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162二月繁霜杀桃花

    儿子是自己生下来的,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当妈的没人希望自己孩子的感情路过多的不顺畅,哪怕这个人条件不好,哪怕就是她以前跟别人处过,这些自己都忍了,抱着能成全他就成全他的态度,可是现在问题不在这里。

    就这么一个货,能干出来这样事情的女生能是什么好东西?事实上并不是她守旧她不开通,娶了这样的女人进门,别人会怎么看她家?破烂收集站嘛?叫自己丈夫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她说过的,自己这张老脸可以不要,你现在有爱情维持,那以后没有了呢?

    没有爱情,你是不是就不能活了?

    王亮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打底是怎么想的,想着妈妈这么心疼他他,也许看着他现在的样子自己也就同意了,但是心里很是明白,娇兰过去的那些事儿,处过几个这不重点。

    瘪瘪嘴:“我开玩笑的,妈,我有点渴了……”

    王亮妈妈抬脚进了厨房给儿子倒了一杯水,从厨房里面端着水出来,王亮哭了。

    当母亲的没有不心疼孩子的,王亮心中的酸楚一下子彻底爆发了,吸吸鼻子,觉得自己挺搞笑的,没想到啊,他竟然会因为这些事情哭,用手擦擦脸,省得老太太看见了在闹心,把脸别过去。

    王亮妈妈把水杯放在茶几上,自己转身踩着拖鞋就上楼了。

    这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明知道她干过什么,还就这么不依不舍的?到底有什么好?

    早上王亮去单位,人有点走神儿,手指头被烟头烫了一下,自己才突然醒过来,丢开手里的香烟。

    “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王亮这一段心情不好,是他的朋友就能看出来,一个人总喝闷酒,你想跟他说点什么,大部分人都不在状态,或者说他听见了,但是回答的确实驴唇不对马嘴,要不然就是给你表演一个什么叫皮笑肉不笑。

    晚上就来王冉家蹭饭了,简宁晚上值班,王冉见着他也没打算走。

    王(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冉心里有点不得劲儿,毕竟丈夫不在家,这是他朋友,虽然说大家都很熟,但是这样被人看见了也不好吧?但是王亮就跟没看见似的,进了门就往沙发上一躺。

    “抱歉啊嫂子,我想躺会儿,没事儿吧?”

    人家问都问了,王冉还能怎么办,给他准备好饭菜,自己摆在桌子上,给简宁装了一份。

    “那你饿了就吃饭,我给简宁送点过去。”

    王亮只是翻了翻身把脸冲着沙发的那一面,王冉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不过这种情绪应该跟感情有点关联,坐公交车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到医院,在上去之前给简宁打了一个电话。

    “嗯?怎么过来了?”

    简宁人在忙呢,也顾不上王冉,可王冉不能回家啊,要是回家王亮还不走,自己又不好意思撵他走,那丈夫不在家自己跟一个陌生人睡在同一间房间里也说不过去啊。

    平时这人挺精挺灵的,这是怎么了?

    简宁在外面忙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回到办公室,看着老婆趴在桌子上好像要睡着了。

    “冉……”推了推王冉,王冉抬起头,这么睡不舒服,可回家又不能回,她还真是有家归不得啊。

    “王亮在家里呢。”王冉说了一句。

    简宁点点头,自己拿着手机就出去了,然后就变成了王冉回了家里,王亮来医院了,王亮就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清静清静,道理他就都懂,他懂那样的女人不能要,可是心里就是难过,心这个东西太大,不是自己控制它,而是它来操控自己。

    王冉没休息好,上班一直打哈气,黑眼圈就都出来了,王亮就跟孤魂野鬼似的,王冉也难得问了一句。

    “他们俩是因为他家不同意分手的?”

