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妈妈从来就不想难为儿媳妇,因为自己也是从儿媳妇做起来的,自己也有女儿,怕女儿嫁给别人之后,老婆婆也难为自己的女儿,可是徐秋华自己不说,她就永远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王奶奶躲开不是不赞成王妈妈的做法,而是在婆婆训儿媳妇的时候,奶奶就要离远一点,一个人批评,另一个人就得哄着来,不能把儿媳妇给变成仇人吧。

    徐秋华被自己老婆婆给说的眼泪汪汪的,就随口反了一句,王妈妈就是对她太好了。

    “妈,你不能自己不顺心回来就拿我撒气啊……”

    一说这话,王妈妈是彻底火了。

    “我拿你撒气?我拿你撒什么气?我看是你别给我脸子看才行,秋华啊,你早上不就是看我拿存折了?我跟你爸还没死呢,别说这钱有你们的……”

    徐秋华压低声音。

    “我也没那么合计……”

    “有没有那么合计,你心里就比我清楚,秋华钱是我们两个老的挣的,我说给谁就给谁,我就是现在说都给王冉了,你也挑不出来我理,你自己的钱你自己做主,别人的钱你就别合计……”

    徐秋华是听出来了,不就合计怕她说嘛,行,你们的钱,你们说了算,自己不说了,说多也是惹人厌。

    “我不要了行吧……”

    “你别我来这套……”

    王妈妈发威,这算是把徐秋华好个给批,徐秋华想不就是一顿饭嘛,你至于上纲上线的不?

    撅着大嘴给做完饭也不吃了,第二天送王焱去幼儿园,自己顺路就拐自己妈家去了。

    进门就开始抱怨。

    “那昨天给我数落的,我嫁给王超这么久,你说她就这么数落我,我就一句好不落,我还给他们家生了一个大孙子呢,我是看出来,孙子不值钱就是狗屁,赶不上女儿值钱,王冉这就是她爸妈对着太好的下场……”

    这就是口不择言,自己一生气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徐秋华她妈伸出手照着女儿的后背打了一下。

    “什么话你都敢说,这话你也说,你当亲嫂子的这么说自己小姑子,本来就挺倒霉了……”

    “妈,你是没看见啊,进门就开始说我,说的我就一无是处的,说那是他们俩的钱,是他们挣的,我也争不过,那跟我商量商量不行嘛?王超这儿子在家就一点地位都没有……”

    “跟你们商量什么,那是人家的钱,就都给自己女儿了,干你什么事儿?”

    “有儿子把钱都给女儿,行啊,将来叫女儿给养老吧,我倒是要看,王冉好不起来,简宁能不能养他们两个老的……”

    “妈,你又打我……”徐秋华捂着胳膊,真的被自己妈给打疼了。

    “打的就是你,你给我闭嘴……”

    徐秋华妈心里也觉得女儿不靠谱,你说当姑娘的时候还没这样,这一结婚人就整个都变了,跟娘家就保持距离了,你还能指望她回来给自己跟她爸买点什么?回家就都是捞东西来了,跟自己哥嫂不也是挣嘛,那自己没给嘛?

    不就这么一个女儿,谁家都是一样的。

    “你啊,你就这么下去吧,早晚有一天的,等你公公婆婆把钱就都给王冉了,我看你到时候你就舒坦了……”

    *

    吴国太跟乔芸的关系现在就算是定下来了,两家人约见面,这得谈一谈啊,不管怎么样也得见见面,本来外婆是想安排在酒店吃的,后来一合计不行,还是在家里吧。

    吴国太他妈人家现在就是吊着,毕竟不是吴国太主动,这都分手了,乔芸又找回来了,你自己不要脸的,还指望人家给你面子?

    “我们家地方太小了,不行。”吴国太他妈直接就拒绝了。

    外婆给典韦打电话,典韦就不明白,你要跟人家见面,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典韦啊,你爸行动不方便,我也不能离了他,你过来帮着弄一桌菜……”

    外婆说完就挂上电话了,得,现在夏侯真不是闹掰了嘛,就是没闹掰王冉人在医院,外婆敢提一句,王妈妈就能吐死她,熊不到王妈妈就只能来熊典韦了。

    “妈,我单位还有事儿呢……”典韦不由自主就想推,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去给人家当老妈子,到时候谁感激她?

