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6  简宁的选择

126  简宁的选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大部分现在就是一个状态,跟王冉在一起听她说的比较多,自己就是安静的听着看着。

    “你同学生孩子了?”

    如果是简宁同学的话,这个年纪好像……

    简宁知道她眼睛里的异样点点头,人活着就一定会有这样那样的情况,他这个同学是做会计的,就是想冲一冲,这种面对家庭跟事业的选择其实挺难。

    “一会儿下去买点水果,我带着你去看看她。”

    王冉点头,自己先跟着他上楼了,把包放到他的柜子里,自己舒口气:“你真的就没有想到我在柱子后面站着呢?”

    如果是没有想到的话,第一眼就看了过来,那他的直觉还是蛮准的嘛,王冉脑子里淡淡的想着。

    “潜意识的动作,看完左边就看右边了。”

    谁能知道她那么淘气呀,明明看见自己了,就愣是装不在医院里。

    王冉从包里拿出来钱包:“她喜欢吃什么呢?”

    简宁这个就真的不知道了,王冉摆手:“算了,我自己看着买吧,你也只能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了。”

    简宁无奈地笑笑,王冉从楼上下去,过了街到对面,自己问了好几张,不得不说这边卖的水果就是贵,看着也不是鼎好的,有的看望病人就都是买果篮,这个东西在王冉看来就是浪费,又贵又不好吃,那卖的就只是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样子。

    自己买了三样水果拎着往回走,到他办公室,他好像有病人,王冉一看没好意思进去,自己就在外面等着,好在他办公室两步距离就是安全门,出了安全门这边有椅子可以坐,这边的电梯就都是运货的,一般病人和家属是不会来这里坐电梯的。

    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鞋。

    简宁这边眼看着就要吃午饭了,病人的情况有些糟糕,他每天都要看很多的片子,但是也经常撞上就不相信他专业的人。

    “我在沈阳看的,人家医生可不是这么说的。”

    病人有些不愿意了,跟简宁呛着来,在她看来,觉得年纪大的医生比较靠谱,像是简宁这种,年纪太轻了,你知道什么?就算是你是学了几年毕业的,问题你也没有老医生有经验。

    “我建议,只是我个人的建议,这个位置现在是可以做的,不然以后……”

    “你什么都别说了,那谢谢你了。”病人拿起来包就离开了。

    简宁从里面出来,往安全门那边走了几步,果然就看见她坐在那里。

    “怎么生气了?”

    简宁坐在她的一边,看着电梯边进进出出的工人,自己也觉得无奈,有时候明明发现的早就可以提早预防的,但是有的病人她并不相信医生,现在的医患之间关系就是这样,一个病人如果生病了被确诊,那么她至少会换三家大医院检查,这个简宁赞同,毕竟容易有误差,但是不肯听医生的话,他不知道对方的医生是怎么样说的,动完手术明明有机会把旁边已经发现的去掉,这样就一劳永逸,可是明显这个病人是不愿意相信他说的话的,如果一旦发生变化,这将来就是麻烦。

    “我长得很叫人不能相信吗?”简宁伸出手摸摸脸,年轻并不是他的错。

    王冉对上他的眼睛,安慰了简宁几句,大部分的病人心态自己也算是了解的,现在国内怎么说呢,医疗方面发生的事故就太多,叫人不能放心。

    提着东西就去了简宁同学的病房,简宁简单的问了两句,肚子有没有动静。

    “挺好的,看样子他也知道今天不能出来。”

    说了几句,人家是孕妇马上就要生产了,王冉也不好多打扰,起身就跟着简宁出去了。

    “你同学这个对象找的不如他自己呢。”

    同学的丈夫说了一句,男人看女人首先就是看这个女人好看不好看,外表看的话,女的根本不如男的,很奇怪,你说自己老婆这同学不是说家庭条件挺好的嘛,那怎么就找了一个这样的?

    简宁同学心里也是纳闷,按道理简宁的女朋友就应该超级漂亮的,完全打破了自己所想象的,早知道这样大家就都可以出手了。

    自己在同学群里说看见简宁的对象了,好奇的一般就都是女的,那是梦中男神,男神的老婆什么样?

