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现在啊有些担心钱,你当着她就别买那些花钱多的,每天买菜之前给我打一通电话,这孩子啊,我也说不了她,心思太重了。”王妈妈跟护工交代着,自己拿着东西就要准备回家了,家里还有事儿呢,想留下来就这么照顾王冉,自己照顾就肯定比别人要强,但是没办法,也是怕王冉心里想别的。

    护工点点头。

    “我尽量控制着一点花,王冉是不是又交了医院很多钱啊?”

    王妈妈点头,最近他们俩花钱也跟流水似的,简宁好,可是简宁身上有个问题,原先王妈妈也是没看出来,但是王冉担心钱的这个劲儿,王妈妈昨天晚上没睡好,因为不是在自己家。

    简宁可能是因为从小的环境就比较不错,他从来不会担心有没有钱,他是聪明的能赚钱的,靠自己本事一个月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任何自己想吃的,不需要跟自己家里伸手,但是结婚以后呢,这情况就变了,因为你结婚有些花销就莫名的变大了,简宁太完美,完美到了,他不合计将来,也不怕没钱花,但是王冉生长的环境不一样,你看就从护工嘴里说,简宁经常去某家店里买一份小点心给王冉吃,在花钱如流水的今天,王冉就开始觉得这样是有负担了。

    “才交,行了,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简宁回房间里换衣服,王冉坐在床上,自己用手试着给腿按摩呢,他拿出来一件衬衫,简宁已经好几个月没买过衣服了,过去自己单身的岁月里,不能说每月都买,但是几个月买两件衣服很平常的事情,因为他本身有这个消费能力。

    “穿白色的还是蓝色的?”简宁从衣柜里拿出来衬衫看着王冉问。

    王冉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白色的,你过来,我给你穿。”

    简宁拿着衬衫送到她的手里,自己配合着她的高度,王冉给他扣扣子。

    “你穿白色的最好看了。”

    “不是人比较好看嘛所以穿什么就都好看。”简宁对着王冉眨眨眼睛。

    王冉无奈,这人的脸皮太厚了,扣好最后一个扣子:“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好不好?”

    “好,不要太累。”

    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些时间,帮着她按摩按摩双腿,护工在外面收拾房间呢。

    “简宁还没走呢?到点了。”

    简宁单手搂着王冉的后脑,在她的上唇上亲了一口。

    “那我上门了。”

    “慢点开车。”

    总体来说,简宁算是浪漫主义,王冉则是现实主义,当浪漫主义撞上现实主义,日子过的有些精彩了。

    复健不是一个叫人觉得很愉快的过程,好在发泄之后,心里的怨气就跟用针照着气球扎了一下一样,瞬间气儿就都跑掉了,无影无踪的。

    医生说恢复的很好,照着这情况,至多半年。

    “还要半年啊?”王冉长叹一口气。

    “那也不能一口气就吃成一个胖子是不是?”

    也是有那么一点的道理的,王冉很是平静的回家,很平静的去生活,有人盼着她好,自然就有人盼着她不好。

    乔芸觉得王冉挺可怜的,你看现在都不能走了。

    外婆没好气的瞪了乔芸一眼:“你有那闲心去关心别人,不如好好的想想自己。”

    乔芸就是有点八卦,你说王冉姐还能站起来吗?听说去复健了,那是不是就说明她将来能站起来走路了?

    “哪里能好的那么快,你以为康复就真那么容易,你看看你外公,到现在还在辍步呢,现在都多久了?王冉又伤的比他重,估计这辈子也没什么希望,小简啊就是没眼光,活该,你愿意娶那你们就过吧,以后再没孩子,你看着吧,王冉的未来挺凄凄惨惨的,丈夫现在*她,过二十年没孩子,你在看。”

    乔芸看了外婆一眼,觉得这话说的好像有点太那个了。

    “叫丁冬周末来家里吃饭。”

    乔芸就跟没听见似的,乔芸现在就是拿乔,她本身就不喜欢丁冬,跟他交往就是纯粹看上他家的条件了,人总不能两全,也没说就要回头去找吴国太,但是心里不舒服。

    “再说吧。”嘟囔了一句。

    “乔芸啊……”外婆就特别想说乔芸两句,这孩子真是一点人事儿就都不懂,可是外婆心里也清楚,乔芸觉得丁冬长得矮,其实那小子看久了挺好看的,丁冬不丑,就是个子不怎么高,要那么高的傻个子有什么用啊?

