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儿……”简宁的电话是打给王妈妈的,王冉在医院这么久,也不少麻烦别人,特别现在复健阶段,可以说同事们都尽了不少的心,自己也提出来过就想请他们吃顿饭,但是都推,说等以后王冉好的。

    人家可以推,你不能不表示。

    跟王冉商量了一下,去饭店显得有些太过于正统了,可是来家里吃,地方太小,只能去王妈妈家,地方大,王冉是担心会不会有人觉得农村觉得脏什么的,毕竟这时候苍蝇你是控制不住的,你不能叫它不飞啊。

    “他们没那么讲究,有吃的就很好了。”

    “你说。”王妈妈听着呢。

    王妈妈这是脑子没转过来,听了简宁说的,觉得完全就应该啊,自己没想起来,你说说她这个脑子。

    “我早就有这种想法……”

    王冉动手术之前手术之后,自己也试着想给医生包红包了,奈何人家就是不收,这是冲简宁的面子,但自己还是得表示表示,你看女儿现在恢复的这么好。

    “想买什么你告诉妈,我去买。”

    简宁办事情一贯就是自己办周到算,他是绝对不可能叫王妈妈出力的。

    自己跟王冉想了好几天,都需要买什么,王冉列出来的单子,上面条条清楚,什么要买买多少,王冉用笔一块一块写的很是详细。

    “你看看吧。”

    简宁看了一眼,说挺好的,这就挺好了挺周到的。

    只是家庭型聚会,这就没关系了,有些东西是提前买的,简宁开车上街,带着王冉跟护工,其实可以不带她们的,毕竟带着她们还要花更多的时间。

    “你等我一下。”

    街角卖冰淇淋的那家人很火爆,冰淇淋据说做的最好吃,简宁不懂这些,事实上他不太喜欢奶油的味道,觉得甜甜腻腻的卡着嗓子多难受,偏偏女生就都喜欢。

    “两份十块的。”

    十元的蛋筒就稍微能圆润一些,服务员看着简宁:“要什么味道的?哈密瓜草莓巧克力香芋……”

    “哈密瓜跟香芋……”

    下面用面巾纸垫着,一人一个,不偏不坦。

    护工就笑:“王冉吃就行了,你看我这个年纪在街上吃这个,叫人笑话。”

    “我年纪也不小了,我都过三了……奔四了……”

    王冉笑呵呵的说着,可不是嘛奔四了,吃甜的可以叫自己的内心获得满足,只要闭上眼睛就会觉得自己很幸福,脸上洋溢着活力,自己拿着蛋筒就非得往他的嘴边送,简宁就躲。

    “你看街上都是人,我要是吃了,那我的人就丢大发了,一个男的还吃冰淇淋……”

    在简宁的世界里,这些就都是女的吃的,男人是不应该吃的,外面的太阳有些毒,晒得睁不开眼睛。

    “就一口。”

    这叫甜苦与共,甜的有你一份,苦的依然有你一份。

    简宁弄不过她,一贯就是这样的,所以王奶奶才说他的脾气应该改,必要的时候必须得压住她,你看根本就压不住嘛,自己弯下头,王冉就送他嘴巴里送,简宁没准备,自己吃了好大的一口,太冰了,对面这人还一脸的笑意,一脸得逞的笑意。

    “拿你没办法,叫我吃个冰淇淋就那么高兴?那么有成就感?”

    简宁干脆又咬了一口,咬完自己就后悔了,他就不应该冲动的,太腻了,真心不喜欢这味道。

    王冉歪着头,自己拉着他的手,简宁拿着面巾纸擦嘴呢,恨不得把嘴里那味道都吞下去,吃不喜欢吃的东西,其实感觉并不是太好,能接受,但是心里在抵抗。

    “我们*的很深嘛,所以你即便在不喜欢吃,你还是会吃。”

    简宁看着她,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傻丫头,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就是吃个冰淇淋嘛,跟*有关嘛。

    王冉觉得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因为*的深,即便出了很大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突然间从天上掉了下来砸在他们的面前,可他们没有分手,现在结婚了,依旧牵着对方的手,自己低下头看着跟他握住的那只手,只会觉得幸福。