    典韦就特别讨厌这样的事儿,你当妈就好好的当,今天算计这个人,明天算计那个人的,现在是别人算计不了了就来算计自己了是吧?

    外婆沉着脸挂了电话,又给儿子打的,外婆是会笼络自己的孩子。

    乔芸要嫁吴国太这是拦不住了,但是乔芸什么都没有,就这样结婚,这不是打她的脸嘛,她也没本事叫别人给乔芸什么,但是有一点,自己给还不行嘛?

    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去那家的人家住,自己就不愿意。

    外婆的打算是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到了这个阶段也没别的办法了,这房子给乔芸当新房,不是因为自己瞧得起吴国太了,只是因为没办法了,吴国太可以放着不管,但是乔芸不能不管。

    她家这房子是她跟老头儿的名字,先给年轻人住,以后给不给的,等自己死之前,要是吴国太表现好自己就就给他们,如果他以为这房子就成为他家的囊中之物了,想都别想。

    夏侯令回到家,就开口了,无非就是让典韦过去帮帮忙被。

    “我哪里有时间?”

    夏侯令是知道典韦那天没什么事儿。

    “你就去吧,这两家人见完面谈好了以后就用不上你了。”

    “用不上我了?”典韦嘲讽,恐怕要用得找她的地方还挺多的吧,应该说会越来越多的:“乔芸这对象听说条件不好吧?上次妈来家里那意思就是让我们给出点什么……”

    夏侯令手里还有套房子,典韦怕的就是老太太打的就是那套房子的主意,她疼外孙女自己不管,可是自己还疼女儿呢。

    夏侯令脸色可精彩的可以。

    “你怎么就那么小心眼想我妈呢,哪里就有女孩子结婚给带房子的,又不是条件有多好……”

    放在别人身上这事儿就段段不能成,但是放在自己老太太的身上,这事儿就是不一定了。

    典韦也不愿意老跟夏侯令因为他妈掐,自己还是答应过去了。

    吴国太他家一家三口上门了,买了一点水果,出门之前吴国太他妈就说了,这房子一定就要咬住了,乔芸家能给就给,不能给就住自己家,反正谁舍不得谁家给出。

    外婆对吴国太*答不理的,吴国太这回直接就不吭声,你们随便说,乔芸又是给吴国太他妈洗桃子又是给倒水的,看的外婆眼睛有些发暗,这还没结婚呢,就去讨好人家了?

    外婆的招数在乔芸的身上就得不到发展,乔芸是一点主心骨都没有,被吴国太一治就给治住了。

    典韦把菜端上桌,外公肯定就不能上桌,外婆也不想吃,觉得堵心。

    i说千挑万选的就选这么一家玩意,越是想越是闹心,可对上乔芸恳求的眼神,这姑娘大了就是不由人,你说什么她得肯听才算,不听一切就都是白搭。

    “这国太就不准备买房子了?”

    吴国太他妈可不愿意听这话,我们家不是买不起房子,表情严肃的很:“现在是肯定没那个条件,等以后宽松宽松的贷款买,那肯定是要买的。”

    反正车轱辘话就反复说,肯定买,但是哪一年买就不一定呢,当然以后房子成泡沫经济了,那肯定买得成。

    世上就少有乔芸这样的孩子,在吴国太家里来外婆家之前,乔芸就当着吴国太的妈妈是这样说的。

    “阿姨,你到时候也别说买不买房子的,到时候我们俩结婚没房子,我外婆不会看着不管,一定会给我房子的……”

    你看乔芸这嘴,她以为她这么说,人家会领她的情,事实就恰恰相反,吴国太他妈现在就越来越轻视乔芸,这只能说明一个现象,那就是你对我儿子确实就喜欢的不得了,既然这样,我怎么决定,你都会嫁的,那我就不怕了,牌现在在他们家的手里。

    外婆一听吴国太他妈说的话,自己冷哼一声,是啊,一百年以后买也是买。

    “乔芸啊从小吃了不少的苦……”

