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5  幸福的声音

125  幸福的声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什么呀?”王冉手里拿着盒子晃了晃,好像挺轻的,自己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狐疑的看着林潇潇。

    林潇潇度蜜月回来了,整个人脸上都挡不住的喜气,要说林潇潇的老公不见得有多帅,但是也不难看,身材特别好,人家才结婚自然浓情蜜意的时候,王冉拿着盒子笑笑,也难得她了,还挂着自己,特意跑单位来一趟。

    “过两天就上班了,到时候给我还不是一样。”

    林潇潇拿着一袋子糖,一会儿一颗的扔进嘴巴里,嚼嚼。

    “话不是那么说的,你对我好,我心里记着呢,我可不是为了给别人送礼物,好东西。”

    “到底是什么啊?”王冉拿着盒子,被她这么一说,自己倒是觉得有点好奇了,到底是什么?

    “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潇潇可真逗,出门度蜜月自己顺便给王冉划拉保险套去了,各种各样的,整整装满了一小盒,王冉打开之后,这东西还用看吗?

    “你……”

    林潇潇意味深长的拍拍王冉的肩膀:“早晚能用得上,这可是我的心意,知道吧,贵着呢,一个……”林潇潇这人就是这样,说完还得顺便显摆一下,你看我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除了这个还给王冉带了一套化妆品。

    “这个就别拆了,赶紧收起来,省得被人看见挑我理……”

    董梅进门就看见王冉拿着一个袋子收了起来,林潇潇在一边坐着呢,自己换了一件衣服跟林潇潇闲聊着。

    “今天怎么就来上班了?巴黎好玩嘛?”

    “当然好玩了,对了,给你们看照片……”

    前一段时间上面抓,工作时间玩电脑不务正业网购,一经发现就立马开除,这一段气氛又淡了下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看看吧……”

    方瑞珠来的晚,肚子已经大了,方瑞珠这算是熬出来了,婆婆同意他们领证了,不过叫她搬回去住。

    看着那三个人的人头凑在一起,方瑞珠有些郁闷,怀孕本来就觉得不舒服,林潇潇原本就说自己嫁的好,方瑞珠觉得自己嫁的也不差,那结了婚的女人比的是什么?比的就是丈夫孩子婆婆这些。

    “我要结婚了……”

    其他三个人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当初那事儿闹的,大家都叫你分手,结果你怎么说怎么做的?

    方瑞珠都要哭了,她知道自己当初把大家的心都给伤了,可是她是个女的啊,现在挺着肚子,不嫁给现在这个,她打胎之后要嫁给谁?自己的苦水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去说。

    “恭喜了。”

    董梅从桌子上起来,看看林潇潇:“我看你气色还不错呢,那边的水土就那么养人?”

    林潇潇就说丈夫都带了自己去哪里哪里:“你别看他那么严肃,可人特别浪漫,在花田里,知道吧?”林潇潇就说着那地方有多少花,环境有多美,丈夫怎么抱着她的,自己一边说一边高兴。

    方瑞珠就觉得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潇潇,好羡慕你。”说不羡慕是假的。

    林潇潇看着方瑞珠,她觉得自己跟方瑞珠的智商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女孩子想要找一个有钱人这想法没错,但是你得看自己能不能驾驭得了,驾驭不了的话,那你嫁到这样的人家,你就是受气去了,方瑞珠就是典型的受气包,不用想,结婚代表什么?现在这个社会离婚率这么高,你自己送上门给人糟践,人家不糟践你干什么?

    你见过怀孕都这个月份,还得求着婆婆叫他们结婚的吗?

    正常女的肚子一大,男方家是不是就应该着急?

    林潇潇笑着,看着方瑞珠一字一句的说着:“瑞珠,我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大家都帮你选好路了,这个孩子就应该打掉,然后寻找第二春,打胎怎么了?现在多少丫蛋都这样,那你就摊上这样的事情了。

    方瑞珠心里有点难受,凭什么就这么看衰自己的婚姻啊,她还没结婚呢。

    “王冉婚期不提前了?你家相公就不着急?”林潇潇用胳膊撞撞王冉,王冉真是太不显山露水了,就没听见过她说关于她结婚的事儿,酒席这个时候就必须定了,不然明年现定你就排着去吧,除非你订的酒店就是属于家门口那种,那种肯定就不用订。

    依着林潇潇来看,她觉得王冉这男朋友家里条件应该不错的,开着路虎,这是没钱人的做派吗?

