变好像刚才语气严肃的那个人又不是她了。

    恢复了语音的轻柔:“王冉啊,阿姨就问你一句,你结婚后还要工作嘛?如果是钱的问题……”

    王冉知道,在简宁的家庭来看,几百万几千万或者更多也许在他们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数字,他们拥有那样的一个王国,他们拥有很多的财富他们的存折上数字也许就是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或者叫她数起来都会觉得头痛,钱并不是所有事情的根源,她不能清高的说自己上班就不是为了挣钱,但纯粹为了挣钱又不是这样的。

    “阿姨,并不是钱的问题,我的家没有阿姨想象中的那么富有但是我爸妈尽可能的给我跟哥哥我们想要的东西,我没有羡慕过其他人,我一直觉得自己这二十九年我过的很愉快,我不自卑相反的我很自豪,我有一份相对不错的工作尽管有时候会忙,尽管拿的那些工资在您看起来那根本就不能算是钱,我喜欢工作,我喜欢那种充实感,我跟简宁之前就有说过这方面的事情,我会尽力准好他的太太,我会尽力扮演好一个妻子的工作,我会尽量把家庭跟工作安排好,阿姨请您相信我好不好,请您以后来看看,我是不是有这个本事把一切都安顿好,阿姨,拜托您了。”王冉的语气里带着真诚,她很想抽身就走掉,但是她不能。

    坐在这里的人,她虽然是简宁的后妈,但说到底那是把简宁给养大的,王冉不想让简宁难过,不想叫他难做。

    简宁母亲脸上出现了一种探究的神色,她认真的看着王冉。

    王冉跟她不同,她毕业之后就明白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自己不会工作,她的生活完全就没有必要出去做些什么,然后结婚每天过一样的生活,很忙碌很充实。

    这个丫头刚才的语气叫她觉得很不爽,但是现在的语气又叫她觉得自己有被尊重。

    试着缓缓口气。

    “那如果这是你叔叔的意见呢?”

    他们家女人结婚之后就根本没有出去工作的,被外界知道了,简家的儿媳妇在上班,这必定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王冉感觉到简宁母亲话语里的松动,她感谢阿姨愿意站在她的一侧。

    “那我会试着说服叔叔的。”

    原本还有一些对她的欣赏,在听见王冉的话后,简宁母亲的眼里只剩下了鄙夷,你以为你是谁?你要说服简宁的父亲?

    简宁母亲抬抬下巴,很好,既然自己把应该说的都全部说了,她却不为所动,那以后出现任何的事情就与自己无关,她这样坚持下去,早晚受伤的人只会是她自己,既然她没有愿意听自己的话,那自己就拿出来一个婆婆的款儿,剩下的事情她不插手。

    简宁母亲的动作很是迅速,首饰珠宝已经都订做好了,设计师都有送过来给她过目,觉得不行的在拿回去改,改了几次东西就都放在她的手里了。

    回到家换了一身真丝的衣裤,坐在沙发上,端起来茶杯就想起来王冉说的话了,是谁给她的信心?

    她还要说服自己老公?

    呵呵的笑了出来。

    “夫人……”家里的佣人探头,还以为她有什么吩咐。

    简宁母亲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下次王冉来,不用换杯子,客人用什么样的就给她用什么样的就好。”

    佣人心里咯噔一声,这又是怎么了?怎么看着好像要起波澜的样子呢?

    简宁父亲回来的比较晚,简宁母亲跟着丈夫上了楼,简宁父亲把手里的衣服都交给她,自己坐下身先喘口气,简宁母亲把手里的茶杯递给他,他接过来。

    “首饰已经全部都送了过来,我想着找哪一天我就亲自给送过去,婚纱还要等一段时间时间,我有看过原稿,很漂亮的。”把丈夫的衣服挂起来,像是不经意之间提了起来自己跟王冉的对话:“我想简宁可能有些问题没有说清楚,中午跟王冉吃饭的时候,那孩子竟然以为她结婚之后还可以上班。”

    简宁父亲皱眉:“他不是已经答应她可以继续上班的?”

    简宁母亲张张嘴,自己转过身看着丈夫。

    “老公,这样不行的,我们家就没有过女人结婚后去上班的,虽然他们是在外面住,简宁本身工作就很忙,娶老婆不就是为了照顾他的?王冉要是忙起来在出差,难道叫简宁回家自己做饭给自己吃?”