    简宁依旧没有多说,在王冉的心里,认为王亮妈妈无论有多和蔼,那样的家庭你是看不见门槛的,等你正式拜访或者真的接触到了,你才会发现,那样的家庭门槛是在里面的,为什么这样说,就好比那样的家庭孩子跟谁恋爱,父母没有管的,但是一旦决定要结婚的时候,门槛就出现了,你的家庭你的学历你的一切一切就都是会成为往上爬楼梯的一个条件。

    自己经历过,所以多少有些明白。

    伟亮这是出去喝酒了,回家都半夜两点了,自己喝的迷瞪瞪的,你说走路都摇,脑瓜子也不清楚,他这形象的就走在街上也没人敢打劫他,张的就跟强盗似的。

    觉得脚底下好像踢到什么了,自己对准焦距一看。

    “你干嘛呢?”

    伟亮用脚踹踹王亮,这是干嘛呢?

    王亮也不说话,自己起身跟着伟亮进了门,找到地方一躺。

    徐娇兰的日子没有自己所想象当中的那样好过,习惯一个人对你好,习惯了有个人为你操心一切,你就会变得沉沦,现在那个人离开了,早上起来的晚,她的工作就都是晚上上班的,白天就是睡觉,九点多睡醒了,同居的美女在煮饺子。

    “醒了就吃几个吧,韭菜馅的,馋死我了。”

    美女吃韭菜馅饺子,这似乎有些不搭,可每个人的胃口就是不一样的嘛。

    并不是超市卖的冷冻水饺,而是去楼下饺子店买回来的,这家的特点就是馅儿做的特别好,美女端着水碗看着水沸腾起来就往里面倒那么一点,觉得差不多了用盖子闷上关掉火,拿着碟子摆在桌子上,酱油、陈醋还有辣椒油一一摆好,吃完之后还要继续睡,这就是她们的作息时间。

    徐娇兰进了卫生间洗脸,看着镜子里的人,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现在熬夜就能上脸,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给自己打气,用水拍拍脸,踩着拖鞋从卫生间出来,自己坐下身,没有外人,两个人都是素颜,皮肤都算是挺好的,底子本身就不错。

    “你吃什么自己弄吧。”

    美女吃了没有两个那边来电话,朋友约她出去玩,晚上还有工作呢,就想推。

    “不干什么,玩一天挣几千不是挺好的。”

    这个社会上有钱的人就不要太多,有些男的就是家里很有,父母很有,拿着钱买快乐,人家也不见得就真要跟你干什么,只是想出去玩的时候多个门面,往往陪着这样的人,回来的时候,把人弄高兴了,你得个包什么的就太容易了。

    酒吧的工作并不是她们想要的,不过就是借着这个工作认识更多的人而已,就像是徐娇兰的同居人,现在是几乎不怎么太上班,有足够多的姐妹,谁有活动直接来个电话那就可以了。

    “要不要一起去?”

    真是讨厌,才吃了韭菜馅的饺子这边就喊自己出去,看着盘子里的饺子,越想越觉得吃亏,又吃了两个赶紧进去刷牙,又是刷牙又是喷的,总算是没有什么味道了。

    “不去了,你去吧。”

    徐娇兰慢悠悠的吃着饺子,对着朋友轻轻地笑着。

    “你别这样,这不是很常见的,东家不嫁就嫁西家了,我看别人对你有意思,是你太过于挑剔了……”

    一开始你对王亮不也是不怎么上心嘛,那现在弄这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朋友穿了一条短裤,冰丝的上衣正好就盖过短裤,光着两条雪白的腿,穿了一双高跟鞋,美女都有自负的条件,被男人追捧,一定就存在着某些傲视别人的优势,睫毛刷的很翘,精致的巴掌脸,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完美。

    长相是爹妈给的,她应该感谢她爹妈的,把她生得这样的漂亮。

    朋友带上门就走了,徐娇兰坐在椅子上,自己拿着筷子夹着饺子吃,跟王亮吃过一次韭菜馅的,他不太愿意吃,觉得味道有些刺鼻,徐娇兰就皱着鼻子,修饰得漂亮的眉眼看着他。

    “韭菜馅才好吃呢,小时候在家里,后面地里就有韭菜,炒鸡蛋啊,包饺子都是很好吃的……”

    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拿着筷子硬往他嘴巴里推,三鲜馅的饺子就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他总是吃不了两口,然后会抱着她亲,有爱情的时候日子就是甜的,就像是吃汤圆是一样的,要开那层糯糯的皮里面就是香甜的馅料。

    两个人都是开放的人,在别人面前也是敢这样的,他的手扶着她的腰,最后相视一笑。

    徐娇兰淡淡的一笑,拿过来盘子自己倒了很多的陈醋加了两大汤匙的辣椒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要干什么,惩罚自己嘛?

