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42  苦逼的乔芸

142  苦逼的乔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没什么事儿吧。”简宁笑笑的看过去。

    “没事儿,就是有点心浮气躁的,上了年纪会这样的,最近可能遇上的事情也是多,自己还是要多多调节的……”

    徐秋华给王冉打电话的事情,王冉没说,护工给说了。

    护工也不是故意的,跟王妈妈聊天就说到这上面去了。

    “早上王冉的嫂子打过来的电话,说你不知道去哪里了,这给王冉急的……”

    徐秋华也不是不来医院,一般是周末跟王超一起过来的,平时不来,因为平时要做饭接送孩子,好像时间上也并不允许,护工也没往深了想。

    王妈妈听了没吭声。

    中午简宁换了衣服,说订好位置了,要请王妈妈吃顿饭。

    弯着腰自己跟王冉说话:“阿姨最近心情有点不好,有些话我也是想跟她说,你中午就自己吃,行吗?”

    王冉点头,拉着简宁的手,她现在是想劝自己也没办法劝了。

    “简宁……”

    简宁就好像懂了王冉要说什么一样,点点头自己转身就出去了,王妈妈这辈子没有进过咖啡店,这种店也就是电视剧里看看吧,你叫她来这里消费她是肯定不干的,她自认自己活的没有那么时髦。

    简宁说这在附近还算是不错的。

    “我下午还有班,所以不能走的太远,下次请阿姨去更好的地方。”

    王妈妈觉得咖啡那玩意有什么好喝的,事实证明她喝不了整个儿东西,自己对那个味道接受不了,不过简宁跟她出来,她也明白简宁是什么意思。

    简宁默默地坐着,然后轻轻的开口。

    “阿姨,说实话,我有过动摇,就特别前几天自己觉得累的时候。”简宁想坦白自己的心,他不是圣人,他就是一个正常人:“那几天你跟叔叔不能过来,虽然说请了护工,但是所有的压力感觉一下子就落到了我的肩膀上,每天上班下班我都要保持很高的情绪,我对同事微笑,对病人微笑,其实我自己并不想笑的,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只想自己待在办公室里,但是我必须要笑出来,我看见王冉躺在哪里,阿姨我的心也不好受,可是我撑过来了,也许是低潮期吧,我不知道我父母找阿姨谈了什么,但是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说了算。”

    “阿姨我并不是因为王冉变成现在这样冲动,我已经三十岁了,我有足够的脑思维知道自己现在此刻在做一些什么,这个女人,只要看见她的脸,我就觉得一切还有希望……”

    王妈妈自己拿着餐巾一直在不断的擦着眼泪,听见这些,仿佛就看见了一个有血有肉不是站的那么远的简宁了,其实他跟普通人一样,也有过倦怠期。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不断鼓励自己勇敢,不管激励自己坚强下去的人。

    “小简啊,出事儿的时候阿姨怪过你,那时候真的怪你……”

    王妈妈回忆着那一段,自己能不怪呢?好好的一个孩子,瞬间就成这样了,谁的错?谁的责任?所有的一切就都指向了简宁。

    “我就后悔,想着怎么叫让王冉跟你处了,是啊,你家庭好,模样好工作好什么都好,可是简宁啊,你要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我的王冉在阿姨的眼里也是最好的,她是这个世界上别人难能比得上的孩子,因为她是我生的,所以我偏心的离谱,她也有很好的工作,她也有很好的前途,可是这一切因为你都毁了,她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我好好的孩子……”

    王妈妈说得有些哽咽,没有办法不激动,现在想起来那一幕,自己还觉得心肝肺哪哪都疼呢。

    王冉一躺在病床上,就把王妈妈所有的信念都给摧毁了,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她只是一个爱着女儿的母亲。

    “你叔叔就更加不用说了,我们家王冉生病之后,这些你可能根本就看不见,她爸爸晚上睡不着,因为我本身睡眠就不好,他不能动,一晚上一晚上的就在外面走,睡不到一个小时就起来干活,有时候自己就偷偷拿着女儿的照片看,还得反过来安慰我…“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王妈妈捂着脸。

    整个家就是突然之间倾塌了,王冉到底会不会好?什么时候能好?