    “那就给派个人过去做家务。”

    简宁母亲这并不是根本,既然有妻子了,为什么这些事情要叫别人做?难道王冉嫁进来就是直接做少奶奶的?这未免也太幸运了吧。

    “这就等于乱了规矩,别人都看着呢。”

    “都已经答应了……”简宁父亲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做停留,如果简宁没有答应,怎么反悔都行,他既然都说了,男人说话是要算数的,改来改去算是怎么回事儿。

    简宁母亲叹口气。

    “我还是觉得应该叫她在家里待着,毕竟明天结完婚就三十岁了,三十岁总要生孩子的吧?”

    简宁父亲的脸上总算是动摇了,这个孩子是一定要生的,而且他们家必须有儿子,孩子越多越好。

    “你看着跟她说,等怀孕之后就不要在上班了,每个月你拨给她钱,至少要生三个吧。”说起来自己的唇角向上,简宁母亲也跟着笑,接过来:“是啊,家里到时候有三个孩子,跑老跑去的多热闹,女人们就是家丈夫跟孩子……”

    简宁他爸根本就不愿意管这些,说这么两句已经觉得够了,简宁母亲也立马收住。

    原本是打算叫王冉结婚就辞职,结果看着丈夫这意思,看起来是对王冉有些另眼看待。

    简宁母亲早上换了衣服,去了一趟造型室她要做发型,司机跟在她的后面。

    “你现在回家,东西已经都准备好了,一会儿过来接我。”

    司机点点头恭敬的离开了,开车到家,里面的佣人叫他进去。

    “夫人大概做头发需要多久?”佣人问了一句。

    司机说不用着急,一个小时一定就是要的,佣人给司机倒了一杯水,司机摆手:“不用了,东西在哪里用不用我来帮忙?”

    佣人客气的笑,这哪里敢叫你进去,主人的房间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那里面说不定有多少老贵的东西,要是丢了到时候说不清楚。

    自己上楼把那些盒子一样一样的抱了下来,司机也算是看得眼睛都花了,第一次看见人结婚这样,以前简家人结婚他又没有机会亲眼看见。

    “这些都是首饰?”

    我的天啊,里面装的就都是什么呀?

    佣人笑:“不光是,还有一些别的,大部分都是,因为要配着场合换着戴,王小姐以前家里又不准备这些,夫人就替她多准备了一点……”

    简家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还有一些盒子里面装的就全部都是简宁母亲为王冉订的平时穿的衣服,她觉得王冉穿的衣服实在没有办法走在自己的身边,一些胸针项链墨镜高跟鞋,真算是应有尽有。

    几个佣人把东西搬上车,告诉司机,千万别丢了,不然赔不起的。

    司机去了造型室去接简宁母亲,她“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已经做完了人在贵宾室喝茶呢,造型师把她给送出去的。

    “简夫人慢走。”

    简宁母亲上了车,车子就照着王冉的家里开了过去,今天的天气真真是不错,万里无云。

    王妈妈在家里晒被子呢,把被子都晒晒,杀杀细菌。

    徐秋华在家里收拾房间呢,简宁母亲的司机已经来过电话了,说是一会儿就过来,徐秋华这忙的一身都是汗,人家要过来家里总不至于叫人看着家里乱七八糟的吧。

    王奶奶是不伸手干家务活的。

    司机过来敲门,其实那门根本就没锁。

    “来了啊,赶紧请进,外面热吧。”

    王妈妈客气了一句,在王妈妈看来,你说你这个年纪的人还戴着墨镜是不是就有点不合适啊?王妈妈的思想就活在过去,看着简宁母亲穿成这样就觉得这人得瑟。

    那人家跟她站在一起就是显得年轻,站出去说是王冉的姐姐也是有人信的,皮肤特别好,身材保持的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又好,又是娇小型的。

    简宁母亲先进去,农村就是这点不好,有苍蝇飞,在院子里飞来飞去的,就是卫生再好,这也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一个苍蝇瞎头瞎脑的就照着她飞了过来,她躲了一下,脚下穿的是高跟鞋差点摔了,还好司机眼疾手快,扶了她一下。

    简宁母亲满脸的不高兴,抿着唇还是进了屋子里。

    “秋华,给倒一杯果汁。”王妈妈转过头看着简宁母亲:“喝果汁行吧?”

