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45  此刻我多么想要拥抱你

145  此刻我多么想要拥抱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给王冉洗头发?”

    王妈妈还真是恨不得一天跑过来几趟,早上来的,怕王冉吃不好,今天有点活不到八点自己又折腾回去,结果中午又过来了,简宁下班耽误了一会儿,才进门没多久。

    给王冉洗头发还是稍微有些难度的,因为她不能配合你弯着腰,简宁手里拿着洗发水,王冉身上披着雨布,简宁在卫生间里给揉头发呢,满头的泡沫,自己双手上就都是,王冉还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弄着那些泡沫往简宁的脸上去抹。

    “我来吧。”王妈妈挽着袖子就要上手,其实王妈妈也许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个家就真的不缺她。

    简宁笑:“妈,不用了,我都沾手了,就我来吧,一会儿她下去晒太阳你陪着她就行。”

    护工就跟王冉大小声。

    “差不多了啊,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简宁你得吭声啊……”

    简宁就笑呵呵的,自己就当没听见,自己捧着她的头,尽可能的稍微往左边一点,泊自动腰身不动,单手捂着耳朵,怕水进去,另一只手拿着淋浴头就给她冲着头发,泡沫顺着洗手盆就流了下去。

    “烫不烫?”

    “不烫。”

    冲干净之后拿着毛巾把头发给她擦干然后抱到卧室里,她衣服领子还是有点潮,剩下王妈妈就能接手了,简宁蹲在浴室收拾呢,洗头发就一定会掉下来很多头发丝啊,自己从洗脸盆里拣出来然后扔掉,自己把洗脸盆擦干净,地上的水都吸吸,浴室的换气扇打开,透透气,省得潮湿,自己抱着王冉下楼,太阳可比电吹风要好的多,一点辐射还没有,多好。

    把她的头发抓抓。

    “成帅小伙了。”

    王冉吐着舌头看着他,简宁回到楼上换衣服,要出去买菜了,王妈妈看着简宁怎么对王冉的,自己就觉得万幸啊,这是幸好自己当时没给逼黄了,不然自己得多后悔,万幸中的万幸。

    “怎么老捉弄他呢。”王妈妈瞪了王冉一眼,这孩子,这性格没说沉默了反倒是活泼了。

    王妈妈觉得躺在病床上这么久,性格能变成王冉这样的少有,说到底还是简宁给力,这孩子真是不错,自己感激他一辈子。

    “我去买菜,妈你晚上留下来一起吃吧,想吃什么?”

    简宁看着王冉,他们家伙食应该说算得上很好,没办法,家里有病人,不过这夫妻俩有点意思,人家说结婚后的男女总要有一个会发胖的,但是王冉和简宁现在就都是越来越瘦,王冉是不太吸收,外加复健她很痛苦,吃多少身上都不长肉,简宁就是那身材,怎么吃就那样,家里唯一胖起来的就只有护工了,来他们家的时候还挺苗条的,现在那肚子胖的,护工自己开玩笑的时候还说呢,她现在就跟怀孕三个月似的。

    “我去吧。”

    王妈妈就要去,简宁说自己去就行。

    “那就一起去吧,我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是吧?”王冉歪着头看着自己妈笑:“多给我买点好吃的,别不舍得。”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王冉:“我什么时候对你舍不得了……”

    “跟你开玩笑嘛……”

    这孩子现在真是越来越欢脱,王妈妈也没办法,市场并不是太远,简宁没开车,王妈妈走路比简宁快多了,简宁得加快步伐。

    “你说说这孩子,说的是什么不着调的话,我对她还能不舍得。”王妈妈就笑,小没良心的,到底是嫁人了是吧?

