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163简家的人性

    王妈妈在厨房把绿豆洗了洗,徐秋华送王焱去学校才回来,从外面进来,这饭都吃完了,婆婆还在厨房干什么呢?

    往里面忘了一眼,走到门口。

    “妈,还做什么?”

    王妈妈看了儿媳妇一眼,说是给简宁炖点汤,徐秋华人没动,自己挨在门边就看着婆婆,心里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就直接说了,你看“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婆媳也不能总是掖着藏着的是吧?

    “妈,人家有钱什么买不到啊,你还天天送……”你说说你不嫌弃烦,人家都嫌你烦了,哪里有嫁姑娘这样的,就恨不得天天搀和人家小两口的生活去,你一个丈母娘讨厌不讨厌啊。

    “买的跟我送的不一样,简宁这段瘦不少,可能是工作累……”

    工作再累,那人家有老婆,王冉就操心了,你一个当丈母娘的至于嘛你,徐秋华心里想着,你儿子工作累,你怎么就没看见呢?

    那你也没说给你儿子弄点吃喝的啊。

    “王焱现在自己不能去学校?”那王冉王超小时候,王妈妈也没怎么送过,主要觉得孩子都皮实,自己走也就得了,当然现在车比过去多,可上学了还天天送。

    徐秋华知道婆婆那意思,自己也想要自己个儿去学校,但是从家里到他学校要过三条马路,这要是真出来一个万一,自己也承受不起啊,所以干脆就送吧,你看学校那家长谁家不送,谁能放心,再说现在这社会,拐带孩子什么的,不是天天有,叫孩子自己走,她都不放心。

    王妈妈炖的鸡汤,眼看着快中午了,自己换上衣服拎着保温桶就出去了,穿着大衣,你说她也不愿意打车,就是舍不得那两钱,坐公交车折腾好几趟,中午公交人还多,折腾半天到了医院,压根就没见到简宁,急诊今天特别忙,也不能给她找。

    “我把东西放他桌子上了,等他回来吃就行,那我就先走了。”跟护士说了两句自己转身就走了。

    段伟亮从局里回家,有份东西忘记拿了,问保姆自己妈去哪里了。

    “说是一个朋友过世了。”

    伟亮纳闷,这是谁过世了?没听自己妈说呢?上楼拿了东西原本就想走的,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坐上车,自己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对,这回没拿错了,拍拍自己的脑瓜子,这个破记性,真是耽误事儿。

    伟亮才准备开车,等等……

    保姆看着伟亮,不是说走了,怎么又回来了?什么东西又忘记拿了?

    “又拉东西了?”

    伟亮蹭蹭几步上楼,多少年都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了,还偷东西,翻了半天还是翻到那张照片了,不管怎么样,见或者不见,这毕竟是简宁的亲生母亲,给简宁留个纪念也好。

    夹在文件里从楼上快速就离开了,伟亮去了医院,简宁在忙呢,送进来一个重病的,伟亮等了十几分钟,这要是再不出来自己就得走了,他没时间了,一会儿在堵车了。

    夹着包就离开了,还没上车呢,简宁从后面追了上来。

    “伟亮……”

    段伟亮拍拍脑门:“你可算是出来了,我局里那边还有个会议要开,这东西你自己留着,我从我家老太太手里偷出来的,你亲妈的照片。”

    简宁接过来自己却没看,亲妈养母都算了,没有养过自己,自己何必去看她呢,这样对养母也是一种不公平不是嘛,虽然没有给他足够的爱,但是把他养大成人了。

    简宁心里对生母很是反感,说不出来的反感,既然没有做好准备,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呢?

    说不怨恨,那是骗人的。

    拿着进了办公室夹在书里,又出去忙了,下午三点半一个病人过世,家属哭的都不行了,那病人的儿子情绪有些激动,就要动手,又说要去告简宁。

    “我还是那句话,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病人的情况你们家属也是知道的……”别的他无能为力,他只是个平凡人。

    对方儿子一下子就把简宁胸口挂着的名牌一把给抢了下去,护士有些激动,就多嘴说了两句,闹什么闹啊,你父亲是因为病过世的,跟医生横有什么用?让你们交钱,你们家说没有,那没钱,谁管你们?医院也不能什么都管吧?

