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51  一看见你就我就笑

151  一看见你就我就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起这么早,睡好了?”

    护工听见声音自己从房间里踩着拖鞋出来,谁都有个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昨天烧了半宿,早上实在睡过头了,听见厨房的声音这勉强才从床上起来,毕竟是来人家干活了,自己不舒服也得撑着。

    “姐,你回去休息吧,马上就弄好了,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垫垫?”

    护工大姐心里挺不好受的,昨天吐了好几次都是简宁帮着收拾的,她实在是身上没有力气了,自己是来人家家里干活的,你说还叫简宁帮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她现在真是觉得在王冉家干的挺好。

    “王冉啊,大姐昨天真是不舒服,你看还麻烦简宁……”

    王冉这人在这方面心就挺粗的,那大姐之前照顾她给照顾的就非常好,也没有嫌弃过她,虽然说是来家里工作的,但是也是人,大家都是平等的。

    “姐你心里别想其他的,没事儿,谁都有不舒服的时候,吃点早饭吧,一会儿把药吃了,要是不行就去医院在看看。”

    护工摇摇头,根本就没有胃口吃不下去,自己就回房间了,没好意思在躺下,其实说实话她现在是想睡觉的,折腾那么久,脑子又昏昏沉沉的,可心里终究想着自己拿人家的工资,不能这样,王冉这身体跟一般人又不一样,能叫她干活嘛。

    牛奶、面包这是王冉能准备的最大极限了,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准备这些简单的。

    “姐,你怎么起来了?回去睡吧,她自己没事儿。”简宁从房间里出来,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把手里的包放在一边,护工见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可忙的,自己就回房间了。

    “你一会儿把药拿给她,我给妈打电话了,妈一会儿过来。”

    家里没人陪着她,自己也不放心。

    “不用叫我妈来,我自己行。”

    简宁摇头,那肯定就不行的,从床上往轮椅上挪动,只是靠王冉自己,根本就进行不下去的。

    王妈妈把家里都收拾好了,自己穿好衣服,带了一些钱,装了很大一个包,这就准备长期扎营了,徐秋华一看,这情况有些不对啊。

    “妈,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旅游去?

    没听婆婆提起来过呢?

    “我去王冉家住两天。”

    王妈妈拎着东西出门,王爸爸那边早就等着呢,估计是要送老婆去,徐秋华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可真是的,又去女儿家,这就恨不得天天长在女儿家了,那就别回来算了。

    你看看婆婆这每天折腾的,自己才从医院回来,她当自己是什么好人呢?

    给自己娘家妈打电话,徐秋华她妈就挺无奈的,你说你婆婆愿意去哪里就去被,你整天闲的没事儿看着她干什么啊。

    “我就是觉得不公平,这去了王冉家给干活不?又搭钱又搭人力的,对我们什么时候这样了?”

    徐秋华她妈觉得这女儿啊,就是没良心,动不动就得比较一下,然后找一下王冉到底是占什么便宜了。

    王爸爸把王妈妈送到楼下,王妈妈下车,就跟王爸爸说:“一起上去吧。”

    都到这里了,就上去看看被,王爸爸摇摇头说自己要回去,王妈妈也弄不懂这人,反正就是一个怪人,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随他去吧,自己拿着大兜子就上楼了。

    王冉特别仔细的看了自己妈一眼,好像确实没有生病,那是自己多心了?

    “妈,那你就多住两天,我给你做好吃的。”

    王妈妈笑,哪里能叫她做啊,她行动也不便的,家里护工生病了,王妈妈就说抱王冉下去。

    “在阳台晒也是一样的。”

    王妈妈就非要带着王冉下去,你说王冉这个体重虽然很瘦但是不轻的,而且王妈妈她并不是一个健康的人,自己想抱吧,没有力气,咬着牙怎么都下楼了也得坚持住,你说王冉不敢吭声,她要是说话,她妈不注意两个人就都得摔下去。

    护工听见声音,自己迷糊糊的起来,就看着王妈妈抱着王冉,你说这给护工吓的,真摔下去,你受得了王冉也受不了啊,这本来就是身体不怎么好,你在给摔了,自己负责不起啊。

    好不容易到平台上缓和一下,王妈妈就觉得自己不中用了。

    “你小时候妈抱着你一走就好远,一口气都不带喘的,现在真是老了。”

