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1  酒后失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来,我今天给芳芳道个歉啊,我不应该动手打孩子,不管因为什么是我这个当奶奶的做的过分了,哎。”外婆随后幽幽长叹一口气,这一口气就让夏侯令心里难受了,自己就是在心疼那长辈打了晚辈打都打了,这也道歉了就行了呗。

    “妈,你别那么说……”

    典韦眼皮一跳一跳的疼,这不对劲儿啊。

    按照自己对这个老太太的了解,当时芳芳说话也确实过分了,她好好的怎么就会道歉?这是怎么了?想要他们家出钱?按道理是不可能的,那是为了什么?

    外婆给典韦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夹菜,笑着看着典韦,同典韦说着:“妈,这辈子活到现在被的不求了,你看看你爸这样,我这就挂着乔芸,乔芸好我才能放心,你们当舅舅舅妈的在单位就帮孩子留心着一点,不图对方多有钱,只要人品好就行。”

    典韦忍不住的打量外婆,这不对劲儿,严重的不对劲儿。

    只要人品好就行?这话就不像是她婆婆能说出来的,其实这事儿放谁身上就都难,王冉怎么说有个正经工作,虽然年纪有些大,那也比乔芸介绍给别人家,坑了别人家好啊,谁愿意揽这闲事儿?

    外婆也知道自己当初就应该在缓和一点的,弄到现在这儿子女儿没一人就肯帮忙的。

    夏侯芳就是跟乔芸结死仇了,自己没用正眼看乔芸。

    “奶奶你就别难为我妈了,将来过不好算谁的?到时候天天打架打我家去,我妈负责我一个还没负责好呢。”

    “吃你饭,怎么就那么多话。”夏侯令数落了女儿一句。

    “我不吃了,不吃行了吗?我现在要回家去念书,行吗?”夏侯芳摔筷子就起身,有本事你就打我。

    夏侯芳这次考试不知道怎么考的,年纪第十名,这给夏侯令美的,虽然就这么一次那也比没有强啊,得瑟的要死,到底是自己女儿随了自己聪明,夏侯芳就是做的再过分他也肯定不能打,这时候孩子鼓励都鼓励不过来呢,夏侯芳自己也是知道这点。

    “妈,你别听芳芳说,我会留心的,我送她回去,她有功课没做完呢。”

    夏侯令点点头,夏侯芳勉强打过招呼自己就跟着她妈走了,外婆就看着夏侯令,这是自己的老儿子啊。

    “这在银行这么干下去也不是办法,是不是得换个工作?”乔芸听见外婆的话自己抬起来眼皮渴望的看着夏侯令,她一点都不喜欢银行,每天时间就都被固定了,觉得人生都被圈住了。

    夏侯令是有心无力,他没那个本事,再说现在他就连钱都没了,过去最自豪的就是自己家两口子日子过的还不错,现在因为这孩子……

    “妈,银行其实就不错了,那总比出去打工的强吧?乔芸这学历现在找工作真不好找,你看多少大学毕业的都去买衣服了,我不是说孩子就一定要去买衣服打个比喻,那不能抱太高的心……”

    外婆幽幽叹口气。

    “知道了。”

    乔芸也泄气了,现在认清了,自己就狗屁不是,以后也不敢做梦了,因为简宁他爸太吓人了,不过乔芸别着一个劲儿呢,这辈子你别给她机会,要是给了她机会,以后她一定要去简宁父亲面前走一圈,气死他拉倒。

    乔芸这孩子,脑子不愧是养金鱼用的,她觉得万一自己将来也嫁给什么王子的,这都不好说的事情,外国人看中国人跟中国人固有审美观念不一样,到时候自己不就牛逼了?不过想想自己也清楚不现实,不回到原地就不行啊。

    玩不转啊。

    “老舅,过去是我不懂事,你跟舅妈别跟我一样的……”

    夏侯令对这孩子现在是一点期待都没有了,说她很多次了,怎么说她还不是那样,就被她外婆给养的……

    外婆看了一眼乔芸,对着儿子轻轻笑了出来。

    “行,不难为你了,你单位看着找,找个人品好的,咱乔芸跟王冉不同,不贪钱也不图对方条件,只要过得去就行,对了小令啊我一会儿给你拿点钱,你陪着乔芸去买个手机。”“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

    夏侯令带着乔芸去买的手机,外婆是给拿钱了,可是夏侯令好意思用外婆的钱吗?