    可王冉一些东西都是跟着自己在网上买的,难道条件一般?

    “说什么呢。”

    王冉起身自己出去,林潇潇就跟了出去,自己还要介绍给她酒店呢。

    “你别看就四星级酒店,知道嘛一桌将近小三千,不过菜色好,地方好,客人来了有档次,我还有那经理的电话呢,要不要给你?”

    当初结婚的时候不是没合计五星级酒店,实在那个花销就更加的大,说实话一辈子是一次,可也不能赔本啊,选来选去最后选择了这个四星级酒店,但是不比五星级的差。

    王冉笑笑:“太贵了。”

    林潇潇推搡了王冉的肩膀一下:“少来,你一年赚那么多,特别今年,别说四星级就是五星级自己拿钱都去得起……”

    去是肯定去得起,问题何必呢,照着王冉找个菜色不错的酒店,不一定就要什么星级,就是一件高兴事儿大家围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吃顿饭这不就好了,花那些钱进去,就觉得威风吗?

    但是这话她是肯定不会说的,按照简宁家里那个挑剔的程度,得,自己什么就都不说了,到时候他们怎么说自己怎么听。

    董梅动动嘴,比比一边:“我进来的时候潇潇给王冉拿了什么东西,王冉收起来了。”

    方瑞珠不挑这些,给就给被,有什么好在乎的,可是董梅在乎。

    你出国一趟是不是也应该挂着别人一点,大家一个办公室坐着,就是东西不值钱那也是你的心意不是。

    *

    “酒店订了没?”简宁父亲周末休息,本来跟人约好了去打球,结果对方突然有事情,就取消了,自己坐在楼下看着报纸,心里也是合计这事儿,这婚期给定的,怎么就定明年五月去了?

    他还是想叫孩子早点结婚,这样至少明年立马就能抱上孩子了。

    简宁母亲笑:“还没定呢,不过有初步计划了,按照王冉家的层次肯定就不行,而且这里面有个问题。”

    简宁父亲没有吭声,只是看了简宁母亲一眼。

    “他们家认识的人是什么样的就都有,如果到时候请来,跟我们家有点不搭,我的想法就是,他们家一家人比较亲的人过来,然后他们自己办。”

    简宁母亲就这个问题自己想了好几天,简宁这边到时候肯定去的就都是有头有脸的,他们都知道不会怎么样的,那王冉家的人呢?说不好的,到时候出去在乱说话,说看见谁了,惹没有必要的麻烦,还有一个,她家的亲戚,自己家也不想认识。

    简宁父亲点点头,按照自己的想法其实婚礼还是在国外举行的好,在国内被人知道了不好,他不愿意声张,可是想来想去,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出国办婚礼,这不成体统。

    以前不把简宁推出去是因为他自己对这方面没有太多的意愿,那现在自己也算是勉强同意他的打算了,放弃儿子等孙子。

    而且必须就是孙子,他们家族压根就没有出现过女的经商的。

    简宁父亲骨子里还是瞧不上女人的,觉得女人办事情差的多。

    “我是怕说了出来,王冉不愿意。”

    简宁父亲起身,简宁母亲立马跟着起身,自己跟在后面;“现在要出去?我叫司机备车?”

    这是要去哪里?

    简宁父亲淡淡的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别成天就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她没层次难道你也没层次?”

    简宁母亲面色讪讪的,她是话里话外不忘记损王冉一句,瞬间把自己的身份提一下。

    走了没两步:“简宁今天什么班?”

    “好像是休息。”

    “你给他打电话,叫上王冉,去试菜。”

    简宁母亲咬了咬牙,明年的婚礼,现在就去试菜?是不是就有点着急了?而且地方还没有定下来呢,怎么试菜?说这话就是说明他心里已经有数了,过去这样的事情他是从来都不碰的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现在张口就来,简宁母亲觉得堵心。

    他事事都要先考虑到了,那自己呢?难道自己就真的没上心管吗?既然这样那就都你管,我不管了。

    但是这样的想法至多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的,怨念。

    自己有个儿子,他能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吗?