    典韦是看出来吴国太他妈的心思了,这怎么就那么有气势呢?除非乔芸是在人面前怎么样了,要不然没有道理,一个男方条件不好的,还瞬间态度就变得这么强硬。

    吃完饭外婆也没下楼,是典韦送的,典韦从楼下回来,进门对外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这婚不能结,人家都没瞧得上乔芸。”

    典韦也看不上乔芸,可看不上是看不上,这到底是家里的,家里再不好也比外面马路上走的人强,一个女孩子一辈子挑选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决定你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当时王冉跟吴国太黄,典韦也是听王妈妈说过,说的不多,但是足够了。

    外婆叹息,难道她看不出来不能结?可乔芸愿意啊。

    “这孩子现在就鬼迷心窍了……”

    典韦听完一笑,管不管得了那就是你的事儿了,我当舅妈的,我做到这个份儿上我就算是尽力了。

    乔芸欢欢喜喜的从外面进来,进屋就发现屋子里的气氛不太好。

    “乔芸还是算了吧,这样的人家不合适。”

    就冲着吴国太他妈说话的这个劲儿,这个老婆婆将来就不会太好相处的,这可不是外婆想看见的,她想叫乔芸能找一个婆婆温和的,毕竟乔芸有时候不会来事儿。

    乔芸不说话了。

    典韦自己也是有女儿,就开口说了两句。

    “人家根本就没瞧上你,你看不出来?”

    乔芸还真没看出来,她觉得说的话一切就挺正常的。

    典韦一看乔芸这状态就知道肯定是劝不了,傻子啊,你要是真嫁了,到时候过过生活你就知道了,不怕婆家穷,就怕遇上一个不讲理的婆婆,到时候能算计死你,成天的麻烦你。

    外婆给夏侯兰打了一个电话,夏侯兰晚上自己过来的。

    “结什么结啊,两个老的没有退休金,将来生病了你拿什么给看?你自己要是铁饭碗也就算了,你工作也是临时的,不是我诅咒他们家,万一要有个人真有个好歹的,是你能拿出来钱,还是他们家能拿出来钱?”

    夏侯兰说的是一针见血。

    乔芸就坐在哪里不吭声,典韦看着乔芸:“芸芸啊你心里是个什么意见,你倒是说啊?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

    乔芸嘟囔了一句。

    “身体都挺好的,不会生病的……”

    夏侯兰觉得乔芸这就是缺心眼,还说什么?就这德行的,叫她嫁吧,以后嫁完人别哭着回来,要是她敢,自己就两个耳光把她给扇到外面去。

    “那你就嫁吧,反正我是一毛钱不出,我没钱。”

    给这种缺心眼花自己还不如扔河里听个响来得好呢。

    夏侯兰觉得孩子就应该听大人的话,毕竟大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都多少年了,有些事情一看就能看明白,明知道那家是火坑你就非要往里面跳,你不是鬼迷心窍你是什么?你看姜饶虽然闹,最后还不是听自己的娶齐娜了,齐娜家什么条件?男的找对象都这样找呢,更加别说女人了,这乔芸首先自己工作就不行,到时候生孩子,孩子念书,这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外婆把夏侯兰给喊回来也是为了劝乔芸的,毕竟她现在不听自己的话。

    “外婆就问你一句,你能不能跟吴国太黄?芸芸啊,他家条件真是不行,你看今天我问问他们家什么时候买房子,他爸妈那态度,手里就根本是没钱……”

    无论你怎么说,乔芸就是那个态度,就当什么都没听见,自己不吭声不点头也不看你的眼睛。

    乔芸回房间了,典韦也走了,外婆没办法,只能跟夏侯兰说实话。

    “实在不行,我跟你爸的房子就给乔芸……”

    外婆说话的时候特意看了女儿的表情一下,夏侯兰心里就想笑,她妈这是怕自己贪这个房子是不是?她真不缺这点钱,这老太太现在学的……

    算了。

    “妈,我就告诉你,你要是把房子敢给乔芸,吴国太全家就敢都住过来,不信你就看着吧。”

    那边的房子太小根本住不开,这边房子又这么大,可能一开始人家不会怎么样,你等时间一长,乔芸怀孕了,人家婆婆可不可以借着来照顾儿媳妇住进来?你能说什么?这是招上门女婿呢?