    自己买完了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儿了,给一个外甥女买手机花了三千六百多,他自己还没用上这么好的呢。

    “谢谢老舅。”乔芸脸上笑开花儿了,人人都有,就她没有难免就有些跌份儿,但是现在不同了,她也有了,乔芸告诫自己要活得明白点,不应该自己贪的不能贪,不能叫别人瞧不起。

    *

    伟亮请客,这老小子又谈成一个项目,其实不少人是觉得伟亮借着老子的关系在局里老是有案子拿,或多或少其实还是有点关系,爸爸坐在那个位置上,下面就肯定有人愿意给脸,但完全冲那个也不现实,现在就形成了一种现象,有些人吃不到就说葡萄是酸的,到底是酸是甜,伟亮从来不说,在哥们外面得得瑟瑟的,在局里从来就不那样,他要是在局里丢人,那就是丢自己老子的人。

    “王冉没有想吃的菜?”

    这桌子上就这么一个女的,怎么也得照顾照顾,王冉呢是不习惯别人跟自己客气,这已经很丰盛了,自己没有必要在另点,伟亮他们跟王冉肯定就没什么共同话题,王冉坐在这里那是因为她是简宁的未来老婆,他们跟简宁是哥们。

    王亮跟伟亮哈拉哈拉的,王亮逗闷子给最给力,自己嘻嘻哈哈的,有时候转身照顾王冉的情绪,他也不知道哪里听来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有时候逗的王冉就忍不住。

    “要不然给王工换个核桃汁吧,现榨的……”王亮天外飞来这么一句。

    简宁跟王虽然算不得是落地就认识,那也是一起长大的,王亮对着王冉笑,这过去没觉得有什么,今天可能是被灌了一点酒,有些上头,这些家伙喝酒从来不单一喝,一定要混着喝,人伟亮说了,喝的就是命,人生难得活一次的。

    王亮这心就真的照明月的,他没别的心思,他这人自小儿就心疼女孩子,对女孩子就多关心一点,那王冉跟在座的人都不认识,跟自己也算是同事,难免就多关心两句,哪里能想到简宁就不愿意了。

    王亮灌人这是不分谁跟自己是哥们的,来一个撂倒一个,来两个撂倒一双,今天就是奔着撂倒简宁来的。

    简宁在他们面前从来不碰酒,因为职业习惯,今天不同,他明天休息,女朋友在也身边,王亮就寻摸着,我给你找个机会吧,你都单着三十年了,你说别等结婚了,咱们就先走一步成不成?

    喝酒能助性啊,跟伟亮两个人就来上了,一人一边,端着酒杯,你不喝?你不喝就是不给你兄弟的脸,想当初你求婚这给他们两个遛的跟孙子似的,图什么?不就图一高兴嘛。

    简宁不能不喝,王冉试着拦了,可拦不住。

    “他真不能喝,要不然我替他喝?”

    王亮把嘴里的烟用手夹着,拉了王冉一把:“不带这样的,王工你这就是刺激我们孤家寡人呢,简宁有人疼,我们没人疼啊……没人替我们喝……”

    王冉脸皮没有那么厚,自然不可能跟他们闹,简宁喝了六七杯,伟亮用筷子夹菜:“开,哥哥我今天难得献媚一把,张嘴……”

    大家就笑,伟亮还正儿八经的跟王冉先说个过场话。

    “弟妹就别往心里去了,我一男的就是喂他吃一盘子你也不用担心他会爱上我……”

    王冉不能说什么,就笑,王亮看着大家都闹简宁自己就收手了,见好就收得了,这边核桃汁过来,献殷勤的给王冉就倒杯子里去了。

    “够不够啊?”

    一边倒一边够体贴的问。

    女的喝这个好啊,你看这颜色就知道,将来皮肤肯定白,简宁掉过眼神就看着王亮,自己伸手接了过来,他一动弄的王亮都有些被动了,自己傻愣愣的还站着呢,手里还夹着烟。

    他活这么大,就没人说过他这样不妥啊?

    简宁开口了,抿着嘴唇:“她不喜欢闻烟味儿……”

    简宁一开口屋子里的人都憋着笑呢,叫你献勤,这回好了,正主儿不愿意了,怎么了吧?

