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3  潜规则骚扰(二)

133  潜规则骚扰(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这是干什么啊,王冉你怎么了?”

    “你别过来……”

    王冉一看对方要靠近自己就喊了出来,简宁那边着急,可是跟着使不上力气,他现在又不能马上飞奔到她身边,只能在电话里喊着。

    “王冉……”

    楼上办公室下来一个人也是听见了王冉的喊声,自己顺着声音就找过来了,结果意外的看见了副所,副所平静的叫人觉得害怕,倒是王冉的情绪都有些崩溃的,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先是跟自己说什么她男朋友不能给她的就都能给她,又说他老婆瘫痪什么的,难道这是在开玩笑吗?

    那人觉得有些尴尬,怎么就被自己撞上这样的事情了。

    “王工,你怎么了?”

    副所叹口气:“王冉啊,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我虽然是建议你继续考,但是你自己的意愿我还是愿意尊重的,你这样叫大家误会,你男朋友也赶来了……”

    那同事听的有些迷糊,什么事情啊?

    王冉就要出去,副所叫那个同事拦住王冉。

    “你这样走了,我对你男朋友根本就解释不清楚的,王冉等你男朋友来我们把话说清楚了,我一个领导关心一下员工我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或许就是你多心了,我承认我不应该进来的,现在就都下班了,我的举动如果叫你觉得误会了,那么我道歉……”

    同事一听,大概听明白了,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副所是个好老公的消息所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据说他跟他老婆是恋爱结婚的,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他老婆的家世,即便对方残疾的那么严重,他还是娶了,女的就希望能出现一个大众情人,这样的爱情才算是爱情呢。

    副所调过来之后,大家也都接触了,人不错,虽然有时候有点严肃,但是说他骚扰王冉,这个自己是不信的,王冉也不能说谎,都多少年了,从来就没在她的身上出过事情,总结就是,就是一个误会,想多了。

    同事也认为还是等她男朋友来,这电话都打了,到时候真的怎么样不太好,毕竟都是一个所里的,以后还怎么见面啊,多难堪。

    简宁闯了两个红灯,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等,门卫让他登记,车都没有锁,就跑上面去了。

    王冉看见他,眼里就都是水雾,简宁拉着王冉的手。

    话他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副所有些沉默:“是王冉的男朋友吧,她最近工作有些压力,我能理解她,闹的误会弄的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你这是干什么啊?”

    同事就先叫了出来,简宁出手了。

    他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举动,一拳打完紧接着又是一拳。

    “人渣。”

    同事张着嘴巴,这就太严重了吧,领导关心下属也不是没有,这就动上手了?

    副所捂着自己的鼻子:“行,你带她走吧,下次我会注意的,我不会离所里的女同事太近的,我自认倒霉……”

    同学一听,你说说,领导下班就看见她没走,关心两句,怎么就成这样了?还动手了,这要是叫别人知道成什么了?

    “我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的,你想干什么?什么叫她男朋友不能给她的,你就都能给?”

    同事这回的嘴巴更加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副所沉默了一会儿:“我什么就都不追究了,王冉怎么说就怎么是吧,你也是听见她说的,我不过就是想劝她把婚期推后半年,毕竟高级农艺师不是谁都能上的,多少人就为了这么一个目标,好,我收回这个话,随你们,她不想上,那就不上,又不是我家里的事情,我何必这样跟着操心呢。”目光转到王冉的脸上:“我道歉,我关心的态度可能叫你觉得误会了,王冉我是因为我家也是女儿,所以……”

    副所的态度就完全叫人挑不出来问题,简宁指着副所的脸,那边王冉有些发抖,简宁扶着王冉就出去了,打开车门叫她上车,门卫跟在后面。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不登记就往里面闯……”

    简宁拿着水瓶递给王冉:“行不行?”

