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简宁还没走回办公室呢,又送进来一个病人,急诊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忙碌,一年到头你也不能说没有人少的时候,清闲的次数很少就是了。

    简宁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带着老婆丈人还有丈母娘有时候就出去吃吃饭。

    半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电闪雷鸣的,咣当咣当,啪!雷声就像是要劈碎这个世界一样,听的叫人有些触目惊心,王妈妈本身睡眠就不好,一听这雷声就干脆不能睡了,王爸爸睡这么熟的人都被劈醒了。

    王妈妈慢慢坐起身,这是要地震啊?

    不能怪她如此想,实在是今年貌似地震的次数多了点,虽然不发生在自己的城市,但看着也是胆战心惊的,这么大的雷声,她就只会这样想,赶紧下地,客厅里一闪一闪的,叫人都会怀疑,雷电会不会劈进家里来。

    王妈妈找到电总阀门拉了下来,家里有这么多的电器,虽然说书房了楼内有避雷针,但是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

    “打雷了。”王冉动动,怎么睡啊,听着怪渗人的。

    简宁单手揽着她,手指尖半抱着她的头。

    “没事儿,睡吧……”

    “睡不着,声音太大了……”王冉嘟囔了一句,简宁试着把她给扶起来,搂着她坐着,两个人就小声的说话,因为不知道王妈妈王爸爸醒没醒,再说半夜的打扰到老人也不好。

    手指轻轻碰触着她的脸。

    “害怕打雷呢?”

    以为她是一个无敌女金刚,原来不是啊。

    “这么大声,谁不怕啊,不怕的那就不是女人了……”王冉嘟囔了一句,自己还是困,但心里对这个雷声有点抵触。

    齐娜也是被雷声给劈醒的,姜饶还在睡呢,睡的四仰八叉的,也不知道他心怎么就那么大,这么大的声音听不见?齐娜过去搂着姜饶的腰身,姜饶人是没醒,迷糊糊的,拍拍她的手。

    “怎么了?”

    “打雷。”

    姜饶长叹一口气继续搂着齐娜,自己这边继续睡,齐娜就伸手拧他,自己都要吓死了,他还睡呢,姜饶被齐娜一掐就醒了,因为齐娜用的力气太大,把姜饶给弄疼了,自己坐起身抱着胳膊。

    “你干嘛啊你?”

    天空咣当又劈下来一声响,齐娜往姜饶的怀里钻,姜饶觉得搞笑,她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这算什么啊?你也没做亏心事儿,女人就是麻烦,不过也算是体验到了一把什么叫小鸟依人,拍拍齐娜的后背。

    “行了行了,别怕啊……”

    齐娜想抓姜饶的背心,可这人睡觉不穿内心啊,就光着膀子,齐娜很是愤怒,这时候你就应该穿着背心才对的,害的她双手就没有地方抓。

    乔芸都被吓哭了,自己过去拽着吴国太的胳膊,你说吴国太睡的正香呢,他明天还要上班,自己被乔芸一弄,干什么啊?大半夜的哭什么哭啊?

    吴国太就搞不懂这个女人,动不动就哭,到底有什么好哭的?有好事儿就都被你给哭没了。

    “不就是打雷,有什么好怕的。”自己翻身继续睡。

    乔芸怎么也睡不着了,一闪电自己的心就跟着一抖一抖的,没有办法只能去找外婆,外婆无奈,那怎么办,只能叫外公去外面睡。

    “你醒醒,芸芸害怕,你去客厅对对一宿吧。”

    外婆是彻底睡不着了,你看她当初怎么说来的?说不让她嫁给吴国太吧,她不听,乔芸挨着自己就放心了,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可外婆一点睡意都没有,这才刚结婚就这样了,你说那以后呢?以后还有这么漫长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脑子里杂乱无章的想着,自己坐在床边就看着乔芸的脸,圆了一点,怀孕嘛。

    大清早起床,王妈妈跟王爸爸去买菜,简宁他们俩还没醒呢,昨天晚上折腾半天,自己起床倒了一杯水然后端进卧室里。

    “我妈去市场了?”王冉接过来问了一句。

    “嗯,好像是。”

    吃过早饭,简宁就去上班了。

    慢悠悠的树叶已经发黄,天气凉爽了起来,甚至早晚还会让人觉得有些冷,简宁一家四口人出去外面玩了,他是个很懂得享受的男人,也是一个计划非常周到的男人,绝对不会离开王妈妈半步,就怕她听不懂人家说话,到时候在发生不开心,王妈妈是不会外语,可架不住有个有本事的女婿,只要跟着女婿就都可以。

    出国门一次也算是见识到了,就是这样的,在没出去之前你会觉得花这个钱不值得,但是现在却觉得很值,很多东西自己都没有见过。

    回来的时候天也彻底凉了下来,王冉的头发都能扎起来了,一直就没在剪,只是每次都是修形。

    “你什么时候买的毛衣?”

