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0  简父出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奶奶坐在一边,王冉就挨着她奶,自己笑嘻嘻的。

    “还有心情笑呢?我就说她不憋好屁。”

    王奶奶气的是火急火燎的,她说的呢,那老太太五迷三道的就对着王冉没完没了的出手合着就是在这里等着呢?

    “你跟你妈说了没有?”

    王冉吐舌头:“没说,怕她睡不着觉。”

    王奶奶想想也是,那是啊,小真那心粗的就跟什么似的,疼孩子是疼,但是心肠好,不愿意把人给想坏了。

    王奶奶就想不明白,你就看见那道门了,你就没看见门里的风光?说实话她现在就都后悔,女孩子找丈夫不要那么大富大贵的,自己家有钱够花就好,钱多是不咬手,但是钱多的人家不把你当人看,那就另说了,这也就是小简大家都瞧着好,冲孩子去的,不然就那个家在怎么好,她家也不会干的。

    “你把小简跟你说的原话跟我说说看。”

    王奶奶是几番犹豫啊她才能勉强压下心里的火,她现在就想冲到王冉后外婆面前去,赏她几个耳光,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你怎么能怂恿你外孙女干出来这样的事情呢?这还是亲戚,这还是两边关系已经定下来了,如果简宁跟王冉没定关系,那乔芸出手也就出了,毕竟年轻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是吧。

    “你之前就没看出来?”

    王冉低着头,看是看出来一点,没往那边合计,她哪里能合计到乔芸竟然敢在外婆家,自己跟自己妈都在的情况下去去抱了简宁,那她现在知道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去抽乔芸?

    奶奶说着:“你当着她们先什么都别说,我看看她们心里到底是打什么主意。”

    要是真的有那种狼心狗肺的想法,到时候就别怪自己翻脸不认人,现在要是捅开了,这还不知道她们在谋划什么呢。

    “想见简宁的家里人?这个不行,她们还不配。”

    王冉点头,她本来就没那么合计过,本身两家就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再说现在外公这样根本就不可能。

    *

    简心的母亲是说不合适,不说也不合适,自己细细想了半天,她反正来都来了,还是要说的,直接就忘记了简宁外婆说过什么,自己犹犹豫豫的看了简宁的母亲一眼。

    “这话本来我是不想说,毕竟说出来不好听,这王冉以前跟我们家女婿就是有些瓜葛,最近她可能是跟简宁感情有些不稳定?好像跟伟宸联系的有些频繁……”

    简心点头,自己倒豆子的就通通都说了出来,简心本身就是觉得生气。

    “我公公生病又得着王冉操什么心?她还替我公公操心转院的事情……”

    简宁母亲原本被自己妈一闹,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的,她这成天就看不见能叫自己愉快的人,这么一听说,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完全就忘记简宁他爸说过什么了,毕竟简家注重的是什么?

    这怎么可以呢?

    简直就是不识抬举,给脸不要,简宁哪里不如宗伟宸了?

    自己霍地就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这把火烧的就有些缓慢了,等等……

    王冉如果不是脑子没毛病的话,她喜欢宗伟宸什么?这说不通的,自己又缓缓坐下身,看了一眼简心的母亲,简心母亲还在说,说王冉是不甘心那时候跟宗伟宸分手了,只听简宁母亲慢悠悠的问了一句。

    “这男女分手就是不合适了,有什么不甘心的?”

    简心母亲一愣,这不是着急往王冉的头顶扣帽子嘛,也没细想那么多,自己讪白白的看着简宁的母亲,动动嘴可是解释不通,自己要是说出来那不就是自己抽自己嘛。

    简心笑笑。

    “男女不合适是要分手,可是宗伟宸攀的是我这个高枝儿王冉心里是这么想的吧?我愿意叫他攀,我跟他是有感情的,可是在别人的眼里不见得就是这样了……”

    说白了简心一直还认为王冉谁不好找,偏偏就找简宁就说明她心里还是在乎,想要压在自己的头顶然后狠狠出口气。

    简宁母亲脸上的表情却放了下来,这么是完全说不通的,她的大脑不是摆着看的。

    简心母亲也是看出来了,简宁母亲这边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不用说肯定是觉得她们说的漏洞百出的。

    “当初伟宸跟王冉有些纠葛,王冉毕业的时候论文跟简心是一样的……”简心母亲留一半说一半,这个事情就是现在去追查,也是查不出来什么的,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能找出来什么?