    佣人拿过来电话,简宁母亲接了过来,看着丈夫上楼的背影收回视线,给简宁去了电话。

    “今天休息是不是?没有事情要做吧,跟妈妈一起去试菜叫上王冉一起。”声音柔柔的。

    简宁一愣,现在就试菜?好像有点太早了吧?

    不过还是应声了,这边给王冉打电话,王冉昨天睡的晚,接起来电话还迷糊糊的呢。

    “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简宁难得打趣她。

    王冉这时候最可爱,跟小猫咪似的,认真的跟简宁争辩。

    “挡着窗帘呢,哪里有太阳,没看见。”

    “起来吧,我妈叫我们俩过去,试菜……”

    试菜……

    听听这词儿就多高级,王冉才知道,办婚礼之前这菜还得自己先尝一遍,好像说家里这边就没有这样的规矩,给你一个菜单你看着什么样的菜色定下来就好了,这个真是……

    踩着拖鞋要进卫生间,王妈妈出声说了一句:“王焱里面呢。”又看了一眼女儿:“昨天不是睡的挺晚的,简宁找你?”

    王焱从卫生间蹦蹦哒哒的跑出来,徐秋华跟在后面,给孩子吃打虫药了,看着王冉笑笑:“里面换气扇我已经打开了,你等两分钟在进去。”

    王冉叹口气:“说是他妈要跟我们俩去试菜,妈,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土包子?试菜你听过这词儿吗?”王冉调侃自己,她算是开眼界了。

    王妈妈看了女儿一眼:“赶紧去吧,换身衣服,简宁他妈本身就说道多,有钱是他们家的,该怎么样做就怎么样做,别给你妈丢人啊,我们可不行这些……”

    王妈妈说了一句。

    徐秋华就笑,看着王冉:“要不,嫂子陪着你去?”

    王妈妈恶狠狠瞪了徐秋华一眼,你说她这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城墙吗?

    王冉进了卫生间自己刷牙洗脸,往脸上拍了一点水,涂了一个防晒霜,回房间换衣服的功夫,简宁开车就来了。

    “小简啊,外面热不热?”王妈妈脸上的表情除了欢迎那就是欢迎,那现在简宁是她的准姑爷,看见自然开心了,你说要是没心的男人还过来接你,你自己打车过去被,这就是说人小简心够细。

    当妈妈的总是盼着女儿嫁的好,最好就是对方什么都能顺着自己女儿的,那样就觉得圆满了。

    徐秋华翻着白眼,次次来次次这么问,有意思吗。

    王妈妈叫简宁吃东西,简宁说早上都吃过了,这边王冉跳着脚出来的,好像踩到什么了,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是干什么呢?好好的走路。”王妈妈冷着老脸,你这样的在人家父母面前,就肯定得挑你,她是看出来了,简宁这个家啊,就是事儿多。

    “王焱啊,这玻璃球是你的吗?”王冉从地上捡起来,王焱哒哒哒的跑出来,自己接过去特认真的看了一眼。

    “还真是。”

    王柔揉揉侄子的头,这小子,这东西能满地扔吗?要是叫爷爷奶奶踩到了怎么办?“下次不能随手乱扔了,不然要是谁跌倒问题就大了……”

    王妈妈说徐秋华也不看着孩子一点,徐秋华就抱怨,简宁跟王冉就出门了。

    “热吗?”

    王冉说不用开空调,开着车窗就行,开空调到时候下车贼难受的。

    简宁自己本来以为也只有母亲,去到了之后才发现他爸也来了,有些发愣,因为从小到大这些事情他都是不管的不插手的。

    简宁父亲跟自己的秘书在说话。

    “叔叔,阿姨。”王冉简单打了一声招呼,简宁父亲没有回答,因为还在说话呢,王冉就过另一边去了,简宁母亲挑着眼皮子看看王冉的脸,这丫头你说脸怎么就越来越黑了?

    “你的脸怎么回事儿?”

    王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她脸怎么了?

    “怎么比我上次看见你还黑了?”

    王冉有些汗颜,现在太阳这么大,她出门的时间又多,怎么可能不被晒黑,不过有一点好,夏天黑,到冬天一养就回来了。

    “有时候忘擦防晒霜……”说的有些讪讪的,夏天脸上本来就容易出汗,涂那些,出汗就更厉害,而且有时候汗水流到眼睛里,就弄的眼睛特别疼,所以她不愿意抹那些没用的。

    “王冉啊你可得张点心,明年做新娘这听着是挺远的,可是转眼不就明年了?你说人家结婚谁家新娘子不是白白嫩嫩的,穿婚纱也漂亮是不是,女人就这么一张脸,你都不能好好呵护它……”

    这往远的扯,你对自己脸都不能上心,你还能对谁上心?