    王冉拿着包午饭并没有跟他一起吃,自己在这里也是打扰他,这边快递到了,简宁签收完递给王冉。

    “那我就先去那边了,我收拾收拾房间去。”

    简宁点头,他现在有点忙,抽不开时间送她。

    王冉打开门要出去,正在给病人看片子的简宁椅子动了一下,自己后退了一步:“冉啊,打车。”

    王冉表示自己知道,出了医院就直奔家里了,进屋子开始就开始擦地板,这地板落到王冉跟简宁的手里就算是比较倒霉的,再也找不到比他们俩擦地板更加勤快的人了,一个休息过来就擦擦,一个早晚要擦两遍。

    自己把书柜都打开,通通气,把他的书拿出来晒晒,反正大概下午才能回去。

    简宁在网上买了一个单反,说是留着用的,王冉研究了半天,依着她的脑子研究这些就绝对是不行的,看不明白,怎么拿出来的又怎么给放了回去,她就发现男人好像天生就对数码这些东西都很在行,自己完完全全的一个门外汉。

    下午三点从房子离开的,进家门,徐秋华收拾王焱呢,扯着王焱的胳膊就打,王焱嗷嗷叫唤,王爸爸王妈妈下面干活呢,根本不可能听得见。

    别人家都有点笑话老王家了,就没见过他们家这么勤快的,这鹿拉屎好像就是正常的吧?哪里就有天天收拾的,你说又不是人住的,动物住怎么都会有味道,你在收拾那也还是有味道啊,你说何必天天弄呢。

    王爸爸是觉得闲着没事儿干,所以自己就天天下来,没事儿吃完饭就愿意在鹿圈里站着,这边收拾收拾,那里收拾收拾,王爸爸是觉得这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了,它们更加就像是亲人。

    邻居有的在背后就说,说王爸爸看那个样子多善良似的,你要真把鹿当亲人,你就别卖啊,你知道你把它们给卖了,最后那些鹿都被干什么了不?

    反正你怎么活,就都有人找茬,觉得你虚伪,伪善。

    王爸爸每次卖完鹿之后其实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王冉把王焱拉过来:“打孩子也不能这样打呀。”

    从包里拿出来纸巾给王焱擦着眼泪,这眼泪鼻涕都流一块儿去了,王冉看着自己嫂子,一看,这徐秋华就把自己都给气哭了,用手背擦着脸。

    “你跟你姑过去吧。”

    说完自己踩着拖鞋咣当一声就把门给摔上了,王冉一看,先把王焱给哄好了,叫他出去玩,小孩子忘性大,出去跑一圈回来就忘记挨打的事儿了,自己在门上敲了一下推开门,徐秋华背对着王冉,一看就是哭呢。

    “真是,跟孩子还气成这样。”

    拉过来椅子,问嫂子到底是怎么了,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王焱喜欢玩那些虫子,徐秋华就挺膈应的,你说都叫他不要玩了,这孩子不长心,老是用手去掐,今天直接就给弄家里来了,不知道在哪里弄的蚯蚓,这给徐秋华吓的,她就怕这些玩意。

    “你们老王家的孩子就这样,我都要讨厌死他了……”说完徐秋华就哭上了,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委屈呢?自己儿子都来吓唬自己?

    王冉叹口气,这也能哭一场。

    “晚饭我做吧,你休息。”

    王妈妈从下面上来一听王冉说,自己也是拿这孩子没招,你打他吧,他也记不住,你跟他好好说,他就更加记不住,你说什么他就是不往心里去。

    “你看王焱小,心思可不小,就当没听见,这挨打多少次了,自己就不长记性,就愿意玩那些毛毛虫啊蚯蚓,那小时候就蹲墙边啃墙皮……”

    王妈妈说着说着就笑了,王焱小时候特别好玩,就跟小猴子似的,自己两三对往墙边一蹲,大人开始注意不到,合计孩子能老老实实的就挺好的被,后来徐秋华就发现不对了,这孩子用嘴吃墙皮墙灰那些,还喜欢闻铅油味儿银粉味儿,就喜欢这些。

    “还是得慢慢教……”

    “你是没养孩子,养孩子你就知道了,哪里有那么好教的,反正你跟你哥小时候没那么淘……”

    王超王冉小时候就都好带,给扔屋子里,不乱爬也不乱跑,安安静静的,哥哥带着妹妹,谁知道长大了,这哥哥就老数落妹妹。

    王超晚上进家里,王冉正好出来准备吃饭,王超绷着脸看着她。

    “放假怎么不去简宁家里?”

