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自己给自己找了一点活做,给某杂志写稿子,相对来说,她写的东西不比感情类的,拿的钱不是太多,但勉强也算是一个收入,单位那边,回去还是不回去,王冉心里也有些乱套。

    简宁的舅舅动作很快,想拉一个人下马这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每个当官的谁就敢保证身上没有一点事儿,不过就是看有没有人能护住自己,简宁的舅舅动作的莫名其妙,谁也搞不懂他是为了什么,以为这是其中有什么纠葛,谁的势力大,谁留下,剩下不行的那个给行的让路,就是这样的世道。

    上面调查团来的很快,人是肯定要进去,但是以什么罪名,将来会怎么判,这并不在简宁舅舅关注的范围之内,扳倒上面的人,难道下面一个小小的副所长还扳不倒吗?

    没有利益冲突,就单单为了王冉这样做,他也不是做慈善,自然不光是因为这个原因,事实上本来就想那位给扯下来,这才有了这么一出,妹妹记得自己的恩情,一箭双雕。

    王冉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林潇潇打过来的,林潇潇语气里压不住的兴奋:“知道吧,副所老丈人倒了……”

    副所长在单位里人缘特别好,王冉一出事儿住进医院,他之前闹的事儿就更加没人知道了,又善于做表面功夫,自然人缘好的很。

    林潇潇知道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她还知道一个秘密。

    副所这人说不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是对别人的女人有兴趣,王冉这进医院了,就是在喜欢,总不至于要一个残废吧,自己就将目标转移了,这个社会上不见得就都是王冉那种,女人也是可以分很多种的。

    陈小乔进入副所的视线里,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儿,今年新进单位的,据说马上也要结婚了,副所本身形象不是太差,人又风度翩翩的,总体而言到了他这个年纪,年龄只会给他增彩不会拖他的后腿。

    副所对陈小乔很好,各方面很是照顾,你情我愿的,自然就发展到一起去了。

    前提说过副所是有家世的人,他不会离婚去娶陈小乔的,你看陈小乔安静,但是不代表她心里没想法,她也不会将自己的一辈子都搭到副所的身上,这种事情,就是一种换取。

    两个人在一起高高兴兴的,你享受到我的付出了,我得获得我想要的。

    副所对陈小乔那是真叫一个好,哪怕她有男朋友,还不停的往陈小乔身上搭钱。

    陈小乔是一个表面跟内心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儿,很有心计,人长得一般,可是心计不一般。

    你在床上把男人给侍候好了,所谓的侍候好也不是随着他,时不时自己也发发小脾气,你不是不能跟我结婚嘛,当你找我麻烦的时候就跟你哭闹,你要是能离婚娶我,我立马就跟男朋友分手,副所做不到,所以心里对她也是带着一种愧疚。

    陈小乔就把这男人给弄的服服帖帖的,说要买房子,她结婚总要有婚房吧?

    她男朋友知道还是不知道?

    事实上,这样的事实叫有些人会觉得难受,因为陈小乔的男朋友知道。

    最初发现是因为两个人亲热的时候,他是心粗,但不是傻子,女朋友身上有一些痕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对,吵也吵过,但是确实没本事在这样的城市里买一个房子,他们俩的家庭都不是太好。

    陈小乔捡起来地上的睡衣,神色如常。

    她敢做就不怕被发现,事实上用自己的身体换一些什么,她不觉得这有什么,就好比她跟别人处过对象,然后在遇到现在的男朋友,有问题嘛?

    “我们结婚总要有房子吧,我还可以弄到车,你要是觉得我脏,那我们俩就分手,我不会难为你。”

    陈小乔的男朋友有些懦弱,本身条件也不是那么好,自己心里再不愿意,可是陈小乔保证了,最多就三年,三年一定跟他玩完,她的目地很是纯粹,就是为了要钱。

    两个人的心愿很美好,一个用女朋友未来的老婆陪人睡换钱,一个用自己的身体去换房子换车。

    “我没有房子住。”

    一般的女人这样开口,傻子也知道她就是图你的钱,可是副所也不知道真是陷进*情里了还是怎么样了,事事都顺着陈小乔,她说什么就什么,领着就去给买了一套房子,在比较好的地段,花了一百多万。

