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今天不做早饭,出去吃。”简宁翻了一下身搂着老婆,不做早餐的话至少还能多睡半个小时,即便睡不着,就眯着也是好的。

    王冉努力往老公的怀里钻钻,轻拍着他的手。

    两个人起床梳洗,简宁起来的快,他自然先进去,王冉还得收拾屋子里,叠被子,自己叠好被子他也从卫生间出来了,简宁负责收拾屋子,王冉进去洗脸,她是从来不化妆,也没有那个技术,简单的往脸上擦点东西也就得了。

    “我来吧……”

    简宁不是觉得王冉辛苦,而是他觉得被人收拾屋子就收拾不干净,一定要自己上手,他才能放心,有洁癖的男人伤不起。

    拿着东西从小区走出去,对面就是小吃部。

    “你吃几根油条?”王冉看着简宁问。

    “四根。”

    “挺能吃啊。”王冉调侃了一句,能吃四根呢?不怕腻?

    简宁低声说着:“早上嘛,得吃饱了。”

    他吃豆腐脑她喝豆浆,十分钟之内搞定,然后徒步回去取车,简宁顺路送她到单位。

    王冉结婚他们俩是没怎么忙,可给王妈妈忙的,家里还剩了好多的烟酒糖,这糖也就算了,烟呢给王冉几个叔叔,毕竟人家那么帮忙,按照王妈妈的意思酒就拿去退了,花了那些钱呢。

    王奶奶说要给就烟酒都给了,你别抠抠戚戚的,难道就差那么一点了?

    徐秋华一听奶奶的话,您老人家可真大方,敢情不是花你的钱,说的那么轻松,送酒可以送别的啊,为什么要送这样的?你知道多少钱不?

    徐秋华就给王冉算了一笔账,当时她就劝婆婆,那有来花一百的,那也给他们喝好酒?赚不到钱啊,可王超跟婆婆都说她是小心眼,什么叫小心眼?人家办喜事儿是为了赚钱,你们家办喜事儿就是为了赔钱?有瘾啊?

    有那钱,自己一家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好嘛?

    这接的钱,王妈妈归拢归拢就打算给女儿了,想当初王超他们结婚,收的钱自己也给了,以后来往还是她跟王爸爸走。

    徐秋华又有意见。

    “你怎么意见那么多啊?”王妈妈看了儿媳妇一眼。

    这就是见钱眼开,要是叫她看见一点钱,那眼睛里就看不见别的了。

    徐秋华说的义正言辞的,本来就是嘛。

    “这钱给王冉了,以后也是你跟我爸往回走,王冉跟简宁能走嘛?”

    王奶奶起身就准备出去遛弯了,听徐秋华说话耳朵疼,王奶奶一直都觉得这婆媳是一路货色,包括王妈妈在内,都是眼皮子短的很,你你不是心疼钱嘛,你看老天爷的安排,就给你找了一个更加心疼钱的儿媳妇,帮着你一起。

    王妈妈有些话不愿意跟徐秋华说的太明白,但是现在这就是挑上这点钱了。

    自己转过来身体看着徐秋华。

    “秋华啊,你当初跟王超结婚,接的钱妈也都给你了吧?我跟你爸一毛钱都没留着,王超是儿子,吃住都在一起,走来往的话,花两份我也从来没跟你们要过钱……”

    这除了家里的亲戚,他们俩是自己花钱了,邻居之类的,那都是王妈妈去走来往然后花两份的钱,这秋华怎么就能算计王冉这点钱呢?

    徐秋华不服气,当然不服气了,她结婚那时候才接多少钱?

    可也讲不过王妈妈,人家就是向着女儿,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有点不高兴的起身就回房间了。

    王冉这接钱接的多,主要是因为家里人花的多,就这么一个侄女,好不容易结婚了,你说得多花点不?可是退一步说,下面那些小的都还没结婚呢,以后王冉这不也得花回去嘛,王妈妈觉得徐秋华这个账就没算明白,你光看见进的钱了,就没看见出去的钱。

    进来的钱是一炮,你感觉很多,出去的钱一点一点的撕扯,会更多呢。

    简宁单位同事花的钱没走账,当时就都给简宁了,简宁一早就跟王冉说了,想要给她,王冉说叫他自己留着。

    夫妻两个人都上班,拿着算是不少的工资,现在这日子确实过的不错,简宁是在生活的范围之内,自己能给王冉买点好的东西就买点,他自己就喜欢穿好一点的衣服,王冉舍不得,就自己掏钱给买。