    “不能吧……”

    夏侯兰心里也是气的够呛,得,不多说了,自己回到家,就跟姜维唠叨。

    “你是没看见,我妈现在真是为了乔芸最后什么都拼了,房子都要给了,这房子给乔芸了,以后她跟我爸住哪里?”

    姜维没吭声,事实上姜维现在也有点难为,自己爸妈那边要动迁,等回迁怎么也得三四年的,他是想把自己爸妈给接家里来住,以前就都是他弟弟弟妹照顾爸妈,自己就光给钱了。

    外婆见乔芸跟吴国太不肯散,不散的话自己就得房子,可是房子给了,自己跟老头子去哪里住?

    *

    “简宁啊……”

    开会的时候,简宁闭着眼睛坐着就睡着了,主任有些无奈的点了他的名字,实在不点也说不过去,知道你现在有些困难,但是不能带到工作当中来啊。

    简宁撑着头有些抱歉的看着主任,其他人倒是都理解。

    王爸爸跟王妈妈这两天实在分不了心,那边鹿好多都生病了,王爸爸一个人干不过来,王奶奶的话,你也不能折腾那么大一个岁数的人,现在就等于说是简宁跟护工两个人。

    给王冉请了一个护工,三十多岁的女人,人很好。

    王冉到底是个年轻的女孩儿,躺在床上,胃肠蠕动的功能也开始减弱了,全身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僵硬,这就是因为长久那样的躺着所带来的后遗症,从前天开始就一直没有上大的,为了防止便秘其实之前一直都在吃有关这方面的药物,但是效果却不太好。

    王爸爸王妈妈那是没的选择,要是鹿都死了,这得折进去很多钱,再说现在家里用钱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就等着鹿死,现在就等于说照顾王冉的重担就全部都压在简宁一个人的肩上了。

    白天简宁在医院承受着工作的压力,有时候也会遇上不讲道理的病人家属,有时候病人去世,家属很激动,因为他们都不是专业的,不肯听你的解释,也会发生推搡之类的,简宁就等于承受完了工作的压力然后回来继续承受照顾病人的压力,试着锤炼着自己的内心,但是现在基本就是处于一种精力的透支当中,非常辛苦,也非常痛苦。

    全部的事情就好像都放到一起来了,没有人可以说,没有人可以搭把手,是有护工,但是你不能因为有了护工就放心了。

    王妈妈成天挂着王冉,晚上或者很早过来医院看一眼,徐秋华现在就是回避的状态,自己要是开口,黏上自己,那以后可怎么办啊?

    简宁觉得自己的神经有些分裂。

    是人情绪上就会出现波动,因为承受力就摆在那里,自己也会觉得辛苦痛苦,很累,就想好好的睡一觉,但是不能,你看见她不能表现出累的样子,因为有她是病人,她的心思会很细腻,一点点线头就会被她给抓住,简宁不愿意带给王冉不快乐,这种情况下,就只能把所有的不快乐藏在自己的心里。

    护工人是很好,但有点事情就得马上给简宁打电话,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办,刚开始来的时候,简宁人上班呢,这边有患者,你说那边电话就一直不断的响起来。

    “怎么这个脸色?”

    简宁自嘲的翘起唇:“很想找个地方能饱饱的睡一觉,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唾弃自己吗?就这么一点就坚持不住了,我是怎么说的……”简宁说完翘翘唇,觉得自己真是应该被鄙视啊。

    王亮就看着简宁这眼眶糟的,说实话从王冉出事儿之后,简宁自己也没有好好休息过,出现负面的情绪那就是早晚的问题,他已经坚持很久了。

    “我以为自己能做好,但是事实上叫我觉得有些无力……”

    是的,有些抓不住的无力,自己也说不好,说不明白,但就是无力,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有点神经了。

    躺在椅子上,胳膊横在眼睛上,不知道护工什么时候还会找自己,他现在想眯一下。

    他每天对着外人无论多不开心都要笑出来,以一种很饱满的状态去面对所有的人,等一到下班的时间,他笑都笑不出来,觉得肌肉就都是累的,一句话不想说,从住院处离开走到王冉病房的过程当中他努力的调整自己,然后进了病房里继续的高兴,每天都是如此。

    王冉这已经是第七天了,根本就没有,吃了很多的药,护工说话很直。

    “这些药根本就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抠出来……”

    护工觉得这也没什么,不是病人嘛,你就不要把她当成是女人了,王冉自己因为这个也是痛苦不堪,护工说的时候王冉的脸色都变了,那是一种类似于难堪的错综复杂的颜色。

    她没有结婚,现在这个男人见识过她所有的不好,每个女人都想留一些美好在自己所*的男人面前,但是她现在呢?