    那去世病人的儿子就抓着一点不放,既然你这么好,当时你为什么就不能替我们给垫上?你不是好医生嘛?

    “我妈那么信任你,我们家并没有说不要花这个钱……”

    护士真是看不过去了,人要不行了那就是早晚的事儿,当时准备急救的时候就问过,可家属一直迟迟不说话,迟迟不肯给一个答案,又说没钱什么的,医生就该死啊?医生凭什么替你们垫付这个钱?那要是这么干,那医生一个月的工资自己都不用花了,都垫付好了,你说一个成年人,怎么说出来这样的话的?

    护士觉得离谱。

    家属现在闹就是觉得,是因为医生没有尽职责,他们愿意拿钱,可人死了,现在怎么办?

    交班准备下班,简宁叹口气,看看自己大褂的外面,又得换一件了,起身的时候把桌子上的东西碰了一下,就掉在地上了,这回相片直接就朝着上面躺着,简宁拧着眉头。

    哪怕小蘑菇就是变的再多,人总是一个人吧?在脸上总会能找到一丝痕迹的。

    简宁蹲下身用手捡起来,拿在手里……

    伟亮的妈妈才回家,不管怎么样,自己也算是送了她一程,晚饭也没怎么吃,没胃口,人就连孩子最后一面都见到过,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孩子吧,不是说神经早就不正“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常了嘛,死的时候明明就在一个医院……

    “简宁来了……”保姆看着简宁进来打了一声招呼,心想着他怎么来了?这结婚之后简宁来伟亮家就特别少了,一是工作忙,而是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就陪王冉了。

    “简宁?”伟亮的妈妈看着简宁,叫简宁坐,自己就特别想安慰安慰孩子,你说这孩子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摊上这么一个爸,又冷酷又无情的,又遇上那么一个妈,至始至终好像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你说孩子如果知道了,心里得多难过?

    “阿姨,我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伟亮妈妈脸上闪过一丝的惊诧,怎么突突然的就问起来这个了?实在不能怪她觉得震惊,问的太过于突然了。

    忍不住看着简宁:“怎么问起来你妈了?”

    简宁开门见山,拿着伟亮给自己的:“我之前接收过一个病人,她的神经不太好,医院的人都管她叫小蘑菇……”

    伟亮的妈妈手微微有些抖,不过自己马上就镇定了下来,沉着脸:“简宁啊,如果你对你生母有什么好奇的,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问你母亲,你是她给养大的,这样背着她来找我,似乎对你的母亲就是一种不礼貌……”

    简宁的眼睛里脸上再也找不到笑容了,他要怎么笑出来?

    现在说死掉的那个可能是他妈,那个疯子是他妈,不是说人在英国嘛?人怎么就疯了?还有为什么当时小蘑菇治病的费用是简家掏的?这要怎么解释?

    简宁起身:“阿姨,我今天不是来跟您询问的,我就是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我妈……”

    伟亮的妈妈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孩子是不是疯了?对着自己喊什么?他从来就没这样过,这还不确定呢,那要是确定了,狠下心,怎么样也不能说,这是为了他好。

    “你照片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王亮偷出去给简宁的?

    “是伟亮从家里偷出来给我的……”

    伟亮夹着包,把车停下来,看着保姆在外面呢,觉得很奇怪,她不在家里,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站着干什么?罚站啊?自己笑呵呵的上前,保姆指指里面:“简宁是不是喝多了啊?跑家里耍酒疯来了……”

    她也算是看着简宁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没什么脾气,今天这是怎么了?进家门开始就对着人喊,好像被人欠了他什么似的,伟亮一听自己推开门就进去了。

    伟亮妈妈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这死孩子,跟谁喊呢?