    王妈妈其实就特别想感受那样的,不是有的人家养女儿,回娘家就跟扫荡的似的嘛,她就羡慕那样的,王妈妈有个姐妹就是,家里儿子女儿回家,不吭声的大米就给抗走了,总是找不到人,一合计就知道肯定不会是别人,朋友老是跟王妈妈抱怨,王妈妈心里想着,我求还求不来呢,你说我家就这么一个女婿,那就跟神仙似的,你就没看见简宁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过,真的,王妈妈要是不认识他都以为这人是当和尚的材料,应该去当和尚的。

    不是说不好,但是那样不是看着就跟自己关系发僵嘛。

    “她最近心情不错,这是还没去医院呢,去了医院又开始挑我。”

    简宁简单的说着,他说的也是实话,每次去医院,王冉回家至少得有一天跟他过不去的。

    王妈妈买菜很细心,先在市场转一圈,确定大致的价格了,然后在买,就是一个价格自己也得挑其中最好的买,一样的价格凭什么不买好的,买了几样菜,都简宁拎着的。

    “我来拎一个吧。”

    “妈,真不用,我能拎动。”

    徐秋华跟简宁放在一起比的话,那就肯定是徐秋华跟王妈妈显得亲,想吃什么就吭声了,拿不动就让王妈妈拎,但是简宁就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妈,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进去给她买几盒酸奶。”

    王妈妈人站在超市的门口,简宁进去没五分钟就又出来了,两个人沿着原路回家,王妈妈觉得简宁住的地方就挺好的,真的,比原来他家里给买的那房子好多了,住什么复式啊,就这楼就挺好的,她心满意足的很。

    回到家,今天肯定又是王妈妈的表现日了,简宁给徐秋华打的电话。

    “嫂子,晚上过来家里吃饭吧。”

    王妈妈也不知道简宁给打电话了,王冉看看自己老公,发现自己老公脑子也转的蛮快的,这样嫂子还不能挑理不是挺好的,菜买的也挺多的。

    晚上是在王冉家吃的,徐秋华乐得自己什么活都不干。

    “你家这边卖的排骨比我们家那边的好吃。”

    王妈妈筷子顿了一下,反正不让你花钱就是好吃就对了,这徐秋华上桌子吃东西,她是不管什么老的幼的,先让王超跟王焱吃,然后自己就上,别人有别人丈夫或者妈会关心对不对。

    徐秋华喜欢吃鱼,你就看那条鱼被她给吃的,前面后面,好的地方上的肉就都没了,剩一下带刺的地方,王妈妈看的眼睛有点疼,就即便是在你小姑子家吃饭,你也不能这样啊?多丢人啊。

    “秋华啊,没你这么吃东西的……”

    徐秋华也不脸红,要是让她吃,她自己就都能给吃了,简宁给王冉买了两盒三文鱼片,因为有时候她胃口不是太好,配着那个料吃,还能稍微吃进去一点,你看王冉没吃几口,都进徐秋华的肚子里了,徐秋华知道这个东西贵。

    人王爸爸就是老好人,从来不会说儿媳妇的,自己闷头不响的吃饭。

    在车上,王妈妈就回头说徐秋华。

    “你说你去别人家做客,就这样做客的?那三文鱼是简宁给王冉买的,你要是吃,平时在家里买着就吃被……”

    你说人简宁背后会怎么说啊?这是什么嫂子啊?

    徐秋华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婆婆,吃进去才算。

    “妈,都是一家人,简宁也不是那样的人……”

    简宁是不说,可是家里还有一个护工呢?护工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这嫂子完全就是一个吃茬,她不敢说自己有多靠谱,家里买这些她是从来不吃的,看着也好奇,但是不敢吃,在一个也知道王冉有时候吃不进去饭,你说这嫂子上桌子,就跟菜耙子似的,她是难民啊?