    她吃辣的有时候会上火,可跟王亮一起的时候就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因为她不需要上班,他总是说她瘦,在胖一点也是好的,晚上就领着她到处去吃。

    徐娇兰的胃不算是大,同居的美女可能是真的太想吃了,一共煮了四十多个饺子,她自己就吃了不到五个就走人了,徐娇兰看着桌子上的三个盘子,自己拿着筷子,没有饱饿就是不停的重复一样的动作,咀嚼然后吞下,夹起继续。

    鼻尖上就都是汗珠子,辣的,吃的又辣又喝水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三盘饺子自己全部都吃了下去,胃部胀得厉害。

    徐娇兰想人就是贱皮子,非要把自己给吃伤了,才高兴,可是不吃,她就觉得心里难过会空虚。

    扔开筷子,自己踩着拖鞋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扯过来被子,不知道睡了多久,胃密集的疼痛把她给疼醒了过来,好难受。

    吃饺子进了医院的人,估计全世界也只有她一个了,每个女孩儿都有过梦想就想去做公主,带着墨镜穿着短裤简单的白色T恤去了医院,走过的地方有男人总会把视线放在徐娇兰的身上,美人总是值得别人多看一眼的。

    鼻梁上香奈儿的墨镜,这不是假货而是真的,她身上没有一件是假货,多贵的东西她都有,有别人给买的,也有花自己买的。

    看完病开了药自己挎着包准备出去,走了没有多远,看见了一个令自己终身难忘的人。

    王亮他妈最近身体有点不合作,主要也是因为儿子,这事儿在当母亲的来看就太过于膈应了,天底下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找,就偏偏找了这么一个。

    徐娇兰转身,就是这样还没有躲避开。

    “你站着……”王亮他妈这口气一直就不知道应该向谁出。

    王亮他妈看不上徐娇兰,更加确切的说是轻蔑她,一个女孩子为了钱就什么都能做了?你父母把你生出来就是为了叫你做这些的?或者说你自甘堕落他们知道吗?还是他们的观念就认为这些都是可以发生的,只要有钱就什么都可以?

    “阿姨,我已经跟他分手了……”拜托别说自己了,她心在心都是酸的。

    整瓣的心都泡在陈醋里了,可不可以请求她别来说这些了,她知道了,她知道了。

    王亮他妈尽管瞧不上徐娇兰,也觉得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儿子,但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自己还没有开放到把面子往脚下踩,手拉着徐娇兰,狠狠的拧着她的胳膊。

    徐娇兰很瘦,身上也没有几两肉,胳膊有些扔疼。

    “等你有儿子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样的反对,你现在不当父母永远就不会了解父母对子女的操心,试问你有一个很优秀的儿子,你能接受你自己这样的儿媳妇嘛?”

    徐娇兰点点头,自己知道她不接受了,那就当成陌生人可以不可以?能不能不要来纠缠她?可以嘛?

    甩开王亮母亲的手,徐娇兰眼圈里含着眼泪。

    “阿姨,我也是有妈生的,我记住你说的话了,我们如果遇见了,就请你当做从来没有见过我,不要对我打招呼,不要来警告我,我已经跟他分手了,你还对我警告做什么?难道你希望我跟他藕断丝连?”

    徐娇兰的脾气就是这样的,所有的谨小慎微,所有的不愉快不快乐,自己收着就好,她不欠任何人的。

    王亮他妈张着嘴,动了动,这个……

    “你这个……”

    “没事儿的话,下次请不要胡乱的抓人。”

    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同样的话,不断的重复说,有意思吗?

    *

    “哪位?”王冉用胳膊夹着电话,自己在包里找公交卡呢,记得放包里了,怎么没有了?难道扔办公室了?