    王冉懒得跟自己哥说话,她知道她哥的意思,自己跟简宁这事儿,自己就得多巴结简宁家里。

    王冉直接就进厨房了,这边王超换完衣服后面跟着徐秋华就出来了,王妈妈下去叫王爸爸吃饭了,王焱还在下面玩呢。

    “我跟你说话呢。”

    王冉这筷子才拿起来,又放下了。

    “你是不是就有点管的太多了?”抬起眼皮子看着王超,王奶奶在那边安安静静的吃饭,吃的好像挺香的,爷爷是向来就不管这些,年轻的时候就这样,只负责干活,家里大小事情都王奶奶说了算,他没有发言权。

    “我告诉你就都是好的,现在换衣服。”

    王奶奶冷着眼睛看着王超:“你倒是比你爸还尽责,你爸还没管这些呢。”

    王超看着自己奶奶:“奶奶,简家本来就跟别人家不一样,这有什么事情难道就让人家找你?王冉就是不懂事……”

    “我看不是她不懂事,你这哥哥伸手伸的也太宽了……”

    没吃两口就不吃了,自己起身,王奶奶叫住她:“把饭吃完了。”

    “吃饱了。”

    王妈妈跟王爸爸回来进卫生间洗手,卫生间的水龙头就有点坏了,拿着洗车的管子,王妈妈就给王爸爸浇手。

    又是王妈妈的班,来外公家来来,护工一直面有难色,好不容易等到王妈妈来了,她真是扛不住了,这老头儿简直就是故意作人的,她是什么都不用干,照顾好老头儿就行,可是架不住他这么闹腾。

    她也不是没侍候过闹腾的,但是闹腾成这样的就特别少见,晚上根本就不睡。

    “大姐,昨天人家隔壁的都来找了……”护工为难的看了一眼王妈妈,王妈妈也是知道自己爸爸这点,那你说怎么办啊?你跟他说就说不通啊,自己只能下楼买了一点水果楼上楼下隔壁的就都说到了。

    邻居不差这点水果,有些道理要掰扯掰扯给王妈妈听的,真是要疯了。

    “小真,我们家真不是差这点水果,你说你爸这一到晚上就开始喊,咱们这是老房子不隔音,谁家说话大声点就都能听见,我们家这还好说,没有上学的孩子,你真得说说你爸,就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对,还有那看电视那声音给你大的,这是恨不得整栋楼都听见是不是?”

    王妈妈也是说尽了好话,自己从邻居家出来,人家就不要那水果,死活让王妈妈拎回去。

    “别这样,就是我这么一点心,你要是不收就说明你生气了。”

    邻居不能说自己真的就生气了,她睡不好啊,睡到半截那老头子抽冷子就来一声,吓的自己接下去就没有办法睡了,听的清清楚楚的,她还睡什么睡呀。

    王妈妈打开门进了家门,外婆这是才回来,给外公买纸尿裤去了,有时候也穿这个。

    “小真来了啊。”

    “妈,这我爸老是这么喊打扰别人休息这样也不行啊……”

    外婆不管那些,我现在管不了你爸,你爸根本就不听我的,说什么他不往耳朵里进啊,白天得坐在身边,晚上也得陪着,不然就死命喊你,外婆就觉得这真是邪门了,你说年轻的时候他也不这样,怎么老了老了,生病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外婆晚上睡觉很实诚,一般躺下去就轻易起不来,但是外公晚上至少要折腾七八遍,喊饿就得喊三四次,不看见外婆就不吃还闹腾,可劲儿骂人,可劲儿扯着嗓门喊外婆的名字。

    “我说能有用?你爸现在就是磨人,晚上不睡觉一遍一遍的喊我……”

    外婆心里还有怨言呢,这医生到底是怎么给弄的?没生病之前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还有不是说能慢慢好起来嘛,现在哪里就有好的预兆了?简宁也是,干什么吃的?自己亲外公,你说你也不帮着下点力气。

    “你给简宁打个电话问问,他说不是能好起来嘛?你爸这都多久了?不但没好,这说话还说不利索呢,就骂人利索,你说这样能看嘛?好好的送到他们医院这还给耽误了……”

    话里话外,这就都是简宁的不对,简宁没有上心。

    王妈妈觉得康复那也是一个过程,简宁又不是打包票说什么时候就一定能好,你总得有个过程时间吧?

