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2  潜规则骚扰

132  潜规则骚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小孩儿,心里苦啊,哭吧哭吧,梦里去见娘啊。

    娘啊娘啊,依偎在你的怀里,孩儿睡的香啊。

    *

    这事儿治不治可大可小,既然都照顾了这么多年,到了最后,如果简宁以后真的知道,孩子……

    简宁母亲难得自己违背着丈夫的话试探的说了一句。

    “其实也可以送到国外去,国外的环境毕竟比这里好……”

    “我已经说过了。”

    简宁母亲心里长叹一口气,自己带上门从书房走了出来,缓慢的下了楼。

    “简先生的意思,就不治了,尽量叫她高兴的活,想吃什么就给弄什么,叫那些人就别管那些多了。”

    简宁的父亲打开了下面的那个抽屉,自己拿着那个盒子,这次打开了,看着里面的那张照片,目光幽幽暗暗的。

    王亮他妈没有睡好,早上就是被噩梦给吓醒的,出了一身的汗,自己想哭却哭不出来,丈夫推了她一下,看着四周,自己有些迷惘,好半天才想起来。

    “怎么了?”

    “没事儿,你要起来了吧,我今天脑子有些发沉。”

    王亮妈妈清清嗓子,自己说什么也没用,都这些年了,可是不说出来心里难受,这中间最苦的就是简宁了。

    简宁的母亲老早就让司机把自己送到王亮家来了,王亮父亲才坐车走人,王亮妈有些发愣。

    “怎么这个时间就来了?”

    简宁母亲撑着头:“有点不舒服,想找你聊聊。”

    王亮的妈妈听的心里直抽抽,还不如不对她说呢,她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将来孩子真的知道了,是不是得恨死他们所有人了?

    嘴抖了半天,她很想说,简直就不是人,那是一条命啊,一辈子都被毁成这样了,最后就连条活下去的路就不给?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当你没有说。”

    简宁的母亲看着朋友,自己自嘲的笑笑:“你觉得我就是巴不得她去死是不是?我给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我把简宁就当成亲生儿子,我付出多少?过去能容忍她,难道现在就不能容忍?她的主治医生又偏偏是简宁,我撒了谎……”

    王亮妈觉得震惊,这事儿自己根本就是不能相信,怎么能做出来的呢?

    为什么要对她讲?

    捂着嘴:“我什么都没听见,你赶紧走。”

    简宁的母亲回过神,觉得自己也是犯傻了,怎么就跟她说了,泱泱的浑身也没力气。

    “那行,我走了,对,你说的对,你什么都没听见,为了简宁好,就什么都不要说。”

    王亮的妈妈躺在床上一整天,晚上王亮回来了,难得回来的这么早。

    “老妈?妈妈?大美人儿?”

    找了一圈,最后在楼上的客房里找到了母亲,很奇怪,不睡自己的卧室怎么跑客房来了?

    “美女?”

    王亮的妈妈拽着儿子的手,她的手有些发抖,王亮这回收起来不正经,特别认真的看着自己妈:“妈,你是不是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

    王妈妈推开儿子的手。

    “没事儿,就是心脏有些突突,老毛病了……”

    *

    “别动,你把头仰高……”王冉跟简宁吃冷面呢,吃着吃着他鼻子就突然流血了,掉的桌子上就都是血滴,给王冉吓的够呛,赶紧起身拿着纸巾这边叫他赶紧把头抬起来。

    冷面是王冉自己买回来的,懒得出去吃,今天周末两个人就都休息,就合计在家里吃,这样不也是省事儿嘛。

    简宁想笑,结果血弄到嘴唇上了,这下可就真的变成烈焰红唇了。

    “不要紧的,最近天气有些燥……”

    王冉有些后悔,是不是吃冷面吃的啊?