    王妈妈说一句,徐秋华就有一百句等着呢。

    第二天王妈妈给徐秋华钱,叫她买菜,看着她好像挺喜欢吃那三文鱼的,就多了一点钱。

    “你不是喜欢吃嘛,天天吃我们家肯定不行,偶尔吃还那没问题,你买一盒吧。”

    徐秋华去超市一看,那价格贵不说,看着还没有简宁那天买的好,正好简宁给她打电话,问徐秋华一点事情,末尾的时候徐秋华脸皮厚啊,自己就说了。

    “妈让我来超市买三文鱼,我看可没有你昨天买的好,都不太新鲜,还贵……”

    听了这话,简宁能当没听见吗?自己下班的时候买了几盒用袋子提着,开车过去给送到门口。

    “简宁进来坐一会儿吧。”

    “不了嫂子,王冉在家里等着呢,已经过饭点了。”

    简宁是着急回去,王妈妈晚上就看着,按照徐秋华的个性,她自己不可能掏太多的钱买这个的啊。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徐秋华也没说,反正简宁有钱嘛,就是没钱,自己老太太也会搭的。

    又到了要复健的日子,王冉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些发苦,心脏自己都能感觉出来的有些不对,有些发闷有些抗拒害怕面对,这好像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有时候甚至就想,干脆就不去了,也许还会好起来呢,那她不是从床上已经坐起来了?

    说不出的惆怅难受,憋闷。

    自己早早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瞪着眼睛,简宁今天下夜班,王冉知道准时准点的他就会出现在家门口,很快就要回来了。

    “王冉啊,起了没?我们得吃饭了……”

    护工这个时候一定会做一顿丰富的早餐,因为要给王冉加油,王冉很想像王焱一样,不想去学校的时候就装病,可是自己是大人啊。

    心,很慌。

    简宁停好车,自己拎着车钥匙就上楼了,没等开门呢,护工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护工都记住简宁脚步的声音了。

    “下班了,赶紧洗手吃早饭。”护工看了一眼王冉的房间:“今天起来表情就不太好,要不然今天就别去了算了……”

    护工能看出来,复健的日子王冉心情就一定不好,非常非常不好,就像是阴雨绵绵的下雨天一样,整个家里外都能感觉到压抑,她也是心痛王冉,觉得一天不去,改成明天或者后天,也许就好了呢。

    简宁唇角轻轻抿着。

    “不,就今天。”

    他进了卧室,王冉也没有对他发脾气,一般都是回来之后才会发脾气,三个人坐在桌子前吃东西,王冉看着碗里的排骨自己都来气,觉得排骨没有切好,块儿大了,她知道这就是迁怒呢,因为不高兴,所以看一切就都不顺眼,这是人心,不是她能控制得住的。

    简宁等王冉休息了一会儿,自己抱着她下楼,护工把轮椅放到车上。

    这边王爸爸开着车把王奶奶给送来了,王奶奶知道这小丫头一到这个日子就很不配合,简宁那个性根本就压不住她。

    就王奶奶看也是,这口气必须一口而下,中间绝对就不能断的,断了下次你还能找到借口,说这次自己也可以省略了。

    从车上下来,带上车门。

    “你回去吧,不用跟去那些人,也不是拉拉队,回去干活去吧,我跟着去就行。”

    王奶奶跟儿子交代着,自己拎着一个小包,打开车门,王冉绷着一张脸。

    “冉啊,昨天没睡好?”

    王奶奶就是明知故问,王冉勉强笑笑:“没啊。”

    “没?那我看着这脸色这么不好呢,还没有话,奶奶来了,你都没吭声,谁欺负你了?”

    王冉眼圈有点红,自己也痛恨自己现在这幅样子,有什么好哭的,最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

    “走吧。”

    到了医院,简宁把她从车上抱下来,自己搂着她在怀里,轻声的在她耳边安慰她。

    “别怕,有我呢。”

    王冉被放在轮椅上,今天简宁很轻松,他没有陪着王冉,王奶奶说了叫他离开,自己在就行,简宁很听话,自己一直在楼下坐着,知道她难受,知道她非常痛苦,可是自己真的什么都不能帮她,如果纵容她,只会叫事情越来越糟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狠下心,当一切都看不见。

    骨头缝里就像是长出来一根针,在王冉的心头肉上密密麻麻的扎了下来,剧痛,酸痛各种痛混合到一起,满脸上就都是汗,自己给自己加油,加油,会好起来的,会坚持下去的,王冉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可以害怕,但是不能退缩,一旦退了,自己这辈子可能就完了,必须要咬着牙的撑下去。