    简宁母亲蹙着眉头,这个说出来就不好听了,一样的论文?难道脑子里就想的是一样的?

    大天下也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这要是将来被爆出来,是,这样的事情没人会追问,但要是爆了出来呢?毕竟论文一样的事情不只是几个人会知道吧?

    于情于理,王冉就不能再要了,有没有问题,你身上不干净。

    简心的母亲眯着眼睛,觉得能达到目地就好。

    这边简宁的母亲想了一个晚上,王冉去偷简心的这个可能性不大,依着她来看,简心跟宗伟宸的结合恐怕这里面是有说道的吧?不管什么样的说道,王冉主动去搭讪宗伟宸了?

    简宁的母亲去见了宗伟宸,宗伟宸却一反常态的替王冉打起来了掩护。

    “并不是的,当时见我的人是王冉的外婆,是她说王冉……”宗伟宸剩下的话就没没说了,留在最恰当的位置,其余的就叫简宁的母亲自动补脑去好了。

    简宁母亲被绕的有些发晕,王冉的外婆?

    难道真的是王冉想回头?不然她外婆怎么也跟车参合进来了?

    自己跟王亮的妈妈喝茶,就把这事儿给说了,王亮妈妈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对。

    谁都有亲人。

    “一个亲外婆怎么就会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很奇怪嘛?”

    王亮的妈妈分析的很是有条理,很简单的来说,这个人真的是王冉的外婆?依着王亮妈妈来看,估计这是叫谁觉得不高兴了,所以背后阴孩子一把,你说两个孩子谈个恋爱,也没触犯法律,怎么还会有这样阴损的人呢?

    简宁母亲咬着牙齿,这时候倒是记起来丈夫之前说的话。

    “简宁有一天晚上回来过,跟他爸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爸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板着脸子,问我是不是经常跟简心的妈妈说什么东西……”

    现在一切串起来了不就是等于说,简宁或许已经察觉到了,有人想对王冉抹黑,但是他没有告诉自己,而是直接告诉他爸了。

    王亮妈妈撑撑头,这亲生不是跟亲生的差别就在这里了,要是亲生的,你现在哪里会追究这个?

    简宁他爸今天明显就是心情不好,回到家,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简宁母亲回来的晚,是他说晚上会晚一些回来,所以她才跟王亮妈妈一起吃过饭才回来的。

    佣人一看她回来了,就指指里面,简宁母亲心头一惊,怎么就提前回来了?还没给自己来电话?

    从包里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未接电话,自己把包交给佣人。

    “看看吧。”

    简宁父亲把一份东西拍在桌子上,简宁母亲有些害怕,自己做什么了?

    好像也没什么惹他不高兴的啊。

    简宁把这事儿说了,他爸自然是要去调查的,王冉到底是得罪谁了?你好好的谈一场恋爱,怎么就那么多人跟你过不去?你是心虚还是怎么样?查一查就把当初论文的事儿给兜出来了,毕竟当时闹的挺大的,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掩盖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掉的,而且对王冉最为不利的一点就是,所有人的证词都是对她不利的。

    简宁母亲拿过来看了一眼。

    “这事儿其实原本我是不想烦你的,你也不愿意管这些,前天晚上简心妈妈带着简心来家里了,当时简宁王冉还有我妈都在,后来他们走了,简心妈妈就跟我说,说王冉好像很关心她的女婿……”

    简宁母亲说话的时候就看了一眼丈夫,确定一下他的表情,看着他的表情自己在决定接下去的话要怎么说,她肯定不会说谎话,但是这个话要是说的好听,王冉就能变成无辜的,说的不好听,那王冉的麻烦就来了。

    “按照我的意思,有那么多好的,何必就困在王冉身上呢,这还没结婚呢,你看先是王冉她哥求简宁办事,然后又是她接近宗伟宸,不管怎么样,现在一个家,他们俩毕竟谈过恋爱,简心已经结婚了……”

    按照简宁母亲的意思那就现在就这样,很简单的道理,别结婚了。

    因为不合适。

    这样的媳妇儿娶进来也是搅家精。

    简宁父亲看了妻子一眼,表情阴冷刺骨,语气有些不耐。

    “有话就直说。”

    简宁母亲倒是一呆,这话说出来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取消明年的婚礼吧,不合适。”

    简宁母亲的话说的很是明白,他们家要的就是一个干净身上没有任何污点的儿媳妇,当然你王冉也有可能就是被冤枉的,但是当时你并没有拿出来证据,也就是说,这盆污水到底还是泼到你的身上了,你有嘴说不清的,这样的人能娶来放在家里嘛?