    “今天就不应该吃这个,我应该做饭的。”

    她就是犯懒了,吃饭不见得就会这样了,简宁安慰她,说自己轻易也不流鼻血的,偶尔一次就当排血了。

    “你就别吓我了,还排血,你自己照着镜子看看,多吓人啊?是不是有别的毛病啊?”王冉很担心,因为电视剧就都那么演的,比如白血病什么的。

    简宁一猜就猜到王冉想什么了,哪里就那么容易得那种病了,那简直比买彩票还难,再说他们当医生的每半年一检查身体,身体好的很。

    “放心,我身体很好,别看我瘦,该健康的地方都很健康。”

    王冉脸都红了,真是的,自己说他鼻子,他在说些什么。

    拿着毛巾认真的给他擦着鼻子,把他鼻子上的纸巾抽出来,好像流血少了一点。

    因为他流鼻血,更加不可能出去了,王冉那碗冷面就死活不让简宁吃了,坚持要做饭,简宁觉得很麻烦,并不是吃东西引起的,这正常人也会无缘无故流鼻血的。

    “我们吃完饭,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王冉觉得不放心,还是去看看比较好,再说他自己就是医生,医生检查身体就更加方便了。

    简宁拉着王冉的手,她的小手冰凉冰凉的。

    “我保证真的没有事儿,就是因为天热,王冉你别多想……”

    王冉低着头,简宁看着她都要哭了,自己也不说了,很配合,说一会儿吃完饭就去医院,简宁叹口气,这个时候检查也检查不了什么,就是检查也应该是早上空腹,不过没有提醒王冉。

    王冉陪着简宁去的医院,简宁学弟的班,一见进来的病人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就特别想笑,他是哪里觉得不舒服了?

    好半天强忍着笑,看着简宁:“哪里觉得不舒服啊?”

    不行了,他真是憋不住了,可得了。

    “吃饭的时候无缘无故就流鼻血了……”

    学弟无语的看着王冉,流鼻血这就谁都有过吧?有的人鼻粘膜就是有些弱,你不经意的它就会帮着你放血的,用眼神跟简宁沟通,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懂吗?再说他们的体检报告几天之前才下来的,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现在一看,就是眼前的这位女朋友比较关心男朋友的身体,自己肩膀抖着。

    别是韩剧看多了,以为这样就得绝症了吧?

    王冉并不是跟谁开玩笑,她觉得很害怕,脸有些发白,学弟对上简宁的眼睛,简宁那意思,你得出口安慰她,她现在就是不相信我。

    学弟试着跟王冉解释。

    王冉在外面等着,两个人就在里面说话。

    “不是吧,简大医生,简大夫你搞什么啊?流鼻血来医院?谁没有流过鼻血?我记得你几天之前的体检报告就比我都健康……”

    简宁不吃油炸的东西除了上班不会熬夜,早睡早起,他能不健康吗?吃的还比较讲究,作息也没有坏习惯。

    自己死了,简大医生也不会死的。

    “你女朋友跟你的感情真好,难怪不去美国,要是我有这样的女朋友我也不去。”

    学弟调侃了一句,本来就是这样嘛,感情好真是叫人羡慕啊。

    简宁当班的情况下出现在医院里,要么是陪别人来的,要么就是他看病,护士看见他跟他打招呼,有的病人就很奇怪。

    简宁的同学前两天生的,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给同学的丈夫高兴的,既然来了,就顺路过去看看吧。

    同学的丈夫真是一个好男人,孩子的尿戒子就全部都包了,晚上陪护,加上自己妈。

    每天乐呵呵的,准备出去晒戒子正好就跟简宁走了一个对头碰,彼此打了一声招呼,同学看着王冉笑笑,把自己的儿子给王冉看看。

    “就跟小老头似的,这两天出息多了,前两天身上有些发红。”

    王冉是喜欢孩子,但是这么小的,自己看了害怕,也不敢碰,说实话也不觉得可爱,真的,自己往后退了一步,她见过嫂子那时候怀孕的肚子,王冉就觉得可怕,虽然也很神圣,但是肚子就给撑成那个样子,看着挺吓人的。

    徐秋华那时候就取笑王冉,说她以后结婚了就知道了,女人怀孕的时候是最美丽的,王冉到现在是还没有机会去体验呢。

    “你们准备明年结婚?”

