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急诊晚上收了一个病人,好像是说被侵犯的,给陶林玉的人打电话,严重倒是不严重,只不过这心理……

    护士问了陶林玉一句,这是不是得报警啊,陶林玉也是才从病房里出来,那女孩儿的妈妈就赶紧跟了出来,眼睛哭的很是红肿,拽着陶林玉的手。

    “医生……”

    家属的意思是不报警,没有办法报警,这一旦把事情整开了,自己女儿以后可怎么活啊?再说她结婚了,这要是被她丈夫给知道了,还不得闹腾离婚?

    拽着陶林玉的手就苦苦哀求着陶林玉:“医生,求你了,千万别报警,她才结婚没多久,那孩子要是知道了……”

    谁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努力忘记就好了,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什么都没发生过。

    陶林玉很是头痛,自己是说还是不说?说吧,好像就会毁掉人一辈子的幸福,不说,你说这不是等于放纵对方吗?

    陶林玉自己也是女人,明白这些担忧,最后还是没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不是太多,大晚上的。

    那家人看完说没事儿就立马带着孩子走了,那姑娘哭的,已经不像是样子了,陶林玉总结,警惕性太差。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肯定也不会说的,因为丈夫是男人,是男人一般很少有能忍受得了这种事情的,哪怕这个男人有多好,你确定他以后就不会想着,心里膈应着?

    王妈妈早上起床准备做饭,今天就下雾,到处都是雾气就连对面都看不见了,王焱这昨天晚上说要吃炒土豆丝,王妈妈炒土豆丝有自己的方法,一般来说别人都喜欢吃,味道很好。

    六点多,王妈妈衣服就换好了,把菜装在盒子里,自己还特意给做了一个汤,王爸爸这是早就说好的,自己掐点回来的,洗了一把脸,饭也没顾上吃,徐秋华才起床,婆婆说今天早饭她做的,自己也就没起来。

    “妈,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耗了一把头发打了一个哈气。

    王妈妈拎着东西,王爸爸已经出去了,她在换鞋呢。

    “嗯,我给简宁送点饭,饭菜都做好了,你叫王超还有王焱起床。”

    徐秋华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钟,这丈母娘做的,你就别人亲妈都下功夫,大清早六点就给姑爷送饭去了?简宁是祖宗是不是?

    徐秋华踩着拖鞋洗漱完了喊儿子起床,王超不用喊自己就起来了,徐秋华人在厨房里摆饭呢。

    “怎么不下去喊我爸吃饭。”王超坐下身,徐秋华笑:“喊什么啊,跟妈俩去医院了,给简宁送饭去了。”

    这姑爷的待遇可真高,丈母娘跟老丈人上赶子给送饭去。

    王妈妈跟女儿聊天就打电话,王冉说简宁说过一次,王妈妈抄的土豆丝特别好吃,这王妈妈今天就想起来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吃就多吃,土豆家里多少就都有,简宁照顾王冉轻易回不来的,所以干脆王妈妈就给送了,他昨天晚上值班,现在这个点估计也没什么病人,正好就能吃。

    开车到医院门口,王妈妈叫王爸爸在车里等着,自己马上就出来。

    进去找了一圈,没看见人,碰上护士长了,护士长一愣。

    “简大夫啊,好像是出去了,阿姨你找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儿?那给他打电话……”

    王妈妈呵呵笑着,因为要来医院,所以穿的比较立整,去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女婿是医院的大夫,自己也不能给他丢脸不是。

    “那不用,我给他拿了一点吃的,就放桌子上了,等他回来,姑娘你跟他说一声就行。”

    王妈妈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走人了,自己从里面出来,打开门上车,王爸爸也没问,王妈妈说回家吧,雾气大,回去开车肯定就会慢一些,王妈妈吹着凉风,觉得今天的天气不错的。

    简宁回来,看着桌子上摆着好几个饭盒,一愣,这是谁送的?

