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17  痴心妄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或者不是并不是太重要,简宁愿意相信人性的干净。

    王妈妈看了乔芸一眼,乔芸也被打击的很厉害。

    乔芸真的是被简宁给重创到了,他说先做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乔芸后悔,自己那时候就答应张辽,好好的管张靖饶不是挺好的,为什么要听外婆的话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美好生活?

    回到病房里,傻愣愣的坐在那里,外婆喊了乔芸几次。

    侍候病人并不是一个轻巧的活,特别是眼下外公这种情况,吃喝拉撒就都在床上,是,雇了护工,可护工也是人,难道外婆就一手不伸?外婆每天都要早晚的来到医院,有时候护工去给外公洗衣服她就得给亲自上手。

    外婆也觉得累,特别在她这个年纪。

    人活着嘛难免就一个比较,想比较自己跟别人的生活,眼前就摆着一个例子,王奶奶。

    外婆自认自己是比王奶奶要有层次的人,那老王太太每天除了吃喝就是享受生活,怎么她就没有轮上这种生活呢?

    外公因为生病情绪就有些变化,只要外婆离开他身边就闹腾,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不就是这样嘛,而且左边的身体好像根本就动不了,右边还好。

    外公扯着嗓子喊话,他其实喊的不算是很清楚,可骂人却很清晰。

    要吃饭。

    外婆就替外公顺着心口,以前自己做这个动作就是最有用的。

    “不能在吃了,你这才吃完多久,你听话。”

    外公对着外婆就骂了一句,他现在的脑神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自己都不清楚,看见人就想骂,但奇怪的是外公不骂王妈妈和护工,剩下自己家的就没有一个人能逃过的。

    不停的喊饿要吃东西,吃完就拉,病房里又不是只有外公一个人住着,这自然就是有味道的,护工就是个性再好也架不住这样的。

    要是王妈妈过来还好,能帮着劝劝,叫老人家少吃一些,才吃完东西怎么就能继续不停的吃呢,换了其他人夏侯兰和夏侯令那要是来了医院根本就不管护工,反正钱不是给了,他们老子喊饿立马就喂,外公拉了,他们就跑了,没人上手。

    护工找到简宁,大概的说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她以前也护理人,但是绝对就没有这个程度,外公一天拉四次啊,她真的受不了了,每次拉的还多,她也是个女人啊,这个钱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自己是下个月就不干了,这还有几天,自己提前说出来,如果他们觉得自己坐地起价他们可以换人的,自己也留给他们时间了。

    简宁撑头:“四次?”

    护工也会有怨言,简宁又不是外人。

    “要是王冉的妈来医院还好,其他的人根本就不管,还有外公的那个老婆,她根本就什么都不能上手,早上人是来了,一切都要我来做……”

    护工就没有见过这样当老婆的,丈夫一拉屎她跑的就比谁都快,自己是拿他们家给的钱了,但是也不能这样可着自己一个人糟践吧?

    外婆就做表面的活儿,有人来了,她又是给外公擦身体又是给外公按摩的,等没人她就坐着休息,什么活儿根本就不干,就连外公衣服都是叫她洗。

    拉了就得马上洗,那她就两只手,中午有时候都吃不上饭。

    “简直就是过去那地主……”

    王冉对着简宁摆摆手,正好休息就过来了,探班嘛,自己对着他笑笑。

    简宁对着她点头,这边护工一见:“那简医生我跟你打过招呼了,我就先下去了。”

    简宁点点头,护工跟王冉打了一声招呼,王冉俏皮的跳了一步到他身边,看着他:“表情这么严肃?怎么了?”

    简宁就说了出来。

    “好像得换人了。”

    加钱的话,现在一个月就给将近三千了,如果再加恐怕别人也不会愿意。

    王冉个人是觉得要么有人愿意出来干这个活,要么这钱就掏得心甘情愿一点,那没有办法,谁家都有父母,谁家就都能轮上这样的事情,心疼老人还是心疼钱你怎么样也得选择一个。

    外婆的嘴抿得紧紧的。

    “你妈呢?”

    “我奶奶有些感冒,她在家照顾我奶奶呢。”

    王奶奶好像是昨天吹到风了,早上起床就吐了,也去过医院了说是人年纪大了问题不大,就又拉回来在家里休养呢,在外婆这里听见就觉得王妈妈是逃跑了,自己亲爸现在就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你当亲生女儿的就一手不伸?全家就你有时间,你怎么能那么残忍呢?