    “不老,妈,别下去了,你把我放这里吧,等简宁下班的。”

    实在不行就中午给他打个电话,王冉真的怕摔,在一个也是怕自己妈摔了,无论是谁摔了就都不好。

    王妈妈皱眉,大中午的好不容易他能有点休息的时间,还叫他来回跑,折腾他干什么,有那个时间叫他眯一会儿多好,数落王冉。

    “你别总有点事儿就想找简宁,再说等他回来那都几点了,我行。”

    护工赶紧下楼,让王妈妈抱还不如自己抱呢,护工勉强把王冉给报到楼下,自己好几次眼前发黑,就差点摔下去了,觉得这老太太真能折腾,偏偏就找了自己身体不舒服的一天。

    “她这不去医院看看能行吗?”

    王冉笑笑,说已经吃药了,要是晚上还不见好那就得去医院了。

    简宁中午休息,没在医院吃饭,自己拿着车钥匙,正好撞上陶林玉了,陶林玉女儿进医院了,这是没办法才来找的,夫妻俩好像吵的挺厉害,简宁从电梯里出来转角就撞上了。

    “你到底是怎么当妈的?你要是不能负责你当初把她生出来干什么?孩子烧成这样你就去上班了?你可真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后妈呢,上什么班啊上……”

    陶林玉的丈夫平时话也特别少,但是今天真是发火了,他出差这是才回来,到家就看见孩子发烧呢,家里就丈母娘在,他是没给丈母娘好脸子看,发烧不往医院送?要是烧出来什么病谁负责?

    他就搞不懂妻子,每天不停的上班上班,就没看她怎么休息过,既然那么喜欢上班,成家干什么?生孩子干什么?

    陶林玉推了丈夫一下,陶林玉丈夫也是看见简宁了,自己低着头没在吭声,陶林玉这时候实在是挤不出来笑容,她早上已经喂女儿吃过药了,谁知道她妈到底是怎么看孩子的,孩子竟然昏厥了。

    简宁点点头自己就出去拿车了,等简宁一走,当丈夫的就扔下一句话。

    “你能过就过,不能过我们俩就散。”

    挣再多的钱也得有命花,从她怀孕开始,你说一直坚持到生,挺着大肚子一直上班,自己就那么劝,你是怀孕的人啊,你天天在医院晃,在把孩子给晃出来毛病了,可是她听自己的吗?

    陶林玉心里的苦没有办法对别人说,这孩子从怀着到生,她基本就没尽过什么当母亲的责任,都是她妈她姐帮着带,他们夫妻俩都忙,她这个工作,除非是不干了,可是不干了整个家庭的生活条件就得降下来,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生活能好一点嘛,不就是能叫将来孩子生活的质量好点嘛。

    简宁开车回家,王冉人在楼下晒太阳呢,王妈妈陪着一起,你说给王妈妈晒的头晕眼花的,她年纪大了,有点受不了大太阳就那么晒着。

    “妈,你上去吧,我不用人陪,平时我都是自己在楼下的。”

    王冉看得出来自己妈不舒服,可是无论自己怎么说,王妈妈那就是不听啊。

    “妈……”

    王妈妈看着简宁的车开过来的,自己从椅子上起身,简宁给护工大姐拿了一点药,家里的药有点不全,又给王妈妈带的,王妈妈血压最近不是有点高嘛。

    “还是简宁有力气。”

    简宁抱着王冉那就简单多了,抱起来就上楼,然后转身回头接王妈妈手里的轮椅。

    “妈是老了,没力气了。”王妈妈打趣的说了一句,你看可不是嘛,看人简宁做这些就是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跟老牛拉车似的,这个慢啊。

    不知道简宁中午要回来,王妈妈也没有特别准备,赶紧的去洗虾。

    “妈,你别忙了,我回医院吃就行。”

    “不用,简宁你就在家里吃,给妈五分钟,炒一下就好。”

    菜是之前王冉在楼下王妈妈出去买回来的,自己过来女儿家肯定是要给买好吃的,给改善一下伙食的,王妈妈这边动作很快,开火炒菜。

    “简宁啊,路上慢点开,看着一点,别着急听见没?”简宁准备回医院,王妈妈在门口嘱咐着,这本来就是因为车祸发生的这些事儿,简宁也不觉得王妈妈唠叨,点点头,自己算是答应了。

    *

    “就这样真的不管他了?”简琳看了简宁母亲一眼问着。

    这简直就是不像话,就是能好,也不能要这样的女的啊,现在都多大了?将来还能生出来孩子吗?

