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真是累极了,心里没有缘由的伤心,其实他跟生母也并没有过多接触过,不然因为是这样死亡的叫他觉得遗憾,自己想看看是几点了,怎么天有点黑呢?伸出手打开台灯,看了一眼,已经一点半了,竟然睡到清晨来了,可见自己是真累了。

    王冉就躺在他的旁边,呼吸浅浅的,眼窝下方有些青黑,靠近她把人拉到自己的怀里。

    当觉得自己身上的勇气不足够的时候,身边还有个人陪着你,那种感觉就真的很好,只是个小小的女人,却有无穷的力量支撑着你,告诉你并不是一个人在行走,王冉可能也是有点发懵了,晚上睡觉窗帘竟然没拉,外面的隐隐的黑带着一丝丝的亮,他们家的位置就真不错,现在都不盖这样的矮楼了,因为开发商都乐于建造什么十几层或者几十层的,这样也能多卖钱,其次就是地皮越来越少。

    用大掌抚摸着她的脸,已经习惯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床上的这个人,空洞的心一瞬间就被塞满了。

    王冉起来的有些晚,睡的一点都不舒服,像是被人打了一通似的,自己年纪还是大了,现在熬夜后遗症这么的明显,用胳膊挡在脸上,讨厌死了,不想起床。

    想着今天还得上班,一股脑的从床上爬起来,本应该睡在旁边的人却没有了,人呢?

    慌张的光着脚就跑出去找,简宁手里捏着遥控器正在看早间新闻呢。

    “早。”

    把遥控器放在一边,自己缓缓的走进屋子里捡起来地上属于她的拖鞋然后拎出来蹲在地上,单手扶着她的脚丫子。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不穿拖鞋。”

    王冉呵呵笑着把拖鞋穿上,她又不能说自己爬他在跑出去闹,真的别闹了,王冉现在都有点怕简宁他爸了,用常理就怎么也不能看透那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是自己的话,就算是她杀人了,她敢保证就算是父母当时特别生气,不用几个月,保证又会站在她的一边,这就是属于血缘的特性,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对你好的,就是你的父母。

    简宁的父亲的态度却带领着王冉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都是漆黑的冷,没有温度没有人情什么都没有,只有工作只有黑暗只有钱。

    “早上想吃什么?”

    早餐王冉没有做,跟简宁出去吃的早餐,然后他送她去单位,王冉就心里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多休息一天陪陪他?

    换了工作,就是这样的,哪怕对方带着诚意来,工资也不如从前,一切都是从头开始,现在拿到手的工资也不过一个月就是六七千,她也没有过多的精力要投入到工作当中去,结婚了就会以家庭为主。

    王冉中午给丈夫打的电话,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有乖。

    “吃午餐了嘛?”

    “嗯。”

    你问他什么就回答你短短的一个嗯字,即便这样心里依旧忍不住的觉得甜蜜,*一个人恐怕就是这样,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的脸,你就会觉得整片天都蓝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简宁准备来接她,同事处的还算是不错,王冉现在不跟任何人深交,也从来不会说家里的事情。

    “真是羡慕王冉啊……”

    上了车开出去没有多久,接到王妈妈的电话,叫他们回去吃饭,王冉给推了,不管嫂子怎么想的,她确实没有想占家里便宜的打算,简宁这边王冉也是知道,嫂子动不动就给简宁小鞋穿,他是个男人,真的要计较好像也有些小肚鸡肠一样,可是不计较的话,自己憋在心里也是挺难受的,为了不叫大家都为难,干脆就尽量少回去。

    王妈妈的声音有些失望,本来合计这简宁身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过来自己好好安慰安慰他,结果你看,还不回来。

    夫妻俩在外面吃过饭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喝杯咖啡就准备回家了。

    简宁最近的话比较少,越来越沉默了,大部分的时候也是宁愿看书,王冉体谅他,自己绝对不给他增加麻烦,简家那边你以为他们会有任何的行动,你就想错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结束,不会给你任何的解释,包括简宁在内,现在都是被排除掉的。

    简禛的事业是越来越成功,无数的少女把简禛这一类型的人归纳总结为钻石王老五,觉得这样的男人娶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女方高攀,简禛的婚礼举行的很是低调,外界对于他是否再婚并不清楚,事实上已经结婚一年之久了,新的太太生了一个儿子。