    现在动都不能动一下,腿说撇就撇到一边去,在没有被东西砸到腿的情况下,她应该算是幸运,可是却这样了,残废啊,那个词儿怎么就能跟自己的女儿放在一起呢?

    她的女儿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幸福的人。

    中午店里的人很多,王妈妈也想控制了,可实在控制不住,谁心里都有伤。

    “阿姨,你放心,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情……”

    “小简你是不是觉得阿姨特别不讲理啊?”王妈妈擦擦眼泪,哭过情绪得到释放,感觉就好多了,心里好像就轻松了许多,看着简宁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的问着,感觉自己太反复了,还总是让人有负担,应该会讨厌自己吧。

    简宁才回到医院,还没休息一下呢,母亲随后就找了过来。

    简宁母亲知道儿子的脾气,有些偏固执,自己定定看了简宁一眼。

    “妈,你有话就说吧。”

    简宁的母亲觉得有点头疼,她现在是为了谁啊?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然后你在说话,简宁爸妈呢,不是不喜欢王冉,事实上从你跟王冉交往的第一天开始,你爸并没有难为过她,甚至都是站在王冉一边的,是,我承认,我觉得王冉条件不够好,不够配得起你,最后你坚持了,“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我跟你爸都是没有话说的,我们也同意了,可是现在王冉以后到底能不能站起来?就是真的站起来,她今年二十九,恢复的过程需要几年?到时候呢?如果不成的话,你就这么守着她一辈子?”简宁母亲的视线落在儿子的身上,这些天自己也是跟着有点上火,本来不应该该她说这些话的,她操心总是用不到地方,可是不说她觉得对不起自己养了简宁这些年。

    “你心里觉得爸妈戴眼镜识人,你现在凭借着爱她的心情你可以坚持下去,以后呢?你能坚持十年八年还是二十年?你们俩如果没有孩子,感情要怎么维持下去?你别告诉我,说什么有没有孩子都是一样的,不一样,你们俩的情况完全就是不一样的,王冉现在是瘫痪在床上,你们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当以后你遇见了叫自己动心的人……”简宁母亲的视线落在简宁翘着的唇上,她知道简宁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话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经历过,男人就都是一样的。

    “与其到那时候彼此受伤害,不如现在洒脱的就放手,给自己给她一个美好,留着以后回忆起来,大家都觉得那段感情还留在心里不是挺好的嘛。”

    简宁只是笑,他不插话,简宁母亲接下去的话说的就比较勉强了,因为简宁这个态度,她八成已经猜到了。

    “所以妈你就找了她爸妈谈?我没想到我还挺值钱的,三百万……”

    简宁觉得挺无力的,真的挺无力的,三百万啊,他身价还真不错。

    简宁母亲张张嘴,没想到王冉家就都说出来了。

    “妈,喜欢一个人,觉得累的时候哪怕就看见她的脸庞,我觉得我自己就能撑下去,因为这个世界上我还有那么一抹阳光,这抹阳光能照射进我的生命里,让我更加旺盛的生长下去,我也有过考虑,我不是你们所想的,就真的那么好,我自己也反复的想过我应该怎么做,我也彷徨过……”

    “那为什么不分手呢?如果是他们家缠着你……”

    “妈,不,并不是的……”

    简宁想,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爱情的,无论她的生老病死自己都会坚持坚守下去,她不放弃,自己绝对就不放弃,如果王冉放弃自己了,他就说不定真的也放弃自己了。

    一辈子遇上一个对心的人,其实很不容易的。

    “简宁我说了这么多,你最后的意见就还是不分手是吧?你觉得你爸会看着你跟一个不能走路的人结婚?”

