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现在给你怀着孩子,不是给街上路边的人怀着孩子……”外婆瞟了吴国太一眼,越是看他越是觉得上不了台面。

    好男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只会对着老婆呼来喝去的男人那就是没本事的,有本事的男人在外面拼杀,回到家会对老婆更加的好,你看看他这个德行。

    外婆养了三个孩子,现在两个都在机关单位,你说她能看不出来吴国太为什么爬不上去吗?就这小子,不是自己瞧不起他,要是有领导能看上他那才怪了,要本事没本事,要拍马不会拍,你说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浪费粮食。

    那乔芸现在怀孕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外婆想给吴国太摆脸色看,但是自己家的孩子自己就比谁都清楚,乔芸个性不行,有些软,现在就是被人给捏住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继续吃?你说她哪里有胃口?

    外婆这心憋的一上一下的,心里就是难受,天大地大给你介绍过那么多,你说你就看上这个玩意了?哪里好?除了那一层表皮,到现在为止外婆不得不承认,乔芸没眼光。

    那个丁冬自己虽然也觉得他个子不是很高,可至少家里条件样貌都说得过去,你要那么高干什么?

    在对比简宁,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乔芸要是瘫痪了,吴国太还不得借两条腿跑?

    越是想心里越是乱,自己教出来的孩子就这么眼皮子浅,你说说她吧,她哭,不说她,她就真的是缺心眼。

    乔芸有些不安的看了吴国太一眼,怕他生气。

    这顿饭吃的外婆都快要噎死了,等吴国太走了,自己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但凡乔芸能像是自己一点,她未来的路就能好走一点,她当初嫁的不敢说有多好,但是她这辈子没受过气,儿女也算是争气,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外公难为过她吗?

    大姑娘嫁给他,一个老农民屁都没有一个,还拖着一个拖油瓶,那外公才娶外婆的时候就差没跪在地上舔外婆的脚丫子了,所以以至于有外公卖血去给外婆买衣服的事情,外公条件不敢说有多好,但是对老婆那绝对是一个新好男人,外婆就伤心这点,找个穷的也比找个不尊重你的强,可现在说什么就都晚了,孩子都弄出来,叫她打吧,这以后结婚可怎么办?

    吴国太回到家,他妈在做饭呢。

    “那老太太没难为你?”

    吴国太嗤笑一声,自己的底气也算是找回来了。

    “她难为我?乔芸现在怀孕呢,不结婚就分手,我不怕,实在不行孩子生下来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

    吴国太就是有这个底气,你敢惹我,我就敢跟你分手,你自己自找的,你们家不停的出幺蛾子。

    吴国太他妈对着儿子笑笑:“乔芸这要是怀的是儿子那就好了……”

    心心念念的盼着是男孩儿,吴国太跟乔芸虽然符合生二胎的政策,可一个孩子将来都不知道怎么养呢,别说两了,既然只能生一个,吴国太他妈就盼着乔芸生个大胖小子,那自己家不就是有接户口本的了,去医院也是想问,可医生说现在根本看不出来。

    吴国太对是儿子还是女儿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他挺不愿意叫乔芸怀孕的,这还没结婚呢,一结婚就生孩子完了,他结婚是为了什么啊?是想跟老婆过二人世界,不太理解那些一结婚就要孩子的,好的时候就都去生孩子了,生完孩子她还得照顾孩子,哪里有时间给自己?

    吴国太他妈出门跟人聊天,晚上外面刮风挺凉快的。

    “你家国太结婚可得告诉我……”

    吴国太他妈呵呵的笑着,大家就都说自己家的媳妇儿,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儿媳妇喜欢背着婆婆讲婆婆的坏话,其实婆婆也是一样的,有的婆婆讲儿媳妇给讲的,什么都能拿出来说。

    “你们家这儿媳妇不错吧?”邻居看了吴国太他妈一眼。

    吴国太他妈抬抬自己的眼皮子:“好什么好啊,没结婚就跑到我们家来住了,现在这不大肚子,那就结婚吧,工作也没有一个稳定的,也没有父母……”

    其实现在未婚同居的事情就真的挺多的,放在现在并不算是事儿,但吴国太他妈嘴就损,这么一说,你说乔芸成什么了?

