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9  私奔到别家

129  私奔到别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外婆这几天一直觉得迷糊,头脑不够清醒,就把一切都推到徐秋华的身上了,觉得都是徐秋华害的。

    那天自己丢了多大的人啊?

    给王妈妈打电话:“小真啊,我这头有点不舒服,你过来带着我去医院一趟吧……”

    王妈妈这边干活呢,王爸爸这几“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天就总是去三叔五叔家帮忙,家里的活就得王妈妈一个人干,你指望徐秋华那就没戏,你叫徐秋华吃点什么,或者你给她点便宜占,这些她是绝对上的,其他的她不行。

    王妈妈自己也是为难:“妈,要不给乔芸打个电话吧,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实在有点走不开。”

    外婆的脸子立马就掉了下来,自己现在找她就都不能找了?徐秋华跟自己闹,不就是小真背后授意的,勉强绷着,简宁父亲那秘书说的话,外婆到现在还记得呢,跟王冉家闹翻这完全就没有必要,毕竟将来乔芸结婚还可能要靠王冉出点血呢。

    你当姐姐的嫁得这样的好,妹妹无父无母的是不是就应该伸把手拉扯一把?

    挂了电话给夏侯兰又去了一个,夏侯兰来的迅速。

    “怎么就头晕了?”夏侯兰在单位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外婆说这外公也没人看着,自己再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徐秋华这一闹,这附近的护工人家都不敢接,知道他们家事儿多,这给外婆气的,现在就是大家轮,都请假轮,外婆也没办法啊,她心疼儿女现在找不到人接手,总不能就叫自己护理吧?

    老头体重也挺沉的,她护理不动啊。

    “你爸这……”

    夏侯兰也是叽歪,找人找不到,先是骂王妈妈。

    “平时装的就跟什么似的,好像自己多伟大,她现在怎么就不来了?一遇到事情就跟缩头乌龟似的,就她一个人尖,就这样的还跟她来往什么?”说完王妈妈就开始数落乔芸:“那现在家里就没人,乔芸怎么不上班就不行?我们几个轮,你说妈我这天天请假,单位有没有人有意见?你知道多少人就等着给我小鞋穿呢……”

    夏侯兰也是抱怨就抱怨到这里来了,她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但是父亲生病这就不是一个长久的事情,她走一天走三天要是长年累月的这么下来,她估计也快下岗了。

    外婆拍着女儿的手,自己就哭了。

    外婆活了这些年一直就是顺风顺水的,一般来说只要她想的,事情就会按照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去发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好像所有事情就一齐商量好了一样,跟自己过不去,找她的麻烦。

    外公瘫痪在床上,外婆哭了多少次了,就希望他赶紧好起来,这样实在太拖累人了,但是那是哭就能解决的吗?

    夏侯兰看着自己妈哭,心里也是难为。

    “我不是那意思,你别哭了。”

    给乔芸打电话,等电话通了:“你赶紧的回家里来,你外婆脑袋有些迷糊。”

    乔芸一听可真着急了,自己的依靠就是外婆啊,如果外婆有点什么,自己就惨了,跟经理请假就赶紧回家了,一进家门,看着外婆跟姨妈都坐在沙发上呢。

    “你在家里看着你外公点,我送你外婆去医院。”

    “我送外婆去就行……”乔芸说了一句。

    乔芸就害怕把自己给留在家里,说实话她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给外公弄那些屎啊尿的,她才多大啊,所以乔芸宁愿带着外婆去看病也不愿意留在家里,夏侯兰还能看不透乔芸的那点心思?

    可真是一个好孩子啊,你外公外婆就怎么对你的?

    “你在家里待着。”

    乔芸哦了一声,这边外婆带上车门,夏侯兰叫自己妈系上安全带,在开车之前就说了一句。

    “这芸芸啊真是妈你给惯坏了,自己外公,你看见没?怕留在家里。”

    外婆有些讪讪的解释,外婆觉得自己能理解乔芸,毕竟她一个孩子家家的,你叫她去弄那些不现实,还有一点,外婆觉得自己也不应该上手的,生儿女是干什么用的?