    在这个家,不存在所谓的继母虐待前妻的儿子,无论是谁的孩子都是姓简的,没有被外姓人欺负的道理,简禛的老婆也不敢,对着之前那一位留下的一双儿女特别的好,本身自己性格就是有些温柔的,很容易就把孩子给拢住了。

    对于那一对孩子来说,他们爸妈离婚的时候他们已经十岁了,已经懂得很多的事情了,但是孩子从来就没有提过妈妈,就好像这个人并不存在一样,一个家族身上流的血就是那样的惊人像是,孩子的世界,既然你当母亲的选择愿意放弃我们的抚养权,那我们何必要妈妈呢,谁不是妈妈,你不愿意当,总会有人愿意当的。

    黎萍萍结婚十年后重新杀回到演艺圈,这个年纪皮肤保养的却是很好,看着一点就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出书拍电视剧,她活的很是潇洒,接戏只接自己感兴趣的,有多少钱她并不在乎,身为演员有太多赚钱的机会,所赚到的就足够自己的消费,一个人的时候就陪着自己的那些泥巴,她酷*陶瓷,但是自己做的却不是很好。

    “就真的不想去看看孩子们?”

    经纪人那时候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把黎萍萍给签了下来,没结婚之前是女神,童话的婚姻破灭之后,一个女人杀回到这个圈子,身上竟然一点绯闻都没有过,也许是真的被伤的太深了,过了这么久对感情这种东西还是抗拒的。

    黎萍萍手里拿着剧本,剧本的话她看了很久,自己想接。

    一个女人所追求的幸福是什么呢?

    没结婚之前她赚足了人气,首饰箱里有大批的珠宝,都是自己买给自己的,认识简禛之后嫁进豪门,外界看着她是从此过上了美满幸福的生活,这里面的苦处就只有自己知道。

    她想随心所欲的花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随心所欲的出去旅游,背着一个包,不需要受到家里的局限,丈夫在家她就只能在家里等着丈夫回来,她想所有的时间一切的一切就都自己来说了算。

    “算了吧,我并不是一个好母亲,他们父亲不会对他们不好的。”

    这点她很是放心,孩子那时候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不到的,她很清楚,所以自己做了选择,她没有孩子的父亲那个条件能把孩子们给教育好,所以宁愿放手。

    “给你接了一个广告,你要不要先看看?”

    黎萍萍接过来,自己看了一会儿,觉得还不错,自己起身去冲咖啡,多悠闲的午后光景,自己看着落叶喝着咖啡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黎萍萍的广告打的很是凶狠,外界观众给黎萍萍起了一个外号,叫气质女神,主要人的气质特别的好,简禛旗下的百货做的这个牌子的护肤品广告依然就是去年的。

    “我不想看见我的百货公司里出现不相当的人。”

    简禛合上手里的文件交给秘书,秘书抱着文件从里面退出来,大部分的商场就全部都换了全新的广告只有简禛旗下的百货公司没有,一律拒绝换掉去年的广告,媒体就是喜欢八卦,又再一次把黎萍萍给推上了浪尖。

    演艺圈很少有这样洁身自好的明星,如同简禛不愿意谈起黎萍萍一眼,黎萍萍的嘴里也从来没有提起过简禛,这对夫妻也许是互相憎恨着,也许是*的太深,这些就都是外界媒体所关心的。

    黎萍萍出席所有活动就拒绝提起来简禛的名字,如果有媒体发问,她只会对着你微笑,然后她的经纪人就会特别的暴动,黎萍萍的经纪人跟媒体掐起来很多次,就都是为了简禛。

    简禛的一双儿女被私家车送回到家,他们的生活绝对算得上是充实,哪怕就是放学之后能休息的时间都很少,每天放学在吃饭之前也只有半个小时是纯粹的休息。

    电视里黎萍萍的新广告在集中的播放着,哥哥拿着遥控器将电视机关掉,看着佣人说着。

    “以后家里不要看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被爸爸看到了会不高兴的。”

    母亲之于他们来说算什么?过去的十年他们感谢母亲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然后抚育了他们,但是简家已经给足了母亲所想要的东西,女明星嫁给大老板不就是为了钱嘛?既然离婚可以带走一大笔的钱,那何乐而不为呢,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的。

    妹妹却没有说话,女孩子的心思毕竟比男孩子要细腻一些。

    上了桌子,简禛的母亲今天出去打牌恰巧牌友提起来了前任儿媳妇,说是什么气质美人?气质?

