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12  借机示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出去告诉她,我现在在开会,叫她没事儿不要打电话来。”

    张辽把手机扔给秘书,他需要的是老婆不是一个随时来烦他的情人,不需要哄不需要去陪的老婆。

    秘书站起身,王超倒是一愣,主要没听过张总跟谁有什么瓜葛,这是准备结婚了?

    如果王冉遇上的不是简宁,他一直都觉得嫁给张总这种男人就是最对的选择。

    “你好,我是张总的秘书,张总现在人在开会……”

    乔芸笑笑,说话也比较有礼貌,挂了电话,晚上回到家里就跟外婆说。

    “秘书,秘书怎么会接他的电话?外婆他是不是跟他秘书有点不干净啊?”

    乔芸觉得有些男人就是花心的,手里有点钱,离婚那么些年了,自己的身体又没有残疾,你说他为什么不找?还是这个人就在他身边呢。

    外婆笑了笑,问明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芸芸啊,外婆就问你,如果你忙的时候,有人打电话给你,你会不会觉得烦?”

    乔芸张着嘴巴,瞪大眼睛,是说自己烦到他了?

    外婆叹口气,还能听自己的话,这还算是不错,不过这乔芸,怎么说呢?外婆就觉得遗憾,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笨呢?就像是这种错误你身上就不能出现的,你粘着他干什么?他一个大老板就哪里有时间围着你转,找你的时候自然就给你来电话了。

    外婆这一个晚上就没怎么睡好,早上起来就抓着乔芸告诉,乔芸是脑袋瓜子不聪明,但还在现在还愿意听外婆的话。她外婆怎么说她就怎么听。

    “千万不要给他打电话,如果周末的时候你给他发个短信,经常去他家里转转,那孩子你不要理,事实就摆在那里,是谁对错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依着外婆来看,这对乔芸还有利,你想啊,乔芸被张辽他儿子欺负,难道张辽看不见?他什么样的场面没看见过,到时候就一准会站在乔芸的身边。

    张靖饶在学校把同学的头给打破了,按照老师说的,两个人是因为抢一个女孩子,张靖饶拿着东西就把人给开瓢了,打了之后自己也拒绝承认错误,说是自己家有钱,赔钱不就完了。

    他打的那个男生人家根本就对他所谓的女朋友没意思,人家是问题,同学跟同学之间,人家才十岁懂什么?

    家庭条件还特别不好,这是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凭着成绩上来的,是学校一把抓准备将来做升学率的,结果他这么一下子就给开瓢了。

    那学生只有妈妈,父亲是个警察老早就过世了,孤儿寡母的。

    “我道什么歉?要多少钱你开口就是了,我家不差钱,四万够吗?”

    把对方的家长都要给气突突了,她儿子现在还在里面缝针呢,你打了人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还说这样的风凉话?

    老师没办法,只能给张辽的妈妈打电话,张辽妈妈赶到学校,自己也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给张辽打电话。

    “张总现在人忙呢。”

    “你赶紧找他,就说张靖饶把他同学给打了,我们现在就在医大二院呢,叫他赶紧来……”

    秘书不知道处理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了,这孩子不惹点祸出来,他好像就不开心似的。

    “张总真的在开会……”秘书很是为难,张辽进去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谁的电话都不接。

    简禛纡尊降贵的人出现了,整个公司都震动了,简禛啊,你知道简禛是谁?

    公司要跟简家有什么合作的项目吗?谁不知道攀上简家,这等于什么,等于他们的年终奖今年就能翻一翻。

    其实谁不想去简氏工作,问题他们公司收人非名牌大学不要,非有资历不要,中层以上基本都是有留学的经历,你想靠着所谓的双手双脚爬上去就难于上青天,简氏的管理系统一直在采取着所谓的家族制度,但又跟一些家族企业不同,他们的经营者是全部高学历高知识的海归。

    没有能力,就一定不会出现在外界能被人知道的视线当中。

    张辽他妈发火了,这孩子都闹成这样了,谈什么啊?