    我是你后妈,可爸爸不是后的呀。

    外婆看着王冉目光中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执着。

    “王冉啊,外婆今天就把话跟你说了,我是你外公后娶的,要是今天住院的人是我,那你妈不来,我绝对一个字不挑,挑了就是我的不对,是我这个老太太不讲理,那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我怎么能挑,亲生的孩子不管我,那我就去敬老院,可你外公不是你妈后的爸爸,你外公现在躺在医院里……”

    王冉笑笑:“不是请护工了吗?”

    外婆直视王冉的脸蛋:“你这孩子话不是那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说的,是请护工了,可是护工你也看见了,根本就侍候不了你外公,还得在加一个人,全家就只有你妈不上班……”

    外婆觉得自己跟王冉说,王冉是一个晚辈吧?既然是晚辈她就不能跟自己冲起来,得让着自己不是嘛。

    王冉觉得这话不对。

    “外婆,我也是给人家当女儿的,如果以后我爸妈住院我只让我哥嫂子侍候我本人不出现,哥嫂心里会不会有想法?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再说要说父母是谁的,兄弟姐妹大家都是一个爸爸生出来的,我妈是不上班,可是我家里也有必然的困难,我爷爷奶奶现在都这个年纪……”

    外婆马上就接口了:“你爷爷奶奶可以去别人家……”

    王冉一直看着外婆的脸,外婆被她看的有些发懵,事有轻重缓急,急的总要排在前面吧,现在家里出问题了,你就先把老头老太太送别人家怎么了?再说王冉她二婶那时候不就是那么做的嘛。

    “如果我妈这么做了,我爸心里会有意见,外婆你跟外公对我爸怎么样其实我当孩子的我不愿意说,我从小的感觉就是我爸特别不喜欢去外公家,外婆夸姨夫是当官的,夸舅妈,唯独没有夸过我爸,甚至瞧不起我爸,觉得我爸就是一个农民……”

    王冉六岁之前他们是农业户,是之后花钱变成的工业户,那时候还花了不少的钱,就因为这个外公没少说,就说王爸爸天生的就是农民。

    外婆哑口无言。

    “那你外公现在这样了,你也不能就记着以前……”

    “外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出来这个并不是说就记恨了,而是外公是我妈妈的父亲,同样爷爷奶奶也是我爸爸的父亲,按照古代说的话,女的出嫁老是往娘家跑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外婆这口气憋的,你小王冉不是个女的是吧?你以后出嫁了就不打算回家了是吧?

    外婆就特别想伸出手打掉王冉脸上的表情,你这样就是不孝,说出去叫别人听听,你外公现在瘫痪了,你就开始算后账了是吧?

    “外婆我只说一点,如果姨妈跟舅舅都轮的话,那我妈不会不论,就是我妈没有时间,我跟我嫂子替我妈,我们也会来,但是别人都忙,就我妈一个人在医院熬,那抱歉,说句不好听的,我妈也有女儿,她女儿心疼她,我妈对我毕竟比外公对我好,我只能护着一个,我妈的身体又不好,不像是姨妈身体那么健康……”

    外婆气的都要吐沫子了,这个小王冉,自己怎么从前就没有发现她这么能说呢?

    护工自己也提出来了要加钱,外婆肯定不干,钱都给了,叫她干完这个月就赶紧走人,护工也没生意,生意不成仁义在。

    这个护工心肠还是挺好的,隔壁床的一个阿姨也是瘫痪,她帮着干了几次活,那家的子女就跟她试探的问了。

    人家给出来的条件就特别好,一个月三千,什么都不用管,你只要照顾病人就行,做饭洗衣服他们当子女的来,陪床可能也得用护工,他们照顾不了。

    外婆当着夏侯兰就说了。

    “你看见没?越是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下的人越是斤斤计较……”

    夏侯兰就甩脸子,她就不信了,大家轮班就轮班,这样谁也别跑了,大家一起来。

    “妈,轮班……”