    王冉结婚的时候朱珠也跟着王凌来了,这给朱珠羡慕的,简直就是童话啊,自己结婚也能这样就好了。

    王凌你看着闷声不响的,也有自己的主意,跟着三叔干,谁都知道那是他三伯啊怎么样的也得给点面子,就是王凌干活不行,人家也不会太说他,谁叫三叔有面子了。

    王凌呢,干活也不错,可就三叔听见的看见的,他就真不会干活。

    活摆在哪里,你就看着他瞎干半天就干不到点子上,而且这孩子的个性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儿,你问他,他就一个没有十个没有的,然后心里自己瞎嘀咕。

    别人给面子给多了,难免自己的自信就膨胀了起来,工程队里有个人就说自己有个女儿,挺漂亮的。

    “王凌你要是做我女婿,那我可是高攀了。”

    王凌就有那心思了。

    那人的孩子来过这里看她爸爸,小姑娘长得特别好,现在还念大学呢,眼看着就毕业了,王凌自己没念上大学,总是觉得自己有些遗憾,就特别想找个学历高的,朱珠当然就不行了。

    一开始跟朱珠处,心里就高兴的不得了,毕竟有女人能喜欢自己,但是随着现在地位的改变,觉得朱珠就配不上自己了,但是王凌没跟朱珠明说。

    那人真不是开玩笑的,就看上王凌了,这孩子爸爸没了,妈妈改嫁了,跟着他三伯父干,你说就住在他三伯父家,将来结婚人家能不管嘛?只要他自己肯上进点,将来肯定没问题。

    没提前打招呼就把王凌的人给领回家了,他女儿今天都说好了会回来,要回家里改善伙食。

    老严的老婆有点胖,一开始以为这就是老严一起干活的被,干那活肯定晒的黑啊,对着王凌还挺客气的,等老严跟自己老婆就把王凌的情况给说了,老严老婆的脸立马呱嗒就摔地上了。

    不是她高要求,她闺女长得好看,个子又高,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就找个这样的?

    “你脑子被驴给踢了吧?我女儿大学毕业找个没念大学的?”

    老严叫自己老婆小声点,就说三叔家怎么有钱,老严他老婆不听这些,也不是他自己爸爸有钱,一个叔叔就在管你,能管多少?老严老婆的宗旨就是,咱们不算计别人,嫁闺女那是大事儿。

    王凌在桌子上对着老严他女儿就挺殷勤的,那姑娘也不是傻子,还没从学校毕业呢,有点心高气傲,你算是什么东西啊,你就追我?看你张那样,王凌上赶子给人夹菜,老严闺女一筷子就给敲一边去了。

    “若若你干什么呢?”老严也没办法,女儿这就是不愿意啊。

    严若本来还想给王凌留点面子的,看见他这张脸就想吐,你以为你是富二代啊?就是富二代也得看她愿意不愿意,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可是想攀高枝就是你的错,你身上哪里就能跟我配对了?你哪里配?

    “我选择男朋友条件也不高,家庭条件我不看,本人要有一米八,至少也不能是难看的……”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凌。

    王凌个子不高,模样就是一般人,也没那么难看,但是到了严若这嘴里,这话音儿好像就有点变了味道。

    王凌就是不能被激,他自认自己条件挺好的,现在叫人这么一通埋汰。

    回到家里,自己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三婶敲了半天的门喊他吃饭。

    “王凌啊,你出来吃饭啊。”

    里面就没动静,三叔就看不惯这小子这样,你是死是活你得应一声,长辈跟你说话呢,你跟谁耍脾气呢?再说他们并不是王凌的父母啊,一个伯母伯父照顾孩子到今天就算是不错了,三叔隐隐有点要发火,三婶拽了一把。

    你都知道孩子就是这德行的,何必跟他一样呢。

    王凌没一会儿就出来了,低着头,垂头丧气的。

    “我想买车……”

    这辈子三叔从来就没有嘲笑过晚辈,但是王凌的举动,他就恨不得一个耳光抽死他,现在还不清醒是不是?

    他们是他的亲生爹妈嘛?要的这么理所当然的。

    三婶就跑二婶家去了,进门就开始数落王凌,人家当着三叔面不说,跟妯娌有什么不能说的,媳妇儿不都是外来人嘛。

    “这孩子那时候我是看大哥大嫂家就实在没有办法养了,我跟老三把他给接过来,你说供吃喝这些就不说了,毕竟不是外人,他爸爸没了,当伯伯伯母的应该做这些,今天开口就要车。”

    那三婶能不埋汰王凌,你王凌是什么啊?你要车找你妈要去啊,你跟你叔叔伯伯要什么?谁欠你的?