    电话是董梅打过来的,董梅想问王冉在这边干的怎么样,自己也是准备跳槽,所里给的工资,对于她来说真不够多,她是做多少就拿那些,自然对所里有意见了,你们也不会把目光就放在我的身上,那我何不在走一步呢。

    对于董梅,王冉说不上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但是说跟她亲,自己又不是傻子。

    “啊,就那样吧……”

    董梅想打听,王冉就含糊的说着,又说了一句来公交车了,就准备挂断电话了。

    董梅的声音从电话里透了出来。

    “王冉,林潇潇没跟你说吧,她现在是取代你了……”说了一圈林潇潇的坏话,目地无非就是为了挑拨离间被,王冉淡淡的翘翘唇,说自己真的要上车了,就把电话给挂了,从包里翻着,没有零钱,没办法只能打车回家了。

    记得应该是有的,怎么都没了,放哪里去了?

    真是奇怪呢。

    一路上走,一边翻,到家门口,简宁的车正好在她后面,自己降下车窗。

    “冉啊……”

    王冉打开车门上了车,就不到一分钟的路程,他停好车,王冉还在找呢。

    “找什么呢?”

    “公交卡还有钱包,钱包没了……”

    简宁说可能是落办公室了吧,王冉实在想不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记性越来越不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楼,王冉开了门,简宁跟着进来,她换了拖鞋,简宁说要下去刷车,站在门口对着老婆说着。

    “你一会儿把水管子放下去……”

    王冉已经回房间换衣服了,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知道了……”

    简宁的车保养的很好,过去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自己开的也是挺精心的。

    王冉换了便服,自己准备出去结果就看见扔在小柜上的钱包,自己过去打开,可不是嘛,那她怎么记得早上拿了呢?幸好这是包里有钱,不然自己就糗大了。

    站在厨房把水管子递了下去,简宁接到。

    “给水嘛?”王冉喊了一声。

    简宁比了一个OK的手势:“给。”

    王冉把水给他打开,他洗车也需要洗一会儿的,自己回到客厅走到鞋柜的位置拿着手机把董梅直接拉黑,没有必要联系的人,何必在做纠缠呢。

    王冉在厨房洗菜做饭,简宁在楼下刷车,偶尔能看见楼上楼下的邻居回来。

    “刷车呢。”

    简宁笑呵呵的点点头。

    把水管里面的水空净,叫王冉把水管拎上去,王爸爸就嘟囔过一次,说买个车库多好,简宁觉得没有那必要,每个月小区停车也就120块钱,车库的费用是一炮掏。

    自己拍拍裤子,顺着楼梯就上去了,王冉推开门。

    简宁洗了洗手,换了一件衣服,坐下身准备吃饭。

    “西兰花我就煮了一下,你看这样吃行不行。”

    王冉做的菜就肯定没有饭店的做的好吃,上回跟他一起出去吃饭,那西兰花看着也就是过水煮了一下,然后上面配了一些大蒜,吃起来的话,口感确实很好,看着他也吃了很多,对于简宁喜欢吃清淡的,王冉也没办法,你想改变他,问题现在就是被他给改变了。

    简宁是有的吃就不挑,好吃不好吃都是一样吃,一边吃一边点头。

    “挺好的。”

    王冉吱吱牙,给他做菜就一点成就感都没有,问他就挺好的挺好的,没有别的话了。

    吃过饭按道理王冉要洗碗啊,王冉也是不愿意洗碗,她本来就没什么模样,到时候手在粗在老,那自己更加没什么可看性了。

    “老公,你帮我洗碗好不好?”