    她浑身上下哪里有什么气质?那样的女人也就能懵懵那些所知的观众而已,下等人,撇撇嘴全然的瞧不起。

    “妈……”

    对着新任儿媳妇也没有太好的脸色,你嫁到我们家,不是来当祖宗的,你们家是什么条件,我们家是什么条件,你能嫁进来,这就是你的万幸。

    简禛的母亲跟很多简家的女人想法相同,她们都是瞧不起外面的人的。

    *

    简宁这个劲儿总算是过去了,王妈妈去超市,这高压锅就打特价,自己觉得特别便宜,就买了两个,抢了老半天的。

    不巧王冉下班的时候直接去超市也看见是在打特价,自己手里有超市的使用卷就顺手也买了,单位发的鸡蛋卷,家里就她跟简宁两个人,吃的不是很多,上个月的就没领,这个月领了两箱,准备要是明天有时间就明天给妈妈送回去一箱。

    简宁到家是六点多一点,六点天就已经全部都黑了,王冉还没回来呢。

    本来从超市出来就准备回家的,结果单位打电话又把她给找了回去,说是事儿急,自己也没办法,那不回去怎么办,想给他打电话,可打的时候占线,然后忙起来就给忘记了。

    回到家的时候都快十二点了,单位的车给送到楼下的,王冉压低声音,自己没有开灯,蹑手蹑脚的换着衣服。

    卧室里的灯光就亮了起来,王冉下意识转过头去看,简宁人明摆着就是压根没睡,靠在床头上,看着她。

    “单位有点事情……”

    副班有些纳闷,简医生今天晚上怎么回来了?还是这个时间,他不值班啊,难道谁给他打电话了?

    那边送进来一个重病的,副班跟陶林玉忙了半天,自己也是纳闷,就诧异的问了陶林玉一句。

    “他这是替谁来的?”

    问的陶林玉有些发懵,说谁呢?陶林玉并不知道简宁来医院了。

    副班回到办公室里,简宁已经睡了,这可真奇怪了,好好的不在家里睡觉,跑到医院来睡,是老婆不让他进门还是怎么了?

    王冉第一次跟简宁吵架,没有动手,甚至都没有怎么动口,哭了能有两个小时,自己就躺下睡了,不回来拉倒,谁稀罕你,*回来不回来。

    可是外面的天这么冷,他是不是跑到车子里面去睡了?要是冻坏了呢?明天还得上早班呢。

    呸呸呸,冻死也活该,自己可怜他,谁来可怜自己了。

    王冉睡的有些不踏实,迷迷糊糊的还是睡了过去,说起来很可笑,两个人为什么吵架的,两个人都说不出来,王冉结婚后压根就没加过班从来没回来过这么晚,之前是腿不能走,那就时时刻刻人都是在家里的,后来好很多,换了新单位也没有那么受重视,到底是新过去的,磨合期,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简宁六点半到家,到家之后等了一个多小时,她一通电话都没有,自己在给她打,没人接,等到大半夜了,她蹑手蹑脚的回来,他担心的是,冬天不比夏天,这个时间你一个人回来,如果遇上坏人呢?

    遇上了你怎么办?你是能打得过嘛?还是你跑的快?

    然后就吵了起来,王冉哭了,简宁心里也有点闷,吵架就不合适待在一个房间里,自己就离开回医院了,开车在路上,心里憋着的那口气就消了,觉得何必要求她呢,她回来的晚自己就已经挺过意不去的了,谈恋*的时候她不是经常加班晚回家嘛,知道自己有点大惊小怪的。

    王冉早上起床洗了一把脸,眼睛有点肿,真是讨厌,这样上班别人还能看不出来?

    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副眼贴,早饭也没吃,全部都消耗在眼贴里了,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拎着包就上班了,到了单位还好,没人看出来。

    王妈妈打电话,说自己给王冉带了一个高压锅。

    “是电的,挺便宜的……”

    “妈,我买了……”

    王妈妈一问,王冉买的是小的,王妈妈买的这个大,还便宜,死活就要给王冉送。

    “妈,我家用不上那么大的……”

    “你做一次,就做几个啊?你一说是*仕达的我就知道有多大,那里面最多也就能放两个猪蹄子……”

    王冉失笑:“我们一共才两个人……”

    王妈妈不听这些的,说是晚上要给送过去,挂了电话,忘记问女儿了,声音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呢?感冒了?

