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44  创造幸福的生活

144  创造幸福的生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婆婆跟儿媳妇,儿媳妇跟婆婆,本就不是母女,本来中间就是有一道鸿沟的。

    在王冉的事情上,王妈妈认为无论王冉对徐秋华多好对王焱有多好,那毕竟不是徐秋华自己的亲妹妹,你看她最后不就是不怎么去医院了嘛,这是婆婆挑儿媳妇,在徐秋华的眼里,婆婆去女儿家,又是送吃的又是送穿的又是去给干活的,怎么就不可怜可怜自己呢?

    同学说自己的婆婆就更加极品了,答应给照顾孩子还不给照顾呢。

    也是劝徐秋华,她婆婆就算是好样的了。

    “你多幸福啊,跟我们这样的比,我得去死,天天这趟这孩子,丈夫根本就不管,我得一个人带,这好不容易给带大了,你看我们家老太太这时候来拉拢她孙子了,说什么都是她给带大的,王焱不是你婆婆给带大的嘛,知足吧……”

    徐秋华那婆婆别人也是有听说过,王焱生下来就是王妈妈给带的,徐秋华坐月子也是王妈妈给坐的,根本就没用她娘家人,那住一起当婆婆的照顾自己孙子也是应该的,但是现在徐秋华追究的不是给不给带孩子的问题,那王冉将来生孩子,婆婆给带还是不给带?

    就一定是给带的,那给自己带王焱有什么好感激的?王焱不是老王家的孙子?

    她现在计较的是,婆婆怎么对王冉然后怎么对自己的。

    失笑。

    “知足?那我婆婆现在背后搭她女儿多少钱,我上哪里知道,人家说能告诉你实话,不说的时候更加多,我家小姑这出车祸人在医院躺了一年,是遇到个好男人,不过人家家里不同意,毕竟现在还不能走呢,这都一年了,断绝关系了,小姑丈夫是挣的挺多的,可王冉治疗花了多少钱?你说就我家小姑那丈夫一个人能支撑得了嘛?登记那天,就一个登记,你知道放礼花就放了三个小时,三小时不停歇的放,烧掉多少钱?”

    徐秋华才不信那钱是简宁朋友花的,怎么有钱人家自己不会花?

    不用说公公婆婆背后掏的钱被,就为了叫别人知道王冉结婚了,扔进去多少万啊,给自己了?屁都没跟自己提一句。

    “秋华你家老太太背着你搭女儿钱,你都不管的?你得管啊,这是你的钱,你跟公婆一起住……”

    女人坐在一起能说的不是丈夫孩子就是公婆。

    旁边的同学就告诉徐秋华应该怎么样的把王妈妈给制住,那女儿是泼出去的水。

    另一个同学觉得这话就有点不对劲了,这同学是嫁的比较好,跟小姑子关系也很好,小姑子嫁的也好。

    “秋华啊,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那钱到底是老人赚的,你就是想管现在也轮不到你管,你把你婆婆得罪了也犯不上,有吃有喝,就行了,做人不能太计较了。”

    别的同学听见了,觉得这就是傻子。

    “你不跟她计较,人家母女就拿你当傻子,最后钱都给女儿了,还有你什么事儿?她女儿是人,儿媳妇就不是人了?”

    同学这七嘴八舌的说着,徐秋华心里就有底了,自己回到家,当着王妈妈也没表现出来,王妈妈领着王焱进门,叫王焱自己先去玩去,自己得下去看看去。

    去年这一年就过的有点不顺,赔了不少的钱,王妈妈看着王焱进了厨房。

    “王焱啊,别吃凉的,小心肚子疼,马上就吃饭了。”

    换了衣服就下去了,徐秋华看着自己儿子,王焱就觉得他妈今天挺怪的。

    “妈,你看我干什么?”