    王妈妈坐在外公身边,护工就跟王妈妈小声的说着,自己孩子那边生孩子了,她得过去帮忙照顾。

    “我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

    那王妈妈肯定就不能让的,你得提前打招呼啊,现在都几号了?这么短的时间去哪里找护工去?

    “我知道我爸这就有点磨人……”

    护工笑,哪里就是一点磨人了,你们当儿女的出钱就都轻松了,当护工多累啊,她是一天粑粑尿的都得管,这老头儿还能吃,一吃面条就一大海碗,吃完就拉,自己就说他根本是不饿,现在就是好像不知道饱饿似的,叫外婆少给喂点,外婆不行啊,老头儿喊就立马给喂,这一天光是拉屎就三次,侍候一个大人跟小孩儿拉屎那是一回事儿嘛?

    人家护工也干够了,觉得太脏了,干不下去了,真没有办法干了。

    王妈妈这一听,把外婆叫进来,外婆一听就火大了。

    “这一个月我们家给的钱就不少了吧?不让你给洗衣服,就侍候一个瘫痪的……”

    护工不吭声,知道自己不地道,但是这个钱她真挣不了,自己宁愿就去酒店刷盘子去。

    外婆喝了一杯水,把水杯放在桌子上:“现在的人就都掉钱眼里了,是不是以为你说不干了就等着我们给你涨钱呢?你想都别想……”外婆咣当一声拍着桌子,她说这个话给人听也没用,人家就是不愿意干了。

    这短时间里找护工哪里就有那么容易的,不知根知底你还不能用,毕竟要是家里丢点什么呢?

    外婆就看着王妈妈:“你说怎么办吧?”

    王妈妈是真不想推,毕竟那是自己亲爸,她想管,老人能活多久啊,儿女能孝顺就孝顺,可她现在说了不算,家里还有公婆,她回去的晚,那婆婆就给她甩脸子,那天话都说到那个程度了。

    “等小兰跟典韦晚上过来商量商量吧……”

    外婆看着王妈妈就冷笑,这可真是好女儿啊,养出来的好女儿,你爸这才瘫痪了你就撤退了?

    “我指望你们我能指望上谁啊?”

    外婆心里就一直堵着这口气呢,被简宁他爸的秘书给她数落的跟紫茄子似的,她现在心里还发堵,不冲着王妈妈发飙对着谁发飙?

    “等小兰,他们都上班,你说家里就你一个人不上班,你就不管?”

    直接摊牌,别人都不行,就只有你有时间跟精力。

    “妈,我家里孩子她爸也不能叫他一个人干活,公婆还在我家里……”

    “你就别拿这个当借口了,孩子的爷爷奶奶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那么多儿子,个个都孝顺,怎么不能去别人家?你家二小叔子老婆娘家妈那时候不就是接自己家去住了……”

    王妈妈觉得这不能比,那老太太是没人要没人管了,退一步说自己爸这边有老婆有儿女,自己怎么能接?

    外婆就等着王妈妈同意,可王妈妈就是不吭这个声儿。

    *

    简宁开车去接王冉,车停在外面,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给她发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在哪里等着呢,林潇潇先走的,用林潇潇自己的话说,她的生活有人羡慕,可是别人羡慕的时候怎么就不看看她多孤单,老公一飞就没影子了。

    “我老公今天回来,我得早点回去……”

    老早就跑了,方瑞珠这边登记了,但是婚礼还没有办,肚子已经挺起来了,走路有些发笨,她就觉得同事跟过去都不一样了,不爱跟自己说话,她还愿意跟她们亲近,说一起吃个饭,没人去,说一起玩玩也没人去。

    其实方瑞珠想的就是有点多,这第一她挺着肚子,你说谁能跟孕妇出去玩?真发生点什么意外,谁也承担不起,第二林潇潇这结婚了跟未婚是不同的,董梅就更加不用说了,王冉虽然没结婚,可是人家有男朋友,男朋友每天接送的,跟男朋友一起好,还是跟一个怀孕挺着大肚子只想找人抱怨的大肚婆一起好?