    丁冬给乔芸买了一双凉鞋,花了五百多,交往期的男女总要有点互动的,说实话丁冬这小子人品质很不错,可乔芸心里就是过不去这道坎,总觉得自己应该能找到更加好的。

    丁冬家里都问了多少次了,乔芸就没上一次门。

    今天丁冬就提出来了。

    “周末去我家坐坐吧。”

    他也是想结婚了,到了这个年纪就应该做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情,家里房子也有,准备装修就好,叫乔芸过去就是自己妈要先问问她的意见的。

    “周末啊?不行,我要陪外公,你也知道我家里情况……”

    这就是推。

    丁冬人不是傻子,你乔芸这样怠慢,有一点想要结婚的意思吗?如果就这么拖,丁冬就准备闪人了,他不是花时间来玩的,跟乔芸分开回到家,他妈就肯定是要关心的。

    “说好了没?我明天就买菜……”

    “说是周末不能来。”

    丁冬他妈一听儿子这话,综合考虑,还是算了吧,就没有必要在交往下去了,这样的孩子觉得自己的家世特别了不起吧,这样的,得咱们高攀不起。

    “你给中间人打电话,现在就打,黄了吧,赶紧的,省得将来大家都难过,不好过。”

    丁冬想想,自己跟乔芸交往的这一段时间。

    夏侯令一接到电话,这不处了也得有点原因吧?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觉得我跟她不合适。”

    说的就挺笼统的,夏侯令肯定要马上过去自己妈家啊,这小子就真挺好的,你说各方面都不错,乔芸这是想干什么啊?开车过去,外婆他们都睡下了,听见敲门声起床了。

    外婆披着衣服出来给儿子开了门。

    “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跟典韦吵架了?”

    夏侯令就跟外婆说了,外婆去敲乔芸的门,自己就那么告诉她,有点脑子就得跟丁冬结婚,将来结婚了,少不了你的,听儿子说的,脾气特别好,这样的男人也许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会对你好的。

    “芸芸你出来。”

    乔芸迷迷糊糊的就被叫醒了,一问三不知,知道也说不知道,反正觉得黄就黄被,没有他还有别人的,早晚自己也能结婚。

    “你要是还惦记吴国太,我就劝你打消那个心思,你要是嫁给他,你还不如就不结婚了,做单身贵族吧。”

    外婆能不知道乔芸的心思嘛,那乔芸现在就是这个态度,不叫我结自己愿意的婚,那行,我就配合你们吧,一副要死的样子,外婆看着她这样就觉得心口翻腾,自己是为了谁啊?

    你说她就是不肯听话。

    夏侯令也看出来了,感情这码事儿吧就真的不能勉强,她自己看上那个了,你说什么就都没用,她不往心里去啊。

    吴国太这边他妈一咬牙一跺脚到底是在高新区的高新区给儿子买了一个四十平的房子,吴国太自己还贷款,首付他妈给出的,没办法,人家女方没房子就不干啊,结果买了,女方还有点不愿意,觉得小。

    主要女方不是女孩子自己出来说话,什么事情都是她妈做主。

    吴国太他妈这一看,怕的就是老丈母娘跟着搀和过生活,这样下去,好不了。

    “别处了,咱们房子有了还怕找不到好女孩儿嘛。”

    大手一挥叫黄,吴国太也没觉得可惜,自己时不时也会想起来乔芸,毕竟那时候都住到一起去了,你说没感情那就纯属哄人玩了,愉快不愉快那都是一些美好的记忆,生气那个劲儿过了,剩下的就都是对她的怀念了,其实乔芸人也挺不错的,对他又好。

    吴国太这个房子买的,他爸妈不能过去住,因为不靠谱啊,要在这边做生意,吴国太不能过去住,他上班时间折腾不起,买完了就等于放在那里放着呢。

    早上处长喊了吴国太一声。

    “小吴……”