    “你妈人在英国,谁说这个就是你妈了……”

    简宁的眼圈里有泪光,就到现在还不能跟他说一句实话是吗?自己转身就要走,伟亮妈妈抓着他的手,这样要是叫他走了,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伟亮拿给你的不是你妈的照片,这是我同学的……”

    伟亮进门看见的就是简宁一把把自己妈给推开了,在兄弟那也没妈亲吧,你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动手动脚的?本来伟亮的脾气就不怎么好,上前推了简宁一把,顺口说着:“哥们差不多就得了啊……”

    “阿姨,这辈子我没有这样讨厌过一个人……”

    “我去,你没完了是吧?”

    伟亮不知道怎么就跟简宁打一块儿去了,现在简宁冲他家里来,说讨厌他妈,想干什么啊?伟亮的体积摆在这里呢,简宁偏瘦,两个人就是针尖对麦芒这就打起来了,谁也没留情,伟亮他妈是怎么喊就没用,根本没人肯听她的话。

    “兄弟就你这么当的?你老婆出车祸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结婚领证,我怎么对你的?你今天来我家里对着我妈说这些话……”

    简宁不解释,两人都挂彩了,伟亮妈妈拦在简宁的前面,自己儿子那小时候就是干架干出来的。

    “你给我住手,你要不就打死你妈……”

    伟亮气呼呼的看着自己妈,简宁不领情,冷笑着,他唇边一笑,伟亮的火气又勾了起来。

    “行,算我瞎了眼,滚。”伟亮指着大门叫简宁滚。

    简宁要走,伟亮妈妈拉着简宁的手,不能叫他走啊,不然以后简宁这心里肯定就记仇了。

    “简宁,你听阿姨说,伟亮不知道轻重,那不是你妈的照片,那人我认识,绝对不是你妈……”

    “到现在你们还想骗我……”简宁气的发抖,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他妈就是一个疯子,疯子就疯子了,为什么不叫他见?他有足够的脑思维知道应该怎么样的去面对养母,不至于那个人从生病就开始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他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每天都经过哪里,但是自己从来没关心过,那病原本能治得好的,现在人却死了。

    伟亮一听,那照片不是简宁的母亲是谁?

    简宁出去上车就走了,伟亮看着自己妈,他妈照着儿子的光头就拍了过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你多事儿,现在好了,你赶紧跟着去看看,别叫他闹出来什么事儿……”

    简宁开着车一路就冲回家里去了,佣人看见他,还挺高兴的,简宁径直就进去了,伟亮跟他前后差了能有两分钟,急忙忙的就跑了进去。

    “夫人,简宁回来了……”

    简宁母亲整理整理头发,这个时间回来了,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自己赶紧出去迎,结果没有她所想的不好,只会比她想的更加坏。

    “我妈是谁?”

    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这么一句,简宁母亲张着嘴巴,好好的怎么问起来这个了?

    伟亮从后面拽着简宁的手,一把拽住。

    “阿姨,他喝多了,喝高了……”

    简宁甩开伟亮的手,目光对上母亲的:“我妈是不是那个神经病人?”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你跟伟亮的母亲去参加她的丧礼……”

    “谁跟你说的?”简宁母亲当场就变了脸色,伟亮妈说的?因为可怜那个人所以就对简宁说了这些?伟亮只觉得捉急,阿姨你怎么就上当了,我妈可什么都没有说,就因为什么都没说,所以简宁才跑到我家里去闹的。

    “那是我妈,你们怎么可以……”简宁强忍着把不堪的话压下去,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亲生母亲就在眼前,自己却不知道,就算是死了,自己也没有送过一程,为什么就不肯告诉他呢,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对着母亲爆发出来。

    简宁母亲冷冷一笑:“你妈?你妈是我,是我把你给养大的,是我养了你这些年,你现在知道亲妈了?她对你付出过什么?”

    伟亮越听越不好,要是这么扯下去,说不定就把什么都给扯出来了。

    简宁母亲只觉得失望,既然他想知道,自己就告诉他,你看终究就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被简宁也是给伤了,眼泪往下淌,真是她养出来的好孩子,到了这个时候他想着的竟然是他妈,一张口就叫了出来,那自己算是什么?

    她嫁进这个家,是怎么对他的?