    “你叫他马上就来医院,听见没有?出了事情我来兜着……”

    简禛本来就是对这家公司非常不满意,首先规模他就没看上,其次一切的一切他就全部都能挑出来问题,简禛的刻薄那也是出了名的,抛出来几个问题,问的张辽满头都是汗,自己不是没有想到过,但是具体的方案一切就还在摸索当中,他能提出来的,被简禛通通否决。

    秘书站在外面就想着,自己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这边简禛前后也就坐了不到十分钟,抬屁股就走人了,他手下还有两个人坐在这里继续听着,这完全就是一种上级对下属的姿态,但是张辽觉得人家是干大事业的,自己想要的就是这件事情的成功。

    跟那两个人握手,准备送他们出去吃饭,才出会议室的大门秘书就跑了过来,简单的说了一声。

    “王超,王超……”

    张辽对着王超招招手,王超走了过来,张辽压低声音:“我现在得去一趟医院,你就陪着他们去,尽量陪好,这是公司关键的时刻你明白不明白?”

    能不能再进一步,就看这一次的合作了,只要跟简氏搭上边,自己还怕什么?

    王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么重要的事情由王超来负责,自然就有人会觉得不满的,王超算是什么?

    张辽进了电梯,先让王超他们下去的,这边副总跟了进来,副总说了很多,叫他协助王超,这他不能同意,王超的阅历也好,本事也好,如果他真的很强,那今天就应该是他压在自己的头上。

    张辽笑了笑。

    “老李啊,有件事儿你可能并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让王超作陪,王超的妹妹是简家内定的儿媳妇,婚期都已经定了,不过外界是不知道而已。”

    李副总瞪大眼睛,好半天自己有些抱歉的看着张辽。

    “对不起张总,我好像有些较劲儿了,我会配合王超的……”

    李副总这边下了楼小跑着追了上去,那人有一个了不起的妹妹,谁让自己没有了,没看出来啊,王超这老小子还有这么一个本事的妹妹,一定特别好看吧,不然简家的人怎么看上的?

    李副总觉得自己也是有一些八卦的心思,他有听过,说是简家的男人基因都不太好,很简单的道理,娶的老婆漂亮,但是本身自己却不好看,孩子大部分还是有随爸爸的基因,这需要在改几代才能全部改掉的。

    李副总很是健谈,王超也是放开了,朗朗而谈,这顿饭吃的宾主皆欢。

    “王经理的妹妹跟我们简总的堂弟要结婚了吧?”

    消息肯定外面还是有的,不过这事儿简家很是低调的处理,一直到今天,关于简家这个最高统治者生的到底是儿子女儿,大家都很好奇,公司内部是清楚,是有个儿子,但是从来却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身体不好,还是身有残疾呢?不然为什么没有进公司?当初公司大家也是八卦了很久。

    这次是简禛松的口,跟着简禛来的都算是他身边的人。

    王超笑笑。

    “还早,只是把婚期给定了。”

    眼前的两个人也不敢小瞧王超,这放在过去那就是外戚,你知道简禛再好终究也是外人,这个天下这个家这个公司这个集团最后到底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大家吃吃喝喝的,王超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风光过,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王超是超水平的发挥,其实王超自己本身还是有实力,但是苦于没有机会往上串,这次借着王冉,别人也给他面子,事情给办的很是干净利落。

    张辽赶到医院,他儿子还玩手机呢,对方家长气的直哭。

    “我什么都不要,他就把我儿子给打成这样,他才十岁啊,他知道什么感情……”

    对于张靖饶说出来的话,对方家长根本不认,孩子跟孩子之间接触也是为了学习,搞什么对象啊,才多大啊?

    那张靖饶就是一口咬住了,那同学勾引他女朋友。

    老师当着张辽把情况就说明白了,张辽这火就来了,你在学校还挺威风是不是?

    那家长当着张辽的面,话也没有少说,指责张辽不会教育孩子,有钱有什么用,就这样的,将来就是闯祸精,早晚就得进派出所,他们家有钱就了不起了?

    张辽被人一挤兑,觉得面子有点下不来,那边看着那孩子脸上一点悔意就都没有。

    自己解下来皮带照着张靖饶就抽了过去,张靖饶看着他爸铁青的脸,这回怕了。

    “奶奶救命……”

    “你干什么你?我告诉你,你要是打他,你就先打死我……”

    张辽他妈拦在孩子的身前,她也是那意思,那你说打都给打了,你在孩子有什么用?跟对方私了被,给点钱不就解决了,你在好好说孩子两句,孩子还小呢,你好好教。

    张辽虎着一张脸,你说自己这辈子,他自认自己脑袋瓜子就很聪明,可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货?