    因为相*,所以他们守住了,在外人觉得不可能的情况下守住了这份*情,坚持了下来。

    王冉生病住院的时候自己根本就顾及不到脸好看不好看的问题,那时候就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稍微动动,腿就会撇到一边去,每天靠数绵羊过,这个时候谁会去考虑,我是不是变胖了,我的脸是不是会变得浮肿,我的脸是不是有长斑,这些都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甚至第一次脸上用护肤水都是简宁买来的,她没有办法。

    这个男人的心真的很细,从来不给她增添一丝的负担,只是会微笑的看着她,陪着她,一直到她能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自己又他妈的变漂亮了。

    虽然是调侃,可是她能保持这样的个性,最最感激的一个人就是简宁。

    他已经超越了一个*人的线。

    护工就说自己年纪大了,太冰了,受不了这个刺激,太阳本来挺大的,结果吃完自己就冷。

    “那我还是年轻,我吃完只会感觉透心凉。”王冉笑笑的眯着眼睛说着。

    “是啊,你最年轻。”

    简宁车子上的坐垫这些就都是王妈妈给买的,怕简宁每天没时间,王妈妈看见就给买了,王妈妈对这个女婿也算是挺好的,你看亲儿子她可没给买呢。

    王冉用的那套化妆品已经没有了,她拉拉简宁的手。

    “我要去买点化妆品,家里的用光了。”

    简宁推着她去,自己离化妆品柜台站的比较远,因为他不用这些的,简宁相信自然美,跟外人不会那样说,就跟王冉一起的时候自己也夸自己是美男,说脸上什么都没用呢,皮肤还这么好,自己都可以去拍化妆品广告了。

    柜台的小姐推荐王冉用新出的一套,可是她这人不太喜欢总换东西,坚定就要自己用的那一套。

    “小姐现在应该加强一下眼睛的保养,马上要三十了吧……”

    王冉笑笑的拽拽简宁的衣服:“你看,夸我了吧。”

    就跟小孩儿似的,简宁宠溺的笑笑,那是骗你的。

    买了很多的东西,简宁跟护工把东西放上车,自己抱着她坐上去,王冉现在都习惯了,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说明我保养的还算是好,她还以为我没到三十岁呢。”

    王冉洋洋得意。

    简宁实在听不下去了:“人家那是恭维的话,恭维知道嘛?那我跟你站在一起,我是不是就像是十八?”

    护工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实在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简宁是看着挺年轻的,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十八啊,她受不了这两孩子,你说都多大了?两个人加在一起半百都过了,还在讨论这个话题。

    “你继续。”护工看了简宁一眼。

    简宁叹口气:“难道我老了嘛?”

    “老公,你实在不合适走这种路线,你就是成熟稳重的,你要是在妈面前这样欢脱,我妈会以为你吃了耗子药了……”

    王冉拍拍简宁的脖子,跟拍自己儿子似的。

    开车回王妈妈家,王妈妈老早就等着呢,车子一停就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我等半天了,都买什么了,买这么多,我说我去买,简宁还不用。”

    简宁把人抱下来,王妈妈推着王冉进屋,一边走一边嘟囔着几句。

    “嫂子,我回来了……”

    徐秋华招呼了一声,自己把切好的西瓜端出来:“才买的,今年这西瓜就跟打药了似的,个个都这么甜,妈大清早就跑出去买了……”

    王冉拿着扇子自己扇来扇去的,她家的空调基本就是摆设,根本就不用,因为腿的关系,回到家自然也不能开,徐秋华坐在对面。

    “简宁呢,还没进来?”

    简宁下去买啤酒去了,吃烧烤嘛就一定要准备啤酒的,饮料也得准备啊,还有女同事呢,下面就有批发部,王妈妈从外面再次进来,听见徐秋华的话了。

    “去买啤酒去了,吃西瓜冉。”

    王妈妈自己吃了一块,好像就为了表明这西瓜有多甜一样,王冉就忍不住笑,徐秋华也跟着笑。

    “你说你们俩,吃西瓜就吃西瓜被,看着我笑什么?笑的人发毛……”王妈妈觉得这两人就是很怪啊,吃你自己的瓜不就完了,她怎么了?