    王冉现在自己可以自己走,走路微微有些缓慢,但还好,自己能站,自己能打理自己的生活,好太多了,王妈妈进门给女儿送洗干净的衣服,看着女儿的衣柜里又多出来一件衣服。

    她就跟简宁说啊,这钱不能这么花,可是简宁压根就不听她的,王妈妈就挺头疼,你说这人哪里都好,就是花钱太大手大脚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买点什么放起来,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

    王冉笑笑:“妈,他挣了就让他花嘛……”

    就随他去吧,自己眼看着就能把腿里的钢钉给取出来了,到时候就能工作了,等自己赚钱就好了,王妈妈纠结的不是到时候钱够不够花,是觉得这样很浪费。

    王妈妈曾经花了两百块钱在商场买了一件打折的衬衫,人家说原价五六百呢,王妈妈也算是捡好的买了吧,结果买回来简宁就没穿一次,她给准备好了,简宁都不穿,你说一个男人太好穿了,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吧。

    王妈妈不能当着简宁的面这样说,也只能跟女儿嘟囔嘟囔了,她也不能老住女儿家,王冉好多了,自己也就放心了,也得回去了,老是照顾女儿,儿媳妇也得有意见。

    简宁今天休息,陪着王冉去医院,这应该是来医院的最后一次了吧,把腿里的钢钉取出来,这意味着王冉真真正正的脱离开那段苦日子了,两个人不想庆祝,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是不愿意提及的过去,曾经那么疼那么疼的,没人愿意庆祝的,也不想听别人说祝贺的话,简宁亲亲她的额头。

    入秋了总要准备衣服的,去商场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一个柜台的外面挂着一件粉色的羊绒大衣,简宁就觉得那件大衣非常好看,自己转身走进去。

    Prada的粉色羊绒大衣,他是真的很敢买,花了两万块给她买了一件大衣。

    对于简宁来说,生活就是,努力活好吃好玩好享受好。

    人一辈子很短,不能把精力浪费在那些没有用的事情上。

    王冉那边接洽她的单位打过来电话,确定一下她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毕竟人家付出这么久的真诚,是为了叫她过去,不是为了表示他们有多善心。

    王爸爸跟王妈妈已经回去了,家里很安静,只有他们小两口,简宁用钥匙打开门,王冉做饭呢。

    “买什么了?”从厨房探出头,看着他的手上有袋子,就知道买东西了。

    跟一个人生活久了,你就会接受他的习惯,所以简宁无论买什么,无论花了多少钱,王冉都不会说任何的话,买给你就高高兴兴的穿,这证明他的心里有自己是不是。

    “试试看,要是不合适,我在去换。”

    王冉开始正式上班,取出来钢钉之后又休息了三周,现在走路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简宁早上送王冉去上班,晚上如果自己下班的早就去接,不能接,她自己就坐公交车回家。

    王冉的工资一开始并不高,一个月不到四千,可就这四千块都叫他们的生活马上发生改变了。

    满地的落叶,天气越来越凉,王冉下班直接去市场买菜,跟所有的女人就都一样,在吵杂的市场里买着一样一样的菜,准备回家给丈夫做一桌美味的饭菜,感谢他陪伴自己到现在。

    王冉很多时候就在想,如果那时候简宁提出来分手,还会有自己的今天吗?

    应该不会有吧,那时候所受的打击简直就要把她整个人都给毁灭掉了,她很自私,她留住了这个男人,她以后会加倍补偿的。

    简宁下班开着车进了小区,从车上拿着东西下来,他们俩的个性就完全相反了,买东西的人永远是他,王冉除了买菜很少会买东西,简宁带上车门,自己拎着东西上楼。

    王冉听见脚步声,自己从厨房走出来,推开门。

    “回来了。”

    这一顿就真的很丰盛,他们一直都在等,等到她彻底康复的这一天,所谓的夫妻生活,不知道别人家是怎么过的,单就他们两个人来说,很平淡,开始的时候是一周三次,然后慢慢的变成一周两次。

    简宁也没有像是言情小说里面的男主角一样,一夜可以来七次。

    王冉自己撑着头,她到底是怎么了?