    他自己捞不到这么多的钱,架不住自己老丈人本事,跟陈小乔在一起之初,他老丈人的位置依旧坐的很稳。

    也不是没用话麻过,一出手就一百多万,是个人都会有点舍不得的,陈小乔推开搂着自己的人,瞪着他冷笑。

    “说什么喜欢我,喜欢我的身体和年轻吧,我跟你在一起你不就认为我图你的钱嘛,那行,我也不伪装,我就要钱,我要房子……”自己哭的梨花带雨的,听到副所的耳朵里,自己拿她也没招,给擦擦眼泪。

    “祖宗啊,别哭了,不就是一套房子,买,别那么说自己。”

    房子给陈小乔买了,这是买给她当婚房用的,房产证写的就是陈小乔的名字,然后又给配了一辆车。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这边老丈人被双规了,副所立马就受到影响了,如果老丈人真的进去了,自己也好不了,进入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躺在家里的妻子,而是陈小乔,自己的钱现在是动不了了,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没有多给她一些防身呢,自己要是进去了,至少她以后也能有个安稳,在一个就是担心她那个男朋友以后会变心。

    能把自己女朋友给出卖的男人,你得防着他在把你给卖一次。

    好在事情的关键不往他身上纠结,例行的配合调查,之前用掉的钱,也没有人查,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陈小乔怀孕了,谁的孩子?

    当然是自己男朋友的,她又不傻,自己给一个不确定的人生孩子,除非她是疯了。

    男朋友坐在沙发上,自己低着头吸烟,都不敢去看她的眼神,诺诺的说道:“要不然下次再要吧。”

    他是担心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到时候自己在给别人养孩子了,喜当爹这种事情他不太喜欢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陈小乔端着杯子,自己特别淡定的抿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是你的。”

    她男朋友在那边磨磨唧唧的,其实就想问她,你怎么就知道是我的?就是他带套万一破了呢?这事儿谁能说得准?都是没准儿的事儿,自己不想给别人养孩子。

    陈小乔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想的根本不会发生,我跟他一起……反正不可能……”

    男朋友跟陈小乔准备结婚了,可是这心里的绿云就一直没消散,他就是觉得这孩子不是自己的,可是陈小乔就是要生,心里也上火,有时候晚上睡不着,老婆给人睡就算了,但连孩子都是别人的,自己还剩什么了?

    他是从来没有后悔过叫自己老婆陪人睡,但是很是介意要给别人养孩子。

    陈小乔给副所打了一个电话,副所说自己家现在有事儿。

    “以后暂时先别联系我了,对你也好,你手边有没有钱?”

    陈小乔没有说话,眼泪唰唰的往下掉,一个男人,哪怕这个人的年纪比你大很多,但是他实心实意的对着你好,总会有一点感动的吧?男朋友本身就是个没有个性的人,全部都是她说了算,但是这个男人不同,他捧着你呵护你疼*你,把她所有没有享受到的就全部都享受了,他明知道自己准备结婚,结果他还问,她的手边有没有钱。

    是的,她就知道副所不是想跟她借钱,只是想纯粹的知道她会不会没有钱花。

    伸出手擦擦脸颊。

    “够用。”

    “你结婚之后防着他一点,不要给他很多钱花,男人有钱就变坏,过几天我会叫人给你送点钱,以后……”

    不是不明白陈小乔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就是不愿意那么想,一旦男人陷入*情里,也会变得很傻的,哪怕这个人有一千个一万个目地。

    林潇潇是怎么知道的?

    林潇潇在酒店里见到过那两位,陈小乔挽着副所的胳膊,那亲密的样子,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男女关系,林潇潇为什么去酒店?夫妻俩去找情趣了。

    王冉对这些八卦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知道,林潇潇心里一方面是觉得王冉做的挺对的,另一方面觉得王冉有些亏啊。

    你看副所对陈小乔,那是真给,又是房子又是车的,陈小乔家的房子就距离林潇潇新房不太远,可她能买得起,主要是因为她老公是机长啊,一年到头拿多少的钱,陈小乔跟她男朋友是干什么的?一个月才挣几个钱?

