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13  真心假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张辽说话办事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即便真的想跟乔芸散,那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有时候散不散的要相对分析分析能给自己所带来的利益。

    “外婆竟说笑,很高兴认识你。”

    简宁对着张辽笑笑,张辽心里就感慨,难怪王冉选择的是这样的,自己一看就能看出来简宁的脾气特别好,一个人脾气好不好是藏不住的,他自认自己有点本事能看出来。

    外婆觉得张辽怎么就抬举不起来呢,你堂堂一个大老板你对着人家毕恭毕敬的做什么?

    外婆就是要出这口气,可是偏偏张辽就是不帮她出。

    “我们回去吧。”乔芸扫了王冉一眼,自己对着张辽说着话,看都没看简宁一眼。

    简宁送着王冉全家回家,自己坐了一会儿,那边简宁父亲的秘书打过来的电话,他接起来的时候自己也是愣了一下,因为他长到这么大,记忆里好像他爸就没主动找过他,很少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难道是身体不舒服了?

    自己起身接了起来,去了厨房接听。

    “简宁啊如果一会儿有时间就过来公司一趟吧。”

    简宁应了,这边说一会儿正好没有事情就准备过去了,秘书又跟着说了一句。

    “你爸爸的意思是叫你带着王冉过来,王冉有时间吧?”

    没时间的话也得配合着简宁他爸的时间来,秘书用话点简宁,简宁看了外面王冉的脸一眼,带着王冉去?怎么了?

    “行,我们一会儿就过去。”

    跟王妈妈简单的说了一声,带着王冉就出门了,王冉也是有些迷惑,叫自己去公司做什么?

    “有事情吗?”

    简宁摇摇头:“没有说,应该问题不大。”

    徐秋华看着王冉跟简宁离开的方向,心里有点担心,她一直就觉得简家没有出任何的幺蛾子就不符合正常的情况,按道理来说,对于他们那种家庭对王冉就一定是有想法的,就从徐秋华看到的,难为王冉的,好像没有,不仅没有对着王冉已经算是很好了,所以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徐秋华就提着心。

    “这叫王冉过去,别是有什么事儿吧?”

    徐秋华猜着了,叫他们来自然是有事情要说的。

    秘书请他们两个人进来,给他们倒了水。

    “来了,坐。”

    简宁的父亲起身从自己的位置走过来,坐下看着王冉,王冉不敢对视对方的眼睛。

    说真话从念书到毕业工作,王冉所经历的就是一般女孩子都会有的经历,没有大风大浪,简宁他爸的目光特别的犀利,就像是那种猎人的目光,王冉不敢对视。

    “吃过午饭了没?”

    简宁点点头,对上自己父亲的目光:“已经吃过了,叫我们来……”

    “我听你妈说王冉结婚之后是还想工作是吧?”

    这个问题之前是才跟简宁母亲说过的,现在又再次被提了起来,王冉觉得自己的呼吸一下子又提了上来。

    “我们家你也看见了,没有结婚之后还出去工作的儿媳妇,我希望王冉你好好考虑一下,你看看你是准备在念念书,或者是学点别的,工作的话还是尽量不要了。”

    简宁的父亲拿起来杯子,自己喝了一口水,或许这样的工作对于别人家来说那就是一份很好不错的工作,对简家来说实在就是拿不上桌面。

    简宁父亲推过去一张卡。

    “每个月简宁的妈妈会给你生活费,你看看你是“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学点什么都可以,或者送你们两个出去念书……”

    王冉动动嘴,简宁抓着她的手。

    “你先出去,我跟我爸有些话要说。”

    简宁父亲蹙着眉心,一脸的严肃看着自己的儿子,那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种目光锐利的很,王冉站起身,自己出去了抱着手,到底是怎么搞的?之前说好的叫她工作的,现在却变卦了?