    徐秋华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发:“我看你可怜被,人家那孙子都是大宝贝大心肝,我家的儿子就是一根草啊,你奶偏心着呢……”

    王焱这孩子跟爷爷奶奶姑姑就都好,听自己妈说这话,就反驳。

    “我奶对我好着呢。”

    徐秋华看着儿子就觉得来气,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自己玩去吧。”

    这个小傻子,没心眼,只有你姑才是你奶的宝贝,你奶也就是对你姑好,你算是什么啊,不过就是一个隔代亲,小傻子啊,跟你爸一样傻,将来毛你们都分不到。

    “妈,你带我去姑姑家被?我们老师夸我了……”

    徐秋华越看这儿子就越觉得缺心眼,看见他就觉得烦。

    “去去去,一边去,等你姑姑好了以后生个孩子,你还能当香饽饽了。”

    *

    早上六点,简宁抱着王冉下楼的,护工帮着把轮椅放到车上,今天不是去复健而是去王冉所里,有些手续要补办,过去人受伤没有办法过去那是没办法。

    所里也不会养闲人,除了基本工资别的王冉也没有,现在特别不住院了,有些补助报销的手续就要都来弄,反正有些麻烦。

    “中午我做点什么啊?”

    简宁笑:“中午我们俩就在外面吃了。”

    一个楼住的差不多就都是医院的员工,有医生也有护士,有的护士本身嫁的就是医生啊,打听八卦的人比较少,不过也还是有,基本都是那些妈妈或者婆婆来家里帮着带孩子的,有些是就跟儿子一起住的。

    韩大夫家就在这个小区里,韩大夫这去年去的美国进修,回来之后身价就水涨船高,原本简宁的车是停在外面的,现在完全就没有这个负担了,别人愿意看那就看吧,毕竟王冉进进出出的就都需要车,不能停的太远。

    韩大夫这个妈就有些事儿,观察了挺久的,主要总是看见简宁总是推着王冉出来溜达,你说好好的男人找什么样的女朋友不好你要找个残废。

    看着就用一副可怜巴巴的目光看过去,你说这家长是怎么当的啊?这时候就应该拦着,要不然以后感情深了,你说可怎么办啊。

    这老太太可真是,人家父母都不操心的事儿,她倒是多余的关心上了。

    “这是要出去啊?”

    王冉对着她笑笑,毕竟一个小区住着的,也经常能看见对方,总是跟自己搭话。

    “嗯。”

    王冉的话比较少,实在是不熟悉,而且自己也不认为跟对方有什么好说的,简宁把王冉抱上去,自己弯着腰给她整理整理裤子,王冉今天穿了一条浅蓝色的裤子,衣服都是简宁“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给搭配的,他也不会搭配,可是他会买,给王冉收拾的立立整整的。

    简宁看着站在车门旁的人,自己要是关车门就容易碰到她,你说这人还没有知觉,人还不往后退。

    简宁个性就摆在这里,自己肯定不会说那样的话,看着韩大夫的妈妈笑笑,对方这才往后退了一下。

    “啧啧啧,你说年纪轻轻的,这腿还能好不了?”

    简宁面带微笑把车门带上,自己上了驾驶的位置,这老太太多讨人厌,指挥人家倒车去了,你说人要是撞到你可怎么办啊?

    韩大夫的妈上了楼,进门看见儿媳妇已经换衣服了,儿媳妇也是大夫,这叫她有面子极了,你看自己家儿子儿媳妇都是医生,谁有她牛逼?

    “我看见你们医院的那个小简医生,你说拖着一个残废,他妈也不管管?这孩子将来不就是耽误了吗?就是可怜同情也没有这样做的啊……”

    韩大夫的妻子就有点瞧不上婆婆,平时跟婆婆没什么共同语言,觉得这老人家就是事儿,人家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把自己家的这一亩三分地弄明白了就行了被,操那心干什么?

    拿着包穿上鞋转身就出去了,老太太对着儿媳妇的背影呸呸吐了两口,还是大学生呢,你爸妈就这么生的你啊?

    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就看不上她那副样子,谁给你带的孩子?要是没自己,你就哭去吧你。

    送儿子去学校,回来这就没什么事儿了,四楼是娘家妈来女儿这里串门了,这就认识了。

    “五号楼的小简医生知道吧,那女朋友是个残废……”

    简宁跟王冉领证的事情没有在单位说,这要是说了,肯定就得有人花钱,简宁是想着等以后王冉再好好的,等腿好起来补办婚礼的时候在告诉大家。

    韩大夫上班呢,就接到自己妈的电话了。

    “你说我要是把你妹妹介绍给小简医生怎么样啊?”

    原来人家并不是多操心,而是心里有打算,看上简宁了,观察了一段时间,就看着简宁好了。

    “妈,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瞎弄什么啊,人家有女朋友。”韩大夫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合计什么呢?