    伟亮夹着菜送进嘴巴里,自己有滋有味儿的看着,真是少见简宁这样啊,你俩都这关系了,谁还能跟你抢吗?

    简宁一抿嘴伟亮就看出来他是真不高兴了,他说呢,平时怎么劝一口酒不愿意碰,今儿就好像有点不高兴了,接连喝了六七杯,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嫂子……”王亮看着王冉突然就这么叫了一句:“你对我兄弟好那就是对我好,当我一天嫂子,一辈子就是我嫂子……”

    王亮把杯子在桌子上顿了一下自己整杯就闷了,他也看出来了,调戏兄弟老婆,这混账事儿他不干,他就是怕冷场。

    简宁那小嘴小时候就那样,不高兴的时候越抿越紧,得,自己是对人家老婆关心的过分了,他收回。

    “你也少喝点……”

    王冉回过头这就顾不上王亮了,他到底怎么样啊?这些男的没事儿聚一起你说就喝酒玩,到底有什么意思?吃饭就吃饭嘛。

    王冉半搂着简宁的腰身,简宁小脸涨得通红,眼睛总算是缓和过来了,是过头了,但是今天他不高兴了,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没有必要藏着,知道怎么回事儿。

    王冉侧着脸看着他的脸问:“行不行啊?”自己伸手拍他的脸。

    简宁也不回答,眼睛里有些发晕,王冉一看不行,自己得把他弄回去。

    “那你们先吃,我跟他先回去了,喝多了。”

    伟亮挥挥大手:“弟妹,用送不?”

    “是啊,嫂子我送吧?”王亮是这么说,屁股可没动,一来他是真的还没玩够呢,现在才几点,回家也睡不着,再来你看称呼就变了,兄弟老婆不能戏,以后离远一点,谁叫自己兄弟就是一个醋桶了呢,以前没看出来。

    “不用,你们吃。我看他还能自己走……”

    王冉接过来自己的包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你看大家一起吃饭,他们就先撤了,这是没辙。

    伟亮知道王冉心里想什么:“赶紧走吧没事儿,他经常提早离席,不用多合计,是不是啊简大医生?”伟亮调侃了一句。

    王冉抱着简宁的腰就出去了,简宁比较瘦,腰身可能比王冉的还要瘦一些,上面根本就没肉。

    “不能喝酒人家起哄就喝啊?”

    嘟囔了一句,自己出去的时候把账单给结了,王冉把卡放回自己的钱包里,人家为了他们俩操心多少自己不至于就不知道,到了马路边招手,把简宁扶进去自己跟着坐上去,那司机看了一眼后面。

    “这喝的不少啊,年轻人不能喝这么多要耽误事儿的。”

    王冉一脸的受教:“是啊,今天高兴就多喝了一点。”

    那司机不说话就开自己的车,王冉用手拍拍他的脸,今天喝的酒劲儿有点大,又是混着喝的,真的就上头了,脑袋嗡嗡响,眼前的人影就都晃,觉得难受,抓了好几把才抓到王冉的手。

    “是不是难受啊?想不想吐?”

    王冉就要翻包去找朔料袋,她包里有,那是平时为了预防要去超市准备的,简宁不放手,自己抱着她的大腿就躺她腿上了,这给王冉吓的,她穿的是裙子啊,裙子下面就连丝袜都没穿,他的脸就直接贴她大腿上了。

    “简宁,你先坐起来行不行?”

    说什么奈何人家就是不听,王冉叹口气那躺着就躺着吧,自己憋紧一口气,怕他能感觉出来自己有小肚子啊,那坐下来就肯定多少有一点的,王冉这边又是出气又是吸气的。

    简宁就觉得手边滑滑的,自己抓了一把,摸的那是王冉的大腿啊。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王冉先给司机钱,叫司机看准了再走,这有一个喝多的,到时候他没下来就开走了,这容易出事故,自己跑下来背着包忙活把他给弄下来。

    她下车了简宁就照直她那边躺下去了,王冉也有见过喝多的,可是上头没这么快啊?

    这只能怪简宁的那几个朋友,就没憋好心思,大家都是男人嘛,那女人已经就定格肯定是你的,那么客气干什么?看着那样子就不像是有进展的,简宁不急,可是他哥们着急。

    不带这样慢吞吞的,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加一把火,至于成不成的那是人家两个人的事儿是不是。

    “简宁……”

    王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拉起来,这是司机跟王冉俩弄简宁才给弄下来,司机摇摇头。

    “喝成这样你们还能上去吗?”