    简宁母亲现在只要听见简宁的事情就头疼,她这一个星期哪里都没有去,就在家里窝着,身体不舒服,心里也难受。

    “简琳啊,不该说的话就别说啊,说点别的。”

    丈夫现在是听见简宁两个字就立马翻脸,好像家里就真的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了,她也改变不了这种情况,简宁那边自己也劝过,根本不听自己的,娶的那个老婆是个尖的,背后说不定怎么说自己呢,她是夹在中间都要难为死了。

    得,索性自己也懒得跟着搀和,随他们去吧,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他自己个儿愿意的,将来是受苦还是没孩子的,那也是自己选择的,赖不到别人的身上。

    简琳暗暗的想,这是不说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当初就应该早点下手,那样的人家给点钱,不行的话就找点人,怎么着还不能叫她松手了,这不是坑简宁嘛。

    简心的母亲最近有点吃不下饭了,因为简心要生了,这给她担心的,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挂着简心挂着谁?可惜宗伟宸他妈还生病了,宗伟宸也是两边顾不上,你说他爸没了,就剩这么一个妈,自己得陪着妈不?

    简心肚子疼,宗伟宸人也没在家,简心她妈出去办事了,这家里的保姆给简心妈妈打电话,说简心就要生了。

    原本是准备自然生,结果推进去了,说是太疼了撑不住了,就剖腹了,简心的妈妈人在外面焦急的等着,宗伟宸是带着他妈一起来医院的。

    宗伟宸他妈身体不是装的而是真不舒服,但是现在儿媳妇要生孩子了,必须得过来看看啊。

    简心妈这心里就起邪火了,你可真是一个孝顺儿子,你老婆现在生孩子,要不是自己回来的早,说不定就怎么回事儿了。

    “亲家,这简心推进去了?”宗伟宸他妈问这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自己儿媳妇生孩子她关心一句不行嘛。

    简心母亲对着宗伟宸母亲笑笑。

    “伟宸可真是一个负责的丈夫啊,老婆在家里要生了,家里这是幸亏有保姆,要不然我们家心心就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那些个人成天就恨不得把儿子摔在脚边,既然这样的话,还让他结婚干什么,哪里来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去哪里。”

    简心母亲这就是明着说了,她不高兴,谁也别想高兴。

    护士出来,说已经生了,生了一个女孩儿。

    简心母亲这回脸上才真正的有了一点笑容,宗伟宸他妈却有点不高兴,本来以为能生一个孙子,结果却是一个孙女,不是她重男轻女,这是有关香火的问题。

    “妈,对不起。”宗伟宸也没说自己母亲身体不好,说了也是辩解,岳母现在这样自己怎么说她都不能听的。

    宗伟宸他妈就要给简心坐月子,简心她妈一口就答应了。

    “用她坐,我嫌不嫌她脏?我可不用她。”简心撇着嘴,实在是看不上自己那老婆婆,狗屁都不会,成天跟个病西施似的,真当自己是什么了,简心一看见自己老婆婆就心里冒火。

    宗伟宸他妈原本并不是这样的,只是他爸去世了,你说两个人一起生活这些年,突然就走了一个人,她在这个城市里除了儿子还认识谁,见不到儿子自己就跟个傻子似的,整天在家里一坐。

    简心妈妈弯下身,自己给女儿整理整理头发,这女人总要走这么一遭的,经历过这一场,也不算是白当女人一回。

    在女儿耳边低语:“傻,让她侍候,这月子就没有娘家给坐的道理。”

    简心说自己也没想让娘家给坐,自己想去月子中心,她妈摇头,这个月子就非得宗伟宸他妈给坐。

    简心折腾人不是一般的折腾,孩子自己不能抱,说是刀口疼,她本来又娇气,一会这不对一会儿那不对的,孩子哭了影响她睡觉了,看着婆婆给孩子喂奶粉,那奶瓶子也不消毒一下。

    “妈,你干什么呢?奶瓶不消毒,孩子吃坏了怎么办?”

    “妈,你孩子哭了,你听不见啊……”

    “妈,你把她尿的给洗了啊,用我买的那种香皂,那是进口的,专门洗宝宝衣服用的,别的不行,会伤害孩子的皮肤。”简心是是活不干,你当奶奶当一次你以为是白当啊?