    “我就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孩子,我凭什么给他买车啊……”

    三叔吃饭呢,三叔跟三婶也挺奇怪的,家里有钱肯定是不少,但是你看着他家的生活你就完全想不到这是一家很有钱的人,桌子上的菜,大葱拌豆腐一个白菜豆腐,对吃的不讲究,对穿的也不讲究,三叔抿了一小口酒,酒可能有点辣,王妈妈把剩下的一箱子白酒就都给三叔送过来了,三叔不是好这口嘛,但是喜欢喝酒不会过量,一天就晚上能抿一小口。

    抬眼看着王凌:“你再说一次?”

    王凌垂着头自己就开口了,三叔拿着筷子照着王凌的脸就扔过去了。

    “你有心没有心啊?王凌啊,你三伯母还在,你就提这样的要求,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

    三叔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俩都是姓王的都是老王家的,你说叔叔关心侄子这没什么,真是想要,他也不是差这个钱是不,但是你这孩子脑子有点毛病啊,你三伯母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当着她说,我能给你买嘛?

    在一个,这要车,怎么就要的那么理直气壮呢?

    “你妈叫你跟我要车的?”

    这话还真就是四婶教王凌的,说是三叔家那么有钱,给侄子买辆车怎么了,有辆车到时候王凌上下班也方便。

    三叔一个月给王凌三千块钱的工资,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方便什么。

    王凌也没躲,就挨着三叔的打了,心里认为自己妈说的话那就是对的,你养我,你给我买车那不是应该的?你跟我爸爸是兄弟,我爸没了,你家这么有钱,给我花点怎么了?

    怎么就不行呢?

    我要是念大学,你还得花学费呢,现在我不念,我不是帮你省钱了。

    二婶这边就劝三婶,也是觉得王凌这孩子不能管。

    “他现在自己有手有脚的,赶紧叫他搬回去他自己家吧,省得心里合计,可能你要占他什么便宜……”

    二婶实话实说,谁规定侄子就得叔叔伯伯养了,那现在这社会,亲爹妈还不管呢,更加不要说差一层的关系了,再说这孩子就不招人喜欢,你寄住在别人家,还算计人家的钱?

    人家有钱给你一个当侄子的花?人家没儿子啊?

    三婶在二婶家坐了一会儿,自己起身就回家了,回到家就看着地上扔的筷子,王凌不知道去哪里了,三叔是吃不下去了,自己坐着呢。

    三婶看了一眼三叔:“王凌现在也挣钱了,那就让他回他家去吧。”

    王凌家有什么啊?不就是当初四叔留的一个破房子,三叔一听,心里有点不得劲儿,那是自己的侄子,你说他爸走的早,那孩子现在也不算是大啊,就让他回去自己过去?一个男孩子,衣服谁给洗,饭怎么吃啊?

    可是跟三婶说不行,好像自己偏袒侄子似的,王凌说的这几句话是有点找抽。

    三婶没管那套,她一个当伯母的,自己怕什么得罪人不得罪人的,她把孩子给养到现在也算是自己做善心了,早上起了一个大早,三叔等着吃饭呢,你说做饭的人没了,真似的,这人跑哪里去了?

    王凌蔫了吧唧的起床了,三叔带着王凌去喝羊汤了,也是跟孩子说说心里话,你这现在态度明摆着就不对啊。

    “你听你妈的话,你就没想过,你爸才死,你妈就改嫁,王凌啊,你自己张点心……”你看三叔这是好意,告诉王凌,就是亲妈也分好的不好的,可王凌是真的把三叔的话当成耳旁风了,他妈就是再不好,那也比别人亲。

    徐秋华才准备好早饭,这边三婶推门进来了,来跟王奶奶商量的,叫王凌自己回去单过。

    “妈,你也别说我这个当伯母的怎么样,那孩子我养不了,张嘴就要车,以后要什么就说不定了……”

    三婶一边说一边看着王奶奶,王妈妈没吭声,虽然心里认为孩子做的不对,可婆婆还没发话呢。

    王奶奶就是再不喜欢王凌,那也是她孙子,这个孙子是一点本事都没有,亲爸人没了,亲妈妈还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真叫孩子回去单过,你说他可怎么办啊?