    王冉点点头,上司骚扰怎么就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王冉双手捂着脸,要是同事没下来呢?会发生什么?副所不见得就有那么大的胆子,但是他说的话就叫自己觉得恶心。

    简宁拍着王冉的后背,把她抱在怀里,王冉紧紧抓着他的衬衫两腰,真的是吓到了。

    长这么大就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情。

    “我在这里呢,别怕。”

    同事看了一眼副所,被简宁那两拳打的有些严重,副所看着同事笑笑:“算了,就是一场误会,你也不要说出去,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现在的女孩子呦,自我防范意识就太强了,我像是色狼吗?以后可真得小心一点,对下属就不能太过于随和。”

    同事笑笑,这事儿吧,自己看到现在也不敢说怎么回事儿了。

    但是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就同事一个人看见的,化验室的人听见声音也有上来看,不过没有露面,所以所里就传开了,说是副所要潜规则王冉,还有的说是王冉想要勾引副所,这王冉才闹完勾搭宗伟宸的传闻,现在又传出来勾搭副所,你说别人信谁?

    副所的口碑还算是不错,一部分就是认为可能是误会,一部分人跟王冉一起工作这么久,觉得王工也不是那样的人,也许是误会,也许就真的是副所做了一些什么叫王冉误会的事情。

    还有剩下的一部分则是认为王冉想要上高级农艺师,自己又怕不过,所以……

    董梅觉得好笑,原来是这样的啊,可真本事,她可真是不用其极,这样的手段都能用上,自己甘拜下风,她说呢,自己怎么老是升不上去,她说呢,所里就是奖励也犯不上一次就给了一套大三居啊,王冉凭什么?凭着是床上的功力,自己可真小瞧她了。

    董梅回到家,叫儿子赶紧写作业去,自己做菜,这边丈夫进门,拉着一张脸,两个人被贷款弄的就有点疯,原本还好,可是上个月就开始犯难了,这日子过的很是不舒心。

    “这个月我奖金还能拿多一些……”董梅老公淡淡的说着,多拿也没用也留不下来,董梅这工资缩水的特别厉害,因为这个还干过一次,董梅丈夫就怀疑她是把钱都搭娘家了,还差点跑所里去闹,这是董梅把工资卡都交丈夫了。

    “吃排骨,今天排骨味道不错。”董梅笑眯眯的给丈夫夹了一块排骨。

    董梅丈夫看看自己老婆,觉得她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发生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挺高兴的?”

    “王冉知道吧……”

    董梅老公当然记得了,王冉借董梅钱嘛不仅记住了还记得很是清楚,随口问了一句:“她怎么了?”

    “认识她这么久,就被她给骗了,可真是一个狐狸精,我亲眼看见的她跟宗伟宸就偷偷摸摸的,谁主动我不知道,不过宗伟宸看见我当时脸都白了,简心还美呢,依着我看,两个人就是背着简心一直在来往,现在人王冉转移目标了,目标就是我们心里的副所,知道吧闹的可严重了,不知道是被谁给堵住了还是怎么样了,传的有点不好听,真有意思,我说呢,她才二十九啊就升高级农艺师,原来人家在床上有老相好的,你说她对象这样的还要她呢?要是我就一脚给蹬了,就是娶不到老婆都不要她,什么玩意吧。”

    董梅一边吐着骨头,一边给儿子夹菜,看着儿子把青菜挑出去,自己板着脸:“把青菜都吃了。”

    董梅丈夫就笑:“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的,哪里还有什么节操了,你以为生活在古代呢?潜规则嘛我们公司就有,经理跟一个员工就不干不净的,两个人都结婚了。”

    董梅丈夫淡淡的说着。

    “那他们没闹离婚?”

    “离什么婚啊,要的就是对方有家庭,这样在一起没有负担,年龄大的喜欢年纪小的青春,年纪小的喜欢年纪大的权力,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嘛,谁跟谁当真,玩别人老婆多带劲儿,不过我合计那个王冉的男朋友也够悲剧的,摊上这么一个货,娶到家就现成的一顶绿帽子,图什么?还不如趁着现在就黄了呢。”

    董梅笑。

    “你不知道,原本王冉男朋友买了一辆路虎,我开始以为这男的家里超有钱的,你说林潇潇就比王冉后处的对象都结婚了,王冉就一直拖着,说明年结婚,以前想不明白,现在就彻底都明白了。”董梅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了,这样的事情都能被自己想清楚了。

    “说说看。”

