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48  尽管我细心灌溉

148  尽管我细心灌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啊,妈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我女儿,我是你妈,别说有钱给你花,没钱就是砸锅卖铁我女儿需要治疗难道当妈妈的就不出钱了?你结婚了就不是我的女儿了?你心思细,从小就这样,过去妈觉得欣慰,你看我女儿……”王妈妈伸出手摸着女儿的脸,王冉躺床上的这段日子她想明白了很多,看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太要强并不是好事情,你现在起不来,简宁身上的担子就会更重,我们大家都是希望你变得更好,在重要的工作也没有你自身的身体健康重要,你这样去上班,你知道妈妈心里有多难受?这是对你父母的不尊重,对简宁的不尊重。”

    王冉低敛着眼睛,这次真的做错了,错了。

    “妈……”

    王妈妈碰碰自己的鼻子:“别的不多说了,这不是有钱嘛就是你自己的钱都够用一段时间的,别去操心那些,有我们呢,有简宁呢。”

    *

    “我任性了,对不起,身体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好,我以为我可以,但是发现原来……”王冉吸吸鼻子,以后就好好的养着,不会在逞强了,不会了,也不会给他增加烦恼的。

    简宁摸着她的头,将自己的额头跟她碰触在一起,紧紧相贴。

    王冉捧着他的脸,自己吻着他的上唇。

    “我错了,对不起,我一定会改。”

    其实妈妈说的很对,没有发生的事情何必去忧虑呢,是,现在的支出远远多过于收入,但是她以后会好的,只要会好钱还是可以赚回来的。

    王妈妈这一晚上又没的睡了,本来就是心思重,其实王妈妈活的有些累,家里发生点事情就得睁着眼睛到天亮,有点事情就容易上火,又不愿意叫别人知道,就这王冉把她的心都要给揉碎了。

    现在王妈妈就恨不得女儿跟徐秋华一样,能伸手要,这样自己反倒能觉得欣慰一点。

    王冉在家里休息呢,护工听见敲门声,自己踩着拖鞋出去开门,还跟王冉说呢。

    “肯定是你妈来了。”

    自己推开门,看着站在外面的人并不认识,是个男人。

    “找谁?”

    “是简宁的家吧?”

    那人问了一句,护工点点头,这是没找错,简宁的母亲亲自上门了,她就是想来看看王冉现在怎么样?把人给拖累到了这个地步,还在坚持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抓住一根浮木就不“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肯松手了是吧?

    “我是简宁的母亲,请你下去转一会儿,我有些话,想要对王冉说。”

    护工觉得简宁的母亲一脸的盛气凌人,有些担心的看了王冉一眼,她毕竟现在还在休息呢。

    “姐,你出去买点水果吧。”

    护工拿着钱包就下楼了,简宁的母亲的鼻子动了动。

    “你家里有股很不好闻的味道。”

    王冉虚弱的笑笑:“是嘛。”

    哪里有什么味道啊,简宁母亲不会因为王冉的顺从而饶了她,事实上今天自己就是过来出气的。

    “怎么样?医生说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王冉苦笑:“没有具体的日期,得看恢复的状况。”

    简宁母亲笑笑,优雅的微笑,冷冷的用眼睛看着王冉的脸:“觉得幸福了?嫁给简宁,害得他爸现在完全不认他,你觉得幸福了?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简宁的母亲用鼻子喷了一下,说实话她能理解王冉的心情,这样子的行动不便,是个男人就都要抓住的,但是很无耻。

    这样的行为跟逼一个老实的人负责有什么区别?

    她把别人的后半生都给毁了,她觉得很高兴吧?你看她王冉多牛气,残废了还能跟一个好好的人结婚,简宁自己劝了那么久都不肯回公司,因为王冉,他回头去求简禛了,你看王冉多有面子?

    简宁母亲抿着唇。

    “你是个高手,原来我还没看出来,说实话简宁不是我生的,后妈跟亲妈还是有分别,我在关心他我们之间也有隔阂,你应该庆幸,幸好我不是他的亲妈,不然捅死你的心就都有了,你能给他什么?叫他好好的一个人推着轮椅推着你出去,你觉得很光荣?还是觉得他推着你,这种就挺招人目光的亦或者你现在就是拿自己的痛苦来惩罚简宁?王冉你出去问问,随便找个母亲问问,你这样的情况会有母亲同意儿子娶你吗?我们家给你家钱,你家不愿意收,怎么觉得装清高能解决一切问题?”