    简宁母亲心里重重叹口气,她觉得简宁太过于天真了,自己老公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为了家族的面子,也绝对不会叫王冉进门的,在倒退五十年也没有这种可能。

    “我以为你们已经放弃我了,从小那样的家庭就不是我想要的,我想用双手去体会生活,我想好好有目标的活着,我就想一个月为了几千块钱的工资努力着……”

    简宁的母亲看着儿子的脸,彻底来火了。

    “简宁你现在能过这样的生活得益于你的出身,你可以去问问那些学习好但是家庭不好的,他们渴望不渴望你这样的出身?你当医生发展到今天,你就真的认为能离得开家里对你的帮助?走出去当别人知道你是简耀东的儿子,你可以推掉去美国的机会,但是你如果没有这样的家庭……”

    这就是韩大夫所设想的一切,因为简宁的出身好,简宁行事低调,但是他开的那辆车就不能否认他的出身好,所以他可以轻松的推掉去美国的机会,在别人挣破头都想出去的时候。

    人活着就总要有野心的,买完五十坪的房子就想换一百平的,换了一百平的更加想换复式楼然后是别墅,钱越多越好,钱不咬手。

    简宁的声音低沉悦耳,没关系,就算是全世界都这样想都没有关系。

    有个人会理解他的。

    他天生就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去挣,不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他只是想干好自己的工作,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仅此而已。

    “妈妈,我从来没有当任何人的面前说过,我是简耀东的儿子,从来没有过,我以父亲为自豪但从来不认为那样的生活就是我所想要去追求的,小时候看见别人有母亲抱,我觉得羡慕,看见别人的妈妈打孩子,我还是羡慕,甚至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看着别的孩子躺在地上打滚耍赖的时候我依旧羡慕,可是我不敢去做,因为你告诉我,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我按照你的希望成长了,但是成长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完善的人,有时候觉得自己跟洋娃娃没有区别,我活着很不开心……”

    “我实习的第一年,给病人下喉管的时候,病人觉得难以接受,觉得我是新手,但是家属就跟我吵,我才发现原来,啊,这才是生活,生活是应该这样的,别人不需要忌惮我的家庭,我试过无力的感觉,怎么解释,病人家属却不听,还要跟我动手,从我实习开始,我就觉得我的生活原本或许就是应该这样的,你也许会认为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妈妈,恳请你这一次站在我的身边,因为我很喜欢那个人,即便她变丑了,变肥了,变的跟大妈一样,我还是会喜欢她……”

    简宁的母亲抬起头,他对着母亲微微一笑,眼神明亮。

    “简宁啊,你还不够了解你爸爸的脾气吗……”

    为什么就要选择一条不太好走的路去走呢?

    医院病房内-

    “拿破仑?”护工是肯定没有吃过的,觉得这名字起的挺有意思的,自己也是不好意思,跟着王冉自己吃喝方面好像就突然上了一个层次,你说叫人家破费自己也不好意思,只能多干活。

    “下次好吃我在给你们买。”

    不经意之间唇边挂着细细薄薄的笑,简宁喜欢给王冉买很多好吃的,工资卡拿回来之后,除却每个月要还银行的贷款剩下的钱有一小部分是攒起来,因为不知道以后什么地方会花更多的钱。

    “小简又给王冉买衣服了?”王妈妈进门的时候头上都是汗,树上的叶子已经开始慢慢的掉落了下来,已经有了一些秋意,早晚穿衣服都不能穿太少,一天当中也就是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还能稍微热一点,夏天已经要慢慢的离开了。

    护工已经照顾王冉几个月了,自己觉得自己就挺幸福的,王冉没什么说的,简宁就更加不用说了,几乎简宁是很少会说别的话,每天看见谁都是笑眯眯的,王妈妈王爸爸就更加没的说了,她干的很顺心,每天给王冉做做饭,给王冉按按摩外加给王冉洗洗衣服。

    现在全身上下的衣服就都是王妈妈给买的,虽然不是多贵,一百多块钱,但是这个情她领。

    护工正在给王冉按摩呢,看见王妈妈拎着袋子进来,自己起身去接。

    “是,昨天好像开工资了吧,小简对王冉可真好。”

    看的自己真是各种羡慕,简宁每个月都会给王冉买点衣服或者一件首饰,不见得有多贵,就是一份心意,按照他的话,慢慢的攒起来等到以后五六十岁的时候拿出来也是不少的家当。

    王妈妈看看那裙子,病房里的衣柜里已经挂满了衣服,都是简宁给买的。

    “今天好点了没?”