    “乔芸年纪还小……”

    夏侯兰发动车子,看了自己妈一眼。

    “可不小了,要说心思她最多……”

    去医院肯定就要找简宁的,简宁自从去了急诊室,王冉家有事儿一般都很少去求简宁,因为会影响他,他很忙的。

    王妈妈上次心脏不舒服还是去的别的医院,王妈妈知道简宁换了地方现在有时候一天一口水都喝不上,自己可怜孩子,可是夏侯兰可不这样认为啊,亲戚不就是这样用的。

    拿着电话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没简宁电话,外婆倒是有,夏侯兰打了过去,简宁那边忙呢,根本没接。

    直接就去了急诊,今天床就不够用,有些打点滴的你也知道不能叫他们就那样站着啊,躺着或者坐着,那现在就没有位置了,大家都在等。

    夏侯兰找到简宁,简宁看了一眼,说走正常就行,这情况不严重,打两个吊瓶。

    那边有护士喊简宁,简宁说那自己就先离开了,夏侯兰就一把拽住了简宁:“简宁啊,你看外婆这么大年纪了,你也不能就叫她站着,你给弄个床……”

    你听听说的多简单,你给弄个床。

    那后面排队的人还有很多呢,简宁哪里给弄床去?

    自己试着解释,现在就没有空余的床,得排位置。

    这边有个老奶奶过来扎吊针,年纪有些大,简宁认识,这位已经预约要动手术了,情况有些严重,那边才空下来一个,简宁就叫护士赶紧的扶着老奶奶上去,这时候排队等的人就不愿意了。

    “这是你家亲戚吧?怎么还有特权呢?”

    一个几尺高的老爷们揪着这点就不放了,一口咬定那老太太就是简宁的亲戚,这么多人等,大家都在排凭什么你就给人开后门啊?有你这么当医生的吗?

    简宁试着解释,那个老太太的病有些重,而且她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难看你看见这样的长辈就不能让个位置吗?那人就是不依不挠的。

    “我要投诉你。”

    “随便。”

    简宁转身就走了,没有时间跟他浪费口舌,愿意投诉你就去,没人拽着你的手不让你去。

    闹的那个男人见别人都没有动静,自己表情也是讪讪的。

    大家都看得出来,那位奶奶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而且好像脸色很不好,这个年纪说随时死就都有可能的,你跟那样的人抢什么啊?

    夏侯兰踩着小高跟鞋跟在简宁的身后。

    “你说你这孩子,外婆那么难受,你倒是紧着外婆来啊?”

    “我现在是医生,我的眼里就只有病人,病人就都是相同的,有这个时间我觉得还是去排队的比较好。”

    夏侯兰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你看看他什么态度?

    拿着电话就给王冉打过去了,你说没等王冉开口呢,夏侯兰巴巴的就开始数落简宁的罪过。

    “你这到底交的是什么男朋友?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们不过就是看着他在这里投奔他来了,结果呢?早知道这样就去中心医院,中心医院比这里好多了,干嘛来这里看人家的冷脸子?你外婆现在病的那么严重……”

    王冉撑着头,她想如果外婆真的病的有姨妈说的那么严重,那么简宁不至于看着不管的,再说那是他的工作自己插不上话。

    “姨妈,我说了不算的……”

    夏侯兰就让王冉现在给简宁打电话,赶紧的给外婆弄床,抱怨自己还得下午上班呢,现在打不上,那下午还得请假。

    夏侯兰一听王冉的话,立马声音就高亢了起来,你说了不算?

    那你说什么算?

    你是他女朋友,你外婆现在生病了,连张床就没有,难道站着打?你就这么做外孙女的?你孝不孝啊?

    一顶大帽子就被夏侯兰直接给扣了下来,扣在王冉的头顶。

    “那你就跟他闹,跟他分手,我就不信了……”

    王冉觉得无语,这边看了林潇潇一眼,林潇潇反应就特别快,捏着鼻子:“王冉赶紧的,喊你了,还打电话,外面车就都等你呢……”

    王冉赶紧的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姨妈那我挂电话,我单位有些忙。”

    挂上电话直接就关机,夏侯兰这边怎么打就打不进去了,自己对着电话能骂了有五分钟。

    林潇潇看着王冉,调侃着:“你可真有意思,谁的电话啊?把你吓成这样?幸好我反应快,你换个反应慢的。”林潇潇一边说话一边瞧着方瑞珠,那意思要是方瑞珠就不能明白王冉的意思。

    王冉苦笑着。

    人家说有亲戚好,能多个人照顾自己,她现在就只觉得亲戚还是少些好,简宁忙,现在自己家谁看病都不去医院找他了,这是王妈妈下的命令,过去人家工作轻松,你托关系给家里人看病也就看了,那现在换了环境,不让随便去找简宁的。

    外公拉了,自己就叫叫喊,乔芸推门进来就闻见味道了,可是自己给外公弄屎?