    简宁洗过澡从浴室出来,就看着老婆坐在床上自己一个人傻笑呢,迟疑的问着:“笑什么?”

    因为切身有了这种生活,王冉就特别想知道,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有能一夜来七次的吗?

    简宁张着嘴,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摇摇头:“我拒绝回答。”

    王冉也没想追根究底,自己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找出来吹风机给他吹着头发,今天晚上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他们俩定的时间周三或者周五,当然有时候这种事情不是你说安排就会按照安排来的,不过大部分就都是这样。

    醒来就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的脸,觉得很幸福。

    一个女人,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不美丽,不风情万种,就是一张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脸,但是你的丈夫看见你的脸,会亲吻你,会跟你说早安,那么就不要吝啬你对他的*,在对他好一点,在努力对他好一点。

    王冉这个年纪了,你说她不着急生孩子,这完全就是骗人的,自己一开始也想随缘吧,可是从她好了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到号应该来例假了,似乎肚子就一直没有消息,昨天晚上买的测纸,都说晨尿最准了,自己掀开被子,踩着拖鞋蹑手蹑脚的进了卫生间。

    等待的过程有些不敢看,真的怀孕了,其实说真的,到了一个新单位,现在怀孕并不是时候,可是不怀孕,她这个年纪,简宁这个年纪,她应该有孩子的,自己心里也是很矛盾。

    没有。

    有些失望,扔到垃圾桶里用东西盖住,不想叫他看见。

    “起这么早。”

    简宁翻了一个身趴在床上继续睡,他昨天晚上回来的很晚,今天可以晚点去。

    王冉坐在床边,自己伸出手给他按着双肩,捏捏掐掐的。

    “现在吃饭还是一会儿吃?”

    “一会儿在吃吧。”

    嘟囔了一句,自己又继续睡了过去,王冉下楼去买菜,然后回来做饭,叫他起床吃饭,她做饭但是自己从来不洗碗。

    每次洗碗就会撒娇,简宁就会全部都包揽掉了。

    王冉在屋子里换着衣服,简宁推门进来,他已经换完了。

    “我送你去,晚上就不接你了,你直接回妈家……”

    王冉点头,他晚上有聚餐,简宁有说叫王冉去,但是人同事聚在一起,大家说说话,自己一个外人去了,就好像有些添乱似的。

    简宁把王冉送到单位的门口,停好车,自己转身从后面拿着她的包递给她。

    “要是不好打车你就给我打电话。”

    王冉笑眯眯的对着丈夫点点头,打开车门下去,以眼神叫他赶紧去医院吧,自己拎着包就单位了,王冉这人不难相处,但是跟别人也没什么话,好朋友之类的她不交,平时就跟谁都可以,不会跟任何一个人过于亲近,关于家里她从来也不说,别人问就是笑笑,弄的还挺神秘的,关于王工的丈夫,大家都差不多都知道,开的车是路虎,这是有钱人开的车,可见家里条件是不差的,可王工这个条件,本身也不是美人,现在是不是就都流行这样的,帅哥娶平凡女?

    王冉是随别人说,自己不会管,样貌是父母给的,何必纠结呢。

    到点准备下班,这边单位分票,总体来说福利待遇就一直都很好。

    王冉背着包自己站在路边等公交车,就是六个月前吧,自己都不敢想自己会有现在的样子,能自己上下班,能靠着双腿站在车站等公交车,人活着真是早晚就会有幸福的事儿发生的。

    徐秋华对这个小姑子的态度又有变化了。

    尽管简宁跟家里闹掰了,但是现在就光靠着王冉跟简宁的工资那买什么就都足够的,毕竟王冉病好了,花钱方面就差了很多,这就让徐秋华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一是不用在担心婆婆背着自己搭王冉钱了,那就是搭了,王冉要是要了,那就是不要脸,病都好了,还拿着老人的钱,你说这是什么女儿?第二自己又能心安理得的去占便宜了。