    “是,我觉得你们家现在应该特高兴,你看女儿残废了不要紧,照样找了一个好姑爷,工作好样貌好什么都好,你的好就是踩在他的伤口上完成的,他每天都要照顾一个病人,他自己呢?他也有工作,为了你,下班就要回家,你可真本事。”

    “我劝了他那么久,他都不肯回公司,因为你,他去求简禛了,你不知道简宁的父亲是个多么专断的人吧?他说这辈子没这个儿子,那就是没有,即便简宁死在他眼前,他会伤心,但是他不会伸出手的,明白吗?”

    选择了你王冉,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这样还说的不够明白。

    “我很想用各种肮脏的字眼来骂你,但是那样会叫你觉得解脱,你们家人就都是从自己家的角度去考虑的,有没有考虑到以后会影响到简宁的一生?有人替他着想过吗?没有,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不是简宁的,简宁要结婚,你父母竟然也答应了,就让你们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婚了,我该说简宁是伟大呢,还是应该说你们家有够无耻的?”

    “阿姨,请不要说我爸妈……”

    这是王冉的底线,怎么说她都没有关系,不要说她的父母。

    简宁母亲笑:“你现在是在跟我装孝顺是吧?你孝顺了,他呢?搞得他现在有家回不去,跟家里几乎就是断了,这就是你啊,这就是真是的王冉,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小人而已,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小人,明知道自己残废的情况还一定要拖着别人,你觉得他累不死,他不够难过,一定要祸害他的一辈子是不是?”

    王冉闭着眼睛。

    “哭?”

    “哭能解决什么?你不要把你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摆给我看,我是不会可怜你的,相反的我心里觉得很痛快,你知道嘛王冉,就因为你的心思这样,所以老天爷送给了你这样一个礼物,你是活该啊,你毁了你家还不够,还得来毁我家是不是……”

    “那你要我怎么样?你要我怎么样,阿姨,拜托你别说了,我已经够难过了……”

    王冉的眼睛通红对上简宁母亲的,但是对方的眼睛却更加的红,眼眶里飚着泪水。

    “你难过?你加诸在简宁身上的呢?你叫我觉得难过的呢我说了你们俩现在根本就不合适,你不肯听我的,你坚持要跟他结婚,你能给他什么?你能告诉我吗?你是可以陪着他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还是能给他生出来一个孩子?简宁今年多大了?他这个年纪早就可以当父亲了,你能吗?”

    简宁母亲跨越了一大步逼近王冉。

    “我就瞧不起你们这些小市民的嘴脸,动不动就说的那么好听,所有的就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不是自私是什么?只能想到自己,是啊,你王冉是成功的,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守着你陪着你,你高兴吧,你应该自豪的,你比我这个养了简宁几十年的母亲都要成功,我说的话他没听,却听了你的话……”

    “对不起。”

    那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分手,但是她真的很喜欢这个人,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自私,可是她没有办法松手。

    “对不起?你去问问你的好妈妈,如果你嫂子变成残废没结婚之后,你妈会不会叫你哥去娶?你去问问你妈妈,如果她能,那么我佩服她,我没有那么高的道德,我接受不了……”

    护工觉得不放心,这人看着表情就像是挺厉害的,在楼下走了没两圈又转头回楼上了,并没有按照王冉说的去买水果,打开门就听见有哭声儿,并不是王冉的,王冉的声音她可以听出来,自己鞋都没有换,就冲了进去。

    简宁的母亲揪着王冉的头发在动手,现在就是杀了她都不能叫自己觉得解恨。

    “你没有做过妈妈,等你做妈妈的时候你到时候好好的理解理解,你看看你是不是就会跟我一样,你这个扫把星,你害得我们家变成这样,你觉得得意是不是?贱人,小贱人……”