    “你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叫她过来。”

    简宁母亲默默的起身,心里还是没有底,搞不清自己老公到底想做一些什么。

    王冉这边是才下班在路上呢,都快要到家门口了,这边简宁母亲就来电话了。

    “你现在马上来我们家里,你叔叔有话想对你说。”

    王冉打车过去的,就是到了也折腾了很久,毕竟简宁他家住的距离她家还是很远的。

    简宁母亲没有之前的热情,王冉一进门,话都没有说上两句,她把手里的东西照着王冉就扔过去了:“自己好好看看吧。”

    王冉不明白,扔给自己的是什么?等拿出来之后,本来是心里没底,突然间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了,简宁父亲会对自己说什么?不叫他们结婚了?觉得她身上有污点了?死活都逃不过一截了,她也没有想给简宁打电话,堂堂正正的就走上去了。

    这件事儿就是王冉心口上的一根刺,刺的她这些年就从来都是憋着一口气,今天这样被提了出来,她心里很是火大,自己的生活简直就是一团乱麻,你说有顺畅过的嘛?

    炸着胆子就推门进去了。

    “你来了。”

    简宁他爸足足晾了王冉能有五分钟,这才开口。

    “我不知道叔叔你听见看见什么了?就凭着这个就定了我的罪?”王冉把手里的东西扔在桌子上,这个世界上哪里就有公平可言?简心她爸是校长她就能抢了自己的位置,抢了自己的论文,黑的也能说成白的,自己傻,那怨不得别人,可是送这脸过去给人打,她还没愚蠢到那个地步。

    简宁父亲倒是笑了,这孩子这么火大的呢?一进门就往自己桌子上摔东西了?

    眼皮子垂下来,有些提点的出了声。

    “能叫人抓到证据,这也只能说明你太笨,怎么回事儿你说说看。”

    王冉就一股热血冲到头顶,她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跟人家解释?

    看着眼前那个面无表情的人,王冉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两个人就干耗着,外面简宁母亲根本就不敢靠前。

    “叔叔,我是因为认识简宁才认识您的,我跟您没有任何的亲属关系,因为您是他父亲我尊敬您,这件事儿我也说不清,发生过了,当时一个寝室的人都指责是我偷了简心的,还是简心爸爸好心的给了我一份工作……”王冉眼泪就砸在了手上,自己赌气的擦了一把,那时候谁能体谅她的心情?

    她说要考研,她哥就成天数落她,说工作是靠她本事赚到的,凭什么不去?

    嫂子跟哥哥就配合说话,每天用话刺儿她,她就是太懂事了,自己不工作不赚钱,嫂子心里肯定有意见,所以她去了,自己是背着偷了简心论文的罪名进了研究所里的,她是怎么过日子的?

    自己就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会靠着实力说话的,你简心是假的终于就是假的。

    “我没有了不起的家庭,没有了不起的人生,相反的我的命好像很糟糕,男朋友被人撬了,论文被指责剽窃,明明应该光明正大的进了所里,我进所里就应该是被培养的,结果呢?我不怪任何人,我也怪不上,不谈恋爱被人说,谈了恋爱还是被人说,我认识简宁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跟简心是堂兄妹,如果知道,我一定不会愿意的。”

    王冉觉得愤怒觉得无望,莫须有的罪名被迫背在身上一次,现在又要背第二次了是吧?

    她不知道现在站在自己这边的到底是有人还是没人,她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她心里的难过,她不能跟父母讲,那时候暴瘦,一个月掉了二十多斤,当着父母面前要装着开心,努力吃,晚上就吐,心情郁闷的想要自杀,是她自己的人生没有必要叫父母难过。

    王冉哭的跟小孩子一样,自己就站在哪里,她哭不代表她承认了,她哭是因为她觉得委屈,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你在有本事,你没有人脉就是白扯。

    简宁父亲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看人很准的,王冉眼睛里还是有害怕,估计是认为自己会说对她什么不利的话吧?