    “妈,你给我启开……”

    张辽的妈就不让啊,你说这还是在医院里,跟着张辽来的还有秘书,秘书就劝张辽消气。

    张辽就指着自己儿子的脸:“就这样的,将来我能指望他什么?给他挣的再多,败家两天就都败光了……”

    秘书心里觉得这孩子被张老太太给管的已经彻底废了,这才十岁啊,就这个德行了,长大将来肯定会更加放肆的,还不如现在好好管管,也许还能管回来,不然就真的养废了。

    可是这话她不能说,那不是自己家的孩子,张老太太这又是哭又是喊的,张总最后也打不下去。

    赔钱是肯定要赔的,不仅是医药费,张辽也算是有良心,说孩子如果将来成绩很好,自己可以送他出国留学,这就算是他给孩子赔罪了,那家长一听,还是收声了,毕竟就是闹能闹成什么样?

    孩子缝了很多针,张辽一直叫秘书跟着,秘书也一直真诚的道歉。

    “谁叫我们没有钱了,谁叫我心动人家提出来的条件了……”

    她也想告诉眼前的人,滚,他们就不要这样的条件,可是扔出来她心动了,自己这辈子有没有机会送儿子出国留学?既然人家说了,就是受再大的委屈,自己这个当妈妈的就都能忍了,为了孩子忍了,只盼着他将来能有出息,别一辈子被人永远这么糟践。

    张辽看着自己儿子,张靖饶这回蔫了,发现他爸动真格的了。

    “妈,你上去休息。”

    张辽妈就搂着自己孙子,死活不撒手,自己要是松开了,他肯定就会给孙子开皮的。

    “你有话就当着我说……”

    “我当你说我当着你说,我说什么?孩子今天敢砸人家,明天就敢拿着刀捅死人家……”张辽发飙。

    他妈觉得这话就说的严重了,孩子哪里就敢捅死人了,这次他就是气不过,估计自己也没有合计到最后会弄成这样,他怎么这么说话呢,自己的儿子,他都不相信,相信别人啊?再说都给赔偿了就行了被,不是说医院的所有费用都他们家出了?

    张靖饶也是觉得自己很亏,还送那个人出国留学,这些钱就都是自己的。

    “他活该被打,打死他活该,谁叫他家里没有钱了,他妈在超市打工的,谁叫他来这里念书的,是他能念的吗?活该他爸早死……”

    张辽一皮带对着儿子的后背就抽了过去,张辽他妈也没合计儿子会这么快出手,孩子被打的嗷嗷叫唤。

    “我说的就是,他活该,没打死他就算是他便宜,你等着他来上学的……”

    张靖饶阴狠着一张笑脸,张辽他妈就捂着孩子,死活也不肯叫张辽在靠近了,自己捂着孩子的脸,先哭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心里对我不满意,觉得孩子我没有给你管好,行,你打我吧,你打我吧……”

    秘书觉得自己看的眼睛有点疼,她终于明白张总的无奈了,为什么会那么问自己话,老人你可以宠着孩子,但是这么宠,你就是害他,你不想他好。

    才十岁就这么张狂霸道的,将来长大不就跟那些不靠谱的富二代一样,多少钱能够他败活的?

    可是张辽他妈却不懂这个道理,有她在孩子就不能打,秘书看着觉得自己继续留在这里有些不好,自己虚弱的笑笑就先离开了,她是个外人,自己不好说什么,但是心里也敲响警钟了。

    有些孩子的条件很好,但是家长却不管,这就很危险,看起来自己回去也得好好教育教育家里的那个小皇帝,幸好公婆都能给管住,秘书不羡慕张辽有钱,有钱你没有一个好儿子,将来也是白扯。

    张辽是气的没有办法,自己打打不到,母亲就横在前面,一副你打死我吧的样子,自己说,那孩子根本就不往耳朵里进。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送到寄宿学校去。

    这边才说出来决定他妈就闹,不干啊,把孩子一个人扔到寄宿学校怎么能行?

    他妈还没有闹完呢,前妻就找上门了,对着张辽好一通哭,说就这么一个孩子,说张辽不想要张靖饶了。

    “你就恨我,那也不至于这么对孩子……”

    张辽冰冷着一张脸,对眼前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付出的够多了,自己说什么,她就都当耳边风,孩子要是没有她鼓动会变成今天这样吗?