    自尊,尊严所有的一切就都崩塌了,承受不住了。

    她可以骗自己,自己一定能好起来,她可以乐观的对着每个人,但是她现在就撑不下去了。

    “你先出去吧……”简宁叫护工先出去,护工看了王冉一眼,王冉不让她走,叫她给自己爸妈打电话,王冉很想动,但是现在讽刺的就是,自己的头都不归自己管理了,你知道的躺这么久,觉得身体都生锈了。

    “你给我爸妈打电话,叫我爸妈过来医院……”

    简宁安抚着王冉,自己抱着她,手摸在她的脸上,自己安慰她,给她力量。

    “冉啊,你听我的……”

    “我不听,我什么都不想听,你出去你也出去……”王冉想应该就到这里结束了,她真的撑不下去了,绝对不行,绝对不行的,不可以,怎么能那样呢,自己以后怎么面对他啊,简宁侧着脸叫,脸上有的只是沉稳:“你出去转一圈,一会儿在回来就好了……”

    护工就出去了,听着里面的王冉放声大哭,护工心里也不得劲儿,照顾她几天了,从来都是笑呵呵的,就难受的时候都是在笑,现在哭的这么的惨。

    简宁就那样的抱着王冉,自己的唇贴在她的耳边。

    “乖,听话你听话才能好,王冉真的不重要,不重要你明白吗?我是医生,也是你男朋友,我们俩要过一辈子的……”

    “不,不行……”王冉就想扭头,可惜脖子现在有些僵硬,简宁略略的拍拍她的头。

    ……

    护工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自己在外面转了能有多半个小时,也是担心王冉,她拿人家的钱,就要替人家分忧的,这护工是才死了丈夫的,自己也没有孩子,三十多岁也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工作,后来别人介绍就出来当护工了,说实话当护工就肯定见过形形*的人,她就特别喜欢简宁跟王冉,这两人看着就好,因为从来不会拿她不当人看,有什么东西也叫她吃,甚至王冉还教她怎么玩IPAD,她从来就没有碰到过这么好的人家。

    护工并不知道简宁跟王冉还没结婚呢,以为是结婚几年了,出了这事儿,简宁对王冉好也是能理解的,毕竟男人也不见得就都是坏的。

    王冉想把脸扭开,睫毛上就挂着眼泪,简宁对着她比比口型。

    “加油!”简宁的唇微微扬起,自己开门就出去了,见护工在外面站着呢,自己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人家。

    “她的饮食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

    护工点点头。

    王妈妈这边嘴里就都是大泡,昨天死了两头鹿,这两天把自己给忙的,她都不敢生病,没有生病的资格,医院里女儿还躺着呢,家里也是事儿不断。

    三婶跟三叔说的,家里现在差不多忙也就是这样了,照比前些日子肯定就强多了,孩子也放假呢,就让孩子试试手。

    “人家放假回家里就都是享福的,怎么我回来却是给我妈当长工的……”

    三婶照着自己儿子的头就拍了过去:“别废话,我下午去医院,你大娘啊最近上老火了,家里鹿好像都生病了……”

    三婶这大儿子也挺听话的,说自己肯定就能行,叫自己妈放心去医院吧。

    “不行,我照顾我姐去?”

    三婶没好气的看着儿子,你一个大小子你去干嘛去?