    王冉要下班的时候自己拿着包,想起来简宁就生气,他到底是发什么神经?有话就好好说嘛,你看看他最后还摔门就走了,摔自己嘛?

    越是想越是胸闷,生气,自己背着包就下班了。

    没走出去多远,就看着丈夫的车停在平时来接她的位置,王冉站定着脚步,就那么跟他隔空相望,自己走过去就证明自己低头了。

    好在简宁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过来接人就代表自己愿意服输了,没有必要的事儿,你说两个人还因为这个事儿闹的不太愉快。

    伸手接着王冉的包,王冉冷着脸。

    “你昨天为什么摔门?”

    简宁有些尴尬:“可能是有风,风那么一刮,结果声音就大了……”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当时是真生气了,自己脑思维出现问题了,好像认为女人就不能回家太晚,忘记她也是一个职业女性,这是自己的错,他会加以改正的。

    王冉强忍着眼睛里的笑意,自己勉强就上车了。

    简宁松口气,吵架就是个力气活,真不合适自己,太费脑细胞了。

    王冉跟简宁去拍婚纱照,化妆师把王冉给画的都有点不像了,根本看不出来本人是什么模样,王冉看着简宁,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人愿意在这上面花那么多的钱,简宁不喜欢王冉浓妆,王冉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叫化妆师给化的淡些。

    “可是拍婚纱照就得浓一些才好看呢,你相信我吧,我是专业的……”

    化妆师委婉的说着,就是底子很好的人,拍婚纱照也是要浓妆的,不然拍不出来效果啊。

    结婚到现在,竟然才拍婚纱照,去挑照片的时候就完全傻眼了,一张一张的看着,不知道的还以为简宁是跟另外的一个女人结婚了呢,这张不好看,哪张不好看。

    人家拍婚纱照都是想要的照片太多,加钱加的越来越多,你看王冉可好,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最后影楼的人都要哭了,这拍的就是你啊,你看比你本人好看多了,你怎么就不要呢?这客人是不是就来捣乱的?

    简宁说那就都要吧,毕竟拍一次,以后这也没机会在拍婚纱照了吧。

    “你觉得这个人是我吗?我都怀疑你是跟别人结婚了……”王冉动着小嘴跟简宁一直在说,简宁就温和的看着自己老婆的脸,她说什么自己听什么,偶尔会插一句话,影楼的工作人员就是搞不懂,你说现在的这帅哥都怎么了?

    怎么就都喜欢这么平凡的女的呢?胸不大屁股不大,样子也不美貌,看上她什么了?

    这个女的就完全没有男的好看。

    王妈妈心心念念的盼着就是女儿能举办一场婚礼,不争馒头争口气,给姓简的人都看看,你看没有你们家,他们俩过的好不好,照样挺好的,小夫妻感情还好呢,将来自己女儿在生一个儿子,那这日子就完美了,王妈妈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然后自己在恶狠狠的出口气。

    有钱了不起啊?

    王冉是打算办的简单点,她也不想通知同事来,不想叫别人看,王妈妈就生气,觉得女儿的个性很怪,结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嘛?你还想遮着藏着的,你见不得人啊你?

    简宁想难得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王妈妈怎么说就怎么办被。

    王爸爸的心情有些复杂,小时候那小丫头才那么大的一点,现在竟然要结婚了,是的,很早之前就结婚了,但是感觉却没有今天这样的真实,女儿即将就要离开自己的身边。

    王妈妈本来想叫王爸爸出来染头发,你说头发都白了,出去染发给用的药膏就都不是好的,这还是王冉给她爸买的,都是黑色也没有什么染不好的,王妈妈觉得麻烦,王冉还把自己妈妈给说了。

    王妈妈就觉得女儿跟她爸爸好,推开门就看着王爸爸看影集呢。

    这个世界上的父母有千万种,王爸爸这种就是最为普通正常的,因为家里的女孩子太少,所以很偏心女儿,女儿从小到大每一步成长自己都没有错过,用照片记录着,甚至照片现在都保存得好好的,王超是本身不太喜欢照相,王爸爸给儿子照的也比较少,王冉就多了,每一步成长都是能回头看得见的。