    自己妹妹不过就是一个打工的,全身上下就没一个地方突出的,人简宁能看上自己妹妹什么?王冉再不好,可是王冉工作好,这现在是不能上班,那将来都是说不准的事情,觉得自己妈就是异想天开,这老太太一天脑子里就都合计什么呢?

    简宁跟王冉在路上,王冉买了一个平安符来回的晃荡晃荡的,她伸出手把平安符固定住。

    “我觉得那个阿姨可能是看上你了。”王冉歪着头打趣简宁。

    这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就打趣他,有时候简宁就被王冉逗的说不出来话,家里护工都说了,王冉古灵精怪的,动不动就欺负小简,小简脾气还太好了,不是对手,总是挨欺负。

    简宁看着前面,自己淡淡的笑着。

    “这证明你很有眼光,选择我也是对的。”

    王冉笑了,被他的话给逗笑的:“我怎么觉得有人的脸皮突然间就变厚了呢?说话耳根都不红了,那么好吗?还我有眼光,哪里好?”

    王冉的手放在他的大腿上,简宁的耳朵稍稍有些发红,王冉那手也没拿回去,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小亲密。

    简宁打开车门,自己去后面把轮椅拿下来,然后撑开,抱着王冉坐上去。

    “腿难受不难受?”

    王冉笑笑,说不难受,这都好久都没见面了,林潇潇出来送资料,看着像是王冉,自己踩着高跟鞋就跑过来了,大呼小叫的,人林潇潇的儿子都落地多久了。

    “王冉……”

    “潇潇……”

    “想死我了……”

    林潇潇是真的有点想王冉了,这都多久没见了,王冉回所里稍微引起了一点轰动,毕竟嘛这能从床上坐到轮椅上不容易了,当初就说还有可能就站不起来了呢,这就算是奇迹了。

    “漂亮了,怎么看着这么瘦呢?”

    林潇潇没说瞎说,看着确实比躺在床上的时候好看多了,还那样,就是好像瘦的厉害。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简宁推着王冉去办手续,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事故,谁看见王冉都挺客气的,办手续的都尽量尽快给办,毕竟人家出来一趟不容易。

    “王冉,好点了吧?”

    “王工,这太出息了,竟然能坐起来了?”

    董梅也听见消息了,自己好像不出面的话,就有些不是那么回事儿,过来跟王冉打了一声招呼。

    “快点好,然后赶紧回所里来。”

    王冉面带着微笑,自己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看透看明白好多事情,林潇潇看着王冉的手指上有个戒指,钻石看着并不大,难道……

    捂着自己的嘴:“你不会结婚了吧?”

    王冉无意识的摸着自己的戒指,缓了几秒,因为是高兴的事儿,没有否认,自己对着林潇潇缓缓的点着头。

    “我的天啊,你怎么不说呢……”

    董梅心里冷哼,这个世界上你还别说,还真有傻子呢,你缺心眼不啊?你娶个残废,你要她干什么?就这样的将来能生孩子吗?王冉今年三十马上就三十一了,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董梅觉得简宁傻帽儿,自己也懒得跟他们说,也不愿意替王冉高兴,自己走个过场就行了,就离开了。

    中午简宁带着王冉在外面吃的,两个人吃吃喝喝的,日子过的是不错,说实话攒钱的话没攒太多,徐秋华要是看见他们两个人这么过日子就一定会嘟囔的,太败家了,你吃吃喝喝最后留下什么了?

    简宁却不管那些。

    “我推着你过去看看?”

    王冉点头,简宁就推着她,午餐在咖啡厅解决的,顺便下午去看了一场电影,简宁买票的时候售票员就让简宁挑位置。

    “我家属行动有些不便,找靠边上的能叫我们放轮椅的……”

    那人微笑着点头,指了一个位置问简宁:“这个可以吗?今天看的人不是很多,坐在第一排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可能就是会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

    简宁点点头,推着王冉进去,看的是喜剧片,从头笑到尾,自己拿着可乐递到她的手里。

    “少喝一点就好,省得胃胀气。”

    简宁以前不喝碳酸饮料的,一口都不喝,后来是跟着王冉被她给传染的,王冉觉得有时候自己没力气,就需要喝点带气儿的饮料,这样自己浑身就好像有力气了一样,两个人压低声音说着话,简宁的头跟王冉的头挨着,手里拿着爆米花。

    试问这个世界上这么幸福的残废估计也就只有王冉了,如果两个人都没工作,生活条件不好,那今天的生活可能又会变了一种模样,好在的是,幸好,幸好他们只是简宁跟王冉,虽然上天对他们有一点小小的不公平。

    散场简宁坐着没动,等别人先走,走的人差不多了,自己也不着急,把轮椅拿到下面然后把她给抱上去。

    “沉不沉?”