    徐秋华呛了一下,一边咳着一边说。

    “妈,你太逗了,这眼泪就都要下来了,这西瓜找你当代言人肯定就大卖……”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徐秋华:“我是小丑啊我,还好笑,本来就挺甜的啊……”

    徐秋华真的擦擦眼泪,觉得自己婆婆有时候太能搞笑了。

    王妈妈叫护工过来吃西瓜,护工说自己不太喜欢吃西瓜,人在厨房忙活呢,王妈妈吃完一片自己也进去帮忙了。

    “复健的怎么样啊?”徐秋华拍拍王冉的腿。

    “就那样吧,挺好的。”

    “简宁,过来吃片西瓜。”王冉看着简宁捧着啤酒箱进门,喊了一声,特别自然的叫着他。

    “哎呦,真是受不了,肉麻,太肉麻了。”

    徐秋华搓着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觉得真是的,故意在自己面前表演呢是吧?

    拍拍王冉的肩膀起身就进厨房了。

    “我不吃,你多吃两块,替我吃了就行了。”

    王冉有时候挺固执的,她认为简宁身体里一定就缺某种维生素,因为他很少吃水果的,这是自己比着他吃,不然想都能想到,以前他肯定是不买不吃的,所以他娶了自己也是有好处的,自己能保证他未来的身体更加健康。

    “就吃一块……”

    简宁忍不住拧着眉头:“你叫我吃冰淇淋我吃了,现在吃不下去了。”

    “冰淇淋是半个小时之前吃的……”

    简宁忍不住笑,自己看着她那的那片西瓜淌水了,把啤酒箱子放在一边,自己拿着面巾纸给她擦干净,伸出手,反正客厅里没人,就都在厨房里呢,自己做的毫无负担,拧了一把她的脸蛋。

    “强迫别人怎么就那么高兴呢,不吃了,去把手洗洗,都脏了。”

    王冉作势要往他的身上擦,简宁就快速的板着啤酒箱进厨房了,王冉看看自己的手忍不住笑了出来。

    自己不能帮忙,只能减少别人的负担了,王焱这是不知道在谁家玩回来,一进门看见王冉眼睛就亮了,扑了过去。

    “姑姑,我们同学那谁谁谁看了……”

    王焱这就是找王冉来提要求了,在王焱看来,自己姑姑就是超人,提什么要求就都能满足的,王冉看看孩子的脚。

    “这臭,赶紧去洗洗去,穿球鞋了是不是?”

    王焱嘿嘿的笑着,自己拉着王冉的手。

    “那姑我就当你答应了,下个星期你带我去看行不行?我去洗脚了……”

    说完人就跑没影子了,王冉拿他是一点办法就都没有。

    请简宁的同事吃了一顿,王家外面停了好多车,又被人在后面讲究的挺厉害的,说王冉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你说残废了,现在也本事了,哪里认识那么多牛逼朋友的?

    有说王家这个女婿不一般。

    “不一般就娶个残废啊?”

    其实都想错了,不就是简宁医院的同事来家里吃顿饭嘛,她们是想的太多了。

    早上早起,今天外面的风有些凉,护工早早就起了,她一般都是四点半就出去买菜了,反正也睡不着,客厅里的窗户在开着,王冉还在睡呢,简宁已经醒了,自己还是有些迷糊,不愿意起,手臂搭在脸上,试着喘息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她的脸,突然就觉得心情极好。

    一整天的心情就这样莫名的好了起来,掀开被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王冉动了动,拽着被子还在继续睡。

    这可比当初好太多了,想当初就连动都不能动的,现在却不一样了,皱着鼻子,好像有种被人打扰的不满。

    简宁带上门,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然后换了运动服出去跑步去了。

    韩大夫他妈起的也是早,家里儿子跟儿媳妇都起来的晚,自己在家里走,他们就说有声音了,影响他们睡觉了,自己只能早点下楼去转转,就发现这小简医生的作息习惯可真是好,越是看越是喜欢。

    “小简医生这么早就起来了?”

    简宁点个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他不像是王冉,王冉还能有两句话。

    韩大夫的妈妈觉得自己应该提醒小简医生一句,你说你弄这么一个女人在家里,不是把自己一辈子就都给毁了嘛?就是让同事看见也不好啊,这算不算是非法同居?

    你以后的人生可怎么办啊?

    这老太太倒是挺替别人操心的。

    “小简医生就没合计找个正常一点的女朋友?”

    简宁的表情有些严肃,与平常不太一样,站定脚步看了老太太一眼,韩大夫的妈也不觉得自己说错了。

    “这婚姻就是一辈子的,可不能儿戏了……”

    简宁这回说话是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阿姨,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说完话自己就跑步离开了,简宁不是没有觉得这个老太太有点事儿,过去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插手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在心里叹口气,可真是管得太宽了。

    你以为韩大夫他妈到这个程度就结束,那你可真是高看她了。

    在桌子上就问儿子了。

    “你说我把你妹妹介绍给小简医生怎么办?”