    徐秋华的观点就是,谁让你家有钱了,你家不挣不挣一个月也得有将近小两万呢,有便宜不占那就是王八蛋。

    王冉从下面走上来,穿着那件粉色的羊绒大衣,脚上穿了一双平底鞋,不敢穿高跟鞋,虽然是说好了,但是不敢碰,就怕到时候再来一个意外,那她就真的经受不起了,一次可以说是磨难,再来一次,活的心都没有了。

    从外面进来。

    “王冉回来了……”

    徐秋华对着王冉现在又恢复到了过去的模样,可是对王冉来说,心里有点隔阂,不知道是因为结婚了还是因为自己生病那段,大家差不多就行了,她是看王焱的面子上。

    “嗯,嫂子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在桌子上王妈妈就问简宁怎么没回来,王冉淡淡的说着:“他们同事聚餐,家里也没什么事儿,我就没让他过来。”

    王妈妈今天还真不是让女儿白回来的,这人好了,当初就登记,没办过婚礼啊,这是不是得补办一下?

    王冉一愣,压根就没想到是这个事情,说真的,她心里是没想过的,都结婚了在折腾一圈干什么啊,跟怪异的感觉。

    “你不用说你嫌麻烦什么的,你妈我不嫌麻烦……”王妈妈的意思就是要办,谁家孩子出门不办?那时候是没有办法,就摊上这事儿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是好了嘛。

    吃完饭王冉跟着自己妈进了卧室里,王冉的房间现在变成王焱的房间,孩子也大了,王焱原本的房间现在当做书房用,徐秋华之前一直想早点让王冉结婚也是有这个因素,她不离开这个家,自己儿子就没地方啊。

    “没动静呢?”

    王冉过了几秒才明白过来,妈妈问的是什么。

    “没。”

    王妈妈知道女儿这是才好,可这个年纪了,现在生就都是高龄孕妇了吧?

    医生说目前最好还是不要怀孕的为好,可王妈妈顾不了那些,人都好了,有什么不能怀孕的?

    人家夫妻两口子要孩子不就是正常。

    “你自己也上点心。”别的王妈妈也不能多说,怕孩子心里有压力,可是她着急啊,这着急完孩子结婚,就开始着急女儿生孩子了,你看人家这一结婚就都生孩子,过去自己孩子这有问题,现在问题不是解决了嘛。

    王冉听的脑仁都大,早知道这样就拽着他回来好了。

    简宁喝了一点酒,大家都喝,就他不喝好像有点不合群一样,自己打车回来的,站在楼下透气呢,试着把嘴里的味道都给呼出去,这时候还真有点冷了,冻的耳朵有点疼,一早一晚,凉的很。

    自己放轻脚步,掏出来钥匙小声的打开门。

    卧室的房门没有关,里面还亮着灯光呢,简宁把钥匙放在一边,自己换了衣服简单的梳洗一下回了卧室。

    “几点了还不睡?”自己的声音轻轻的。

    王冉把手里的书房一边去,他没回来就睡不着,奇怪的很,以前自己也是一个人睡的,但是现在他不躺在自己的身边,就觉得心里老是空落落的,当然他值夜班的时候除外。

    “我妈今天问我,有没有消息。”

    得,简宁现在就怕听见这句话,一开始他老婆做的还挺隐蔽的,现在就完全是正大光明的给他压力了,其实什么时候有孩子,有没有这些他就都不在乎,可王冉在乎啊。

    甚至有点魔怔的架势,上一次竟然把枕头给垫在……

    简宁想起来就眼睛疼,头也疼,这样不好,就真的也不好。

    王冉自己本身也是着急,那就怀不上,两个人都健康,你说为什么健康没孩子呢?她自己去过医院检查,这方面没问题的,那简宁就更加不会有问题了,他自己是医生,每半年体检一次。

    王冉买了一套新的睡衣,老早就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这个男人睡久了,什么都敢做,那睡衣穿跟没穿分别也不太大。

    王冉对着简宁眨眼睛,简宁突然觉得太阳穴一疼。

    “啊,睡吧,我挺累的。”

    简宁含糊过去,自己就想赶紧睡了,睡了她就不用说了,王冉肯定就不能叫他这么睡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头发还没干呢,我们俩聊聊天……”