    吴国太站住脚,看了副处一眼,副处说单位要派人去西安,这是吴国太第一次被重用,自己心里都开花了,吴国太其实脑子也不是不聪明,就是这张嘴不行,不会说,在单位你再有实力,一句话没有,想往上爬,那简直就是太难了。

    工资最近也涨了不少,相对别的公务员来说,他的工资肯定就是低的了。

    回家收拾东西,坐的那航班人不算是太多,一下飞机,西安那边的单位就来接人了。

    外婆唉声叹气的,人丁冬就死活都不处了,乔芸还跟没事儿人似的。

    “你要是跟丁冬结婚,芸芸外婆就这么跟你说,你结婚就有车有房,你想那些不实际的有什么用?就吴国太那个家里……”

    乔芸低垂着视线,一脸的别扭。

    “外婆你别想太多了,我没打算回头。”

    你是没打算回头,你就打算对着跟我干,外婆觉得自己也管不了,能管她多久?结婚她自己不愿意就跟丁冬似的,你说*答不理的,什么男人能对你上心?这就非吴国太了是吧?

    行,我成全你。

    “我就是上辈子欠你的。”

    外婆感慨了一句。

    外婆给夏侯兰打电话:“你说拿十万就能给乔芸弄个进编的工作是吧?”

    外婆这回是动心了,吴国太工作不好就不指望他,得把乔芸自己的工作给弄好,夏侯兰这一听,这老太太怎么还当真了?现在是十万的事儿吗?是托人,得找到这个当口的人。

    “我觉得国税挺好的……”

    夏侯兰心里冷笑,国税当然好了,问题乔芸进不去,这得有多少的人脉才能把乔芸送进国税去啊?就是有,她也不会给乔芸弄进去的,自己儿子女儿都还没进国税呢。

    夏侯兰认识人,但是人情这个东西不能多欠的,她要留着等姜雯将来毕业在用的,眼看着姜雯也快了,等女儿毕业自己得找门路,姜雯亲,乔芸亲?

    那肯定是亲生女儿优先了。

    外婆就跟女儿说了,说想同意乔芸跟吴国太,不行自己就去找吴国太家里被。

    “妈,你可打住,你给人家骂成那样,现在上门去找人家?你疯了吧?都叫人看不起我们,你可千万别这么做,一个女孩子难道还嫁不出去了……”

    “那她就是不愿意啊,你说丁冬这孩子多好,人家提出来多少次叫她去家里看看,死活不去,你说不动她。”

    乔芸有点哏劲儿,你怎么说她就当没听见,自己活自己的,别人说什么就等于都白搭。

    “妈,你要是为乔芸着想,就千万别叫她嫁给吴国太,不然这以后的日子可精彩了……”

    那一家人,小心思太多,能不要最好就不要。

    外婆没听夏侯兰的话,乔芸这年纪也不小了,她自己本身又对谁都没有兴趣,得,结婚就结婚吧,条件不行不是还有姨妈跟舅舅呢,谁也不能看着孩子的生活不好过,都会搭把手的。

    人吴国太他妈这回可神气了,你外婆亲自上门来了是吧?

    你后悔了是吧?

    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家乔芸就是臭手里了,不然你上门干什么?现在知道错了?

    “国太没在家啊?”外婆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人似的,乐呵呵的跟吴国太的妈妈说着话。

    吴国太他妈现在就愿意叫两个孩子结婚,非常愿意,你外婆不是已经拿出来你的态度了,这样我就能拿捏住你们家了,我怕什么?

    “啊去西安了,这不最近领导有点看重他……”

    外婆一听,这要是吴国太能好好的,也行啊,你说毕竟铁饭碗嘛,这么一看,乔芸还真就没什么可挑他的,再说吴国太这个外在条件确实就很好,除了家不好一点之外。

    再来说吴国太,来到这边的分局,讲了一节课,按照正规这边是需要给他钱的,这个钱呢?聪明一点的人首先回去之后,机会是副处给你的吧?他要或者不要,你应该提出来,你不能装迷糊,你以为你拿着这个钱,人家就不知道?