    现在王妈妈跟简宁都能轻松一点,毕竟出事儿到现在都这么久了,就是适应大家也都适应下来了,护工里外里帮了不少的忙。

    王冉对着母亲一笑。

    十二月,天气冷了起来,空气当中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寒,距离王冉入院现在已经整整四个月了,情况不好不坏,也就是说,没有好一点,但是也没有变坏。

    王妈妈哪怕心里再不想接受,但是这个事实她还得接受,也许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医生总是安慰她,说王冉会好起来的,到底能不能好,谁能说得准呢。

    十二月十二号的那一天,简宁大概会永远记着那一天,是王冉的生日,简宁今天休息,昨天晚上休息的比较好,给她按摩了两个小时左右,简宁的手一直发抖,护工说自己来吧,但是王冉的腿上,除了简宁别人不怎么敢碰,因为真的碰坏了,到时候就真麻烦了,虽然说这个好像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简宁洗了一下手,自己起身。

    “我去拿蛋糕,昨天订的一个咖啡的,估计阿姨不能太喜欢吃。”

    订的时候就忘记这码事儿了,当时就是想着王冉应该会喜欢吃,睡了一觉之后,可能是头脑也清楚了,王冉对着他说着:“蜡烛要两根就好,别弄太多,那个也不好……”

    简宁说自己知道了。

    穿上外衣跟护工说了一句,今天的饭菜肯定是不能在医院做的,因为做不了,已经在酒店订了,到时候会送过来的。

    “钱我已经全部都给了。”

    护工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王妈妈一大早就来了,给王冉换了一件衣服,给擦擦脸涂了一点保养品,今天肯定医院会来很多人的,要是一般的情况下这是没什么,可问题王冉现在不是住院嘛,这个生日就显得有些不同了。

    王妈妈忙忙叨叨的,三婶来的也挺早,冬天就不太忙了,说三叔要晚点过来,也是怕吵到王冉休息,自己就先下去了,五婶跟王冉招呼了一声也下楼了,妯娌两人就说王冉的病情。

    “你说这都好几个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不是五婶诅咒王冉,而是现在病情确实一点进展都没有,这恢复现在也应该恢复的不错了吧?为什么还不能坐起来呢?

    简宁开着车到了蛋糕店门口,停好车自己走进去,拿着昨天订蛋糕的单子,服务员把蛋糕打包好送到他的手上。

    把蛋糕放在副驾驶,自己看了一眼时间,还算是早,王亮来过电话,那意思是问,今天自己来合适还是不合适。

    “她家今天应该会来人,你就别来了。”

    病房就那么大点,你说来这么多人,到时候也没有地方可以坐。

    王亮说行,那就改天给王冉补过生日。

    简宁下车锁好车就忘记这蛋糕的事儿了,自己都要上电梯了,才发现手里好像是少了一点什么,自己拍拍头,这记性,真是该死了,蛋糕呢?

    不拿蛋糕自己上楼干什么去啊?

    又折回去取蛋糕,一来一回浪费了多半个小时,自己推门进去,原本以为会有很多人呢,王妈妈王爸爸带着人回家吃饭去了,王妈妈说就别在病房吃了,到时候弄的都是人,也是叫简宁难做,在一个,王妈妈是怕自己会哭。

    王冉听见简宁的脚步声了,他的脚步声从来跟别人就是不同的,自己就特别想送给他一点什么,自己试着就想起身,想要坐起身,给护工都吓傻了,因为之前这几个月王冉就是平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但是她现在竟然不可思议的用两手撑着,即便饶是在按摩,王冉的脖子跟身体的功能退化的也是很严重,身体好像就支撑不起来头,脑袋有些摇晃。

    自己为什么能做到这个程度,其实她也不清楚,只是觉得身上有力气,凭着那一股子的力气就做到了这个地步。

    简宁觉得自己收到的最好礼物就是她送给自己的,热泪夺眶而出。

    护工立马就给王妈妈打电话了,说的有些含糊不清。

    “王冉坐起来了……”

    其实不算是坐起来,她坐不住的,只是以那样的一种姿势想要坐起来而已,双手在努力的支撑着。

    医生是肯定要过来检查的,王妈妈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哭还是应该笑,人活着是会有好事儿发生的,你看今天王冉终于能动了,她自己过生日的这一天,这是不是就说明……