    “车是副所给买的,王冉对外就说自己男朋友自己买的,不结婚她敢结婚吗?没有征得人家的同意,怎么结婚?在一个她男朋友我觉得是知道内情的,自己也是愿意的,就是靠着女朋友想上位,不过就是被别人睡睡,有什么了不得的,你以为谁都跟我似的?这么想不开,觉得恶心,也许人家背后还得意自己有手腕呢,跟谁睡不是睡。”

    这两口子就直接给下了结论了,王冉被说的这个不堪,好像他们就看见了。

    所里发生的事情王冉回家并没有跟父母讲,讲了也没用,何必叫父母跟着担心呢,但是升高级农艺师她确定自己要放弃了,不管副所怎么以为的,以为自己会因为一个位置出卖自己的灵魂,那他就猜错了。

    王冉觉得闹成这样,自己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了,这件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

    简心跟朋友约在外面喝咖啡,约的就是大学的上床,上床哭的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

    “之前没结婚,我以为是自己的行为就给了人家错觉,弄的我对象好个跟我闹,觉得是我轻浮了,我检讨自己的行为举止,我离他远远的,靠近都不敢,有任何的机会送到我的面前,我都推掉,然后我结婚了,我以为这样他就应该放手了,结果根本没有,他完全就是一个神经病……”

    简心放下杯子,真的假的啊,这么严重?

    王冉跟副所……

    “那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他转移目标了,转移到我们所里一个女的身上……”简心淡淡的翘着唇,你说王冉你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简心的同学抬起脸看着简心,她是因为自己承受过,所以希望那个人渣就赶紧去死,别在让更多的人倒霉了。

    简心发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儿,那就是副所好像很喜欢长得很是普通的女人,个子不高不矮,体积不胖不瘦,模样不好看不难看就是一般人。

    “你得警告她,离他远远的,这男人不会因为你结婚就松手的,他带给我太多悲痛的回忆了,我老公总是跟我吵,就是送我上班都不行……”

    简心挑挑眉:“你应该认识的,王冉。”

    同学松开拽着简心的手,那时候毕业简心跟王冉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就说王冉剽窃简心的论文,当时怎么回事儿,虽然有一定的定论,但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觉得王冉并不是那样的人,即便被简心撬了男朋友,再说校长是简心的父亲啊。

    “人家现在命挺好的,未来丈夫是个富二代,她有什么啊,实在不行就回家吃老公被,你担心的太多余了。”

    本来就是这样的嘛,不干了不就完了,很难选择吗?

    王冉现在越发的安静,跟别人说话的次数少的可怜,林潇潇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劝王冉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她是知道的,王冉有说,林潇潇看见副所自己都离得远远的,自己结婚了,丈夫又总飞,到时候真的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来毕竟对自己也不好。

    “王冉要是你男朋友有什么怀疑的,我帮你作证。”林潇潇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着,转念一想自己不是傻子嘛,王冉的男朋友当时都把副所给打了,就足以表明他已经知道整个事件的走向了。

    中午林潇潇忙完手边的。

    “王冉吃饭去吧。”

    董梅看了王冉方向一眼,方瑞珠提早走了,毕竟她现在怀孕呢,王冉用手撑撑头,最近几天就是不想吃东西,闷声的说着:“我就不去了,你去吧。”

    林潇潇想的是,你自己留下来,到时候别管是宗伟宸还是副所的,被谁抓住你都倒霉,过去拉着王冉的手,董梅也跟着起身。

    “一起吃吧。”

    林潇潇就讨厌董梅,林潇潇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个搅和精就是董梅,方瑞珠的心眼不全,目前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还是别了,我跟王冉准备去吃日本料理,一起吗?”林潇潇故意的问着。

    董梅的脸色有些发红,一摔打就离开办公室了,不就是日本料理,破玩意谁愿意吃,也就是你们这些未开化的人喜欢吃吧。

    林潇潇跟王冉打车去的料理店,环境很好,人不是太多。

    “别这样了,以后走到哪里,我陪着你就没事儿了。”

    王冉笑笑,简宁的电话中午打进来的,问她有没有吃饭,王冉的声音还是有些低沉,林潇潇偷偷的笑,简直就是二十四孝男友。

    吃完饭回来,副所路过办公室,王冉全身的汗毛就都起来了,是的,叫王冉最郁闷的就是这件事儿,这个人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该怎么跟自己说话就怎么跟自己说话,但是她做不到。

    王冉做不到。

    她已经隐隐要有崩溃的势头,很想对着他喊,求他了,别跟自己说话不行吗?