    撑不住的时候就觉得怎么会那么痛呢?自己咬着下嘴唇,浑身都在发抖,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嗓子发酸,嘴唇有腥气,汗水顺着头发往下滴落,王奶奶什么都不说,只是在王冉休息的时候,抱着王冉的头,把孙女按在自己的怀里。

    “我大孙女一直都棒,最棒了,冉啊,奶奶每一天都盼着你能好起来……”

    “奶奶……”几乎哽咽的叫了一声,那里面有委屈有无奈,有心酸更有恨,自己也不知道是恨谁,心里难受。

    人生永远就是这样的,你面临选择,你不做,没有人会可怜你的,你只能继续咬着牙走下去。

    王冉不能对自己奶奶吼,不能对护士吼,不能对医生吼,所有的人看见她都会安慰她,说她做的已经很棒了,可是明明她现在站起来就费劲儿,更加不要说挪步了,就只是站起来的这个过程,反反复复的。

    王冉就想,复健真是一个可怕的过程,如果有可能,自己这辈子都不想接触它了。

    从里面出来,双腿已经都麻木了,说不好里面混合的都是什么感觉了,这个时候痛感会加强,哪怕就是头发轻轻一扯,这个疼痛王冉都是经受不起的。

    “小简啊,回家了。”

    护士长是亲眼看着的,简医生是害怕吧?都没敢进去,自己在外面坐了那么久一动不动的,其实护士跟医生就都把简宁给神化了,说简宁在王冉生病之后怎么怎么了,做的那些事情叫所有女的都羡慕嫉妒恨,可是你羡慕的过程,你知道他要做多少的心里建设?

    就好比王冉在里面复健,这是王奶奶今天来了,不然他得承受着双倍的剧痛,他看着王冉受罪自己心里是一层,自己又是一层最后她还要跟简宁发脾气,虽然就是一瞬间,心口上划了不少口子了。

    “在下面坐一会儿吧,等汗下去的,车上也热。”

    王奶奶跟孙女有说有笑的,其实每个人的脸上都在挂着面具,难道王奶奶就那么高兴嘛?老人的手不抖,可是心却在抖,你说老了老了,先是一个儿子走自己前面去了,然后就是这个千疼万疼的孙女遇上这样的事儿。

    简宁递给王冉一块糖,王冉接了,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

    “谢谢。”

    等上了车,王冉态度就变了,她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情绪已经恢复了下来。

    “怎么没看见你呢?觉得我太笨了是不是?其实医生跟护士就都有夸我,说我做的不错,下次你也别来了,其实没必要的,我自己能做,没人在我身边,我也不会闹脾气……”

    王冉知道自己这样不好,也知道简宁的身上会有压力,自己不愿意将这个压力转移到他的身上去,已经有那么多的病人叫他难心了,自己何必呢。

    王奶奶松口气,想得开就好啊。

    感情这东西就是体谅,相互的体谅,相互的理解,相互的包容,说起来这几条多简单,用嘴巴说那是很简单,可是做起来却很难。

    在路上买了两盒糖,家里到处就都是糖,可王冉怎么吃就是胖不起来,也许是因为还是有压力吧。

    王冉再去复健就没有那么抵抗了,王奶奶要跟着,她不让。

    “奶奶,你别来了,她都说不用了……”

    简宁好脾气的说着,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让来那就别来。

    王奶奶叹口气,这丫头脾气就是那么犟。

    不去就不去吧,心里还有点没底儿,王奶奶有些看不惯简宁的脾气了,王奶奶觉得男人吧,脾气就应该豪爽一点,怎么地也应该压住女的,说一不二的,那家里总要有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说自己这丈夫外加儿子,脾气就都跟面团似的,好不容易有了孙女婿吧,也跟面团一样,真是的。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

    王冉到的时间有点早,简宁拿着牛奶,叫她喝,简宁去停车了,王冉自己就坐在轮椅上,就发觉好像有人在盯盯看着自己,抬起头看过去,是个女病人,自己笑笑。

    “给你喝啊?”