    如果王冉那时候跟副所在一起了,现在不也不缺钱了,用两年青春,你看也许不用到一年,钱就划拉到手了,说实话,还是挺合适的。

    不过林潇潇这话不会当着王冉说出来。

    “冉?”简宁推开门叫了一声。

    “潇潇,我现在要出去了,有点事情。”

    林潇潇那边又说了两句就赶紧挂断了电话,王冉跟简宁要去广场了,今天阴天,一直刮风,估计是要下雨,广场的人不会太多,简宁也是才睡醒,抱着王冉到楼下送到车里,今天没带轮椅,现在试着叫她用拐杖,王冉胳膊还是挺有力气的。

    简宁回到楼上拿着书包,里面装了一些水还有吃的,下雨也不怕,有车呢。

    “这外面就要下雨了,就在家楼下试着走不也行嘛。”护工是觉得在哪里锻炼都是锻炼,何必走那么远呢。

    简宁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换个环境对康复也有好处的,笑笑就转身下楼了。

    开车到广场,人真的不是很多,这天越看越阴,简宁把车停好,拎着书包,里面也有雨衣,要是下雨也不用怕走过去这一段淋湿,王冉用拐杖的话,自己走路,稍稍走一段还是没问题的。

    王妈妈买了一些牛骨还有一些排骨,顺路就给送过来了,她也是去市场买菜,这天多凉快啊,就多坐两站到女儿家来了。

    护工打开门,接过王妈妈手里的东西。

    “他们俩人呢?简宁今天不是休息嘛?”

    护工笑,说简宁陪着王冉去广场了:“昨天晚上不知道哪里弄了一副拐杖,说是叫王冉试试。”

    王妈妈觉得这才两天没过来,就能用拐杖了嘛?还是说简宁过于求成了?锻炼也得有个度,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是太好,说着就给简宁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妈,我们俩在广场呢。”

    王妈妈呵呵的笑着,自己换了一只手去接:“她现在用拐杖能走嘛?被叫她摔了……”医生就说过,一定要注意保护王冉不能摔跤,因为这个过程她摔跤会摔成什么样子没人知道的。

    “现在还行,能试着走。”

    王妈妈一听,这就真的能走了?

    自己也是有点激动,想要去看看,没跟简宁说,叫护工把东西都放冰箱里,自己背着女儿姑爷又给了护工两千块钱。

    “别跟王冉说。”

    自己拎着布袋子走着去车站了,从简宁家去广场没有直达的车,走路就需要六七分钟,那边有直达的公交,王妈妈走路挺快的,自己上车,天空有点飘着小雨滴,在车上手就攥着那个布袋子。

    王妈妈的手有些糙,毕竟常年干活,手还经常弄水,有时候到了冬天手就剌剌巴巴的,脚也是一样,有时候干的就能裂开,别提多疼了,好在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能想着给她买那些护手霜又是擦脚的。

    到了广场站下车,你说这么大的广场,人在哪里还不一定呢,王妈妈就想着简宁肯定得找好停车的地方,自己就寻摸了过去。

    简宁准备的东西很是齐全,雨披有,雨伞也有,王冉今天难得觉得打从心眼里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能用拐杖了,这就是好现象,就想多走一会儿,这天气她实在太喜欢了,她不太喜欢阳光照射的感觉。

    “下大了,我们就回去。”

    王冉对着他点点头,简宁打着伞撑过她的头顶,王妈妈从停车位置走了能有一千五百米左右,就看见女儿了,实在太好认了,自己女儿不会认不出,在一个,王冉用拐杖,满广场估计也只有她这么一个用拐杖的,而且现在下雨,行人脚步都很快。

    王冉的头发松散了下来,挡着眼睛,原本是准备在去修的,可是她说想留起来,现在正好是不长不短的尴尬长度,简宁给她整理整理头发,王冉停下来脚步,手臂的力量一松,以为自己能站稳,结果还是不行,双腿有些发软,就往他的怀里倒,还好简宁是有准备,自己接住她,两个人是觉得这不算是事情,王妈妈在后面看着,自己伸着手,差一点就冲过去了。

    怕女儿摔跤。

    自己心情很不好,说不上来这一瞬间又是怎么了,王妈妈转过身自己挪动着缓慢的步子往公车站去。

    徐秋华就看着时间,这九点多去买菜的,现在眼看着就都十一点半了,婆婆这是去哪里买菜了?去天边了?

    中午马上就要做饭了,还吃不吃了?