    “王冉的脸色不是太好,平时要注意注意,吃不吃保健品之类的,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副所看着王冉的方向笑呵呵的说着,你说就这样的人,叫人怎么能怀疑起来?

    董梅脸上的神色可精彩了,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

    林潇潇是太佩服副所了,觉得这个人脑子跟一般人的构造就是完全不同的,不然他怎么还会跟王冉说话呢?全所上下现在都在议论这点破事儿,难道他不知道?

    他是觉得不逼疯王冉不甘心是吧?

    王冉抿着唇不吭声,副所也不觉得尴尬,反正会把话题给扯开。

    方瑞珠看着离开的副所,自己就真的觉得副所态度很好的,温文尔雅的。

    “王冉,你是不是误会副所了,我就没有见过比他再好的男人了……”

    “珠珠……”王冉的椅子在地上发出很强烈的摩擦声音,她突然站起身椅子又发出来这样的声音,吓了方瑞珠好大一跳,方瑞珠捂着胸口,诧异的看着王冉,自己说什么了?她干嘛啊这样?

    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肚子。

    王冉也知道自己好像有些过头了,但是这种事儿没有摊到你的头上,你是不会理解的。

    “抱歉。”

    自己起身就出去了,林潇潇赶紧就跟了出去,从后面搂着王冉的脖子,直接就把王冉给带楼顶去了,这栋办公楼最高才三层,所以楼顶是开放的,林潇潇叹口气。

    “王冉,这样下去你很吃亏,就当他放屁什么都没听见……”

    “潇潇我觉得我现在的人生很混乱,我甚至都不想干了……”

    是有想过的,觉得自己不干了,也许一切就都安静了,林潇潇听着王冉的话,瞪大眼珠子:“你疯了吧你?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你就把饭碗给砸了?王冉你清醒一点吧,不说现在找工作难不难,我们这个专业的,你发展到现在你以为很容易吗?铁饭碗你都不要了?就是嫁有钱人你也不能这样吧。”

    林潇潇觉得把工作给辞掉的女人就是傻瓜,这个世道,你要有自己的事业,别人才会尊敬你。

    王冉抓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林潇潇看着一边的太阳觉得无语,这都什么事儿吧。

    方瑞珠小脸惨白惨白的,董梅淡淡的说着:“副所对王冉可真够好的了……”

    下班时间简宁就已经在外面了,过来接王冉了,王冉打开车门坐上去,林潇潇从后面快跑了两步。

    “顺路送我一程被。”

    开到一半的路程,林潇潇说自己头有点晕,挺难受的,求简宁在路边停车。

    “潇潇,你怎么了?”

    林潇潇叫王冉帮自己去买一盒药,简宁听着就有点不对劲儿,王冉打开车门就下去了。

    “她最近好像神经有些混乱,副所每天都会过来办公室跟王冉说话,你是她男朋友多劝劝她,她今天跟我说,就不想干了……”

    王冉买药回来的时候林潇潇已经没影子了,自己敲了一下车玻璃。

    “上来吧。”

    王冉打开车门:“潇潇呢?”

    “说是自己去医院了,疼的难受。”

    王冉拿着手机打给林潇潇,林潇潇既然扯谎了,就得扯到尾,说自己太难受了先去医院了,叫王冉别担心。

    “你给你妈打电话了吗?”

    “打了,那我先挂了。”林潇潇人在出租车里呢,看着司机怪异的目光,自己是浑身难受。

    *

    “不是吧,谁啊,我去找他去。”小朱本身就属于冲动型的,一听王冉说就来脾气了,这不是神经病吗?

    你以为所有人就都等着你潜规则呢?