    不用她撒娇,只要她提出来,简宁觉得没问题,人家做饭了,自己洗碗还不是应该的嘛。

    “我这手是怕太粗糙了……”王冉嘿嘿的傻笑。

    简宁站起身自己在厨房把碗碟都洗干净,晚上没事儿了,两个人看电视的机会很少,简宁对电视剧什么的,一般是不看的,也没那个时间,看的最多的也就是新闻,王冉看的还算是挺多的,因为用来打发时间嘛,要不然就是一人捧本书,靠着床头看。

    他说去商场,王冉换了衣服就跟着去了,这个时间路上堵得要死,到处就都是车,好半天一动不动的,王冉升上车窗,很多车子都挤到一块,明明不热都热了。

    开了一段人流明显就降了下来,车停到地下停车场,王冉站在车边,自己等着他,简宁看看,车上没什么带上车门锁一下,王冉拉着他的手,两个人,小年轻拉着手就上去了。

    原本出来的目地并不是为了买东西,至少王冉是没有想买的,谁知道商场里的碗碟打折,家里真的买了很多的碗碟,简宁转弯的时候看着一家手工碗碟打折,自己站在那前面。

    要就说他绝对是敢花钱的人,两个小碗两个大碗外加两个汤碗,这就是三套,一共将近八百多,王冉就觉得这个貌似买了就真没用了,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就是有人来做客,那碗碟也够啊。

    “真买?”

    简宁点头,王冉拿着卡负责刷,现在是反过来了,她负责刷卡,他负责花,东西自己拎着,另外的一只手拉着她的小手,简宁买衣服跟鞋子,他买这些,王冉没意见,穿的东西总是要好点的,再说现在条件又回来了,这些消费他们两个人就花得起。

    晚上回去的时候空气就好很多了,有点冷。

    王爸爸在家里看电视呢,王妈妈织毛裤,给简宁织的,一边看电视一边说。

    “这天气越来越凉了,你说他也不买个车库,冬天还能在外面刷车?”

    王爸爸说到了冬天就去店里洗了,这不是还没太冷了嘛。

    王超下班回来的晚,徐秋华踩着拖鞋进去给他热饭,就压低声音跟自己丈夫说着:“刚才你妈说王冉家冬天洗车太不方便了,不是要给买车库吧。”

    别人都劝自己,说老人没了以后,钱还不是儿子的,问题什么时候没?

    不是她当儿媳妇的不讲理,这给王冉的钱就哗哗的给,给自己几个?别人是就看见自己吃公婆的了,那吃饭孩子的学费能花几个钱?可比不上人家搭女儿的,这女儿现在可了不得了,这得亏嫁的还算是不错呢,这要是嫁的不好,还不得整个家都给搬过去啊。

    王超看了徐秋华一眼。

    吃完饭换了衣服进客厅看电视,王超就对着母亲说了一句。

    “简宁跟他家里还不来往呢?差不多就得了,叫王冉低个头……”

    王超觉得,这就是王冉不会做人,你嫁都嫁了,怎么还想因为你,就让人家连父母都不要了?人家欠你的啊?再说那么大的家业,你也不能等着给别人吧?

    王妈妈看的正高兴呢,听儿子的话。

    “低什么头,没有他们家还不能活了。”

    王妈妈打心眼里就不愿意跟那样的人走动,不认就不认被,你家认为我家不够好,那你就慢慢来,我自己的姑娘姑爷我只会叫他们生活的越来越好,你们再有钱有什么用,简单的来说,不是王妈妈的钱,王妈妈就不心动。

    王超呢,是替简心操心上了。

    在王超来看,那结婚都结了,就是简宁家反对,那都即成的事实了,有几个家长能干过儿女的?

    可是王超不够了解简耀东,并不是所有的父母就都会对着儿女低头的,简耀东这辈子没有对任何人低过头,以后也更加不会有,关于简禛会接任公司的消息不胫而走,毕竟简禛现在负责的面积是越来越大。

    简宁的母亲就是想操心,公司的事儿自己说了不算。

    她就看不懂自己丈夫,就真没有见过这样绝情的,难道还真的不给亲生儿子留一丝一毫?简禛是好,她也承认,可这些东西并不是简禛的,简禛有简禛的父母。

    从私心来说,如果她有儿子,那简宁不回来,她高兴的很,不给留简宁就争取给自己的儿女,但是现在她没有一个孩子,除了简宁之外就绝了,简宁简禛谁亲?简宁再不好,也是简宁亲。

    给丈夫端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简宁的父亲抬起来眼皮看了妻子一眼。

    “不是我想听的话,你最好就别说。”

    “……”