    “王冉,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

    方瑞珠现在钱包里的钱就多了起来,婆婆在钱这方面并不是太难为她,加上她怀孕了,王冉有些抱歉的看着方瑞珠。

    “简宁在外面等我呢。”

    王冉说的是拒绝的话,偏偏方瑞珠现在就有一肚子的委屈想说,直接就开口了。

    “那叫上简宁一起,我请客。”

    王冉:……方瑞珠知道王冉是拒绝自己的意思,可她现在必须就跟人倾诉,不然自己就要疯了,王冉说不出来拒绝的话,毕竟一个办公室坐着,两个人从里面出来,王冉打开车门自己跟着她坐在后面。

    找了一家料理店,方瑞珠坐下身就开始说,自己有多后悔。

    “他们可欺负人了,给“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爸妈打电话,把我爸妈都给气哭了……”

    方瑞珠不停的说着,抱怨怎么生活就跟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呢,丈夫也不听自己的话,自己多顺着他多顺着他,她现在挺着大肚子还出去玩呢。

    从进门开始方瑞珠就没停过抱怨,王冉知道有些人也就是抱怨抱怨,她不会拿出来实际动作的,就比如之前她们三个劝方瑞珠这个孩子不能生,结果呢?

    方瑞珠就是这种思想,自己就是抱怨抱怨,她抱怨完了,自己心里的那口气也就发泄出去了。

    王冉跟简宁两个人送她回家,给放到门口看着她进去这才离开,人家两个人好好的约会,因为方瑞珠给搅乱了,现在都九点了,东西没吃多少就听她说她家里的那点破事儿了。

    王冉皱了皱鼻子,她真是不爱听这些事儿,路是人走出来的。

    之前不是没人劝你,既然劝不住就都了解的你这样的人就是说不了的,那还有什么说的必要?

    简宁是没有抱怨,但是王冉知道他也不太喜欢听这些的。

    方瑞珠第二天上班心情就好多了,昨天晚上嘴巴馋,叫丈夫出去给买点吃的,丈夫可能是心情好,就真的出去给买了,跟王冉抱怨了一通,所有的垃圾就通通扫到王冉那边去了,她高兴快乐了。

    方瑞珠认为朋友之间就是互相倾听垃圾的,她很感激王冉。

    “我老公说今天晚上要请你跟简宁吃个饭……”

    王冉很想用手去撑头,真的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她对方瑞珠那个老公没有多少的好感。

    “不用了,他今天值班。”

    方瑞珠觉得王冉是不好意思:“别不好意思……”

    林潇潇在一边风凉凉的来了一句:“人家不是不好意思,是觉得你烦,这都看不出来……”自己起身拿着东西就去主任的办公室了。

    林潇潇一进门一愣,呦,主任这是怎么了?

    主任是想请假了,可是脸上的伤痕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掉的,自己也没办法,尽量缩在办公室里哪里都不去,这样别人就没有话可以说了吧。

    “主任你这脸……”

    “哎,跟我家那个老不死的打架弄的,怎么了?”主任就明显着在转移话题,林潇潇心里觉得有意思,主任的丈夫是所里出了名最好脾气的,都说那个人一点脾气都没有的,能被打成这样就不用想了,肯定是儿子给打的。

    生个儿子,还成天叫儿子打,您老也真是威风。

    就那样的儿子,还不如一刀就给了结了得了。

    林潇潇淡淡的想着,自己嘴上没有慢,说着自己的来意,等林潇潇走了,主任摸摸自己的脸,哭都哭多少次了,那她就怕她儿子,这小子成天的作,她也管不了,你要是说严重了就上手,在惹急了,杀了你他就都敢,偏偏主任就怕啊。