    “王冉啊,这事儿你不能纵容他,必须把话说清楚,千万不能含糊,不然将来倒霉的就是你。”

    小朱想的是,话必须说死了,不然这个人以为这里还有机会,这种心思千万就不能让他有,知道这里走不通,自然就去找别人了,至于找谁,他们管不着。

    “说了,可是觉得没用。”

    小朱安慰了王冉两句,小朱结婚了,结婚的女人总是有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小朱这婆婆就是一个抠门,小朱丈夫是哥俩儿,他们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老小,老小念书呢。

    小朱这边开店,自己就有点顾不上孩子,以前能跟王冉开口,叫王冉过来帮忙带带孩子,但是人家现在不是谈恋爱了嘛,再说也挺忙的,前两天小朱儿子就生病了,给婆婆打了电话,婆婆好不容易来了,结果说是接到小儿子的电话,把小朱的儿子给放下就出去了,小朱担心儿子,回到家一看,给自己气的,她都想扇自己婆婆的嘴巴子了。

    孩子那么小,生病了,病的还挺重的,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人就把孩子给扔家了?

    “我现在才知道,找对象就不能找兄弟俩的,特别母亲还会偏心的,以后我谁也不求了,我跟他商量了一下,他不干了,回来经营这家店,我在家带孩子。”

    这就都是被生活所逼的,自己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指望婆婆帮忙带孩子,哼。

    “病的重不重啊?”

    小朱说这两天好了,小孩子嘛,就经常有头疼脑热的,王冉给孩子买了一些吃的,小朱家里收拾的很干净。

    “真是难得,我还以为会扔的到处都是呢。”

    小朱就笑着说,她找这个老公其实自己真没后悔过,有什么吃的都可着他们母子先吃,衣服一年到头也就那么两件,除了没什么本事之外,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也不是每个人就都是李嘉诚是吧。得学会知足。

    “我前几天上火,就因为他妈带孩子的事儿,这两天每天收拾房间就都是他做,王冉,我真的觉得挺知足了,对我很好了,之前也觉得嫁的不好,你看我们俩没根基,双方家里就都指望不上,可是后来有一天我晚上抱着孩子出去散步,我就看见一个老爷爷在捡破烂,能有八九十岁了,看着很老很老,就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很幸福,我还有挣钱的能力,我的身体也还不错,我也有收入,虽然不多,不够惊艳,但是温饱至少是没有问题的。”

    “我挑我婆婆,可是谁让我去求她了,不求不就完了,自己有骨气,自己的孩子自己带,我不用她带,她的钱愿意给谁花就给谁花,我不嫉妒也不羡慕。”

    王冉拍拍小朱的手,这样想就对了,何必计较那些呢,虽然肯定是吃亏,但是老太太搭小的,你就知道小的将来能过好?即便过好了也不羡慕就是了,你过你的我过我的。

    小朱店里要装修,手上的钱不够,没好意思跟王冉张嘴,因为她要结婚,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呢。

    王冉手里自己还有点,借了小朱八万。

    “什么都不说了,做姐妹做到我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俩这程度,我知足了,将来你有事儿,我一定到。”

    小朱说的眼泪巴叉的,王冉知道小朱的个性,要不是实在逼急了,她根本就能跟自己张嘴,生活都是不易啊。

    这么一想,其实自己还是蛮幸福的,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什么就都有了,王冉长长吐口气,回家的时候去了海边,自己在海边坐了很多。

    特别有意思的就是,有两个美少女来海边游泳,这不晚上了嘛,紫外线什么的估计能少了,也是人少,省得海里就跟下饺子似的人太多,结果这两美少女就把衣服裤子手机钥匙之类的全部都埋沙子里了,然后就下水里了。

    王冉从一头走过来的时候,就看着两个女生在跳脚。

    “衣服呢?”

    “别衣服了,钥匙都没了,钱也没了,我们俩怎么回家啊?”少女哭丧着一张脸。

    衣服鞋子这些就都是小事儿,她们不住在这附近,要是回家的话,请问穿着泳衣走在马路上回头率是不是会特别的高啊?