    王冉点点头:“天很快就要冷了,我俩还得处一段时间。”

    同学就笑:“简宁念书的时候好多女生都喜欢他,可惜他谁也不喜欢。”

    王冉笑,是这样吗?自己歪着头就看着简宁,这人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耳垂都红了,王冉一看见简宁这样的时候就特别想逗逗他,但是仅限制于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有外人在,王冉也放不开。

    简宁伸出手逗逗孩子,他当医生的,胆子自然就比王冉要大的多。

    这边才从病房里出来,那边送进来一个喝药自杀的女孩儿,家里不同意她跟男朋友结婚,就喝药了,想要威胁自己妈妈,王冉拽着简宁的手,简宁问了护士一句。

    “没的救,喝的是百草枯……”

    王冉听不懂这些说的是什么,但是简宁身为医生就很懂,陶林玉这挺着大肚子,看着送进来的人,自己就特别无语,你以为你喝药了就特别伟大是不是?

    女孩儿家里条件好,处了一个对象农村的,父母就坚决反对,为了表示自己对爱情的忠贞,就喝百草枯了。

    百草枯是无解的,没的救,哪怕有一例侥幸存活下来的,那都是万里挑一,以后可能面对的就是多脏器的衰竭,你一冲动你喝了,可是你喝了以后呢?

    电视剧里女主人公喝了药还能被医生救回来,现实里呢?

    陶林玉抿着唇,不是她没有感情,而是你已经对你的生命做了决断了,当你喝下去的时候你脑子里在想什么?觉得爱情是非常伟大的,自己就是要跟这个人结婚,就是要以死明志是吧?

    事实上,陶林玉现在就特别的火大,很想抽死那个病人,你父母养你一场,因为一个男人,现在发生这样的情况,她所谓的男朋友根本就没有出现,父母老泪众横。

    “医生,求求你了,救救她吧,她还年轻啊……”当妈的只是拉着陶林玉的手,如果有早知道,自己也不拦着了,宁愿叫她将来结婚了后悔,也不会愿意看着女儿去死的。

    陶林玉分外冷静的看着家属:“百草枯喝下去就没有能存活的,即便有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我已经尽力了。”

    不可能救得回来的,也就是说,病人只能等死。

    陶林玉回到办公室,自己就特别火大,了不起啊,为了爱情,这回好了。

    那病人的男朋友一直就没有出现过,也许他是怕,怕看见女方父母责怪的眼神,或者是打他骂他至于告他,你看他们的爱情发展到现在好像就成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就不转动的,即便伤心,能伤心一年还是几年?

    不要把男人想的有多神情,你高估了他的神情,低估了整件事情的走向。

    女孩儿每当陶林玉进入病房的时候就会带着一种特别希望的眼神看着陶林玉,陶林玉都没有办法告诉她,姑娘你真的就活不成了,那姑娘的眼神一天一天变得更加的渴望,那是对生的渴求,但是身体随之大部分脏器衰竭,只能眼睁睁的等着死亡来临。

    陶林玉叹口气:“所以才说,小姑娘们,喝也得喝一些能救回来的药,医生不是神仙啊,你说这父母哭的……”

    总体而言吧,护士医生没有太同情的,这事情只能说你自己傻,选了一种谁都救不回来的药物喝了下去。

    “我可不会为了男人去喝药。”一个小护士说着。

    生命价更高才是。

    *

    “这王冉的表现不错啊。”新调来的副所长明显就是对王冉很看好,当着主任的面夸了两句,主任的脸色跟黄瓜有点像,要说主任最恨谁,那就非王冉莫属,就明明能到手的东西,自己长翅膀就飞了。

    当初王亮要是不说,也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可本事着呢,跟王亮关系不错,跟宗伟宸的关系就更加暧昧了,一个办公室的还见过她跟宗伟宸幽会呢。”主任不待见的说着。

    副所长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聪明的女孩子嘛,是会有这样的选择的,可以理解的。

    “王亮?”这个王亮他倒是有些不理解。

    主任可来兴趣了,不介意帮着副所长普及一下这个王亮是谁。

    “王老的孙子……”