    “我们简医生耐性值得夸奖啊,由于每天不间断的按摩,伤势恢复的效果出奇的好,在观察一段,如果可行的话,慢慢的就要尝试把恢复训练从床上转移到地上,但是你们要有耐心,这些个月都等了,以后会更好的。”

    医生就是怕王冉的家属着急,这从病床上恢复到地上还是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医学上没有那种奇迹,说今天能动明天就能下床走路了,不会出现的,现在这就等于是王冉病情的一个重大转机。

    医生担心的很多余,经过这么多月,说实话王妈妈都有些放弃了,觉得一定是恢复不好了,现在告诉她,只要在等上几个月,人也许就可以下地恢复训练,慢慢的也许一年两年就能恢复到最开始的状态,这让王妈妈看见了希望,别说一两年,就是七八年她都愿意等的。

    这顿饭其实谁都没吃好,王妈妈是高兴的,自己回家就一直长叹气,重重的叹气。

    类似于一种终于能喘口气的姿态。

    徐秋华听着就觉得渗人,这都有起色了,怎么听着婆婆这声音像是不高兴呢?

    王妈妈晚上特别高兴,就让王超开一瓶酒,王超劝了半天,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喝酒。

    “喝一杯没事儿,也不能喝多,妈今天高兴啊,你妹妹今天过生日,发生这么好的好事儿……”

    春去春又来,又是七月,王冉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完全了从床上到地上的恢复训练,这八个月简直就要把王妈妈所有的耐性都击碎了,只有简宁,依旧那样的淡定,相信有付出就有回报,按照医生说的,也就是三四个月,可谁都没有想到是整整八个月,按照去年的规划,这个时候他们就应该结婚了,可是人生总是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意外。

    简宁自己就是医生,知道这个时候王冉若是想要尽快的恢复,首先就是一定要多晒太阳,这样有利于钙质的吸收,今天自己下班就来病房了,护工在给王冉洗衣服呢。

    “简宁下班了啊。”

    “嗯,我带着王冉下去坐会儿。”

    护工点头。

    简宁背着王冉,他不坐电梯,因为觉得电梯里的别人会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王冉,这并不是简宁想要的,在她康复的阶段里,他想要她有慢慢的信心,而不是对自己产生怀疑,这个世界上她就是最好的。

    从七楼给背下去晒太阳,她晒太阳他就坐在一边看报纸,自己看一份分给她一半自己坐在地上就帮着王冉进行腿部训练,每一天日子就都是这样的过,他们俩坐在一起,说报纸上的新闻说天说地,简宁觉得这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

    王冉现在依旧不能走路,双腿萎缩的也比较厉害,要重新锻炼起来,这个过程光是想想就很令人头痛。

    王冉今年三十奔三十一去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年纪。

    小朱带着儿子来的,小朱家的咖啡店经营的还算是不错,欠王冉的钱一早就给了,毕竟她自己还要用钱呢。

    “干妈,你吃这个……”

    王冉坐在床上,小朱摸摸王冉的腿,现在来看,腿还是有些不和谐,有些偏瘦,而且没有血色,小朱的心里难受,可是面上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好不容易现在有进展了。

    *

    乔芸这婚到现在也没结上呢,原因?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个房子,吴国太家不怕拖,男的年纪大就是黄了以后也能找到,但是你女的就不行了,你女的跟人睡几年你转身在去找去,吴国太他妈心里有这个谱儿,谁能找到,她就不信乔芸能找着,说白了就是要吃死乔芸了。

    外婆本来是想把自己跟老头儿的房子给乔芸,事实上她也是那么做的,自己儿子女儿家轮,一开始还好,慢慢的矛盾就出来了,特别是姜维要接自己爸妈过来家里,姜维这个当丈夫的,可谓算得上对得起夏侯兰,外婆外公在夏侯兰家里住了六个月,姜维这心里就是有点不舒服了。

    你爸妈是爸妈,那我爸妈难道就不是爸妈了?