    “哭就能解决问题吗?”简宁父亲的声音阴测测的飘进了王冉的耳朵里。

    “我不分手,我没有错,我们两个恋爱没有问题。”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吃个饭吧。”

    简宁母亲看着王冉是哭着出来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对了,你们不合适,早点分手对大家就都好,何必闹的最后大家都难看呢,给你脸的时候你要捡起来赶紧走,这样还能有一些面子。

    “你叔叔也是为了你好,要不要我叫司机送你回去?东西那些就送给你了……”

    王冉听出来简宁母亲话里的意思了,自己抿出来一个苦笑,哽咽了一声,实在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了,不是说压下就能压下去的。

    淡定了这些年,到今天就都爆发了,还是爆发给了不应该给的人。

    王冉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白痴呢,她跟人家讲那些干什么?

    已经都定了你的罪名了。

    王冉不知道的是,她今天这一哭算是救了自己一把,简宁他爸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冷血,没有感情,简禛也好,自己老婆也好任何人都包括在内,就如简宁母亲所想的那样,王冉的身上不够干净,不够条件好,甚至她就连简禛的二婚老婆都比不上,他是想放弃王冉的,自己已经算是为他们拓展了道路,在他们的婚事上自己并没有给过他们为难,这已经是他极大的退让了,但是王冉做的事情就没有叫他能觉得眼前一亮的。

    现在算是勉强找出来一点,坚持住了。

    他儿子既然看上了想娶,觉得合适,那就是她吧。

    简宁母亲送着王冉就要出去,简宁父亲从书房走了出“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他也没有吃饭呢,就看着自己老婆搂着王冉的肩膀。

    “不吃饭去哪里?”

    简宁母亲以为丈夫说的是自己,自己回过头:“我先送王冉出去……”

    “我说的就是她,不吃饭去哪里?”

    简宁母亲好半天都有点摸不到头脑,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好像情况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好像跟自己所猜想的也有些完全不同?

    “以后少哭,别遇见事情就只会抹眼泪,我们家不需要这样的媳妇,别人扇你耳光的时候记得给我狠狠的扇回去,任何人都算。”

    简宁母亲张着嘴,好半天回过味儿,这个任何人里面是不是也有包括自己?

    王冉不说话,她其实是有听出来,简宁父亲就是拐着弯的在说简宁的母亲或许还有简心家,她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在我能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你就好好的听,结婚之后孩子放在第一,我们家不需要你有多优秀,生了孩子之后你想拼,那没人拦着。”

    简宁父亲拿起来碗收了声,这就算是谈完了,一人后退一步。

    他愿意退了,这就是给王冉极大的面子了,你想工作没人拦着你,但是生孩子摆在第一。

    简宁母亲有些心烦意乱,到底是都说了一些什么?丈夫的表情好像瞬间就变了?

    自己也不敢问出口,这顿饭吃的鸦雀无声,王冉走的时候简宁他爸还在楼上呢,她离开的时候在门外跟他说了一句话,他只当做没有听见,对王冉其实他是没有多大的感觉的,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还是一个一点优点都没有的凡人,如果不是因为简宁喜欢,喊出来龙叫,他也不会同意,王冉身上的那些优点在他的眼里狗屁都算不上。

    自己手里的笔顿了一下,自己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照片,照片是发面压在里面的,伸出手碰了一下然后又把盒子的盖子给盖上了,扔了回去,就当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自己回到房间里,简宁母亲还没有睡呢,知道他不会晚睡,一般她就不会提早睡。

    “你对王冉很有意见?”

    简宁父亲看着妻子好半天抛出来一句话,简宁母亲低着头;“我也是为了孩子好,毕竟跟宗伟宸有过牵扯是真……”

    这事儿总是推不掉的吧?

    简宁父亲抬起头对上她的脸,冷冰冰的说:“不该你管的时候就别瞎管,他喜欢就行了。”

    一句他喜欢就行了,简宁母亲不敢翻身怕丈夫睡不着,自己兜了一夜,那自己算是什么啊?

    只要简宁高兴喜欢就行了,那还要自己为他看什么?