    老早那边就过信儿了,不过也就是两千块钱,遇见好的领导,人家是不会要这点钱的,还没看进眼里呢,遇上不好的领导,那就没办法了,一人一半被。

    吴国太有自己的小心思,觉得钱给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干什么要回到单位在分副处一半,再说副处也不稀得这点钱不是。

    这就是脑袋有坑的选手,同事在飞机上就提醒过他一句,副处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个毛病,小心眼。

    吴国太提都没有提这个钱的事儿,副处也没表现出来,但是心里直接就给吴国太的印象狠狠画了一个X。

    本来办公室是轮不到吴国太出头的,这不有人把处长给得罪了,闹的还挺不愉快的,这就让吴国太捡到机会了,结果他自己不懂得把握。

    吴国太回到家,他妈拿着这钱就特别高兴,你看自己儿子现在时来运转了,出一趟门还拿了两千块钱,这以后日子不是越过越好了嘛,还激动的淌眼泪了,吴国太自己也是激动,觉得自己的春天可能就要来了。

    吴国太他妈对儿子就说了,乔芸的外婆找到家来了。

    吴国太没吭声,他还能说什么?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想法,想叫乔芸回来,也想就这样跟乔芸断得干干净净的,自己也说不好,反正挺乱套的。

    “儿子啊,能退一步咱们还是退一步,他们家来我家说这些,那以后咱们就不怕了,我家就没钱,但是她家不是有钱嘛……”

    吴国太又被叫出差,副处还特别提醒了一句。

    “这次都不能坐飞机啊,你们坐火车去。”

    大家就抱怨,谁愿意坐火车啊,去那么老远的地方来回一折腾,什么心思就都散了,吴国太以为自己在副处这边就算是有面子了,就问了一句。

    “怎么不是坐飞机呢?”

    副处拧着眉头看着吴国太:“上面有条文,说是公务员不能坐飞机,不知道嘛?上次那是通融,这要是被抓出来我也吃不了兜着走,你们坐飞机还坐出来瘾了?不愿意去就谁也别去。”

    吴国太有点眼睛发直,莫名其妙的等回来,一毛钱没拿回来不说,直接就被打入冷宫了。

    副处对吴国太的评价就是这个孩子眼界太窄,根本就不能有什么大作为。

    “以前吧看着闷声不响的,觉得人挺忠厚的,现在看来,是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别人至多也就是在背后说说,他竟然当着我的面来质问我,为什么不叫他们坐飞机……”

    处长笑。

    “怎么说的这么有怨气呢?得罪你了?”

    “我公是公,私是私,那头给的钱回来说都没有说,这孩子我不放心……”

    得,直接处长副处长这边就挂了一个印象,对以后吴国太的升职肯定就是没好处的,偏偏吴国太并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他以为不过就是两千块钱,人家不差这两千块钱,也压根没往那上面去想,人就这样给得罪了。

    乔芸跟吴国太又捡起来了,捡起来就要准备结婚,两家人坐在一起,这回外婆的气焰就没了,被人家姓吴的给灭了。

    “房子我们家也买了,装修的钱就你们家出吧。”

    他们家不管,你们家要是舍得孩子每天在路上花那么多的时间跑,那你们就装修,你们要是舍不得,那就想办法。

    外婆想来想去,最后只能这样,那就是乔芸吴国太跟他们老两口一起住。

    “这样好,有外婆照顾着孩子,我还放心呢,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吴国太他妈赞成。

    要准备结婚,就要开始买东西,拉拉杂杂的一堆东西都等着买,吴国太家说钱都扔房子里了,你去住不住那房子都买了,房产证还没下来呢,卖不掉,家里就是没钱,一个没钱十个没钱的,乔芸自己本身也没有攒过钱,一切就等于都是外婆在消费。

    典韦来王妈妈家坐坐,正好三婶才给家里送的桃。

    “典韦啊,你回去就装一兜,这个桃特别甜,我家王冉就喜欢吃这个桃儿……”

    典韦本来是想去看看王冉的,但是怕会触动孩子的心里就没敢去,就来王妈妈家了。

    “王冉这工作就是不要了?”