    就躺在床上指挥,这孩子一抱就松不开手,你说总是哭,白天睡觉晚上哭,宗伟宸他妈这体格子本身也是不好,有些熬不下去了,就跟儿子抱怨了两句。

    “这简心啊太娇气了,孩子根本就不抱,整天就让我抱,晚上孩子一哭就喊我……”

    宗伟宸跟简心商量,去月子中心,花点钱就花点钱被,他家也不差这点钱,简心阴阳怪气的看了宗伟宸一眼:“呦,你有钱?你不差钱,你钱哪里来的?你花的还不是我家里的钱,你可真逗,叫你妈照顾我两天这就不行了?我怀孕这些个月都是我妈照顾我,你妈就付出这么一点就不行了……”

    宗伟宸有些无奈:“我妈身体本来就不好……”

    “不好?”简心突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刀口是真的觉得疼,看着宗伟宸的脸指控的说着:“她是觉得我生了一个女儿所以不高兴的吧,我妈说当天护士出来说生的是女的,她脸子就变了,怎么还重男轻女?搞搞清楚她现在吃的住的穿的用的都是花我家的,你宗伟宸搞搞清楚,现在谁说了算……”

    宗伟宸不想跟简心吵,在医院吵架挺丢人的,自己就想走,简心邪火上来了。

    她挺着大肚子给他生孩子,他对孩子有没有一点关心?人家那当父亲的,抱着孩子就不撒手了,他是不是也觉得自己生的是女儿,所以不高兴了?谁都有权力不高兴,你宗伟宸就是没有。

    简心的小姐脾气上来,就指着宗伟宸的鼻子说。

    “我一个人在家里,我要生了难道你妈不知道?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恨不得我去死是吧……”

    宗伟宸的妈就端着盆站在门外呢,这从儿媳妇生孩子开始,就全部都是她上手,自己身体不好也硬撑了,结果简心还说这样的话,老太太也不是没有脾气,推门进来,拿着盆照着地上就一摔。

    “简心啊,你要是这么说话,我就不愿意听了,我怎么就故意想害你了?你说话有没有良心?从你生孩子,你妈管过一手没有?”

    简心冷笑;“我妈出钱了,我妈凭什么还管……”

    “你……”宗伟宸的妈妈讲不过简心,但是看着简心这幅张狂的样子,自己又不能说她,说了她,到时候儿子日子就难过,自己委委屈屈的眼泪要掉不掉的,结果简心这样还没有闹完呢。

    “妈,我说错了吗?你整天就弄出来一副不舒服的样子,我是欠你钱了还是怎么样啊?整天就耷拉着一张脸给我看……”

    “宗伟宸……”

    简心嗷嗷的喊着,宗伟宸掐着简心的脖子,宗伟宸他妈就劝着,打成这样不好看啊,再说叫他丈母娘看见了,到时候又没有完。

    简心就跟一个泼妇似的往宗伟宸脸上挠,他还有理了是吧?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吃自己家花自己家的。

    简心父亲跟母亲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简心父亲没管这一套,照着宗伟宸就给了一个耳光,那人宗伟宸妈能看着嘛,毕竟自己看不见是看不见,实在是因为简心这丫头太过于猖狂了。

    “你们凭什么打人?”

    简心指着病房的大门,对着婆婆跟丈夫说着:“都滚,滚啊,以后别叫我看见你……”

    宗伟宸拉着自己妈的手就要走,简心又起幺蛾子。

    她本身就是家庭比较好,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愿意听你的时候对你百般好,现在看着你不顺眼,你在她的眼里就连条狗都不如。

    “你把卡都给我拿出来,你花的是我们姓简的钱。”

    宗伟宸拿出来钱包照着地面一摔,自己领着母亲就走人了,简心这边谁劝就都不行,不过了,要离婚。

    简心她爸自然是不愿意叫女儿离婚的,这才生完孩子就离婚,成什么了?跟妻子对视一眼,那意思叫妻子劝劝她,叫宗伟宸回来道个歉就得了,心心这脾气也是够人呛的了。

    等简心爸爸一离开,简心母亲推着女儿的脑袋。

    “这件事儿你就一点错都没有?离婚孩子怎么办?”