    起因就是儿媳妇,儿媳妇看上一个什么卡地亚的手镯,手镯的话她结婚主任出钱都给买过了,大金手镯,主任自己多喜欢金手镯都没舍得买,儿媳妇叫丈夫弄钱买,主任的儿子又是一个耳朵根子软的,老婆一闹自己就去找自己妈了,起先还能好好说,主任肯定要哭穷的。

    王冉这个死丫头,现在混的风生水起的,自己就是想动手都不敢,那上面都看着呢,她要是加名字首先所长就得问,要真是撕破脸自己没那个本事,到时候难看的还是自己,额外不来钱,靠着工资,工资才有几个钱?

    你说儿子两口子对着不上班,成天在家里玩,她一个人要养一家子,丈夫挣的也不多,她上哪里弄什么卡地亚的钱?

    吃饭的时候儿媳妇就说她不会过。

    “你要是真那么会过,这样你出去上班,我在家里闲着……”

    就这么一句话,儿媳妇摔了筷子就走人了,主任也是火大,自己一个当婆婆的,结果儿子追出去回来就开始作上了,先是把桌子就给掀了,碗筷摔了一地,紧接着把自己爹妈就都打了,主任挨打那就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她这儿子这回火大了,连自己老子就都上手了,主任的丈夫虽然脾气好,看着这样的儿子,气的就想拿刀把儿子给剁了,哪里就有打父母的?

    这是孩子嘛?

    自己剁了他,自己也不活了,一个大老爷们你说蹲在地上哭,这得给他气成什么样了?

    主任就护着不让啊,你要是把他给杀了,那你不也得坐牢嘛,再说这是自己的儿子啊,主任的丈夫就恨老婆,不是她惯的,孩子能变成这样嘛?

    夫妻俩也是闹了一夜。

    主任的双手撑着头,一个手镯就那么贵,这要是每天要,自己还不得去死啊?

    当初就应该早点给他介绍对象的,这样就不会看上那个死丫头了,主任心里就各种后悔,要是当初早点跟王冉提,王冉成自己儿媳妇,钱不就有了,王冉这每个月额外拿的都不少。

    主任跟简心的妈妈一起喝茶,就这张脸去的,她也不怕丢人了,欠简心她妈的钱自己还不上了,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你这脸……”

    简心她妈也是猜到了,心里心里就冷笑,你们家养的这个孩子,那还是人了?

    这个钱自己倒是不着急,不过不是白给的。

    简心她妈好多天都没敢去简宁家里,也不知道到底简宁他妈有没有找王冉的麻烦,自己中午躺在床上,想着这事儿就睡不着了,也不能去问。

    *

    “没开车?”

    简宁拉过来王冉的手,他们这边有什么新车就都先给15路用,因为15路要经过市中心这里面有关于一个市貌的问题,15路淘汰下去的汽车然后在给别的路线,简宁领着王冉等于绕了一圈去的火车站那边等车,这个时间人就有点多,他们俩没有马上上车。

    先去吃的饭,挨着床边正好能看见那个方向,看的有些不真切。

    “一会儿我们坐上面。”简宁的眸子灿若明星,带着笑意看着她。

    “你今天有点不对啊,这么高兴?”

    简宁说自己买这相机也没有用上场,今天试试,看拍出来的人物好看不好看,他其实挺喜欢这些东西的,就是平时时间很少,现在有女朋友就不一样了,王亮说的有句话就很有道理。

    年轻就这么几年,能留下的也就只有回忆跟照片,你的回忆不能拿出来给子孙看的,但是照片就可以。

    趁着她最美好的时候,自己多给她拍一些照片,然后装起来。

    王冉一听,立马就拒绝了,她不习惯被拍,偶尔拍照也是一样的表情,自己不合适拍照。

    “别拍我,你拍风景吧。”

    七点多人已经少了下来,这个时间也没有火车到站,不仅是二层就连一层也是人稀稀拉拉的,二层就他们俩,也是刚才才走了一辆,把人都给拉走了。

    王冉捂着脸就不让他拍,简宁无奈,幸好自己早有准备。

    “用这个贿赂你?”简宁破零钱的时候买了一个甜筒,自己也有吃过,可是那味道怎么说呢?不得他心,他不知道别的男人是怎么样的,但是自己对甜味儿好像就是天生的无感,送到她的眼前,眼里带着怜爱,就那么盯盯的看着她。

