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1  与生母擦肩

131  与生母擦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就干了什么你好好的说,动什么手?简宁看着呢……”

    王冉使劲儿推了自己哥一把,一个男人打女人多难看啊?无论为了什么,就不应该动手,爸跟妈过这些年,难道妈就没有叫爸生气不顺气的时候?可是爸动过手吗?

    从王冉懂事以来,她记得每次都是自己妈把自己爸给气的半死,自己爸就是闷声不吭的,自己哥到底是随谁了?

    王超一听王冉说,对上简宁的脸。

    “叫你看笑话了,你们俩先出去,都出去。”

    王超就把王冉跟简宁给推出去了,自己关上门,王冉就怕还打,有话就好好说,你别动手。

    王焱一直哭个不停,叫孩子看见这样的画面实在有些不美好,而且王焱还是一个男孩子的前提,王冉抱着侄子上了车,不愿意看他们俩,烦人。

    “王焱啊,别哭了……”

    王焱哭的嗓子都哑了,小手抱着王冉的脖子。

    “姑姑,我爸为什么打我妈?”

    这边给他们的担心的够呛,那边王超也不动手了,他本来就是没想打她,可是她这个样子,你说说有点便宜你就占,怎么他没赚钱吗?自己说过她多少次了,她这次说改,下次说改,改过没有?

    “你过来给我梳头……”

    王超对着徐秋华就吼了一声。

    徐秋华乖乖就上前去给王超梳头了,两个人吵完架,一般都是徐秋华给王超梳头洗头结束,徐秋华跟自己婆婆能闹跟王冉能闹,跟外婆跟谁她都能闹,她眼睛里就没有害怕的人,但是她就喜欢王超。

    喜欢是天生的,自己不吃也得给丈夫吃,自己不穿也给丈夫穿,可以说徐秋华活的挺委屈的,对王超那是一百个好,就是王焱都比不上。

    “疼不疼啊?”

    这真有意思,打完人了,问疼不疼。

    徐秋华知道王超也是在火上,今天她记住了,不就是奶奶挑拨的嘛,徐秋华就不待见这个老太太,平时那做派就算了,现在挑动孙子打孙媳妇,行,自己记住了,你不就是能挑动嘛。

    这闹的家里就没有一个安静。

    王爸爸也没问到底发生什么了,自己闷声不吭的,王妈妈这躺床上就起不来了,就是心里上火了,王爸爸也没喊王妈妈起来干活,自己能干的就全部都给干了。

    徐秋华老老实实的,被王超收拾一通,家里的被子拆开都洗了,一天三餐准时准点的端上桌,估计还能消停一段时间。

    *

    外公这边从医院回来,还闹着要去王妈妈家呢,外婆就当着外公都说了,拉着外公的手。

    “我自认从来就没有亏待过小真,小真这现在是女儿本事了,带着徐秋华来我们家这么一通闹腾,我的脸就都丢没了,我也不怪小真,毕竟我不是她亲妈,老头子你也别恨我,我以后是不可能当小真是女儿了,我恨死她了我……”

    外婆就坐在一边哭。

    这边到处找看护,总算是从农村弄来一个,现在外婆也知道了,自己要是挑人家挑的厉害,人家甩手不干,自己到时候就玩完,可以说现在的外婆是万念俱灰。

    乔芸不听话,就跑人家去住去了,自己去找都没找回来,一直以为最好欺负的,现在也反了,这心里能舒坦吗?

    这回请的护工体积挺庞大的,弄外公一个来一个来的,两只手就把外公给拎起来了,不过吃的也多,不吃菜就能干掉三碗米饭,幸好现在饭还没有那么贵。

    “大爷,我扶你出去透透气。”

    外婆把轮椅拎下去,护工抱着外公就给抱下去,这边每天带着外公出来去楼下遛弯,你还别说,有点效果了,稍微自己也能站住了,不过还是要人扶,走路颤颤巍巍的。

    外婆现在谁家都不去,自己丢人还没丢够呢?