    外婆把儿女都叫身边来了,这回就一个也没少,大家全部都到场,每家都不缺人,王冉上班了,徐秋华陪着王妈妈来的。

    本来王妈妈不想带徐秋华的,可是徐秋华不干,徐秋华觉得自己婆婆就是磨不开面子那伙的,自己不怕,她什么都不怕,什么话都敢说。

    外婆看了一眼王妈妈,往正题上。

    “护工要一个月四千,我没答应下个月开始她就不干了,我自己肯定就是照顾不了你们爸爸,医院也说了人差不多就能回家,回家养着就我一个人还是不行,本来小真是说她可以的……”外婆顿了一下,视线落在王妈妈的脸上。

    徐秋华直接就抢话了。

    “父母是大家的,我奶奶那边还生病了呢,我爸这就挺不高兴的了,我爷爷奶奶可没有麻烦过我妈……”

    王妈妈瞪了徐秋华一眼,王爸爸什么时候不高兴了?

    徐秋华心里想着,我不高兴了,我老公公也肯定不能高兴。

    “哎,对谁好就都是白扯啊,不如对自己好,那就轮班吧,大家轮。”

    这回就都没意见了吧,省得你们觉得你们家亏了。

    外婆说着轮班表,她排的这个表就特别有意思,把徐秋华和王冉都给排进去了外带王妈妈,徐秋华当场就翻脸了,你个老不要脸的,你欺负人欺负上瘾了是不是?

    你眼睛瞎啊?

    “要是这样我不干,对我不公平,我不过就是外孙媳妇儿我来侍候外公?我还是个女的呢,我才多大?外公瘫痪在床上到时候叫我给脱裤子吗?叫王冉来我没意见,毕竟王冉是亲外孙女……”徐秋华感觉自己的身上好像被射出来一个洞,不用合计就肯定是婆婆了,这自己不是说叫她女儿来了嘛,着什么急啊,话还没说完呢。

    “不过这要是说外孙女的话又不是一个,乔芸跟姜雯这就都是啊,谁也被跑了,别平时总挂着这个亲那个亲的,轮到真上阵就都跑了……”

    外婆的老脸气的有些发青。

    夏侯兰立马就开声了:“姜雯念书呢,她怎么能来医院照顾她外公?”

    徐秋华反口讥讽:“那王冉还上班呢,要真是这么轮,那就一个人别用,我们家出三个人,别人家能上的一个也被闲着,芳芳是年纪小……”

    典韦还真怕徐秋华把夏侯芳给扯出来,自己松口气,还行,没失去理智。

    典韦觉得徐秋华这回说的话就特别有道理,本来嘛,要是徐秋华都上手了,那姜饶姜雯外加乔芸谁都别闲着,大家一起轮嘛。

    这样轮就肯定不是外婆能愿意的,她就是想让王妈妈家多出人。

    “小真啊,一家人可不能计较太多啊……”

    外婆本来就熬了好几天,脸色不是很好外加外公一病,她也跟着受累,自己老了好几岁。

    徐秋华站起身就嚷嚷出来了。

    “什么叫一家人不能计较啊?我跟王超结婚的时候我要是没记错,那账本我就现在还留着呢,每人花了五百块钱,你们每家办事儿我就都花钱,我都花回去了吧?我计较了嘛?姨妈生病住院,我去花二百姨妈是怎么说我的?说我小心眼,姨妈我今天就问问你,我生王焱你没花钱,你家姜饶结婚我不得花钱嘛?生孩子我不花钱嘛?姜雯呢?我这怎么算我就是亏啊,更加不要说乔芸了……”

    乔芸动动嘴,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嫂子,那时候我不是没上班嘛……”

    “你闭嘴吧你,我听见你说话我就浑身都疼,乔芸你别把别人就都当傻子,你是外公外婆给养大的,现在外公瘫了,你不应该侍候嘛?轮到你表现的时候了,你倒是上啊?这个时候装三孙子……”

    “秋华……”

    王妈妈一听这徐秋华闹的就有点不像话了,哪里就有这么算账的,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成什么了?病房里还有其他的人呢,叫人听见多笑话自己家啊。

    徐秋华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看重脸皮的人,她活的就是随心所欲,只有她能占别人便宜,别人不能在她身上占便宜,就等今天这样的机会,她都等了多久了。

    她心里老早就憋着一口气。

    “妈,我多委屈啊?乔芸念大学我们花钱,我生王焱行,她那时候没赚钱,那现在赚钱了呢?你看她就买过一点的东西来家里嘛?看过你嘛?人家心里眼睛里就根本没有我们家的人,算计我们的时候倒是第一个就会想起来你,我不干了,就说到破天去没有外孙媳妇来侍候外公的道理,你们出去打听打听……”

    外婆一张老脸是由黑转白。

    “我什么时候说就让你侍候了?”