    “你丈母娘刚才来过了,羡慕死人了……”

    副班医生趴在桌子上,昨天忙了一夜根本就没闭眼睛,自己现在才眯着休息一会儿。

    简宁没有马上动饭盒而是拿着手机给王妈妈先打了一个电话,王妈妈人还在路上呢。

    “简宁……”自己指着电话对王爸爸说了一句,接起来:“简宁啊……”

    简宁挂了电话,一个芹菜炒土豆丝一个番茄鸡蛋汤还有给切好的几片葡萄柚,一样一个盒子,还有一个装饭的圆盒。

    “我说,王冉还有没有姐姐妹妹之类的,介绍给我吧,就冲这丈母娘就知道姑娘性格肯定好……”

    简宁呵呵的笑着,说睡你的吧。

    有丈母娘的医生多了去了,可是能跟丈母娘相处这么好的医生挺少见的,动不动看见他打电话叫妈,那肯定不是他亲妈,一定是妻子的妈妈,这也算是另一道风景了。

    简宁开车回来,护工在收拾屋子呢,简宁把车钥匙扔在鞋柜上。

    “王冉醒了没有?”

    护工呵呵笑着:“听歌呢,大清早的就听,我可不愿意听。”她不太喜欢这些歌,比较喜欢什么两只蝴蝶之类的,可那些歌不仅王冉不喜欢听,就是简宁一听都不停皱眉头,他们俩的喜好,自己也接受不了。

    王冉听歌呢,简宁从后面把她的耳麦推了一下。

    “今天外面下雾,我们就不远走了,一会儿下去转一圈就好……”

    王冉点头,下雾还能看不见嘛。

    等着他回来吃早饭,结果简宁说他吃过了。

    “在医院吃的?”王冉问,自己把他脱下来的衬衫叠整齐,这是准备要洗的。

    “妈早上过来送的。”

    王冉叫简宁上楼去睡觉,楼上有点闷,楼下的温度就刚刚好,简宁一看她是确实不想上楼,那自己也得休息。

    “要上去的时候喊我。”

    王冉对着他点点头,外面湿气大,本来不愿意叫她多待的,可是王冉说热,偶尔一次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王妈妈跟王爸爸回到家,王超已经上班了,徐秋华正要送王焱去学校呢。

    “王焱上课认真点听听见没?”

    王焱每次都答应的很好,一去学校就想着跟人讲话,上课溜号,你说这孩子。

    王爸爸跟王妈妈在厨房吃饭,王妈妈就心里合计,这早上吃了,中午吃什么啊?今天反正这天气,也不能干家务,本来是要洗被罩的,肯定就洗不上了。

    “你一会儿送我去老三家,我摘点李子在给王冉送过去一点。”

    上次孩子腰难受什么也没拿就走了,王爸爸就是跟班,王妈妈怎么说他就怎么做,这开车给送过去,三婶跟着去摘的,捡好的摘,王奶奶要跟着过去看看。

    王冉没上楼就一直在楼下坐着来着,难得透透气,护工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妈……”

    王冉喊了一句,认识自己爸爸的车,果然车上下来的不是王妈妈是谁,王奶奶跟着呢,两个人提着两个布袋子,这是要把三婶家给摘光啊。

    “吃不了那些……”

    李子也不能放时间太长啊,好吃是好吃,可吃多了也不行啊,家里就三口人。

    “冉啊,叫简宁明天拿医院去给同事分点……”

    王奶奶说着,同事就是这样的,你来我往,大家好好相处,这东西也不要钱,都是家里的,叫同事尝尝,跟外面卖的李子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奶奶对简宁是过去什么态度现在还什么态度,王妈妈这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上去的时候自己蹑手蹑脚的,就怕吵醒简宁,孩子睡觉呢。

    护工拿着李子合计往冰箱里放,开冰箱的动静就大了一点。

    “小点声,睡觉呢。”

    这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这话就不是假的,王妈妈现在就是各种待见简宁,看见他就高兴,只要跟简宁沾边那就是好,各种好。

    王奶奶在楼下就跟孙女打趣说着王妈妈:“你妈啊,现在就恨不得把简宁给打板供起来……”

    王奶奶觉得什么事情都要适度,过了就不好了,没有必要捧着他,就一个女婿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不能太超了,可王妈妈不啊,这不女儿身体不好嘛,简宁照顾这么久,这就恨不得把人家给当亲生儿子了。

    王冉呵呵的笑着。

    “妈,你过来了。”简宁踩着拖鞋打开卧室的房门跟王妈妈打着招呼。

    家里有动静不可能不醒的,哪怕脑子还不够清醒,但睡不着了。

    “是不是妈吵醒你了?”