    “我说过的,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简宁开门见山了。

    这就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他没有经商的天分,他也没有那个脑子,他不喜欢复杂的生活。

    “所以呢?所以一辈子你就打算当个医生?那家里呢?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爸,从小我就对你说,我对这些没有兴趣……”简宁的话还没有说完,简宁父亲手里的水杯对着简宁的脸就砸了过去,混账东西。

    秘书在简宁王冉来之前就给简宁母亲去了电话,王冉出来没有多久,简宁的母亲就来了。

    “人在里面了?”

    简宁母亲看了一眼王冉,她怎么出来了?

    秘书在门上敲了一下,简宁母亲推门进去,脸上带着笑,一看简宁一身的水就知道自己老公肯定是动手了,看了王冉一眼,如果她这都接收不到的话,首先这门功课她就不及格,人不聪明还没有眼力见,那就真的没有必要嫁进来了。

    好在王冉反应的快,拿着纸巾就进来了。

    “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你消消气。”简宁的母亲伸着手给丈夫顺着气,瞪了简宁一眼,你都知道他说一不二的个性,你干嘛对着跟他干嘛,有什么话就迂回的说。

    “你问问他,问问他,他都对我说了一些什么……”简宁父亲指着简宁的脸。

    “爸……”简宁的喉咙动了动:“我一直都觉得堂哥堂姐谁都好,他们都比我聪明……”

    简宁母亲一听这个话就知道因为什么了,眼看着自己老公又要发飙,赶紧拦住。

    “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又没有经过商,这里面的弯弯绕又多,孩子的个性你是知道的,等结婚就好了,等结婚就好了……”

    简宁的母亲是害怕,真的怕丈夫动手,真的要动手,这当着未来儿媳妇,那不就是把儿子的脸给拉下来了。

    “你把医院的工作辞掉。”

    “简宁你听你爸爸的话……”

    你就是再不行,家里有这么多的人扶着你,难道走稳路就这样的难吗?你不继承,这么大的家业都给谁?你爸爸这样是为了谁啊?

    简宁母亲就想,别人家都是为了争家产,争的头破血流的,自己家呢?大把的家产准备给你,你还往外推,有没有这么傻的孩子?

    “爸,我说过的我的兴趣并不在这里,我只是想简单的活着,我的出生我决定不了,甚至为什么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这些都不是我能选择的,我只是想像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生活,我没有那么聪明的脑子,我做不了这个……”

    简宁父亲就真的上手了,王冉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这么暴怒的一面,按照王冉对简宁父亲的了解,这个人大部分都是冰着一张脸,即便他是在笑,旁人也不会觉得他是在笑,他的表情好像天生就应该是严肃的。

    “老公老公……”简宁的母亲护着简宁,她不可能叫丈夫打孩子的,说也就说了。

    “你看看你养出来的好儿子……”简宁父亲指着简宁母亲的脸。

    简宁的母亲浑身发抖,她谁都不怕,什么都不怕,就怕丈夫发脾气,就怕他大声,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只要他脾气稍微暴躁一些,她就心肝脾肺都跟着发抖。

    谁能理解她心里的苦?

    孩子教好了,没有你的功劳,孩子教不好就全部都是你的错,简宁的兴趣不在这里,这并不是她给培养的,现在丈夫这样说,她也只能承受,只能听着。

    “那你告诉我,将来我死了,公司怎么办?”

    简宁父亲松松自己的领带看着儿子,越来越觉得这怎么就是自己的儿子呢?简直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先不说这些了,王冉啊,你结婚之后就赶紧生孩子……”简宁母亲在里面搅稀泥,实在不行就把婚期提前,先过了这关再说。

    简宁的父亲看了王冉一眼。

    “结婚之后工作就辞掉,他要是不愿意回来……”自己是努力才把那“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口气给压下去,谁给过他气受?“我还得等着看着我孙子出世……”

    儿子没本事,那就只有培养孙子了。

    这等于还没结婚呢,压力就全部都放到了王冉的身上,这是王冉真真切切的第一次感觉到,关于生孩子的压力。

    因为现在这样的气氛,王冉不能说不,但是简宁开口了。

    “我答应过她,结了婚也可以叫她继续工作……”