    王冉进家门,徐秋华喊她吃饭了。

    “最近几天看着你食欲好像不是太好,苦夏?”徐秋华把黄瓜送到王冉那边去,其实有时候她也挂着王冉,到底是自己小姑子。

    “就是不怎么想吃。”

    王妈妈就说那就是药房买点能开胃的药,不然就吃点健胃消食片。

    “妈,那东西不是瞎吃的……”徐秋华跟了一句。

    徐秋华今天上街,就看见一条手链特好看,自己看了半天,研究半天,心疼肉疼了半天,最后还是掏钱给买了,是彩金的一千六呢。

    “王冉,你来……”

    王冉踩着拖鞋走过去,徐秋华发现她最近特沉默,简宁想必不能跟她吵架,那就是工作了?

    王冉的工作徐秋华不懂,自己也不了解,不过铁公鸡拔毛了这也是难得一见的。

    “给你买的。”

    王冉有些吃惊,诧异的看着徐秋华,不是吧?从她嫁到他们家来,当了自己嫂子以来,就都是徐秋华占自己便宜,现在突然说给她买了东西,王冉就挺吃惊的

    徐秋华没好气的看着王冉:“怎么我给你买点东西,就这么吃惊?我有那么抠吗?”

    王“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冉就特别想点头,你不抠还谁抠?

    但是这个时候王冉就特别想谢谢嫂子,到底还是一家人,紧紧的抱着徐秋华,弄的徐秋华满脸通红,徐秋华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粗人,别跟她玩这么感性的,至于嘛,不就是一条手链。

    “下次嫂子还给你买。”

    听听这话说的多敞亮。

    结果第二天早上一醒,想起来自己花的那小两千块钱呢,就浑身哪里都痛,觉得好难受,她这是疯了吧?有钱自己攒着干嘛给王冉买啊,王冉什么东西没有?

    王冉早上起床刷牙洗脸就准备上班了,徐秋华好像绷着什么话想跟她说,王冉就知道,这是睡一觉脑子清醒过来了,肯定就是因为昨天给自己买东西后悔了,王冉故意不搭徐秋华的,看看她怎么说。

    “小姑啊,王焱班上好几个孩子都用IPAD,就他没有……”

    王冉挑挑眉,果然就在这里等着自己呢,特别想打趣打趣嫂子,但是一合计,算了。

    “行,我晚上给他买,不过小孩子不能玩时间太长了,对眼睛也不好,每天固定时间。”

    徐秋华乐呵呵的,觉得这样就回票了,自己还赚了呢。

    “嫂子以后经常给你买东西哈。”

    王冉苦笑,还是算了吧,到时候你在赚回去,我还得多搭好多百进去,饶了她吧。

    简宁晚上有班,王冉只能自己去,看了半天,是买最新的还是2代3代?自己考虑半天,最后给买了一个2,开了票交钱自己拎着盒子就回家了,王焱就在门口一直等着呢,王妈妈喊了好几次叫他吃饭,孩子就是不肯吃。

    徐秋华接孩子放学就对王焱说了,说他姑姑要给他买ipad,王焱这就动心了,一直等着盼着呢。

    王奶奶看着王焱:“这是等王冉呢?”

    感情好成这样了?

    王妈妈就笑:“等王冉给买那个什么平板电脑呢。”

    王妈妈对那些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就连电脑都不会玩,按照现在年轻人说的,王妈妈这一代就是被淘汰的一代,什么都不明白。

    王冉进门,王焱溜溜的就给王冉拿拖鞋,服务的这叫一个周到,眼巴巴的就看着你。

    王冉就觉得自己这侄子太聪明了,你看你给他买什么,可勤快了,简直把你当成上帝一样。

    “每天玩半小时,不能玩时间长了听见没?”

    王焱溜溜的拿着盒子就往房间里跑,徐秋华就追了进去,说是叫给孩子买,那孩子用不上的时候不就属于她了?徐秋华打的是这个算盘。

    王冉一共买了俩,放桌子上。

    “还有我的呢?”

    王奶奶接触这些就比较慢了,要王冉左一遍右一遍的教,王妈妈就笑,说自己不喜欢这些,她也不用学,自己就回房间了。

    王爸爸进门,叫王超下去帮忙干活,今天活就多,王妈妈终究是个女的,王超这才进家门。

    “爸,你雇两人吧,弄我一身都味道,我才洗完澡……”

    王超就是不愿意去说白了,王超就很讨厌那味道,你说多难闻啊。

    王妈妈还能不了解自己儿子,冷眼看着王超。

    “你不去,就叫你妈我去被?”