    秘书点头,自己跟简宁打了一声招呼。

    “今天歇班?”伸出手怕拍简宁的肩膀,这小子真是长得老高了,小时候文静的跟小丫头似的,现在也要结婚了。

    简宁笑笑:“嗯,歇班。”

    简宁父亲往座位上那么一坐,这气氛就压抑的厉害,没人开口说什么,简宁母亲今天话也有点少,四个人坐在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试菜的,有点像是什么呢?像是恐怖分子挟持人质的感觉,反正王冉就觉得是这样的。几个人动着筷子,王冉的嘴巴实在吃不出来好吃不好吃,她以前也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自己觉得都不错,都好吃。

    “觉得还行吗?”

    简宁他爸就是典型来试菜的,一样能吃一口就给面子了,那眉头一直拧着,看样子好像很不开心一样,王冉看的眼皮一跳一跳的,就着她看,她就没看见简宁他爸高兴过。

    简宁母亲笑靥如花,视线落在王冉的身上:“觉得还行吗?”

    王冉不知道这话自己应该怎么说,有点发懵。

    “阿姨,我吃就都好吃,不会吃。”王冉干脆就坦白说,省得你说我,我自己就都说了,不会吃就不会吃嘛。

    简宁母亲倒是笑了,这丫头说话挺有意思的,还直接说不会吃,那会品尝味道就行了,心里的火稍稍压下去那么一咪咪。

    “王冉啊我跟你叔叔商量了,你看这样的,我们家到时候来的人就都是有头有脸的,你家亲戚请太多也不好,只请关系亲近的,至于说那些不近的比如邻居什么的还有同事你就都别请了。”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这还是简家的人结婚,不能马虎,简宁父亲还是喜欢低调,这只能折中。

    王冉笑:“阿姨你说了就行,我本来也那么打算的。”

    呵呵的笑着,简宁父亲的秘书进来,他跟秘书继续在说话,简宁母亲就拉着王冉说话。

    “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们家就是这样的,同事知道那么多也对你不好不是……”

    王冉真是没往心里去,她是不遗憾的,不过自己妈恐怕……

    “就我们一家人去?”王妈妈有些诧异。

    她嫁一回女儿,就他们一家人去?

    王冉吐着舌头:“不是那意思,是说就我们自己家的亲戚,外人就不请了,到时候怕现场来很多人,他们不是担心的事儿多嘛……”

    王冉知道简宁母亲的意思,到时候来的人叫你们家亲戚觉得一惊一乍的,出去在外面乱说,对人家影响不好。

    王妈妈倒是没当着王冉说,回了房间自己坐在床上,一辈子就嫁一回女儿,就恨不得叫全部的人都看见,现在可好了,出嫁还不能从家走,从酒店走,难道孩子是在酒店出生的吗?

    这感觉能一样嘛。

    王妈妈就唠叨这点事儿,王爸爸倒是看得开,现在不就流行这样。

    “多少都在酒店走呢。”

    “那不一样,有的人家是女儿在这里出嫁,但是他们不是本地人啊,我们家王冉又不是……”

    王爸爸又不吭声了,徐秋华等王超回来就跟王超说了,王超是特别理解的,简家人做事本来就比较低调,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都请来干什么?到时候肯定婚宴会办的很好的,叫那些人只会跌份儿,依着王超的意思都应该断了,还走什么啊。

    王超是一个特别务实的人,说不好听点就是挺不是东西的,觉得自己家现在不一样了,跟那些穷亲戚之间有什么好走的。

    “妈……”

    “你进来吧。”

    王妈妈在屋子里喊了一声,王超推开门,徐秋华跟在后面。

    “秋华跟我说了,简宁家里人说的对,请那些亲戚来做什么?有他们没他们嘱咐王冉也照样幸福了,再说现在从酒店走挺好的,你想到时候肯定来很多的车,我们这边环境又不好,又到处是苍蝇的,叫人看着成什么了?”