    聊什么聊啊,简宁就死活装死,要是聊别的他还能聊,聊孩子,那就没到时候被,谁说结婚想要孩子就马上有了?有的那是人家运气好嘛,他还见过很多身体健康怀孕还等了几年的,他们才几个月啊。

    简宁搂着王冉:“老婆,我喝了一点酒,今天不行……”

    这是为了保卫自己的贞操在奋斗着,简宁真怕她说,今天是什么什么日,他现在听见这些话,自己就觉得蛋隐隐的疼。

    “你说,我要不要在换几家医院去检查检查身体……”

    这人真是魔怔了,简宁无奈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老婆,亲*的老婆,真的没必要,你很健康,检查报告上不是写着呢嘛,你别着急,再说你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怀孕,我们在等等,这时候怀孕,等生的时候就热了……”

    王冉狐疑的看着简宁,他这样说,那是不是就说明,是他动了什么手脚?他说自己现在怀孕不合适,瞪着自己老公。

    “你不会是……”

    “我保证,我没有,我从来不撒谎的……”

    简宁举起手,王冉有些叹气,那自己怀孕怎么就那么难啊?这是为什么啊?

    简宁躺在床上,他有压力啊,开始的时候还好,慢慢的她的主题就变了,简宁现在都怀疑,那些结婚七八年没孩子的,都怎么坚持过来的?

    总是有人会关心王冉的肚子,你到年纪不结婚,别人背后就说你不是身体有毛病你就是有问题,不然为什么不嫁?到了年纪没孩子,别人还是一样的问,聊天聊着动不动就跑王冉身上去了,小区里就都是娘家妈或者婆婆给来带孩子,这些人总是能见到,有时候买菜都能遇上,偶尔说两句话也就熟悉了,人家也不是有什么恶意的。

    “小王啊,还不打算要孩子?”

    问的王冉很是尴尬,自己说现在还早,可以在等等,对方就一副过来人的架势。

    “这孩子还是早点生好,早点生早点长大,产妇是年纪越大对孩子越不好,早点生你自己恢复的也好,你今年有三十二了……”

    王冉笑的很是虚弱,她怎么就变成三十二了,她还没到呢。

    被别人问的多,别人看她的眼神,就好像觉得她不能生,王冉是不想在乎,她们愿意说就让她们说呗,但是有时候心里也会合计。

    跑到小朱店里,自己就叹气。

    “我说,你过的这么幸福,你还叹气?”小朱把饮料推过去,王冉压低声音:“这个月又没有……”

    小朱觉得王冉现在有点过于着急,结婚是挺久了,可你们过夫妻生活这才几个月啊?

    王冉看着小朱的脸色有些不好,问她怎么了,小朱说没事儿,王冉就觉得有点不对。

    “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小朱说婆婆总是要钱,她真的受不了了,丈夫吧现在手里有两个钱就开始得瑟,原本两个人条件不是很好的时候,他挺恨他妈的,说他妈偏心,但是他现在手里有钱了,也开始搭家里了。

    “我给他洗裤子,在他的裤兜里发现了一张汇款单,给他妈两万块钱……”

    其实小朱也不是那种抠的儿媳妇,要是婆婆真发生什么了,给也就给了,可丈夫现在是背着自己搭他家钱,为什么不说?还有过去没钱的时候两个人的钱就放在一起花,但是丈夫现在就要管钱。

    “我是觉得他人变了,可能人有钱就是这样吧,自己也会注意穿的,我就是怕……”

    说穿了小朱有些没有安全感了,过去丈夫上班的时候,一个月就挣那么一点钱,多了他也没有,小朱开这个咖啡厅,但是现在丈夫不上班了,挣的钱是越来越多了,可是他对钱却越来越计较了。

    “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小朱苦笑,是不是那样的人你能知道吗?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自己也是现在才体会到的。

    王冉看着小朱脸色发白,眼圈发青,握着小朱的手,觉得对方并不是那样的人,都过这么久了,难道就连这么一点信息都没有?

    简宁开车过来接王冉,说是要去书店买几本书,早就约好的,简宁没进来,在外面敲敲玻璃,正好就站在王冉坐的地方外面,王冉拿着包。

    “那我先走了,你别想那么多,父母你也不能叫他断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那能怎么办。

    小朱点头,王冉出去简宁接过她手里的包,自己对着小朱摆摆手,小朱对着简宁笑笑,现在看着对王冉是真好啊,可能好一辈子吗?