    怎么进去的,又怎么退出来的,自己真是想操心都操心不上,往开了想,她就真的不想在管了,随他们折腾去吧。

    已经订好了机票要出国玩一段时间,每天待在家里就太过于压抑,丈夫在家是肯定不能走的,他要出去公干,所以自己难得有这个机会。

    跟王亮的妈妈在外面喝茶,不知道第一场雪会不会在这几天飘下来。

    “看着你好像不怎么高兴呢?脸色不是很好。”

    王亮他妈就说了,自己要是脸色能好那就怪了,现在对徐娇兰的印象就更加不好了,还得加上一个傲慢无礼。

    人果然是要跟人对比一下,才会找到幸福感的。

    简宁母亲嘴上是没说,心里笑了,王亮这孩子啊,还真是生冷不忌,你说这是打算要气死你妈吗?这一看简宁还真挺省心的,没弄一个乱七八糟的人来,虽说这王冉不够好看,至少家庭本人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王亮妈妈用手撑着头。

    “我有时候就特别想抽他,你说他一贯的看事情比任何人都看的明白,这回怎么就那么糊涂了呢?”

    她就是想不通这点,脑子里都想什么了?怎么就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呢?你说?

    简宁母亲抿抿唇。

    “孩子长大了,哪里就能像是小时候听你的话,你说什么就什么,你看简宁还不是,要说头疼你不会比我更加的疼,这丈夫儿子没有一个我能管得了的……”

    说着说着就把简宁的生母给牵出来了,王亮妈妈觉得唏嘘,自己应该去看一眼的。

    回到家叫人帮自己买点水果,送着她就去医院了,在路上给简宁去了一个电话。

    “今天是什么班啊?”

    简宁说休息,问王亮妈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那就算了吧,明天我在找你去,没有太大的事儿……”

    简宁应了,这边王亮妈妈叫司机把车开进去,确定他不在医院,自己就不用担心别的事情了。

    按照简宁母亲所说的病房找过去,冷丁的一推门,看着里面的人,根本就和记忆里的不能重叠,完全就好像是变了一张脸。

    想当年简宁的生母多漂亮,就没人说她不好看的,那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现在一看,浑身瘦的就剩骨头架子了,头发也都白了,躺在病床上,病房里没人,王亮妈妈把东西放在旁边,自己看了旁边一眼,这人呢?

    难道就让病人自己待着?还是说他们这些人欺负她?

    自己看着她的脸,就想确定是不是真的是那个人,但是记忆已经太过于久远,认不出来了,太多年过去了,她是最美的时候留在自己的记忆里,现在就是对不上号。

    这是简宁的生母?

    大家是认识一场,可这些年没有见过,能说什么?她又是这样的情况。

    外面的护工推门进来,是去给小蘑菇买吃的去了,小蘑菇现在胃口就已经开始不好了,什么都吃不下去,好像吃什么都没味道,脑子里面的瘤越来越大,韩医生说人到底什么时候死,也就是一个拖,没有确切的日期,越是到后面,人越是难过。

    护工照顾了小蘑菇这么久,虽然跟小蘑菇没有任何的亲属关系,但是跟一个人长久的相处下来,也是不愿意看着她去死的,小蘑菇一个星期的治疗费用就几万几万的扔,但是效果没有。

    “你找谁?”

    王亮的妈妈对着护工冷着脸:“你们就扔她一个人在病房里休息?”

    护工一愣,这是哪门子的人?还对她来生气了。

    小蘑菇有点清醒,现在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全身的癌细胞就都飞了,护工扶着她起来喝水。

    “小蘑菇,我们要吃饭了……”

    小蘑菇?

    王亮的妈妈就在病房里坐着,看着护工是怎么照顾小蘑菇的,跟傻子还有什么分别?

    吃饭要人家喂,就吃两口就饱了,神色并“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太好,有些憔悴的厉害,脸蜡黄蜡黄的。

    “你还认识我吗?”

    小蘑菇拽着护士的衣服,就就表明她是在害怕了,护士也没办法,这人又不说自己是哪里来的,只能请她出去。

    “她根本不认识任何的人,你是她的亲戚嘛?”