    倒是有邻居问,怎么看不见乔芸,毕竟乔芸以前每天都出没的,外婆不能说乔芸跟人跑了,苦笑说乔芸出去打工了,短时间回不来。

    邻居看着外婆这样也挺同情她,要就说后妈难做呢。

    当时听着徐秋华说,觉得外婆好像不是他们看见的那样,可是现在一看,你说小真根本就不出现了,小真带着徐秋华来那么闹了一通,这回好了,彻底闹断了,小真如果是心里这样想的,就太不是人了,虽然是后妈,但是是亲爸啊。

    “你也别上火,孩子吧,有时候就这样,别说不是亲生的,就是那亲生的,你看我们家两犊子,小真可能是有点什么误会。”

    外婆淡淡地说道:“误会不误会的现在已经这样了,我这个做后妈的还是没有尽到本分,所以孩子人能挑我,就是我错了,我也不解释了,我算计孩子了,一切都是我这个老死婆子闹出来的……”

    外婆说话就是这副劲儿,心灰意冷,解释都懒得解释了,问题她越是这样,越是有人怪王妈妈,觉得王妈妈就是为了不照顾自己父亲被,觉得自己出钱出多了被,就像是外婆说的,那王妈妈现在不一样了,人家女儿攀高枝了。

    人肯定就是有这种变化的,突突然的天上就掉下来一块钻石砸到你头顶了,机会来了,有些飘飘然被。

    江昊他姑可不是这么想的,大美跟江昊处的特别好,江昊现在去广州发展了,说是先过去看看。

    江昊在原本的公司干的就挺好,但是自己觉得想往上爬爬,男人嘛,当时笔试他的成绩就特别好,面试的时候留下来三个人,剩下那两个就都是清华毕业的,在学校上江昊并不占优,但是他能干掉别的名牌学校的学生,也说明自己实力确实不差。

    主考官一看见江昊的这张脸,自己心里也是挺犯难的,哪里都好,最后都定了要江昊,那两个清华就不要了,结果一到面试,问题就来了。

    这将来当主管是要跟别人见面,经常开会的,他们必须得考虑到一个公司门面的问题,江昊又不是在后面做技术的,这样的脸面,好像就有些不合适。

    留着江昊跟另外一个,大老板亲自回来看的,最后还是定了另外的一个,其实大老板也是喜欢江昊多过那个人的,但是模样……

    挺惋惜的,样子要是稍微能周正一点……

    江昊家里就劝他回来吧,在这边生活也挺好的,可是这个小子就不干,自己还来劲儿了,张得难看并不是自己的错,这是父母给的,他没有可挑的,他要是在能力方面输,自己也认输,因为长相问题,自己不服。

    自己又接洽了其他公司,江昊这小子确实有才,一家公司也是考虑到这点了,给开的工资是八千未来还会加,但是这个加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凭着本事挣钱,你可以一个月挣两万三万的,就看你有这个本事没。

    大美她妈说实话心里是没看上江昊的,这小子太难看了,但是架不住自己姑娘愿意。

    “你就不在考虑考虑了?大美啊……”

    如花一般的女儿,多漂亮的女儿啊,你说嫁给这样的男人,以后生孩子呢?

    大美跟别的丫头不一样,她知道自己好看,可是好看能好看多少年?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什么嫁豪门这一类的她就没有想过,很简单的道理,自己就是一个平头老板姓,她够不上那些层次的,就是能够上她也不要,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她就想找一个疼自己的男人。

    江昊对大美很好,什么都给她买,两个人也能交流,在江昊一方面来说,是因为大美确实好看,就没有男人不喜欢好看的女生的,又娇又可爱,大美的个子稍微有些矮,站在江昊身边其实有些不搭的,但是江昊就愿意。

    大美也会做人,把自己未来的公公婆婆给哄的,江昊爸妈一看,这大美这么好看,还懂事,要什么不给?