    副所长摸着下巴,觉得王冉这孩子真是会结交朋友,你看能跟王老的孙子做朋友,这就无意等于你多了一个帮手。

    “王冉处对象了吧,这个年纪也应该处了。”副所长喃喃的念叨了一句。

    主任觉得这话题似乎有些跑偏,工作这些年没见过一个领导就对一个人这么感兴趣的,或许说王冉真的很出色,领导关注,这是有的,但是他才调过来,就明显对王冉表现出了这么浓厚的兴趣,有点奇怪啊。

    主任笑笑:“听说男朋友是医生,好像人长得不错。”

    副所长挑挑眉就离开了,自己本来是打算回办公室的,结果下楼的时候撞上王冉了,自己叫了那头的人一声。

    “王冉……”

    王冉手里拿着东西,单位要升她的职称,材料送的部分就有些多科技处、教务处、设备处、研究生部、高教研究部跑的自己脑子都有些迷糊。

    “副所……”

    副所对着王冉笑笑,跟王冉并肩,关心关心手底下员工的生活状态,王冉就觉得怪怪的,因为问着问着就问到自己的私生活部分了,抿着唇,有些不愿意回答,自己私生活跟工作有关系吗?

    副所也看出来王冉不愿意回答了,自己对着她笑笑:“那行,你回去吧,努力工作。”

    简心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新调过来的副所是谁,自己对这个人可熟悉的很,因为简心有个同学毕业之后进了别的所,就被这个人进行骚扰了很多次,很不要脸的一个男人,因为他是上司,你又不能跟他闹,但是总给你发暧昧的短信,不仅这样,出差的时候还总是弄一些小动作,那个同学跟简心就特别好,就当着简心说过,本来以为结婚了他就会收敛了,结果没有,更加的明显了,弄的同学没招没招的,最后写了举报信,结果还是不了了之,是个有才华的人,单位也是不想闹的太大,不想叫他未来太难看,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他们所里来了。

    简心跟宗伟宸说:“被这种人缠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简心出去办事儿的时候跟副所打了一个照面,自己还特意跟他说了一句话,简心就想看看,这样的人是不是一看就特别轻浮那种?副所年纪不大,今年四十五六岁,保养的算是好的,身材也很好,一眼看过去有点像是三十六七岁的人,初步打招呼的话,简心没有觉得有什么,就是一个挺正常的人,自己都怀疑同学说的话了,看着就不像啊。

    至少对方眼睛没有黏在自己的身上,面孔甚至还有些冷冰冰的。

    简心看着副所进去的,自己耸耸肩,这人真的就做那些事儿了?看着可真不像。

    “你是骗我的吧,来我们所了,刚才我还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就不像是你说的那样的……”简心乐呵呵的坐上车给同学就打了一个电话,说起来这个人,同学就噩梦不断,简直就是缠着你没完没了的,就是骚扰。

    “我要是骗你,我就肥死,谁一开始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打着关心你的名号,那时候根本就不懂,才毕业有个人对你就特别好,自然就会觉得对方像是爸爸一样,毕竟年纪也在那里,我是不敢惹这样的神经病了,缠了我五年,整整五年啊,你不知道他很优秀,所以所里是尽量忽视我的投诉的,好不容易他才离开的……”

    同学在电话都哭出来了,被一个人缠了五年,自己都要疯了,工作不要了根本就不现实,你等着他走,他什么时候走?一听见他离开的消息,她差点就没哭出来,自己老公那时候就特别窝火,她一出差就得跟着去,没有办法,就怕对方对自己做什么,这样的人你就叫不准的,也有想过不干了,但是自己太亏了。

    林潇潇踹踹王冉的脚,王冉抬头对上她的眼神,林潇潇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其实看东西,有时候林潇潇看的确实很透,也许这就是因为旁观者清的原因吧。

    “离副所远点,依着我的眼神来看,他对你有意思。”

    王冉觉得不可能吧,自己有男朋友,再说副所那个年纪,他肯定是结婚了,这样的事儿他能干得出来吗?