    乔芸站在原地,就连饭都没有喂老头自己又从里面出来了,夏侯兰送外婆回来,自己开车到楼下。

    “那妈我不上去了,我这边还得回单位……”

    在医院中间有两次有人打电话找她,外婆也知道女儿忙,叫她赶紧开车走吧。

    打开门,乔芸在客厅里站着呢。

    “你怎么站着呢?”

    外婆进了卧室就闻见一股子的味道,自己并不陌生的味道,赶紧的脱掉衣服,这边就得侍候外公。

    “乔芸啊,给外婆打盆水。”

    乔芸进了卫生间打了半盆冷水自己还知道弄点热水进去,端进屋子里,进了屋子那个味儿就藏不住了,乔芸就连卧室的门都不想进。

    外婆以为外公是才拉,自己给清理半天,她头本来就迷糊,你说给外公擦屁股的抹布随手就扔水盆里去了,自己蹲在地上。

    “你把水倒了,我缓一下。”

    外公的手就拽着外婆的,你看外公对着外婆喊,但每天都要跟外婆在一起,外婆不陪着他,他就闹,心里还是明白,看着外婆蹲在地上,自己伸着手就拉着外婆的。

    “我没事儿,就是人年纪大了,我要是年轻一点,我自己就能护理你,还用得着谁?”

    外婆从地上站起身,她真是难受,看着外公,自己眼泪往下掉,这瘫痪了什么时候能好啊?

    紧紧攥着外公的手:“老头子你可快点好起来吧……”你要是再不好起来,儿女就都要熬倒了。

    “芸芸怎么不把水给倒了……”

    乔芸那水盆就这样端出去的,扔卫生间自己就没有动,等外婆换过这个劲儿,外公就喊饿,现在说话还能比之前好点,清晰点,外婆就纳闷,乔芸在家没给外公喂饭吗?

    外婆这边难受,心里就不痛快,给儿子打了电话。

    “你下班跟典韦立马回家……”

    典韦这边就知道自己要不好,不想去,可是夏侯令着急,说自己妈病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上楼了,夏侯令也没看乔芸一眼,乔芸看见典韦喊了一声。

    “舅妈……”

    外婆看着儿子就哭了,拉着夏侯令的手:“我这今天难受,去了医院,本来挂点滴就挂了半小时……”

    夏侯令是知道的,他妈正常打一瓶药就都是要一个小时的,老太太身体也没那么好,打快了她就心悸,夏侯令还陪着自己妈去过呢,这打了半个小时是什么意思啊?

    “小令啊,妈真是扛不住了,你爸这样……”

    典韦听见婆婆在屋子里痛哭,就知道自己肯定跑不了了,果然,夏侯令这边就发火了,给王妈妈还有夏侯兰每家都去电话了。

    “我不管你忙不忙,现在马上就来家里,怎么爸就是我妈一个人的?”

    王妈妈觉得这人真是的,不说等秋华把孩子接回来的,能差多久啊?

    夏侯令对着姐也没什么好脸子,夏侯兰这边才进家门,菜还没放下呢,夏侯令电话就进来了,进来就进来被,问题他口气很不好。

    夏侯兰就是别人不能说自己的人,谁错她都不可能错的,本来就火大,被人给说了,现在当弟弟的还说自己?

    “你少说我,妈生病是我送着妈去医院的,你在这里跟我装什么?你那么孝顺的话你就都管了。”说完就恶狠狠的把电话给挂上了。

    姜维这人挺好的,觉得谁家就都有个老人,那现在情况出了,护工找不到,那就得亲生儿女上被,干脆就轮,谁也别说谁,那就摊上了怎么办,一直轮到找到护工为止。

    姜维是好意劝着夏侯兰,结果夏侯兰不但不领情还对着姜维喷了一通。

    “你少给我装老好人,我不上班了?我就在家里侍候我爸?”