    徐秋华从冰箱里拿出来汇源就准备倒,简宁母亲这边开口了。

    “不用,给我一杯凉开水就好。”

    谁知道你家的果汁是什么果汁,都是什么榨出来的,能喝不能喝,谁晓得。

    徐秋华是两样都给倒了,徐秋华看了奶奶的方向一眼,那意思,奶奶你得说话啊,家里不是来人了?

    王奶奶就是有这个劲儿,论年纪你大我大?你不跟我开口,叫我先开口跟你说话?那是谁没有礼貌?

    简宁母亲就特别佩服王奶奶的这个劲儿,自己微笑着开口了:“阿姨身体还挺好的,好久没见了。”

    王奶奶这才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继续看自己的电视剧,徐秋华就服了,你说这老太太,你在人家面前装什么啊?徐秋华知道王超这钱是怎么来的,王超那天晚上跟她说了,就因为认识一个简宁,转手五十万就到手里了,那当然得多巴结巴结了。

    “您喝水,喜欢吃什么水果,我去洗一些……”

    王妈妈跟王奶奶看的眼睛都有点疼,你看看这拍马屁的感觉,徐秋华这是立马就找到了,王奶奶淡淡的想着,这放在过去那就是奴才命。

    “不用,你也坐。”

    简宁母亲看着王妈妈,司机已经把全部的东西都搬了进来。

    “这里面有一些是买给王冉穿的衣服,平时穿的,要是她出去跟着简宁见朋友或者来家里认识一些人,穿的太过于随便总是不好的,当然我也没有瞧不起她的意思,我说的事实,毕竟她的朋友跟我们家的朋友有些不同。”

    王妈妈不吭声了,你这是来送下马威的?

    徐秋华不停的点头,是应该这样做的,本来人家认识的人就都是有钱人,大老板,人家都穿的跟贵妇似的,王冉穿着破衣服就去了,那怎么能行呢。

    “王冉的首饰已经取回来了,奶奶帮忙看看样子,如果觉得哪里不好的话,我在退回去叫设计师改。”

    简宁母亲说着哪个盒子,司机就抱着哪个盒子过来,王妈妈看着人小伙子这满头都是汗,来回折腾好几趟,叫徐秋华给他倒杯水,人家压根就没喝,摆手笑笑。

    “一共有几套,结婚的时候恐怕当天要换几次的,剩下的就留着平时戴的,也不是太过于张扬的,能戴得出去,剩下那些就都是小玩意,给王冉戴着玩的,平时上班配套的穿。”

    简宁母亲嘴里所谓戴着玩的就是那些高端品牌的饰品,徐秋华眼睛都要瞪出去了,她没买过真货,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这些玩意有点多贵,她有个表嫂,家里挺有钱的,就极其的得瑟,就那手链,你说也不是真金白银的,什么红玉髓还是什么玩意的,据说就要小两万,反正她是肯定不会买,今天有幸看见了,还是被人家说戴着玩的,徐秋华就想,这个命啊。

    人跟人的命果然是不同的。

    “这是戒指,我没有为孩子选择太大的,毕竟戴出去也不合适,这样的款式适合她的身份还不会过于张扬……”

    戒指的造型是设计是来源于埃菲尔铁塔,简宁母亲在这些事情上很是下功夫,她也算是对得起简宁了,在这些方面她真的是花了很多的心思,要跟设计师沟通又要选择适合王冉佩戴的,毕竟是新媳妇儿,过分张扬也不好,那样人家只会认为你确实就是奔着简家的钱来的。

    王妈妈能说出来什么意见?她不懂这些,用自己外行的角度来看,这太漂亮了,而且好像有些过于壮观。

    “如果没有觉得不合适的地方,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下午还有些事情要忙。”

    王妈妈是想硬气了,没硬气起来,被人给压住了,这些东西迎面砸下来,砸的她一声都没有,自己回来就看着客厅里摆着的那些。

    徐秋华手欠,一样一样的都给打开了,那裙子小礼服一样的,看着设计很是简单,但是徐秋华一看那个标牌,自己吐吐舌头。

    “香奈儿……”

    徐秋华就看过那么一件也不敢翻了,那种富贵就超出了你能所想象的极限,你明白吗?

    她过去活了那么多年,觉得自己也见过有钱人,见过不少呢,有钱也无非就是这样的生活被,一直到今天才明白,跟人家相比,他们还真及时平民,穷。

    徐秋华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自己翻身怎么也睡不着,这个午觉就算是报销了。

    坐起身,就满脑子想着,你说他家怎么就那么有钱?