    趁着外婆进去帮外公洗澡,姜维就说了。

    “你爸妈也住这么长时间了……”

    夏侯兰也是做人家儿媳妇的,自己能怎么办?她能说不叫公婆来吗?自己爸妈都接了,只能等着外婆出来小声的商量。

    “姜维他爸妈那边房子动迁了,这眼看着几年不能回迁,妈不是我赶你,你说你跟我爸在这里住……”

    夏侯兰也是为难,自己从结婚就没跟公婆住一起过,虽说是出钱,那人家小的可是出力了,现在小的两口子不方便,夏侯兰难为的看了外婆一眼。

    “你现在是撵我跟你爸走呢?”外婆崩了夏侯兰一句。

    夏侯兰也是没招了,那也不能总是在自己家住着啊,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就是轮也应该轮到夏侯令家了。

    外婆一生气打车跟外公就走了,死活不用夏侯兰送,你说就当场撞上了。

    外公外婆的房子本来是腾出来合计给乔芸做婚房的,他们家已经退让到这个地步就行了吧?外婆是可怜乔芸啊,结果吴国太住进来没两个月,就把自己爸妈也给弄进来了,乔芸呢,有人给做饭,有人给收拾屋子,她是没意见的,也没跟外婆说,外婆就等于是被蒙在鼓里了。

    吴国太家里的房子租出去了,一个月还能租不少的钱呢,地方好,你别看小。

    吴国太他妈正在做饭呢,就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音,乔芸跟吴国太早就回来了,这是谁啊?难道是小偷?

    自己从厨房探身出来,外婆扶着外公进来,你说这就撞到一起去了。

    外婆看着眼前的景象自己有些发懵,谁能告诉她,现在这是发生什么了?什么意思啊?

    吴国太他妈反应比较快,赶紧就开口了。

    “她外婆回来了,吃饭了没?”

    外婆等进了屋子一看,这自己跟老头子的房间就被人住了,明摆着的事情,乔芸跟吴国太听见声音从房间出来了。

    外婆恨不得吃了乔芸的肉,能不能给她解释解释,眼前的情况是什么意思?

    “你们俩也搬我们家来住了?”

    外婆一口气差点就没提上来,这两个老不要脸的。

    吴国太他爸被外婆问的满脸通红,毕竟来人家住,也没跟人打过招呼,一开始他就说不来,自己老婆说空着也是空着,要不孩子做饭也费劲,他们俩来了帮着做做家务,做做饭菜什么的。

    外婆进了厨房一看,吴国太家里做盒饭,就肯定每天要弄那些过油的东西,整个厨房的墙壁上就挂着很多很厚的油渍,就连镶嵌在墙壁上的瓷砖都挂着油,外婆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现在看着这场面,你叫她心里何想?

    就恨不得一棒子锤死乔芸,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

    我怕你受苦,给你腾房子叫你跟吴国太过来住,结果你把吴国太他爸妈也弄过来了?

    外婆现在心里对乔芸就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恨,这怎么就是自己的外孙女呢?

    你说缺心眼也得有个度吧,她这是没心没肺?拿着你外婆的房子去做好人了?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走。”外婆垂着眼睛,随意的说了一句。

    吴国太他妈看着乔芸,那意思乔芸得说话啊,叫他们这样就走了算是什么意思?

    乔芸的目光黯淡了下去,不敢去碰触外婆的,吴国太他妈心里就骂着,这个没出息的,连句话你也不会说。

    外婆进了卧室,打开柜子一看,可不都是人家的衣服嘛,自己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说小敏活着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个性,这乔芸到底是像谁了?

    外婆现在是越看乔芸越觉得憋气,觉得这孩子走到今天一切都是她活该,你自己自愿的,你愿意是吧?