    如果是亲戚的话,为什么现在才来看?

    王亮妈妈摇摇头,护士一看那亲戚都不是了,自己更加就要请她出去了,王亮妈妈站在走廊上,自己脑子里有点发空,想什么也不知道。

    简宁一大早就开始忙,中午休息的时候,主任叫他过去一趟,自己乘坐电梯出去拐了一个弯,这边小蘑菇被推着进入手术电梯,已经上不来气了,整个人都在昏迷的状态,护士已经开始哭了,这是不是就说明小蘑菇的人生就要走到这里了?

    护士觉得心里难过,但是又觉得终于解脱了,陪着一个重症病人,每天看着她要生要死,人的情绪难免就会跟着低落,对于小蘑菇来说,现在不算是幸,活又能活几天?是三天还是五天?

    简宁进了主任的办公室,小蘑菇被送进抢救室,人走的非常快,就那么闭眼睛了。

    活了半辈子,有一多半的时间都是迷糊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应该是怎么样的,撒手而去,也许对她而言那就是一种幸福,终于可以没有负担的活着,终于可以不这样的活着。

    小蘑菇能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但是走的时候体重只有不到八十斤,人瘦的已经脱型了。

    简宁跟主任笑笑,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给了他生命的女人已经离开,已经走到了最终点,没有电视剧里出现类似心痛的症状,他很健康,他甚至还在微笑,在一个医院里,两个楼层。

    简宁是晚上要下班的时候,发现自己抽地里还有一盒糖,是王冉买给他的,说郁闷的时候可以吃,至少会感觉幸福一点,简宁拎着糖盒就去了楼下,小蘑菇已经离开了,病房自然就清理出来了。

    “简医生……”

    “住在这里面的人呢?”

    “死了。”

    简宁见过太多的生生死死的人,自己只是遗憾的看看手里的糖盒,转身缓慢的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秘书心里就觉得这个事情并不好办,但是自己不说,早晚里面的人会知道的。

    推开门进去。

    “……”

    简宁的父亲表情也仅仅维持了一秒钟的悲伤,交代着秘书要把后事办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就那样火葬了,然后买块好的墓地把人埋葬了,前尘往事就一笔勾销了。

    有钱人的世界,她这一辈子没自己活过,疯疯傻傻的过了大半辈子,死了之后就一句一笔勾销,勾的是什么,销的又是什么呢?

    小时候听过一句话,命贱如土,谁的命生来就是贱如土的呢?

    二月繁霜杀桃花,明年欲嫁今年死。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花非花……

    简宁的父亲坐在沙发看书,简宁的母亲整理整理头发,说是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秘书从外面进来,简宁的母亲看着他这个时候出现,公司有什么事情吗?

    “公司有什么事儿?或者简宁……”

    “不,夫人是简宁的生母去世了。”

    这顿晚餐吃的很是食不知味,丈夫的表情,他的脸上没有一滴的哀伤,吃过饭之后,难得当着丈夫就说了一句。

    “我同学找我有点事情,晚上我出去一趟。”

    一身的黑色,带着墨镜,坐上车。

    交代司机,应该说的说,不应该说的就不要说,司机只当没听见,把人送到地方,简宁的生母这一生就像是一片落叶,活着的时候没有享受过,死了尘归尘土归土,没有人会来祭奠她,很是肃穆的大厅,里面摆着她的照片,秘书一个人在操持,有请人代替简宁跪在儿子应该跪的位置,该有的一切小蘑菇都享受到了,不过都是代替品。

    简家不差钱,所以依然有孝子跪在那里送她走人生的最后一程。

    “夫人……”

    秘书觉得这样的场合,夫人是不适合出现的,如果被拍到了,这就说不清了,到时候会闹成什么样就可想而知。

    人活着的时候,她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就是花一份闲钱养一个没有关系的人,但是现在人死了,心里觉得难过,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完美的借口,所以她来了,来到这里。

    秘书劝着简宁母亲赶紧回去,这要是被简先生知道了,事情就闹大了。

    “我鞠一躬马上就走。”

    拿下来墨镜,看着那个照片,请你一路好走,下辈子找个好人家投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