    “你不是想知道嘛,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简宁父亲从车上下来,才进门就听着妻子在对着儿子喊:“你妈就是一个疯子,她甚至都不知道生过你……”

    “够了……”

    简宁母亲这时候对丈夫的畏惧早就被愤怒所取代了,你看着就是养出来的儿子,不是亲生就一切都是白扯。

    “你不是要去找你妈,那你去啊……”双手照着简宁一推,简宁身体晃了一下。

    “谁叫你回来的?这里是你能进来的?给我报警,就说家里进小偷了。”简宁父亲冰着一张脸,从头到尾就没有正眼看过儿子一眼,仿佛这个人就是一个陌生人,现在陌生人闯到他的家里来了,他自然是要报警的,不仅要报警而且还要让对方拘留。

    简宁母亲红着眼睛,简宁父亲瞪了妻子一眼,那一眼极其的冷,也是警告,简宁的母亲别开脸。

    “报警。”

    这事儿闹的,简宁警车带走的,伟亮陪着,伟亮就服了,你见过亲生父亲说儿子是小偷的嘛?

    “那个他是那家的儿子……”

    可任由伟亮说破了嘴皮子,人警察就根本不信,这人是那家的儿子,人家报警说有小偷闯进去了啊?把简宁带到派出所,一调户口,在这么一看,觉得脑仁有点疼,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真的是简耀东的儿子……”

    你说这个天气,伟亮出了一脑门的汗,给王亮打电话,叫他赶紧开车过来接他们俩,没车太不方便了,他出来的时候也没带钱啊。

    *

    “不该你说的,就不要乱说。”简宁父亲进了书房,给秘书打电话,说不管想什么办法,把人弄进去拘留两天,他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都能进来的。

    秘书听的无语,人已经出去了就算了,这是要干什么呢?

    简宁人出来没有多久又被追回去了,警察就要拘留,说是上面来电话了,这没办法,谁知道这对父子是想干什么啊,警察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就不是能用常理来说的。

    “人呢?”

    王亮开车过来,伟亮人在门口蹲着抽烟呢。

    “拘留了。”

    说出来都觉得可笑,这算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儿?亲生父亲就恨不得儿子去死,明明人都已经出来了,又给追回去,这是不是还要找个罪名给追究一下?

    问题,现在王冉那边还得通知,不然人好好的,怎么说?

    伟亮是一脑门子的官司,觉得自己的命怎么就那么衰呢。

    联系简宁的师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弟,给王冉去了电话,骗王冉说简宁出去几天出差,王冉就觉得纳闷,就算是出去的再着急,不至于一个电话不给自己吧?

    “嫂子他出去的急,马上还有会要开,估计给你电话也得等明天或者后天了,实在太着急了,你也别担心啊……”

    伟亮坐在沙发上,王亮他妈就都说了,没想到简耀东就这么狠,真的是要玩死简宁的。

    “这叫什么爸爸?是恨不得看着儿子死是不是?”王亮妈就发飙,差不多就得了,孩子知道那是他亲生妈妈,心里能好受吗?

    王亮听完站起身笑笑,把人妈关一辈子,弄成疯子,当儿子的那时候都遇见过,甚至都知道是什么病,不过因为王冉生病就没有伸手管过,你说简宁遗憾不遗憾?

    他明明能管的,结果他没有精力去管,以为那是一个陌生人,最后开玩笑的说那个人是他妈。

    “老王啊你想办法把人给弄出来啊……”

    王亮他爸打电话,叫儿子去接简宁,王亮去了,他不能理解简宁他爸是怎么想的,到底为什么要关人家,父母也没有说,只是叫他们不要在简宁的面前在提起来这件事儿,这是不提就能盖过去的?

    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这辈子就都会恨父母的,恨一辈子,永远。

    简宁进派出所的次数都少的可怜,拘留室就更加不用说了,王亮来接他,自己拍拍哥们的肩膀,他们这是怎么了?一个倒霉挨着一个的,好像就故意跟他们过不去一样。

    把人送到楼下,今天周末,王冉不上班,自己在厨房做饭呢,这大清早的,往楼下看了一眼,觉得那车像是王亮的,但是又觉得不可能,简宁出差了,王亮来家里干什么?