    王冉看着眼前的甜筒,她又不是小朋友,她真的好想说,自己不是一个甜筒就能收买的,看着他的脸,一团孩子气,接了过来,生气的拆开。

    “要是照的难看你就别怪我,我不给你正脸啊。”

    简宁做了一个随便的动作,要的就是她的随意,不要可以。

    他在那边自己调着焦距,自己也是看论坛研究的,但研究的还不够彻底,所以拍出来到底什么样自己不好说。

    这个时间路灯就都开了,王冉就给简宁侧脸,自己坐在哪里,时而咬口冰淇淋,她的侧脸很是安静,简宁突然觉得有些感慨,要是敞篷的双层大巴那就好了。

    简宁回到家里,他想试试自己冲照片,这样整个过程就都是自己的享受范围,可惜这个实在就有些繁琐了,说实话他要上班就不能有太多的经历放在别的事情上面,权衡了一下之后放弃了,冲印店告诉他明天中午就可以过来取照片。

    他买了几本影集,跟传统的影集有些不同,这个是靠自己往上粘的,照片不是放进去还能取下来的,是往上粘的。

    自己开着电脑,就把照片放大,有那么一张,自己拿着相机放在上面,跟王冉坐在一起,两个人的目光就都往上看,但看的又不是相机的方位,照出来之后都没有想到会那么好看,简宁就对着屏幕。

    第二天下班之后去了冲印店,老板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家的生意还是蛮好的,很多洗像的。

    付了钱,拎着回家,把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窗户开了一天就肯定有灰,即便没灰,简宁也是要擦的,都收拾好了,自己拿着买的那本影集坐在床上,自己一张一张的往上贴,还有之前别人给拍的。

    别看出去的次数很少,可是照片不少了,很有耐心的一张一张换着角度的往上粘,这到了老了就是一种纪念。

    *

    “简宁……”主任都走了过去,自己又退了回来。

    简宁起身,主任也是长叹一口气,觉得简宁有些提不上来,院方的意思是想把他提一提的,可是从他进入到这个医院开始,真的是没作为。

    “这回医院申请去美国学习的名额,你可以争取一下……”主任拍拍简宁的肩膀,这就是等于告诉简宁,你在这个事情上可以努力一下,院方是有这个意愿的。

    简宁的表情倒是有些别的意味。

    简宁承认自己不够上进,他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慢下来在慢下来,好好的享受生活,而不是叫生活享受他。

    “主任,我去不了……”

    主任脸上的表情立马就严肃了起来,什么叫他去不了?给他机会,抓住这样也不会?

    去美国进修接受资本主义的在教育,这是多么好的一次机会?

    简宁不喜欢小白鼠,不喜欢做实验,不喜欢把狗的肚子剖开去做什么血流动力学。

    主任火大了,你这么年轻,院方而且还有意思想要培养你,你竟然把送上门的机会在伸手给推出去?

    有前途的医生就是应该来医院里跟院领导申请要实验经费,这才是努力向上爬的样子。

    “简宁啊,怎么样才是当一个好医生,怎么样才是一个好医生你难道就不明白嘛?”

    主任强调,他知道简宁家里条件应该不错,但是在不错你也应该积极向上的,你现在这个态度就很危险。

    简宁就站在主任的旁边,他的侧脸安安静静的。

    他接受过很多猝死的病人,在等医生的前几年里自己会痛心,看见病人过世,家属嚎啕大哭他也会想哭想流眼泪,但是到现在他已经对死人麻木了,在他手里生在他手里死的人有很多,在急诊的轮转的时候,一个晚上死在他手里的就能有三四个,伤心都伤心不过来的,看淡了,只想好好的活着,做一些自己能做的,叫自己快乐的事情,也许他是真的没什么野心。

    有饭就吃一口,能吃饱就好,要求不多。

    “下个星期又要开始轮转了,我想你知道吧?你如果不去美国,那就要轮转到呼吸科……”