    林潇潇就看出来王冉不信了:“你等着瞧吧,我跟你说,我每天也就观察人玩了,什么叫有喜欢的情绪我告诉你我看得真准,离远一点就对了。”

    王冉答:“我本来离的就很远。”

    林潇潇挑眉,这边董梅进来了,林潇潇就把话给收住了,其实办公室的气氛就挺怪的,四个女人一起,说是好朋友吧,但是私下彼此心里就都有自己的算计,背后想给别人扣帽子的也不少,还真是朋友跟敌人你傻傻分不清楚。

    副所长找王冉谈话。

    “喝水吗?”

    王冉摇摇头,副所长已经把杯子接好了水送到了王冉的面子。

    “过几天要进行答辩,你就正常发挥就好,有没有信心啊?”

    王冉觉得这就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跟自己谈,也许是自己心里作用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听了林潇潇话的原因,反正王冉不想跟眼前的人多做接触,点点头。

    “我们院呢要评出正研15个人,副研35个,省里人事厅下发确认的文件还需要一个过程,你这个年纪上高级农艺师有没有回家跟父母讲啊,做父母的就一定特别高兴吧,我看见我女儿考试好了,我也会替她开心的。”

    王冉说了几句不至于冷淡场合的话,从副所的话里能听得出来,他应该是个好父亲,王冉给他加了一分。

    “那我就回去了。”

    “王冉啊,所里叫你写的东西就都是有用的,你看这升高级农艺师你就缺一个出版方面的先天条件……”

    王冉点点头,可是自己的时间,就真的实在腾不出来了,她还要恋爱,还要睡觉还要上班,还要负责从理论到实践的指导,解决技术问题,自己就恨不得一天全部的时间都用了。

    副所起身送着王冉出去的。

    王妈妈劝王冉,这个年纪,不行的话就推推,属于你的就肯定跑不掉的,王冉也是这样的想法,现在来说真的有些勉强,编写五万字的材料她是有写过,这得感谢所长。

    “这个也不是一定的吧,相对来说,那样的是有更多的机会是吧?”王超看着王冉问了一句。

    王冉点点头。

    “也是,你现在最主要的目地就是结婚,王冉啊,工作以后可以在努力,你结婚需要一个过程的缓冲期,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这就不现实……”

    按照王超的感觉,结婚生孩子带孩子至少要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时间,除非王冉不亲自带孩子,不然想马上回到工作岗位上来说太难,女人跟男人比就是这点不占优势,因为你要照顾家里。

    王冉自己是觉得能顺其自然的就好,她不强求。

    倒是副所,比王冉都紧张,总是找她谈话,就比如今天。

    “找你了。”林潇潇冷笑着,自己说什么来的,果然了吧。

    王冉觉得烦,总谈什么啊?能上就上,不能上拉倒,自己进了办公室,结果副所就起身走到王冉的椅子身后了,王冉立马就站起来了,副所微笑着看着她。

    “怎么了?”

    王冉就想说,别弄那些没有意义的动作,你有见过副所长给员工拉椅子的吗?

    “副所你要是有话,你就说吧,我还有事儿呢,马上就要出去。”

    “我是关心关心你的那本书,写的怎么样了?”

    王冉第一个闪过脑子里的念头就是,自己放弃这次机会,真的放弃,第一她没有时间,第二她也没有经历,其次自己可以在充实充实自己的生活跟经验。

    “我今年就不打算了,我这马上就要结婚,实在有些分不开身……”王冉说着。

    副所的脸色有些奇怪,给了王冉一个比较真诚的建议。

    “你这个年纪,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王冉真的很不容易,结婚什么时候就都能结婚,退后一年半年的……”

    *

    “看着不太开心呢?”简宁问了王冉一句。

    王冉有些意兴阑珊,把副所的事情就说了,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显得有些不正常。

    “觉得很烦?”简宁问她。

    王冉本来就不太喜欢跟陌生的人接触,哪怕就是领导,她一贯对待领导的态度就是,自己能躲就赶紧躲,尽量不要上前,结果现在这领导就等于追着她跑。

    “放弃了不会后悔?”简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的。

    王冉紧紧鼻子,她现在真是没有时间,而且会弄的自己很是匆忙,到时候也不能发挥好,再说也不见得就能选上,还是算了吧。她今天就跟副所提出来了,自己要放弃这次机会,但是副所叫她回来在好好考虑考虑。