    王妈妈呵呵笑着点点头:“没办法了,所里一直催着回去上班,你也知道她的情况根本就回不去,坐时间长了,腰就受不了,不能为了工作就不要身体了,工作再好也不行啊,简宁说他也能负担得起,就让王冉不干了……”

    典韦听的有些唏嘘,你说那工作可是铁饭碗啊,就这么不要了?

    多少人都在等着往里面考呢,你说这事儿弄的。

    说着说着就说到乔芸的身上去了,典韦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看热闹的,人家吴国太家里现在就吃定外婆了,什么钱都不掏,你家不是有嘛,都你家出,人家会用好听漂亮的话去麻痹外婆,你不是对乔芸好嘛。

    “我妈啊,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做了这个决定……”

    王妈妈没有心情管这些,天天操心自己家里的这点事儿都操心不过来呢,也不愿意听,别人愿意怎么过那是别人的事儿。

    “简宁对王冉挺好的?”

    说起来这个王妈妈就真的打从心眼里的笑了出来。

    “之前还闹别扭呢,王冉这孩子啊,我也说不好她的个性,有点怪,好在小简这孩子脾气好,愿意顺着她,只要他们俩能过的好,我这颗心就放下了,死了都能闭眼了。”

    “大姐你说的是什么话啊,可得好好的活着,等王冉康复了还得帮着带孩子呢……”

    王妈妈点头。

    “是啊,明年估计日子就会顺畅了,甭管生个什么,我给带,不用他们俩。”

    王妈妈已经下定决心了,只要王冉生孩子,谁都不用,自己就给王冉带,简宁忙肯定是不行,王冉到时候也得找工作啊,王妈妈觉得未来就是满满的希望在等待着自己。

    王冉的复健最近算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之前就一直停留在要被别人抱起来,然后自己能试着站立,现在可以自己扶着哪里自己站起来,过去卡壳的那一阶段,简直叫人觉得崩溃,因为毫无进展,就停留在原地,你加油了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你泄气了却立马能看见不好的反应。

    你付出看不见回报,你不付出就什么都没有,好在自己是撑过来了。

    能慢慢的扶着墙试着动,不过还是腿脚不灵活,容易摔跤。

    王冉歪着头就跟简宁说。

    “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奖励了,我撑过来了,老公。”

    护工看着王冉这样,自己摇摇头,有时候就真的跟小孩儿似的,会撒娇,自己都不好意思看了,明天简宁休息,她今天要回娘家,送回去一点钱,家里父母身体也不是太好。

    家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简宁顿了一下。

    “那你想要什么呢?”

    想要什么?那真说不出来,因为好像自己就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

    “那美男就送个香吻吧……”

    话还没说完呢,简宁俯身捧着她的脸,含着她的上唇,自己离开退后一点距离,忍不住一笑。

    “这样算嘛?”

    王冉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真是的,一点准备都没有,不带这样的。

    护工不在家,晚上换衣服就要自己换了,活动的幅度不能太大,不然扭到或者是伸到这种结果放在她身上最后都会变成不太完美的,套到一半,这人今天洗澡的速度特别快,拿着毛巾擦着头推门就进来了,王冉拽着被子。

    “怎么回事儿啊,进门之前不敲门。”

    简宁也有些尴尬,没想到她还没换完,自己进去冲澡她就开始换了,到底在蘑菇什么来的?

    “抱歉。”自己把门带上又退了出去,等出去之后才想起来,他们俩领过证了吧?

    那算不算是合法的?

    不能看嘛?

    好像法律是给了他正大光明可以看的权力。

    王冉的声音有些发闷:“你进来吧。”

    简宁拿着毛巾又再次进了房间,要扶着她躺下,她自己没有办法躺,单手捧着她的后脑,将她的身体往下平缓的滑动,拉过来被子给她盖上。

    “热不热?”

    王冉揪着被子:“不热。”

    自己嘿嘿的笑着,简宁被她笑的有些发毛,转过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有什么就那么好笑的?”