    护工赶紧上去把简宁的母亲推开,简宁的母亲刚才情绪真的就是憋炸了,看见王冉的脸,就想抽她。

    自己被推了一下,倒是冷静了下来,整理整理头发,就好像刚才一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自己深呼吸一口气,王冉的头发被抓的乱七八糟的,脸被打的通红。

    “我要是你,我宁愿去死,也不会这样拖累一个男人的。”

    简宁母亲捡起来地上属于自己的包,踩着高跟鞋就转身离开了。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她是病人啊……”护工对着大门喊。

    简宁母亲咣当一声就把门给摔上了,她很少有这样失礼的时候,真的是把门当成王冉的脸去摔的,那简宁现在就听里面躺在床上女人的话,别人的都听不进去啊,自己养了他这些年,结果却不如一个外人,还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戴上墨镜自己坐进车里,司机把车门带上。

    回到家里当着佣人的面还好,回到楼上,拿着包照着化妆台就砸了过去。

    就因为不是亲生儿子,是亲生的儿子会这样对她嘛,会吗?

    护工拿着冰块包在毛巾里给王冉做冰敷:“是不是挺疼的?这是简宁的妈妈?”

    护工觉得不像,如果说这人是简宁的姐姐,自己会比较相信,太年轻了,那人怎么说呢?打人身上都带着一股高贵的范儿,简宁母亲留给护工的印象就是这样的。

    “姐,你别跟简宁说。”

    “王冉啊,她为什么打你啊?”

    王冉愣了一下,为什么?

    简宁母亲所说的那些话就像是长了脚一样的不停往脑子里钻,她说自己自私,其实这话并没有说错,她确实做的挺自私的,所以对方打她她没有反抗,这是自己应该承受的,把一个好好的人拉到自己的身边,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啊?

    她想一切事情就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她是不是做错了?

    那时候为什么就一点犹豫都没有呢?

    王冉在心里问着,是不是你天生就是一个自私会算计的女人呢?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就一定要抓住他呢?

    王冉的思绪全部都乱了,简宁母亲的话不停回响在脑海里,她想出去透透气。

    “姐,我想下楼透口气……”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护工就提不上来力气,你说抱着王冉下去的时候自己没注意,就摔了一下,自己摔了不要紧,不能摔了王冉啊。

    “冉啊,有事儿没事儿啊?”

    护工的脚别了一下,这样才没有叫王冉摔下去,只是摔在她的身体上,自己明明一脸的痛苦,却还要问王冉有没有受伤,王冉把一切就都看在眼睛里了。

    到了楼下,护工就陪在一边,三点半左右天空就开始有些发阴,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王冉,咱们上去吧。”

    王冉摇头。

    “在等一会儿吧,他在一会儿就下班了。”

    护工的脚扭到了王冉知道,即便她没说,可是她下意识的动作已经告诉王冉了,她不停的在用手去试着给自己的脚按摩。

    “姐,前面有个按摩的地方,你去叫人家给弄弄吧。”

    “我没事儿,就扭了一下,一会儿就好了。”

    王冉却坚持,护工觉得这脚好像也是扭的有点疼,自己能坚持,那明天后天不好,简宁上班,自己怎么弄王冉下去晒太阳啊,自己上楼拿了钱。

    “我就在对面,一会儿我就回来了,下雨你也别怕,我看一时半会儿还下不了。”

    只是阴天而已,上午反反复复的也是这样,到底雨还没有下来。

    王冉微笑着点点头。

    等护工离开了,王冉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减少然后就全部都消失掉了,妈妈觉得累,简宁觉得累,任何人都觉得累,护工也很累,自己好像就是一个拖累人的人,她到底为什么选择要嫁给简宁的?

    一开始王冉认为那是爱,自己爱他,他也爱自己,一直以来认为的答案就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简宁的母亲给出了另外的一个答案,她说那就是自私,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女的就都会选择,可是她王冉却做出来了一个跟别人都不同的选择。

    护工进了大厅,她是有些担心,叫王冉自己一个人在楼下行不行啊?