    还有啊,简宁你家那么有钱,你做什么医生啊?你做生意去啊?

    最纳闷的就是看上王冉什么了?不是她做嫂子的看不上自己小姑子,是,王冉条件放在一般人眼里还算是不错,那配上一个张辽那样的,她都觉得是高攀了,那现在配简宁……

    这完全就是走狗屎运了,一脚没注意踩在黄金上了。

    徐秋华给自己妈打电话,说人家送来的都是什么,这辈子你就见都没有见过的。

    “一双鞋就好几万,一条裙子就是布料好点呗,那样子也是好点,那几万也有点贵,就那么一点布料,说是两万多,妈你真是没看见,还有那些,什么一个手链的……”

    徐秋华机械的说着,觉得现在钱都不是钱了,那是钱吗?完全就是纸片子啊。

    这给她刺激的,刺激的胡言乱语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天上掉馅饼就砸到王冉的身上了。

    徐秋华她妈也是纳闷,那你说王冉这条件真就不够格上那样的家啊,怎么认识的?

    “人家命就好,自己会碰,有钱的人多了去了,你碰不见有什么办法。”

    徐秋华她妈挂了电话,下午出去溜达,跟人就哇啦哇啦说王冉婆家给的这些东西。

    “我听我们家秋华说啊,那亲家今天就上门了,简直就是过去撒钱了,一条手链随随便便小两万,一条裙子两万多一双鞋……”

    听的那些人都在感慨,毕竟一般人达不到这样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一年才挣多少钱?一听就咂舌,这简直就是拿钱当纸片子花呢,然后就是佩服王冉会选,你看人家拖到三十岁,人家有本事,这不就嫁有钱人了,还没结婚呢,这些东西就能砸死你,这辈子就不愁了。

    徐秋华她妈最为佩服的就是这点,王冉给男方买了一辆车啊,那时候一听八十万,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辈子她见没见过八十万啊?现在一看,这丫头就是聪明,用钱换钱,人家一看你出手了,这不就对你有更好的看法了,这不就都回来了。

    有个邻居看着吴国太他妈回来,好心的喊了一声。

    “哎,老吴家的,我说你知道信儿没,那个王冉今天人家婆家给买了……”

    吴国太他妈咣当一声甩上门,自己掐着腰在客厅里神神叨叨的说着。

    “还两万多块钱的裙子,就骗我没见过世面被,那裙子是金子做的啊?还一双鞋就好几万,你懵谁呢?人家有钱就往你身上砸钱啊?她张得美也行,就那个臭德行你看她这牛逼吹的……怎么没说婆家趁几百个亿啊,吹牛逼谁不会啊,吹被……”

    吴国太他妈压根就不信,觉得徐秋华她妈就是瞎掰,她也没看见,说不定听自己女儿瞎说两句,就回来得瑟了,有什么好得瑟的?王冉的脸就在哪里摆着呢,给个几万就算是相当不错的家庭了。

    气的自己午饭都没有吃,等自己丈夫回来,就开始说上了。

    “我就是不愿意跟她们一群老娘们计较,还几万几万的,你说的轻巧,你拿出来给我看看,那么有钱还住在这里啊?怎么没去北京呢?去北京啊,去上海啊……”

    真那么牛逼,你住在这里干什么?

    吴国太他爸就没有好意思说,那这地方有钱人也很多啊,他就不明白你气什么,人家嫁的好那是人家有本事,他当初就觉得王冉不错,条件不错家庭也不错,当时出手买的那点东西就是后悔,那现在没成也不可惜,既然没看中国太那就算了,生那个气犯得上吗?

    吴国太他妈都要魔怔了,她能不疯吗?

    甩了吴国太这就攀上高枝儿了,合着拿着她儿子当垫脚石呢?

    王冉这算不算是没有良心啊?

    “我当初怎么就能答应叫她跟我儿子处呢,都埋汰我儿子了……”

    吴国太他妈在家里这个蹦跶,单位吴国太也挺郁闷的,本来新来一个同事,吴国太跟对方看对眼睛了,两个人都挺愿意的,结果不知道谁当着那个女孩儿说什么了,那女孩儿之后对吴国太的态度就变了,吴国太自己也挺高傲的,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回到家就生气,自己兴起来想买房子的念头,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家这房子就是个问题,谁愿意结婚跟你父母住在一个单室里?怎么住啊?将来生完孩子,孩子要去哪里?