    简宁端着晚饭进来,叫了她一次,王冉就当没听见,其实她睡没睡,简宁特别清楚,因为当你了解这个人全身上下的时候,她一个表情,哪怕就是毛细孔发生变化了,你就都能看得出来,笑着看着她。

    “今天是好吃的,怕你觉得没味道,不想睁开眼睛看看嘛?我还特别出去买的烤馍,不想尝尝?椒盐味儿的……”

    王冉就闭着眼睛,简宁把饭菜放到一边,一般简宁做饭就都是一人一份菜,不是嫌弃谁,而是觉得这样吃很好,转过身叫护工先吃。

    “排骨是晚上买的,剩下我就放冰箱里了,明天早上你自己做着吃,不要给她吃就行,先停两天肉。”

    病房里还有一个小冰箱的,护工点点头,自己去吃饭。

    自己看见晚餐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能找到这样的一家做,就是自己的福气,做的是海带炖排骨,小碗里面里面排骨能有十多块,还有一份烤馍,给王冉买的顺带也给护工带了。

    “王冉我闻着这个可好吃了……”护工对着王冉就说了一句。

    王冉不动,简宁就站在她的身边。

    “那行啊,你不吃我就饿着吧,我今天中午就没吃上饭,我这胃这两天本来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中午哪里就没吃饭了,骗她被。

    王冉果然就上当了,睁开眼睛看着简宁的时候目光里就多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试试看好吃不好吃,不好吃下回再换一家……”

    难得简宁自己还能开玩笑,喂王冉吃完饭,自己坐在一边吃,就开玩笑的说着:“冉啊,咱们就得好好的高兴的活着,你看我们俩的钱加在一起做什么都够,还能吃这么多好吃的,有生之年可以把很多美味吃进嘴里,多幸福,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对生活如初恋啊。”

    护工就笑了出来,觉得小简今天还挺有意思的,挺高兴的啊。

    王冉又是好半响不说话,三婶进来的时候,就听着里面有笑声呢,问了一句,王冉有没有吃饭。

    “三婶你吃了没?”

    简宁现在真是跟谁就都熟悉了,自己打算起身给三婶去盛饭,三婶还真没吃,出来的着急。

    “不用另做菜啊,这是王冉剩的吧,我就着吃就行……”

    简宁还是给三婶盛了一份新的,幸好自己多准备了一点,本来是怕护工晚上饿,叫人干活也得叫人吃饱了是不是。

    “伙食可不错,这是简宁做的?”

    简宁笑笑,三婶看着王冉这脸色就知道肯定是闹别扭了,一边吃一边夸简宁的手艺,这边简宁说出去买点水果,病房里就没什么可吃的了,三婶叫他去,自己来了,叫护工也出去转转,别拘在这里呢,几点回来就都行。

    “溜达溜达吧,这里也热……”

    王冉这身体不能吹空调风,本来腿就有问题,怕留后遗症,但是总是躺着也是问题,天气还闷热,一般就都是简宁跟护工拿毛巾给擦。

    “你妈明天能过来,家里鹿都不知道生什么病了,我去的时候你爸还在下面呢……”

    三婶看着王冉:“冉啊,你跟三婶说,是不是简宁说你什么了?”

    这事儿都是不好说的,毕竟王冉现在这个状态,就是简宁真说什么了,三婶也能理解,特别这两天,大哥嫂子都不在,医院就剩简宁一个人,有怨言也能理解。

    王冉就说了,哭的够呛,三婶伸出手给王冉擦着眼泪,自己也是听的心酸啊,你说两个没结婚的孩子……

    “王冉啊,三婶就这么说,命好的姑娘三婶见过挺多的,可像是你这么好的少有,简宁是个好男人。”三婶寓意深长的说着。

    你就问问身边,这样的男人多不多?

    三婶真的很感激简宁,他身上的压力不见得就比王冉少,但从王冉住院开始,简宁的态度就全部都是积极向上的,没有当着王冉的家人抱怨过什么,没有看见过他不开心,就是一开始出事儿,王妈妈不理解,难为简宁的时候,他仍旧如同以前。

    三婶抓着王冉的手。

    “别管他们家说什么,冉啊三婶跟你说,人一辈子生活是自己的,丈夫是自己挑的,以后如果真的有问题,那是命,我们面对就好,可没问题呢?两个人走到一起是因为你们互相有好感,你不能因为自己现在这样就放弃相信别人,你要是说了伤简宁的话,三婶都瞧不起你,当你自己都看不上自己的时候,谁能高看你一眼?”