    “很轻,很羽毛一样轻。”

    王冉翻着白眼,有没有她这么重的羽毛?说话就太夸张了。

    短头发就是这点不好,要经常去打理,简宁自己剪头发,他是十年如一日就这个发型都不带变的。

    “照旧。”发型师都记住他了。

    店里人都知道这个人挺有意思的,你看长得挺帅的吧,结果女朋友却坐轮椅,每次来都笑眯眯的,好像就没看着他阴过脸,发型师给顾客做发型的时候习惯“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性的跟顾客聊天,但是跟简宁不会,因为你问他话,他话就特别少,不会主动跟你搭话,久而久之也摸出来他的脾气了,干脆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好了。

    王冉洗头发有些费劲儿,她不能躺上去,店员说可以就推着轮椅过去那边,把头送到洗头盆里就行。

    “直接剪吧,回家我给她洗。”

    王冉这个腰啊,还没那么灵活,有时候幅度不对,就有可能会疼很久,毕竟是病人嘛还是要小心为上。

    王冉闭着眼睛,头发喷了很多的水,后面发型师拿着吹风机在给她吹头发,简宁就安安静静的弄完自己的头发坐在后面等她,跟王冉也不会有交流,店里的小妹就服气了,这样也算是恋爱吗?

    怎么跟谁的话好像都那么少呢?

    简宁刷卡,因为经常过来,就办了一张卡,小妹刷了一下把卡递回去。

    “慢走。”

    回到家没有上楼,而是要在楼下晒晒太阳,怕她的脸晒黑,给她买了一个遮阳帽。

    “这是从医院回来的?”

    讨人厌的人又出现了,简宁笑笑,护工从楼上下来,自己手里拎着一个水瓶子,这就是王冉平时去医院带着的,里面是才晾好的白开水。

    “外面是不是挺热的?”

    王冉说还好。

    “我买了牛骨头晚上炖骨头汤喝……”

    护工就说今天都买了一些什么,她自己都是记账的,虽然记账但是简宁不看的,她做这个就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一个月拿着自己应该拿的工资,吃喝都是在人家,这样就挺好了,而且许许多多的水果,以前没吃上过的,到了简宁家就都吃遍了。

    “我看市场上蓝莓卖的很便宜,就买了一箱……”

    韩大夫的妈就觉得简宁跟王冉个性就太弱了,你说对一个保姆,你们怎么就对着那么好呢?给她钱,叫她干活就是应该的,这是什么保姆啊?竟然敢买东西就一箱一箱买,她自己喜欢吃吧。

    “吃蓝莓挺好的,姐你照顾她一点,我上楼一下。”

    简宁要换件衣服,顺便把衣服洗了,要不然晚上就没时间了。

    “简宁啊,你要是换衣服,就扔卫生间,我给你洗。”

    护工的生活就真的特别轻松,简宁的衣服她几乎碰不到,他自己都洗或者送洗,王冉的内衣裤从医院回来她就没碰到手过,衣服也是偶尔才给洗一次,一般都是简宁上班了,王冉换下来,这就自己给洗。

    简宁上了楼,自己进卧室换了衣服,拿着衣服就顺便洗了,甩干之后晒上,然后把屋子里大概都收拾收拾,家里每个角落就都不放过,擦得很仔细。

    护工陪着王冉说话,韩大夫的妈你说讨厌不讨厌,你就回家被,她不,她就跟着王冉还有护工两个人站着。

    “这腿是因为什么受伤的啊?”

    还是生下来就是残疾了?

    问过自己儿子儿媳妇,两个人都不太爱搭理她似的,谁都不说,她就想知道知道,王冉这腿是怎么不能走的。

    护工心里挺膈应的,你说这老太太,你是不是就闲的啊?瞎问什么啊,认识你吗?