    “明天我送你去上班吧。”

    简宁有简宁的想法,就着男人这个角度来说,王冉这副所态度很奇怪啊,不管是为了什么,王冉毕竟是有男朋友的。

    大清早简宁开车送王冉过来所里的,林潇潇挤眉弄眼的。

    “真甜蜜啊。”

    她老公放假的时候宁愿就在房间里休息,也不说送送她什么的,林潇潇也会抱怨,但是明白对方身上有压力,也舍不得难为他,可能结了婚的女人就一切都会站在丈夫的角度着想了吧。

    副所在办公室门外叫了王冉一声,这回大家都在里面,这好像就不算是骚扰了。

    “我建议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王冉腼腆的笑笑:“我觉得自己资格不够,加上现在的事情太多,我分身无力……”

    副所看着王冉的眼神里带着一种类似于失望的目光,王冉回到办公室,董梅这边手上的动作就已经停了下来了,你知道差个职称差多少钱呢?机会一个又一个的送到王冉的面前,自己呢?

    大家都是一样工作的,看了一眼方瑞珠,方瑞珠现在整天就纠结自己的婚姻跟婆婆上,哪里就有心思计较这些,人林潇潇老公挣的多,自己没本事就不去想,至多也就是酸王冉两句,但是跟王冉的关系比较好。

    董梅是属于面上不露,心里着急的那种,自己很想要这次机会,其实机会就是扔到她头上也不行,首先资格她就不够,但是看着王冉把这么好的机会往外推自己就是干着急,想把机会当成自己的。

    看着王冉口不应心的劝着。

    “放弃还是对,你都要结婚了,哪里就能一手不管呢,结婚最忙活人了。”

    林潇潇挑着眼脾气看着董梅,她觉得董梅这话说的有意思啊,不是应该觉得可惜的吗?机会送到门前来了,王冉就给往外推,林潇潇骂了王冉不下雨一百次的白痴,要是自己肯定就能抓住,这是人生的机会啊。

    “结婚有什么好忙的,就哪点事情被,王冉男朋友家都管了,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用做。”

    林潇潇觉得差不多是这样,虽然没听她说过,但是你看见王冉每天急躁躁的买什么了吗?婚纱照没照呢,还这么淡定呢,别人不急,你董梅急什么?还是说你董梅心里就觉得高兴,你评不上巴不得别人也评不上?

    董梅被林潇潇给噎了一句,自己也懒得跟她吵,吵也吵不过。

    董梅给主任收拾办公室,主任拿着保温杯从外面进来。

    “行了,打扫的挺干净,董梅啊,喝不喝水啊?”

    董梅看看主任,说自己不渴,说着说着就说到王冉的身上了:“王冉挺清高呀,给了机会自己伸手就给推了,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不像是咱们这种,工作一辈子都不见得能有什么建树的。”

    难道所里对王冉就没有特别照顾?

    没有特别照顾,她就不会每样条件都符合了,董梅就觉得上面的领导偏心,你机会给谁就都能培养起来,自己进所就没得到过这些待遇。

    主任看得出来董梅心里是有点不满意,这是正常的,因为所里站在思考的角度,王冉就一定是有价值的,而且她给所里带来了很多的荣誉,她自己的实力还有多少,这个说不好的,能培养出来一个人才,这就是所里所需要的,但是董梅的想法恰恰就是主任想要的。

    “说起来王冉,我也得佩服,看见副所对王冉关心没有?人家是有两把刷子,能把每个男人都哄得服服帖帖的。”

    董梅一听这话,在想副所确实就对王冉有些刮目相看,王冉都做了什么啊?