    三婶说这个话就是给王冉打预防针,绝对绝对不能分手。

    别人以为王冉赖上简宁也好,怎么都好,只要你对他有感情,就不能受外界的因素分手,他们家也不能弄死你是吧。

    王妈妈上来喝口水,这请了兽医来看,说是就是传染的,已经死了四头鹿了,这给王妈妈火的,这数字最后能不能控制在这里还不一定呢,她晚上还得去医院走一趟,说实话王妈妈觉得双腿都灌铅,你说怎么就那么不顺呢?

    “妈……”

    徐秋华叫了一声,王妈妈脚下迈空了,自己精神有些不集中,就摔地上了,徐秋华跑过去把王妈妈扶起来,看着王妈妈:“妈,你有事儿没有啊?”

    王妈妈觉得脚稍微有点疼,不过也没事儿,她也不是娇气的人。

    自己捡起来兜子,跟徐秋华说自己得过去医院一趟。

    徐秋华没心没肺的说着:“三婶不是在医院嘛,有事儿就打电话了,再说也请护工了……”

    王妈妈就不愿意听这话,请护工了就不用过去了?护工是王冉她妈啊?懒得跟徐秋华计较,身上实在没力气,打车去的医院,一路上就有点脑子不够清楚,家里的事儿也不能跟王冉说,到了医院果然王冉看着挺好的,比起来王冉王妈妈现在才像是病人吧。

    “嫂子,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不是说我过来就行嘛,你看我还特意去你家的……”

    王妈妈点点头,自己投了一条毛巾给王冉擦擦脸擦擦胳膊,八点多往家里回。

    她自己也没留心,晚上睡不着觉,心里有事儿就更加睡不着了,自己侧躺着,早上起来这脚肿的跟什么似的,看都不能看了,整个都涨起来了,那肯定就疼啊,今天还不比昨天,昨天走路还能走的,今天直接脚落在地上就不能动了。

    王爸爸回来换衣服,就准备吃早餐了,一会儿准备去医院看看王冉,推门进来看着王妈妈的脚。

    “你说你,怎么昨天不去找人给看看呢?家里的事儿你就别担心,就都死了,我们家也能承受得起……”

    这不是能不能承受得起的问题,王妈妈现在的心脏承受能力就特别差,稍微出点事儿就发慌,她自己就发慌,别人劝什么都没用,王爸爸开车把王妈妈送到医院,医生给捏了几下,说是问题不大,扭到筋了,在缓两天就好了。

    王爸爸车停下,扶着王妈妈下来,徐秋华这在屋子里睡觉呢,她做好早饭送儿子去上学了也没有看见婆婆的脚怎么了,回来自己就躺下了,她每天就都是这样的啊。

    “穿拖鞋。”

    王爸爸把拖鞋穿进王妈妈的脚里,这边就准备热菜,两人早饭还没吃呢,徐秋华听见开火的声音,自己就从床上起来了,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爸,你才吃饭啊?”

    自己打开门从卧室里出来,一看王爸爸热菜呢,自己就想上手帮忙,王妈妈人就在旁边坐着呢,徐秋华一看婆婆的脚。

    “妈,你这脚肿了?昨天我就说你别去医院了,别去了,你就不听我的话,那三婶在医院……”

    “你三婶是王冉她妈吗?你不乐意去,我当妈的还不能去看看我自己的女儿?”王妈妈对着徐秋华就喊了出来,实在是因为这两天心里有点火,没有地方发泄,在一听徐秋华说的这话。

    王妈妈挑理,怎么不挑理啊,你们家一家三口的我要过你们什么?这王冉现在是不行了,你说简宁跟王冉一个没结婚的都能照顾到这个程度,王超这是亲哥,还有这亲嫂子,现在怎么样了?

    就跟没事儿人似的,这哪里看着就像是兄妹了?

    王妈妈这口气憋很久了。

    徐秋华摸摸自己的后脖子,这老太太真是的,你说一天天的,不骂个人心里就不痛快,徐秋华知道自己婆婆上火了,不就是因为家里养的鹿死了几头嘛,问题自己也不愿意叫鹿死啊,难道她愿意看着钱都跑了?