    那女病人就默默的看着她手里的牛奶,也不吭声,也不看她,王冉自己推着轮椅动一下,她就往后退,很奇怪的一个人。

    “我这袋子里还有,要不要喝牛奶?”

    王冉以为人家是嫌弃她的已经打开了,那她还有没开封的,袋子就在自己的腿上,结果一动,那女病人又往后一大步。

    “小蘑菇?”简宁温和的喊了一声。

    小蘑菇看了简宁一眼,简宁接过王冉的袋子,从里面拿出来几瓶香蕉牛奶递过去。

    “这个很好喝的,你看她天天喝的。”

    小蘑菇是想接,但是不想他们靠近自己,又想躲,自己好像就有些纠结,纠结的脑神经都要崩裂了,很痛苦。

    简宁把东西放在地上推着王冉就进去了。

    “这样行嘛?她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啊……”

    简宁笑笑。

    “嗯,她病房里有很多好吃的,但是就喜欢别人手里的……”

    小蘑菇看别人吃什么会好奇,因为她现在生病,所以都会买给她吃,毕竟能不能好都两说呢,总要把想吃的都吃了吧,结果她还不吃了,总是瞎跑出去。

    简宁跟王冉约定好,等着结束过来接她,王冉就不要人陪,她自己说了就算。

    今天的复健并不是很顺利,摔了,整个人觉得就不行了,情绪受不住控制,趴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手就照着地面砸过去了,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这么一点的事情都做不好“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护士过来扶她,看她哭的太伤心了。

    “已经很好了,这个程度,毕竟都那么久没有走路了……”

    王冉脸上还挂着眼泪呢,自己用手擦擦:“不好意思啊,我没事儿,再来吧。”

    简宁说是不跟过来,人就站在外面,就站在那里,眼睛移开,他没有办法看进去,如果不是因为这附近有人,眼泪也早就掉下来了,看着她哭,心里特别难受。

    简宁觉得自己的牙有点疼,用手捂着。

    陶林玉跟同事吃饭呢,就听见同事说。

    “咱们简医生啊,可真不容易,我看着那就都要哭出来了……”

    自己女朋友就在里面,摔成那样了,哭的跟孩子似的,不光是疼啊,是肉体跟心灵上两层撞击。

    陶林玉叹口气,没办法,只能这样了,恢复到今天这程度,这都是超乎多少人的意料之外了,很坚强了,只能坚强下去,不能放开手,生活给了你一次奇迹,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如果抓不住那就彻底完了,没有第二次的,或者第二次什么时候来,你永远就都不知道。

    简宁带着王冉来食堂吃饭,呦,这认识王冉的人就多了去的,给打饭的师傅还特意多给了一勺呢。

    “咱们简医生的女朋友可真漂亮。”

    漂亮肯定就是人家夸你的。

    王冉笑呵呵的:“听见没,阿姨说我漂亮呢,小心着点,我要是被人追走了,你到时候就要哭了。”

    王冉在循环简宁的过去,自己做复健的时候在难受在惨只要出了那道门,她就必须笑,对着所有人笑,即便这个时候她不想说一句的话,她只想静静的一个人待着,因为会觉得烦,她想与世隔绝,但是她现在依旧笑眯眯的,跟简宁开玩笑。

    王冉在泡脚,简宁在看报纸,这人是不看娱乐报纸的,看的都是那些很乏味的东西。

    自己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蹲在地上给她双脚做按摩。

    “王冉今天表现不错啊,吃瓜,你妈早上送过来的,说是你家结的……”

    王冉还觉得稀奇呢,自己家种的瓜怎么长这么大啊,护工给了王冉一半,王冉咬了一口,特别的甜,往简宁嘴边说,简宁躲。

    “吃一口嘛,我家种的……”