    韩大夫的老婆咳了一声,差点没把嘴里的稀粥都吐出来了,烫死她了,舌头有些发麻。

    自己婆婆这是抽什么疯?脑子不正常是不是?人家有女朋友你介绍什么介绍啊?

    再说简宁学历在那里放着呢,自己那小姑子想高攀人家?虽然说现在社会变了,可也得差不多点吧?觉得自己婆婆不着调,你家的孩子你自己看着好,不见得放在别人的眼里也是一样的。

    韩大夫拧着眉头,直接就拒绝掉了。

    “妈,你别没事儿找事儿,根本就不合适,而且人家还有女朋友。”

    “怎么不合适啊?你妹妹不比一个残废好啊。”

    韩大夫的妻子真是听不下去了,自己起身,看着自己婆婆,“妈,虽然现在不讲究门当户对,不是说我瞧不上小姑子,她跟人简宁放在一起就是完全没有可能性,简宁什么大学毕业的?人家什么学位?我小姑子跟人一起有话题吗?”

    韩大夫的老婆觉得婆婆是想一出就是一出,可真有病,你女儿配人家,配得上吗?

    韩大夫的妈有些下不来台。

    “那怎么了?怎么就说不到一起去了?睡一起生孩子,还需要说什么说啊,我也没看你们俩说什么了……”

    韩大夫的老婆换着衣服,韩大夫也准备要上班了,她看了丈夫一眼。

    “你最好跟你妈说,提都别提,我觉得丢人。”

    不是丢人是什么?你就是说,你也得找点靠谱的话,什么玩意都能说出来,你可真本事,长不长大脑啊?

    什么人你就都想高攀,可真是的,人小简医生能看上自己小姑子什么?看上小姑子的普通?看上她一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还是能看得上她那个说出来别人都不知道的大学?

    她就是不稀得说婆婆而已,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两个人上班了,这边王冉在家里,十点多护工把王冉给抱下来的,护工力气真的很大。

    “冉啊,要不要盖上点,膝盖是不是觉得凉?”

    王冉所在的位置就是太阳最大的位置,对着护工笑眯眯的摇着头。

    韩大夫的妈就是讨人厌嘛,就凑过来聊天,人家不愿意说什么,她就偏偏问人家什么。

    “你怎么不回家住呢?住在别人家多不好啊,这里就都是他同事,你说同事进进出出的看见……”韩大夫的妈觉得王冉挺不要脸的,你说你无缘无故的就住到别人家去,这是干什么啊?

    就依着她的脑子想,那肯定就是王冉缠着小简医生,毕竟现在这样,她还能嫁给谁?

    王冉挺不愿意跟这样的人生气的,可是没招,她老是过来惹自己。

    护工上楼去拿小垫子了,下来就听见这个老太太的话了,护工可不管那些,似乎不经意的问:“我说,你这老太太怎么就对别人家的事儿那么感兴趣呢?也没住你家,你这管的是不是就太多了?我没听说简医生有丢失在外面的父母啊,怎么什么就都操心呢。”

    韩大夫的妈妈有些尴尬,心想,自己这不是好意嘛,你说他们这真是的,还恼羞成怒了。

    “我就是觉得一个女孩子住在别人家挺不好的,多不好看啊……”

    王冉微微的勾着唇角,很是认真的说着:“阿姨,你别担心,我们俩一直挺好的,你也不用操心这个,简宁会对我负责的,姐你推我去另一边吧。”

    韩大夫的妈对着走掉的两个人吐了一口。

    “什么东西吧,就缠着人家,你妈就这么教你的,什么家教啊……”

    护工可不管那些,晚上正好买菜回来就遇上韩大夫的*人了,自己也没客气。

    “你是韩大夫的*人是吧?”

    韩大夫的老婆一愣,随即笑笑:“我是。”

    “拜托你回去说说你婆婆吧,关心的事情能不能别太多了?王冉住在简宁家跟她有什么关系?人家两个人是合法的,已经领证了,你说她一个老太太讨不讨人厌啊,总是问,王冉怎么不回家去,我差点以为简宁有遗失在外的父母呢……”

    韩大夫的老婆有些讪讪的,自己都跟婆婆说过了,奈何她就是不听。

    你说这老太太,你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晚上韩大夫回来的晚,回了卧室,自己老婆就对着他摆脸子,他也是累,你说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哪里有什么时间去哄她。

    “摆脸子给谁看呢?”