    “没有他,我还不能活了?我自己养,叫他赶紧滚,别叫我看见他,以为自己现在就了不起了是吧?没有我们家,他宗伟宸就连条狗都不如,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他穿的花的都是谁的?”

    简心妈妈拧着眉头,就女儿说的这些话,把男人的面子就都给踩脚下了,你可以对他大脾气,但是这些话,不是你当老婆应该说出来的,男人最怕的就是这些。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妈可以收拾他,但是这话你不能说。”

    简心还想着宗伟宸掐自己脖子的样子,他可真行啊,想当孝顺儿子是不是?那自己成全他,他去当吧。

    “他想掐死我,妈,你别劝了,肯定离婚,他就是跪到我的脚前都不行,不过了,我看他离开我还能找到什么样的。”

    简心就是心里的那口气不顺,她折腾婆婆怎么了?那些活不应该是婆婆做的?

    简心够狠的,立马就给银行打电话,把卡挂失,说是丢了,宗伟宸的工资卡就都给挂失了,她就是不给他一条后路走,叫他明白,他是谁家的狗,省得他自己迷糊。

    简心妈妈看着女儿这样,这日子是想好好过,还是打算以后就真不过了?

    说也说不了,这才生完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有点产后抑郁症呢。

    问了医生,医生说并没有这方面的现象,看着就不像,简心妈妈叹口气。

    宗伟宸也是不想过了,他妈就哭,整天的哭,你说找这么一个老婆,动不动就拿出来他们家没钱的事儿出来说。

    “还不如就不贪图她家了呢,现在被人指着鼻子骂……”

    简心这边她妈又劝上了。

    “我可告诉你,伟宸两天没回家了……”

    简心心里有点害怕,到底跑哪里去了?可嘴上硬:“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等他回来我就跟他办手续……”

    简心本来是想用离婚吓唬宗伟宸,谁能想到宗伟宸被简心给侮辱的,自己觉得够了,离婚就离吧,大不了就一拍两散,他有工作就行,钱以后慢慢赚,也有打听过离婚的事情,孩子他是肯定不要的,简心也能养得起。

    给简心去了一个电话。

    “等你坐完月子通知我一声,我们去办手续。”

    本来简心在哺乳期是不能离婚的,但是她要求的话,她坚持问题就不大,宗伟宸觉得与其两个人愤怒的过,不如平静的分手来的好,她说的话太狠了,简直就把自己男人的尊严都踩在脚底下了。

    宗伟宸有些后悔,自己那时候跟王冉成了,也不见得今天就过不上这样的日子,自己就是一念之差,如果他们俩结婚了,感情还会好,王冉本身又不是那种任性的人,她现在也不会出车祸,真是他好,王冉也好。

    造化弄人。

    简心一听宗伟宸说离婚两个字,自己有些发懵,然后就是一股火从心间烧到头顶,他说离婚?他有资格嘛?

    在电话里对着宗伟宸又是一通骂,用最难听的字眼骂着宗伟宸,仿佛这样自己心里就会好受一些,宗伟宸现在就连脾气都懒得发了。

    “那行,到时候通知我吧。”

    宗伟宸也来家里了,见了简心的父母,说明来意。

    “我跟简心准备要离婚了,简心现在就是不想跟我过了,她总是觉得我跟她结婚就是贪图她的家庭,这回好了,我也可以证明了,我什么都不要,孩子也留给她,我净身出户……”

    宗伟宸这话说的有点……

    事实上就如简心说的,这话虽然不好听,但现实就是那样的,他能带走什么?

    房子的房票写的是简心父亲的名字,家里的一切就都是简心父母出钱买的,包括他妈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就都是人简心出钱给买的,宗伟宸这些年除了挣了一点工资,貌似就真的什么都没有。

    简心母亲心念一转,离婚?

    微微抿着唇。

    “伟宸啊,心心才生完孩子情绪上有些激动,不是针对你妈妈,她对我跟你爸就都是这样的。”

    这样的话,根本哄不住宗伟宸的,特别他现在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离婚呗,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但是对简心来说,离婚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简心她妈不愿意叫女儿离婚,宗伟宸没本事是没有本事,但好在听话,对女儿也挺好的,挺听话的,就因为闹一场误会,就离婚?

    “伟宸啊,妈在这里替心心给你道个歉,你就看在妈的面子上,暂时你们俩冷静冷静不行吗?”