    王冉可不敢叫司机送,说实话到底是好人坏人这都不好说的,简宁喝多了,自己就一个女的,万一要起歹念呢?

    自己扶着简宁,她这边累的浑身都是汗,简宁那边走的摇摇晃晃的就跟随时要倒下来似的,王冉自己喘口大气。

    到了家门口叫他站住,拍拍他的脸,他现在站不直,所以王冉不需要垫脚就能碰到他的脸。

    “你站好了,我开门行不行?”

    好说好商量,好在他不闹,就是脑袋有点迷糊而已,王冉打开门自己又开始把他往屋子里弄,叫他拖鞋,这就完全听不懂了,两眼神迷瞪瞪的看着王冉,脱鞋?

    脱什么鞋?

    王冉这一看,得,进去吧,一会儿自己在收拾。

    把人弄到沙发上,简宁就说自己头难受。

    “难受你还喝?你今天怎么了?”

    简宁不高兴了,自己坐正身体努力看着眼前的人,手比划了半天压根就不确定人到底在哪里,眼睛疼,嘴里嘟哝了一句,“看不惯别人对你献殷勤,难受。”

    王冉就觉得深深的乏力。

    有这样吃醋的吗?

    平时他可没这样啊,自己用手指推着他脑门。

    “那是你朋友,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去的,他们也是一样的,心里不定怎么想我呢,也许是这样合计的,这女的这么丑,是用什么办法把我兄弟给泡到手的……”

    简宁眨眨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王冉,自己也不动也不说话了,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就这样看着她。

    “我脸上长花了?”

    不能怪王冉没起别的心思,你说他们俩处这么久,简宁跟和尚有分别吗?那些所谓的猴急现象出现在他的身上那就是不能够啊,简宁不是那样的人,这就是王冉的想法。

    肚子里的酒好像就变味儿了。

    王冉看着这时间也不算是早了,现在眼看着就要九点半了,自己也得回家,蹲在地上小声的劝着,你不能跟喝了酒的人一般见识,不是她冷血或者心狠,就只是喝多了,问题应该不大。

    这就是准备要撤了。

    姑娘,你还能多点责任心不?

    “简宁,咱们回卧室行不行?”

    回卧室好啊。

    简宁站起身,才站起来自己就用手撑着头,脸苦的就跟小包子似的,蹲在地上。

    “头疼……”

    王冉叹口气,怎么喝多了就都这样呢?这是变身了?

    “小蘑菇跟姐姐进去睡觉好不好?”王冉不是故意要调戏他的,他清醒的时候自己肯定就不敢,王冉在网上看见过一个笑话这时候就拿出来用了,那上面是说一个神经病患者,谁问她话就都不说,后来医生就陪着她蹲着,她突然来了一句,你也是小蘑菇嘛。

    简宁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一只手就拉着她的,王冉给他盖被子,他马上就给踢一边去了,说是热。

    “那行,你自己躺好了,水就放在一边了,要是半夜起来难受了,手边就有药记得吃,不行在给我打电话,我得回去了,这都晚了,要不然我妈该着急了……”

    简宁喝多了他还是简宁,没变成狼,自己就捶床。

    “怎么了?哪里难受啊?”

    那肯定就是有难受的地方,但是不方便说,老实人喝多了还是老实人不可能撒酒疯耍流氓,自己身体跟火烧似的,胃部一波一波的往上蹿火,别的地方也就算了,偏她撩拨了他一把。

    自己越是想越是难受,双脚蹬着床,那床是挺结实的可也禁不住他这样啊,这么大人的人就打挺。

    王冉以为他是真的哪里难受了,自己怕他这样啊,立马就给抱住了,不管怎么说先别蹬了,哪里难受说啊。

    “你哪里疼啊?”

    是不是胃出血了?

    简宁被她一抱自己就老实了,他不说话,王冉只能先喂他吃药,先吃了再说被,总不会吃坏的,这边看着他明明都要睡了,自己想起身他就又开始了,简宁就只觉得自己心口火烧火燎的,那股劲儿顺着往下。

    “你等一下,我电话……”

    她才离开他身上,他就给她按了回去,你说王冉这边手机就响个不停。

    王妈妈就纳闷,人怎么还没回来呢?