    “没,我睡好了。”

    王奶奶跟王妈妈去市场了,说是要买菜,简宁陪着去的,家里就护工跟王冉在楼下呢,韩大夫的妈过来遛弯,看见王冉坐在那里,自己就想跟人说话,结果王冉看见她,自己滑着轮子就往前去了。

    护工就觉得这家的老太太这个讨人厌,你说讨厌你,你还感觉不出来吗?怎么还总是想要往前靠呢?

    韩大夫这个妈就好打听,谁家的事儿就都有兴趣知道,谁家打架了,谁家儿子儿媳都干什么工作的,房子贷款几年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王奶奶走步特别快,王妈妈得小跑跟着,简宁是好说,自己身高摆在哪里,大步子就追上了,简宁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事儿就是王妈妈在王奶奶面前那就是一副跟班的状态,王妈妈有时候说话也不怎么太注意,王奶奶就刺儿她,是真刺儿。

    抽冷子来一句,王妈妈也反驳不上来,其实主要就是王奶奶身上有一股子……霸气,简宁是这样形容的,你想说服她,这样的目标有些远大,不好完成。

    王奶奶说买什么,王妈妈就负责掏钱,王妈妈稍微讲讲价,王奶奶就瞪她,回去在路上就给王妈妈上政治课,要是讲下来价格王奶奶也不会说了,主要是没讲下来。

    “老五家就是卖这些的,你还不知道价格?别整天抠抠戚戚的,也不是没钱。”

    王妈妈心里合计,什么东西不都是算计着过,有钱也不能乱花啊,那也就是多一句嘴的事儿,问问也不掉价,能便宜就便宜了,不便宜就拉倒被。

    简宁负责拎袋子,王奶奶是拿着就让简宁拎,简宁是晚辈,她们还是来简宁家做客,他不拎谁拎,可王妈妈就相反,就抢着要自己拎,王奶奶心里叹口气,一副奴才相啊,那是你姑爷,不是你祖宗。

    简宁呵呵笑着:“妈,我拎就行……”

    “你让他拎……”王奶奶又狠狠瞪了王妈妈一眼。

    王妈妈是觉得东西谁拿不是拿啊,你跟孩子摆这个谱儿有什么用啊孩子对王冉好这才是真的。

    两人又去了一趟超市,大包小包的给买了挺多的,王奶奶是不管东西贵不贵,自己问明白,对王冉身体好的,就给买,酸奶之类买的比较多,怕孩子便秘。

    回到家,王冉这一看,这是去要把超市给搬回来了吗?

    王妈妈两手都是,简宁就更加不用说了,王奶奶是一样都不拎,她就是这样的个性,我年纪大了,你们再累能累几年,我是肯定不伸手帮你们拎的,拎不动你们也自己拎。

    “怎么买这么多啊?”

    王奶奶看着孙女:“我都给你买了,省得有些人整天担心钱不够花……”王奶奶瞟了王冉一眼,王妈妈压不住王冉,但是王奶奶能,她说给,王冉要是敢不接,她就敢一巴掌拍过去,反正不是她女儿,打了她也不心疼。

    犟这个没用,这是你娘家,别说搭你一点生活费,就是都搭你了,父母说了算,别人没资格说。

    钱是父母的,愿意给谁就给谁,谁告诉你的,就一定得留给儿子的。

    王冉并不去对视自己奶奶的视线,自己尴尬的笑着,怎么就都知道了,还有谁不知道的吗?

    王妈妈那时候也是心里觉得憋得慌,就跟婆婆说了,三婶她们也都听见了。

    “这是你奶奶我出的钱,你要是准备在给我报销,小王冉你信不信东西我一把火就都给你烧了……”

    王冉淡淡的笑着:“我不敢,奶奶给买的就心安理得的接受……”

    王奶奶这脸上才有一个小模样,王妈妈在厨房里弄虾呢,简宁吃虾不吃别样的,就吃水煮的,这孩子口淡。

    徐秋华送完孩子回来,婆婆也没在家,肯定就是去王冉家了,除了王冉家,她没有别的地方去啊,自己换了衣服也去娘家了。

    徐秋华她妈就说这李子真好吃。

    “你说难怪他家的水果卖的好,跟一般的李子味儿不一样,又大又好吃的。”

    徐秋华呵呵笑着:“那是被,那时候王冉在研究所,有什么好技术不先可着她叔叔来的,要不然她三叔能对她那么好,王冉其实比谁都尖……”

    那是被,三叔五叔家里就都有钱,你看王冉经常跟两个叔叔走动,怎么没看她经常跟她二叔走呢?