    自己在厨房摔摔打打的,没意外肯定又瞧她女儿去了,天天看,天天看的。

    王妈妈回家在门口换了拖鞋,拎着布兜子进来,把兜子拎进厨房里,剩下的就是属于徐秋华的了,自己回了房间换衣服换到一半,坐在床上,心里就是不得劲儿。

    你所看见的不过就是一幕,王妈妈当亲妈的看了这都能有快两年了,加上王冉躺在床上的时间,自己叹口气把上身的衣服换了,从房间出来,下去跟王爸爸也没说,怕他心里难过。

    王爸爸这多半年体重是越来越瘦,瘦的叫人有些提心吊胆的,其实王爸爸还是挺能吃的,每顿饭也照常吃,可问题就是不长肉,王妈妈知道他心里难受,有时候背着自己抽烟,她是看不见,可是能闻得出来,能是为了谁,就王冉被。

    王冉跟简宁并没有看见王妈妈,两个人笑嘻嘻的,王冉就非要自己过去车那边,简宁是怕她胳膊用力过度,到时候会疼,她坚持自己也没办法,抱着她上车,把拐杖拿到后面去。

    王冉嘴角微微上扬,忍不住就是想笑。

    “我们中午在外面吃吧。”

    生病的时候有些抗拒总是出去,觉得自己有残疾了,好像照比着正常人就有区别了,大部分的时候宁愿在屋子里或者就楼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恢复的越来越好。

    两个人是吃完午餐回家的,简宁打电话的时候护工已经在做饭了,那做都做了,也不能在把米掏出来啊,马上都要好了。

    简宁抱着王冉回房间,自己把电视的遥控器递给她,打开柜子换衣服。

    周末带王冉回家吃饭,护工没跟着来,心里有隔阂了,人家也是想的有点多了,那是王冉家,自己一个外人老是跟着去干什么,要是人家准备跟女儿姑爷交代点什么,自己也不是不方便听嘛。

    徐秋华还挺热情的,简宁说要帮她洗菜,徐秋华就笑。

    “哪里就用你洗菜了,嫂子自己来就行。”

    一般来王冉家,简宁肯定不会空手,给王焱或多或少都会买一些什么,家里高高兴兴的,三叔喝酒就说了,叫王冉帮自己家忙,一年给王冉拿个二三十万的,三叔不差这点钱的。

    三婶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关系到钱,这几万几万的给,都没什么,自己家是有钱,可一张嘴就二三十万的给,三叔之前也没有跟三婶商量过,三婶又不能当着王妈妈说不行,脸上在笑,但是心里已经不太愉快了。

    三婶跟王冉再好,王冉不是她亲侄女,这还是有分别的,虽然也将心比心,那三婶往王冉的身上不也搭了。

    三叔呢,王冉是他亲侄女,别说二三十万,就王冉说没钱,叫三叔给买套房子,哪怕三婶跟三叔对着掐,三叔都能给买,不过王冉也不是那样的孩子。

    “三叔,我敬你一杯,王冉所里那边给信儿了,还是叫回去上班……”

    三叔一听挺乐呵,认为这所里对王冉还算是不错,也是知道王冉说不干了,但到底是什么情况,三叔不太了解,三婶一听,这回是真的笑出来了。

    她家是有钱,可是钱那也是要留给自己家孩子的,再说现在还养着王凌呢,她对老王家做的真是已经不错了。

    王奶奶眼睛是最尖的,觉得人性就是这样的,谁跟谁你也别太放心,除了你父母,没有人有义务要对你好,这句话就是真理。

    王妈妈不吭声,自己一个当老婆婆的难道要跟儿媳妇开口,说她家应该出这个钱?别说王冉现在还没需要她三叔出钱呢,就是需要了,这个钱也不能叫老三家出,不然等着老三两口子打仗吧,老三媳妇儿愿意给,那是人家愿意,你不能勉强,夫妻过日子就是这样的,什么事儿都得有商有量的。

    *

    今天外婆请吴国太一家还有自己全家吃饭,商量吴国太跟乔芸的婚事儿,总得定个日子吧,这家里也得开始装修了。

    典韦大清早就来了,提着大包小包的,就都是买的菜,花钱典韦也就不说了,全家人都在外面坐着,就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干活,夏侯兰人家根本就不进厨房,拿自己当客人呢。

    典韦本来这两天身体就有点不怎么合作,妇科病犯了,现在又是生气,媳妇儿就不是人是不是?