    简宁一个半小时之后从楼上下来的,自己拎着一个小板凳,叫护工上去。

    “我在楼下就行了。”

    护工这也是要到点做饭了,自己就上楼了,韩大夫的妈这回可抓住机会了,偷偷蔫蔫的告诉简宁。

    “保姆那玩意就不能对她太好了,不然背后就赚你黑心钱,拿着你的钱不当钱花……”

    王冉就笑,视线跟简宁碰触到一起,两人都觉得没那么严重,觉得眼前的老太太有意思,简宁坐在她旁边,自己陪着她,偶尔说一句两句的,两个人有时候能说半天的话,主要就是有说的,有可沟通的。

    护工在楼上探出头。

    “简宁啊,带着王冉上来吧,饭菜做好了,要吃饭了……”

    三个人坐在桌子前,护工给王冉盛汤,王冉就说自己现在看见汤就想吐了,她也不是坐月子,哎,这过去的一年她可真是什么汤都喝遍了,特别骨头汤,简直了。

    护工认真的说着:“你看,你现在好了多少,这说明也是有效果的,喝吧,就当成药一口就喝下去了,那穷的人还喝不上汤呢。”

    “是。”王冉笑笑,自己喝了一小碗,喝汤就肯定吃不进去多少了,护工说晚上饿了,晚上在吃一顿。

    “我锅里炖绿豆汤呢,浓浓的面面的,一会儿喝一小碗,可好喝了,我就做这个拿手……”

    王冉休息一会儿,然后简宁就得给她开始按摩,给病人做按摩就是要有一个耐心,两个小时不间断的做着同一件事情,要王冉做,王冉一定会觉得无聊,简宁的手劲儿大大小小的,那不可能保持一致的,因为他也是人,他也会累。

    相对来说,简宁值夜班了,第二天护工身上的活就稍微多一些,因为简宁回家要休息,王冉尽可能的是不会打扰他。

    简宁把王冉抱下去,护工叫简宁赶紧回家睡觉。

    “我陪着她在楼下就行。”

    简宁回到卧室里,自己就睡了,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可能也是年纪大了,现在休息不好,就显得脸色不好。

    王妈妈拎着包就来了,包里什么都有,三叔三婶给拿的水果,还有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给王冉买了几双拖鞋。

    “我看你家的拖鞋有点旧了,你看妈买的这个,特便宜,打特价的十二块八一双……”

    王妈妈就肯定要问简宁呢,护工说人在楼上睡觉呢,王妈妈就没着急上楼,自己上去发出来声响,他就没的好睡了,把东西放在地上。

    “王焱怎么没跟过来?”

    王冉问了一句,好久没有看见王冉了,有点想孩子了。

    王妈妈说徐秋华带着孩子去公园玩了,现在开始上学了,就不像是过去那样了,时间多的很,你说现在的孩子,可真是,每天不是补习这个就是补习那个,看的自己眼睛都疼。

    “这王焱啊,成绩不太好……”

    王妈妈担忧的说了一句,好像有点笨,补课的时候就什么都会,但是一考试成绩就不好,现在徐秋华没招,干脆就跟着去补习班看着。

    “现在就补习了?”

    王妈妈掰着手指头数着,什么数学英语语文就没有补不到的,那不能输在起点啊这是徐秋华的原话。

    “你们小时候也没这么累。”

    眼看着就要中午了,这得推王冉上去吃饭,简宁可能还没醒呢,王妈妈说不用叫简宁。

    “我抱她上去就行。”

    简宁现在住的房子就根本没有电梯,都是楼梯,房子一共才四层,怎么可能安电梯呢,王妈妈就觉得王冉现在这么瘦,自己一抱就给抱上去了。

    “还是我来吧。”

    王妈妈要抱,可是有点找不到要领,护工一看,这可不行啊,你不能这么抱,你到时候在把王冉的腰给弄扭到了那就麻烦了,简宁上班就是她照顾王冉,照顾的就一定会比王妈妈好。

    护工抱着王冉上楼的,简宁这边已经醒了,正准备下楼呢。

    “妈,你来了。”人还有点迷糊,一看就是没睡醒。

    王妈妈应了一声。

    “睡好了没啊?没睡好在回去睡一会儿,我也不是外人。”

    王妈妈进屋就开始给收拾冰箱,里里外外都给擦一擦,她每次来,就得找点活干,明知道家里有人会收拾的,把带的大酱放进去,这是自己家做的,还有一些小咸菜,水果洗干净了放进去,午饭她做的。