    董梅跟科技部的一个人聊天说着说着就把自己那次看见王冉跟宗伟宸约会的事儿说了出来,好像是在不小心之间就说了出来,等自己说完,看着对方诧异的目光,自己赶紧捂着嘴巴。

    “你别跟别人说,不然我成什么了,一个办公室的……”

    对方点头,但是谁的嘴就是阀门?说关上就关上绝对不泄露的,人跟人也“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不同的,对方也是一个比较好八卦的人,转身就对别人讲了。

    简心听到消息,自己一笑,这样更好,省得自己出手了呢,直接就去找王冉了。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什么意思?”

    王冉看着简心,自己就想从她身边离开,这人没毛病吧?突突然的跟自己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她们俩有必要说什么话吗?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想干什么啊?脚踏两只船,你就不怕简宁哥知道?你心里恨我是不是?”

    王冉走了回来,自己不愿意解释不代表自己就心虚,本来就特别想骂简心是神经病的,她的脑子就那么会联想,自己放着简宁不要要宗伟宸吗?她脑子里装的是稻草吧,可是看着简心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王冉就没心思骂她了,自己何必跟脑残的人一般见识。

    “我恨你什么?恨你偷了我的论文?不是每个人就都跟你一样的,宗伟宸你当着是宝,别人不见得也能当成宝……”

    王冉准备再次转身的时候,简心伸出手就拉住了王冉的胳膊,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指甲扣在王冉的皮肤里,王冉就摔了一下胳膊,有完没完了?

    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手就打到简心的脸上了,简心那能是挨打的人吗?

    “你勾引我老公你还有理了?”

    “你神经病吧你……”

    简心不依不挠的,两个人在走廊上就动起手来了,简心是想打王冉,王冉正常防御,王冉对简心的这口气都憋了很久了,好不容易现在有机会,简心以为她自己打架很厉害,结果王冉是不出手,一出手,就把简心给推一边去了,自己指着简心的脸。

    “我不想跟你过多的纠缠,你别以为我就是真的心虚,我们俩站在一起,简心你认为我需要对你心虚吗?你自己干了什么你心里就别任何人都清楚,拴住你自己的老公,以后别叫我看见宗伟宸,谁缠着谁,你心里就比我更加的清楚。”

    简心觉得王冉这就是倒打一耙,你的意思还是伟宸缠着你了?

    你可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那你给伟宸的爸爸转院呢?转到简宁哥的医院,王冉你还要脸不要了?你把简宁哥当成什么了?你以为你得到宗伟宸父母的喜欢就有用?”

    这里肯定就会有人听见的,王冉站住脚步:“首先我从来就没有你所说的那些,再来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最好别把你老公跟我放在一起说,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其次简心小姐,我不认为我们俩有说话的必要,我认识你吗?”

    王冉转身就离开了,头也没回。

    简心把手里的东西摔在桌子上,这么一闹,自己还怎么待?

    给母亲打电话:“妈,我要调走,这里我不能待了,伟宸也一样。”

    谁知道王冉最后能干出来什么不要脸的事儿,坚决的要离开这里。

    简心她妈叹口气,眼看着她爸这就要退休了,再说当初也是因为有主任这个门路现在不同了。

    “你又怎么了?”

    宗伟宸也听人说了,就特别想骂简心,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吧?你怕我在所里不够出名是不是?

    你说王冉就说王冉把我给牵扯进去干什么?

    “我妈说暂时调不走,没有办法……”简心有些心灰意冷的说着,怎么就那么不顺呢?事儿事儿都叫自己不开心,这到底是怎么了?

    宗伟宸按捺着自己的脾气。

    “心心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闹啊?闹到现在你认为我们有占到好处吗?对你我有什么好处可占吗?你知道别人都怎么说我的?”

    宗伟宸扯着自己的领带,要不是简心有这个家世,自己早就指着她的鼻子骂过去了,你他妈的是蠢货是不是?

    简心也知道自己是冲动了,可当时因为王冉的气焰就太嚣张了,自己就是想把她给压下去,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自己是笨了,看着丈夫那副脸孔难得没有任性。

    “对不起,当时太生气了,你知道我就讨厌王冉这幅虚伪的样子,自己敢做不敢认,难道你爸爸转院不是她弄的?”