    夏侯兰的宗旨典韦知道,她是觉得自己出嫁了,回娘家就没有干家务的道理,就得自己该死。

    典韦被油溅了一下,心里这火就蹭蹭烧起来了,一家人就都跟死人一样,一个过来帮忙的就都没有,所有的活儿就都叫她干。

    夏侯令对这方面不是太上心,因为平时在家,干这些活也都是典韦啊,他不是当舅舅的嘛,自己过去给乔芸压阵,往沙发上一坐,你说就挺像是个人的。

    外婆进厨房倒水,典韦就摆着一张晚娘面孔,外婆就跟没看见似的,难道还要叫她动手做饭?

    外婆不管那些,典韦是有气没有地方撒,觉得浑身都难受。

    姜维看着典韦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扔,你说齐娜也是没眼力见,你倒是进去帮忙啊,可是齐娜这孩子本身就是有点二,她之前进去说要帮忙了,可典韦说不用她,她实诚啊,一合计不用自己,那就在客厅里坐着被,乐呵呵的玩着手机呢。

    “齐娜啊,你进去帮帮你舅妈。”

    齐娜一听公公的话,立马就起身了,二是二不至于傻,可夏侯兰立马就开口了,声音不高,那边吴国太他妈拉着外婆的手就说话呢,说的亲亲热热的,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之前有龌蹉,甚至还以为那些就都是误会呢。

    “齐娜你坐着,你也不会干活,你进去反倒是叫你舅妈手忙脚乱的。”

    姜维看了夏侯兰一眼,你不进去帮干活,还不叫齐娜进去?

    好在齐娜这孩子还能看出来三四五,自己起身就进去了,进厨房对着典韦嘿嘿的傻笑。

    “舅妈我帮你……”

    有齐娜还能分担点,典韦心里憋着气也不能爆发,毕竟今天这不是大日子嘛,齐娜看出来典韦不乐意了,自己端菜出去的时候就跟姜饶说了,姜饶看了齐娜一眼。

    “你多干点,回家我给你买好吃的。”

    姜饶跟齐娜的感情磨合的还算是不错,不过夫妻生活方面一直不和谐,除了那方面就都挺和谐的,齐娜也不计较这些,自己平时在家基本都什么都不做的。

    姜饶拧不过齐娜,齐娜不会做饭,也不是说不会,就是不愿意做,自己做的也没有饭店做的好吃,加上两人没经济负担,有钱可以随便花,婆家娘家都能搭钱,齐娜就每天买,换着样的给姜饶买,姜饶也不想天天干架,有的吃,自己就闭嘴被,一人退一步。

    厨房里咣当一声,姜饶一听见声音自己起身就进去了。

    “怎么弄的啊?怎么就那么笨呢……”嘴上是骂齐娜,可脸上紧张的样子不是骗人的,数落齐娜笨,自己检查她受伤了没有。

    “你做事情就小心一点行不行啊?叫你进来是帮忙,你是来搞破坏的?”

    外面外婆笑笑,指指里面:“孩子把盘子弄打了,没事儿。”

    说定婚期,两家都是想十月一办婚礼,但是这日子好像有点敢,就剩两月了,你说装修也来不及啊,外婆说简单的弄弄,应该来得及。

    “你看我们家这条件,给他买完房子,手里就一点钱都没了……”吴国太他妈可直接,这婚事儿是你们家同意的,既然同意你们家就把所有的钱都给出了吧,我们家就是没钱啊。

    手里真没钱?

    还真不是,吴国太他妈对自己儿子都没说实话,手里还能有三万多,就是不愿意掏了,总得留个后手吧,她跟老头儿要是生病,得留点看病钱吧,指望乔芸他们攒钱?

    外婆一脸的意兴阑珊,你看见没,这家就是这样,就是这态度,我们家没钱,要人就个人,要钱就没有。

    算了,也懒得跟他们家计较了,这钱她出。

    不过外婆有个条件,吴国太那房子也得写乔芸的名字,吴国太他妈一听,心里就不舒服了,这还没怎么样呢,就算计上房子了?买房子那可是花了不少的钱,你家出装修钱能出多少?

    自己摆正身体,拉着外婆的手又开始哭穷。

    “她外婆不是我们家就怎么样,实在是这房子吧,买到手里你别看坪数不大,可花的钱不少,里里外外他还用了公积金,每个月还银行钱,你说这房子也小四十万呢,不是我跟你们家算计,那行,加乔芸的名字也不是不行,你们家给我们拿二十万,这样谁都不吃亏……”

    你看自己叫乔芸上房票,你家出二十万的装修钱,两家就算是打平了。

    夏侯令拧着眉头,有这样结婚的嘛?