    一般人还吃不上呢,她家种这些不是为了卖,结也没有几个,就自己家吃了,有时候一年到头也种不出来两三个,遇上连雨天那就别合计了,今天这是出息了。

    王妈妈跟王爸爸对这些没有多大的兴趣。

    简宁意思意思的吃了一口,抓过来毛巾给她擦脚,自己起身去倒水。

    “我来就行……”护工说了一句。

    护工在简宁家有自己的房间,简宁跟王妈妈有时候也会给她买衣服,虽然衣服不贵,吃的东西就跟王冉简宁吃一样的,她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是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不是没想过在找一个男人,可是哪里就那么容易啊。

    现在想想,索性以后再说吧,自己挣钱自己花,多好。

    王冉在看电视剧,其实不喜欢看,可是不看的话又睡不着,简宁坐在一边,护工看的倒是津津有味的。

    *

    简心这已经备孕了,很迅速的就怀孕了,觉得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她是不想生,可是她爸妈逼着她生,说是早晚都要生的,不如就这个时候吧。

    简心本来就是不高兴,肚皮一点一点的撑开,而且她的皮肤非常不合作,已经长妊娠纹了,有的孕妇是根本就不长的,之前她就害怕张这个东西,自己买了很多娇诗韵的做防备,结果没想到,自己看着肚皮就来气,结果这个时候宗伟宸他爸死了。

    本来就是有病,病的有些严重了,人就没了。

    宗伟宸爸爸没了,简心当儿媳妇的应该去看看吧,可是简心拒绝了。

    “你跟我开玩笑嘛?我现在怀孕,你叫我去看死人?”

    简心诧异的看着宗伟宸的脸,他是怎么提出来的?开玩笑嘛?也不撞了孩子,开玩笑也没这么开的。

    简心母亲一听,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说话呢?你不去,你可以换一种方式说。

    “伟宸啊,你看心心身体就不是那么好……”

    这事儿他们家挺忌讳的,孕妇去了也没用,宗伟宸是觉得怎么说简心是自己老婆吧,别说怀孕了,就是生孩子也得去啊,这是礼节啊。

    结果在简心家人的面前,就是自己各种不对,他很纠结,父亲没了,还叫母亲回去嘛?

    就一个人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孤零零的,要是生病了就都没人管,宗伟宸的意思是想把母亲给接到身边来,他跟简心搬出去跟母亲一起住。

    简心母亲听见了,听得很清楚,觉得这孩子脑子有些不清楚。

    “伟宸啊,你可以给你妈找个保姆,心心现在这样,别人根本就照顾不好她的……”

    简心的妈妈就是打算把女儿放在身边一辈子,这样自己才能勉强放心,跟婆婆一起住?她婆婆会什么啊?懂什么啊?到时候在吓到孩子。

    宗伟宸没招,自己就走了,他当儿子的不能不去啊。

    简心母亲就跟简心父亲晚上说着。

    “谁都有父母是吧,我也能理解,可是跟孩子们一起住,我可不赞成,其实现在能去的地方很多,请个保姆,买个房子不就都解决了,不然去养老院啊,养老院多好,你什么都不用管,一个月只要给一两千块钱,你不要太享受噢……”

    简心妈妈觉得这简直就是完美到爆,自己都帮他想出来了,他怎么就想不到呢。

    宗伟宸妈妈自己是不想回去了,老头子都没了,自己还回去干什么?

    可是儿子跟他岳母岳父一起住,自己也不能去儿子身边。

    “你说你们搬出来住,妈是不是还能照顾着你们一点?”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着儿子的脸孔,那儿子是她生的,她想跟儿子一起住,有错嘛?