    乔芸跟吴国太要去拍结婚照,但凡好点的影楼一万块就出去了,甚至就一万的有时候拍出来都没想象中的好,就是外景多一些,乔芸后面跟着外婆,说是叫外婆来给参谋的。

    吴国太是都随便,不用我出钱就行,拍个婚纱照就一万?疯了吧。

    乔芸是觉得女人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一定得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回忆,心心念念的就是奔着那一万多的套餐去的,欢快的对着吴国太眨眨眼睛:“我看这个就挺好的。”

    婚纱影楼的服务人员就喜欢乔芸这样的,只要自己一说她就上心,帮着劝,这样的顾客是最好弄的。

    “这个出很多外景的,可以先给你们看看别人拍过的……”

    乔芸越看越觉得拍的好,自己回头看着外婆,抱着外婆的胳膊。

    “外婆,我就照这个吧……”

    外婆看着吴国太那样子,心口就憋得慌,又不想出钱了?

    你家娶媳妇儿请问你到底能花一些什么钱?

    自己把手从乔芸的胳膊里抽开,皮笑肉不笑的说着:“那就照,国太带钱了吧。”

    吴国太诧异的看着外婆,外婆也不怕撕破脸,谁丢人谁知道。

    “外婆,我没带,你先帮我垫上……”

    个不要脸的,这话你也能说出口,你还没带?没带钱你来拍结婚照?外婆觉得吴国太已经刷新了她对无耻的感官,这男人简直就是小肚鸡肠,故意不带钱来的吧?

    乔芸觉得没趣,一边是外婆一边是吴国太,两个人就都挺没劲儿的,殊不知人家认为她才是最没劲儿,没钱还一个劲儿的要张罗拍好的,你哪里来的底气?别人就活该为你买单吗?

    吴国太有些尴尬的看着外婆,外婆就接口了:“那赶紧给你妈打个电话……”

    外婆也是一块老姜,她豁出去不要脸,吴国太难道敢对着她说,结婚照是应该女方家出的?

    今天这就就是没拍成,来的这家规格有些高,不是叫他拿钱嘛,吴国太他妈觉得自己家拿钱也没什么,但是有一点,花一万块钱去拍一套婚纱照,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一点。

    “一万块钱能干多少事情呢,乔芸这说生孩子还不快,到时候生孩子还要一笔钱,照个像就花那老多……”

    就是觉得贵,觉得三千左右就差不多了,不过这个价格稍微有点样子的影楼就都拍不下来,没那么便宜的,吴国太也是觉得不就是几张照片,犯不上花那些钱,给乔芸打电话。

    乔芸挂了电话,蔫了吧唧的,觉得结婚跟自己所想的就完全不同。

    比如自己想的婚礼应该是很美好的那种,铺着红毯然后吴国太拉着她的手,两边都是为自己祝福的亲朋好友,酒水方面那都不是她所能关心的,她就是要浪漫,然后买个钻戒,女人一辈子不就这么一天风光嘛,不风光以后就没有了。

    现在是一个一个的梦碎,一个就都完不成。

    很是心灰意冷,你看看这个新房,一点喜气劲儿就都没有,这床这梳妆台这都是什么啊?房子里还有管子在外面横着,这要是拍录像不就都拍进去了,自己这是结的什么婚,还不如不结了呢。

    “芸芸出来吃饭。”

    外婆推门喊了一声,乔芸的眼眶有些发红,外婆看了也是不落忍,说和做是两回事儿,她能狠得下心,但是一对上乔芸的脸,女孩子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你看现在确实是方方面面都准备的不好。

    典韦经常去王妈妈家啊,听人邻居就说,王冉领证那天,人家放礼花就放了三个小时,典韦觉得自己对着婆婆说出来就特别过瘾,你们不就拿钱当回事儿嘛,你看人礼花就放了三个多小时,那得花多少的钱?