    小朱觉得男女在一起最好的时间也就是那么一两年吧,然后剩下的就是对付过了。

    简宁把她的包放到后面,自己带上车门,开车到书店后面停车,两个人一同进的门,他在楼上她在楼下,简宁喜欢买书,王冉就是看看,自己到处转转,书店里的人特别多。

    乔芸是过来买胎教的书,肚子已经挺出来了,正好就遇上了。

    “姐……”

    乔芸现在跟王冉还算是不错,不至于看见了不打招呼,王冉对着她笑笑:“过来买书啊。”

    乔芸点点头,看了王冉的身后一眼,她自己来的?

    王冉不想跟乔芸有过多的纠缠,自己比比楼上:“简宁在楼上呢……”

    乔芸不好意思见简宁,自己一听说简宁也在这里呢,自己就先离开了,因为怀孕自己走路很小心,王冉收回目光,买了两本小说,简宁是单独在楼上结账的,楼上楼下并不相连。

    “买这两本?”

    王冉点头,简宁掏出来钱包,王冉觉得女人说男人掏钱的动作最帅,这话一点不假,就真的很帅,特风度翩翩,抱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说话;“我老公掏钱的动作就最帅了。”

    简宁伸出手单手搂着她的腰身。

    “我平时也都是这么帅的……”

    王冉吐着舌头,还真会自己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受不了啊。

    拎着书放到后面,王冉说要去超市买点东西,家里一些日用品就都没了,简宁开车进了地下停车场,人家夫妻俩周末买买东西逛逛超市回家看看书,一整天的时间就消磨完了。

    简宁现在怕什么?

    就怕晚上的来临,说实话,他真是有点消受不起。

    王冉新买了一套睡衣,她真是敢穿的,穿的五花八门的,每次都要把简宁的心脏给吓的有点抽抽,自己推开卧室的房门,发现里面没点灯,自己就想转身去书房睡,事实上他也是真的这样做的。

    他的老婆就是一个白天非常正常,晚上就要变成妖精的人。

    王冉一看,这不对啊,我穿成这样是为了什么啊?我就是为了叫你多看我两眼,叫你更加有兴趣。

    从床上跑下来,简宁轻轻喉咙:“你多穿点吧,小心着凉……”

    王冉听着丈夫的话,突然就有了一种女妖精遇上木讷书生的赶脚,一种很是无力的赶脚,就这人完全不受你的诱惑啊,这跟小说里写的完全就是两码事,她这几天看了几本小说,那男的看见女的就是各种扑,为什么她现在穿成这样,简宁一点兴趣都没有呢?

    “我不冷……”

    “我冷。”

    王冉没好气的把身上的睡衣都脱掉了,自己换上正常的睡衣,然后点开灯。

    “下次再也不买了……”恨恨的咬着牙。

    简宁眉头终于松开了那么一点,终于变正常了,王冉一变身,他就特别想摇晃着她的肩膀,告诉她,你变回来吧,别这样了。

    上了床自己摩挲着她的腰身,这人还生气呢,推开他的手,摸什么摸啊,不是没兴趣嘛。

    “你就这样挺好的,下次别弄那些透明的纱了……”

    那能算是衣服吗?能算是睡衣吗?

    王冉转过身抱着老公的腰身,她也是没办法啊,觉得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嘛,简宁亲亲她的脸,谁说男人就都是这样的了?有的男人不好这口好不好。

    试问他得多重口才能喜欢老婆穿成这样啊?他吃的本来就淡。

    简宁是个不太喜欢另类的人,比如他们俩有点什么,就一定是要关着灯的,这点不用王冉不好意思,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当然花样嘛自己也会换,老婆是属于自己的,貌似怎么喜欢就都没有问题。

    屋子里很黑,他们家卧室里的窗帘就特别厚,现在天气冷了还好,不然夏天的话,四点多就有光线照射进来,会让人睡不好的,月光只是淡淡薄薄的一层洒在墙壁上,两道人影在慢慢的进行某项运动,墙壁上属于女人的圆润在一点一点的晃动着,她的后背贴着属于男人的阳刚。

    给她清理干净,自己抱着怀里的人就这样睡了,每个男人早上起来都会有正常的冲动,但是简宁控制自己控制的非常好,因为他白天还要上班,是不可能这样来放纵自己的,除非是今天休息。

    王冉起身准备去买菜了,简宁翻身搂着她的腰。

    “先放开,我去买菜。”

    “不放……”

    王冉看着撒娇的某人,自己无奈的笑笑,伸出手去抓他的痒,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一样。

    *

    “谁啊?”徐娇兰踩着拖鞋问了一声。

    “是花店的,是徐娇兰小姐吗?”