    典韦呢,是谁都不想得罪,四面逢源,她做人的准则就是这样的,也听见夏侯令数落夏侯兰了,那姐那个脾气自己还不了解啊?只要她说你的份儿就万万没有你说她的理。

    王妈妈先过来的,外婆冷着脸,她现在是看谁就都不顺眼,典韦围着围裙干活呢。

    “大姐来了啊。”

    王妈妈挺客气的对着典韦笑笑,你等夏侯兰进来的时候,典韦跟她打招呼就跟没听见似的,在客厅看见夏侯令姐弟俩个人就差点掐了起来。

    “你少说我听见没,谁都有权力你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要紧,别以为自己做的有多好。”

    外婆躺在床上就没起来过。

    “你们三合计怎么轮吧,我是病了,侍候不了你爸了,我这辈子啊,我对不起你爸啊,年轻的时候嘴馋还喜欢穿新衣服,老了老了合计多陪陪你们爸爸,结果他这样了,我这个身体又这样,我是无能为力了,你们三个商量办吧……”

    夏侯令不愧就是外婆的儿子,脑筋直接就动到王妈妈的身上去了。

    王妈妈是有那个心,那最近你说老三老五就缺人,王爸爸每天过去帮忙,家里就顾不上,自己再走了,那家里的那些鹿都怎么办啊?徐秋华根本就不会养啊。

    王妈妈觉得疲倦,真的到了这个时候,看着夏侯令在那边侃侃的说,那你当儿子的你都干什么了?

    王妈妈就反口问了夏侯令一句。

    “你结婚时候拿的最多,怎么这个时候看不见你了?”

    夏侯兰就觉得这话说的过瘾,看着夏侯令青白交错的脸就觉得就应该这样对他,自己得瑟的不知道是谁了。

    夏侯令觉得有点难堪。

    “大姐这些你也计较,你就看见钱了……”

    王妈妈干了一天的活,自己本来就累,现在夏侯令就说她只看见钱了,外婆至少还聪明一些,知道要哄着王妈妈,才能叫她付出,可是夏侯令不懂得这个道理。

    “我看见钱了,照着你这么说,你是儿子,你拿的最多,我怎么就没看见你的孝顺在哪里呢?谁家没有点事儿?要轮就一起轮,我不管你们请假不请假的,我不上班我就是活该啊?”

    夏侯令这回没词了,典韦心里就叹口气,夏侯令能干活吗?

    就是有活那也是得自己干,她这个命啊。

    可是夏侯兰跟夏侯令都有工作,这老请假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再说单位也不是自己家开的。

    “大姐这样的,我每个月给你出一千块钱。”夏侯令觉得自己愿意掏钱了这样就行了吧?他一脸施恩与人的样子,夏侯兰紧跟着也表示了,那自己也能出一千,她跟夏侯令上夜班,白班王妈妈来。

    王妈妈抿着嘴:“你们上夜班倒是没什么,那每天白天都是我来?那我不是成了长白班了?”

    夏侯令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嘴巴这么厉,外婆头疼的厉害,里面外公又在叫,不用说肯定就是拉了,王妈妈起身就进去了,人夏侯兰跟夏侯令可是一动没动,典韦心里就想,你们现在都躲呢,然后还往身上揽?

    自己不能干那就干脆对人低气一点,你求着大姐点不就完了。

    王妈妈给外公换完裤子,这边端着水盆出来,屋子里的窗户也打开了,必须打,不打的话味道就太大了。

    夏侯令去看夏侯兰,夏侯兰觉得王妈妈说这话真是有意思,你以为两千块钱就是白给你的?你总要付出一点什么的吧?

    王妈妈洗了手重新坐下来,夏侯令好半天又挤出来一句,说是自己再给加五百。

    “这样别五百一千了,我一个月给你三千,你别干了,回家来照顾爸。”王妈妈更加狠,直接这一回就说到底了,你不是说我没工作嘛,你一个月上班不也就挣这些嘛,我都给你了,你也别上班了,就回家照顾老人吧。

    夏侯令觉得这样就没意思了,这就是抬扛了。

    反正不管夏侯令夏侯兰说什么,王妈妈就是这态度,要干那就一起干吧,谁也别搞特殊。

    王妈妈打车回家了,夏侯令两口子外加夏侯兰这就准备吃晚饭了,夏侯兰把晚饭给做了,心里还挂着家里那两个小的,都说好来自己家吃晚餐的,你说自己还跑娘家来给做饭了。

    “饿啊饿……”外公就扯着嗓门喊。

    医生说他喊饿的时候不见得就是真饿了,就是作人,想要人陪在他身边,因为生病也会对心里有些刺激。

    典韦端着碗进了屋子里去喂自己公公,你看夏侯令喊的这个快这个凶,他动吗?没自己,他就得去死,典韦是看出来了,你指望男人干活,你还不如相信他能飞呢。

    这边吃呢,那边就拉了,谁不膈应?