    生儿子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防老嘛。

    宗伟宸心里就特别难过,觉得自己挺不孝顺的。

    回家跟简心在商量。

    “那就你跟你妈住,我跟我妈住……”简心翻着白眼,她是肯定不会跟婆婆一起住的。

    “心心,我妈人很好的,你也看见了她有多喜欢你……”

    简心冷笑,再好那也不是自己亲妈,再说她亲妈照顾的多好,自己愿意给他生孩子就不错了。

    宗伟宸给他妈买了一套房子,请了一个保姆,自己就一定是不能过去陪伴自己妈妈了。

    “早知道这样,何必攀人家呢,我自己的儿子,我都不能住在一起,哎,你走吧……”

    老太太长声短气的叹着气,她就是故意的,自己生个儿子给人家生的,心里对简心的意见大了去了,老头子死了,当儿媳妇的一面都没有露,更加不要说最后在医院了,怀孕了就不能走路了嘛?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嘛,她妈就把她给教养成这样了,一点礼貌就都没有。

    儿子现在跟人学的也不可怜自己。

    宗伟宸夹在中间,一边是妈,一边是媳妇,两边对给他气受,老婆给的气是直接的,老妈就总是唉声叹气,动不动就掉眼泪,他觉得自己当初结婚干什么啊?不如当和尚去算了。

    简心检查说是怀的是女儿,自己有点不高兴,可是简心妈妈挺高兴的。

    “有女儿好啊,小丫头才好呢,穿漂亮的衣服……”

    这情绪简直到位了,简心被自己妈给逗的,宗伟宸是累的,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简心就发现他情绪有些不对。

    “你嫌弃是个女儿是吧?那行,别要了,打了……”

    这就是祖宗,说完拿着包就要往楼下冲,简心脾气很冲,本来她也不是能忍的人。

    “你这是干什么啊?我说什么了?我很累……”宗伟宸每天都觉得自己活在疲倦当中,要当爸爸了,兴奋嘛?那肯定是有点,但是知道孩子的性别,他并不是太激动,儿子女儿不都是自己的,简心偏偏要自己装出来多高兴的样子,他现在装不出来。

    简心到了楼下,就开始摔自己手里的包,她妈不能看着不管啊,就哄女儿。

    “这是怎么了,你跟妈说。”

    “我说了孩子是女的,结果一点反应就没有,觉得我不能给他生儿子是不是……”

    简心她妈也不能叫女儿这么闹,毕竟怀着身孕呢,安抚住了一个,自己端着汤就上楼了。

    “伟宸啊,休息没呢?”

    宗伟宸从床上爬起来,简心妈妈多会做人啊,进了卧室里,把汤放在一边。

    “最近挺累的是吧?心心这孩子就是会胡闹,我说她了,你别跟她一样的……”

    宗伟宸抹了一把脸:“妈,我真的是休息不好,她半天起来说要吃什么,我就得出去给她买,白天我要上班,我妈又不消停,妈……”

    宗伟宸现在就特别想去流浪,这样自己谁的脸色就都不用看了。

    “妈知道……”

    简心妈妈这个危机公关做的就非常合格,成功的安抚住了女婿,自己回头也是说简心了,男人是你自己挑的,怎么还那样对他啊?

    “他一天工作到晚,你也不能把人家就当成是奴隶了……”

    *

    吴国太这边一直就没有遇上太好的,有个小丫头长得不错,就是个子稍微矮点,照比吴国太来说,看起来有些不协调,家里父亲退休了,母亲没工作,这条件就不能算是太好,但是照比吴国太家里来说,那还是稍微不错的。

    吴国太他妈觉得那就是这个吧。

    结婚就在家里,两个小的住房间里,两个老的住客厅,人家女方家长自然也是不愿意的,嫁一次女儿,不说要几百平的房子,那也不能跟老爷子老太太这么住啊,你说现代哪里还有这样的?

    这要是半夜起来,还得把衣服穿上呢,不然不都被看光了?

    女方家里就是要求给买个房子,自己家拿点钱也行,吴国太他妈一听,这是动口说给钱了,那要是给的多,也行,那就买被。

    结果女方好半天,喘了一口大粗气,拍出来五万块钱。

    “真好意思,那五万块钱当五千万花了是不是?就出五万块钱还好意思买房子?哎呀我的妈啊,我就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就我们家附近这位置,别说新房就二手房多少钱一平?”

    吴国太他妈觉得女方家里都是有病,神经病,还合计给出多少钱呢,五万块钱,你打发要饭的?