    “那敢情是我听错了?那行,我不会来就这样,王冉你们也别合计,王冉这就准备结婚呢,上班一天都忙的跟什么似的,姜雯来夏侯芳来,王冉就来。”

    就是死也得拖上两个。

    夏侯兰就冲着王妈妈嚷嚷说王妈妈这个婆婆没有本事,压不住儿媳妇。

    徐秋华起身:“姨妈可本事,姨妈记住你可得压住你儿媳妇,这姜饶不是要结婚了嘛,那就让齐娜来医院侍候,我也得找个时间跟齐娜谈谈,谈谈姜雯是怎么冲到我家里去了,气的我婆婆差点就进医院了……”

    夏侯兰差点没直接气死过去,这就是威胁自己了?

    外婆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妈妈,王妈妈也不知道场面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徐秋华就是一个不干十个不干的,王超跟徐秋华站在一条船上,这次王冉都加了进来,王爸爸是不吭声,他没意见。

    “那总得有人照顾吧?”

    最后外婆也没有招,闹成这样难道就真的自己管?

    一家一天,不管来几个人,一家一天,每天轮。

    夏侯兰轮的是唧唧歪歪的,她爸大半夜的不睡觉就喊,喊话还不清楚,扯着嗓门喊,就喊饿,才吃过就喊饿,这给她折腾的,这一夜根本就不用睡,早上还得上班,那边齐娜跟姜饶还要结婚,她就是有八只手她也忙不过来啊。

    夏侯兰有时候就不起来,她爸怎么扯着嗓子喊,她就是不起来,反正自己不起来还有别人呢,这样外婆跟乔芸就睡不好。

    要说谁轮班外婆能睡好呢,还真就是典韦跟王妈妈。

    典韦是做儿媳妇的,自己没办法,夏侯令过来自己也得跟过来,他一个男的能做什么啊?典韦轻声细语的,外公也不好意思骂她转脸就骂夏侯令,要说外公骂人那就可清晰了,一听一个准。

    夏侯令也不愿意给老子收拾那些东西,特别那个味儿啊,自己闻见了就想吐,一开窗户就打开大半天,生怕那味儿跑不出去。

    “这家里得买个医院的那种床。”

    那床也不便宜,要三千多呢,对病人好,两边摇起来,这样收拾也是好收拾嘛。

    夏侯兰给了三千,夏侯令再说没钱也不能苦着自己老爹啊,也给了三千,这外婆根本就没说,王妈妈一听,直接就给买回来了。

    “要就说养女儿别样儿子强呢……”

    外婆背着王妈妈偷偷的又把钱给回了夏侯兰跟夏侯令,夏侯真一个人掏钱就行了。

    轮到王妈妈的班,那衣服堆的,到处都是,外公这就没办法啊,还有家里的碗筷榨汁机,因为外公现在不能吃完整的饭菜就必须弄碎了,医生的建议不要用榨汁机,切碎了切得细细的给老人吃就好,可是夏侯兰觉得麻烦,那榨汁机她用完自己也不清理。

    王妈妈早上过来的,一直忙到晚上就没有休息,还得做饭,外婆看着外公呢就不能动。

    “乔芸,你把晚饭给做了……”

    这么大的丫头了,难道饭也不能做?

    乔芸一脸紧张的看着王妈妈,好半天自己吐出来一句:“我不会做啊……”

    王妈妈一听就火大了,你不会做?那你能告诉我,你会做什么嘛?