    前妻一对上张辽凶狠的眼神,自己有些害怕,他这么看着自己干什么?

    “需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当初我们是怎么样离婚的?”

    前妻有些傻眼,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

    “以后你再见张靖饶你就别怪我,要是闹,我也不怕丢人,我怕什么?”

    前妻动动嘴,觉得张辽未免有些太狠了,自己是他老婆啊,虽然是离婚的,但是她现在想回来了,自己走到张辽的面前,拽着他的胳膊。

    “孩子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健康的家庭才会这样的,你叫我回来吧,我回来之后我会管住他的……”

    “叫人上来把我办公室里的人给我拉出去……”

    张辽说的很是无情,对前妻他自认自己已经很是给面子了。

    张辽看着乔芸:“你能不能照顾好张靖饶,如果能,我们就结婚。”

    他的思维跳跃的好像有些快,快的乔芸追不上,乔芸不明白,自己照顾张靖饶什么?

    “我儿子你也看见了,他现在就非常不像话,我希望你能做他的妈妈……”

    乔芸愣了一下,而后才明白张辽的话,这是要把他儿子交给自己照顾?她为什么要管这个孩子啊?那又不是自己生的,再说不是还有他妈呢嘛,叫他妈管不就好了。

    “那叫阿姨管不行吗?我没有经验,我也觉得我照顾不了孩子……”

    乔芸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她就是能照顾自己也不管,外婆就说过的,给人当后妈第一个要素就是不能过多的干预那个孩子,好不好坏不坏的就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亲妈怎么管孩子,外人不至于说,要是后妈一管,人家就会说你虐待孩子。

    乔芸有乔芸的小心思,她要的是自己跟张辽结婚之后,他们两个出去单住,张靖饶是跟着他奶奶的。

    张辽有些失望,自己妈介绍的到底就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到今天为止,他似乎就没在乔芸的身上看见过什么特别的东西,至少要有一样东西叫他能觉得这个女人有魅力吧?但是抱歉的很,从乔芸的身上他真的任何这种吸引就都没有。

    乔芸却不管张辽的心思,张辽这边为张靖饶是操碎了心,可乔芸还说着自己的计划呢。

    “其实我觉得老人家带孩子有老人家带孩子的好处,当年我外婆就不是亲妈,可是我大姨现在生活的很好……”

    乔芸觉得不就是那样,如果外婆管得多了,弄不好到今天头顶就得被扣一顶帽子,说她虐待后女儿的帽子。

    乔芸说来说去,就说到了王冉的名字,张辽确定自己听见王冉的名字了。

    “你认识王超?”

    自己皱皱眉头,因为实在看着就不太像是一家人,两种感觉。

    乔芸现在在张辽的眼中,就是照顾孩子的保姆她都轮不上了,只剩下一下白目的印象。

    “嗯,那是我大姨家的孩子……”

    张辽说乔芸才知道,原来张辽竟然是王超的老板,乔芸回到家,包扔到一边就跟外婆说。

    “我真是没有想到,竟然是王超哥的老板……”

    外婆掀起来唇角,觉得这就是命运啊,前一秒你还在对我耀武扬威的,下一秒你看,乔芸的未来丈夫就变成王超的顶头上司了。

    王超跟简宁说话呢,王冉就发现自己哥哥最近总是找简宁。

    “他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个医生……”

    王冉隐约能猜到什么,她不希望大哥提出来过分的要求,王超是想借着简宁的手自己多认识一些人,毕竟简宁的身份摆在这里不是,但是简宁自己也说了,他并不是学的商业管理,他是学医的,那些人他并没有接触过的。

    “大哥,抱歉了……”

    王超善意的拍拍简宁的肩膀:“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你又不是认识不介绍给我,好了。”

    王冉瞪了自己哥一眼,怎么就那么没皮没脸的?

    王超对着简宁会客气,对着王冉就不会了,他思想里认为妻子也好,妹妹也好,她们就都是他可以数落的范围之内,他想训斥就能训斥一句的。

    “我跟简宁说话,你总是插什么嘴?”