    双方家长一见面,就掐起来了,两家男人都沉默,都老实啊,女的都厉害,都是家里做主的,女方家条件其实也不是太好,孩子挣的也不是太多,就是觉得吴国太这人挺好的。

    “谁也别说了,我们一家拿出来十万。”吴国太他妈最后就定了。

    人女方家不干,哪里有那么多钱啊?再说总得留点后手吧?

    不出也行,吴国太他妈说那贷款买房就光写吴国太的名字,现在婚姻法不是改了嘛,人女方妈直接领女儿就没走了,头也没回,我家拿出来五万将来真要是离婚了,毛都没有一个,好事儿怎么就都在你那边呢?

    “那就别结。”

    回到家,吴国太他爸就劝。

    “你闭嘴吧,说什么说啊,跟这样的人家当亲家,我怕自己少活几十年。”

    乔芸这边夏侯令给介绍了一个,家里条件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男的有点矮,跟乔芸站在一起差不多,名字挺有意思的,叫丁冬。

    丁冬是夏侯令单位的司机,平时也有接触,觉得这小子不错,就给了,结果丁冬看了,自己也愿意,乔芸这边是不太愿意的,外婆也是想要拒绝,那个子太矮了,乔芸穿个高跟鞋,哪里还有他的事儿了?

    “妈,你可行了,你挑什么,你拿什么挑啊?乔芸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还是工作特别好?要不然就是长相好?父母工作好?要什么没什么,要是你再挑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夏侯令这就下狠话了,他看着丁冬这小子真不错,观察一段时间时间,脾气可好了,结婚就是要找个能对你好的,将来不受气不是比什么都强。

    外婆是典型的心比天高,她就想着叫乔芸能找一个个子高的,模样好的,然后工作家庭方面都不错的,可惜就是碰不上啊,那儿子都这样说了,那就先处一段时间看看吧。

    丁冬这人完全没说的,个子不高也不是他的错,那父母本身就不高,家里特别殷实,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不说多有钱,但是条件肯定是不错,可是乔芸就嫌弃丁冬这个个子,心里就抱着一种,骑驴找马的姿态。

    觉得不行,自己不说,先处着,等遇上好的,自己在甩他。

    丁冬每天接送乔芸,上班送,下班接,他不是有车嘛虽然是公家的。

    “这家的面包挺好吃的,我给你买了几个……”

    乔芸一看见那个名字,心里又开始上火了,丁冬跟吴国太摆在一起,肯定就是吴国太胜利,可吴国太家里条件不行啊,要是把丁冬的家里条件给吴国太多好。

    丁冬就觉得乔芸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他自己能感觉出来,说实话他是不挑,但是乔芸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啊?

    你条件你有资格这样做嘛?

    丁冬回到家,他妈就问他。

    “送乔芸回家了?”

    丁冬当着自己妈就说了,说乔芸态度有些不冷不热的。

    “她是不是不愿意啊?”

    丁冬他妈听儿子这样说,心里就不愿意了,毕竟自己家这个条件,就是想找个长得好看的女儿也是能找到的,乔芸有什么啊?这是因为儿子的同事介绍的,觉得挺靠谱的,这丫头挺狂啊。

    丁冬家几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儿子娶了老婆,你说大家能不能疼?

    乔芸但凡长点心,自己对丁冬上点心,对他家好点,她是吃不了亏的。

    乔芸的态度那就是拖着,也不去人丁冬的家里,双方家长根本就没见过面。

    早上丁冬把乔芸送到地方,自己看着她那张不冷不热的脸,觉得挺没劲儿的,哪里就有这样谈恋爱的?自己看着更加像是一个司机。

    开车回单位,丁冬跟乔芸处对象的事儿别人又不知道,单位有不少就看着丁冬脾气挺好的,心里挂着呢。

    “丁冬啊,程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

    丁冬摇摇头,说自己现在处了一个。

    “看看吧,你也比较比较,看着你可不像是处对象了。”

    好人还是值得争取一下的。

    丁冬还是拒绝了,自己跟乔芸毕竟还处着呢,就是看也得等自己跟乔芸黄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