    按照夏侯令的意思,乔芸上不上房票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你是冲着结婚去的,不是冲着离婚去的不是,可外婆不干,外婆觉得得给自己一个保障,什么是保障啊,那就是房子。

    外婆自然不愿意听这话,乔芸坐立难安的,觉得弄不好今天最后又得干起来收场,自己扯扯外婆的袖子,这动作能逃过吴国太他妈的眼睛,吴国太他妈现在就是吃死乔芸了。

    自己说出来那话,原本也是怕眼前这老太太发飙,但是乔芸一动作,她就不怕了,乔芸愿意不是嘛。

    外婆这边跟吴国太家里就犟上了,结果乔芸怀孕了。

    你说这把外婆杀的这叫一个措手不及,原本还有资格跟人谈条件,现在谈什么?等肚子大啊?

    外婆对乔芸已经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了,以前那是真心的喜欢和心疼,所有好的不好的就都恨不得堆到她的身上,但是现在看看这孩子,怎么就好像不停的跟自己作对呢?

    愿意结你就结,到时候你也别后悔,人是你自己挑的。

    吴国太他妈一脸的喜气洋洋,对乔芸特别好。

    “乔芸啊,阿姨今天给你炖的汤,一会儿喝了,对身体好的。”

    吴国太他妈不是对乔芸好,而是对乔芸肚子里的那个好,怀孕是好事儿啊,她觉得是好事儿,这装修就不用合计了,他们家肯定给出的,房子也别合计算计。

    “你回去跟你外婆就好好说说,你说你们俩结婚也不是奔着离婚去的,过一辈子,那房子不也是你的,就填不填你的名字有什么分别?”

    乔芸觉得很有道理,她就觉得外婆有些过于计较,不写就不写被,赶紧的把婚期定下来,自己这肚子也不能等啊。

    外婆是合计,自己家扔出去装修钱,这装修钱你将来真的一旦要离婚是说不明白的,到时候你带着东西走嘛?

    要这房子就不同了,至少能分点钱,谁知道这个缺心眼的,回来就真说了。

    乔芸把包扔在沙发上,给外婆捏肩膀,外婆这边情绪才好一点,想着怎么从王妈妈的手里给乔芸划拉钱,不仅仅是王妈妈,还有夏侯兰夏侯令都算在内,结果乔芸开口了。

    “外婆,那房子不写我名字就不写了吧……”

    外婆猛地推开乔芸的手,瞪着老眼看着她,一脸的恨意,乔芸看的有些害怕,干什么那么看着自己啊?

    “我是为了谁好?装修钱我们家出,将来你们真的要是闹分手,你拿什么走?”

    这钱就等于白给人家了,她不明白吗?

    乔芸就觉得外婆这不是诅咒自己嘛,还没结婚呢,就说到离婚上面了,也难怪自己未来老婆婆不愿意听,说的都是什么啊。

    外婆心里的失望来的太快。

    “你自己愿意,那就结吧。”

    外婆这脾气也上来了,找装修的也不给找好的,屋子里简简单单的,刮个大白,床也不给换了,自己跟外公的不是大床,把她跟外公的跟乔芸的床调换一下。

    乔芸都看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结婚就这样啊?

    那客厅里就还那样,卫生间也没怎么收拾,这就让她结婚?

    外婆才说完,乔芸就哭出来了,自己抽抽搭搭的,外婆就看着她的脸,她还想要什么啊?

    “不满意?”

    乔芸不说不满意,也不说满意,反正就是哭,哭的外婆有些闹心,卫生间换了一个洗手盆,把瓷砖都换了,客厅还是那样没大收拾,家里屋里根本就没给弄,带着乔芸去家具市场。

    乔芸手里一分钱就都没有,吴国太家里不出钱。

    乔芸眼光还挺高的,就往贵的上面挑,要是她肯听外婆的话,外婆真敢买给她,可是现在外婆心口就堵着一口气。

    “这床多少钱啊?”乔芸一边问老板,一边用眼睛扫着外婆,那意思自己喜欢这样的,她眼光可是真够好的了,床外加两个衣柜还有一个梳妆台要两万,白色的摆在屋子里也能挺好的。

    乔芸觉得两万买这些真心不贵啊,家里不好好装修,东西总要买好一点吧?