    韩大夫的老婆就把今天的事儿说了出来,韩大夫也是有些吃惊,没听说简宁领证了啊,可真是情圣。

    在韩大夫心里,简宁就是那种特别虚伪的人,他结婚能是甘愿的嘛?无非就是为了叫别人高看他一眼,正常人的思路这个时候就都是分手的,可他简宁就非要弄个与众不同的。

    韩大夫从卧室出来,跟自己妈就说了。

    “妈,你别没事儿找事儿了行吗?人家是合法的两口子?怎么还需要跟你批准?人家住在人家老公家里怎么了?”

    韩大夫的妈有些答不上来话,结婚了啊?

    结婚了,那自己就不可能要简宁了,那自己女儿可是未婚的,觉得小简医生这人脑子有些不清楚,自己躺在床上就反复想着这件事情,你说天底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找什么样的你就找不到?你就非要摧毁自己的来。

    弄的她一夜没睡好。

    护工跟简宁也说了,简宁只是笑,说以后离远一点,见面也别说话就好了。

    早上简宁推着王冉出去转转,韩大夫的妈起来的早,又撞上了,毕竟在一个小区里。

    “早啊……”

    简宁跟王冉根本就没搭理对方,只当没看见,说他们没教养也好,什么都好,这样的人,懒得跟说话。

    简宁跑步,王冉坐在轮椅上,当他跑回来的时候,自己就给他鼓鼓劲儿。

    韩大夫的妈要是有眼色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明白了,人家根本就不想搭理她,结果这人完全看不出来眉眼高低,还往王冉身边凑。

    “你别生阿姨的气,我也不知道你们结婚了,小简医生可真是一个好人,你都这样了……”

    王冉突然之间就冷冰冰的将视线落在韩大夫妈妈的脸上。

    “我不认识你,不是吗?”

    韩大夫的妈妈有些下不来台,这孩子怎么说话这么冲呢?

    那边简宁看着韩大夫的妈靠近王冉,自己就停下脚步了,跑了过来。

    “你看看你老婆,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说什么了?好心好意的怕她一个人在原地无聊,过来陪陪她,结果她呢?”

    “阿姨,她不需要你来陪,还有我也不认为我们是认识的,以后请你不要骚扰我太太,不要对她讲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简宁看着韩大夫的妈妈脸说了一句,推着王冉就走了,结果还把这个老太太给气的半死。

    韩大夫的妈回到家里,这就不行了,眼泪顺着脸往下淌,自己说什么了?叫两个小辈这通说。

    韩大夫的妻子是早班,起床了也当没看见,韩大夫是男的心也粗,他妈就火大了。

    “一个两个的就都当我是死人啊……”

    王妈妈过来看女儿,这东西买的,洗洁精她就都买了两大桶。

    “妈,你买这些干什么啊?没有了大姐会去超市买的,你说说你拎着走这么远……”

    王妈妈就说这是打折的,看着挺合适的。

    “你不是说喜欢白猫柠檬的这个味道嘛,正好赶上打折,合适我就给你买了。”

    护工跟王妈妈聊天就肯定能说出来别的啊,所里那边有来电话通知王冉上班,毕竟她现在是能坐起来,这样无止境的休养下去,什么时候是头啊?那边人的意思是说,如果王冉能来所里半天也是好的,王冉这病假请的是够久的。

    王冉睡着了,王妈妈带上门,人护工不可能替韩大夫的妈隐瞒这些,就直接都说了。

    王妈妈过了好半响。

    “别搭理她,有病吧,别人家的事儿,她操什么心。”

    不过你以为王妈妈是个软柿子那就错了,她不过就是懒得计较那些而已,护工送王妈妈下楼,就撞上那老太太了,跟别的楼的一个老太太不知道在说什么,弄的神神秘秘的,手动不动还指到王妈妈这边。

    跟韩大夫站在一起的老太太就觉得韩大夫他妈,这老太太有点事儿逼。

    你说人家妈下来了那就下来被,你还用手指,你怕人家看不见嘛?

    王妈妈就走过来了。

    “怎么了,这是认识我?”

    韩大夫的妈就问,“你是小简医生的妈妈?”