    “妈做饭就是好吃。”简宁适当的拍了一下马屁。

    王妈妈一听笑了,就喜欢听这话,现在是看着简宁越看越喜欢,能不喜欢嘛,王妈妈对着简宁好,就盼着简宁能对自己女儿好,简宁对王冉好,王妈妈就会更加喜欢简宁的,这就是一个轮回。

    “妈,真不用,我们俩有钱花……”

    简宁推,这是干什么啊,他还挣工资呢,够花的。

    王妈妈拉着简宁的手,是,看着工资挺多的,可是这王冉要花钱啊,家里还雇了一个人,里里外外就都花钱,他们还能剩几个钱?

    “拿着,我是外人嘛,这是给王冉花的。”

    “妈,真不用,我有……”

    “我知道你有,我给女儿零花钱,拿着赶紧的,要不然我生气了……”

    王妈妈皱着脸,一副我马上就要发飙的样子,简宁没办法,收下了,王妈妈给了简宁五千块钱,徐秋华最担心的就是婆婆会不会背后搭王冉钱,这回还真被她给料到了。

    不过王妈妈不偏不倚,回到家,自己给徐秋华拿了三千,前些日子就王焱补习那些课,现在王冉是不能给掏钱了,因为王冉就拿基本工资,她自己那些钱都不够用的,王焱补习绘画课,那一节课不少钱呢,王妈妈一个月就扔王焱身上,只是补习就得小两千,这还没算上孩子吃喝的钱呢。

    王焱衣服都是王妈妈给买,你看王妈妈自己穿衣服不太讲究,给孙子不买太差的,知道质量差的也不好,这不家里的鹿现在出钱了,不偏不倚就都给到了。

    “妈,怎么好好的就给我钱了?”

    徐秋华不可能不要的,自己伸手就接了过来,不要白不要啊。

    “我给王冉拿了五千,你也别挑。”

    徐秋华嘴上说着,我不挑,心里就想着,到底是给五千还是一万甚至更多,我上哪里知道啊,你说五千那就是五千被。

    把钱收了起来,晚上王超回来,徐秋华就说了,妈今天给了三千。

    自己在一边叠被子呢:“说是给王冉五千……”

    王超心里有点不舒服,要是不跟他说就傻事儿都没有,说了就有点心情不顺畅,毕竟五千也不是小钱。

    王超吃饭的时候就跟王妈妈说了一句。

    “钱你跟我爸就自己留着花吧,别总给我们。”

    王妈妈看了儿子一眼:“挣钱是为了干什么的?”

    王爸爸隔天家里的事儿也比较少,自己就去给孙子买自行车去了,王焱学车呢,就想买个好的,王妈妈就小孩儿的车子买个一般的就差不多了,到时候还得换呢,能骑几年啊,王爸爸是你怎么说那是你的事情,我买我掏钱,回来我也不告诉你。王爸爸跟王妈妈的钱几乎就是往孙子身上花的比较多,这不王冉那个IPAD拿回去了,王妈妈又给王焱买了一个,徐秋华就天天看着,怕儿子玩的时间长,大部分就都是徐秋华在玩。

    王超跟徐秋华就是什么都不用出,跟着吃饭。

    徐秋华回自己妈家,跟自己妈就说前天婆婆给了自己三千块钱。

    “那你就收着被。”

    徐秋华一副那是当然的样子。

    “自然收了,说是给王冉也拿了五千。”

    可真是出息啊,说是找了一个条件好的,结果现在娘家妈竟然搭女儿,这对象找的,徐秋华就感慨,你叫什么家庭吧。

    “我婆婆啊,挂着她女儿挂着的比我多,你看那平时去超市,给王冉买什么就一兜子一兜子的买。”

    “你别挑那个,人家那是亲生女儿,现在又这样……”

    徐秋华苦笑:“我哪里挑了,我就是一句话我都不敢说啊,就看着被,啥时候我死王冉前面那就好了,我就看不惯……”

    王冉不能吹空调,夏天又实在太热,要是下雨天还好一些,王妈妈就合计去商场看看亚麻的凉席。

    徐秋华就盯着便宜货,觉得三四百的就都是好的了,买那么贵的有什么用?