    看着照片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王冉念大学的时候,王爸爸第一次送女儿上火车,他整个人就躲在柱子后面,他不愿意叫女儿看见自己的脸,因为他知道自己会忍不住会哭,当一个父亲在女儿的面前哭,这还挺丢人的,整个心脏就像是被人用手给攥住了一样,喘息不过来,很难受。

    那辆火车离开得很久了,王爸爸就站在原地,那样的看着看着,王妈妈嘲笑他,说他一个大男人女儿又不是去送死,只是去念书,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又不远,可是这个女儿他养到二十岁就没有离开过他身边一步。

    从小不点的时候,从孩子骑在他的肩头上,一点一点长大到今天。

    王妈妈带上门,王妈妈心比较粗,但是也能感受出来,自己老伴是舍不得了。

    “妈?”

    王冉人在洗澡呢,王妈妈叫简宁把电话拿给王冉。

    “怎么了?”王冉很纳闷,找自己找的这么着急。

    “一会儿有时间叫简宁开车送你回来,反正也不是很远,你爸这就又开始感慨上了,自己坐在屋子里看着你小时候的照片呢……”

    王冉这澡洗的就别提多难受了,对于一般的女孩子来讲,就都有恋父情结,因为父亲太过于美好,美好到了她从小就说,我长大之后就要找爸爸这样的丈夫,那是一种崇拜。

    她的爸爸没有很高的学历,她的爸爸也不是美男子更加没有钱,他只是一个普通到了不能在普通的父亲,但是他对自己所付出的,这是别人比不上的。

    简宁不能理解那种感情,或者说他就没有经历过,王冉的成长轨迹,幸福跟钱是无关的,没钱一家人也是照样吃吃喝喝的,小时候爸爸就总是带着她去公园玩,给她买漂亮的衣服鞋子穿,陪着她看电视剧,总是夸她。

    她从小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长大的,爸爸说,我女儿真漂亮。

    “我家女儿就是最好的,王冉得三好学生了呢,老师说她很聪明……”

    “我女儿的个子越来越高了……”

    她有没有虫子牙,她的脚会不会长的太大以至于将来就穿不上好看的高跟鞋,早上走的时候穿的校服冷不冷,中午有没有带短袖,很多很多的小事情汇聚到一块,甚至她有没有便秘,父亲的*就是默默付出的,不会让你看见。

    王爸爸坐在客厅里,王冉用围裙给他的脖子四周都围上,自己拿着染发剂兑好用牙刷调好,简宁看了一眼,觉得挺好玩的。

    可惜他没有白发,不然也可以试试。

    徐秋华就觉得麻烦,染发在家弄的话,洗的时候不就到处都是黑水,在说晚上睡觉也容易弄到枕巾上,去理发店弄多好啊,花不了两个钱还方便,可真是越有钱越抠。

    “爸,你别动……”

    王冉叫了一声,自己拿着牙刷一点一点的往父亲的头发上去刷,爸爸晒的很黑,就是到现在都没有缓回来,这就是成天的日晒,为了养家,为了养儿女,叫女儿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父亲的脸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晒斑,他自己也不在乎,反正是个男人嘛,王冉心里很难受。

    作为女儿来说,没有叫父亲过上好日子,自己好像也没怎么太关心过父亲。

    “想什么呢,倒是弄啊。”王妈妈说了女儿一句。

    王妈妈弄好之后,王妈妈说自己头发也白了,徐秋华翻着白眼,几天之前才染过的,还染?这不是凑热闹嘛。

    王冉知道自己妈几天之前染过头发。

    “你前几天不是在电话里说染过了嘛……”

    王妈妈表情有些讪讪的。

    简宁跟王爸爸都算是话不多的男人,但是因为一个女人,把陌生的两个人变成了翁婿,王爸爸给简宁看王冉小时候的照片,王冉小时候就这模样,没有多好看,但是在父亲的眼睛里,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了。

    “小学,那时候他们班主任就特别喜欢她……”

    王冉成长的轨迹里,就没有太多家长跟着付出的,她上小学就不用家长送了,六岁自己就能跑通勤,从家里坐车到三叔家,自己就能去,特别厉害。

    王爸爸就记着王冉六岁的时候,自己跟王妈妈回家,就怎么都找不到孩子,孩子也没有去幼儿园,给他们吓的啊,到处找,结果孩子去三叔家了,可给三叔气坏了,这么大点的孩子自己坐车,你说被人给拐了可怎么办啊?