    王冉瞪着眼睛拽着简宁的手,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些了,简宁却固我,要说的话今天不说早晚都要说,他结婚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个女人,将来生儿子生女儿都好,他不需要王冉有太大的压力。

    王冉的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我娶的是她的人,不是娶她就为了生孩子的……”

    不是不生,总要有个过程吧?两个人总要都准备好了,没准备好生什么孩子?甚至简宁觉得自己有些害怕孩子,他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很美好,如果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还是不要生的好。

    “老公……”

    简宁父亲的巴掌直接就挥到了简宁母亲的脸上,硬生生的她给接了下来。

    清脆的耳光声,室内彻底安静了。

    “我没事儿……”简宁母亲推开王冉的手,身体还在发抖,她就搞不懂这两个人,无缘无故的去惹他父亲做什么?现在好了。

    “王冉你答应我答应的好好的……”

    王冉有口说不出,她当时答应的也不是这些,也不是这样答应的,而且她认为自己已经说服了简宁的母亲,现在来看,却是自己天真了。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还是会有这样的场面?今天王冉你就没有任何一点叫我不满意的,当我抓着你的小辫子不放的时候你就应该想想了,为什么我会说会觉得你不够好,简宁的爸爸脾气不好,他要动手你就那样的看着不动?”

    王冉张着嘴,那个时候她真是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做一些什么。

    简宁母亲冷笑,爱情?

    这样也算是爱情?

    谈的并不愉快,简宁父亲是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下一次的开始谁知道会怎么样,没人清楚,没人能摸得到他的心底。

    回到家怕母亲担心,什么都没有说,自己带上门,王冉现在有些搞不明白了,他到底是长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他都这么大了,怎么可以说动手就动手呢?

    他已经三十了,是个成年人,怎么可以说挥巴掌就真的打下来呢?尽管最后没有打到他的脸上。

    简琳当着自己的父母就说了,完全没有看上王冉。

    “不说穿着,我就搞不明白简宁喜欢她什么,看气质的话也没有觉得有多好,人又不是特别漂亮……”

    简琳的母亲笑笑:“这是不好说的,毕竟感情这个东西……”

    他们家就全部都是联姻,除了上一个儿媳妇,她是不愿意在去回想她的,简禛的两个孩子等简禛再婚之后就会叫新嫁进来的人妈妈,两个孩子也比较懂事,他们的妈妈不是已经放弃他们两个了。

    每家有每家的规矩,如果你不够格就千万不要勉强进了这个门,不然最后就是害人害已,你的定位应该在哪里,你就应该站在哪里,不应该迈开步子。

    “简宁为了他女朋友给我打过一次电话……”

    一直沉默的简琳的父亲抬起头的一刹那皱起了眉头,这在简家是完全不可能会发生的,一个还没有进门的女人就提要求?

    简琳当着简宁的母亲就说了。

    “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不应该这样选择的,那个女人的家人还有许多,今天是她哥哥明天也许就是别的什么亲人,那些人是没有办法说准的,简宁又是这样的个性,一旦有人求上来,难道他就真的置之不理?看一个女人的现在就能看清楚她的未来,简禛的未婚妻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提出来过这样那样的要求?”

    换言之,那是因为简禛的未婚妻是门当户对的,女方的家里是完全不需要借住谁的关系去托自己家的人上位。

    简宁的母亲一连给王冉打了几通电话,王冉当时人在农村那边,信号有些不好,勉强解气里了,对方说话就断断续续的。

    落到简宁母亲的耳朵里,就直接成了王冉这个女孩子在找借口推脱,这是你推就能推掉的事情?

    你们现在还没有结婚,我让你结婚以后不要工作你不肯听我的,闹到公司去,最后害得自己丈夫动怒,自己说叫她结婚马上生孩子,她又是推三阻四的,怎么就她有事情要做?

    一定要别人来配合她的时间是嘛?她首先就没有搞清楚,这桩因缘是谁需要抓住谁。

    简宁的母亲直接就杀到了王冉家,这一次她是来兴师问罪的,并不是来跟他们家商量什么的。

    王妈妈人正在院子里晒衣服呢,看见进门的人,自己的手往围裙上擦了一下,事先都没有来电话,她怎么就过来了?