    王妈妈就说乔芸,这边外婆从卧室出来了,听见就不愿意了。

    “那王冉就会做啊。”

    王奶奶好在身体不错,几天就恢复好了,不敢太吃凉的了,她吃东西别人也会看着一点,毕竟身体才好,消化系统有些差嘛,这晚上饭有时候就得王爸爸做,没办法啊,徐秋华出去接孩子,等她接回来,孩子们就都回来吃饭了,家里还有一个高考生,王凌每天学习就学的跟疯子一样,成绩越来越落后,他越是着急,成绩越是差。

    王冉劝他先放松放松,王凌觉得自己姐说的也是有道理,结果他妈一来就说了。

    “敢情不是她要高考,你听她说,她巴不得你松懈下来,这样请老师的钱还省了呢……”

    晚上王凌自己做着试题做着做着就觉得人生已经没希望了,他头脑一片空白就什么都不知道,茫然的看着书,自己抱着头就开始尖叫,大半夜十一点啊,给全家人吓的。

    别的人也就算了,都是大人,王焱是个孩子啊,王凌这么鬼喊鬼叫的,给孩子吓生病了。

    王冉踩着拖鞋自己冲进去,就看见王凌把桌子上的书本就都撕了,一边撕自己一边喊着。

    “我不念了,我也考不上,我不念了……”

    王冉过去拽王凌的手,王凌就推了王冉一把:“我知道你心里看不起我,觉得我笨,没错我就是个笨蛋,这些题能看懂我,我根本就看不懂它们,我上考场我就觉得害怕,我的未来一片漆黑……”

    “王凌,你这就是压力太大了,你听姐的话……”

    “我不听,谁的话我也不听……”

    这就犯上活驴了,谁说都不行,王奶奶看着孙子鬼吼鬼叫的,现在大半夜你想干什么啊?

    “你给我闭嘴……”

    王奶奶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王凌就对着王奶奶来了。

    “奶奶你就偏心……”

    王凌这是听他妈经常说,说大伯二伯三伯还有五叔这爷爷奶奶就都偷偷给钱了,所以他们生活就都好起来了,只有自己家生活不好,王凌恨啊,要不是生活条件不好他爸能死嘛?他妈能跑吗?

    王凌对着王奶奶就喊,说王奶奶不公平。

    “你们害死我爸的,你们不公平,给其他的儿子钱就不能给我爸钱……”

    王奶奶本来就是一个厉害茬子,孙子孙女谁敢在她的面前这么喊?就是王冉这么喊都不行,她就是权威,别人不能挑战的,王冉拦着一看奶奶脸色都变了,就知道肯定好不了。

    “奶……”

    “你给我躲开,我今天倒是开了眼界了,你说你爸是我害死的?王冉你给我起开听见没有?”王奶奶厉着声音,王冉也怕她奶奶发飙,自己退到一边去。

    “妈……”

    “你闭嘴。”

    “你说说看,我怎么偏别人,怎么害死你爸了?”

    这些儿子当中要说她搭钱就搭老四的身上去了,因为老四条件不好,可是他们夫妻不争气,搭多少就过不起来,别人家自己搭什么了?

    王凌现在就彻底歪了,听了他妈那些话,一天不发作,十天不发作二十天不发作,可是那些话就像是在发酵,现在彻底就爆发了。

    “奶奶不偏别人,怎么谁家就都比我家有钱?奶奶不偏的话,大伯家有钱,二伯家条件不差,三伯伯还用说嘛?他家现在修地铁,外面欠他家的钱就有五百万……”

    这些话不用说了,肯定是徐秋华嘟囔出来的,别的人根本就不说这些的。

    “你三伯家有钱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家修地铁那是他们自己能干,王凌你见过你妈了是吗?”

    王凌不吭声了,自己低着头看着地面,这回一点声音就没有了。

    王爸爸看了一眼王冉,王冉上前,自己当和事老。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奶奶……”

    “起开……”

    王奶奶这次真的被伤心了,你爸没了,你妈跑了,我为了你难为你大伯,叫你搬到你大伯家住,你不说给你奶奶长点脸,你是怎么做的?你要是安安稳稳的将来等着结婚,谁能不管你?你小子现在倒是好,觉得自己委屈了,谁都对不起你是吧?

    王奶奶照着王凌的脸就给了一个巴掌。

    “不愿意住,滚你妈家去,你觉得你妈说的有理,找你妈去,我们老王家就没有你这种孩子。”

    王凌也不说走或者不走,就在哪里跟木头似的,刚才发泄好像全部的力气就都喊了出去,现在彻底老实了。

    “看看你这副熊样你要是觉得委屈你就马上走,没有人养你就是义务,王凌你今年不是九岁,你已经十九了,既然觉得你妈那么好那就找你妈去……”

    王爸爸跟王冉劝着,这才把王奶奶给劝回去,可是王焱生病了,被王凌给吓的,孩子一睡觉就哭,徐秋华对王凌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反正奶奶不也说了,叫王凌走,你妈那么好,你就去找你妈去,没人拦着你。

    大清早的就把王凌的行李给准备好了,王凌起来的早要去学校补课的,这边要出门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行李在房门口呢,自己看了里面一眼,奶奶平时这个时间早就醒了,今天是为了躲自己的吧?