    外婆眼睛里闪过一抹失望,这孩子就什么都不懂啊,要东西的时候可精明。

    谁不知道贵的东西好,你婆家就一毛钱不出,你就来算计你外婆啊?

    外婆没吭声,乔芸撅着大嘴,不给买那就看看别人家吧,床垫总是要买的吧,看中一个,光是床垫就一千多,外婆还是不吭声,乔芸心里就有些抓狂,到底是给不给买啊?

    不给买就回去,带着自己来这里瞎转什么啊?

    外婆出手你就知道有没有,买了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梳妆台,都是小型的,那床就属于是个中床,什么花样都没有,说是实木的,算是哪门子的实木,三样才要两千七八,外婆在那边掀开看了又看的,那意思就要给买这个了。

    乔芸就不乐意,谁愿意要这样的啊?

    现在年轻人结婚有几个喜欢这样的?

    “床垫不用太好的……”

    卖货的肯定就愿意卖好的床垫,说躺着这样舒服那样舒服的,结果外婆就给买了一个三百块钱的床垫。

    “你自己过来看看,合心意不。”

    乔芸都要气疯了,买这些玩意,没有一样自己能看中的,竟然还问自己合心意不?

    慢吞吞的走过去,就是不想买。

    “外婆,咱们在转转吧。”

    外婆现在就是跟乔芸叫这个劲儿,就要治她,冷着老脸:“还走什么,都走一天了,就这些吧,开票吧。”

    乔芸眼泪顺着脸颊就掉下来了,自己也不吭声,就是闷着声儿哭,店家一看,这是什么情况?

    外婆扫了乔芸一眼,你愿意哭你就哭个够,没人拦着你。

    乔芸回到家,把房门咣当一声就给摔上了,外公有些纳闷,问了半天的话,你说他说话也不利索。

    外婆换着衣服。

    “买什么好的,给她买好的,她懂得用啊?一个女孩子手里就一毛钱都没攒下,结婚狗屁都没有,什么都得我出,愿意住就住,不愿意住就拉倒,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

    外公心里一动,她结个婚,你何必叫她觉得不痛快呢,顺着她一点不就完了,给花钱都花了,叫她高高兴兴的,总比哭丧着脸来的强,可外公现在也劝不了外婆,外婆就是坚持。

    乔芸中午饭都没吃,怀孕就不上班了,说是自己太累了,跑未来婆婆家去了。

    吴国太他妈给炖的排骨,看着乔芸吃的香香的,对乔芸这个好啊。

    “你外婆啊,这老太太就是计算的多,觉得我们家什么都没出,心里不高兴被,算了,我就说了那房子早晚都是你俩的,将来不住卖了钱不也是你们的,我跟你叔叔早晚得死,这地方总得动迁吧,动迁了,钱不就有了。”

    乔芸觉得也是这样的,这未来的两婆媳倒是挺一条心的。

    外婆把乔芸给教成这样,她如果听见乔芸在吴国太他妈面前说她的坏话,估计能气死,缺心眼就到了这个地步,也是少见。

    跟别人家联合来算计自己家。

    夏侯兰就觉得这家里收拾的太寒酸了,你说说客厅里还是过去的老沙发,多难看啊。

    “实在不行,我给你买一套吧。”

    夏侯兰看着自己妈妈说着,要是过去外婆早就一准答应下来了,但是现在不想要,自己凭什么都给准备?吴国太这是娶老婆啊还是嫁进他们家?结婚的时候自己跟老头子还得跟他们家到地方被?不然迎亲怎么迎啊。

    “什么你就都不用买,能结就结不结拉倒……”

    外婆就跟女儿说上给乔芸买床的时候,乔芸看不上便宜的,夏侯兰也是听的来气。

    “就那个样儿,你看那出息,动不动就哭,心眼一点没长全,脑子缺钙,你跟她讲什么就都白讲,你说齐娜家里什么条件?我给买家具的时候人家就没挑过,她可倒好……”

    你不懂事也得懂点人情世故吧,可乔芸可好,夏侯兰就恨不得乔芸明天就消失了,这是什么熊孩子。

    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就是容嬷嬷用针扎紫薇手指头的感觉,现在夏侯兰终于明白了,那样才带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