    从柜子里抱着被子照着外面就一扔。

    乔芸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绝望,外婆这是做什么啊?她把人家的被子扔了,吴国太他妈还不得怨恨自己?乔芸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吴国太自然不能看着不管,这是他爸妈。

    “外婆,你这是干什么。”

    “叫谁外婆呢,不要脸的,滚,这你家啊?还全家都给我搬进来住了。”外婆的手指着门外:“哪里来给我滚哪里去。”

    乔芸的眼眶微微湿润,自己过来拽着外婆的手,眼睛里就带着一股子的渴求,那意思给她留点面子,可是她现在这做派就等于是在外婆的火上浇油,外婆照着乔芸的后背就给了一巴掌。

    “乔芸啊乔芸你可真不懂事,我腾出来房子就是为了叫你做这个的?你倒是做好人了,把你外婆的房子给人住是不是?这是谁的家?你以后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管不着,你是能结婚也好,不能结婚也罢,你是有钱花没钱花你也别来跟我说,看见你就烦,滚。”

    外婆什么时候这样对过乔芸啊?乔芸有些发懵,觉得外婆不像是说狠话,自己就拽着外婆的胳膊苦苦哀求。

    “外婆,他爸妈就过来住两天,就这么两天……”

    最亲的人她都骗,吴国太他妈打这个主意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打算吃死乔芸,偏偏乔芸就是愿意叫人吃,她这个个性就跟面团子似的,被吴国太分手这么一吓唬,现在什么都听人家的。

    外婆是真可怜乔芸,但是现在看着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那个孩子,没有心疼,只想给她几巴掌,一个女孩子活到这个地步,你还活着干什么啊?你这辈子就没有见过男人是不是?就非他不可了是不是?

    外公也骂了起来,外公那样的身体,谁敢碰他?

    吴国太他爸羞的,自己东西都没要,转身就走了,吴国太他妈跳着脚的跟外婆干。

    “扔我东西?你赔啊?我住这里怎么了?我住这里是你外孙女愿意的,房子都给她了,她说了就算,你凭什么仍我东西?现在扔脏了,你看着赔吧……”

    对徐秋华外婆发挥不出来,但是对着吴国太他妈,外婆就拿着东西打开窗户直接都扔下去了,吴国太的眉头蹙着,过来掰着外婆的手。

    “小不要脸的你给我松开,你想干什么?打人了,打人了……”外婆突然就喊上了。

    吴国太他妈怕吴国太吃亏,你说这老太太现在就是打算豁出去了,在闹出来事情犯不上,赶紧拽着儿子,走就是了。

    吴国太伸出来手指比着外婆的脸。

    “你行,你给我记住了。”

    吴国太就被他妈给拽走了,乔芸跟着走了两步,回头又看外婆,自己拿不准主意,到底是跟着还是不跟,这么晚了,不在家里睡,去哪里睡啊?

    你别看乔芸没什么心眼子,她是有用的心眼一个不长,没用的心眼特别多,自己就怕没有地方睡觉,那房子都租出去了,再说外婆发了这么狠的话,自己要是走了,她以后是不是就真不管自己了?

    乔芸没爸妈就这么一个外婆,她要是出事儿了,只有外婆能帮自己出头,心里就是犹豫这个。

    你看着她的脸上犹犹豫豫的,外婆一看就生恨,自己照着乔芸的脸就打了过去,抓着乔芸的头发打她的脸。

    “你就那么贱,没有他不能活是不是?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叫你黄你不黄,这拖了一年了,结婚他们家也不管是准备我给你出钱是不是?我告诉你乔芸,你要是留在家里你就给我跟他黄,我说到做到,你妈也没有你这样,你到底是谁生的孩子?一点大脑都没有,还跟王冉比,王冉就是残废你连人家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这回外婆真是发狠了,实在是因为乔芸太叫她失望了,能把吴国太的父母弄到家里来,你说她不缺心眼谁缺心眼?

    就这样的,将来结婚,房子就都能被人给骗光,自己死了,谁管她?

    自己为什么就不知道点呢,她本来条件就不行。

    外婆深深的后悔,自己就不应该惯着她,把乔芸给惯成这样了,聪明的事情一件没办出来,越是愚蠢的事儿她越是热衷去办。

    “外婆……”乔芸大哭,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她做错什么了?

    外婆沉着声音道;“你自己想好了,要么你就留下来,必须跟他断,你要是敢偷偷跑去找他,我就打断你的腿,你信不信?你要是走,你就走得远远的,从今以后我肯定不管你……”说完照着乔芸一推。

    乔芸知道外婆的脾气,所以自己没敢走,爱情跟稳定哪个重要?