    典韦这饭还能吃不了?

    典韦也来气,整天这样的,不停的吃,你能不拉嘛,自己就特别想掐公公两把,能不能别折腾人了?别到最后你没死成,我们都死你前面去了。

    “夏侯令你爸拉了……”

    外婆没动,夏侯兰也跟没听见似的,典韦喊的清清楚楚的,喊的那个人叫夏侯令,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外婆也没动,她现在就是不打算管了,学学王冉她奶,自己都这个年纪了,凭什么自己干?

    夏侯令就坐着不动:“你给收拾了不就完了,喊我干什么,吃饭呢。”夏侯令对着屋子里就喊了一声,反正自己肯定是不动。

    典韦都想甩手就走人,可是太丢人了,自己强忍着给老爷子收拾完,端着水盆出来,这回就是明摆着给人甩脸子,她不侍候了,自己拿着包就要走,夏侯令觉得丢人,在家里怎么甩脸子给自己看都行,到了自己家当着自己妈还有姐的面就这样,这不是下他的面子吗?

    “你干嘛去?吃完饭一起回家。”

    不说吃饭还好点,一说吃饭,典韦没管那套照着夏侯令的脑袋包就砸了上去,实在太欺负人了,就你知道吃饭是吧?你自己的亲爸你都不管,就扔我头上,我自己爸我还没这样侍候呢。

    “我告诉你,愿意过你就过,不过就拉倒,你觉得埋汰,你怎么不合计我觉得埋汰不埋汰?我自己爸我还没有这么侍候过呢,你见过谁家儿媳妇上手的?我今年才多大?你想干什么啊?”

    夏侯令按着典韦,你这是干什么啊?有话回家好好说,在这里喊什么,可是典韦在气头上,都觉得自己手上有味儿,她做儿媳妇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行了,守了多少天?

    “典韦……”

    “你少喊我,妈也在这里,我就把话挑明白了说,你要侍候行,你侍候,芳芳现在念书呢,我顾不上……”

    说完自己抽开手就离开了,夏侯令表情讪讪的,今天晚上就肯定要留下来一个人值夜班,夏侯兰就提前走了,说家里还有人等着自己做饭呢,夏侯令也没招。

    老爷子在屋子里哭,好像是听明白了,大家就都嫌弃他。

    外婆也装听不见,到了这种时候,就大家各自顾大家吧,她现在自己都顾不了了。

    老爷子晚上喊了四次饿,九点夏侯令喂他爸吃的,你等到十点他又喊饿,夏侯令不给,说他都吃饱了,外公就对着夏侯令破口大骂,一直作,嗷嗷的喊,你说别人家休息不了?楼上的暖气管子就咣当响了一声,不用合计,这就是人家不愿意了。

    “爸,我求你了,你就不能不闹了吗?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可是这时候你跟他说什么就等于白说,这给夏侯令作的,一个晚上你根本就睡不安稳,要水也喊,饿了也喊,大半夜两点多,你说谁愿意起来?夏侯令迷糊糊的,屋子里老头就喊呢。

    “我饿啊,我要饿死了……”

    夏侯令觉得脑仁跳跳的疼,以前有典韦,根本不用他起来,典韦就直接进去了。

    “乔芸啊,进去看看你外“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公去……”

    乔芸被夏侯令给喊醒了,不过自己就当没有听见。

    乔芸现在就不想在外公家里住了,他们每个人就想着使唤自己,她一个小姑娘家的。

    跟吴国太就说了,吴国太现在是处在这个兴头上,那就搬过来我家里住被,跟我一间屋子,我家里也不差你一个,乔芸觉得有点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回去跟我妈说,房子等确定下来的。”

    吴国太就拿着话先推搪乔芸,那乔芸就信,对这件事儿无比的相信。

    一个晚上没回来,这外婆就炸锅了,乔芸人呢?