    要是真是,自己也只能装不在,王冉没办法,不能越过丈夫总跟他们见面啊,那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就知道王亮没别的心思,自己也不能那么干。

    王亮打开后车门,蹲在地上就劝:“行了,我问问我妈,人在什么地方,最后一面肯定就让你见……”

    “简宁……”

    简宁突然从车里出来就往外走,你说王亮跟伟亮两个人也是一夜没睡,这折腾要把人给弄出来,可简宁他爸就这个脾气,他们俩费了老多的事儿了,这折腾来折腾去的,都筋疲力尽了,简宁突然一挣脱,王亮被甩了一下,抱着简宁的后腰。

    “哥哥我求你了,别闹了……”

    王冉人要是看见了,到时候跟着担心不担心啊?你就当是为了王冉好。

    简宁心里很苦,那种苦是谁都不能理解得了的,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消化不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明明知道的是另外一回事儿,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亲妈死了,最后一眼他都没有看见,那天自己还拎着糖盒过去了,他要是知道那个人是自己妈,哪怕她不认识人,哪怕在忙,自己也会抽出来时间……

    王冉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着,就看见简宁背影了,自己丈夫要是认不出来那她就白活了,一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说是人出差了,就一个电话都没有,自己也给他打电话了可是一直没人接,衣服都没多穿一件,穿着绒衣踩着拖鞋就跑下来了。

    “简宁……”试探的喊了一声。

    王亮吸吸鼻子:“王冉下来了,你别叫她担心,简宁求你了,别闹了,人已经死了……”

    尘归尘土归土,你就是在生气,在憋屈在无奈,那人都已经死了。

    王冉跑过来,一看可不就是简宁嘛,那要是没出差,跟自己撒这个谎干什么?一看简宁的脸,特别的憔悴,王冉看着王亮。

    “你扶他上去吧,别让他出去闹去了……”

    王冉扶着简宁上楼,进了房间里,他是一动也不动,自己跟他说话就好像是没听见一样,王冉无奈,到底发生什么了,现在问也有点不恰当,摸摸简宁的头。

    “那先睡一觉吧……”

    王冉想出去给他弄点饭,不管怎么样,吃饱了再说呗,还能有什么大事儿能超越过她那时候不能走的?想办法解决就是了,王冉转过身走了没一步,简宁从后面抱着她的腰身,弄的王冉有点疼,她拍拍简宁的手。

    “你松一下……”

    “我妈死了……”简宁闭着眼睛,就那样的搂着她的腰身,王冉想转过来,可是简宁不让,王冉甚至还能听见他的哭声,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王冉脑海里唯一能出现属于简宁母亲的形象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永远都是那么漂亮,怎么就死了?

    简宁再说着,说着自己怎么样的后悔,王冉一听,这不对劲啊,他妈什么时候住院了?那怎么会一点消息就都没有呢?不可能的啊。

    简宁没有怨过王冉,只是恨自己父母。

    王亮跟伟亮那边找灵堂,做儿子的最后一程得送吧?可是问的时候,简家那边根本就不给任何的消息,骨灰在哪里,人埋在哪里,这些就都不说。

    “你们这样不是想逼疯他嘛……”

    简宁都已经知道生母没了,最后一面也不让见?那是他妈,他难道还没有权力去见一面?这简直就是狗屁都不通。

    简宁一直在请假,王冉没办法,他这样自己根本也不可能去上班的,人躺了一个小时都没有,一直在哭,她才出去上个卫生间的功夫,衣服就穿上了。

    “你要去哪里啊?”

    简宁开车带着王冉回家了,家里的气氛很怪,昨天闹那么一出,今天简宁的父亲休息,人在家,佣人不敢给开门,简先生已经说了,外面站着的就是陌生人,不让给开门,夫人也没有动静。

    简宁母亲人在床上躺着呢,哀莫大于心死。

    什么都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管,也不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管他做什么,随便吧。

    王冉就拽简宁的手:“简宁我们回去吧……”

    到底发生什么了,到现在她就都没有弄明白,自己一头的雾水,又不能问,怕他伤心,可是不问这是怎么了?