    王超觉得这样多丢人啊,还不如就从酒店走,你看干干净净的,环境还好,家里人都在,这不就得了。

    王妈妈是听出来儿子的话了。

    “话是那么说,不过到底她在这里长大的,我们家怎么了?我们就这样的家庭把你们兄妹养大的,那些鹿……”

    王超觉得头疼,这时候还说什么鹿啊?

    你们自己养鹿觉得挺自豪的,放人家,那就是不入流的职业,有什么好说的。

    王妈妈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啊,你看自己儿子就站到人家那边去了。

    “行了,看见你就烦……”

    王超笑笑:“那我不也是为了王冉好,简宁当初可是你看上的……”

    这就是打算堵王妈妈的嘴了。

    王奶奶吃瓜呢,吃的特别认真,王妈妈就跟婆婆说这件事儿,王奶奶也是同意从酒店走。

    “小真啊你心情我理解,但是每家情况不同,这也没什么,现在很多都是这样的,到时候着急忙慌的你说何必呢,在酒店就等着人来就行了……”

    王妈妈没声儿了,她从来都是说不过王奶奶的。

    这里面就还有一个问题,外婆这边的人是请还是不请?

    那说到底还是王妈妈的娘家,不请去,简宁家看着说不定还怎么心里合计呢,可是请?

    “外公现在情况不是不能站起来嘛,到时候外婆就别去了,姨妈跟舅舅舅妈去就好……”暂时只能这样。

    王超淡淡的说着,叫外婆去干什么?

    “妈,我说句话你别怪儿子啊,我亲外婆都没看见王冉结婚,是,你对你妈的印象也不是太深刻,你是后外婆带大的,但是我觉得亲的都没看见,后的干脆也别出现,这不外公身体也是不好……”

    王超一边说一边看着王妈妈,其实他就想说,干脆外婆家的人就都别去得了,省得到时候麻烦。

    徐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秋华嘴更加的快。

    “妈,其实完全外婆家的人就没有必要请,简宁家不是说了,不让请嘛……”

    王妈妈瞪了徐秋华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徐秋华讪讪的,自己推了王超一把。

    *

    “外婆,我认识一个男的……”乔芸说的支支吾吾的,一边说一边偷看了外婆一眼。

    外婆看着乔芸:“干什么的?”

    乔芸现在被吴国太给哄的,其实吴国太也没有多哄她,只是两个人发短信你来我去的,乔芸跟吴国太的这点工资就大部分都奉献给酒店了,快捷酒店。

    年轻人就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有时候平时下班,就去酒店开两个小时的房间,能做什么就可想而知,不过好在的是吴国太还知道做措施,给乔芸买的长期避孕药。

    乔芸傻不愣登的说叫他带套儿,吴国太试过,虽然那东西就薄薄的一层,可是感觉不行,总觉得差了什么,就那么一层隔开,少了很多火热,他不愿意,扔给乔芸一盒毓婷,自己在多说两句,乔芸现在就吃长期避孕药呢,一个月一片。

    乔芸说的眉眼都弯了起来,自己觉得吴国太好,对着自己也忍让,两个人相处到现在一次嘴就没超过,再说吴国太也好看。

    自己不吃饭看着他就饱了。

    外婆一听吴国太家里这个情况,低声骂着乔芸,怕里面的人听见。

    “芸芸啊,我告诉你,少跟他来往,就这样的男的就是娶不着老婆的,跟他过,以后的日子你就瞧着去吧,找对象不能找这样的,要么是有本事,要么家庭得占一头,你这样的个性必须找没本事但是家庭好的。”

    乔芸一听外婆的话,什么叫自己这样的个性就必须要找一个没本事但是家庭好的?

    情绪上有些低落,她就瞧着吴国太好,觉得吴国太什么都好,低声说着:“外婆,其实他挺好的,对我也好……”

    “好,当然好了,他娶不到老婆不对你好对谁好?你别给我犯傻,过两天叫你舅舅去单位问问看,这个关得外婆替你把着……”外婆握着乔芸的手:“最近你外公这样,我也抽不出来管你,可是芸芸啊,这些孩子当中,外婆对你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你妈这没了,我这心里就空落落的,我只盼着你好,平贱夫妻百事哀,这个道理你现在就不能明白,当姑娘的时候自己挣工资,自己花了也就花了,可是结婚了那就是一个家庭,男方的父母指望不上,到时候你们在要孩子,日子……”

    “他是公务员……”

    外婆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公务员也分多少种,就他那点工资的还不如初中没毕业的呢,你少给我犯傻,他家有钱就住那么大点的房子?他跟他爸妈挤在一起住?但凡手里有点钱早就给孩子买房子了,还能住一起?现在市内的房价什么样?卖盒饭,卖盒饭能卖出来买一间80平高新区的房子?”