    起床的时候就有些意兴阑珊的。

    外婆这边折腾王妈妈折腾不上,这边着急乔芸,儿女就没有跟她一条心的,谁也使不上力气,这病就更没的好了,一病还严重了,乔芸这时候的作用看出来了,乔芸跟她这个外婆的感情可真是好,这药给买的五花八门的,就生怕外婆一觉睡过去了一样。

    *

    “妈,你现在回嫂子家……”三婶是没好意思说,不是给人家添乱嘛,那边王冉外公瘫痪在床。

    王奶奶觉得自己要是不回去,这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她要是说不放心也就是不放心王凌。

    临走的时候还交代儿子,一定要把王凌给看住了。

    王妈妈这晚上才回来,徐秋华本来是要做饭的,但是王奶奶给她钱,叫她带着王焱就回娘家了,徐秋华也没敢问别的话,她怕这个老太太啊,心里合计这是又怎么了?

    王超到家,一看自己妈也没在家,徐秋华也没在家,拿着电话就要给徐秋华打电话,王奶奶横了王超一眼。

    “给谁打电话呢?”

    王超说徐秋华又不知道疯去哪里了。

    “我叫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王超心里就纳闷,奶奶这是跟谁啊?

    王妈妈晚上一进门,王奶奶就指桑骂槐的。

    王奶奶把规矩说了,该到你家就是到你家,我不能去别人家住,前两天走那是因为孩子闹腾的,她得先去解决王凌了,现在回来了,就连饭都吃不上一口。

    “你是不是就觉得委屈了?我明明手能动脚能动的,我却让你做,你心里恨我是不是?”

    王妈妈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你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婆婆都没有这样数落过自己,这是因为什么啊?

    “妈,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

    夏侯兰下班才能跟她去交接,王妈妈合计家里有徐秋华做饭这不就有人了,王奶奶当场就翻脸了。

    “把你爸叫上来。”

    王超就想劝,自己妈都这个年纪了,再说王超看着王妈妈的眼圈就红了,自己也是于心不忍,那说到底还是自己妈。

    “奶奶,我妈……”王超的话还没说完呢,王奶奶这边就又开始了,谁面子她都不给。

    王爸爸进了门闷声不吭的,王奶奶就讲究这事儿。

    “我也知道你娘家有事情,可是有事情这昨天出去的,今天晚上才回来?”

    王妈妈是觉得那是自己爸爸,就是吃点亏,那不是叫老人舒服了,老人舒服着了就行了被,那现在王奶奶这通闹腾,心里也是难受,自己跟婆婆这些年没红过脸,现在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儿就被婆婆跟数落落水狗似的。

    “你怎么不说话、”

    王爸爸还是不吭声,他就没有话要说。

    王奶奶脸上没什么怒容,只是冷冷的笑。

    “人家可没当你是亲人,当你是亲人就不会这样算计你。”

    王爸爸知道自己妈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晚上自己吃过饭就进了母亲的房间:“她也不容易。”

    操持一个家,可不不容易嘛,你说王凌那时候自己老婆是有权把孩子给推掉的,但是她没有啊。

    王奶奶冷哼着:“没人说她容易了,脑子太笨了,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就她家那两个姐弟心里想什么,我都能猜得透透的,别人都上班就她不上班是吧,那要是这样明天叫她也出去上班去,至少还能多赚两个零花钱花呢……”

    王爸爸一听,这话说的就不像是样子了。

    “你别不用合计我为什么对她发火,你妈不是没事找事儿的人。”

    王爸爸从里面出来,回了卧室里,王妈妈躺着呢,这么大岁数被婆婆好一通削面子,虽然徐秋华没看见,那自己面子也是没了,心里挺上火的。

    *

    “你去把人给请过来。”

    简宁父亲的秘书有些不明白,如果要是见王冉的话,那就好好见王冉好了,怎么绕过王冉去见王冉的外婆了?

    外婆跟乔芸跟着秘书进的酒店,简宁父亲这时间是空了下来,按道理轮不到他出场的,这样的人自己也没有必要见面,但是根源不是在这里嘛,等着自己老婆去解决,不知道她能不能断了根,不如自己来。

    秘书推开门请她们进去,秘书去接人的时候就明说了,是简宁的父亲想见外婆。

    外婆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听说是听说,但跟见还是两种感觉,自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样当面闹开的话,对自己并不利,她想要的是王冉跟宗伟宸见面的时候最好叫简宁的母亲看见,这样不就好了。

    可是外婆不是神,一切也不能按照她的想法来上演。

    简宁他爸天生就是那样的一副脸,模样肯定不好看,过于冰冷,脸上的线条就好像是刀刻出来的一样,乔芸就看了一眼,第二眼就不敢放到简宁父亲的身上去了,觉得渗人。

    怎么会这么难看啊?