    就等着结婚了。

    江昊自己在广州那边自己待着,他就属于特别安全那伙的,没有女的会主动对这样的献媚,他也不是那样的人,江昊就发现距离自己租房子住的地方要盖楼,自己也是询问过,可能一个地方跟一个地方盖楼不同,他们家那边就都是盖到一半或者是起地基开始付款,有的人就这样都不相信,怕钱扔出去就打水漂。

    江昊也不至于说人家说就信,自己询问过带他的主管,这事儿也是赶巧,那主管就说了,因为这个开发商并不是大户,手里资金现在有些困难,意思呢,就是建议用户现在自己掏钱,用这个钱去建房子。

    江昊问主管。

    “可靠吗?”

    主管就笑了,这话自己说也没用,正好是他家亲戚,江昊这小子也是敢干,上班这些年手里有点钱,又贷的款,大美根本就不知道,这房子就买了。

    手续都办完了,才给大美去电话,说房子已经买了,这意思就是准备在那边生活了。

    大美就跟自己父母商量了,自己家在这边并没有生意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的,而且父母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大美的意思是要过去找江昊,很简单的道理,在丑的男人也得自己看着点,不然早晚就成了别人的。

    大美父母是不愿意走,在这边都生活习惯了,就来找三婶了。

    三婶的意思也是,女人嫁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去就成了。

    “江昊买房子之前没跟大美说?”

    大美妈妈点头,哪里就说了,要是说了自己就会劝,你说在这边工作多好,何必走那么远呢,背井离乡的,将来要是有点什么事儿,亲戚都不在身边,她就是不愿意走。

    三婶的意思是愿意叫哥嫂跟着去,江昊这孩子,现在看,确实不错,丑那并不是毛病。

    “没说,一点消息都没说,你说那么多的钱,要是被人骗了可怎么办啊?这孩子你说主意太大了……”

    三婶笑笑没有说什么。

    “大美来了啊。”江昊的妈妈看见大美就高兴,可乐意带着大美出门溜达去了,你别看我儿子不好看,那我儿子找的媳妇儿可好看,大美知道自己未来婆婆的心思,心里就觉得未来婆婆特可爱。

    “我跟你叔叔是肯定不能过去了,你看看要是你爸妈愿意过去,你们就去……”

    江昊也是说了,但是江昊父母就都有工作,铁饭碗不可能就为了过去跟儿子一起生活扔到的,他们没有这个条件,但是大美家不同。

    大美也是说自己有这个想法,看了未来婆婆一眼。

    “我就是怕阿姨不高兴,毕竟江昊是你的儿子……”

    江昊妈摆手:“我们家不弄那些个虚的,想叫你们去就是真心诚意的,就江昊跟你在那边我也不放心,在一个这将来你们结婚生孩子,你说我跟你叔叔也指望不上,除非你们愿意把孩子送回来,不然还得麻烦你父母,现在一家就这么一个,哪里就有那些挑的不挑的,大美啊,你就放心,我们家不会这样的,你们家要是去,就安心的去。”

    大美觉得人一生当中有很多次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比如说中考,高考然后就是处对象结婚,你选择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就决定自己以后面临什么样的生活。

    自己选择江昊,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江昊的条件好,大美是个务实的女孩子,没有女孩儿不希望自己未来的生活就能美好一些的,她同样希望,但是自己家庭不给力,毕业的学校好像也并没有那么好,这次的选择她就放到了江昊的身上。

    相处以后,如果不合适,自己也不会就奔着人家的钱去,是因为觉得合适,自己才愿意接触下去的。

    *

    乔芸找到工作了,不过工资也就那样吧,你说她每天住在吴国太家,吴国太自己可高兴了,天天睡在自己床边,一伸手就能碰到,想干嘛直接就干了,可是有个人不高兴了,自己平白无故等于多养了一个孩子。

    这乔芸你就没看见她身上有什么父母去世早的征兆,下班鞋子一摔就回房间去了,跟国太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吴国太不干活他妈愿意,那是自己生的儿子,不是为了干活用的,那乔芸呢?

    晚上卖完盒饭回来,你说老两口回家,吴国太他妈就找水喝,连个白开水就都没有。

    自己把水壶往旁边一摔,这就是不满意了,你是瞎子吗?