    吴国太当着父母就说了,他爸妈都沉默了。

    不是不想给他买,而是家里确实就没有钱,满打满算也就能有七八万,这付了首付以后怎么办啊?儿子一个月就两千多的工资,不吃不喝?靠他们养?

    吴国太他爸叹口气:“那就看看吧,周末……”

    吴国太心里觉得压力一下子就轻了,晚上吴国太他妈就睡不着了,自己儿子难道自己不愿意给他买房子?那条件摆在这里,他们两个老的没有工作单位没有退休工资也没有医保,这不生病就罢了,一旦生病这就是要命的事情,用什么看?

    钱都给儿子花了,真要是生病了那就是找死。

    还有现在社会上不是给办一种保险,说是一口气交七万就给半退休,一个月开的是少了点,六百多,可是会慢慢涨的,将来越涨越多,你活的时间长,这个钱你就拿得多。

    吴国太他妈还想交这个。

    “那保险我们就不交了?”

    吴国太他爸叹口气,孩子要买房子,那还能买什么保险?就先这样吧,先解决儿子的问题,毕竟年纪也在这里摆着呢,邻里邻居谁家都在看,老早就有人说他们家吴国太就肯定找不到好媳妇儿的,这话他都听多少次了,不过他人老实,不愿意跟那些人一样。吴国太他妈坐起身就想着徐秋华她妈中午说的那话,你说人跟人之间怎么就差那么多?

    那边花钱就跟不要钱似的,一条裙子就花那些钱,他们家苦哈哈的在这里熬着,这是什么社会?怎么就差这么多呢?凭什么啊?他们是人,难道自己就不是人了?

    要是找到一个条件好的亲家,这得省了多少的事情?

    *

    王冉回到家,徐秋华有些蔫蔫的,实在被打击到了,大家都是女人,现在看出来分别了。

    “简宁他妈送过来你们结婚要用的,说是婚纱还要等一个多月,都在你房间里呢,你进去看看吧。”

    王超跟王冉是前后,王超就好奇,想过去看看,徐秋华就拉着王超回房间。

    “你有什么好看的,回房间换衣服。”

    王超看了徐秋华一眼,她这是怎么了?生病了?

    等回了房间,徐秋华苦笑着:“一看人家的生活在看看我的生活,我都觉得我不是女人了。”

    王超换了衣服还是过去看了一眼,自己当着王冉就那么说的。

    “他们家跟别人家不一样,你自己做事情有点分寸,别把自己看的太高,谦虚一点,对着你未来婆婆诚恳一些,人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你没见过的就不要瞎发表……”

    王超现在就怕王冉跟简宁不成了,距离感一下子就拉出来了。

    “哥……”王冉就特别讨厌王超这样说话。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徐秋华今天可安静了,一声都没有,被刺激大发了,她不是嫉妒,就是觉得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叫自己觉得有点发懵,人跟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她也很努力的去生活,自己拿到五十万觉得这就是天堂了,结果人家呢?

    “秋华今天怎么一句话都没有了?”

    王妈妈看着儿媳妇说了一句,徐秋华蔫蔫的吃着碗里的米饭,笑的虚弱。

    “被打击到了,看起来我天生就是一个穷命……”

    那是人家给王冉的,王妈妈不能做主给徐秋华,想当初结婚给徐秋华买的那些东西也不算是太贵重,也难免她就会有这样的心里,一大早起来,王妈妈就跟王爸爸说了,十点左右送自己出去一趟。

    王爸爸也没问她要去哪里,王妈妈自己去的商场,花了八千多给徐秋华买了一个金手镯。

    你要让王妈妈买卡地亚,这个亚那个亚的她不明白那些,她也觉得亏,只有买金子,这个东西能保值。

    一回家就是一身的汗,王爸爸进厨房吃饭去了,徐秋华人还蔫蔫的呢,看样子被打击的够可以了,到现在就还没缓回来。

    “秋华啊,起来吃饭吧,妈给你买了一份冷面。”

    徐秋华从床上起身,她脑子里就想,这家到底多么的不拿钱当钱花啊?