    简心她妈做惯了白脸,好人就都是她当,这回也不怕自己家的气焰低了,道歉的话也说出来了,甚至都上门去找宗伟宸的妈妈了。

    “亲家啊,你看两个孩子这才有孩子,一个小家庭就圆满了,现在闹离婚,对伟宸也没有多大的好处是不是……”

    宗伟宸他妈是看着儿子受气难过,可孩子都生了,在一个真要是离婚了,儿子以后工作在受排挤怎么办?

    自己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

    简心她妈去医院,叫女儿等出院就跟她婆婆一起住,家里也挺大的,能住下。

    “妈,我干什么要跟她一起住?”

    “你听话点吧,你爸都生气了,心心你要是在闹,伟宸到时候在坚持离婚,我可帮不了你,你自己想好了,确定要离婚,那我就态度强硬点,把你接回去……”

    简心她妈何尝想低头,问题她是看出来女儿根本就是没打算离婚,就是嘴巴头上态度硬,这样有用吗?

    对女儿不狠,就会毁了她的将来,赌气离婚这样的事情是万万要不得的,哪怕自己心里也有些憋气,也必须劝。

    “离就离……”简心还在犟。

    “那就叫伟宸来,等你出月子你们俩去办手续……”

    简心诧异的看着自己妈妈的脸,她妈这是说什么呢?都不站在自己的一边?叫那两个乡下人欺负自己是不是?

    简心她妈现在也没有多少的耐性,因为她,自己还去给宗伟宸他妈道歉了,自己够窝火的了。

    “人是你自己选的,想当初,你想什么去了?”

    *

    护工早就已经睡了,打着小呼噜,王妈妈觉得这人睡觉,心里叹口气,这叫她怎么睡啊,翻个身。

    简宁才关了灯,王冉也准备睡觉了,简宁扬着笑看着她,手摸了进去,现在习惯了,要摸着睡才可以,王冉就说简宁缺爱,摸着摸着他就动了一下,自己趴在床上,下巴抵在她的胸口上。

    “……一下……”

    王冉推他的头,说什么话呢。

    “赶紧睡觉……”

    简宁睡不着,自己的头往她的睡衣里钻,王冉固定好他的头,压低声音:“妈还在呢,我妈有点声音就会醒的。”

    “家里的隔音挺好的。”继续前进,王冉揪住他的头发,简宁的速度很快,快准狠的直接就找到了某一点含住。

    早上他醒的比较早,看着自己的手,有时候就挺羡慕手掌的,捏着玩,等着她醒过来,王冉就偏偏没有要醒的样子,现在真是就习惯了,过去只要他稍微手碰到她身体一下,人立马就醒,还特别警觉,这可能就是一种习惯的养成?

    简宁闷着笑,王冉是疼着醒过来的,他用的力气就太大了,给咬醒的,胸部丝丝的抽抽疼,自己推了他的脸一下。

    “疼……”

    有点不愿意了,这又不是馒头。

    “早安。”简宁在他的脸上,额头上唇上到处亲着,每亲一下说一句早安,王冉就想躲。

    他人在被子里,王冉闭着眼睛不愿意去看他,真是的,每天起床就这样,这边王妈妈看着时间,简宁这要上班啊,怎么还没起床呢?在不起就要迟到了,自己过去敲门。

    “简宁啊,起来没呢,上班要迟到了……”王妈妈是怕简宁睡熟了还没醒呢,尽量都压低声音了。

    王冉吓了一跳,门锁了没有啊?推他的头,用口型叫他赶紧的起来。

    “我妈在门口……”

    门是简宁锁的,再说就算是没锁,他不信丈母娘能推门就进来,自己就无动于衷,有什么好怕的?问题他不怕,王冉怕啊,心脏不停的在加速,这要是自己妈推门进来,自己就不用活了,瞪着眼睛看着他,啊?

    还不动?