    一咬牙拿着行李就走了,不回来就不回来。

    王凌他妈过来看儿子,给了儿子五百块钱叫他买好吃的。

    “最近看着脸瘦了,他们难为你了是吗?”

    王凌就哭出来了,跟着自己妈哭诉,他不想在大伯家住下去了想去自己妈家,四婶一听,自己就傻眼了,她要是把王凌接回去,那家里怎么住啊?再说丈夫不会有意见嘛?家里还有女孩子呢,你说这个时期的男孩儿跟女孩儿……

    四婶还挺为难的。

    王凌自己也喊出来了:“你要是不管我,你就让我死了吧……”

    那说到底还是自己亲生儿子,就不可能看着不管,下午回到家看着丈夫心情挺好的,就试着提出来了。

    “我儿子想来家里住一段时间……”

    丈夫刚刚还带着笑脸的脸立马就掉了下来,家里一共就三个房间,两个孩子一人一间,他们夫妻一间,要是王凌来了,人住在哪里?

    四婶也是没办法了。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王凌不是觉得在他大伯家受气嘛,这回来亲妈家了。

    人家四个人那才是一家四口,四婶不敢给人家孩子脸色看,自己又没有工作的,要是在从这个家离开了,她就一点依靠都没有了,王凌走的早回来的晚,这就得有人接。

    “王凌啊你放学就自己回来……”

    四婶说完自己也没有过大脑,她家住的地方王凌坐车回来的话,他放学车就没有了,末车都没。

    王凌自己闷着声音不说,也不提出来,你等晚上放学的自己站在车站牌那里,二路车八点五十分末车,现在十点多了,哪里有车?

    王凌也很,自己愣是走回来的,你说他走回家,这就快要十一点半了,他砸门。

    那是后爸啊,人家会给你什么脸色?你又不是人家的亲生儿子,人家凭什么可怜你?看见王凌就不耐烦,四婶看着丈夫鸡皮酸脸的样子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得让王凌回去。

    早上王凌迷糊糊的推门就进卫生间了,王凌后爸的女儿在里面上厕所呢,嗷叫了一声。

    “我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打死你……”

    四婶的丈夫上手上脚,就差点没给王凌废了,四婶就拽着丈夫,这不就是不是故意的,意外啊,在打就把孩子给打死了。

    “什么叫不故意的?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臭不要脸的,你在学校都看什么了,我弄死你……”

    王凌跟一条狗似的躺在地上,自己抱着头,脸上就都是血,不知道被打到哪里了,后爸的儿女上去拽着自己爸爸,在打下去就真的闹出来人命了。

    “给我滚,以后别来我家……”

    四婶也是看着生气,这我还在这里呢,你就能这么对我儿子?

    “你要是觉得你待够了,你也滚……”

    后爸搂着自己女儿,他找老婆就是为了给孩子找个妈能照顾他们,可没想要个免费的拖油瓶,不愿意待她也可以滚。

    四婶一句话不敢说了,自己生活现在就挺好的,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那也没有难为过她,对她都客客气气的,丈夫每个月还给她零花钱,这不就挺好的?

    四婶把王凌从地上给扯起来,自己拎着他的行李交到他的手上。

    “你回去吧,妈也没有办法,你也看见了,这里还有三百,你都拿着……”

    王凌就哭,脸上还有血呢,哭的这个可怜,四婶推着儿子出去自己就把门给关上了,她总得顾着一头吧,要不然真把自己给撵出去她也没有地方可以待啊。

    四婶是心疼儿子,可是儿子跟自己比起来,那就是自己更重要一些。

    王凌提着行李,你说被打成这样,就没人说要先送他去医院,手里捏着他妈给的那三百块钱,自己就坐在楼下哭。

    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哭的跟几岁的奶娃娃似的。

    简宁送王冉回家,看见门口有人蹲着,车灯照了过去,王凌用手挡着脸。

    “王凌……”

    王冉打开车门跳下车,自己着急看王凌就让简宁先走了,自己推着他进门,这孩子还轴,死活不动。

    “你的脸怎么弄的?跟同学打仗了?”