    那些钱要是自己那该多好啊,有钱自己也不那么糟践,戴了能怎么样啊。

    坐下身,王爸爸吃的快,已经吃完了就下去溜达顺便干活去了,王奶奶午睡呢,三叔果园那边忙,王爷爷过去帮忙了,老头闲不住。

    “妈给你买的,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话自己拿商场去换。”

    徐秋华抱着王妈妈就不撒手了,一口一个妈喊的。

    “妈,我要怎么感谢你啊,妈……”

    徐秋华觉得这就是自己亲妈了,王妈妈就受不了她这个劲儿,好的时候就比谁都好,二百五那个劲儿上来就彪得很,谁说什么都不听。

    婆婆给儿媳妇买了一个金手镯,这给徐秋华美的,下午破例的就下去帮着王爸爸弄鹿的粪尿去了,你说她干活干的这个起劲儿,给王爸爸还吓的够呛,她这是吃兴奋剂了?

    王妈妈就觉得徐秋华缺心眼,你给她点好处,你看见没,立马就这样了。

    这孩子啊,没头没脑的。

    *

    吴国太爸妈陪着他去看房子,市内的房子就不要看了,全部都一万好几,两万多,就是三十平的都买不起,三十平的房子都要九十多万,你买得起吗?

    去郊区吧,合计郊区的房子肯定便宜。

    “其实现在人们更喜欢住在郊区,因为环境好,虽然上班远了一些,将来有轻轨有地铁坐车还是蛮方便的……”

    吴国太他妈就不乐意,怎么就住到郊区去了?那过去都是没人去的地方。

    等看房车带着他们上去,下面还没有修建好,还是有很多的小房,只有一条路那边都建起来了,都是高楼,吴国太他妈一看,这什么地方啊?简直就是农村嘛,买这里?

    就这里他们都买不起。

    八千多一平,吴国太他妈一听,当着售楼小姐就嘟囔出来了。

    “这不是抢钱吗?”

    这破地方一天上班就要折腾将近一个多小时,少睡多久呢?还要八千多一平你们怎么不去抢钱呢?

    售楼小姐觉得这位阿姨不知道现在的房价,这还是目前的价格,过几天还要涨的。

    “阿姨,我们家的房子都是不剩的,可以这么说吧,上回我们二期开盘,当天那房子都是抢不到的……”

    “你骗我啊?房子还有抢不到的……”

    结果也没买成,买什么啊?吴国太上班才几年,贷款能贷,问题他以后怎么办?工资都还贷款,他得还多少年?

    七八年前吴国太他妈手里就有这些钱,当时吴国太他爸的意思是动动,加上这些钱换个大点的房子,那时候勉强还能够,自己在辛苦一点省吃俭用一点,钱也就够了,可是吴国太他妈不干啊,觉得吃亏,房子要那么大干什么,死活不买,结果那时候的钱跟现在的钱就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房价就跟飞似的。

    回到家吴国太他妈躺在床上就起不来咯了,后悔了。

    想当初这房子就应该买,可是那时候不是合计孩子念大学,手里要是没钱……

    “起来吃饭吧。”

    “吃什么啊,我还能吃得进去饭啊?”

    这心得多大才能吃得进去饭?

    邻居来吴国太家里,说是给介绍对象,那对象家是庄河那边的,条件有些不好,父母都是农民也没有退休工资。

    吴国太他妈一听就没有想法了,这样的你也好意思介绍。

    我们家都这个条件了,你弄来一个更穷的,你这不是害我们吗?

    “我家国太之前交的那个可是研究所的,一个月一万多呢……”

    吴国太他妈又把王冉给抬了出来,邻居就不愿意了,她侄女家里穷是穷,可是女孩子不愁嫁啊,你家有什么?你家就这么一个破房子屁事儿都不顶,还指望找什么样的儿媳妇?

    挣一万多的那个,人家不是找了一个更好的,要你儿子了吗?

    自己挑别人之前也得先挑挑自己是吧,国太这孩子是长得好,那问题他又不是出去卖的,现在男生模样好有什么用?得有经济实力,现在那一水可漂亮的女孩子就找难看的,只要有钱条件好就行。

    “肯定不行,我跟孩子的爸爸就没工作,对方家里父母还是没工作……”

    邻居不愿意听这话。

    “大姐我说句不好听的,你说就是因为你们没工作,那对方父母有工作的,能愿意找你们家吗?不是我说话刻薄,现在社会就是这样的风气,结婚之前姑娘要看,你家房子多大,住在哪里,要么是上学处的,人家心甘情愿,要么工作好的姑娘人家都要求家里住在四区的,出了这个四个区人家都是不嫁的。”

    吴国太他妈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可到底人家是来给她儿子介绍对象的,她不能发飙。

    “还是不行,在看看再说吧。”

    邻居叹口气:“大姐叫孩子们见见,我这侄女人真是不错。”

    吴国太他爸推了他妈一把,吴国太妈妈还是坚决的摇头,都挺到现在了,就弄一个条件不好的,那当初就能找那样的,绝对不行。

    到时候在搭娘家,这日子还有的过没过了?