    王超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一边换衣服一边嘟囔,觉得自己跟王冉就都挣钱,不做这些也够花了,养什么鹿啊,你说弄的到处都是味道的。

    “你的工资都给我了?王冉结婚工资怎么也给我?”

    王超不吭声了。

    *

    吴国太开工资,他妈去银行开,结果一看,差点没把自己给气死,钱呢?

    里面就连一百块钱都没剩下。

    过去吴国太没谈恋爱自然就没什么花销,吃的用的就都是他妈负责,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谈恋爱了,乔芸还喜欢吃,两个人动不动就在外面吃,乔芸不光花自己的钱还花吴国太的,花的心安理得的,自己跟吴国太是什么关系啊,花他的钱就是应该的,这个月买衣服就买了六件,淘宝也买了很多好吃的,她跟吴国太的房间就堆了一堆吃的。

    晚上吴国太他妈就做了一个白菜炖粉条,别的菜没有,吴国太他爸从外面回来,一看桌子上的菜就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就白菜跟粉条呢?”

    乔芸下班就说想吃巴黎贝甜的东西,吴国太有些无奈,再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啊,再说她家卖的东西有点贵。

    “我就喜欢她家嘛……”乔芸就觉得这家的东西吃了就显得很小资,吴国太也没在说什么,现在跟她谈恋爱自然就愿意哄着一点,进去乔芸点了芝士蛋糕,吞拿鱼三明治还有酸奶,吴国太一看那酸奶的价格,说实话他接受不了,24一杯?这是不是就太贵了?超市里八九块钱一连的就有都是,压低声音,乔芸就偏要,为了不丢面子,吴国太买了。

    “你吃一个,这家好吃吧。”

    她可到会选地方,吃蛋糕面包之类的就去巴黎贝甜,别家都觉得做的不好,不是牌子店,乔芸还不愿意进呢。

    她自己的工资加上吴国太的工资就都吃了,两个人是活的挺开心的,你看不是今儿去这里吃,就是明儿去那里吃的,不过可有人不高兴了。

    吴国太咬了一口,觉得不都是那些玩意嘛。

    家里没有好菜好饭,乔芸也不怕,自己在淘宝买了那么多吃的,怕你不做饭啊?

    吴国太看着桌子上的饭,自己不愿意吃这些啊,看了自己妈一眼,怎么就把饭做成这样了?

    吴国太他妈就是故意的,今天晚上都决定不去学校了,卖什么卖啊,自己这么拼了老命的给儿子攒钱,儿子呢?被小妖精拐带的,就知道花钱。

    “她不吃了?”吴国太他妈没好气的说着。

    吴国太对着自己的卧室喊了一声:“乔芸,出来吃饭。”

    乔芸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不吃了,你们吃吧……”伴随着吃零食的声儿,吴国太他妈眼泪就掉下来了,把菜往丈夫面前推推,自己就吃咸菜。

    “我们这个家啊,没有那条件还天天出去买着吃,正经饭不吃,我给你攒钱有那么容易嘛?你觉得你妈抠,不想你们吃好的是不是,那行你们就随便花吧,你们都好好活着,我早点死……”

    吴国太一听他妈这么说,自己还怎么吃饭啊。

    “妈,你这是怎么了?”

    吴国太他妈就把儿子的存折给他了,吴国太工资是有一个卡一张折,说是存折让取消,吴国太他妈就一直没有去办,现在不办也不行了,人家把钱就都给花了。

    吴国太表情有些讪讪的,花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花这一次,结果一次挨着一次的,一出去吃饭环境太好,就控制不住的花钱,最后工资就都没了,谁知道自己工资怎么就那么少啊。

    “你自己留着吧,从今以后我也不管你工资了,想怎么花就花吧,还有他爸你要是愿意出去卖盒饭你就去吧,我不卖了,我大热天的顶着太阳,我一天天的不能歇我是为了什么?我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从来就不知道可怜他妈,你看看你妈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买过一件新衣服没有?我昨天过生日吃的就还是咸菜……”

    吴国太一听这个话,自己心里就挺不得劲儿的,因为之前自己是想给母亲买点什么的,之前几年都是想买,但是他妈说花那些没用的钱就没有必要,今年这是正好赶上自己的工资就都没了,他跟乔芸也说过,昨天是自己家妈生日。

    “什么都别说了,我自己认命,我争不过啊,做饭人家也不吃……”

    乔芸听见吴国太他妈哭了,觉得这老太太真有意思,你自己愿意吃咸菜的,你现在说什么?