    “我觉得女孩子还是要自尊自爱一些的为好,虽然他们的婚期定了,但是透过简宁去求简禛我觉得这样并不好,虽然是亲戚,但是也会有闲话传出来,比如就像是我今天听到的,人家就说会简宁的老婆去求他为王冉的哥哥谋划一些什么,如果王冉的哥哥真的需要这些钱,他可以开口来找我,简宁这孩子就为了他爸让他回公司的事情,上次在办公室就吵过,王冉是看见过的,他既然不喜欢,我不想叫王冉拿这些事情去烦他。”

    换个角度来说,用一种比较刻薄的话就是说,你们家的人到底要不要脸?给东西的时候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怎么一转身就利用上关系了?利用简宁给简禛打这个电话,无非就是为了多获得一些什么,既然这样的话,不要去烦她儿子,直接来找她,她给钱就好了。

    王妈妈的脸憋得通红,自己被人指着鼻子骂,自己还说不出来别的,王超真的是去求简宁了?

    王妈妈觉得自己需要先问清楚,问清楚了她才能给对方一个答案。

    “我要等王超回来的在问问他……”

    简宁母亲带着笑的看着王妈妈的方向,自己起身:“我这人其实最不喜欢复杂了,王冉都要变成我们家的人了,如果她哥哥有生活方面的问题,我们一定不会看着不管,但是我不喜欢他这样把别人当成傻子一样的玩在鼓掌之中,钱谁出都是一样,希望下次有困难可以先来找我。”

    简宁的母亲上了车人就离开了,王妈妈回到客厅里火大的给儿子打着电话。

    “我问你,上次你拿那五十万,是怎么得来的?”

    王超是请假开车回来的,进门就被王妈妈给骂的狗血喷头的,徐秋华中午回了一趟娘家,她也没有遇上简宁母亲来家里,也不知道对方就说了那些话,一进门就看着婆婆对着王超数落。

    徐秋华一听,不过就是借用了一些简宁的关系,那怎么了?

    如果张总公司没有这个实力,这也是接不下来的,为什么要骂王超啊?

    徐秋华护在王超的面前,自己没忍住就哭了出来。

    “妈,你总是觉得王冉好,那王超也不是后养的啊,王超在公司做的有多难,你看见了吗?再说这事儿不过就是简宁打了一个电话的事情,哪里就有那么严重了?又不是逼着叫简宁帮我们,只是打个电话……”

    徐秋华就觉得婆婆是大惊小怪的,事情根本就不严重,婆婆就怕她女儿嫁不进去简家,就这样糟践自己的丈夫,自己当然不服气了。

    王妈妈指着王超的鼻子。

    “你就没有想过你妹妹难不难?人家的妈妈都上门了,就差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的儿子不要脸,告诉我,如果我儿子以后想要钱,叫你直接去找她……”

    王妈妈坐在一边哭的不像是样子,王超这做的就是错啊,哪怕有关系你也不能利用啊,你首先要看那个人家是什么样的。

    晚上王妈妈没出来吃饭,徐秋华做了王妈妈的份儿,可是王妈妈不吃,王爸爸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没有人说话。

    王冉回来的比较晚,她从农村那边回来的,自己浑身都脏,冲洗过去,看着手机突然就想起来简宁母亲貌似打了很多通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我已经把话跟你妈都说明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王冉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你就是嫁进我们家,不代表你的家人就会在我们家身上获得什么,你明白吗?”

    王冉拧着眉头,这说的又是什么?

    自己打开门出去,跟自己妈说什么了?

    “你这个死丫头……”

    王超没有照着王冉的脸打,而是照着王冉的头发打过去的,徐秋华一看不好,自己马上过去拦,可也没拦住。

    “我说错了吗?如果你没有这个实力,你就不要干这个事情。”王冉仰着脸孔,她从来不求人,因为自己没本事做到的,那就证明她的能力不够,哥明知道简宁的家里人并不是很好相处,她已经很是为难了,现在又弄出来这样的事情。

    “我是靠着我自己明白吗?你这个死丫头,谁告诉你我是靠他的?只是叫他打了一通电话而已……”

    王超拒不承认自己有靠着简宁,从头到尾他有拜托过简宁帮自己说什么吗?不过就是叫简宁给简禛打个电话,给他们公司一次机会,如果他们公司不行,难道简禛是傻子?