    乔芸觉得还是稳定比较重要。

    外婆躺在床上,手臂横在脸上,小敏啊,你这是死的早,你说你生的孩子,我把乔芸没给教好啊,就给教成这样了,妈后悔啊,妈心里好后悔啊。

    外婆哭了好半天,吴国太给乔芸打电话,乔芸都没敢接,自己直接就关机了。

    夏侯令跟典韦来家里了,外婆打的电话,怕那一家不要脸的人在杀过来,夏侯令一看,再一听乔芸做的事情,自己也来脾气了。

    “乔芸……”对着乔芸的房间就喊了一声,乔芸没有动,有些害怕,怕别人在打自己,外婆打的她现在脸还疼呢。

    夏侯令就砸门,典韦拉着夏侯令。

    轻叹一口气:“还觉得不够丢脸?还怕别人听不到?”

    “自己张点心吧,要是不愿意在家里待了,就滚,你可真行啊,这房子是你的?你还敢叫别人来住,乔芸你是傻子是不是?啊……”

    夏侯令这脾气一阵一阵的,主要乔芸干的这事儿……

    外婆这回也不跟着乔芸了,你愿意跟他见面不是不行,你跟他见面了你就滚蛋,多一毛钱我都不带给你的,外婆这一硬起来,乔芸就不敢了,舍不得吴国太自己也不敢。

    “赶紧的给乔芸介绍对象……”

    夏侯兰觉得自己妈说的这个话很轻松啊,就乔芸这死德性给她介绍什么样的?条件稍微好一点的男的看对象也挑,要好看的要身材好的要年轻的,乔芸有什么?

    典韦就说等过一段的,毕竟乔芸现在才跟吴国太分手,外婆不听这话,只要把乔芸嫁出去,自己以后不管了,她根本就不听话。“她实在太过分了。”吴国太指控外婆,觉得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他家的房子租出去了,现租的房子,吴国太心里有把握,知道乔芸不会跟自己黄的至于乔芸夹在中间难不难做,那是乔芸的问题,不是他的,不是吗?

    乔芸的表情很是不安。

    “我外婆发很大的火了……”

    吴国太盯着乔芸的眼睛:“要是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她根本就不能打从心眼里的接受我,乔芸……”

    吴国太觉得乔芸办事儿很墨迹,你就连一个老太太你都弄不过?你干什么吃的?

    你管着喝药还是绝食的,你不说你外婆疼你吗?

    乔芸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极为复杂的情绪,她这样的人,谁强势她就跟着谁走,外婆一强势起来,她就怕了,外婆不管自己,那自己的将来就肯定废了,乔芸想分手了。

    看着吴国太。

    “我外婆现在成天躺在家里,我们俩就先别见面了……”

    时间长了,就自然而然的黄了。

    舍不得肯定有,但是跟以后稳定的生活来比,还是稳定比较重要,外婆的房子不肯给自己,到时候自己怎么办?

    吴国太的眼睛闪了几下,听出来乔芸的意思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现在要跟我分手是不是?那行,分,离开你我还找不到女的了。”

    吴国太起身就走了,也不是没分过,越是看乔芸越是觉得这个女的,你看她一脸的苦样儿,做什么事情犹犹豫豫的,一点决断就没有,开始还好,现在感情都磨没了。

    同一个女人睡久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吴国太心里觉得乔芸犯贱,你不犯贱我们认识几天就上床了?你不犯贱你能不要你外婆跑到我家里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犯贱,你愿意的,以后出什么后果,你自己承受去吧,自己想找,不是那么难找的。

    吴国太回到家,你说外婆把吴国太家给弄的,找房子找了好几天,搬进来位置还不好,价格还贵,这给吴国太他妈气的。

    ------题外话------

    早上吃过饭,狗狗犯哮喘了,折腾半天,我发现一般都是越有事儿事儿越往一块儿赶,等它稳定下来喂着吃了半个芒果又喝了半瓶酸奶吃了一块奶酪糖,自认养的算是很精心了,可总是犯病,颇觉得无力,每天起床就有一种很想去死的赶脚,果然人不能歇,一歇就废废,现在就觉得重力压满了全身,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留言这两天就先不回复了···,有票滴可以砸过来,日安各位,祝愿乃们有个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