    其实以往王冉也是自己在楼下坐着的,看了外面一眼,好像乌云又走开了,又亮天了,按摩师就摸了一下护工的脚脖子。

    “扭了吧。”

    两个人闲说话,就说今天能不能下雨,按摩的人就说应该不能下,下也是晚上的,毕竟一整天都这样了。

    王妈妈看着外面越发阴黑的天,自己赶紧往下走,给王爸爸送给伞,要是一会儿下大了,他就不用上来了,王爸爸还干活呢,每天干不完的干,其实就是愿意待在这里,王妈妈把伞放在一边。

    “伞放这里了,我得准备去接王焱放学了。”

    接孩子也得提早去啊,回家换衣服,喊了一声徐秋华。

    “秋华,你一会儿把饭做上,我去接王焱了啊……”

    徐秋华啊了一声,在屋子里看电视剧呢,看的这个有瘾,王妈妈拎着伞拿着王焱的小靴子还有雨披就出去了。

    今天简宁正常下班,其实还是有想去急诊的心思,因为那边赚的可能就比在住院处拿的多,但是时间上相对来说就会变少,人生就没有两全的,自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她感觉稳定。

    跟主任提了提,主任推着眼镜。

    主任对简宁的失望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形容了,甚至觉得在简宁的身上,他都懒得浪费力气了,因为拿不回来回报。

    “当初你女朋友出车祸,你说转,那好我给你转了过去,现在你又说转回来,简宁啊,你扪心问问你自己,你是个合格的好大夫吗?我真是幸亏我当初的决定,韩大夫至少比你敬业……”

    怎么比?

    人家烧到四十度还在坚持做实验,你简宁呢?活的这么清高,说什么宁愿去观察尿量也不愿意做实验是吧?既然你选择清高的活着,那就别像现实妥协,已经选择好的,就请坚持下去,人生并不是围着你来转的,你不是神你也不是太阳。

    不仅没同意,相反的还把简宁给训了一通。

    陶林玉是过来找主任签字,正好撞上了,主任签完字把笔扔给陶林玉看都没看简宁一眼就离开了。

    “他今天这是吃炸药了?”陶林玉问了一句。

    医院跟别的地方也是差不多的制度,也是看谁拼,怀孕都不敢请假为什么?不是没假,但是你想往上干,一旦请过假在你的记录上就会留下不好的一笔,大家就都是凡人,工作就是为了挣钱,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叫自己所学的获得更好的回报,活的轨迹好像就差不多。

    陶林玉觉得简宁的身上终于有人气儿了,你看他终于也开始奔着钱出发了,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

    “对你有希望才会觉得失望,一旦这个失望下来,他就会看你各种不顺眼,别往心里去,证明他心里还有你的……”陶林玉对着简宁笑笑。

    做一个合格的好医生容易吗?

    一点不容易,相反的,陶林玉从怀孕到生孩子,怀孕的时候觉得孩子在肚子里,自己每天迫切的就想把孩子给生出来,但是真的生出来之后她就想把孩子在给塞回去,放在肚子里至少不需要太操心,事实上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孩子自己根本照顾不了,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了,她在给别人看病的时候,也许她爸妈抱着孩子去别的医院看病,爸妈丈夫都知道她工作的忙碌程度,从来不麻烦她。

    有的选,谁不想做一个好妈妈?可是没的选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陶林玉等电梯的时候又碰上主任了,笑笑。

    “又碰上了,这说明我们就有缘。”

    主任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闲的没事儿是吧?上这里来晃什么晃?

    “急诊今天没病人是吧?”

    “你说这话容易被打,我这不是有正经事儿来找你嘛,对小简那么严厉干什么。”

    主任不想对任何人说,自己对简宁的包容坚持已经超越了一个极限,从简宁进医院以来,他就一直在替他护航,到今天为止,才竟然发现,也许是自己对他太好了,他以为自己是机器猫,只要他有要求,自己就会答应他是不是?

    把医院的制度放在哪里?把别的医生都放在哪里?这个医院不是你简宁家开的。

    因为对他有期望,所以当这个期望值出现跟自己所幻想的不能划等号的时刻,他觉得失望大于期望。

    简宁开着车回家,护工慢慢活动着脚,好像能走,但是稍微有点疼。

    “明天可能会肿,这是没办法的,尽量少运动,干脆就别运动,能休息就休息,休息个三四天就能好了。”

    护工回到小区,发现王冉人没了,这孩子跑哪里去了?找了一圈,也没在小区,难道回家了?这不可能啊,她自己又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能走路,人呢?