    “都多大的姑娘了,出去陪朋友吃饭,不到十二点能回来吗?”王奶奶说了一句,这看的也太紧了。

    王妈妈可不管自己婆婆说什么,那是她亲女儿,婚前来点什么别人家行,她家绝对不行。

    王冉被他死死的勒着,他浑身都发热,滚烫滚烫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啊?问他又不说话,这一喝多大脑好像还跟不上了,自己别过脸打着商量:“你先叫我接电话行不行?肯定是我妈,她该着急了……”

    好不容易他肯松开点。

    “王冉啊,几点回来?他们男的就喝酒了吧,我叫你爸去接你?女孩子一个人多危险啊,路上也不太平……”

    上次不就是被宗伟宸给拦住了嘛,王妈妈听着怎么就那么安静呢?

    “啊,妈一会儿他能送我回去,不用来接。”

    “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啊?”

    安静还才接电话?

    “我拿着电话上卫生间,妈你先睡吧,别等我了……”

    王妈妈觉得自己还是需要重申一句:“王冉啊,你们还没结婚呢,吃完饭就赶紧回来听见没……”

    王妈妈对自己女儿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她说这句话就是告诉王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冉,出格的事情别做,你们俩也没多少天就结婚了,别人能行,你妈我看不过去这事儿。

    王冉心虚啊,浑身冒冷汗,自己也会撒谎了?

    单手撑着头,他借机就爬到她的大腿上了,抱着她的大腿,王冉里面真的就只穿了两件,一件小的一件四角的,穿裙子嘛,怕风吹起来,她没那么豪气就敢穿一件就出来。

    他拽了一把,自己觉得裙子那边好像有恪手的地方,自己伸手就要摸,这给王冉吓的,她也没经历过这些啊,自己使劲儿推了他一把,自己连滚带爬的就滚地上去了,主要是没坐住,她坐的是床边自己也是紧张,他手摸的那个是……

    多丢人啊。

    简宁咕咚一声,你说他这个身长,床那边还短,头直接就磕墙上了,王冉听得清清楚楚的,自己反应过来就赶紧从地上起来。

    “简宁磕到哪里了?”

    简宁这回稍微有些清醒了,不想吓她,但是当时真的就疼了一下,现在还疼呢,脑仁蹦蹦的疼。

    “没……”

    自己拧了一下眉头,王冉看着他的脸有些发白,自己把他给弄上来,吞了一口吐沫,不会摔出来问题吧?

    那时候他上手就要去看,真被看见了,自己也不用活了。

    王冉那四角裤还是网上买的呢,带图案的虽然是肉色的。像是内衣的话回家自己洗了都是晒在自己房间里的怕别人看见,她的内衣一般就都挂自己窗户外面自己洗好了在上班或者晚上回来洗,亲嫂子亲妈也不用,觉得有点别扭,不好意思。

    “你哪里难受啊?”

    简宁这回彻底安静了,不闹了,过了那个劲儿了,自己脑子是真清楚了,觉得有点丢人,他刚刚怎么弄的?这是自己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没事儿……”

    王冉这也不敢走,劝着他去医院,简宁这回就真的笑出来了,他现在要是去医院的话,能把人家的大牙给笑掉,保准的,自己以后也不用上班了,丢人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就是有点疼……”

    自己说的虚虚实实的,到底哪里疼他没说,王冉现在也顾不上了,这刚才咕咚一声,是不是就摔倒了啊?

    “好没好点?”

    王冉给他按着头,说实话她不上手还好点,她一上手简宁更加疼了,撞的地方起了一个大包,撞的挺狠的,王冉也摸出来了,自己有点后怕。

    “没好。”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翻了一个身自己抱着她的腰身就决定今天就这么睡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难得任性一次,你说他的人生当中三十年都是墨守成规的,难怪破例一次还不行?

    王冉也不能在叫醒他,自己看着他搂着自己的腰身,那手就在她的后面摩挲着,王冉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就是没经历过自己也看过小说吧,看过漫画吧,听别人也说过,偶尔看论坛也瞄过那么一眼,这样下去情况不妙啊。

    “简宁,这样不行,我妈能劈了我……”王冉的脸憋得通红通红的。

    简宁哪里见过这么尴尬的王冉啊,他自己的耳根子都烧红了,没想别的,今天他就难受,就陪陪他不行吗?