    “妈,我看这个不错……”

    王妈妈就看了一眼上手一摸,觉得不行,那肯定就刮皮肤的,看中一套三千的,徐秋华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不就是凉席嘛,什么样的不能用,你非得充冤大头来商场买啊?

    你知道商场这些玩意为什么这么贵不?那里面含了多少的税啊。

    徐秋华就嘟着一张大嘴,自己不愿意,凭什么啊?

    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那售货员很会说话,听王妈妈说她女儿行动有点问题,就解释着说,这个很吸汗的又不会刮皮肤,哪怕就是长时间躺在上面也会觉得很凉爽的。

    “那现在就不能吹风吧,那是挺热的,买这一个虽然贵,但是我觉得好东西毕竟是好东西……”

    王妈妈开票就买了,徐秋华这肠子里就都是气,那怎么没给自己买一个啊?

    王妈妈自己铺的也不过就是一百多块钱的凉席,她自己都没说换呢。

    王冉家里还真不缺这个,简宁买了,之前买的一直就没铺,可能是因为躺太久,王冉这身体有些发虚,怕凉,这个天气她是还可以接受的。

    “妈,你拿回去吧,我家里有。”

    王妈妈说买了都买了,铺在床上怕冷就在上面铺个被单。

    “你也不能吹空调,现在还没大热呢,等大热,你就觉得热了……”

    简宁晚上下班,王妈妈就已经回去了,王冉就说了,自己嫂子是什么样的个性自己还能不了解嘛,心里肯定就不舒服了。

    “那明天我们上街吧,姐也得买两件衣服是不是。”

    护工说不用,简宁就直接定了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晒了一会儿太阳,简宁在刷车呢。

    “姐,好了,闭了就行了。”

    楼上的护工把水龙头就给关掉了,然后把水管子扯上去,简宁没买车库,车就是停在小区里,每个月交钱。

    护工从楼上下来,这就准备出去了,到了商场现在冬季衣服打折就打的特别厉害,王冉兜兜转转的,看中一款羊绒大衣,虽然说是打折价格也不便宜呢,要小四千,就是款式是去年的,但是有些款就是经典款,每一年都差不多,驼色的还特别漂亮。

    “就买这个吧。”

    徐秋华的身材王冉是知道的,自己告诉售货员开多大号的,甭管是不是打折的,合适不就行嘛,给护工买了一套打折的睡衣,当然王冉这样的行为在简宁那样的家庭成员来看,就是穷酸相。

    他们家从来不会买那种已经过季的东西,可是人跟人本来就不是相同的。

    袋子还特别漂亮,王冉笑笑。

    “正好可以送人了。”

    “嫂子……”

    王冉看明白很多事情,就包括徐秋华的个性,其实以前也有讨厌过,毕竟她这个样子就不好看,现在想想,王冉觉得挺可爱的,家庭和睦就一切都好,声音很是清晰,徐秋华心眼也不坏,就是喜欢算计一点被。

    王冉就感谢徐秋华。

    “我住院的时候,嫂子就跟我亲姐似的,前后跑,我记在心里了,一辈子不敢忘……”

    徐秋华觉得心里特别暖,我对你好,你能记住,那我就知足了,自己就觉得王冉现在这么看着挺顺眼的,心里就通了,那搭点就搭点被,你说王冉现在也是不容易。

    “这是给我买的啊?”

    徐秋华就穿上了,先试试,自己越看越喜欢,这手一上去摸就知道肯定不便宜。

    “妈,你看王冉给我买的……”

    简宁缓缓伸出手拍在王冉的手背上,自己做了一个佩服的表情,真有她的,这样也行。

    王妈妈被徐秋华喊的耳朵都疼,你说自己在厨房干活呢,这大热的天,她穿什么羊绒大衣啊。

    “你一会儿身上就出痱子了。”

    “妈,你是心里嫉妒我了吧,王冉给我买,没给你买。”

    一件大衣就把徐秋华给收买了,王妈妈和面呢,今天准备包饺子,简宁在王冉的卧室里睡觉呢,王冉就在客厅,王焱吧嗒吧嗒的跑过来。

    “姑,你还不能走嘛?”

    王冉点点头。

    “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里面是不是就有钢板啊?”王焱小心的看着自己姑姑的腿,如果真的有,自己姑姑岂不就是钢铁侠了?