    王妈妈慢慢笑容大了起来:“不是,我是他丈母娘,怎么了?有话想对我说嘛?”

    韩大夫的妈脸上笑容有点不怎么真诚。

    还没开口呢,就被王妈妈抢先道:“我听家里的护工说了,有些人啊,就真是闲的,没事儿找事儿,你说别人家的事儿,你跟着那么操心干什么?操心烂肺子啊,活好自己的就得了,别总打听这个打听那个的,不是有病就别总关心别人家,对人家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多招人讨厌,自己还不知道呢。”

    王妈妈那语气,那动作,自己用一种类似于怜悯的目光瞥了韩大夫的妈一眼。

    跟韩大夫妈妈站在一起的老太太自己也觉得这人有问题,赶紧也就上楼了。

    简宁值班,这边主任叫住他,主任正好要找他。

    “这是什么?”

    “听说你结婚了?拿着吧。”

    简宁皱眉:“主任,等我办的时候你再花。”

    “你打算什么时候办啊?”

    这情况不是有点特殊嘛,主任觉得这个婚礼也许是办不成的,不是自己乌鸦嘴啊,而是这个康复周期就太长了,一旦恢复好了,还哪里有时间来办婚礼呢?

    简宁的双眸中蕴含着笑意。

    “真的,我不能收。”

    *

    王冉这好了,外婆压根就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过,也没人来通知她,乔芸这边处对象至少还有一个不是,觉得现在乔芸可就压过王冉了,你看丁冬也挺好的。

    外婆又觉得自己的自信找了回来。

    外公住院的时候别人买了一些什么豆粉之类的,家里好多,他们也不喝,外婆本着也别浪费的心思,拎着就去王妈妈家了。

    人都来了,王妈妈也不能把人给撵出去,徐秋华这是回娘家了,不然撞上了多尴尬。

    “王冉好点了?还没出院呢?我本来是合计要去医院看她的,后来怕孩子徒增伤心……”

    外婆今天是来得瑟的,是想告诉王妈妈,乔芸处对象了,而且条件什么方面就都不错。

    王妈妈呵呵的笑着。

    “没,出院了,好多了,现在能坐起来了。”

    外婆听了这个消息就挺失望的,不是说可能会残疾一辈子吗?怎么还好了?

    “好了就好,真是佛主保佑啊,你都不知道我这个心啊……”

    外婆就跟演戏似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哭的这个难过,拉着王妈妈的手。

    “王冉说出车祸,我这就一夜没睡着,你说好好的孩子,到现在就应该结婚了,怎么就那么不顺呢?这以后简宁要是变心了,你没催催简宁跟王冉去领证?”

    王妈妈明白外婆的意思。

    “已经领了。”

    外婆好半天就说不出来别的话,只能一直说太好了,太好了,好像自己就真的特别高兴一样,高兴的不得了,哭笑不得说的就是外婆现在这样子。

    “乔芸啊,处对象了,小真啊,过去的事儿咱们就都放下,乔芸这孩子过去糊涂了你当大姨的就原谅她……”

    那没办法,被人抓到这个把柄了,外婆紧紧攥着王妈妈的手,王妈妈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光亮。

    “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没什么好原谅的……”

    外婆打算从王妈妈这里听到原谅的话,那她就失算了,王妈妈的心没有那么宽,你怎么得罪她都好说,可是得罪她女儿……

    “你爸,这最近身体也好多了,饭都能多吃一碗了……”

    外婆适当的转移话题,自己呵呵的说着,王妈妈就听着被,该出钱自己出钱,别的她目前也没什么办法,没什么想法了。

    今天王凌高考,成绩出来了,没考上,二本都没上去,王凌现在在三叔家里住啊,三叔的意思无论怎么样是不是也得念大学,不管好不好先念着被,要不然他这个年纪能干什么?

    就问王凌,有什么打算,看看他自己本意是想学点什么,往哪里的学校去。

    王凌是一问三不知,自己说不知道不清楚。

    王凌自从被继父给打了那一次,就跟自己母亲关系有点不好了,心里也是有点恨,恨母亲当时没有站在自己的一边,一直到王凌考试结束之后他妈又找了过来。

    “儿子……”

    王凌掉头就走,没什么好说的。

    自己也不认为跟她还有话说,可是摊上这么一个妈,你觉得他能甩掉嘛?那毕竟是亲妈,在王凌的心里,这个亲妈就比大伯三叔那就都是亲的,哪怕对他不好。

    血浓于水嘛。

    “你打算报哪里啊?”