    外婆心里一旦有比较,她就松懈不下来,总是潜意识的就想拿乔芸跟王冉比较。

    她是嘴上说着乔芸,说乔芸眼瞎不会选人,其实自己也是一样的想法,不然总是跟人比较什么?她那个年代,反正条件好的也不太大,分差也没有这样的大,估计是这样才会生活的算是挺幸福的。

    “又哭什么啊?”气不打一处来。

    这饭吃的,乔芸上桌就开始抽抽搭搭的,你说哭的外婆饭都吃不进去,她还有脸哭呢?

    想骂自己舍不得,不骂又觉得憋得慌。

    自己回了房间,拿出来一张卡递给乔芸,别的话没多说,她当外婆的能尽的也就是这么一点力气了。

    乔芸拿着卡有点发懵,收拾了桌子,这是因为给了卡之后的勤快表现,自己回到房间里,拿着电话查了一下,申请了一下密码,卡里有七万块钱。

    乔芸觉得这下就什么都有了。

    正想着呢,外婆推门进来,冷着一张老脸。

    “这个钱你别瞎花,女人手里得有点钱,对吴国太你也别说,我这点棺材本就都给你了,你要是自己看不住,将来别来跟我要钱……”外婆话说的狠,乔芸抱着外婆的腰,说自己没那么傻,外婆摸着她的头:“芸芸啊,外婆是一千个一万个都不愿意叫你嫁给吴国太,他实在太抠了,你看一个男人,就连结婚照他都不想拿钱,这样的男人能嫁吗?”

    外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肚子都大了,还能指望她提出来分手?

    乔芸晚上没睡好,觉得既然外婆觉得吴国太抠,那自己就垫进去一点钱,说这个结婚照是吴国太拿的钱,这样外婆不也高看吴国太一眼不是嘛,乔芸没跟吴国太家里说外婆给了她七万,自己早上去银行提出来一万,就说是自己上班时候攒的钱。

    “你拿着这个钱,我们拍结婚照,到时候就说是你出的,听见没?”

    吴国太纳闷,这钱哪里来的?

    吴国太他妈心思转的可是快,就知道乔芸外婆肯定是给钱了,但是给多少自己不清楚,乔芸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了解嘛,她能攒下钱,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她宁愿天上能下黄金也不会相信乔芸说她能攒钱。

    “芸芸啊,照相花那些钱就没什么必要,你现在脸也有点肿,不太上相的……”

    乔芸心里吐糟,你脸才肿呢,反正钱是她拿的,她说要照一万的,别人说了不算,吴国太他妈没有明着去问乔芸外婆是不是给她钱了,那样做自己就未免太跌份儿了,不管乔芸有多少,那不都是小两口的,自己操心那些干什么。

    这婚纱照是拍了,吴国太自己也拍了很多单独的,因为确实本人很帅,化妆师就问吴国太,到时候出照片能不能允许他们放在店里一张,他们作为答谢也会给吴国太他们一点优惠的,赠送两张大的。

    吴国太觉得这也没什么,乔芸觉得这不是更好。

    化妆师就笑,乔芸跟吴国太去拍照的时候,化妆师就跟身边影楼里的小妹说了一句。

    “这男的怎么看上这女的……”

    那小妹笑笑:“你没看出来她肚子好像不对,应该是怀孕了……”

    乔芸走路下台阶自己就会非常小心,怕摔,所以别人生过孩子的,从她的行动上能看出来,应该是怀孕了,两个人相对笑了一下,那也算是本事,至少把男人给拴住了不是。

    *

    “喂……”

    电话是外婆亲自打给王冉的,外婆的语气很是柔和。

    “王冉啊,身体恢复的挺好的吧,外婆想去看你可又怕你觉得烦,人生病的时候不是不愿意见人……”

    王冉唇上的笑容翘了起来,外婆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打电话的。

    “外婆你说。”

    “身体怎么样啊?”