    往保安室跑。

    “有没有看见六号楼的坐轮椅的出去?”

    保安自然是有看见的,指了一下,说是照着那个方向出去了,王冉双手滑动着轮,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这条路自己曾经非常熟悉,可是短短的时间里又开始变得陌生了。

    只是走了几步就停下了,死吗?

    不。

    她死了,父母怎么办?简宁怎么办?本来就是叫他们够难过的了,没有想过死,只是心里觉得很难过,因为简宁母亲说的那些话严重的影响了王冉的心绪,你说难道她就真的一点都没有人家所说的吗?

    她害怕过,她彷徨过,因为有,所以觉得自己也许就如人家所说的那样的自私,无耻。

    转身准备回小区,不出事儿不闹不哭这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安排。

    护工追出来,追了没有多远,看着王冉在前面呢,这是准备回小区了,追上去,埋怨了王冉两句。

    “你吓死我了你,你这孩子,我还以为……”

    护工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王冉一定要叫自己去按摩,然后自己出来她人就没了,是不是没想开啊?今天简宁母亲那样动手,你说王冉在一个心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觉得吓都能吓死了。

    看见王冉,心脏还跳的有些不寻常呢。

    一路上就都是护工再说,王冉没有吭声,自己抿着唇,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树枝随着风摇摆,护工这回肯定就不能离开王冉的。

    “冉啊咱们上去吧,你看马上就要下雨了……”

    这回真的是要下雨了,你看那树枝被风吹的,王冉自己就想在楼下透透气,觉得胸口闷。

    护工给简宁打了一个电话:“你到哪里了?王冉这在楼下坐着呢,我怎么劝她就是不上去啊……”

    简宁人已经在路上了,说马上就要到了,护工听了这话就放心了,只要简宁到家那就好了。

    简宁停好车,自己提着袋子又是给她买的吃的,省钱可以在自己的身上省,他可以不买衣服不花零花钱,反正不花钱他也能活,没有必要在王冉的身上省。

    “这个是椒盐的现烤的,上次不是说想吃嘛。”

    王冉的视线落在简宁的身上,强颜欢笑也难免会有厌倦的一天,这一刻装不下去的。

    简宁动手要抱她,王冉按住简宁的手。

    “我先在楼下吹吹风,难得今天这么凉快,你们先上去吧,我一会儿喊你们……”

    护工先上去了,可简宁没有,既然她不想上去,那他就在楼下陪着被,这本来就是他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可是今天看到王冉的眼里这就成了病,他下班了是不是要回家换衣服然后休息一下?他工作不是很累嘛,为什么要陪着自己在楼下站着?

    他不累吗?

    就因为她不能走是不是?

    “你上去休息吧,我要上去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拜托你不要叫我对着你喊,简宁拜托你了,就暂时的离开一下,叫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可以吗?

    王冉这个时候脑子里一切就都明白,她什么都懂,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跟着他上去,这样大家都不用折腾,他也能好好的休息,但是说出来的话跟大脑就完全是两个思路,她的嘴巴背叛了大脑。

    “没事儿,我也吹会儿风,是比前两天凉快多了……”

    简宁说的就是实话,这几天天气有些热,现在这天气多好啊,你说凉飕飕的,他很喜欢这样的天。

    天空开始密集的洒下来雨滴,越来越快速,简宁伸手要去碰轮椅,结果王冉憋了这么久的情绪终于还是龟裂了。

    “你能不能不要碰我?能不能叫我一个人冷静冷静?我是不能走了,可是我的脑子还能想问题,我想上去的时候我会叫你,你一定要这样吗?拖着一身的疲倦然后站在这里叫我觉得内疚,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恶人,好像是我在故意难为你,是,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我在无理取闹,我疯了我……”

    “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想淋雨行不行?”