    王冉要说话,简宁拉着她的手,对着她摇摇头,王冉憋住了。

    “你看看自己的样子,就这样将来嫁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你有时间就好好学学插花什么的。”

    王超知道简家的媳妇儿一般都是学那些东西,自己就当着王冉说过,叫她周末腾出来时间去学学做饭,学学插花,把自己的业余生活弄的丰富一些,人家衣服就都给你送来了,你从今以后就应该按照那种穿着打扮,可是王冉不那么穿,王超看着就生气。

    还要人家上赶子去贴你的冷屁股吗?

    你王冉有什么值得人家来贴的?

    “你下次不要答应他任何的事情。”

    简宁弯了弯眼睛:“我什么都没答应,我能做到的我会答应,我做不到的我也答应不了。”

    王冉就觉得自己哥有点毛病,你现在在公司干得好好的,那就行了被,你还想干什么啊?

    徐秋华抱怨了一句。

    “小姑也真是的,自己亲大哥帮一把怎么了?自己算是熬出头了,自己家就不管了……”

    在徐秋华看来,这件事儿难办吗?只要你王冉动动嘴,在简宁的面前经常跟他说,要他好好帮帮王超,这就比王超自己说一百“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遍都有用,王超好了,不就是你王冉好了,做妹妹的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说白了还是假清高,人家给送过来的衣服你从来不穿,开始买房子也是,自己这个小姑子,就想说明她不是奔着人家钱去的,问题你自己不把那个问题看的那么严重,人家会那么想你吗?

    喜欢钱,有什么啊,怕谁说,那她还就喜欢钱呢。

    “还生气呢?”

    简宁逗了王冉一句,王冉推开他的手。

    自己大哥嫂子自己还不了解,你要是帮了一次,接下去那就没完没了了。

    王冉不是不愿意帮王超,如果自己可以的话,她有这个本事的话,而不是通过王冉麻烦简宁去,简宁那个家庭王冉是有结论的,一旦被简宁的母亲知道了,这又得变成一种把柄,做的事情尽可能的就做自己有把握的,没有把握别去麻烦人,反正王冉就是这么想的。

    外公外婆要请王冉跟简宁吃饭,饭店都订好了,其次也是为姜饶庆祝,姜饶终于要结婚了,新娘子还是那个人,没换,齐娜。

    要说齐娜的个性,这孩子有点二,有点虎还有点猛,但是人很不错。

    对谁都乐呵呵的,家里条件也好,本来夏侯兰是说给准备房子的,但是人家齐娜的妈说了,这时候房价多高啊,叫孩子将来还贷款也没有这个必要,他们家就有空着的房子,他们老齐家也就这么一个闺女,有钱不给闺女给谁啊?

    不盼着姜饶能大富大贵,就盼着姜饶能对齐娜好点这就成了。

    齐娜人就是一般人,没有多好看,可是个性好,姜饶话少,她话多,一天到晚说个不停,也不会挑姜饶,你话少那就少说,我话多我就多说,她看中的是这个人,不是他的家庭。

    夏侯兰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这结婚哪里就有男方不给出房子的。

    齐娜有一辆轿车,买好几年了,都是她自己开,经常自己就过去接姜饶,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有点没心没肺的,哪里就有女的天天送上门的,可是她不,她也不在乎那些。

    外婆高兴啊,你看姜饶找的这个对象,家里条件好不说,房子就都是人家给出的,人家不差这点钱。

    打算全家吃一顿饭,顺便叫王妈妈看看,别以为我总是算计你家里的钱,我们家不缺。

    外婆这就是要臭显摆了。

    “小真啊带着王冉还有简宁一起来,不许说没有时间啊,这姜饶就要结婚了……”

    那王妈妈就肯定会问问女方家条件都怎么样,上次见面自己也没有机会问,外婆就怕王妈妈不问。

    “女方给出的房子,本来小兰是要给他们买的,但是人家女孩儿的妈妈说了,他们家里不差钱……”

    王妈妈也没有听出来别的意思,这不是挺好的?

    你说小姜饶那时候那个闹腾啊,现在不也结婚了,结婚以后好好的对人家姑娘这就行了。

    王妈妈是打从心眼里的为姜饶高兴的,挂了电话问王冉,明天周末,王冉倒是没什么事情,王妈妈站在门口:“你给小简打个电话,要是能去就一起去。”

    王冉给简宁打电话,简宁笑笑。

    “我过来接你们,然后把你们送过去,我就不去了。”

    王冉不明白,简宁就好像对外婆家有什么成见似的,自己顺口问了一句。

    “怎么了?”