    给夏侯令王妈妈就都打了电话,晚上十一点,打乔芸手机那就是不接啊,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你们赶紧过来,芸芸没回家呢……”

    夏侯令跟典韦这边开战,在单位就没好意思吵,等晚上回到家里,夫妻俩起先就是说话,夏侯令也愿意低头了,那自己爸现在这样,你当儿媳妇的也不能看着,可是典韦就不后退,夏侯芳现在学习关键的时刻,自己不看着女儿,女儿就没将来,你爸在重要那也没有我女儿重要,典韦就是这态度,夏侯令自己又侍候不了老爷子,你说一天弄的抓心挠肝的,就硬气了两声,两口子就动上手了。

    “妈,她到点就自然回来了,那么大的孩子还能丢了?”

    外婆就嗷嗷的哭,一定要叫儿女都回家来,王妈妈大半夜王超给送过来的,出去找乔芸去。

    王超不愿意,很是叽歪,他还要上班呢。

    “有病,死了跟我有多大的关系?我这明天还有会议呢……”王超一叽歪就对着王妈妈来了,王妈妈也火大,这又是哭又是喊的,不来行吗?他爸要是在家,也求不到他,你看看他这样子。

    “那你回去,我一会儿打车回去。”

    王超讪讪的,不是那意思。

    找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找到人,那乔芸的同事外婆也不认识,就得等天亮的去银行。

    *

    “乔芸啊,多吃。”

    吴国太他妈高兴,怎么不高兴啊,过来家里住这是好事儿,这事儿就挑明了,乔芸不是跟自己儿子睡了吗,她就不信自己掐不住乔芸,吴国太他妈也观察出来了,乔芸这孩子有点缺心眼,你多给她两句好话,她就迷糊。

    乔芸吃的挺香的,她爱吃肉,吴国太他妈就给乔芸做肉。

    乔芸要住在家里,这是吴国太说出来的,吴国太他妈也没有反对,愿意住那就住去被。

    老两口的床是在客厅,吴国太他爸就觉得不好,你说这么一住,对人家女孩子也有点不好是不是?

    “你知道什么,现在就都这样,处对象处对象,不这样怎么能行。”

    吴国太他爸叹口气,反正自己也关不上就随他们去吧,他们怎么说就怎么是。

    吴国太跟乔芸两人在房间里嘻嘻哈哈的,乔芸直接就关机了,怕外婆找到,乔芸想的是,反正自己都做出来了,等明天对着外婆一坦白就行了,这个缺心眼的,你倒是给你外婆先发条短信也行啊。

    两个人可是高兴了,这邻居不见得看不见啊,这大夏天的都在外面乘凉,九点睡就都算是早的,年纪大就没有那么多觉,就在外面闲聊天被。

    徐秋华她妈就有点狐疑。

    自己从外面回到家里,刚才她去老吴家,看见的那个丫头好像是乔芸,自己眼睛没花吧?

    徐秋华嫂子正打算要睡了,看见婆婆回来,说了一声。

    “妈,那我去睡了……”

    徐秋华她妈觉得那乔芸就是跟吴国太谈恋爱也没什么,两个人看对眼了被,就是觉得有点稀奇,乔芸肯定不认识她的,但是她认识乔芸,自己见过的,毕竟两家是亲戚。

    这外婆就一夜没睡,外公喊了一夜,早上王妈妈就给外公翻身,外公说疼。

    “爸,你哪里疼啊?”

    奇怪的很,外公谁都骂,但就不是不骂王妈妈,就一直哭,这给王妈妈吓的,赶紧往医院送,问题不大,就是躺时间长了,医生都纳闷了,这人又不是注定一辈子要躺床上,你们得扶着他走啊,锻炼他,这样才能好起来,将来不说就跟过去一样,那至少也能自己出去溜达溜达,总比躺在床上好吧?

    一大早外婆就杀到银行去了,吴国太送乔芸上班,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外婆看见乔芸就冲了过去,自己照着乔芸的后背就打了一巴掌。

    “你昨天去哪里了?”

    乔芸吓懵了,没合计外婆这么早就找过来了,她是有胆做但是没胆承认的,自己低着头眼圈发红,一句话不敢说,怕外婆在这里打自己,那要是被同事看见了,那可就丢人了。

    结果就是乔芸跟吴国太就都请假去外婆家里了。

    吴国太一进门,王妈妈这边才从医院回来,想跟外婆说一声,结果就撞上了。

    吴国太不敢去看王妈妈,能出入这里的,肯定就是这家人,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你爸呢?”