    乔芸跟吴国太在房间里玩游戏呢,你说乔芸这日子过的满意极了,这回总不至于有人在挑自己了,吴国太玩的那个游戏,乔芸之前没玩过,现在有了一个玩伴,你说两个人别提玩的多开心了,还有说话的,换着玩,吴国太去卫生间乔芸就帮忙守着怪,晚上两个人滚一块去儿,你说日子要有多美好就有多美好。

    吴国太他妈摔打半天,就没人听见啊,自己烧水呢。

    “国太啊赶紧睡吧,这都几点了……”吴国太他妈对着屋子里喊了一声。

    明天还上班呢,现在都十一点了,里面的两个人还没有要睡的意思。

    吴国太的房间也有些闷,家里又没有装空调,就靠着那扇窗进风,乔芸坐在椅子上玩呢,吴国太就抚摸着她的后背,指挥她玩。

    “你别碰我,热着呢。”乔芸说了一句。

    吴国太他妈根本睡不着,自己儿子就有点不懂事,现在好了,又多了一个不懂事的未来儿媳妇,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想错了,乔芸这样的就不能要,乔芸跟她外婆干翻了吧?那以后她外婆就真的不管她了,那自己不是亏本了?

    到时候结婚就得住在自己家,家里就这么大的地方,在住进来一个,自己不合算啊。

    再说外婆这个东西不如自己亲妈,人家能在乎你多少?

    吴国太他妈翻来覆去的,吴国太他爸才从外面晃悠回来,热的就睡不着觉,客厅里的窗户也不能打开着,毕竟一楼,现在这小偷你不防备着一点不行,就不开窗户有的人还能进来呢,更加别说开窗户了,自己进家门洗了脚躺下。

    “我觉得乔芸跟国太有点不合适。”

    就住这么两天,吴国太他妈是看出来,乔芸这个丫头是要什么没什么,不是自己背后说人,你说说她有点眼力见自己也愿意啊,她有什么?早早就下班了,回家一手不伸,你要是挣钱多也行了,她挣的那点破钱够干嘛的?

    自己一想这些吧,就闹心,坐起身就觉得那时候你说怎么就没找个好的呢?

    就王冉也比乔芸强啊,这还是一家的。

    当初最大的错,就是自己儿子上门的时候自己给买的那点东西,吴国太他妈其实知道买那样的东西就是打人家的脸,这不是瞧不上人家闺女嘛,细细把整件事情想想,你说能怪她吗?

    那王冉妈就亲自上门了,王冉都二十九了可不就是嫁不出去了,谁家愿意要这么老的老姑娘,三十岁还不定能不能生出来孩子呢,那时候自己不就是想这些,你要是能嫁得出去,你能上门找吗,上门找就是说明一定的问题了,没人给你们家孩子介绍,她也是心里算计这个这不才怠慢了,谁就能想到,那王冉的桃花运就来了,还来了一个那么好的。

    这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了有人挣那对方条件那么好,按照徐秋华她妈说的,要是那是自己儿子,肯定就一准不要王冉,王冉有什么啊?除了工作稍微好点,模样一般,什么都一般,你说对方图她什么?

    你说现在这男的真是,你是没见过女的啊?

    吴国太他妈根本就不相信简宁有多好看,好看也不至于就那么着急,就找王冉了。

    但是王冉那房子一想,自己就抓心脑干的,不管在哪里,那都是房子啊,能省多少钱呢?

    那房子要是变成自己家的多好?

    吴国太他爸觉得做人不能太过了,那两人都睡一起去了,能不结婚嘛,虽然自己也认为乔芸不懂事,但孩子嘛。

    现在孩子就个个都是这样的,家长都护着长大的,自己家的吴国太不也那样嘛。

    “哎,你就歇歇那些心思吧,想也没用,平白的叫自己心里难过。”

    吴国太他妈叹气:“是想也没用,可是后悔啊,要是他大学才毕业那时候,你说那女的是不好看,可是人条件好,这国太好看,对着国太肯定就好,那时候觉得样子好看就等于一切,现在后悔都没有地儿找去,就是王冉也比乔芸强啊……”最后一句,吴国太他妈压低了声音。