    简宁犟,就拍着大门,家里又没有进出的车,随他怎么拍,就是没人敢给开门,简耀东这边又报警了,自己站在窗前手里拿着电话。

    “对,有人威胁我,请你们快点。”

    警察来了要抓人,王冉肯定不能让,这是干什么啊?就算是断绝关系了那也是一家人吧?王冉抱着简宁不松手,简宁就挣,他知道他爸人就在楼上看着呢。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简宁母亲听见喊声,自己从床上起来,今天来的警察可能也是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对着简宁就动手了,你在人家门口喊来喊去的,简家又是这样的身份,你真做出来对人家不利的事情,他们也吃不消,而且现在这人情绪这么激动,几个人扯着简宁,简宁又挣扎,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一个警察压着他的脸往地面上使劲儿压。

    “你放开他,你放开他……”王冉往上扑,这是干什么啊?

    简宁得罪谁了?就这样对他?王冉看不了丈夫被这样按在地上,简宁即便在想动,在挣扎,可是五六个警察按着他,他不能动,简家大门前的路很干净,简宁的脸被扭着按在地上,王冉扑过去,这边警察还得抓着她,省得她在闹。

    王冉的眼泪哗哗的淌,只有一种小老百姓无力挣扎的感觉,你看,这就是权,这就是势,权势就可以这样的把你按在地面上,简宁扭动的厉害,那人照着简宁的后背就用腿给了一下。

    简宁的母亲只是淡漠的看着,收回自己的视线,他去找他妈吧,去找吧。

    自己回到床上,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过,拉过被子闭着眼睛,简耀东也只是扭过脸不去看,他说过的,别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简宁是伟亮的父亲亲自去保的,旁边的人跟伟亮的父亲笑着。

    “真不知道是这样的关系,简家报警了,我们也是没办法,公事公办……”

    简宁被修理的很惨,左边的脸颊都破皮了,一看就是被强按在地上之后他挣扎,摩擦的,这得用了多么大的力气啊?伟亮父亲的脸色有些发黑,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动手了?

    局长也是难为,你说对方要不是这样的身份,他们做的就是合法的,你在人家大门外情绪那么激动,有权利怀疑你是要对人家有所不利的。

    “这没办法,他当时情绪……”

    王冉甩开警察的手。

    “我要告你们……”

    凭什么这么对他们?

    伟亮父亲沉着脸:“就算是情绪在激动,这样动手总不是好的,我听说还有谁在背后上脚了?难道这也是当警察应该做的?事情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这样动手动脚的不是很好吧……”

    局长没吭声,这个亏自己怎么也得吃,你说他们一家闹那就闹被,把警察搭进去干什么啊?

    王冉现在心里无比的憎恨警察和痛恨警察,自己所经历的那样的场面,看着丈夫被按在地上,他又不是通缉犯,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简家就是拒不出面,关于简宁生母的事情,没人说,伟亮妈妈跟王亮妈妈就是封口了,那简宁妈妈就是一直住在疗养院里,是个神经病患者,头脑不够清晰,全体一致改成是住在疗养院里,不是简宁父亲逼迫的。

    王冉陪着简宁给他妈烧纸,人据说已经没了,骨灰在哪里也不知道,甚至就照片都是只有伟亮给他偷出来的那一张,这样的葬礼能算得上是葬礼嘛?

    简宁就在哪里一跪,自己也不动,王冉也不能劝,自己背着他哭,看着他这样自己难受不难受,可是没办法解决,王亮跟伟亮就陪着。

    王妈妈听王冉说的,说的有些不明白,谁死了?

    那小洋人死了?