    不讲理。

    “妈,你说的是,别生气了,我错了……”

    顶风上这从来就不是她徐秋华的风格,自己低头还不行嘛。

    王妈妈起身就回房间了,这老太太好像又回到王冉不处对象那种情绪焦躁的状态当中去了。

    王妈妈在屋子里坐着,有邻居过来了,王冉家处的挺好的一个,人家说有偏方,给王冉试试,其实偏方这东西吧,不好说的,能不能治好那都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就多嘴问了一句,你家未来女婿不是医生嘛,叫他看看,能用就用,王冉最近恢复的挺好的?”

    这人跟王冉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两个人比较能说到一起去,对方也知道王妈妈心里上火呢。

    “小真啊,可不能上火,钱这个东西咱们还有都是时间去赚呢,王冉你也别担心,那她男朋友本身就是医生,肯定能给好好治的……”

    王妈妈跟人说不清,她不是在乎钱,也不是担心王冉,但是说不担心,好像还是有些,反正情绪就不对。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能真是更年期了,看见谁就都不顺眼,看见谁都烦,我这一天一天的睡不着觉,我就想出去走去,我这心里啊……”

    邻居一听,这还不是因为王冉弄的嘛,要就说当妈都不容易了呢。

    走的时候看见王爸爸了,自己也是多嘴,她是小真的朋友也不能不说。

    “领着去医院看看吧,这心里承受的担子就太重了……”

    王妈妈这下午就开始了,无缘无故的就说心口发闷,坐不住,就要出去走去,谁都不叫跟着,自己在外面走的头晕眼花的,王妈妈就蹲在地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知道这样不好,就跟个神经病似的,你说家里的人看见她也肯定觉得烦。

    王爸爸没办法,自己劝不了,徐秋华这家伙动作可迅速了,立马就给王冉去电话了。

    “王冉,你嫂子的电话。”护工拿着电话放在王冉的耳边,徐秋华就说妈有点不对,这脚才好点,就出去了,到现在人还没回来呢,她说的语气还挺着急的,你说王冉急不?

    “王冉啊,怎么了?”

    王冉想动,可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只能跟木偶一样的躺着,心里还担心自己妈妈。

    王妈妈来医院找简宁了,简宁还纳闷呢,他上班的时候王妈妈从来就没找过他。

    “阿姨,你怎么了?”

    “小简啊,阿姨之前态度不好,阿姨道歉……”

    反反复复的就说这些话,简宁压根就没往心里去,试问谁都有激动的时候,到了那时候就什么也顾不得了,扶着王妈妈,王妈妈就哭出来了,说来说去还是不放心,你说她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弄成这样,要是简宁真不要王冉了,可怎么办啊?

    “你爸你妈也都反对,来医院找了好几次,你叔叔……”王妈妈这话最后还是没说,王冉不叫说。

    简宁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找过王冉父母的,他不是不想跟王冉去登记,可是王冉现在人都动不了。

    拉着王妈妈的手。

    “阿姨,你放心,真不会的,我之前就想跟她去登记了,可是王冉现在不能动,等她稍微在好一点的……”

    王妈妈有些羞愧,觉得自己说这些话就好像是逼人家孩子似的,但是她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就当阿姨疯了吧,我现在怎么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成天脑子里乱糟糟的……”

    简宁陪着王妈妈去看的神经科,那大夫也认识简宁的,是个女大夫。

    “行,那简宁啊,你先回去,我跟大姐谈谈……”

    简宁人没有走远,就在外面等着呢,王妈妈的哭声没一会儿就传出来了,就是憋的,所有的事情都憋心头了,她不像是王奶奶,自己能安慰自己,自己能调节,王妈妈调节不了,所有的事情憋到一起,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现在是不是好点了?”

    女大夫笑呵呵的看着王妈妈,王妈妈有些不好意思。

    “我觉得我自己也是神经病……”

    女大夫笑笑的摇摇头:“不是,谁就都会遇上这样的事情,说开就好了,我们简医生啊现在新得了一个外号,叫情圣。”

    王妈妈有些不了解。

    “他从进医院开始,那时候也有不少的实习医生护士都对他有兴趣,可是这人呢,显得有点木,跟女的接触很少,简宁啊不是一个会变心的人……”

    人家医生看病知道病根出在哪里。

    ------题外话------

    有票滴扔过来哈···这两天留言可能没有办法回复,事情太多,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