    乔芸经外婆一说,心里又开始有点不放心了,那要是真如外婆说的,自己怎么办啊?

    自己跟吴国太睡都睡了……

    乔芸咬着唇就没敢提这茬。

    吴国太下班来接乔芸,心心念念的就是奔着酒店去的,银行里不少人可羡慕乔芸了,毕竟乔芸没说跟张辽黄了,所有人就以为吴国太是那个人呢,家里条件好,你看小火这模样。

    “乔芸这男朋友可真帅……”

    “是啊……”

    乔芸拎着包,吴国太搂着她肩膀。

    吴国太伸手打车,上了车直接报出酒店的名字:“去附近的如家。”

    乔芸动动肩膀,吴国太亲亲她的脸:“今天看着不高兴呢?”

    吴国太在前台开房间,晚上这个时间家里有人,做点什么就不安全,可是你一个星期开几次房,虽然就是小时的,那钱流失得也特别的快,你说吴国太的工资他妈都是知道的,这钱没的,加上他跟乔芸打电话发短信,这嗷嗷的花钱啊,吴国太他妈现在心里就是绷着呢,觉得超级不爽,有话你俩就见面说被,一定发什么短信啊?浪费钱,还有国太这工资……

    吴国太领着乔芸上去,自己进门抱着乔芸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宝宝,怎么了?”

    乔芸就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了:“你们家什么时候买房啊?我外婆说现在房价可高了,高新区我们都买不起……”

    吴国太一愣,有些沮丧愤恨,怎么又提上房子了?

    没房子就不能过日子了?

    但是当着乔芸也不能那么说,搂着她。

    “我家里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乔芸我妈手里是有点钱,可我们家的那点钱要是买房了,现在住的房子就得卖,我们家现在住的地方多好啊,你知道这房子也能卖五六十万的,去了高新区我上班也是不方便你说呢?”

    乔芸有些伤心,那意思就说不给买了?

    可当初吴国太他妈不是这样承诺的,有点不乐意不高兴了。

    “那我们俩结婚怎么住啊?”

    这吴国太还真就没想过,他们家就那么大点的地方,住四个人肯定是不能住,但是他结婚就把自己爸妈撵出去租房子住,这更加不现实,租房子多贵呢,想来想去,吴国太觉得其实倒是有一个办法能折中。

    那就是乔芸外婆家不是三居嘛,就住两个老人,他们俩结婚,他自己吃亏点去乔芸外婆家住。

    但是这个阶段就肯定不能这样说的,自己搂着乔芸哄:“买,肯定买,得了你都说了,那就买吧,你现在别担心,房价还会降降的……”

    吴国太觉得人生的机遇谁也说不好,弄不好明天房价就突然回到改革前了呢,自己先活的开心最重要,抱着乔芸往床上躺。

    乔芸摸着吴国太的锁骨。

    “我看网上人家都说女的经常吃避孕药不好,下次你用套吧……”

    吴国太就特别讨厌保险套,就用那么一回,就给他留印象了,不够乔芸房子的事儿愿意掀过去了,他心情好,笑容也跟着帅气。

    “好宝宝,用套也不安全啊,再说隔着一层,我也感觉不到你,你说隔着那么一层我能触摸到你吗?我就愿意跟着贴在一起,叫你能感受到我,我也能感受到你……”说着说着亲着乔芸的唇,自己的手两下三下的就把乔芸的内裤给扔一边去了。

    两个小时就足够用了,折腾完,冲完澡,吴国太搂着乔芸。

    “明天你来我家里吧,我妈说给你做好吃的。”

    吴国太他妈不满意是不满意,可是现在这丫头就不能叫她给跑了。

    “你这工资怎么花的啊?过去花钱也没这么快过……”

    吴国太工资都是给他妈,零花钱跟自己妈要,这一要钱他妈就不满意了,才给两天,怎么又没了?