    三叔把孩子送回来就跟自己哥哥嫂子说了,必须得揍,这孩子主意太正了,这么大点就敢这样。

    王妈妈掐了王冉两把,王爸爸这爸爸当的,人家都生气,他却觉得自豪,你看我女儿就是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谁家孩子六岁自己敢倒公交车去叔叔家?也记不住吧,你看王冉就跟着他们俩就记住了。

    为此王爸爸特意买了一个洋娃娃奖励女儿,奖励她很聪明,就因为这事儿,王妈妈憋了一肚子的火,哪里就有这么教孩子的,可惜那洋娃娃到了王冉的手里,没三天就被她给解体了。

    简宁有些狐疑的问着,解体是什么意思?

    王爸爸呵呵的笑着,好像是在回忆:“这孩子小时候手有点欠,应该说她就比较好钻研,什么东西到了手里就讲究自己研究研究,洋娃娃的脑袋拽下去,胳膊腿都给分家,才给买的电子琴就给拆了,不大点她妈给她买了一个母鸡下蛋的玩具,就把母亲下蛋的地方给掰开了……”

    小孩子嘛就都是那样的,你掰开容易,你在合上就难了。

    简宁真是没看出来,这么看的话,王冉小时候还是一个小败家子呢。

    王冉跟自己妈在客厅里聊天,说是今天不回去了,就住家里了,王妈妈当然高兴啊,自己拿着那个高压锅拿出来给王冉。

    “你俩明天拿走,先放简宁车上,晚上在拿回家……”

    王冉用余光看了一眼嫂子的脸色:“真不用了,妈,我不是说了,就我跟简宁两个人,我俩能吃多少啊……”

    王妈妈就非得叫王冉拿着。

    徐秋华回到房间里,王超还没回来呢,自己坐在床上抱着胳膊就嘟囔。

    可真是孝女啊,爸爸头发白了就专程回家给爸爸染发,你看天底下哪里就找这样的孝顺女儿去?可真是,这边要办婚礼了,这马上就想起来自己爸爸有多好了,还不是为了要钱。

    徐秋华当年结婚办的就不算是很盛大,这一年一变化,就是去年结婚的也不如今年结婚所流行的,她这么一对比,自己心里自然就觉得不满意了,她结婚根本也没去酒店吃啊,还是在家里办的呢。

    王妈妈是说咱们别差钱,去就去一个好地儿,这是抱着要争口气的做法,王妈妈事实上觉得人有时候就必须要要这个面子。

    直接就盯上五星级酒店了,王冉喝水呛了一口,什么等级啊,就去五星级酒店办婚礼?

    虽然说有这个钱,那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妈,一般的就行……”

    王妈妈看了王冉一眼,那时候女儿在床上不能动,你知道邻居都说什么?各种话就都有,今天她嫁女儿不是为了收钱,就是为了叫他们看看,她女儿好着呢。

    “你要是担心钱,你别担心,妈给你出……”

    这就不是钱不钱的事儿。

    简宁这人呢,本来就喜欢比较美的事物,自己也挣钱,你要是叫他去路边的饭店办婚礼,那对于他来说还不如不办了,但是王冉想法不同,这是她的结婚典礼,她自己也说了算的,跟王妈妈掐来掐去,就定了,找个四星级的酒店就行。

    “五星级一听就比四星级好……”

    王冉叹口气:“妈啊,你就听我的吧,姜饶结婚不是办的挺好的……”

    王奶奶说在什么酒店办都不要紧,当然去不好的酒店她到时候就不去了,不能计较这点钱的,这是一辈子的回忆,你一辈子结几次婚啊?

    王妈妈去商场给王爸爸买西装,你说王爸爸这辈子也没这样的场合穿啊,可这是女儿结婚,不穿西装也不行啊,本人又不愿意来,说起来这个王妈妈就气,你说这人墨迹不?

    你穿我穿啊?