    雨势越来越大,简宁自然不能顺着她的,这个时候淋雨发烧了怎么办?过去要抱她,结果王冉就用力去推他。

    “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啊?我是不是恨拖累你?我什么道理都明白,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心里的想法,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能好起来?我什么时候能走?简宁你明白不明白,除了在所里做的那些东西,其他的我都不会……”

    害怕,畏惧。

    是的,这两样情绪就占据了王冉全部的神经,她什么时候能好?好起来之后自己要做一些什么呢?活了这么多年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不会,一种无力的感觉,不知道将来将要去何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应该走向哪边。

    “我不知道你听谁说了什么,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你听话,我们上去说……”

    王冉使劲儿推着他,简宁也没有防备,竟然真的就被推开了,王冉滑动着轮子。

    “你说我活着干什么啊?不停的拖累别人,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你来告诉我,你能告诉我吗?妈,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啊,妈……”

    情绪已经彻底崩塌了,一丝理智都没有了,哭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一口一口叫着妈,王冉就希望妈妈能像是小时候那样告诉,你念完小学需要上初中,念完中学需要上高中,念完高中你要考大学,然后工作,到了一定的时间王妈妈就会告诉她,她应该做什么,她不做,王妈妈就会去催促,好比她当初不恋爱,王冉现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雨下的大,简宁跟王冉穿的那点衣服一会儿就都被打透了,护工站在阳台原本是准备做饭的,合计这两天怎么还不上来,难道在楼栋里呢?

    结果这一看,不对啊,怎么就好像是在推搡呢?

    你说这外面哗啦啦开始下雨了,护工拎着伞就下去了,王冉就一直哭一直哭,护工看的心里真是难过,她是全程跟着王冉走过来的,两个人都不容易,简宁也不易。

    “抱歉很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我的心里好难过,我就觉得说一些伤害别人的话会叫我心里觉得轻松……”

    简宁把人抱上楼,护工拎着轮椅往楼上搬。

    “我是不是心里生病了?变态了吧……”

    简宁给她擦着头发,护工把王冉的衣服递进来,简宁伸手接过来。

    “我告诉你,王冉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办。”

    王冉的眼神有些迷茫,是真的不确定自己的未来。

    简宁满脸就都是雨水,不停的从脸颊上往下落,滴在瓷砖上。

    “你要好好的,你不好我会觉得更加难过,我难过过的,你住院的时候我就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考验送到我的面前来,你看我也抱怨过的,我要上班我要照顾你,你家里那时候鹿又生病了,我每天脑子觉得发木发胀发疼,我痛恨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我已经要撑不下去了,我觉得累,我没有那么完美,王冉你看着我……”

    简宁抬着王冉的下巴。

    “我想过放弃,可是我做不到,看见你的脸我会高兴,哪怕你就是对着我发脾气,推开那道门看见你的脸,哪怕是一个后脑勺我会觉得安心,安心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是你现在一样,你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我也是一样的,可是看见你我会觉得安心,我已经找到我的未来了,我确定那条路就是我要走的,也许会辛苦,但是我走的心甘情愿,因为路是我选的,明白吗?”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但是王冉你看看你,你看着我,你来告诉我,你想我们俩分开吗?你想吗“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为什么要去求你堂哥……”

    简宁摸着王冉的头:“王冉啊,我不是不能低头的人,人活一辈子有几个人没低过头?我不觉得不低头就能代表什么,事实上我们现在确实收入比不上付出,但是我们有希望,你看我也很固执,明明现在这样,却不喜欢花你娘家的钱,可是我却找了方法去解决不是嘛,也许过一段时间我还是会回急诊去,照顾你的时间会变少,但是请你相信,我一直都在为这段感情在努力,从来没有放弃过,也请你不要放弃,如果你自己放弃了,那就真的没希望了。”

    王冉的情绪还是有些不能平静,简宁开车去家里接的王妈妈。

    “简宁啊,你怎么不打伞呢?就这样来了,孩子怎么了?”

    你说简宁多稳重的一个人,现在伞也没打,就这么淋着雨进来,王妈妈一看就有些发慌,怎么了啊?

    “妈,你过去看看王冉吧,她今天心情很不好……”

    王妈妈衣服都没换,慌里慌张,这又怎么了?这是准备要自己的命啊,拖鞋都没换,直接就上车了,徐秋华还要跟着去,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儿了?简宁跟王冉打架了?不然怎么就这个脸色来家里了?