    “乔芸今天跟我提房子了……”

    吴国太看了父母一眼,吴国太他爸就怕人提房子的事儿,实在拿不出来那些啊,自己起身唉声叹气的就出去了,吴国太他妈也不吭声。

    “妈,你倒是给句话啊,这房子给不给买?”

    买不买,自己心里得有点底儿,有底了才能早点做打算不是。

    吴国太母亲淡淡地说道:“家里就这个情况,你要是买房,这边的房子就得卖,这将来要是动迁那就亏损了。”那意思卖不卖就单看儿子的意见,他要是坚持买,那难道自己能不给他买房子?

    吴国太觉得这话说的没意思,不给买就说不给买的,说那么多做什么啊?

    “乔芸跟我说过,她外婆家是三居。”

    吴国太妈的眼睛立马就亮了,可也仅仅是一下,瞬间又暗了下来,几居那也是人家的房子啊。

    “别人家有多少我们家也不眼馋,你们结婚实在不行,我跟你爸就搬出去住。”

    其实这话吴国太的妈妈压根就不想说出口,她一点都不想出去租房子住,现在不仅是房价高而且租房子的费用也高,再说租的地方远了,生意就砸了,他们做盒饭不挣钱也没人会继续做,但是挣钱一个月四五千抛出去买菜的费用,一个月的开销各种水电费最后能攒起来也就将吧将两千块钱,这还是吴国太他妈会过。

    普通人也没有牛逼的亲戚,就靠着自己的双手,家里钱就这么攒起来的,可是他们在能吃苦,再能攒,架不住现在这形式,钱越来越不值钱了,今年豆角的价格就没有掉下来过二元,做盒饭要是买两块钱的豆角那就赔死了,一般买的都是一块钱一斤,那种快要烂的,反正做熟了也看不出来,把坏的不像话的就掐下去,要不然就是用那种老的都是豆的豆角做,这样能节约成本。

    吴国太轻轻叹口气,眉头松了松,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也是含着十分的无奈。

    “乔芸她外婆对她就特别好,到时候我们家这种条件,结婚拿不出来房子,那就得她们家想办法,不行的话,我就去他们家住……”

    “你打住,这可不行,你是我儿子,去女方家里住,要是你们俩住我是不反对,但是要是你跟她家里人一起住,那不行。”

    这话说的可真霸道,你自己家准备不出来房子,去人家还不行。

    吴国太他妈是觉得上门的女婿不好做,被人挑三拣四的,她儿子在家里自己都舍不得叫他做什么的,这么一想,脑子里又开始后悔了,不说先前那个女人,就单说王冉,要是能抓住王冉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王冉手里就有房子啊。

    “当初就应该在老王的那个丫头身上下功夫,条件确实不错,当时你……”吴国太他妈看了儿子一眼,那要说不好看,其实也没差多少,一个女的,你就关上灯不是一样用,什么好看赖看的,要是成了,这车就都有了,那儿子什么样的生活。

    吴国太也是一阵的苦笑,自己早知道这样早些年就结婚了那时候遇上的可比现在遇上的都好得多,自己也是打从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心眼里的觉得悲凉,现在这些个女人,一个一个的有一个算一个眼睛就都掉钱眼里了,那么喜欢钱,就跟钱去过被。

    “现在说那些也没用,她给她现在的对象买车了?”

    吴国太一直断断续续的其实都有听说王冉的消息,可每次自己都不愿意正视,人自己是肯定没看上,但是看上她家里的条件了,奈何王冉她不干啊,所以这个也给吴国太提个醒,现在他对着乔芸就没有那么多的不耐烦跟冷淡,恋爱这个东西就得腻呼的谈。

    在一个,吴国太觉得自己跟乔芸认识一段就能上床,跟王冉能吗?

    自己给她发短信说要去接她,你看看她那个脸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真当自己是仙女呢,自己肯去接她,那就是给她张面子。

    “可不是,秋华她妈说了,这王冉你别看着有些发木,手里有钱,这些年上班,手里能有这个数……”吴国太他妈比划了一下子,吴国太看看挑着眉头:“六万?”

    吴国太他妈叹口气,傻儿子啊,要是六万自己还说什么说?