    “挺好的,现在能用拐杖走路了……”

    外婆嘴上在笑,脸上也是堆着一脸的笑容,心里却是在冷笑,看起来这恢复的是不错,都能用拐杖走路了,你说怎么就没叫她在床上躺一辈子呢?外婆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男的能这么守女人一辈子,那之后早晚是要离婚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较什么劲儿,但乔芸的婚事这么不顺利,王冉是不是也应该在不顺利一些?

    外婆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进入主题,就是想让王冉跟乔芸好好相处。

    “乔芸这孩子没坏心眼,就是有时候脑子不够聪明,冉啊你是当姐姐的,对妹妹有点包容,你说亲戚之间不走,叫外人看着多笑话,你们都是实在的亲戚啊……”

    王冉记得自己曾经看见过一段话,你做的越对,背后说你的人越是多,你过的约好背后讥讽你的人越多,你变得越强背后打击你的人越多,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她每天都能幸福下去,这就足够了,哪怕就是知道发生在背后的那些事情,就算是她清楚的听见了,她也只会当做听不见,谁讨厌她就真的一点都没有关系,她活着并不是为了取悦谁而存在的。

    “外婆,我现在身体很不好,乔芸来我家也不合适,毕竟简宁总在家……”

    外婆咬着牙,自己说了这么多,王冉怎么还就盯着这件事儿不放呢?乔芸都要结婚了,还能和简宁有什么?

    这就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

    “王冉啊,外婆对你说了这么多……”

    王冉笑的坦然:“外婆我先挂了,家里有点事情……”

    自己也结婚了,跟亲戚之间有些要走,有些就没必要,肯接这个电话,说明她有礼貌,但是不代表她就是傻子,她好欺负。

    王冉自己看着电话笑了两声,外婆为了乔芸也算是用尽心思了,这时候还想叫自己跟乔芸走动?

    “笑什么呢?”

    简宁进来换衣服,要陪着她去医院复健,情况真是越来越好,一天一天的希望就在眼前,王冉没说,自己就只是笑笑,伸着手看着简宁。

    “你抱我起来……”

    王冉的双脚踩在他的脚上,自己的动作有些笨拙,简宁固定好她的腰身,自己的双手不能离开她的身体,不然就真的要摔了。

    “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奇怪,什么都介意,到最后似乎又什么都能原谅,泰戈尔说过,眼睛为她下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情吧。”

    简宁捏捏她的鼻子。

    “我家还出了一个哲学家了。”

    王冉捧着自己老公的脸,在他脸上刷口水,这就是这个阶段她最喜欢做的事情,我喜欢你,我就要表现给你看,叫你知道我时时刻刻就都在为你着迷。

    护工准备进来拿王冉的拐杖,一进门就看着王冉那生猛的动作,自己捂着眼睛。

    “哎呦……”

    简宁很是淡定,脸色也没有变,他想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现在哪怕她再来调戏自己,也不会耳朵发红了,王冉也不觉得这是丢人,她亲她老公,貌似好像不犯法。

    王妈妈来家里,敲了半天的门,没人来开门,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不是要去医院复健啊?她这个记性,就给忘记了。

    索性她有王冉家的钥匙,自己打开门,这是给女儿送一些吃的过来,进门里里外外都看看,要是有脏的地方自己就打算给收拾收拾了,简宁家很干净,真的是很干净,完全就没有王妈妈能下手的地方。

    去市场就看见卖苞米的,王冉喜欢吃水果玉米,正好也看见了,还特别嫩,王妈妈就买了一些顺便买了一些菜,自己看着时间,给简宁打了一个电话。

    “妈……”

    “王冉那边几点能结束?”