    你说这人就没的看,之前那一次耀武扬威的去医院找他们扔钱,那看着还好好的,人啊果然就不能做的太过分了,那亲家死了,总要去看看吧?也不能不去啊,那孩子不挑理嘛,可王冉就是拦着,不让王妈妈过去。

    “妈,太复杂了,过几天在跟你说吧。”

    这个丧礼就举办的有些奇怪,你说什么都看不见,用的还是一张年轻时候的照片,然后不需要出殡,人家都觉得简宁是在开玩笑呢,拿着钱买这个痛快是不是?

    不管怎么不像样,终究还是举办过了,简宁捧着母亲的照片坐在后面,王冉坐在一边,王亮把他们往家里送。

    “你看着他点,简宁节哀顺变。”

    王亮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说什么好像就都有点不符合场景,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举办丧礼的,别的还不能多说。

    王冉点头示意他们俩回去吧,跟着折腾几天了,也没好好休息,伟亮靠在后座上,他真是要扛不住了,这事儿太离谱了,简直太离谱。

    “我这手怎么就那么欠呢?”

    事情就是因为他开始的,伟亮也后悔,可是在后悔也买不来后悔药,王亮说自己也开不动车了。

    “我这都是强撑着开过俩的,车扔他们家小区吧,我俩打车回去……”

    三天啊,眼睛都没有闭上过,加上之前简宁被拘留那一个晚上也没睡,你说谁折腾的起?

    伟亮到家,他妈就冷笑着。

    “这回你可高兴了,讲哥们义气,你看看简宁现在你觉得痛快了?大人不说就肯定有大人的理由……”

    伟亮心虚,这事儿是自己给弄的,问题他后悔没用啊,没有卖后悔药的。

    “妈,你别说了,我都要内疚死了……”

    王冉拉着窗帘,没有拉严实,简宁抱着她的腰,王冉那剩下的部分就没有办法在拉了,自己上了床,抱着他的头,安慰的话很多人都说过了,自己也不想重复。

    简宁的脑子觉得有点空,自己抱着她的腰,全部的脸几乎就都埋在她的腿里,王冉一下一下抚摸着自己丈夫的头。

    太狠了。

    简直就是太狠了,王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她知道简宁父亲说一不二,可是这简直就是把他们给往死了里逼,他要求过分吗?只是想要送亲生母亲最后一程,他当儿子的,心里有太多的内疚,即便那个人没养过他,可是这样就都不行,骨灰不给也就算了,墓地总要告诉一声吧?结果就连墓地也不肯告知。

    温柔的抚摸着丈夫的头,拍着他。

    简宁很累,全身都很累,只觉得像是要撑不住了。

    王冉弯下身自己轻轻吻着他的脸,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他的脸庞上,自己赶紧移开脸,不想在叫他难过了。

    王冉也困,可是不能睡,即便睡了也不能安心,好半天听见他的呼吸变得匀称,自己从床上离开,拿着电话带上门就下楼给母亲打电话,知道母亲担心,可不能叫她来。

    王妈妈觉得自己好像是听了一出戏,压根就没听明白,什么亲妈后妈的,哪里的那么多妈?

    那就是说简宁还不是小洋人生的?

    可能嘛?

    你看着小洋人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不过现在也有点缓过来了,难怪他们家跟简宁断绝关系这么干脆,原来都是亲生的,王冉没时间细说,王妈妈听的是一知半解的,自己领会,最后就领会成这个样子了。

    这就解释得通了,难怪对简宁那么狠,行,你们不要,我要。

    王妈妈对着电话冷笑着:“这么好的孩子,你们家不要,我白捡,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要。”

    徐秋华看着婆婆一个人神神叨叨的,问了一句,这是干什么呢。

    王妈妈就是在缺心眼也不至于跟徐秋华说这些,儿媳妇的嘴不严,到时候在出去嘚嘚嘚的,自己从沙发上起身:“没什么,王冉说她同事,这家人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徐秋华就对别人家的事儿比较感兴趣,什么事儿这么离谱啊,就问王妈妈。

    “你问那些干什么啊。”横了徐秋华一眼,自己就回房间了,坐在床上就叹气,你说简宁这能接受得了嘛?原来不是人家的孩子,你说这妈当的也是,你要是打算养就瞒一辈子,你这样做,不是伤孩子的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