    王奶奶愿意叫王凌跟着老三一家过,不管怎么样,不能对他差了,可是现在这孩子就缺心眼,三婶就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她就是不想管了,她也没有那个义务。

    王奶奶就被卡在桥上下不来了,她不能叫老三媳妇儿把心放宽点,孩子已经成年了,自己也说不出来这话。

    “不行,就来我们家吧……”王爸爸说了一句。

    到底是侄子,身上有血缘关系的。

    三婶并不是要把孩子推到别人家去,而是现在这孩子一看就一点事儿不懂,谁家养不是一回事儿?他都那么大了,怎么就不能单过呢?

    “大哥,我不是那意思,养一个孩子,能花多少钱啊,我花得起,这昨天晚上吃饭,我喊了半天没动静,耷拉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谁惹到他了,等好不容易从屋子里出来了,张嘴就跟我还有老三说,他要买车,他自己手里没钱,这意思就是让我们拿……”

    三婶说的是痛快了,反正我不管你们怎么合计,这孩子我肯定是不能管了,愿意得罪谁就得罪谁。

    王奶奶早饭没怎么吃,徐秋华一听,这孩子还养?那不是有病嘛?

    “张嘴就要车,他以为那是他家吧,在我们家就骗钱……”

    王妈妈一眼横过去,别抓着过去的事儿不放,这样没意思。

    王爸爸这胃口也不是很好,自己当大伯的,那孩子现在没人管才这样的,王爸爸想着不行就自己看着,送到自己家来,跟王妈妈进了屋子里一说,王妈妈有些为难。

    不是她心肠不好啊,可是你说秋华跟王凌两个人之间,还有王超,那王超嘴上是没说,心里膈应王凌。

    王奶奶当天就回三叔家了,自己把王凌叫到眼前来,王奶奶是说将来等她跟王爷爷死的,他们两的房子别人就都别要了,因为别人的条件都挺好的,王凌爸爸也没了,房子就给王凌了。

    “你现在也长大了,收拾收拾东西自己就回你家吧……”

    王凌傻眼了,回他哪个家啊?这是什么意思啊?就是要赶他走被?

    一口气憋在脑门就下不来,转身就跑了,过了没有两小时,四婶就哭着进来了,进门就开始嚎,说王凌没爸爸了,现在大家都欺负她。

    三婶一听不干了,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我欺负他?你再说一次?你丈夫死了身体还没凉呢,你就合计着改嫁的事儿,儿子你养了?你儿子是我们老王家的人给养的……”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王凌那时候都大了……”

    “大不大,你花过钱吗?他现在怎么就赖死在我们家了?我跟老三欠他的?”

    四婶有点说不过三婶,她不占理啊,可是自己会耍无赖啊,反正就是老四人没了,你们就欺负他儿子,家里这么有钱,多养个孩子怎么了?不就是怕给孩子花钱嘛。

    “当初说的好听,说孩子结婚管,现在还没结婚呢,就要给扫地出门了……”

    三婶真是气的肝都疼,自己好心好意的可怜王凌给养到现在,什么好都没摊上这也就算了,结果还赖上自己家了?

    王奶奶眼睛瞟了一下四婶,四婶过去就怕这个婆婆,自己哭声收敛了一些。

    “老四人都死了,有亲妈活着,没有道理叫伯伯养,现在也大了,能赚钱了,赶紧收拾东西。”

    王奶奶不傻,看得出来,王凌这是有后背,他妈给撑着呢,成天给出馊主意,不就是打算在孩子的身上占点什么便宜嘛。

    *

    王妈妈给王冉打电话说王凌的事儿,听的王冉一愣一愣的,怎么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呢?

    自己拿着电话往外走,简宁今天值班。

    “简宁晚上不是值班嘛,你回家来。”

    王冉坐车回家,跟自己妈还没说两句呢,就听见王焱的哭声了,孩子嗷嗷的哭,王冉听不得这种声音啊,自己推门一看,徐秋华收拾孩子呢,那手照着孩子的脸蛋子上去就是一拧,她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考试的时候合计什么来的?”

    王焱那小脸都青了,自己躲,他妈掐的他好疼,王冉推门出去把孩子拉到怀里给领进屋子里了,王妈妈这一看,你说这叫什么吧?

    “又怎么了?”

    徐秋华一打孩子,王妈妈的心就一抽一抽的,你有话你跟他好好说,老是动手。

    徐秋华把王焱的卷子拍在桌子上,语文考了97分,100分是满分,数学考了41分,语文还好说,这数学的分数似乎就……

    王冉觉得伤脑筋,你说小学成绩就都这样了,上初中高中可怎么办啊?