    简宁说了一个时间,王妈妈看看手表,这也差不多了,那自己就顺便把饭给做了吧。

    挂了电话又给徐秋华打了一个。

    “中午我就不回去了,我在王冉这边煮一点苞米,煮好了我拿回去……”

    徐秋华也喜欢吃苞米,王妈妈想那就别浪费气了,一招都弄出来就得了被,徐秋华应了一声,你看买菜买菜又买她女儿家去了,这就是亲生女儿啊,看就能看出来,心心念念的挂着,就生怕女儿饿着了,人家家里有护工有丈夫,你说讨厌不讨厌啊,老是去人家,徐秋华摇摇头挂上电话。

    王妈妈把自己买好的五花肉切成肉丁,在里面放上调味料然后找高压锅,准备给女儿蒸肉。

    王冉他们开车到楼下,护工说家里的洗洁精没有了,自己得去门口的那家小超市买,简宁说行,自己打开车门,把准备抱王冉上去,开车门有声音啊,车子就停下厨房的下面,王妈妈探出头。

    “回来了啊……”

    “妈……”王冉看见自己妈肯定会觉得高兴的。

    王妈妈打开门,简宁把王冉抱上来,自己还得下去拿拐杖,王妈妈扶着女儿,一看女儿现在真是好多了,用拐杖走的很好。

    “累不累?”给女儿擦擦头上的汗水,车上不是有空调嘛,怎么还出汗了。

    简宁如果载着王冉基本是不会开的,怕她的腿难受,车子一放在一坐进去,那种闷的程度不要太可怕。

    王冉仰着脸叫妈妈给自己擦,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她。

    “还撒娇……”

    王冉抱着王妈妈的胳膊呵呵笑着,王妈妈这边回到厨房,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

    “妈给你炸了一点辣椒酱,你少吃,我尝了一口有点辣……”

    是怕她嘴里没有味儿,买了一小块儿豆腐,准备用辣椒办豆腐的。

    简宁很少吃刺激的东西,王妈妈就觉得他吃的太过于清淡,每个人*好不同,就像是吃鱼,王妈妈就喜欢红烧往里面放一些啤酒然后闷干,但是简宁就喜欢吃清蒸鱼,太重口的,自己很少吃。

    在路上给她买的多芒小丸子,合计回家得现做饭,先吃两口顶饿,这回还省了。

    “妈,你吃吃看。”

    王妈妈看了一眼,不就是芒果跟小汤圆嘛,自己拿着汤匙吃了一口,味道还行。

    护工笑呵呵的说自己今天吃的太多了,她也是比较喜欢重口,但是家里有病人,简宁又吃的清淡,自己也没办法,总不能按照自己的口味儿来吧。

    王妈妈要准备回去,简宁就一定要送。

    “不用,我自己打车就行,你还来回折腾,也不少费油的……”

    王妈妈哪里能舍得打车,说打车肯定最后就是坐公交车回去了,下车还得走一段呢。

    “妈,你叫他送吧。”

    简宁拿着车钥匙跟在王妈妈的身后就下楼了,王冉人在窗边。

    “妈,天气凉快你在来,别挑热天来……”

    王妈妈就觉得女儿唠叨,这可真年纪大了,敢情她跟王冉的位置就调换过来了,她才是自己的妈。

    摆摆手:“行了,赶紧休息去吧,想吃什么就给妈打电话,听见没……”

    整个小区估计王妈妈这丈母娘是来的最为勤快的,多的时候一天跑好几趟,少也是两三天保证会出现。

    带上车门,就看着简宁:“她平时也这么唠叨?以前在家做姑娘的时候没这样啊,你不讨厌她啊?”