    再说过生日你就做被,你手艺那么好,做一桌子的菜,大家还能不帮你庆祝?是你自己非要假假咕咕的,你现在哭什么啊?现在有几个年轻的工资还能剩下的?你要求不要太高了。吴国太觉得有些心慌,自己想劝,可不知道怎么劝,他爸叫他先进去,吴国太回了房间,看着乔芸还坐在哪里玩电脑呢。

    “我妈昨天过生日你知道不知道?”

    “你都不记得,我怎么知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

    乔芸伸手去拿自己买的酸奶,吴国太他妈要是不这么一闹,还不至于,结果现在吴国太看见这个酸奶,火气就飚上来了,你可真是千金大小姐啊,喝个酸奶就喝这么贵的,我妈过生日还吃咸菜呢,伸手就把酸奶给打地上去了,流了一地,乔芸当然不干了,你跟我发什么邪火。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乔芸就喊了出来。

    吴国太他爸一听里面的动静就知道不好,肯定是两个人吵起来了,自己就想进去劝,结果吴国太他妈伸手拽着自己老伴;“吃你的饭。”

    “我有病你有病啊?公主病,乔芸你是不是做的就有些过了?”

    “我怎么过了?”

    “这个开始开工资给我妈……”

    乔芸冷笑着看着吴国太的脸,他没疯吧他?那怎么说胡话呢?自己的工资凭什么就交给他妈?自己没张手不会花嘛?

    “凭什么?”

    “就凭你在我家住着,吃我家的住我家的,不愿意待就滚……”

    乔芸简直不敢相信,眼泪唰就掉了下来,他说的这是人话嘛?自己转身拽着包就跑出去了,吴国太马上就追出去了,自己也不想说那些话的,但是她太过分了,到底感情还浓呢。

    “你这是干什么啊?让他们俩吵架,你就这么高兴嘛?”

    吴国太爸爸看着自己老婆,觉得你说女人还真是的,那花了就花了被,你说那些干什么啊,提醒一句不就完了。

    那乔芸从她外婆家跑出来的,当时她外婆就把话说的很明白,孩子也不容易,为了国太,家就都不要了。

    可惜的很,吴国太他妈想的却不是这些,乔芸拿着钱都干什么了?自己可长眼睛都看见了,今儿买条裙子,明儿买点零食,一天到晚就零食不断,怎么觉得他们家是冤大头是不是?

    乔芸自己跑了老远,她也不知道自己跑哪里去了,这边从来就没来过,吴国太没跟上,到处找她人呢。

    乔芸蹲在地上就哭,自己想回外婆家?

    不行,不行,当初话说的那“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坚决就一定不能回去的,要么自己多丢人啊。

    心里恨吴国太恨的要死,就花你那么两个钱,你瞅瞅你的样子,这地方自己也不认识,有点害怕,吴国太给她打电话,乔芸就立马接了。

    “你在哪里呢?”吴国太没好气的说着。

    “不用你管,你放心我不是只有你家能去。”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自己站起身到底要去哪里啊?

    乔芸现在就不想跟吴国太处了,觉得他家太抠了,自己不过就是吃点零食,至于嘛?她一个女的难道还能找不到对象嘛?

    ------题外话------

    今天周六,是个结婚办生日等等之类滴日子,第一次见识到,一个男人到底究竟有多喜欢一个女人,大清早就开始放礼花,今天还是阴着天,从五点开始现在是七点十九分··还在继续放—,—,即便阴天也只能看见一点亮光哈,为毛不晚上放呢,昨天有人说木箱子像是检举箱··拍飞··今天换铁箱子···有票滴请砸过来哈,顺便年会滴十票也砸过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