    “请坐。”

    外婆拉着乔芸的手看了简宁的父亲有几秒:“我不知道你请我来这里……”

    简宁父亲的脸上依旧那副表情,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王冉跟简宁明年结婚是我同意的。”

    外婆皱眉,当着自己说这样的话是为了什么?目地呢?

    简宁父亲看了乔芸一眼:“你喜欢简宁?”

    乔芸觉得自己的一层皮就被人当场给扒下来了,怎么就可以这样的怀疑她?可是又不敢发火,说话磕磕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个所以然。

    “芸芸我们走……”

    外婆很乔芸肯定就是走不成的,门打不开,外婆倒是发飙了,要是简宁父亲没有问那一句,自己还好应付过去,他是怎么知道的?那现在说王冉的任何话就无非坐实了自己冤枉王冉了。

    “我们简家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进,在我的眼里女人的话就连路边的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一条流浪狗都不如。”

    乔芸觉得听了这话心里隐隐难受了起来,外婆瞪着眼前看着简宁的父亲,倒是有一种听了这话特别生气的反应。

    “够了,你要是觉得我们家王冉高攀不上你们家,那就叫两个孩子算了,从来就不是我们王冉主动的,是简宁自愿,我们家是没有钱,但是骨气还是有的……”

    简宁父亲看着外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王冉嫁不进来你身边的这位更加就不可能嫁进来,我今天破例见你们一面,完全就是给王冉面子,毕竟她将来要成为我的儿媳妇,我不想把话说的过于难听,你们算计什么我不管,但是算计到我的孩子头上……”简父的眼神晦暗不明,他想从来就没有人把他当过傻子,从来没有过。

    乔芸觉得自己后脖子凉飕飕的,头突突的疼。

    “你说什么呢?”外婆还在强撑着,脑子里也是一炸。

    “门不当户不对,你们家就更加不可能,父母过世的早这没有错,但是放在我们家不会找没有父母的孩子,不管这个孩子的父母是因为什么而去世的,我一直都认为孩子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成长人生就是不健全的,我们家不会要不健全的人。”

    乔芸嘴唇动了动,其实简宁父亲并没有说太过于刻薄的话,她哭都不敢大声哭,自己别别扭扭的流着眼泪,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外婆觉得心里有些慌乱,脸色灰败,现在她不想叫乔芸嫁给这样人家的孩子了,当父亲的就都是这样的德行,孩子再好她们也不要了。

    “王冉不会那么傻放着我儿子不要去回头找前男友,我相信她的脑子里装的不是稻草。”

    简宁的父亲起身,自己扣上西装的扣子,外面的门被打开他就走出去了,他肯纡尊降贵的说这些,就已经算是很给她们脸了,秘书跟了他这些年,难道接下来的场合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应对?那他可就真是白活了。

    “这顿饭我老板买单,不应该生的心思就千万别有,简宁啊你别看他是个小小的医生,家里的条件好本人样貌好各方面都很出色,一直到现在才交女朋友并不是他交不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往前送他就会要的,简宁呢喜欢王冉,这是王冉的造化,王冉再不好可是王冉的学历工作家庭每方面大概还算是能说得过去,我们老板就不太喜欢一些女人私下说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老太太你是王冉的外婆,为了孩子好,就不要动不动就说出来什么叫孩子黄不黄的话,这样的话你来说也并不合适……”秘书的双眼在外婆的身上打了一个透彻,怎么回事儿你心里应该比我明白的很,话说的太过于明白就没意思了。

    秘书并不是一个宽厚的人,相反的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两三下,怎么可能会成为老板身边的第一人呢,往往越是这样的,越是势利眼。

    他可以对王冉保持客气,那是因为王冉是简宁喜欢的,简宁是他老板的儿子,但是眼前的这两个……

    想查还不容易,一个后外婆,你张口闭口的就黄,你有什么资格?

    他不想把话说的难听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乔芸眼睛哭得通红,觉得被侮辱了:“王冉姐是我外婆的外孙女,你们这么对我外婆,再有钱怎么样,王冉姐不会跟简宁处下去的,你看着吧,你就是人家身边的一条狗……”

    秘书脸上的笑容就收敛起来了,飞快的看了乔芸一眼,这孩子的脑子里面养的是金鱼吧?