    简宁笑笑的说道:“挺好的。”

    “你呀觉得她好就什么都好,你说整天不是操心这个就是操心那个,我都受不了她了……”

    简宁开车把王妈妈给送回家,王妈妈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都是煮好的玉米,也没叫简宁下车,这才陪王冉回来,自己也挺累的,明天还要上班呢,自己走到简宁车门口嘱咐着:“简宁啊,开车一定要小心,有事儿就给妈打电话。”

    “妈,那我回去了……”

    王妈妈看着女婿倒车然后就离开了,自己拎着袋子进了屋子里,袋子里的苞米还是热的呢,这是才捞出来没有多久的。

    “秋华啊……”

    徐秋华在家啃玉米呢,王妈妈出去合计下去看看王爸爸干什么呢,这一天就在下面待着,多热的天啊,回家休息休息多好,还没下去呢,就撞上邻居了。

    “简宁送你回来的……”

    现在没人不知道,人王冉找的这个对象就是好,主要就是脾气特别好,还能经常看见送着王妈妈回来,你说小伙子老是笑呵呵的,那别人看见了就觉得他好嘛。

    王妈妈点头:“说不让送,这两人一个要送十个要送的……”

    “王冉这腿好点没?”

    说到这个王妈妈就高兴:“好多了,我们家这姑爷啊,多亏他,你说每天陪着给按摩大清早的开车带着我女儿去广场锻炼,是个好孩子……”

    邻居也只能有羡慕的份儿。

    王冉看书呢,自己扔开手里的书就回头去看简宁,简宁人在床上坐着摆弄电脑呢,也不知道在查什么,自己没抬头就知道她在看自己。

    “看什么?”

    王冉摸着下巴:“我怎么有一种感觉,觉得未来的几年也许我就要在我妈面前失宠了……”

    简宁笑笑,觉得真是的。

    简宁跟王妈妈相处,比跟自己母亲多了一份自在,他自己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儿,王亮跟伟亮两个人跟王妈妈也混的很熟,毕竟是简宁的朋友哥们嘛,三叔家李子下来了,三叔家的大李子个儿又大又好吃,味道特别好,还甜。

    王爸爸王妈妈过去帮忙,就给简宁打电话,说是要是王亮他们有时间也过来玩玩吧,不用他们干活,吃李子。

    伟亮市里那边有活儿就没去成,跟王亮说给自己背一麻袋的,王亮说成。

    一前一后的几辆车开过去的,徐秋华带着儿子,自己准备了好几个兜子,跟着公婆一起来,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就是准备摘回去给娘家的。

    她是不管好的坏的,自己一通的摘,有点什么感觉呢,就好像说这东西不要钱了,肯定会疯抢的,她就是这种人。

    人王亮也摘,但是捡好的去摘,自己顺便也吃了。

    “这个不错……”

    王亮就心想,王工这是给自己叔叔家开小差了,难怪能发起来,这味道。

    这跟王冉有关系,但主要还是三叔舍得下本钱,你有付出才有回报啊。

    简宁三下两下的就上树了,他上的这一课就是三叔家最大的树,三叔说上面有好的,但是能不能摘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王冉在下面当拉拉队的队长,指挥简宁去摘呢。

    徐秋华给自己嫂子打的电话,反正就都是亲戚嘛,也不差这一点,徐秋华嫂子带着她弟妹一起来的,你说给王妈妈看的,这叫什么事儿吧,你干脆把你全家就都给带来算了。

    三叔请的厨子来家里,特意杀了一头羊,就是为了款待这些人,三叔喜欢热闹,觉得别人愿意来自己家里这就是看得起自己,三婶也挺好客的,三叔给五叔打电话,叫老五赶紧的过来。

    王凌带着一个女孩儿就回来了,给大家弄的,这什么情况?