    会因为简宁的一句话就选择他们?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立场啊……”

    “小姑,你不觉得自己变了吗?就像是你哥说的,不过就是打了一通电话,又没有叫简宁当着他的家里人说了什么,你为什么就要这样呢?小姑你太清高了……”

    徐秋华其实是想说,王冉就是装的。

    王爸爸咣当一声推开门,徐秋华跟王超的都老实了。

    王冉拿着自己的钱包就离开了,哥和嫂子叫自己很是难做,他们就没有想过吗?

    这件事情王冉可以想象得到,那些姓简的会怎么说,她见识过简琳的刻薄。

    王爸爸沉着脸,徐秋华还在开口说。

    “本来就不怪王超,只是叫简宁打了一个电话,真的不要紧的电话……”

    “你闭嘴。”

    王奶奶坐在床上看着站在地上的孙子,或许站在你的角度,你觉得你做的事情没有问题,但是站在人家的角度,你算是什么?你不过就是靠着简宁这句话得到现有一切的,你求他的时候你就应该会想到的。

    “你妹妹要嫁的这个人家跟普通的人家不同,虽然我是瞧不上,但是王超啊,有钱人的规矩多如牛毛你就是没有见到也应该能想到,简宁的脾气好,不代表他家人的脾气也一样的好,你当哥哥的,就没有想到对方会怎么难为你妹妹?”

    王超说不出来话,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觉得这有什么。

    首先简宁是他未来妹夫,他要找的人是简禛,但是简禛不肯见他们,简宁跟简禛又是堂兄弟的关系,自己托简宁跟简禛打声招呼,剩下的一切就跟简宁没有关系了,他不过就是起一个桥梁的作用,这怎么就能说,自己是靠简宁了呢?

    王奶奶能猜到简家是怎么想的,不同的人家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注定了想东西的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简宁的人好,她不会同意王冉嫁进去的,王冉应付不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出身不同是能决定很多的。

    人和人到底终究还是不同的。

    “我如果是简宁的家人,我就会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够可靠,还没有嫁进来,就先着急替自己哥哥谋划……”

    “奶奶,我并不是靠……”

    “王超啊,这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你就没有搞清楚过,简家不是我们家,明白吗?”

    不能用你的脑思维去想别人的想法。

    王冉给简宁打了一通电话,简宁值班呢,叫她上来。

    王冉进门,头发有些乱,简宁一愣,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我觉得无力……”

    王冉说着自己的无力,她真的是觉得迷茫,有些因素不是自己就能控制得了的,就好像是哥哥的事情,如果放在一般的人家帮也就帮了,可大可小,但是进简家的门,这件事情就变得那么严重,严重到了他母亲要亲自来自己家,炫耀她家的有钱,王冉不否认她哥这件事做错了,但是跟她妈是没有关系的。

    简宁将水杯推给她,王冉捂着脸。

    “我不能预知未来,如果我们结婚了,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真的通通都不知道,我家有那么多的亲戚……”

    还有一些没皮没脸的,那些都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王冉觉得自己的未来就是一片黑,看不到未来。

    简宁等着她发泄完,自己搂着她的肩膀。

    “你喜欢我吗?你想跟我结婚吗?”