    徐秋华这就是冤枉王冉了,跟三叔家走的近那是因为三叔经常打电话,这不是三叔家弄这些果树嘛,三婶也是会做人,总是有点好吃的就想着王冉,互惠互利,五叔是天性就喜欢热闹,五婶这人也挺好的,联系的就比较多,王冉那时候成天上班,就哪里有时间去二叔家,也不是说不去,也偶尔去二叔家的,那时候二婶的娘家妈不是在二叔家嘛,你说她去了,人家是忙活她好,还是忙活老人好。

    “王超他妈在家干什么呢?”

    “能干什么,去她女儿家了……”

    徐秋华也是在娘家吃完的中午饭回家的,王妈妈还没有回来呢,今天简宁家里开荤了,王奶奶买了好多海鲜,吃螃蟹就没人比王奶奶会吃了,慢悠悠的吃着跟简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王奶奶虽然没上过班,但是对于人情也算是摸得透,自己生活一辈子,难道就连这么一点都看不明白嘛,就跟简宁说,一会儿开车把李子送医院去,给主任送点。

    “你也别跟人家犟,说你也是为了你好,你说王冉生病不能动的时候,你耽误多少事情,要硬气没用,工作咱们正常做,人情世故也得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能帮你一把,当然咱们也不指望人家帮,就是这么一说,你看王冉生病的时候,医院里医生对着王冉……”

    王奶奶这是一边吃一边教简宁,这个人应该怎么做。

    简宁这边是奶奶,那边是丈母娘,两个女人一台戏一搭一唱的,他本身不是那样的个性,就是李子真拿到医院,也不会专程给主任送,简宁的个性形成就少了那么一部分,他不愿意拍马屁,自己只要无愧于心就行。

    结果奶奶逼着啊,这开车带着东西去的医院,相熟的就都送了,不熟的看见就吃几个被,王妈妈跟王奶奶来的时候就是奔着这个来的,所以摘的多。

    三叔家今天李子没有卖,因为顾不上了,家里的活儿太多,不卖也就是损失几万块钱被,这些钱在三叔的眼里,现在真不算是钱了,说留着自己家人吃的,这些亲戚呢,谁来就摘点被,这也是为什么徐秋华带着自己娘家嫂子还叫嫂子带外人来,三叔就是一个敞快人儿,也是喜欢热闹跟人多。

    简宁给主任送到办公室,主任人没在,他从里面出来就想走了,就不想送了,觉得这样的事情就不是自己应该干的,怎么就那么丢人呢。

    主任这是回来。

    “找我有事儿啊?”

    简宁有点不好意思,说是老婆娘家三叔家的李子,给大伙儿尝尝,主任觉得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简宁吧,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主任对他的评价就是这样的,从他进医院开始,那就是这副样子啊。

    吃到的没有说不好吃的,有的就说要是卖的话,价格高点也行,给自己父母尝尝,老人不能吃酸的,这时候水果也没什么,西瓜之类的就都吃够了,卖的那些李子,味道就不是很好,有的好的太贵,价格不能接受。

    王妈妈的电话跟进来的很及时。

    “简宁啊,你同事要是有兴趣,就领去你三叔家转转……”

    王妈妈觉得这样挺好的,还能拉动同事之间的关系,老三那边是真没事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王妈妈也不会跟三叔外道。

    简宁周末领着几个同事去的,王冉没跟着去,她行动不方便,然后还容易耽误事儿,三叔接到三婶的电话,自己特意杀回来的,又请的厨子,三叔是看见谁都能笑眯眯的。

    “给找袋子,一人装点,拿回去给父母尝尝,我家这今年不打算卖,你说到时候都烂在树上了……”

    有的人是不好意思,毕竟来人家吃还拿啊?

    三叔这人真不是当着外人客气,他本性就是如此,他说叫他们摘,就是真心实意的,那你说吃是吃不了的,自己家养这些,就不愿意吃了,也不卖,亲戚能吃几口。

    男的倒是恢复的挺快的,没一会儿自己就上树去摘了,女的有些磨不开,觉得不好意思。

    陶林玉看了简宁一眼:“她家人就都是这样?”