    乔芸跟吴国太准备睡觉了,乔芸就想起来吴国太跟王冉处过的事儿。

    说起来,自己心里也是有点膈应,这不就是捡王冉不要的,可是……

    “你觉得王冉好还是我好?”乔芸拉着吴国太的手,觉得一个人好,哪怕他就是不好的到了自己的眼里都是好的,吴国太帅吴国太又高,吴国太去接乔芸下班的时候两个人坐地铁回来,好多人都往吴国太的脸上看,就那么一瞬间,乔芸就觉得自己特别有福气,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她就喜欢这种感觉。

    爱情不就是不计较一切愿意在一起的嘛。

    吴国太对王冉真的就没有太大的好感,那时候自己主动也是因为母亲说王冉的这个条件,不然也没看上,他自然不会说王冉好,但是计较这个问题纯属就没必要,跟自己在一起的是乔芸。

    “睡吧,你最好。”

    乔芸觉得自己很幸福啊,早上起床进了卫生间洗漱,吴国太他妈拉着一张老脸,把早餐摆到桌子上,一会儿就得跟着吴国太他爸去市场买菜,乔芸从卫生间出来,自己上桌。

    “我送你?”

    人家两个人才谈恋爱又是这样的关系,自然就更加亲密一点,但是到了吴国太他妈的眼睛里,就怎么看乔芸怎么不舒服。

    “乔芸啊,你昨天脱下来的衣服,自己晚上回来洗了吧,我跟你叔叔也挺忙的……”

    乔芸觉得很尴尬,怎么会突然说这个?

    被弄的有点不高兴,甩小脸子了,乔芸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条件反射,因为吴国太他妈一开始对她的态度就是恭维的。

    *

    “简大夫……”

    120是闪着灯把一个女病人给送进来的,别的院也是查过,但是这个结果不太好,是被判了死刑的。

    简宁接过护士手里的病例,情况看着并不太好。

    “家属呢?”

    跟着病人来的很奇怪,竟然都是医生跟护士,简宁有一秒钟的发愣,这到底是什么人?

    那护士也是吓傻了,没想到情况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到底是从事这个职业的,自己详细的说着,简宁叹口气,有些麻烦,还得等检查结果出来。

    那个女病人好像神智方面有些……

    小护士对着简宁比比脑子,说好像是神经不正常。

    女人脚上穿着一双袜子,身上穿着病服,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一看就是那种长期精神不好的样子。

    “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小蘑菇……”

    急诊里就来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病人,反正医生护士就都这样称呼,因为她叫什么医生真是不好记,小蘑菇这个名字相对来说就容易记得多,因为病人神经方面不是太好,所以护士跟医生就都是尽量哄着她来的。

    一期的检查结果还是那样。

    “血项方面呢……”

    护士简单的回答着,简宁觉得这就是一种缘分,王冉叫过他小蘑菇吧,王冉是个有意思的女人,总是喜欢给自己起外号,想起来一个人的时候就能笑出来。

    “小蘑菇,你认识我吗?”简宁试着跟患者沟通。

    小蘑菇眼睛眨眨,摇摇头不跟简宁说话,甚至有些抗拒,揪着陪自己来的护士的衣服,护士有些抱歉的对着简宁笑。

    “她脑子有些问题,大夫请你多体谅一些,她挺可怜的……”

    病人就没有家属,住在疗养院,是一个公司赞助的名额,简宁拿过来资料的时候有些发愣,因为赞助的单位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是简氏,就简宁自己对父亲的了解,这样的事情并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难道是堂哥或者堂弟谁的爱心?

    病人不合作,护士不在,就一直叫,用被子蒙着自己的头,本来房间就紧张,换房这简直就是太难了。

    院长特意来的医院,明显也是马上就跟来的,在跟简宁谈。

    “多贵的病房都可以,她不能跟别人接触的,医生你想想办法……”

    简宁觉得无奈,这并不是钱的关系,现在有张床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的是没有……”

    院长也不想难为简宁,但是这个病人很特殊,她不能跟别人住在一个房间的,这边拿着电话不知道打给谁。

    简宁的父亲出国了,他母亲也跟去了,现在就等于说,家里的男女主人都没有在家,这可怎么办?