    徐秋华觉得自己是王冉的娘家人,应该跟去帮着王冉的,人多也能给简宁一些压力不是。

    “你别去了,在家里吧。”

    王妈妈带上车门跟着简宁就走了,到了地方下车,也没用简宁打伞,跑两步就进楼栋了,自己真的是要被王冉给吓死了。

    王妈妈看着王冉好好的,自己就哭了。

    “你说说你,你是不是觉得你妈现在身体特别好啊?王冉啊,你吓不死妈,你就不甘心是不是?”

    王冉扑到王妈妈的怀里,抱着王妈妈的腰身哭,王妈妈摸着她头发自己也跟着哭。

    哭完了,王妈妈这也能冷静下来了。

    “你都跟简宁说什么了?这孩子去家里伞也不打,你说一出现这给我吓的,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王冉说的就都是自己的错,听她说的,王妈妈所听见的,你说下雨你不上楼,你在楼下闹什么?那肯定就是你的错。

    “王冉啊,你这样闹,你说你想干什么啊?你淋雨生病了,最后是谁照顾你啊?不是简宁就是你妈,你但凡心疼我跟简宁一点你就不能这样闹,我说过多少次,钱不用你管,你的钱足够了,就是不够还有你妈我呢。”

    王妈妈越说越生气,照着王冉的胳膊就打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决然,那就是要打,可是落下手的时候力道很轻,自己舍不得。

    “妈,现在一点刺激都不能受了,王冉啊,你还想叫我怎么样呢?你说我一天担心你,担心的没有办法睡,你现在还这样……”

    “妈,对不起,我心里太难过了,以后不会了……”

    王妈妈洗了一把脸,一个一个的就没有叫人消停的,自己用毛巾擦了一把脸,护工说饭已经做好了。

    “简宁啊来吃饭。”王妈妈喊了一声简宁。

    王妈妈现在几乎就是刻意的在讨好简宁,怕简宁跟王冉一样计较,王妈妈是女人,知道王冉这样闹,你说简宁工作本来就忙,回到家看见老婆就这个样子,有什么话题能沟通?有什么话能说?长此下去还有什么感情了?

    简宁叫王妈妈在家里住一个晚上,王妈妈同意了,简宁要睡客厅的,王妈妈等女儿睡着了,自己起身打开门,她有些话要对简宁说。

    简宁还没睡呢。

    自己坐在沙发上。

    “妈,你有话要跟我说啊?”简宁脸上依旧那副表情。

    “简宁啊,妈替王冉道歉了,我说她了,以后不会这样了,这事儿吧本来就是王冉错,没说的……”

    简宁放下手里的书。

    “妈,她憋到现在才爆发说明已经承受不了了,我觉得万幸她还能对着我发脾气,谁就都有这种时候,妈你别替我们担心,我把你接来是因为有些话我劝她,她不一定听。”

    王妈妈心里乱糟糟的,出事儿的时候自己最为埋怨的人就是简宁,觉得一切没有他不会变成这样的,现在最感激的人也是他,王妈妈觉得王冉就是命好,遇上的不是简宁呢?

    即便人家不抛弃她跟她结婚了,结婚之后就这样的过日子,早晚就是个事儿的,自己亏欠简宁不老少啊。

    “妈心里对你又感激又恨你,简宁你也别怪妈,王冉出这样的事儿,我知道不能怪你,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就总想你说我们家王冉现在要是好好的,你们也结婚了,在要一个孩子,是不是这些就都没有了……”

    可偏偏现实就是不让人愉快,一连串的打击,就差最后一锤子就把王妈妈给捶地里面去了。

    “妈……”

    叫人一声妈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特别对于简宁来说,家里有一位母亲,可从来都觉得不像是母子,他跟母亲的关系更比较像是领养的那种关系,母亲高兴就会逗逗你关心关心你,不高兴就会把你扔在一边,她没抱过自己,但是却关心自己,那种感情很复杂,相比较王妈妈的态度就明显的多,我喜欢你就千方百计的对你好,讨厌你的时候看见你就觉得眼睛疼,会指着门口叫他滚。

    “不说了,大晚上的,你们好好的过,这样妈才能放心……”

    “妈,那下次要是我跟她吵架,你一定要站在我的身后啊。”简宁笑笑的说着,把有些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就给改变了。

    “行。”王妈妈答应的很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