    这一家人可真有意思,这么热情的太少见了,还是说钱已经赚的就不在乎了?

    三叔这请简宁同事吃饭也不能差了啊,全程陪着,三婶也跟着,三婶话比较少,因为跟简宁同时也不太认识,三叔就爽快的多了,跟男同事有说有笑的。

    “我们老王家缺女孩儿,就王冉这么一个大丫头,谁不稀罕啊,那简宁这姑爷不就是上宾嘛,你们要是没事儿就开车过来玩,随时欢迎……”

    三叔的热情不是做假的,你接触时间长大家也就看出来了。

    王凌到处找三叔,要跟他说点事情,结果人说三叔接个电话就回家了。

    “说是侄女婿带着同事就去家里了,回去招待招待……”

    王凌这心里感觉就泛酸了,自己还是侄子呢,觉得这个姐夫有点不懂事,你闲的没事儿把人往家里招呼干什么啊?那是你家啊,真是的,还有搞不懂三叔,这边还有事情呢,他就回去招待别人的同事去了?怎么对自己就没那么上心呢?

    朱珠也是看出来了,这王冉比较吃香,那天吃饭就瞧出来了,你说身体不好就别跟着,然后就这不行那不行的。

    朱珠觉得王冉就是有病,身体不好就老实的家里待着不就好了。

    她有什么道理挑王冉啊?王冉那是三叔的亲侄女,人家父亲跟三叔是亲兄弟,你朱珠算是什么?就是嫁给王凌了,你还差一层呢,也不嫌自己太操心了。

    “我还想带着我嫂子过去看看呢,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可好,同事都给领去了……”

    朱珠看了王凌一眼,觉得王凌笨,你住在三叔家,怎么还能叫王冉占这些便宜呢?

    王凌心里也不是滋味儿,这再有人一挑,自己就乱七八糟的。

    王凌跟他妈就说了,王凌他妈一听。

    “这心就让他们老王家给偏的,都说重男轻女,可到了老王家这就反过来了,跟她争,凭什么不争啊……”

    四婶就撺掇儿子去挣,说这些就都是王凌应该得的,王凌也活了心思,可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毕竟跟人张嘴,他做不出来。

    *

    陶林玉他们是又吃又拿的,拎着东西回家,她丈夫还问呢。

    “买这么多李子干什么?”

    陶林玉丈夫听着老婆说,就怀疑人家是不是被架在那上了,有点不好意思,你说人家里你们摘,你们就真摘啊?

    “我没摘,是王冉她三婶给我们拿的,说不要,非得给……”

    陶林玉婆婆在家里呢,来给他们带孩子,这婆婆跟丈母娘就换着来,一人四个月的轮。

    “家里是有钱吧,有的人是不在乎那些,就喜欢热闹……”

    这一听就是人性特别好的人家,要不然有的人就宁愿便宜卖了也不带给你们拿的。

    陶林玉笑:“嗯,可喜欢笑了,跟那些有钱人也不一样,身上一件牌子货找不到,夫妻俩都晒的挺黑也不算是年轻,我听着简宁说平时吃饭就对付对付得了,这是家里有人才这么吃的……”

    陶林玉她妈觉得这才是活的人,弄那些没用的有什么用啊。

    自己尝了一个,你还别说,就没吃过这样的李子,这个味儿……

    韩大夫打开门,他今天值班,跟着他实习的人今天也跟着简宁去了,这不给韩大夫送过来点。

    “这是去哪里了?”

    韩大夫还端着那个架子呢,自己现在不是不一样了,从美国回来,一般人他就瞧不上眼了。

    “啊,去简医生老婆娘家叔叔家,家里弄的很大一片果园……”

    他就说今天所发生的被,大家就都挺高兴的,你看主人那么和气,大家玩的高兴吃的高兴,连吃带拿的,都挺高兴的,等他走了,韩大夫的老婆说是挺好吃的。

    “我这么不喜欢吃李子的人都吃了三个……”

    韩大夫他妈也吃了几个,心里想着,家里有果园,这得有钱吧,那就难怪小简医生跟人结婚了,原来女方家里有钱啊,难怪呢。

    人家有钱,这老太太就心里不踏实了,觉得这样的人自己得多联系联系,她这女儿还没嫁人呢。

    护工在家里打扫卫生,王冉跟简宁去医院做复健去了,打开门,这老太太就是不着调,你说动问西问的,打听人三叔家一年到头能赚多少,你说护工哪里知道这些?就是知道自己也不可能跟她说啊,可这人就当不知道似的,就在门口站着。