    王冉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她不能骗自己,她确实喜欢简宁,很喜欢很喜欢,愿意跟这个人结婚,但是问题一大堆,现在漂浮出来的也才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简宁蹲在王冉的身前,任何人结婚就不可能说他们的结合就一定没有任何的矛盾产生,有问题就想着去解决问题就好,两个人有什么都说出来,彼此不要瞒着对方,那就好了。

    “在我的心里,我觉得这不是事情,只是你哥哥托我打了一个电话,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至少我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

    简宁拉着王冉的手,是自己愿意帮大哥的,并不是看在王冉的面子上,是自己诚心诚意的愿意帮大哥的,他并没有对自己堂哥说过任何要求哀求的话。

    王冉慢慢看着他的眼睛,简宁揉揉王冉的头发。

    “有不高兴的事儿来跟我说就好了。”

    “下次不要了,我不愿意看见发生这样的事情。”王冉说着,她不希望在发生这次的事情了,对自己而言并不是一种愉快的经历,她觉得难心,让母亲也跟着难做。

    “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简禛带着未来妻子来简宁家吃饭,简禛进了简宁父亲的书房就没有出来,简禛的妻子不多话,但是说话举止很是得体,这样的人才应该是嫁进简家的人,简宁的母亲叹口气。

    你说简禛都是二婚了,简宁是初婚啊。

    这事儿说到底还是自己做错了,当时就不应该算计那些,从自己的朋友子女当中介绍也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现在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

    “小张跟简宁认识吗?”外婆看着乔芸问了一句。

    她总觉得张辽好像是跟简宁认识的,不然那个态度叫人说不出来的恭敬,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外婆晚上亲自去了一趟夏侯令的家,典韦给孩子炖汤呢,打开门愣了一下。

    “妈,你怎么来了?”

    外婆进了房间,自己叫典韦坐。

    “你介绍简宁给王冉认识的时候,说简宁是什么家庭来的?”

    外婆就突然想起来这茬了,典韦实话实说的,是说简宁家庭比较不错,照比一般的肯定是不错,但也不至于有多了不起啊。

    外婆眯着眼睛,不对,肯定不对。

    “张辽对小简很是恭敬啊。”

    典韦觉得那可能是张辽人品不错吧,毕竟第一次见面,他对简宁应该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吗?没意外的话,那天张辽的反应就实属正常,在她来看就是正常的,正常人见到人不应该就是这样的反应?

    外婆觉得不对,非常不对,张辽不应该就是那样的反应。

    外婆跟外婆叫乔芸把张辽请到家里来,张辽不知道外婆跟王冉指甲的瓜葛。

    “我看着你跟小简的关系不错,小简这个家庭啊,我们家王冉就是高攀……”

    张辽也是感慨一声,毕竟王冉能嫁进那样的人家里,这完全就是撞了大运,自己说着,可是外婆跟乔芸的脸上就只剩下苍白了,错过简宁有什么?哪怕简宁的条件再好这一页掀过去也就算了,可是简宁的家庭……

    “老伴……”

    外婆没有坐稳,就从椅子上摔下来了,心里都碎了,碎了一地一地的。

    稀碎稀碎的。

    怎么就能是这样的家庭呢?怎么可以?

    这是王冉抢了乔芸的。

    乔芸也有一些傻愣愣的,她愿意把这件事儿翻过去那是因为自己现在遇到好的了,可是张辽到底有什么好?离婚了带着一个十岁的儿子,张靖饶根本就不好相处。

    外婆跟乔芸的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外婆把外公给支出去,叫外公去买药,她想来想去,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

    她就是求乔芸能嫁到一个好人家去,如果嫁到简宁家,乔芸一辈子自己就都不用担心了,她就能安心了。

    王冉抢了乔芸的,王冉有什么资格嫁进那么有钱的家里?

    可是现在王冉的婚期都定了,这下该怎么办啊?外婆很是头疼。

    乔芸傻愣愣的坐在床上,曾经就有一个孙佳君似的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了,可是她却没有抓住?如果知道简宁是这样的条件,她就是如论如何自己都会紧紧抓住简宁的,绝对不会松手的,怎么会便宜到王冉的身上?