    王妈妈说被送医院去了,后天出院,外婆觉得松口气,去了医院也好。

    “那行,小真你就先回去吧。”

    俗话说家丑不能外扬,这事儿怎么也不能被王妈妈知道,这外婆就是考虑错了,王妈妈根本就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你邀请她留下来她都不带留的,自己拿着钱包就离开了。

    “说说看,为什么你昨天住他家了?”

    等外婆了解吴国太家里是做什么的,立马就翻了,指着乔芸的鼻子。

    “我怎么跟你说的?这样的你就要?你是捡破烂的吗?”

    吴国太也是有自尊的人,你要是这么说话就没有必要说下去了,自己起身一句话没有,摔门就走了,外婆掐乔芸,给乔芸掐的嗷嗷直哭。

    “你这个败家的孩子,就是不听我的话,那样的人家你以后真结婚了可怎么办啊?你住哪里啊?”

    乔芸就哭着说,吴国太都承诺了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能买房子。

    “买房子用什么买?贷款然后就一直还钱是不是?你有多少钱给银行啊?你就这么傻啊……”

    反正外婆就死活不同意,事儿是成了,但是外婆还有招。

    “你给我跟他黄,以后不行见面。”

    乔芸不敢跟外婆犟,自己的胳膊好疼啊,外婆掐她的时候可没有留情,这回火大了,觉得乔芸眼看着就要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葬送进去了,自己能不火大不着急吗?

    乔芸自己心里是有主意,不然也不敢晚上就一声没吭就不回家了,她现在就是不想在这里住了,她要是住下来,谁就都往她身上想。

    低着头声音压得很小:“我都跟他……”

    外婆指着乔芸的脸劈头盖脸就是骂话,听清楚乔芸的话,就只差没有跳起来。

    “你这是怕嫁不出去臭在家里了是不是?”

    乔芸的泪珠子一串一串的往下掉,那外婆也顾不上自己,自己怎么办?

    “外婆我们俩会生活的很好的,他爸妈对我都可好了,他家都是本分人……”

    谁有说他家的人不本分吗?问题是外婆瞧不上吴国太家,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乔芸算了。

    你就是找,也得找个家庭条件好的。

    “你爸妈去世的早,你自己不知道吗?将来结婚你以后你能有什么?你攒了多少钱了?你自己才开多少钱的工资?你现在觉得他模样好,可是模样不会挣钱有什么用?我要是知道你这样,一开始我就同意你跟孙昊处了……”

    乔芸也有点叽歪,不说孙昊还好,孙昊长得那么难看,自己跟他睡就都能吓死。

    “外婆,你就同意吧,我想去他家里住……”

    外婆真是就剩一口气了,差点没被乔芸给气死过去,没怎么样呢就去人家家里住,你想吃他们盒饭还是怎么样?

    怎么就说不听呢?

    外婆这边上了强硬的,白天送乔芸去上班,晚上自己亲自接,就绝对不让乔芸跟吴国太处下午,乔芸也不敢说什么,到了单位自己给吴国太发短信。

    吴国太跟自己爸妈就说了,说乔芸的外婆没看上自己。

    吴国太他妈冷哼着:“行啊,她不是不同意嘛,我就不信了,我就对乔芸好,我不信我争不过她……”

    徐秋华她妈给徐秋华送点鸭蛋,正好就撞上王妈妈了,王妈妈这两天往医院跑,外公情况看着是好很多了,需要两个人搀扶,自己能试着垫步,走是肯定走不了,不过医生说了,你们家属要有耐心,每天扶着他起来,别老叫他躺着。

    徐秋华她妈对着王妈妈笑笑,问王妈妈去哪里了,王妈妈就说这事儿。

    “我前几天看见你家乔芸了,晚上在吴国太家里住的?”

    徐秋华她妈觉得太有意思了,这都弄一家子去了,那王冉跟吴国太也算是处过吧,这乔芸现在又接手了,这都成什么了。

    王妈妈知道吴国太跟乔芸谈恋爱,但是不知道乔芸住进人家家里去了,难怪那天晚上就没回来,王妈妈对乔芸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了,家里人着急你就不知道吗?发条短信也不能发,这孩子就是白养了。

    乔芸从银行辞职了,不干了。

    晚上外婆过来接乔芸,结果人没有影子了,同事说乔芸不干了,几天之前就跟经理说了,这手续办完人就走了被,外婆差点没坐在地上,孩子呢?