    王凌谈女朋友了,女孩儿是一般人,但是个子挺好的,笑起来就挺好看的,你看王凌这有女朋友了,大家也都是替他高兴,今天人也都全了,大家上桌,上面一桌,下面一桌。

    王凌这女朋友现在来看,人不错。

    一人一只鲍鱼一个盘子里就还剩下三个,徐秋华给王焱又夹了一个,孩子不太喜欢吃,徐秋华瞪了王焱一眼,这么傻呢,什么东西贵你都不知道,王凌那女朋友伸筷子见别人都不吃,自己就把剩下的两个都给吃了。

    别人觉得这也不算是什么事儿,喜欢吃那就吃了被,可是王妈妈的目光变了变。

    第一次来人家做客,这筷子伸的,只能说明这孩子……

    “简宁啊,多吃一点,今儿三叔可是为了你才请的,挺有名的……”

    三叔花了不少钱把人给请家里做这顿饭的,你看王冉现在恢复的这么好,应该庆祝的,简宁笑笑:“我吃的挺好的。”

    五叔就笑,自己喝几口小酒,平时不喝的,这是今天难得高兴了。

    “简宁啊,我们家王冉还行?你们没吵过架?”

    五叔这是喝高了就想逗逗简宁,王冉哎呀叫了一声,五叔就笑,不好意思也得说。

    大家都等着呢,也不过就是逗逗趣儿,简宁眼中都是笑意。

    “挺好的,什么都挺好的,人也好,脾气也好。”

    你想从简宁嘴里听见一点关于王冉的不好,这就问不出来,三叔就觉得这小子你说是不是骗子啊?完全就是骗子,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啊,五叔先开口调侃简宁了。

    “她嫁给你,你就觉得她哪里都好,不好的都变成好的了?简宁啊,男人要是这么当,以后女人就骑你脖子上了,该……”五婶拽拽自己丈夫的胳膊,怎么喝点酒就冒蒙呢,告诉简宁什么呢?想叫他欺负王冉啊?

    五叔瞪了五婶一眼。

    “拽我干什么?”

    五婶就松手了,那意思在外人面前给他留一点面子,你等着回家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五叔却不管那些,回家是回家的,又不是没有被收拾过。

    面子有了就成了。

    王妈妈就忍不住了,笑了出来。

    “老五啊,得了别说了,回家要收拾你了……”

    “收拾就收拾被,也不是没收拾过……”五叔的话一说完,大家就都笑了,简宁都没忍住,觉得这一家人太有意思了,所有人都觉得挺欢乐的,但是有一个人觉得不怎么欢乐。

    这个人就是王凌。

    王凌他妈撺掇儿子要房子,这处女朋友了,以后要结婚的吧,房子呢?

    王凌心里有点动心,但是出去接触世面这么久,心里也清楚这事儿不好说,毕竟自己亲妈还在呢有什么道理就跟叔叔伯伯伸手要房子?一旦不给呢?

    自己家那破房子也没有动迁,王凌心里就有点忐忑。

    “王凌吃菜啊……”王妈妈叫王凌吃菜,毕竟孩子挺可怜的,不过过去怎么样,那一页早就翻过去了不是。

    朱珠娇憨的笑着,朱珠就是王凌的女朋友,朱珠的心眼就比较多,为什么跟王凌处,光是王凌一个人自己肯定就看不上的,王凌真是没有什么能叫人觉得特别突出的,朱珠的嫂子给干活的那些人做饭,这不就认识王凌了,一来二去的,就知道王凌是三叔的侄子,就觉得他家有钱,后来处了之后才知道王凌爸爸没了,妈跑了,朱珠就心里想骂王凌,因为王凌带着朱珠第一个去见的人,就是他自己的亲妈。

    这不是傻逼是什么?你妈跑了都不管你了,你还跟她亲?她能给你什么啊?

    跟你叔叔伯伯维持良好的关系,这将来你才能占便宜不知道嘛?