    “大姨,你回去吧,我这马上也要去医院了。”

    简宁带着王冉回来,这一段过的比较平稳,虽然没有什么进步,但是也没有退步,一直保持的不错,两个人神经也就没那么紧张,护工就跟王冉说,那个老韩太太。

    王冉听的眉头一皱一皱的。

    *

    乔芸跟吴国太的婚纱照拍出来了,给吴国太拍的特别帅气,乔芸相对来说就失分不少,没有办法,毕竟丈夫太帅了,她就是一般人,不过看着还是觉得挺好看的,外婆一看那婚纱照就知道花钱不能少了。

    “你可别用自己的钱往那上面搭,那是傻子的做饭知道不?”

    外婆其实已经想到了,但是觉得乔芸应该没那么傻,自己手里就那么一点钱,她不至于傻的拿出去给人花吧,乔芸表面答应的挺好,背地里就根本不听外婆的话。

    这酒席吴国太家订的就是家门口的,乔芸不干,她宁愿自己搭钱去好一点的酒店办,可吴国太他妈不干,被乔芸气的够呛。

    “你说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你花出去那些钱接不回来有什么用?就为了好看,好看能顶饭吃不?”

    邻居这也就是一家一百,你给他们打算弄多贵的酒席?到时候本钱都收不回来。

    “我说她,她就一副没听见的样子,你说那结婚照,花那些钱照出来有什么用?好看了啊,还不是那样嘛,人长什么样就什么样,你看她折腾的,不知道的以为家里有多少钱呢,就人有钱的都没她这么折腾,穷折腾,手里那点破钱我看她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乔芸这拍完结婚照,自己又合计换个床,看中那套好的,外婆不是没给买嘛,那现在手里有钱,就动心思了。

    拉着外婆去的家具城,外婆不仅不傻,相反的脑子非常清醒。

    “他家一直什么钱都不给掏,怎么就突然出这个钱了?”

    乔芸结结巴巴的,外婆看着她就来气,真是强忍着才没有一巴掌拍到她的头顶上去。

    “芸芸啊,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结婚钱就都是自己花,我能给你一次,我能次次都给你?你以后生孩子他家不出钱,你怎么办?养孩子不用钱?你钱就往这些没用的上面花?”

    乔芸低着头,外婆以为自己这就算是说动了被,她应该听话了吧,结果乔芸可好,回头就把床还有家具给买了,送都送了,钱也花了,外婆还能说什么?

    那你有钱,你就折腾吧,我看你是不是一直有钱。

    钱这个东西一折腾还不没的快,乔芸又跟吴国太看钻戒,稍微小点的钻石都要上万,吴国太说买两指环就行了,乔芸这不听劝啊,跟吴国太不是试了嘛,自己第二天拿着钱就去商场买了,买家具里里外外的加上电视沙发之类的就花了小两万,照婚纱照又扔进去一万多,这买钻戒又花了一万三四,外婆给的那点钱,就真不禁花,这现在有电脑方便啊,你就看乔芸这东西给买的,快递天天上门,零零碎碎的,高跟鞋啊婚纱啊,旗袍啊,她准备的可真齐全。

    钱一扯就没了,最后手里就剩了一万多,还去个屁高级酒店啊,赚钱不容易,花钱可快,花的也潇洒,每天不停的花,心里还觉得过瘾。

    吴国太就看着乔芸这大手大脚的劲儿,自己回家也跟自己妈说了。

    “我说买指环就一定要买钻戒,你说戴那玩意干什么?钱就都被人给赚了……”

    乔芸这折腾的痛快,外婆也懒得管了,随你吧,这孩子自己说什么,她就没心没肺似的,什么都听不进去,既然这样,自己还操那个心干什么,随她去吧,花没了就知道老实了。

    这乔芸要结婚,齐娜肯定得帮忙的,都打电话来了,齐娜只是不明白,自己能干一点什么呢?