    等人走了,吴国太他爸就说,先看看人被。

    “看什么啊,这条件根本就不搭配。”

    “国太一个月工资扣完税到手才两千七八,能找什么样的?”

    吴国太他妈叹口气。

    “再等等吧,都等这么久了,就找这样的,我觉得心里放不下,不甘心……”“你总不让孩子结婚,他都到了年纪结婚,看着别人都成家立业的,你说他心里什么感受?”

    吴国太晚上下班没有直接回家跟同事出去吃饭了,就是那个小姑娘,小姑娘有个不错的名字,叫小芳。

    小芳是个不错的姑娘,她相中吴国太了,但是吴国太的家庭太糟糕了,她也没有别的要求,这次自己试试努力。

    “我家也不是本地的,大学毕业就留在这里了,你家要是能买房子,那我们就一起,不能买,我是一定不能租房子住……”

    从毕业开始她就是跟几个人合租,已经受够了跟别人一起住的滋味儿,必须有房子,不然免谈。

    吴国太原本觉得自己买房子还是挺有戏的,可是周末跟他爸妈一出去一看,觉得哪里有戏?

    他在开发区买房子就不现实,因为上班是在室内,每天折腾几个小时在路上,他也折腾不起,说调动工作这就更加不现实,他有那个本事,现在就不会是这些工资了。

    跟他同年一起进单位的,有现在都开七八千了,就他工资最低。

    他们工资划线倒霉,就划分到了偏这边,人家像是王冉他们划线工资都是随着上海苏州的工资走,所以给的高。

    吴国太不会喝酒,自己连续喝了好几瓶,他觉得如果是看中了他这个人,那就不会提出来这种要求。

    “我家是一定不会给房子的……”

    小芳叹口气:“那就这样吧,后天我去相亲。”

    人活着总得务实一点吧?爱情有什么用?

    吴国太就觉得小芳太过于务实,多现实的女人。

    自己摇摇晃晃的回到家,吐的够呛,他妈就围着他转,吴国太就拍着胸脯说。

    “妈,你说我长得难看吗?”

    “儿子啊,你怎么了?谁说你难看了……”

    “我他妈的就不明白了,那些丑的一个一个的娶了漂亮的老婆,我呢?我有什么?现在是个女的就嫌弃我,要么就给我找那种父母没有退休金,本人没有工作的……”

    吴国太的问题出在自己的身上,年轻的时候很狂,因为自己长得很帅,觉得自己的眼睛里就装不下人了,喜欢娇小的喜欢漂亮的,不是漂亮的自己就不看,曾经别人给介绍的多少都愿意,是他自己不愿意的,觉得人家条件不行,外貌条件。

    等上了二十七八,他也能将就了,可是这时候轮到女的来挑他了,没房子,工作不够好。

    挑过头了,现在恶性循环,介绍的就都是那样的,自己好不容易在单位处了一个,结果人家跟他要房。

    吴国太他妈听出来一点门道,就套自己儿子的话。

    “她是谁啊?”

    吴国太迷迷糊糊的,自己说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妈好不容易把他给扶回去的。

    等给儿子收拾妥当了,自己回到房间,唉声叹气的。

    “想当初他毕业的时候别人给介绍的那个处长,我们同意就好了……”

    吴国太才大学毕业,邻居家的一个亲戚,女孩子就是眼光很高,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的,拖到了三十岁,但是本人不算是美女但也绝对不难看,家庭还好,可是他们商量来商量去,结果女孩子大男孩子六岁,这就没有办法要,就给拒绝了,说是后来人家那女的到底还是嫁了一个年纪小的,女孩子家庭非常好,丈夫靠着他们家现在混的也不错,就住在不远的地方,有时候吴国太他妈还能看见呢。

    过去不后悔,当现实一对比,自己后悔无比,当时就是挑花了眼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