    简宁的嘴巴是动了,自己对着她狠狠的眨了一下眼睛他是起身了,王冉把自己的睡衣放下去,胸口觉得湿漉漉的,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简宁一本正经的从房间里出去,王妈妈难免的就会看见里面,还以为王冉还在睡呢。

    “赶紧的吃早饭,都要迟到了……”

    简宁耗了一把头发,家里的人真是太多了,可是又不能说别的,不然他上班,王冉一个人在家也不行,真真是左右为难啊。

    洗了一把脸,王妈妈把早饭都给做好了,王妈妈这可真是心疼女婿,早餐准备了很多吃的,怕简宁吃不好,也叫不准他喜欢吃什么,现在好了,样数多了就不同了,可以挑自己喜欢的吃。

    “你老是说什么都喜欢吃,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吃什么,你告诉妈你喜欢吃什么,我天天给你做?”王妈妈笑呵呵的说着。

    护工问王冉还没起床呢,王妈妈打断护工的话。

    “先让她睡吧,睡醒了在吃早餐就行,今天要去做复健是不是,我陪着她去就行,我们打车,你也别回来了……”

    简宁点头,王妈妈就看着简宁吃了一个小奶馒头喝了小半碗粥,你看这孩子吃东西,就真观察不出来,好像就没什么喜欢吃的,有菜没菜他就都这样。

    这样是好也是不好。

    简宁要回急诊了,因为家里开销需要钱,王冉的情况也是慢慢好起来了,一个男人首先就得养家,主任那边脸色有些不快,简宁就当看不见。

    在医院他是一个好医生,在同事的眼里是个好男人,在家里是好丈夫,是个好女婿。

    简宁一忙,首先就是王冉这边他是真的顾不上,好在现在王冉的情绪调整的比较好,夫妻俩有说有笑的,不高兴的就说出来,加上身体上有一些亲密的接触,有些话跟父母不能说,但是对着简宁王冉却能说。

    简宁中午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看的护士都发腻,没见过这样的,都结婚了,一打电话就不松手了。

    “午餐都吃什么了?”

    每天问一样的问题,竟然两个人都不会觉得腻,王冉看见好玩的笑话就发给他,不过她不经常给简宁打电话,怕打扰到他,简宁这边工资上来了,家里还是缓解了一部分,王妈“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妈又搭钱,王妈妈这做妈的真是辛苦,在女儿家一住就是小半个月,天天买菜钱她出,无形当中,王冉这伙食费又省了一半。

    简宁下班看了车子的后座一眼,那里面有个袋子,没拿出来就上楼了。

    你见过谁家男的买东西还需要藏起来的?

    不巧的很,简宁家就这样,他不是给自己买,就是给王冉买一些衣服鞋子,说过的,简宁本身生活的很潇洒,他买东西不管东西贵不贵,要么拆标就骗王冉这个不值钱,要么就是偷摸的放在车里,晚上等她睡着了,自己在下去拿上来,然后就说是以前买的,她没注意到。

    王冉现在这情况,自己也不经常去翻衣服,所以到底是现在买的还是以前买的,真的有些叫不准。

    “这是新品……”简宁拿了一块蛋糕,王冉皱着眉头,简宁自己先咬了一口:“我也就这么一点爱好……”

    王冉的眉头松了松。

    “我又没说什么……”

    他愿意吃那就买被,只要不是给自己买的就行,她其实也不爱吃那些东西,王妈妈在一边听见这话了,就心里想着,你说这小王冉啊,怎么整天就跟钱过不去呢?

    “简宁想吃就买啊,没钱了,妈给你买着吃,不就几块蛋糕,你妈买的起……”王妈妈说的是豪气万丈的,倒是显得王冉有些小心眼,王冉无语的看了自己妈一眼。

    “我也没说什么。”

    “你怎么没说啊,你是觉得简宁吃了可惜……”王妈妈就无赖女儿。

    “妈,他能吃我还高兴呢,问题是怕他打着他喜欢吃的幌子……”王冉说的寓意深长。

    简宁本来是想吃一口得了,他真不喜欢甜的味道,结果王冉这么一说,他手上的东西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了,自己一口就全吞了。

    他想宠着老婆,愿意看她吃这些东西,一天一块两块的,吃完饭还能吃点蛋糕,吃漂亮的蛋糕,那自己看着也幸福啊。

    他现在还有能力给老婆这样的生活。

    但是王冉考虑的就是,简宁这车很烧油,加上家里的开销,她也想让简宁生活的轻松一点,现在物价这么高,真就是钱刷刷就没了,没的可快了,自己现在又不能赚钱,她承认自己对钱现在是在乎了一点。

    王妈妈只是微笑,在她看来,谁吃问题都不大,吃点糕点能花几个钱,这钱自己就都能给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