    “是觉得自己捡到宝了,你看我老公这么帅气。”

    “你要是觉得我那么好,就不应该总是欺负我,总是给我气受,还怀疑我的真诚,你是个丑女,因为你心灵不美,我是美男是因为我心灵美。”简宁幼稚的说着。

    王冉的嘴巴上就能挂油壶了,谁是丑女啊?谁心灵不美了啊?

    “那你就没有情绪不好的时候嘛?人都会这样的……”王冉给自己找借口。

    简宁淡淡的看过去:“我不会,我自己都会解决掉,我的心里非常强大。”

    王冉挪开脸,不跟他说了,真是的,怎么说他就都有话在等着自己,说又说不过,才发现他的口才就这么好,闭着眼睛就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简宁是等头发快要干透了自己才准备睡,屋子里只有电视机的响声,她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简宁在看书。

    合上手里的书做好了标记放到一边,把电视机关掉,关上灯,才要扯被子,感觉她的手摸了过来,就放任她抓着自己的手。

    屋子里有些黑,因为王冉现在睡觉稍微有点光就睡不着,跟过去上班的状态完全就是两样,那时候哪怕外面就是拿着电灯照着她的脸,她都能睡,永远睡不着,现在是稍微有点声响有点光自己就会立马醒过来,在想睡就特别的难。

    伸手不见五指,差不多黑到了这个程度,看不见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心中微微一动,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位置。

    王冉睡觉一定就是没穿内衣的,这个位置放的有些尴尬,简宁神色却如常。

    “睡吧,明天去公园转转。”

    王冉目光中闪着一丝的坏,今天医生的话,叫她找到了信心,自己似乎可以站起来,以后也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从结婚开始,没有往那方面想过,毕竟这样的情况,她哪里有心情,但是现在不同了。

    她应该感激一下这个帅哥救了自己,应该以身相许一下。

    拉着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腹部,然后拽着从睡衣里直接就放在胸口上了,王冉眼睛里带着小小的得意,就这样吧,睡吧。

    “晚安老公。”

    简宁的手放在那里就一直没有动,因为动了他不确定自己这样的行为算不算是禽兽,可是他是男人啊,不是和尚,到底是动还是不动?

    旁边那位是真的没心没肺,今天似乎就真的很高兴,很快就入眠了,她自己把局面弄成这样,结果她就这样睡了?

    睡了?

    简宁的手动了一下,抓在手里的柔软就像是面团,特别的松软,当你松开手的时候它又会变成原来的形状,很软很软的触感。

    早上王冉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那个人在坐着呢,就那么坐着呢,挺奇怪的,这是梦游了?不然为什么会这样?

    室内还是有些暗,王冉试着叫了他一声。

    “简宁……是不是做恶梦了?”

    简宁回过头,略感局促,事实上蒙了一夜的白馒头,叫他睡的有些负担,特别醒过来之前,梦见了好多好多的白馒头,睡醒了之后很郁闷,这是什么梦啊。

    自己躺下身,手自然的顺进了她的衣服里,晚上是晚上,但是现在是白天啊,王冉不习惯,脸色爆红,自己还要装成一副很是淡定的样子,她都是已婚妇女了,还怕什么?

    简宁只是想确定一下,自己很是郁闷的把头埋进她的胸口上。

    “做梦梦见了好多白馒头……”

    王冉笑的眼泪都要淌出来了,简宁就知道不能跟她说,有那么好笑嘛?自己很可笑吗?

    身体往下顺了一下,头钻进被子里,在笑的那个人就再也笑不出来了,手微微有些收紧。

    王妈妈拎着一兜子的菜上楼,现在年纪大了确实不如以前了,上个楼梯还得歇口气,自己缓慢的爬上去,敲门。

    “简宁啊……”

    简宁踩着拖鞋出来开门,王冉看电影呢,王妈妈拎的菜有的是家里种的,有些是自己给王冉买的,反正很多东西一个大布袋子里面都是。

    “妈,喝水,你出来的时候叫我去接你多好。”

    “妈……”

    王妈妈只要看着王冉能笑出来,自己就百病都消了,觉得头有点晕,一直就认为可能是天气热被。

    接过来简宁手里的水杯。

    “妈中午给你们做好吃的,她回家了是不是?明天回来嘛?”