    自己逛来逛去,好的西装太贵了,不好的又觉得穿身上穿不出来样式,可买好的,你说自己丈夫也就穿这么一次,以后不穿了,给王超的话,两个人体积又不一样,王爸爸膀一些。

    逛了老半天自己空手而归,人必须得去啊,这是他穿的衣服。

    “你买什么样的我都能穿。”王爸爸从头到尾就这么一句话。

    王冉下班叫简宁开车送自己去商场,中午给妈妈打电话问了一句,说是爸爸的衣服还没有买呢。

    简宁不管她给娘家花钱不花钱,他们两个人结婚了,钱是彼此通用的,算计的太清楚,反倒是伤感情,王冉挑挑拣拣的,爸爸也不是时髦的人,穿的款式太新潮了,也穿不出来感觉,再说衣服买了也有用啊,以后留着参加什么重要场合的。

    “这件呢?”

    王冉对西装的研究不算是多,自己身边有个男人,这样就有参考的了。

    简宁看着,给岳父买西装就有一个重点,那就是选简单的款式,越简单越好。

    这样的款式也不会不流行。

    “多高多胖?”

    简宁叙述了一下,售货员把衣服包装好:“如果不合适,可以来换。”

    简宁接了过来,选择来选择去,他是习惯就在一家买衣服,最后给王爸爸买的西装也是这家,王冉就觉得太贵了,不是舍不得给自己爸爸买,而是以后穿的场合真的就很少,大部分的时间估计就都摆放在柜子里了吧。

    简宁的撒谎技术简直就是登峰造极,王冉就想起来两个人处对象的时候他给自己买过一双鞋,他说是打折的便宜货,那时候她还傻了吧唧的合计,这鞋就比自己专柜买的还好看呢。

    王妈妈就喜欢简宁,怎么看怎么喜欢。

    “一会儿妈把钱给你,这料子手一摸就挺好的,花了不少钱吧……”

    你就看简宁的脸色,一点都不带变的,特温和特彬彬有礼,唇角翘着笑容。

    “商场打折,我跟王冉正好就碰上了,就剩这么一套了,爸要是穿不了也没办法了,三百五,妈合适吧。”

    这给王妈妈糊弄的,一愣一愣的,三百五?那就太合适了。

    “你在哪家买的?”王妈妈嘟囔着:“我告诉你三叔也去买去,还有你五叔……”

    王冉没忍住笑了出来,王妈妈扭头看着她,笑什么呢?简宁一脸的抱怨王冉,不站在自己这边,还幸灾乐祸?

    “妈,都说减价处理的,哪里还有啊……”

    王妈妈一想也是,拿进去给王爸爸,一定要王爸爸试穿,王爸爸就比比说挺合适的,王妈妈就一定要叫他试穿。

    “我下去了……”

    这人就是这么别扭,跟他生活一辈子了,他就是这样。

    “你穿上你能死啊你?”

    王冉眨着眼睛,自己有些伤脑筋,有时候她家就是会这样的,她妈是雷打不动,你愿意怎么说我就当没听见,反正我不愿意干的事儿,你也勉强不了我,这个劲儿挺那个的。

    两个人要回家,上了车,王冉难得看着简宁,简宁忍不住的说着:“觉得我太帅了?”

    “三百五嗯?”

    简宁嗯嗯不住笑意绽放:“又没有花给别人,你应该感激我是这样一个体贴入微的老公,你应该感激我的……”

    王冉收回目光。

    “我真怀疑我嫁了一个骗子,就没有一句准话,你说之前买给我的鞋是不是就很贵?”

    她是看出来了,简宁买的东西就没有一个是便宜的,以自己跟他生活这么久的经验来看,但凡他觉得贵的自己就会说的很便宜,最可恨的就是,自己还信了。

    “如果我是骗子,你也应该感谢你能遇上这样的一个骗子,又高又帅又能赚钱,而且对谁都不抠,最主要的是,不管是你错我错,我都认错了,我这样的要是在想找,就难了……”简宁的眼中笑意融融,王冉觉得这就是不要脸,二皮脸。

    “我比你好。”

    他但笑不语,是,她真的就比自己好。

    王冉搂着他的脖子,简宁说了一句:“别闹,开车呢……”

    “你说我为什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题外话------

    年会复选票一直投到9月13号,愿意投滴可以投哈,但是这个是收费的哈,我看有人对简宁的做法有些质疑,建议去留言区看一下我对读者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