    电话打过去,那边的人根本不了解情况,觉得也是有些棘手,不能因为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去给简先生跟简太太打电话的,亲自打了电话去了医院。

    简宁父亲的公司是有赞助过医院的,双方很多年前就曾经牵手过,所以医院这个面子就一定会给的。

    两个护士也是闲说话,觉得这个小蘑菇的家世一定了不得,可是怎么就精神失常了呢?

    “听见没?院长都亲自来了,你没看见她身边都跟着什么人吗?有三个护士一个医生,老天爷啊,我都不能想象,她家里到底多有钱,给开工资就够我喝一壶的……”

    医院现在的新闻就是这个小蘑菇,大家都在猜,估计是某位有钱人的老婆,不过人老色衰了也就这样了吧,里面的内幕又有谁知道了呢。

    看看这架势。

    另一个护士却觉得再有钱也没用,那现在精神失常跟一般的人就一样吗?

    有钱也不会花,小蘑菇都抗拒跟人接触。

    简宁过来,小护士喊住简宁。

    “已经腾出来一间病房把小蘑菇给转进去了……”

    钱就是这么好使,医院是把一个病人给提前弄出去了,那里面本来也是一个关系户,但是现在有更加重要的,就只能叫对方腾房间。

    简宁点点头。

    查房的时候对方躲在跟着她来的护士身后,偷偷的用眼睛看简宁,简宁对着小蘑菇笑笑。

    “你好呀小蘑菇。”

    护士正在给小蘑菇梳头发呢,指着简宁告诉小蘑菇:“你看,这是医生,给你治病的,有他你就不会痛了。”

    小蘑菇好半天还是不动,简宁的大褂衣服兜里平时都有装几颗糖的,掏出来两颗放在床上。

    “送给你吃的。”

    小蘑菇平时吃东西就都是有营养师跟着的,什么东西能吃,要吃多少那就都是有量的,并不是她想吃就吃的。

    外面突突然的就下起来雨了,简宁跟接班医生交班。

    “带伞没有?外面的雨下的还挺大的。”

    简宁笑:“有带。”

    自己换了衣服给王冉去了一个电话,简宁是想过去接王冉。

    “不要了,我蹭同事的车,正好就给我送到家门口,然后我嫂子拿伞来接我,你不要过来了……”

    简宁撑着伞,自己就站在门前,后面一个人撞了他一下,简宁侧身,又跟王冉说了两句。

    小蘑菇光着脚,她不习惯穿拖鞋,脚上还是那双袜子,奔着就走到雨里去了,自己家不是这里,她家都是墙的,这里不会家,她好像走丢了。

    简宁往前看了一眼,自己撑着伞眼睁睁的看着小蘑菇找到一个墙角顿了下来,天空的雨水就跟洒下来的一样,越下越大,小蘑菇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护士有告诉过她,不能动,自己不能动,她是小蘑菇,蘑菇是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就是这样。

    简宁撑着伞走过去,伞举过她的头顶,小蘑菇觉得雨好像突然间就停了,她好冷的,抱着胳膊看着简宁,这样的小蘑菇叫简宁觉得有些伤感,自己蹲下身。

    “我送你回病房好不好?淋雨是会生病的,到时候你的家人……”

    说话的时候又突然想起来,说是她并没有家人,没儿没女没丈夫的,真的假的没人知道,但就是这样说的。

    小蘑菇把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简宁看着她的脚,那双袜子好像穿的有些年头了,他每次查房都能看见她穿着这双袜子。好像这双袜子对她就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一样。

    简宁伸手要去碰小蘑菇,小蘑菇突然眼内就蒙上了一层水雾,简宁收回手。

    “我只是要送你回去,好吗?我没有恶意的。”

    对方依旧是无动于衷,简宁决定放弃了,自己掏出来电话,伞大部分就遮挡在小蘑菇的头上,那边护士急的团团转,谁知道她怎么跑出去的,突然就没人了,病房里几个人都要掐起来了,三个人看不住一个?人要是丢了,她们赔不起的。

    “好的,我马上就出去……”

    三个人跑出来,都没有打伞,好声好气的劝着她,没有人对她发脾气。

    “我是蘑菇,我不会说话的,他太笨了。”小蘑菇突然指指简宁就说上了。

    给护士弄的没招没招的,怎么还说人家笨呢?