    可王凌心里对三叔跟王爸爸就都有怨气,三叔打王凌那是真打,王凌也是真疼了,皮肉疼能记着一辈子的,记得三叔是怎么用皮带狠狠抽自己的,王爸爸则就是对他一点关心都没有。

    “嗯。”王凌多一句话也没有,自己闷头吃。

    王妈妈就是看王凌不顺眼,这孩子怎么说呢?看着就一点不大气,你说句话你能死啊?就这样的。

    徐秋华她们几个先离开的,得回她娘家啊,走的时候还特意叫的简宁。

    “简宁啊,送嫂子一程被……”

    简宁能说什么,自己拿着车钥匙就出去送了,别人也不方便说什么,王妈妈就觉得你可真有谱儿啊,带着嫂子还有你嫂子的小姑子来现在走了还得简宁专程送,王冉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她早点回家是不是还能休息一会儿?

    三婶叫王冉进屋儿去休息,王冉是真的坐不住了,自己就进去了。

    王亮是跟谁都能侃到一起去,你说跟着三叔还有五叔三个男人就哈拉起来了,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聊的这个欢啊,王亮能说,自己天南海北的,你说跟两个叔叔伯伯年纪的人,他就能料到一块儿去,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王奶奶就觉得你说王凌这个性要是跟王亮似的,那多敞亮啊。

    偏偏王凌就是一直低着头吃东西,跟王冉一句话也没有,跟谁都那样,好在朱珠的话还算是比较多。

    王妈妈问了两句,也是关心,朱珠的家里条件不是太好,跟哥嫂一起住,这将来结婚娘家是肯定指望不上了、

    王妈妈就觉得王凌应该找个娘家妈能照顾上的,不是说要有钱,只是人力方面,钱他们当长辈的可以到时候在说,这姑娘也没妈,王凌这边妈指望不上,除非小两口能吃苦,不然将来这生孩子,谁带啊?

    简宁开车回来,朱珠就看着那车,挺高兴的。

    “这车挺好看的,我就喜欢大车,比轿车开着觉得过瘾……”

    王妈妈笑呵呵的,这边简宁抱着王冉上车,自己低头问她:“是不是坐不住了?”

    王冉觉得也就这么一会儿,能忍得住,三婶看着王冉这样就有点担心,坐的时间好像太长了,你说这孩子,你不舒服早点吭声啊。

    简宁上车,带上车门。

    “妈三婶五婶那我们就走了。”

    简宁也是着急想回家,王妈妈摆手叫他们赶紧走,等车子离开了,五婶说了一句。

    “这秋华啊,就是不长心啊……”

    这事儿弄的,你小姑什么身体你不知道?

    王妈妈没多说话,这事儿也是寸了,得了吧,自己不去想了。

    朱珠就拉着王凌的手看着王凌,笑呵呵的:“你也买个那车被……”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三婶五婶外加王妈妈对朱珠的感觉立马就变了,原本觉得这孩子挺没什么心眼子的,你看在桌子上吃东西就能看出来,现在这一看,这不是没心眼子,买一个?

    买鸡蛋呢?

    说的那么轻松。

    三婶的心思转的快,也看明白这姑娘了,你看朱珠是对着王凌说话,但是眼睛一直就往自己身上扫,觉得他们应该给出钱买是不是?

    你说这孩子,王凌现在成年了,没有人义务养他的,是因为他姓王,大家都是一家子,找老婆就怕找一个白眼狼,三婶心里摇着头,不合适啊,王凌这孩子本来就心眼小,在弄一个惹是生非的老婆在一边加油添醋的,这还能有好?

    三婶她们转身进了屋儿,朱珠是觉得自己从来就没吃过这么豪华的一顿饭,你看着家也不怎么大,房子也没那么漂亮,可吃的是鲍鱼啊,那菜自己都叫不出来名字,家里得有多少钱啊?

    王凌不觉得朱珠说的话有什么过分的,对于三婶的不搭腔,心里的感觉怪怪的,觉得对方是不是觉得自己也不是亲儿子,凭什么给自己买啊?他本来也没说想要啊。

    “你怎么不开车啊,天天跟车多不方便,跟你三伯父要啊……”

    三婶算是一眼就把朱珠的本质给看出来了,张嘴就要车,怎么人家欠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