    不用想就肯定跑吴国太家里去了,可是吴国太家里在哪里?

    外婆能打了一百通电话,乔芸就一通没接,弄的外婆心力交瘁的。

    夏侯令就数落自己妈,这还用合计?

    肯定就是你反对的被,这样的孩子就不应该管她。

    “妈,你看见没,这才是白眼狼,你怎么对她好就没用,一个不顺心就离家出走了,找什么啊?上公安局去报案?可别丢那个人了,我丢不起那人,她肯定就跑人男的家里睡去了,以后她回来你也少搭理她。”

    那外婆能干嘛,自己亲手给养大的孩子,你说现在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肯定要找的。

    “小令你跟着妈去找找……”外婆就试着想叫儿子陪着自己去,毕竟儿子见识多,自己一个孤老太太明白什么啊。

    夏侯令不去。

    外婆拎着自己的那个小包就杀到王妈妈家去了。

    今天夏侯兰的班,外婆没接外公回家,现在家里乱成这样,他回家能有什么用?不如在医院,至少还有护士。

    “真啊,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这徐秋华的妈都说了,王妈妈就知道内情了,就乔芸这孩子,真不应该对她有一点的同情之心,路就都是人走出来的,你外婆外公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跑了?

    一声不吭的。

    “真啊,他们就都不管,你陪着妈去找找看,我这一个晚上都没有合上眼睛……”

    外婆是真上火了,嗓子有些发肿。

    “不用找了,我知道她在哪里。”

    外婆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王妈妈,脑子里第一个蹦过的念头就是王妈妈撺掇乔芸私奔的,可是转念一想,不对。

    王妈妈去过吴国太家的,当然知道在哪里了,穿好衣服,这边王爸爸才回来,一进门就看见王妈妈要出去,后面跟着外婆,自己叫了一声妈,可这个时候外婆哪里有心思搭理王爸爸啊。

    “嗯,小真啊,赶紧去吧。”

    王妈妈就说自己给外婆送到门口,她不能进去,外婆就不干。

    一脸的吃惊,拽着王妈妈的手就不肯撒开了。

    “小真啊,你可是当大姨的,你跟乔芸的妈妈可是姐妹,你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不管……”

    王妈妈看着外婆的脸,自己瞒也瞒不住的。

    “王冉跟吴国太以前处过,处了没几天,王冉就提出来不处了,我不好去他家里的。”

    外婆只觉得天旋地转,弄了半天还是人王冉不要的二手货?

    乔芸啊乔芸,你可真对得起外婆我。

    外婆觉得自己的一切就都被王冉母女给摧毁了,跟她们刮边就沾不上好事儿。

    乔芸这工作不干了,就在吴国太家里玩电脑,也没着急找工作,合计过两天的,自己上班这么久了,得喘口气,她才上班几个月啊,吴国太他妈嘴上不说,可是眼睛看着心里能愿意不?

    你一个大丫头连懒带馋的,她就没看见过乔芸伸手说帮自己做个饭,或者收拾收拾屋子什么的,屋子脏了就当没看见,就坐在哪里一玩,就当是谁家的大小姐似的,现在乔芸跟自己儿子这个关系,她也不能说。

    好吃好喝的供着乔芸,乔芸就喜欢喝可乐,吴国太他妈给准备了挺多。

    “芸啊,我跟你叔叔就出去买菜了,你自己在家里好好待着啊,什么都不用你做听见没。”

    乔芸点头,她肯定就不会做的,自己家外婆都不干这些的。

    吴国太他爸妈出门跟外婆走了一个对头碰,不过不认识,他们俩不认识外婆可认识王妈妈啊,王妈妈就在外面站着呢。

    “你怎么来这里了?”吴国太他妈一愣神。

    吴国太也是忘记说王冉可能跟乔芸有点亲戚关系,吴国太他妈看着王妈妈有些不是友善的问着。

    ------题外话------

    年票,月票票快到碗里来··前两天看了一本书叫军婚是方苑写的,跟言情小说不同,作者本身就是部队的,我觉得写得超级好,但是可能年纪小的不太喜欢看,但现实军婚就是那样的,没有浪漫更多的是责任,朋友说她一看军婚之类的小说首先脑子里就会出现新宇哥哥···这个败家的,大吼小说里都是高富帅好不,朋友也喊,难道他不是高富帅?家庭又高又富又帅,简大妈吐血倒地身亡,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