    “简大夫真不好意思……”

    护士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毕竟简大夫对小蘑菇真的很好,这个医生也很负责。

    虽然这个责任应该是他负的,但举动还是会叫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没关系,我是不太聪明。”简宁对着小蘑菇笑笑,摸了一下兜,潜意识的就是把她当成是自己的那些病人来哄了,但是忘记他已经准备下班了,没有糖,小蘑菇好像就知道简宁是要给她糖,脸上带着一股子的渴望,就那样盯盯的看着简宁。

    简宁有些抱歉的看着小蘑菇。

    “明天我在拿来给你好吗?我明天四点会到医院,下午四点,我给你带一盒糖。”

    简宁却不知道,他说的明天下午四点也许会到来,但是他却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小蘑菇对着简宁点点头,护士护着她,因为没带伞,简宁又送着她们上去的。

    简宁父亲的秘书,接到电话,觉得脑子都要炸了,把那个女人给送到哪里去了?

    医大二院?

    老天爷,千万就别是自己所想的那种。

    “到底谁是主治医生,你现在马上问了回答我,马上准备转院。”

    那边的电话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弄的气氛这么犟,试着解释,是疗养院那边送过去的,他们并不知道,而且这到底是什么人……

    秘书先挂了电话,这边在简宁父亲卧房的门上敲了一下,这个时候,自己不说也不行了,老板早晚都会知道的。

    简宁父母住的是总统套房,房间很大,简宁的母亲才要躺下,有些狐疑,这个时间是谁?

    简宁父亲都躺下了,打开门,一看外面的人。

    “这个时间……”

    “我有话要对简先生说……”

    “叫他进来……”

    简宁的父亲已经穿上睡袍了,知道没事儿不可能这个时间来找自己,听着秘书说的话,嘴唇抿得越来越紧,眼神越来越阴骘,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所以就送二院去了?”

    秘书看着老板脸色倒是正常,不过你什么时候看见过他大发雷霆的?

    回答的有些声音发飘,这个事儿,真的不好弄,谁知道哪些缺心眼的,就把人给弄简宁的医院去了。

    简宁的父亲只觉得心口有些痛,这是犯病了,秘书赶紧的给找药,一般来说他的药一定就会放在手边,赶紧的出来倒水,这边简宁母亲已经跟了进来,看着丈夫的嘴唇有些发紫,赶紧的从秘书的手里就抢过来杯子。

    “是死人吗?你跟简先生说了什么?”

    简宁的母亲把杯子递到丈夫的眼前,简宁父亲伸手接了,却照着地上一砸。

    “养你们就都是吃干饭的,你把简宁的亲妈送到简宁的医院去?”

    简宁的母亲都吓懵了,不明白他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发脾气,在一听这话,魂儿就都要飞了,自己哪里有这个胆儿啊,再说她怎么可能呢,动动嘴就要解释,秘书也傻眼了,当着自己竟然就发火了。

    “现在准备飞机,马上飞回去。”

    简宁母亲就看着秘书:“你这可真会办事儿啊,把我都给牵连进去了,把简宁亲妈送到简宁的医院去?亏你们想得出来,现在马上通知那边的人把人送回去,送回到疗养院去,给我找医生,找最好的医生治,谁叫把她送出去的?”