    宗伟宸觉得没有办法跟她沟通,试着把话说开就好,以后自己还要在这里工作,风言风语的对自己影响不好。

    王冉也是一肚子的气,觉得自己好像就撞到瘟神了一样,你说简心没完没了的纠缠,她都没追究呢,简心还没完了。

    下班的时候手上有一份资料,林潇潇她们三个就都下班了,王冉还得一会儿,回家做也能做,问题就剩一点了,王冉就合计在单位弄完就得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过。

    副所看着那道门,门没有关,大部分的人都下班了,这一层好像没有几个人在,他是从一头走过来的,没有发现办公室还有别的人,站在王冉的身后,悄声无息的,自己的双手就放在她的后背上。

    “有什么做不完的,我帮帮你?”

    王冉从椅子上立马就跳起来了,副所笑眯眯的看着她,自己依旧是那一脸的表情,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王冉自己的误会。

    “副所,我有男朋友的。”

    副所点点头,觉得这并不是问题,她这么聪明,这么有才华,如果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的话,她就可以升的更加快不是,现在这个社会,你总要有点关系的,往上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

    副所一脸的温和。

    “王冉啊,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我老婆呢瘫痪,瘫痪在床十五年了,我没有跟她离婚,我也不可能离婚,你也是要结婚的我知道,但在这个社会上,你就总要有点关系的,我省里也算是有点门路,我们只是谈谈心交交情,你的男朋友可以继续处下去……”

    王冉觉得眼前的人纯属有病。

    “我想你搞错了,难道现在你就会在办公室对我做什么?不好意思的很,我不是法盲,我会告你的。”王冉自己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有点发颤,想要给简宁打电话,但是动作又不能太明显了,要是惹怒眼前的人,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的。

    简心的那个同学并不了解的一种情况就是,副所的老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婆家里特别有本事,他结婚的时候妻子就是高度截肢,长年累月他们不能有夫妻的生活,还要照顾妻子,女儿是领养的,副所的职位随着老丈人的升迁升了一次又一次,就像是他口中说的,在这个社会上你总要有点关系的。

    简心同学写了好几次举报信,当时那边的院里不仅仅是因为他有才华不好对他做什么处罚的措施,而是他本身上面就是有人压着所长的,所长也很难为,至于他这次调走,则是因为差点非礼简心的那个同学,事情闹大了,这才不得不调走。

    王冉也不知道自己按出去没有,防备的看着眼前的副所。

    副所一脸的平静,如果这时候有人走过来,就一定会认为是王冉自己发生了错觉,对方一点问题就都没有。

    “我喜欢你。”

    王冉只想吐,你都结婚了,你喜欢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你来喜欢。

    “你男朋友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高级农艺师我可以帮你拿到。”副所说的信誓旦旦,自己是有这个本事的。

    老丈人家对他的私生活其实不太管,主要也是觉得有所亏欠,毕竟他娶了他们的女儿,并且愿意哄着她,陪着她这些年不是。

    在外人眼中他是一个模范的丈夫。

    “我什么都不要。”王冉拿着包就想跑,可是他在前面堵着呢,自己嘴巴有些发抖,电话里传出来简宁的声音:“王冉,王冉……”

    简宁接到电话,就听见了那句你男朋友不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简宁拽着衣服跟副班说了一句就跑出去了。

    “简宁……”王冉的声音有些哽咽。

    副所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一本正经的看着王冉。

    “你没有事儿吧?你男朋友跟你说话呢,别叫他担心……”

    王冉真的害怕了,他不正常。

    “简宁,救我……”

    ------题外话------

    我这记性,一贯号称记性好,即便同时写几个文也不会把另外文的名字带到另一本去,当然同一本可能有搞错的时候,嘿嘿···不过现实里大妈记性很不好哦,手机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仔细想想好像没拿回来,人家跟我说过,告诉在哪个房间,连续我能问六七次,随后就忘,弄的别人总是埋怨我不长心,摊手··难得糊涂嘛,看,我会安慰自己吧··有票滴···请投到小木箱里,翘脚,看见没,说我没换词儿的,我今天换词儿了哈,碗里变成木箱了,得夸我一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