    “没什么,不太想去。”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王冉也不能难为他,王爸爸也是不去,无论王妈妈怎么劝,自己就是不去,徐秋华倒是不想去了,可是姜饶结婚他们就得一准的花钱,既然花钱为什么不去吃啊?

    吃了还吃不回来呢。

    简宁来接的,其实就是一辆车也能坐下,王妈妈问简宁今天有事情嘛,不然就进去坐坐,都是认识的人。

    “妈,他有朋友在附近。”

    王冉替简宁解释了一句,王妈妈一听,这可能比较重要被,那也是,都是自家人没有什么好挑的,朋友要紧。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外婆是没有看见简宁的身影,有些失望,她想看到简宁脸上的失望,只有这样自己才会觉得心里痛快,乔芸跟张辽也打好招呼了,说是张辽会过来。

    “齐娜啊来,这是你王冉姐,姜饶的姐姐……”

    齐娜上回就听说过王冉,对她的工作特别感兴趣,她这人就喜欢学习好的,因为自己学习不好嘛,心里就有一种崇拜的感觉,有些发傻,这给夏侯兰气的,她是想叫齐娜杀杀王冉的威风,别合计你跟天仙儿似的,那时候姜饶就是吃错药了,现在好了。

    你看我们家齐娜就怎么都比你好。

    这话夏侯兰是肯定不能说出口的,不然丢的不光是自己的人,整个家的老脸就都没了。

    “姐夫怎么没来啊?”

    齐娜这个二货,人还没结婚呢,叫什么姐夫。

    乔芸在外面等张辽呢,张辽来的很快,毕竟关系在这里摆着呢,自己该出现就得出来,张辽一进门,他是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场合,因为没人对他说有这么多的人啊,他以为只是见见乔芸的外公外婆。

    “这是小张吧,来来坐这里……”

    这顿饭吃的,吃的夏侯兰一直吊着脸子,因为外婆不停的对张辽献殷勤,说的明明是为姜饶庆祝的,孩子马上就要结婚了,乔芸毕竟是一点信儿还没有呢,结果从张辽进门开始,外婆这主题就给变了。

    王超肯定有点尴尬的,自己喊了一声张总,他要是知道张辽来,自己就不能来了,你说这事儿闹的。

    徐秋华讪讪的吃着菜,觉得今天的这西芹炒的好老,怎么就那么难吃呢?

    “小张啊,你在公司就多照顾照顾王超,那也是乔芸的哥哥……”

    外婆说着话看了一眼王超,王超铁青着脸。

    徐秋华就气,你说简宁要是来了不就好了?这老太太还威风什么?就算是乔芸跟张总成了,那张总也得看着简宁的脸色呢。

    好在张辽并不是那样的人,看了王冉的方向一眼。

    “又见面了。”

    他是放下了,当不成夫妻咱们可以当朋友不是,特别王冉未来丈夫又是这样的身份,张辽是愿意结交的。

    王冉对着张辽笑笑,觉得这就是一团乱麻,怎么都弄一家来了。

    “你男朋友没有来啊?”

    王冉笑:“他有点事情。”

    外婆给张辽夹菜:“我是知道当医生的忙,没有想到小简会这么忙,好几次过家门都不上来,今天专程说请的就是他,结果还是没给我这个老太太面子,我还是面子矮啊……”

    张辽有点看出来了,这是针对简宁呢。

    “忙应该的,那么大的家庭也会忙,吃菜。”

    张辽替简宁辩解了一句,那样的家庭别说忙了,能来这里就是给你面子了,不来你能挑出来什么?

    王冉是说忙,但真忙假忙这个就不一定了,按照自己对简禛的那种感觉,这才对嘛,简家的人一贯就都是那样的,高高在上的,什么时候落在地面了那就是假货。

    “小张啊,你们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啊?”

    这话问的,给张辽问住了。

    夏侯兰觉得过瘾,她能不生气吗?齐娜就在这里坐着呢,你看看自己妈都干了一些什么啊?压根就没有对齐娜说几句话。

    齐娜跟姜饶压低声说话呢,她是不在乎这些,根本就没有夏侯兰想的那么多,夏侯兰不是场面人嘛,所以在乎的就比较多。

    姜维也是有点不高兴,毕竟今天说是要为姜饶庆祝的,结果主题说换就给换了?