    话说出去了,自己都觉得不要脸了,两个耳根子烧得通红。

    “我就摸摸保证不干别的……”

    一男一女,女的脸上都能煎鸡蛋了,那男的也没好到哪里去,幸好的是他不用去看她的脸,自己的脸对着她的肚子。

    这一层窗户纸就算是捅破了,成不成吧,你就给个痛快话吧,躺着的那个人这是有喝多了当引子,反正不要脸也豁出去了,坐着的那个自己难为的半死,抖着手,觉得这好像有点不好,自己想想还是要起身,不行,过不了心里那关。

    王冉觉得今天自己内衣穿的不够好看,还有还有好像最近胖了一点,她还没减肥呢,对了,还没洗澡,综合很多的因素这是绝对不行的,跟自己想的完全就是两种,她一起来简宁就条件反射的去压她,自己喘着气,热乎乎的气就全部都喷在她的颈窝上。

    “别动……”

    他的手顺着裙子就摸了进去,王冉大腿上起了一片一片的鸡皮疙瘩,觉得他的手有点凉,说不好那种感觉,好像有点冷,自己伸手去握住他的,不能这样啊,她至少也得弄的像样子点吧。

    “我不看。”

    这话说的。

    屋子里关着灯,黑漆漆的,不过外面有月亮的光儿,今天月亮的光儿就不强,微微弱弱的,就那么一星子半点的光儿照在窗子里很是微弱,她闭着眼睛,自己的睫毛眨啊眨的,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

    什么都没发生,他答应的自己就能做到,跟学医时候接触的完全不同,手感也好别的也好。

    王妈妈十点又打了一次电话,简宁喘着气躺在一边,自己坐起身。

    “我送你回去吧……”

    王冉低着头,自己的脸就恨不得得买块豆腐立马钻进去,太丢人了,她短时间里都不能见他了。

    “不用,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省得我妈着急……”

    自己慌乱的扯着内衣的带子,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要是被她妈给知道了,你看着肯定就没完,回家就得批自己。

    简宁扭开头,自己吞了一口口水,平息了下来,自己起身就送着她出去了,这回都清醒了,不过自己不敢让她看出来,走路就想着是不是应该摇晃着一点这样更加像呢?

    王冉没有心情想那些,脸都烧透了。

    “你回去吧,我自己打车走没事儿。”

    简宁不答应,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肯定就不行的,自己到底还是跟着她坐进了车子里,坐进去就闭着眼睛。

    “你听话现在就回去吧,你这样我不放心叫你自己回来啊?”

    你看上车都不知道说地址,王冉就把那事儿先给抛开了,到时候他在坐车丢了怎么办?

    前面那司机就笑了。

    “小姐你可以记住我的车牌号,我肯定不拉着你丈夫去拐卖。”

    王冉撑撑头,简宁就握着她的手,他不松开,王冉也没有办法,到家下了车,王妈妈果然就在外面等着呢,看见车里的人,还问了一声:“怎么喝那么多啊?要不小简今天在家里睡吧?别走了。”

    王妈妈是真心诚意的,毕竟喝多了他自己一个人,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呢。

    简宁勉强撑着眼皮:“阿姨,不用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王冉跟着她妈进了房间里,全家该睡的就都睡了,王冉最后一个回来的,眼看着这都十点奔着四十去了。

    “下次早点回家,明天还上班呢。”王妈妈咕哝了一句自己就回房间了,王冉洗完澡擦身体,自己对着镜子涂润肤乳,视线就固定在某一点上了,当时就觉得有点疼,现在看见有一块红砂,想都不要想,怎么弄出来的,自己不知道吗?

    赶紧的套上衣服自己就回房间了,简宁到家给她发的短信,怕她已经睡了,这一个晚上两个人都没睡好。

    简宁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月光,自己撑撑眼皮,你也会这种下三滥的招式?还装醉?你好意思吗你?

    王冉纠结的就多了去了,女人无外乎就觉得自己的胸部永远比别人的小点,身材不够那么完美,当时身上是什么味儿啊?还有一点有点后悔,不应该这样的,不是没到时候嘛,自己拍拍脸,在想下去,就真的不用睡了。

    *

    “王冉啊,王冉这都几点了,你今天不上班了?”王妈妈隔着门喊了好几声,这王冉昨天迷糊糊的自己后半夜才睡着,睡着了之后就一直做梦,做春梦,这不能啊,她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啊,怎么就做这种梦了?