    当初就是没闹明白她这个工作到底有多赚钱,要是知道了,就是抱大腿也不能叫王冉跟自己儿子黄了。

    “六十万。”

    六十万是个什么样的数字?那对吴国太家里来说就是天文数字,从来没有见过的,用嘴巴说,说出来几个亿那也是有,可你毕竟不是摸不到看不见嘛。

    吴国太起身。

    “不可能,在研究所工作的多了去了,我怎么就没听说都有这么多钱呢……”

    “你傻啊,王冉二十四岁开始工作,到现在二十九了,我听着秋华她妈那意思,她一年划拉到手的能有十五六万,据说今年还有多,你看所里发了一套房子,就这一套房值多少钱?她要是真研究出来什么,你说国家给的还能少?一本万利……”

    人木点不要紧,有钱才是要紧。

    吴国太抿着唇,如坠冰窟,自己不是没有尽全力,那时候去王冉家,他丢多大的脸啊,把别的男人领家里去,自己送上门就成了什么?现在想想吴国太都觉得这口气没咽下去。

    那个男的也就勉强职业能比自己说出来好听那么一点。

    *

    今天医院真是爆满了,简宁的一个同学生孩子,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人过来了,原本准备今天生,结果一看排的时间,里面八十台手术床全部都满。

    “今天恐怕生不上了,只能明天……”

    幸好这是准备要剖,同学笑笑,也挺感激的,你说能愿意帮自己就行了。

    “简宁,谢谢你。”

    大家联系的不是很频繁,这个同学是高中的,知道简宁当医生了,以前也来这里看病遇到过,这次没合计他就真的能管。

    “太吓人了,八十台都占满了?”同学的丈夫觉得真心有点吓人,哪里就有这么多生孩子的?

    “现在已经算是人少的呢……”

    龙年的时候人简直了,那一年简直就是生子疯狂年。

    简宁在病房里跟同学说了一会儿话,这边手机响就转身出去了,同学的丈夫坐在病床上。

    “这是你们班的?那你当时怎么没追他呢。”就是两个人开玩笑,同学心里却笑了,简宁家里条件好,这是同学里就都知道的,自己跟简宁初中还有高中都是一个学校,初中的时候他每天都是有车接送的,就那种看起来特别高贵的她不认识的车,自己哪里敢上前,他中午吃饭从来不在学校吃的,对着谁都笑眯眯的,但是好像跟谁都不太亲,他有自己的朋友,班级里那时候跟他好的,好像没几个。

    有钱人家的孩子,跟他们是肯定玩不到一起去的。

    王冉是先上的楼,护士说简宁同学来医院生孩子,告诉王冉过去的,王冉手里拿着电话,就看见他从一边的病房出来了,自己藏在柱子的后面,睫毛半垂着。

    “简医生,你人在哪里呢?”

    简宁唇角一弯:“有个同学来医院生孩子,没排上。”

    简宁也没想到她现在人就在医院了,往电梯那边走,在外面等电梯,护士对着简宁点点头,简宁对着护士笑笑,王冉这一看,那这就是要上楼了。

    “你没看见我吗?”自己说完就迅速躲了起来,简宁拿着电话猛然就转过头看着王冉方向的这边,他并不知道王冉人在哪里,潜意识的就想往那边去看了,王冉缩着脖子,不会找到自己吧?

    “你在医院呢?”

    “谁说我在医院了?”

    简宁掉过头又往另一侧看了几眼,这边电梯门就开了,简宁没有上,自己站在门口,护士叫了他一声,手指按着电梯的毽子。

    “简医生?”

    他只是淡淡的笑笑:“你们先上去吧。”

    自己就站在电梯的门口,没有过去找人,很有耐心的跟王冉通着电话。

    “你有没有看见柱子?也许柱子的后面会藏着一个美女。”

    简宁耸耸肩,自己就走了过来,王冉挂上电话:“真是太没有诚意了,都没有发现我,吓一跳吧,简医生。”

    简宁配合的点点头,声音缓缓地说着,两个酒窝翘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王冉恍惚就看见了幸福,幸福是什么呢?幸福的颜色是怎样的?好像是绚烂色,只是这个男人用一种宠溺的眼光看着你。

    ------题外话------

    额,看见投给我的月票还有海选票,特别想得瑟,不仅没让我死的太难看,相反滴还往我脸上贴白金了,本来想奈何最近金价掉的厉害,(*^__^*)嘻嘻……7月—8月十号每天都可以投滴,我在这里拿着小碗等着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