    去呼吸科就真的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简宁觉得去呼吸科其实也是蛮好的,自己点点头,主任被他弄的有点懵,忍不住叫了出来:“我说的是呼吸科,你听清楚没有?放着去美国进修的名额你不要,你要去呼吸科?简宁啊,我知道你在谈恋爱,就半年的时间难道你……”

    美国那边的医院跟这边的医院是共建,他们会派医生过来,这边的也会派医生过去。

    简宁就是这个劲儿,不急不慢的,主任火大的就离开了,多少人都恨不得找后门就为了能得到这次出国的机会,你看看他。

    真是轻狂啊。

    晚上简宁接王冉下班,两个人把车停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简宁就说这事儿,因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觉得跟王冉也是有关系的。

    “我们主任想让我去美国,但是我给推了。”

    王冉的眼睛很漂亮,至少这个时候看着真是漂亮,就像是熠熠发光的宝石。

    王冉觉得推就一定有推的原因。

    “想说说看嘛?”

    简宁皱皱眉头,他一般这样的情况下就说明本人心情有些不好,王冉也摸到他的这个习惯了。

    “我以前在急诊科干了一年多,那一年当中是我最不开心的日子,每天会看见不同的病人情况转好,当然也有看见病人的情况恶化,我是一个没有太大野心的男人,我只是觉得能高高兴兴的活着我就很开心。”简宁看了王冉一眼。

    不会因为自己没什么野心就瞧不起他吧?

    “我的病人里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对夫妻,女的发烧原因持续不明,当时临床怀疑就是一个淋巴瘤,做了淋巴活检,她的淋巴瘤病理类型特别难以诊断,一个淋巴结活检需要做普通的常规染色,需要做免疫组化还需要做基因重排,经过三周,结果就是反应性增生,等于是没有,在做淋巴结活检,前后一共做了三次,他们夫妻在我们医院留了两个多月,女的已经绝望了,每天哭,那个男的呢很平静,每天都会去哄她,女的不发烧的时候就推着她出去溜达溜达,我们医院附近的周围你都有看见吧?凡是他能买得起的,就都给他老婆买来吃了,我每天去医院的时候都会看见那个丈夫,他每天就都是高高兴兴的,看见我会跟我打招呼……”

    简宁缓缓的诉述着。

    “最后一次的病理,我们送了两家医院,有一家医院的染色出来了,是一个T细胞淋巴瘤,在血液科开始化疗了,我最后看见他们一次的时候,两个人都对我笑了笑,王冉你明白嘛?我不是一个能赚多少钱的男人,我羡慕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如果说将来我得了病我希望你能陪在我的身边,同理我也一样,我不羡慕人家有多少的钱,可不可以去美国,对我来说,只要保持现状,只要有你,我就觉得够了。”

    每个人选择的人生不同,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他不想王冉以后嫁给自己觉得后悔,简宁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好与不好都摆在这里,明明白白的,让你看得见。

    也许别人是觉得因为他家里有钱,所以他愿意过这样不堪向上的生活,其实并不是的,他喜欢简单。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很亮,就那样看着她,专心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

    王冉觉得这并不存在任何的话题,每个人选择生活的态度不同不就是应该的?不去美国难道就没有未来了?

    “我觉得不去也有不去的好,美国吃的你一定不会习惯的……”

    王冉傻气的笑笑,简宁单手搂着她的腰身往自己的怀里带,傻子,不是吃不吃的问题,而是回来之后工资就会多不多的问题。

    ------题外话------

    觉得好像忘记点什么,四点半醒的斗地主到了六点半想起来好像是文没有挂,最近饮食很有意思,每天的大餐都是早上吃,早上吃排骨吃肘子吃各种肉,好吧中午晚上不叫吃,早上听见傻子说,我自己能做的,我从来不求别人,然后被子就从我身上离开了,(╯‵□′)╯︵┻━┻,很感谢大家的踊跃投票,不管是月票还是年会票,感性滴话就不说了,最近我打算走二货路线了,拍拍胸,都在这里呢,封面找不到投票的话可以从首页中间横幅进去,年纪大就面临一到夏天就要减肥,伤不起,年轻的时候我也有过体重90多斤的时候,好吧,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