    梦里还是自己主动的,你说她就这个郁闷啊,她这是怎么了?

    睡了就起不来了,王妈妈喊了好几声,自己推开门,王冉这才起床,脸色很不好,被梦给纠缠的。

    无精打采的拿着包,早餐肯定吃不成了,时间不够用,王妈妈就说是熬夜熬的。

    “妈,王冉都这么大了……”

    婚前就真的同居了能怎么样啊?徐秋华跟王超就是结婚之前就一起了,不过王妈妈不知道,那谁缺心眼还能睡到自己未来婆婆眼皮子底下去啊,那男未婚女未嫁的,彼此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早一天晚一天不都一样嘛,所以徐秋华觉得婆婆这方面管的太宽了,你看一直不停的给打电话,你女儿要是那种人,你打一百个电话也没用。

    “妈,我上班了……”

    下去的时候看见王爸爸了,王爸爸看着王冉这脸。

    “没吃早餐?”

    “嗯,不吃了,时间来不及了……”

    自己跟父亲说了一声就下去了,王爸爸开车追下去了,王冉坐上车,她就觉得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个宝。

    “我就知道我爸最疼我了……”抱着王爸爸的胳膊撒娇。

    王爸爸摇摇头,都这么大的姑娘了,说话还这样。

    简宁今天休息,早上六点就起来了,就怕她起床晚,自己想给她打个电话,可是觉得这个电话要是打了,王冉八成得不好意思,就忍着没打,自己起来的太早了,也没有事情做,买了早餐就去她单位了,她要是吃了,那自己也不算是白来是不是。

    王爸爸开车给女儿送到她女儿门口,王冉下车就看见简宁了。

    “爸你回去吧。”

    王爸爸吭了一声,说自己顺路就捎简宁回去吧,大清早的就来女儿单位了,这恋爱谈的,他女儿就有那么好吗?

    王爸爸突然就生出来这样的一种心情。

    “这是早餐,你自己看着吃,要是不合胃口自己在另买,手里有零钱吗?”

    王冉看着他拿着钱包掏钱,自己瞪目结舌的。

    之前他们家给简宁买那辆车,简宁为了表示自己的心诚,工资卡就交王冉手里了,王冉是想还回去,可是他不要啊,简宁手里一般就剩下奖金全勤奖之类的,拿出来五百块钱摊开她的手塞了进去,这叫零钱吗?

    “你进去吧,我就跟叔叔一起回去了。”

    简宁对着她笑笑,摸摸她的头,自己转身就上了王爸爸的车,王爸爸的心里可就精彩了,这动作以前都是他做的吧?

    孩子毕业了得奖了,自己就伸出手摸摸孩子的头,怎么他还跟自己学呢。

    “叔叔你起的真早。”

    王爸爸情绪有些复杂:“没你起的早。”

    这就是一定的,你到的比我们早,可见你起的更早一些。

    王冉心情复杂的看着手里的钱,她看看天空,她能理解这是昨天那啥那啥之后给的奖励不?

    自己甩掉这种想法,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真是的。

    “哎呦,一大早的就刺激我的眼球,我这快要结婚的人,天天看这样的戏码,心里难受啊。”林潇潇捂着胸口哎呦哎呦的叫着。

    林潇潇推推王冉:“对了,董梅跟简心认识吗?”

    她上次无意当中看见的,董梅好像看见过什么吧?她如果没有跟简心有交集,跟简心一起说话,说的是什么?

    林潇潇把自己跟方瑞珠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多少次,她觉得会咬人的狗不一定就会叫,方瑞珠是个笨蛋,你看她被男人玩成那样就知道了,她做不出来陷害自己的事情,那就是说,这里面恐怕有人在捣鬼,王冉不可能,王冉的个性林潇潇是了解的,死板的可以,嘴紧的很,那就剩下一个人,董梅。

    “我怎么知道。”王冉看了一眼林潇潇,这问题问的就真的很怪啊。

    ------题外话------

    好吧,这章的标题我想了很久,最后定了这个—,—~貌似一点不搭边哈··摸下巴,酒醉小兔兔?好麻····拎个碗等票哈···天外来一笔,大妈你拿着碗,这是准备要要饭嘛····准备说这话滴哈,都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