    简宁点头。

    王妈妈起身的时候眼前晃了一下,简宁伸手扶住王妈妈,家里有血压仪,是血压有些高,王妈妈自嘲的说着。

    “我以为就是天热的,你看家里有个医生多好。”

    简宁让王妈妈进去休息,自己做饭就行,王冉跟着凑热闹,你说厨房那两人哪里就是做饭呢?

    王冉竟瞎指挥,自己不能帮忙吧,还一直有话要说。

    “不是那么切的,应该先过水……”

    王妈妈休息了一会儿从房间里出来,也吃过药了,看着王冉在那边指手画脚的,进了厨房。

    “不懂的人就别说,自己好好坐着,怎么指手画脚的?”王妈妈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干活的时候有人添乱,偏偏简宁你说,王冉就在一边添乱,他反倒是跟没事儿人似的。

    一点不受影响。

    “回去看电影吧……”

    “你看,我妈嫌弃我了,觉得我在添乱……”王冉对着简宁说着,简宁心里只觉得好笑,自己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有办法说服丈母娘,王冉对着简宁呲牙,那意思就想把简宁给吞了。

    “妈,你看王冉,她吓唬我……”简宁对着王冉也比了一个摊手的动作。

    “你这孩子,要不你进来做,我们给你腾地方……”

    王冉回客厅里去了,自己一边看电影一边继续给腿按摩,这是现在只要休息就会做的事情,也许作用不大,但是万一自己是万一里的万一呢?

    她幸运似乎一直都不错。

    “你也别老惯着她。”王妈妈上手切菜,上手才知道有没有,那刀不用看唰唰唰菜就切完了。

    简宁给王冉倒了一杯果汁踩着拖鞋送出去。

    “喝吧。”

    “你嫌弃我……”王冉眼里带着笑,每次调戏他,吓唬他,自己就会觉得特别幸福,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简宁忍不住叹气:“我们俩到底是谁嫌弃谁来的?”

    王冉接过杯子,简宁蹲下身自己趁着这点时间也上手帮她按摩,王妈妈出来想问简宁姜放到哪里去了,接过就看见这样的一幕,不由自主的双唇就翘了起来,年轻人啊,自己果然就是老了。

    “对对对,就是那地方,会疼……”王冉说的很是认真,简宁就侧着脸问,哪里哪里,王冉就说着,王妈妈站在厨房的门口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越是看简宁就越是喜欢。

    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的姑爷的,毕竟你看他对王冉这么好,他到底是怎么坚持过来的,王妈妈都搞不清楚。

    “弄疼了弄疼了……”王冉说着,简宁装模作样的凑近王冉的脸前,王妈妈已经退回去了,在厨房做饭呢,简宁拧拧她的鼻子:“B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喊了……”

    王冉的脸有些发红,这个该死的男人,随即淡淡一笑:“那总比没有的好。”

    简宁站起身。

    “我是男人即便没有,也不会有人来笑话我。”

    王冉反唇相讥:“人家男人都有C……”

    不知过了多久,简宁淡淡的开口:“第一我不认为你会喜欢那样的男人,第二当你有C的时候我建议你在来要求我达到C,即便这样你跟我依旧只是打平而已,换句话说平手就意味着你输,你说了有总比没有好,那打平了你有嘛?”

    王冉拿着手里的靠垫照着简宁就飞了过去,简宁伸手接住了,手长脚长就是有这点好处,他静静的看着她,她静静的回望,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温柔,一种柔情。

    生活就像是一段路,没人能预知到下一段路的路况是什么样的,好走不好走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坚强和勇气一起走下去,之于王冉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她遇见了简宁,没有或早或晚,出现的刚刚好,出现在她的路上,引领着她前进,做了她最忠诚的卫士。

    “简宁啊准备吃饭了……”王妈妈叫了一声,王冉别开眼睛,自己眼睛里都装满了笑意。

    遇见一个对的人,是会为你的生活加分的,这个人会叫你的生活变得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