    王冉拽王凌,王凌就是不进去,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可是是奶奶赶他出来的,他不想进去,他不觉得自己说的有错,就是奶奶偏心,因为奶奶偏心自己家才过不起来的。

    王冉拉半天他就是不动,只能进去喊王超。

    王超就是跟王凌有点隔阂,那到底是弟弟啊,自己没好气的出来。

    “进去,赶紧的。”

    王凌还是不动,王超急眼了,自己照着王凌的头就打了一下。

    “你要是有骨气你就外面站着,王冉进去睡觉。”

    王冉小声又劝了两句,这王凌才动,徐秋华翻着白眼:“我还以为多有骨气呢,这出去一天就回来了?”

    “嫂子……”

    王冉拉着椅子,自己坐下身,王凌的想法有些偏激。

    “王凌啊姐跟你说,家里奶奶不会偏谁不偏谁,谁都是她的儿子,一样的儿子……”

    王凌心里冷笑,一样的儿子?那你家有钱,我家却没有。

    “王凌你住在这里姐没意见,你跟我都是姓王的,你没有钱花姐拿给你,你没有能力赚钱这是应该的,可是这个家不仅仅是我跟大哥,还有嫂子呢?嫂子是外人,你嘴甜点,哄着她点,她要是说你错了,你也别跟她对着来……”

    王冉是在告诉王凌要怎么跟徐秋华相处,徐秋华这人不坏,就是那张嘴,你让着她点就得了。

    王凌憋屈,凭什么自己要让?

    那他爸没有了,他妈跑了,他不上这里来上哪里去?

    就是不上这里来,也得大家轮流养他,他们都是吃着自己爸妈的血肉发家的,自己早晚要从他们的身上拿回来。

    王冉哪里能想到孩子心里那么想的?看着王凌这个样子,叫他早点休息。

    王奶奶早上在王凌上学之前把孙子给叫住了。

    “我不知道你妈对你说什么了,你这么大自己也应该有能力辨认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既然你妈那么好,你怎么就去了一天就回来了?”

    王凌觉得自己的心口又被人给捅了一刀。

    他现在就处在挨打的地步,谁想欺负他就都行。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王奶奶来气了。

    王凌也不说自己听懂没有也不点头,反正我就这么站着,木头桩子似的,最后王奶奶也懒得跟他生气了。

    “你大学毕业之后你自己愿意怎么活就怎么活,那时候没人拦着……”

    王凌就想着,这个大学自己还必须上了,考不上那就花钱上,反正家里有钱不是吗?

    王凌晚上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就跟王冉开口要钱了。

    “姐,明天要交补课钱……”

    王冉随口问了一句:“多少啊?”

    “三百。”

    王冉这边给的他钱,王凌中午给王超打的电话,你说王超人在公司呢,接到电话合计孩子也不容易带着王凌去吃的日本料理,然后给的三百,王超跟王冉两个人就肯定不会说这些事儿的,王凌有够聪明,他算是抓住王冉的特点了,知道王冉轻易什么话不说。

    王凌拿着钱就都去买彩票了,道理很简单,有了五百万,自己就可以解放了,去他妈的大伯,去他妈的奶奶,自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他想做的事情有很多,等以后自己发财的,他就能光宗耀祖了,他一定就会叫爸爸闭上眼睛的。

    王凌每天也不学习了,有人进来自己就捧着书本,没人进来就研究彩票,他发现有好多人都是一中就多少注五百万的,一开始买双色球就两块两块的去买,到后期越买越厉害,他手里没钱能怎么办?

    那就只能骗。

    王凌晚上睡觉的时候闭着眼睛,今天晚上就会出结果了,他买了七注一样的,自己的号码那么特别就一定会中的,那就是三千五百万,到时候扣除去税还能剩不少呢,自己到时候是不是也要像是那些人一样蒙着脸?

    王凌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这期双色球的开奖信息,04、05、06、09、10、16篮球是16,七注啊。

    ------题外话------

    有票子滴妹子看着扔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