    早上叫的外送,这两人这日子过的真是……

    好在姜饶现在好说话了,齐娜也是才起床,踩着拖鞋给了人钱,自己提着盒子放到桌子上。

    “姜饶起来吃饭,一会儿还得去你外婆家呢……”

    姜饶就不愿意跟外婆家扯上太多的关系,在一个乔芸这人结交不结交实在就没什么意思,姜饶就撺掇齐娜不去,齐娜觉得不好。

    “到时候在挑理……”

    齐娜说好的,今天帮乔芸弄屋子,乔芸这不是怀孕了嘛,外婆年纪大也不会弄,家里有一些需要贴的,乔芸就想起来齐娜了,结果姜饶带着齐娜出去玩去了,你说齐娜是选择来帮乔芸干活还是跟老公去潇洒去?

    肯定就是后者啊,乔芸等到快中午了,齐娜才来电话,说自己在外地呢,回不来了。

    “不是说好了……”

    “姜饶喊我了,我俩在外地玩呢……”

    齐娜就挂电话了,愿意过去帮你不是义务,而是她心肠好,不愿意过去,你也挑不出来什么,乔芸就憋气,不用你,我还能累死,我自己来,可是爬高自己不方便,扔了一地,自己用脚踩,不就是觉得自己没本事,瞧不上自己,行,你们等着,以后我就过给你们看。

    乔芸给吴国太打电话,叫吴国太过来干,吴国太人家还在家里玩游戏呢,你说吴国太家里有任何的事情都是他爸妈干,他被养成的就是这样的个性,他能过来不?

    “我有事儿,你自己干吧啊……”

    吴国太胳膊夹着电话,就是没事儿也不过去,就那么一点活,弄点沾开关外面的贴纸能有多累?再不然就是弄弄卫生间,你去家具市场买了不就完了。

    “你过来吧,我这也不能来回太大动作……”

    “听话乖啊,你干吧。”

    乔芸这没招啊,没人肯来,就得自己上,外婆带着外公下去遛弯了,你说一个孕妇,人家怀孕就千娇万贵的,乔芸就这通跑,跑完东西还得找人,然后自己一口气歇不上家里还得自己弄,她又不是铁人,自己也累啊,可是没办法。

    到今时今日,乔芸似乎就明白了一些浅显的道理,如果有钱,这些就都不用担心,一炮钱捅给装修公司,还用自己管什么?因为没钱所以得自己到处跑,她现在怀孕,天气这么热,本就不舒服,还得折腾,因为吴国太不肯弄啊。

    乔芸一想就憋气,一憋气自己就不想干了,你不来是吧?

    乔芸也会折腾人,就给吴国太他妈打电话,说自己肚子难受,这里面是你孙子,你来还是不来?

    吴国太他妈来的可快了,乔芸就说自己干活累的。

    “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过来……”

    那乔芸怀孕,吴国太他妈也不敢赌,自己就干活被,你说这老两口被乔芸给指使的,什么活就都是他们俩的,乔芸嘴还欠。

    “怎么买这么便宜的啊?我要买那种大莲蓬……”

    吴国太他妈知道乔芸要买什么样的,可问题那玩意贵啊,自己买这个才几十,那东西上百的上千的就都有,不就是一个洗澡,再说这是你外婆家,将来房子给你了行,不给你,你出这些钱,你不是吃亏嘛。

    “你拿着去换了,我不要这种……”

    吴国太他妈憋着一口气,行,今天还被未来儿媳妇给溜腾了,也就这么几个月,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折腾,自己憋着气,她就是舍不得花钱,怎么换就是换不到乔芸合心意的,结果乔芸自己打车就过去了,你说买回来在换上,她公公也不是专门干这个的,而且个子也不是很高,站在凳子上,动作也是有点笨,那开关还没有关严,地上就有点水,结果就从凳子上摔下来,乔芸吓了一跳,首先反应过来就是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对着外面喊。

    “阿姨,你赶紧进来,叔叔摔了……”

    摔了一个,就是扭到了可能,吴国太他妈就劝丈夫去医院看看。

    “行了吧,孩子结婚到处就都要用钱,没事儿,就是扭了一下……”

    外婆跟外公回来,外婆肯定就要问的,乔芸在屋子里就撇着嘴:“就没见过这么笨的,笨的跟猪似的,我就在后面呢,要是摔我身上……”

    吴国太他妈过来找乔芸合计问问家里附近有没有推拿的,结果就听见乔芸的话了,自己低敛着眼睛,是什么话都没说,但是眼睛里闪过一些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