    “芸芸啊,外婆想,你跟张辽还是算了……”

    乔芸知道外婆的意思,可是自己用什么去抢?他们都已经要结婚了,自己就一点胜算都没有。

    “他们的婚期都定了,我还能做什么?”乔芸有些争不过命的想法,她现在也愿意认输了,那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

    外婆抓着乔芸的手。

    “不行,你听我的,张辽不能嫁……”

    在简宁家世没有暴出来之前,那张辽就是一个良人,可是现在简宁的家竟然是这样的,那乔芸怎么就可以嫁给张辽呢?要是说教育孩子,王冉更加会管孩子,应该叫王冉跟乔芸调换一下。

    外婆伤透了脑筋,现代社会,想出阴招,自己又没有办法,可是看着王冉嫁,她又不甘心,怎么可以就让她嫁了呢,她要是嫁了,自己心里这口气要怎么放下?

    手搂着乔芸的肩膀。

    “外婆,我认输了,我没有王冉命好……”

    “有我在,我就不会叫你输……”

    总会有办法的,总会有办法的。

    外婆躺在床上就怎么也睡不着,简宁的家世彻底刺激到外婆了,她就想着,如果乔芸嫁进去,不出几年生出来儿子,乔芸这一辈子就完美了,太完美了,以后就可以尽情的享受生活了。

    “你怎么不睡?”外公坐了起来。

    外婆捂着心口。

    “没什么,就是心口有点疼,想起来小真小时候了,我来你们家的时候小真那时候就真是小啊,现在都这么大了,孩子长大了也跟我分手了,不说王超,就王冉跟我这个外婆都不好了。”

    外婆谈了一口气,自己拉拉杂杂的说了很多,就说自己对不起王妈妈的亲妈。

    “大姐一定是想让我照顾好小真的,可是小真心里对我有埋怨啊……”

    外公有点摸不到头脑,这大半夜的就说这些干什么?

    外婆就哭了,哭的这个难过,外公就看不得哭,总要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啊。

    外婆生病了,外公给王妈妈打电话。

    “小真啊,你今天有时间就带着王冉过来一趟吧,你妈生病了,说是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你了……”

    王妈妈一愣,自己好好的,怎么会梦见自己呢?

    王冉要上班肯定就不能去,王妈妈亲自过去的,外婆就抓着王妈妈的手,那样子就好像不行了。

    “我对不起你啊小真,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对我有隔阂的,不然王超跟王冉也不会跟我不亲,我这个妈没有当好啊,我以为自己尽了全力就够了,谁知道孩子恨我啊……”

    王妈妈看着外婆这病的挺严重的,自己也难心。

    自认这个后妈对自己算是不错了,没难为过她。

    “妈,你别这么说……”

    “妈心里难受啊,姜饶带着齐娜来,你看小简就不肯来家里,王冉跟小简说了什么吧?我这个后外婆做的不好啊……”说着就拿手去拍自己的脸,那王妈妈能看着不管嘛,自己上手去拉,这到底是怎么了?

    “妈,你到底是怎么了?”

    外婆就这一通赔礼道歉,说自己鬼迷心窍了。

    “我怎么就能干出来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呢?我怎么就能合计叫你给乔芸出首饰呢?我现在想想啊,我就恨不得……”

    “妈……”

    王妈妈拽着外婆的手,外婆道歉的诚意很真啊,弄的王妈妈自己也有点上火。

    过去就过去了被,还说那些做什么。

    王妈妈得回去做饭啊,外公送她下去,就交代着王妈妈。

    “你妈说的这些也是我想说的,可是小真啊,爸跟你说这么一句实话,你说要不是觉得你亲,我跟你妈也不会提出来这样的要求,乔芸你看这孩子的命不好,你是亲大姨,你能拉扯一把就拉扯一把,她一个孩子,不懂事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

    王妈妈这时候还能追求什么啊?

    就是为了给乔芸要首饰?看样子可不像是啊。

    外公回到家,安慰了外婆两句。

    “你也别担心,乔芸结婚的时候,小真不会看着不管的,该她当大姨出的,她就一定出……”

    外公以为自己这么说,外婆就会高兴了,结果外婆不但没高兴,相反的还一脸的忏悔。

    “你别说了,听见你说这些话我就觉得打脸啊,是我对不起小真,我当后妈的不要脸,我算计孩子,老王奶奶就没有说错,我怎么对王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