    秘书只是听,这边手上动作很快。

    小蘑菇离开的很快,大晚上的,这边就说要转院,护士觉得纳闷,因为她情况还没有稳定下来,现在是有机会治疗的,转院去哪里啊?对方却支支吾吾的,护士就觉得很奇怪啊,这些人。

    “我们要接她回疗养院……”

    护士一听,这不行啊,病人现在病的就那么重,也许还有一线的生还机会呢,第二期的报告毕竟还没有出来呢,还没有定死刑,再说现在不治疗就回疗养院,这不行的,这不是送着病人去等死嘛。

    可是护士说破了嘴皮子也不行,之前护士们就说这个“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蘑菇像是有钱人的太太,现在来看,果然就是赞助的,自己说了不算,钱是人家拿,你这样治病,人家就肯定是不愿意的。

    谁都拦不住,当天晚上就把小蘑菇给带走了,小蘑菇不上车,自己死活都不上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上车,她害怕车,觉得这个东西有些吓人。

    “小蘑菇,我们赶紧上车,回家好不好?”身边的护士就哄着她。

    小蘑菇摇头,自己摇着头就开始跑,后面的护士就开始追,追上了没办法,只能打镇定剂,因为打了镇定剂她才能听话,现在只能这样做。

    一针下去,小蘑菇彻底就听话了,几个人抬着她上车,很宽阔的一辆车,这辆车就是专门为她所准备的,小蘑菇躺在床上,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她记得还有人要给自己糖吃的。护士握着她的手:“小蘑菇,你的命怎么就那么不好呢?”

    护士也觉得小蘑菇很可怜,往常看着真是照顾的很是周到,想必有人是盼着她死的吧,不然都有机会治疗了,那个医生说了,也许还有机会的。

    小蘑菇只是很安静的躺在哪里,好半天说了一句话。

    “糖……”

    简宁提前一个小时来医院的,副班看见他,撑着头。

    “我就为了躲开你,怎么又弄到一个班了?”

    简宁笑,这边正常的走程序,简宁查房,这回带着给小蘑菇买的糖,他记得自己说的话,特意来的时候路上买了一罐,不知道她能不能喜欢吃。

    看着房间情况,那上面写的就很清楚,人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

    “人出院了?”

    这也是接班的护士,昨天晚上的情况就不是特别了解,自己说着,那上面是那样写的,说是转到别的医院去了,简宁觉得怪怪的,怎么突然就转院了?

    自己手里的糖好像是送不出去了,回到办公室把糖才放到桌子上,这边呼机就响,有交通事故,赶紧的就出去忙了。

    *

    “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的……”简宁的母亲试着跟丈夫解释,她不可能会犯这种错的。

    而且她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据疗养院是说,人病的有些严重,其他的医院已经宣判死刑了,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反倒是简宁的医院二期的检查报告没有出来,你说事情就这么凑巧,那个人的主治医生就是简宁。

    这一点简宁母亲没敢说,要是说出来,丈夫的火估计就更加大了,弄不好丈夫知道之后以后就得绝了简宁的医生道路。

    “医院那边是说,要看二期的报告,其他医院都是宣布死刑了……”

    简宁的父亲闭着眼睛:“主治医生是谁?确定没有接触过简宁?”

    简宁母亲死咬着这口就没有放,自己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其他的她也无力。

    “主治医生姓韩,说是医院准备送到美国去叫唤的名额,也算是医院里的一把……”

    简宁父亲脑子里在想什么,她并不知道,只是心里很清楚,他好像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也许这个决定,以后会危害到他们父子的关系。

    闭了很久的眼睛,突然睁开:“送回疗养院,既然别的医院已经宣判死刑了,没有必要在治。”

    小蘑菇的二期报告就下来了,简宁个人觉得能治,但是需要病人的全力配合,即便是转院了,这个还是有用的,护士说那天走的很着急,一开始说是转院,后来不是转院,就是直接出院了,因为负责人那样要求,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治疗费很是高额。

    “联系方式也没有?”

    护士摇头。

    “那天很奇怪,就好像有什么急事儿一样,我觉得对方没有孩子,给她花钱的人是后悔了……”

    ------题外话------

    看见有人对我说,换个求票词儿吧······对手指,想的脑袋都炸了也想不出来··脑容量就那些╮(╯▽╰)╭·····有票滴砸过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