    王凌他妈有自己的考量,不能离家里太远了,不然到时候可能就不回来了,她的意思是想让王凌就在这附近念书,可是王凌这个成绩……

    王凌听他妈的话,三叔这边就研究要给王凌抱哪里,三叔问过好多人,可王凌自己直接就都给否决了。

    “我想跟着三伯干……”

    跟着三叔干?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凌说自己这成绩,就是上了大学,将来也没什么发展,不如现在就跟着三叔干,早点赚钱,他说话说的可顺溜了,就好像这孩子什么都明白了一样。

    “我爸人没了,我妈也改嫁了,将来我也得结婚,总得……”

    三婶一听这话,自己随口就说了。

    “你要是担心这个,孩子你别担心,你怎么都是姓王的,你有叔叔大爷,我们吃一口饭也不至于叫你饿死,将来你结婚……”

    “靠别人总不是长久之计的,我想靠着自己……”

    你看这话说的通顺吧,觉得自己念书也没什么前途,这说得过去的,王奶奶听完就一直拧着眉头,现在不念书能行吗?

    不是王奶奶瞧不上自己的孙子,王凌是什么样的个性?你说这孩子就真是一点灵性都看不出来,人家不念书能成功,你觉得王凌能行吗?

    所以王奶奶心里还是想叫王凌去念书的。

    可是王凌现在就是不听这些话。

    王凌他妈跟自己儿子就这样说的。

    “你看现在多少大学生念完书都找不到工作呢,那就是一张白纸,除非你上的是特别好的学校,王凌啊,妈能坑你吗?还不如早点赚钱呢,将来成家,就不用看老王家的脸过活了,你三伯家里有钱,你跟着好好干,自己学聪明一点,将来自己有钱了不就能自己干,你到底是他们家的孩子,自己干没本钱,他们还能看着你不管?这也说不过去是不是。”

    王凌就动心了。

    王凌这孩子就是死认钱,现在还研究彩票呢,不过不让三叔知道而已,他做梦就都想有钱,有钱了自己的骨气就能硬起来了。

    王凌他妈心眼多,三叔家有钱,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弄地铁嘛,这将来把关系就都给王凌了,那王凌将来不也就有出路了?儿子过好了自己也就过好了。

    王奶奶就不同意,三叔也没办法,就去跟老大商量了,可是王爸爸这个性……

    “哥,你说呢?”

    王爸爸就不吭声啊,这给三叔急的,王妈妈是觉得能念书还是念书多好。

    三叔心里想的跟王凌是一样,如果王凌愿意念书,自己肯定供他,不差这么一点钱,但是他觉得王凌的脑子也是不够聪明,这书念不念好像就没有太大的作用,你说将来毕业了找工作还不如现在就出去工作呢,是不是。

    “他自己怎么说?”

    王爸爸终于吭声了。

    “他自己是想跟着我干。”

    三叔心里想,这个侄子你说也挺可怜的,最近这一年看着还挺乖的,能拉一把那就拉一把被。

    “我妈呢?”

    王爸爸说那孩子既然说了,你跟他说好,这个书不是家里不叫念的,将来后悔也别埋怨家里人,王妈妈拽了王爸爸的手一下。

    “还是念书吧,王凌这个年纪……”

    王妈妈是觉得王凌这个性,跟着老三干肯定就不行,三叔三婶多能说啊?

    你看三叔看着挺憨厚的,可是脑子转的也挺快,王凌做生意根本就不行,不是王妈妈看不上他,而是事实就摆在这里,你叫他做生意,不如叫他安安稳稳的去念书,将来毕业在考虑毕业的事情,实在不行,就等毕业托托关系,看看能不能给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王妈妈觉得王凌就合适那样的生活。

    “嫂子,你是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出息多了,自己也用脑子考虑未来了。”

    王妈妈心里叹口气,算了,自己也不管了,随他们折腾去吧,她现在的心啊就只能放在王冉的身上了,没有精力去管别人。

    三叔从王爸爸家回来,自己跟王奶奶就把王凌给叫到眼前来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王凌啊,你可选择好了,将来不能后悔的,你要是念书,将来毕业,等你毕业了,我们帮你想办法,看能不能……”

    “我跟着三伯你做生意。”

    王凌没等三叔的话说完,自己就出声打断了三伯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