    “首先我从来不认为是简宁高攀了王冉,其次两个年轻人恋爱是他们自愿的,不存在谁高攀谁,他们是平等的,还有一点小姑娘我觉得你叫这声姐叫的就似乎有些不太符合你的心情,说话之前先动动自己的脑子,脑子是用来想事情的,不是用来养金鱼的,我是我老板身边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去咬谁,这婚姻讲究的是配对,就着我来看你将来有什么好姻缘我不敢说,但是简家这样的人家你努力一百年做个佣人你都不够格……”“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回去会叫王冉跟简宁断的……”

    “后外婆……”秘书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外婆的老脸一下就变紫了。

    秘书压低声音,自己给她们面子了,可是她们不要。

    “我如果没有说错的话,你是后的吧?在这中间你充当的是什么角色简先生非常清楚,并且觉得很不满意,他是个聪明人也不喜欢别人算计他跟他玩心眼,今天肯来这里就是给您留面子了,不然我现在就联系王冉的母亲,我们大家坐在这里把事情说个清楚?”

    “然后看看王冉的母亲是否会因为您叫她的女儿跟简宁断?您都干了一些什么还需要我来开口嘛?如果我是您,我一定会很高兴的,我的外孙女嫁的如此好,这就是我的造化,她来看你,那是她心肠好,她不来看你,那是您活该,您心里应该有数不是嘛?”

    外婆脸上虽然端着,可是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把话说得清清楚楚过?

    要是真把王冉她妈叫过来,自己以后还有脸要求王冉她妈做什么嘛?

    后背的冷汗滚滚而下,乔芸就一直哭,自己就想跟人家辩解,可是秘书是干什么的?嘴皮子一个顶乔芸五十个,说的乔芸恨不得就死在对方面前了,秘书的嘴很刻薄。

    乔芸是学历不行,父母不全,样貌不行,个子不行,身材不行,一脸守寡相,这是秘书的原话,乔芸现在就是哭都不哭不出来,她平时最喜欢拿父母来说事儿,动不动就她父母过世的早,这回来了一个跟她硬碰硬也是那她父母来说事儿。

    父母过世的早也是错?

    还说她一脸的寡妇相,乔芸只觉得心绞痛,头也疼,脸色越来越青,看眼前的东西越来越不能集中,她跟外婆现在就完全是挨打的地步,不能吭声,不能还口,人家捏着她们俩的命脉,你开口人家不怕闹的,闹到最后对她们有什么好处?

    外婆算是领教了,她以为自己就是聪明人,结果撞上更加聪明的了,她的那点聪明在人家的眼里就是鸡毛菜,活到这把年纪,被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人出口这样侮辱,而且自己还不能还口。

    “我劝您呢,有好日子就幸福的过,别给自己找不痛快,那道门看着是放在地上的,但是不是谁就都能进的,王冉的幸运是因为简宁喜欢她,当然您可能也并没有那种心思,没有最好,别打着一副外婆的面孔好像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着想,真的为了孩子着想就不应该插手管,轮不到您来管不是嘛?”

    外婆脸上现在也只剩下面如死灰了,秘书又看了一眼乔芸,这样的就自己都看不上,她最好是别有那种心思。

    “这顿饭呢,希望你们好好享用,毕竟我想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来过这里用餐的,错过这次也许下辈子才能找到机会了。”

    这话就是实话,不是你有钱你就能来的,这里是会员制的。

    秘书出去之后,外婆突突了两下,自己就坐地上了,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俯视王冉和王冉全家的,但是今天就出现了一个俯视一切的人。

    “外婆……”

    乔芸拉了外婆一把,自己咬着牙想拽外婆起来。

    “我们走……”

    再贵的饭,她们也不稀得吃,不然就真成了人家嘴里的那种人,不就是有两个破钱。

    您老,当初看上的不就是人家家里的那两个破钱嘛。

    ------题外话------

    网站年会又准备开始投票了,7月10号开始,VIP2级包括以上等级,一天可以有十票,投给一个作者或者多个作者都成,这个是免费的,同志们,到时候表我叫我死的太难看哈,还有今天这章过瘾了没···月票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