    王亮是玩浪漫的高手,定了一束花叫花店的人送了过来,徐娇兰打开门,自己看着那么一大捧的花有些发懵,今天是什么日子?是自己给忘记了吗?

    邻居要下楼,正好就遇上了,目光带着一丝的羡慕。

    徐娇兰捧着花回到卧室里,小脸埋进花捧里,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幸福呢?

    徐娇兰敢穿,自己又有身材穿,她为什么不穿呢?王亮很宠她,要的几乎就都给买,自己拿着电话在打。

    “老公,你人在哪里呢?”

    王亮从后面搂着徐娇兰的腰身,徐娇兰吓了一跳,王亮咬着她的嘴唇。

    “美女等谁呢?”

    “等你呢……”徐娇兰嗲了王亮一眼。

    伟亮就说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徐娇兰,现在想起来了,伟亮觉得这事儿弄的,怎么找了这样的一个啊?

    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徐娇兰你记得吗?”

    对方似乎有些发懵,这名字好像很耳熟,但是一时半会儿的想不起来了,伟亮又说曾经在什么酒吧,什么酒吧的。

    “啊啊啊,想起来了,那妞儿啊,挺火辣的,怎么了?你想玩?我跟她可不熟……”

    印象里的那姑娘有些小骄傲,出来玩的,像是她们这种其实就都是为了钱,还装的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听说她是跟以前玩的一个客人交往过一段,那丫头眼界挺高的,那富二代家里也算是有钱了,结果她就愣是没答应。

    印象太深了,但是你说她名字,他是记不住的。

    王亮跟母亲已经说了,晚上要带徐娇兰回家,这没带人回来的时候王亮他妈是着急,可真要领回来了,自己得先问问,家里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就普通人被。”

    王亮他妈的声音很是严肃,结婚不是儿戏,什么叫普通人?普通人也得有个定义吧。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呢?”

    徐娇兰现在就是没工作,她父母的话工作也就是那样被,王亮一说,他妈这心里头就有点不是滋味儿了,你等了这么久拖了这么久就找了这样的一个?

    嘴上说不要什么门当户对,那条件也得差不多点吧?

    “你晚上先带回来,我看看吧……”

    伟亮觉得这事儿自己肯定得说,但是跟王亮说?

    那以后兄弟就真的不要做了,没办法,他只能跃过王亮。

    “阿姨,本来我也不想说,可是这姑娘以前的私生活就有点太开放了,本来我们都是出来玩的,现在也不讲究是不是处女的,可她就真的过了,以前跟人玩过NP的……”

    伟亮说的就是实话,这样的女的就是再好,也不能要。

    王亮他妈听不懂什么叫NP,但是伟亮说的话,怎么就搞了这样的一个女的?这叫什么玩意吧,他还沾沾自喜的还要带回家来?

    “阿姨,还有对王亮,我觉得还是不说的为好,感情这码事儿吧,要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也不会想往家里带的……”

    王亮他妈心里还能不懂这一点?

    徐娇兰搂着王亮的腰身嘟着嘴唇:“你妈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王亮笑笑:“我妈这人吧,是最好说话的……”

    徐娇兰想过去是过去的,现在是现在,过去她是没有遇上王亮,她努力追求生活有什么错吗?

    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害怕王亮的妈妈不喜欢自己。

    王亮的电话响,自己接了起来:“伟亮……”

    三个人一起吃饭,王亮起身去卫生间,伟亮点了一根烟,自己对着徐娇兰比比:“不介意吧?”

    徐娇兰笑笑,她有点不太喜欢段伟亮,说不好的感觉,反正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总是不对。

    伟亮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的,就她这个条件,想跟王亮结婚,纯属做梦呢。

    “我有一哥们跟我说过,在酒吧里推销洋酒的那些妞儿啊,其实身上都不干净,其实我也是出来玩的,捧场做戏的,女的是要钱,我花钱买开心,这无可厚非……”

    徐娇兰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发白,嘴唇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