    这孩子脑子里也不知道乱七八糟的都想什么呢。

    王冉摇头:“有三根钢钉,大概能有这么,这么长……”

    王冉给王焱比着,王焱就有点害怕,怎么弄进去的啊?太可怕了,自己就厨房里找自己妈去了。

    徐秋华就是爱操心的性格,这不操心完了婆婆背后搭小姑子多少钱,现在开始操心简宁不会过日子了。

    “你说王冉现在就好的差不多了,护工其实用不上了……”

    徐秋华不是想叫护工走,她现在做的工作就是保姆的工作嘛,不是护工是保姆,那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给减下来了,这样钱不就省下来了?

    王妈妈就挺感激这个护工的,从那时候照顾王冉照顾到现在,你说都没有跟王冉红过脸,挺好的一个人,看见活就干,挺实惠的,就是命有点不好。

    “用着吧,将来能上班她自己也不能做家务。”

    徐秋华一听,这家务就都不能做了?你这女儿还真是等级高呢。

    “我听说乔芸跟吴国太黄了……”这话当然就是听自己妈说的。

    王妈妈对这些就都没有关注,谁愿意跟谁黄那就黄,自己也犯不上操心,她就操心自己家的这个都操心不过来呢。

    *

    吴国太他妈怎么也没有想到,乔芸这次竟然这么有主意了,愣是没回来找吴国太,等了这么久,心里终于有些叫不准了。

    “我给她打个电话……”

    结果电话换号了,这就黄了?

    那要是成了,乔芸还能带一套房子呢,吴国太他妈就是这样的人,别人强她就若,这不乔芸的态度拿出来了,她就要去找人家了。

    外婆这回算是把乔芸给压住了,夏侯兰介绍过一个,那男的又胖又不好看的,但是家庭条件特别的好,这把乔芸给嫌弃的,人知道自己不好看,可是人家有资本,家里条件好啊,找就要找美女那样的,乔芸算是哪门子的美女?

    夏侯兰跟那人的爸爸还是老朋友了,也是愁乔芸,赶紧把她就给嫁出去得了。

    “这现在太好看的,你说看上你们家什么了?”

    男方的爸爸也是这样说,可孩子不听自己的话啊,昨天晚上他就说了。

    “那乔芸不是不错嘛。”

    “不错什么啊?就一般人,我找她都影响后代。”

    心气儿不是一般的高,家里父母都是公务员他自己也是,手里有三套房子,车也有,那肯定就眼光高了,还埋怨自己爸呢。

    “下次介绍也得介绍差不多的,这是什么啊,我以后生孩子就都难看。”

    还给他爸气的够呛,这话自然不能对夏侯兰说,只能说孩子就肤浅,那自己也管不了。

    姜维过来接夏侯兰:“没成?”

    “成什么啊,现在这小子可不挑了去的,家里条件好点的,就恨不得找个明星……”

    姜维的脑子比较清楚,目光闪闪。

    “男的女的就都一样,女的渴望找有钱的,男的自然就渴望找美丽的,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姜维觉得夏侯兰这话说的有些邪,男女都是一样的,可不光是男人这样,你怎么说话就向着女人呢?

    才到家,这边自己妈就来电话了,夏侯兰现在跟公公婆婆一起住,她公公婆婆就都是老好人。

    “小兰啊,你妈电话……”

    夏侯兰换了鞋接起来电话,外婆问的有些着急:“对方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没看上,嫌乔芸不好看。”

    外婆哦了一声:“我也觉得他不好呢,长得就跟矮冬瓜似的,你看胖的那样,就跟一颗球似的,不成正好……”

    夏侯兰哭笑不得,那你之前怎么就不说呢?

    吃饭的时候当着公公婆婆的面就说了,夏侯兰婆婆一听就笑了。

    “现在这孩子吧,还是让孩子自己碰吧,介绍对象哪里就有那么容易看上眼的……”

    “要不然我给介绍一个?”夏侯兰婆婆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应该有能给介绍的人。

    夏侯兰赶紧叫婆婆打住。

    “那孩子心气儿高着呢,要找好看的条件还得好,家庭条件放在第一位……”

    这是外婆的硬项规定之一,夏侯兰婆婆一听,觉得不应该这样的,有钱有啥用啊,人好才是真的,不然天天给你钱花,天天叫你受气,那日子过的也不舒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