    自己儿子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比别人的强。

    现在明摆着的,岳母就觉得张辽比在座的任何人都强了。

    “还没有到时候,等到了就自然结婚了。”张辽说了一句场面话,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最后能不能跟乔芸结婚。

    他现在是想黄,但是觉得在找一个女人,在接触还要浪费时间,他能等,张靖饶不能等了。

    王冉很是安静,自己动动筷子,很少说话,笑也是浅笑不吭声,这顿饭吃的,好几个人都胃疼。

    这边外婆叫乔芸带着张辽回家里坐坐,张辽前脚才走,夏侯兰就蹦跶上了。

    “妈你要是这样就没有必要叫我们回来,瞧不上我你就直说,现在你外孙女本事了是吧?”

    外婆张着嘴,她就给忘记了,忘记齐娜这回事儿了,毕竟齐娜在得瑟也没有张辽得瑟来得猛不是。

    抓着夏侯兰的手。

    “你看看,妈就忙晕了给忘记了,今天不算,晚上妈亲自下厨给你赔罪,你别跟妈一样的,乔芸不是没爸没妈嘛,姜饶结婚我多花一点,我就这么一个外孙子……”

    夏侯兰这脸色才勉强转好了一点,外婆又跟姜维说的话,她会说啊,姜维这脸色也勉强缓和了过来。

    齐娜这丫头压根就是没心眼,自己笑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

    “外婆,我没挑理,吃的挺好的,不用……”

    “你这孩子,外婆今天慢待你了,好孩子,晚上外婆亲自下厨,外婆做的东坡肉就可好吃了,你得尝尝,不能走啊……”

    齐娜一听,那就不走被,老人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走,那不就真的说自己好像生气了一样。

    “行,外婆,那我们就不走了……”

    姜饶面对着自己外婆有些沉默,他看见王妈妈还有王冉甚至王超徐秋华自己都没有吭一声,因为觉得丢人,姜饶心里对外婆的感觉有些不好,说实话他觉得自己外婆人品有点问题。

    “你想什么呢?”

    你说齐娜这个虎丫头,自己上车打算退车,不知道怎么开的,直接骑到一块石头上了,就下不来了,咣当一声。

    “你虎啊你,你觉得你的车是越野车是不是?”

    姜饶对着齐娜就喷了一句,齐娜双手投降,她不是故意的,谁知道怎么上去的,苦哈哈的看着姜饶:“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问我啊?”

    “要不然找几个人把车抬起来……”

    姜饶一副看着笨蛋的目光看着齐娜,她说的是地球话吗?找谁抬车?

    难道她以为这是自行车?

    简宁开车过来接王妈妈他们,打开车门下来,后面座位上放着几个袋子,怕王妈妈跟王冉吃不饱,买了一些小糕点。

    简宁面对外婆也没有过多的话,外婆这就挑理了。

    浅笑着。

    “小简啊,外婆这回可真挑理了,请你吃饭,你看看你还忙,完全不给外婆面子啊,叫外婆的老脸没有地方放。”

    简宁淡淡的笑了笑,张辽还没有走呢,外婆对着张辽招招手:“小张啊,来这是我们家王冉的男朋友,是个医生,虽然没有你挣的多,但是也算是小有成就的……”

    王妈妈听着这话,怎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

    乔芸满脸的粉红,一副幸福少女的样子,目光就围着张辽跑,现在也算是明白了,自己站在张辽的身边能获得到什么,小鹿斑比的眼神一直紧跟着张辽。

    简宁是个随性的人,随便你怎么说,自己伸出手。

    “你好。”

    张辽一听外婆说这是王冉的男朋友,就马上知道了,这是简禛的堂弟。

    说实话看着就一点也不像,简家的男人没有太好看的,个子也没有太高的,简宁往这里一站,甚至就比张辽隐隐高猛出去那么一块,张辽赶紧的伸出手。

    “你好你好。”

    外婆一看,觉得张辽这态度有些奇怪,你对着他那么客气干什么?

    “小简啊,你不知道吧,小张是开公司的,这是芸芸的男朋友,以后你当姐夫的要是有事儿求小张,你尽管开口……”

    张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怎么感觉外婆这是在扇他耳光呢?

    自己就恨不得跪在地上给简禛舔脚丫子去了,还让简禛的堂弟来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