    “我掐他我就都是轻的,妈你看看,小姑你看,就这成绩将来还上大学呢?要饭去吧……”

    徐秋华数落起来自己儿子是毫不留情,把把王焱给埋汰的,这哪里就像是她儿子了,简直就是冤家,王冉听不下去,孩子没考好,你好好说,你这么说孩子,你说将来他的信心在哪里啊?

    “你跟他好好说……”

    “我跟他说什么啊我?”徐秋华自己就气哭了,这花着钱补课就学成这德行,从小就补课,你说钱少花了嘛?自己这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你孩子,学习好不好你也不用操心,我这是为了他好……”

    徐秋华有些叽歪了,觉得王冉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不是你孩子,你当然说话轻飘飘的,这孩子考成这样不收拾他,他下次能长记性?还有妈也是的,总是惯着孩子,孩子都让她们给惯坏了。

    王冉张着嘴,觉得嫂子这就是不讲理了,那你打他就能给打好了?

    王妈妈领着孙子回了房间,王焱就说后背疼,王妈妈一看这肯定就是孩子的妈妈给打的啊,后背一块青一块紫的。

    “那考试的题不会?”

    王妈妈狐疑的问着孙子,那你说考出来这种成绩,也难怪他妈生气,这徐秋华虽然人有点不着调,但是对自己儿子那真是上心,天天陪着去补课,王焱补课她也跟着学,回家然后陪着儿子学,考成这样,这不是刺激她嘛。

    王焱一抽一抽的:“会,可考试的时候就不会。”

    这孩子就被他妈给吓出来毛病了,一上考场就发懵,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妈会削他,这一次徐秋华打的这么重还有一个原因,王焱自己偷偷的改分数,想蒙混过去,结果被徐秋华给发现了,这孩子这么大点就学会撒谎了,前面有王凌的例子,那徐秋华能不发飙嘛?

    王冉都没拦住,徐秋华进了王妈妈的房间,手里就拿着鸡毛掸子就往孩子的身上抽,你说王妈妈不可能看着孙子被抽的,自己就得拦着,好几下都抽王妈妈的身上了。

    “妈,你启开,就他这样的现在不管将来就翻天了……”

    王冉把徐秋华手里的鸡毛掸子抢下来,这是干什么啊。

    “王焱啊,你跟姑姑说,你为什么要骗你妈啊?”

    孩子就不吭声,徐秋华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行,你别说,你等你爸回来的,我看你爸怎么收拾你……”

    徐秋华这打的就算是轻的了,要是被王超知道了,跑不了孩子的好。

    王冉把孩子拉过来,那要是打就能把孩子打出息了,自己肯定不拦着,王焱就往自己姑姑怀里缩,可问题王冉不能一直在娘家啊,王冉怎么跟徐秋华说,先别跟自己哥哥说这事儿,那徐秋华答应好好的,等王超一进门就说了。

    “你快去看看你的好儿子吧,糊弄我都糊弄成这样了,当我是傻子,这还自己要该分数骗我呢,这是我去问了老师……”

    王焱的哭声嗷嗷的,王超那是下死手,这边王妈妈自己也没没招了,鞋都没穿,就那么跑下去把王爸爸给找回来了,王冉头发乱七八糟的,自己拦不住啊,拦得住一个,你说嫂子还跟着,说必须得打,那孩子给打的,脸上都是巴掌印。

    “别打了……”王妈妈拍着大腿,这该死的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

    王爸爸进来,王超自己歇口气,叫王焱在电视机前面站着。

    “你要敢动一下……”王超扔开手里的拖鞋,那意思你要是敢动,我就敢你。

    “怎么回事儿啊?”

    徐秋华就跟王爸爸说,这孩子不能不打,不打都不像是样子了,王冉说自己教。

    徐秋华看了一眼王冉,你话是说的好听,你马上就可能会要孩子,你生了孩子,到时候我儿子怎么办,你这不是耽误他吗?

    “行行,叫王冉管两天……”

    可徐秋华不干,自己跟着都这样了,要是不跟着,那王冉是心疼王焱,这点自己不否认,可是她惯着孩子,你要是愿意跟孩子讲平等,等你自己有孩子的,我自己家的孩子我自己管,不用你教。

    王爸爸坐在沙发上,王超也是憋气,你说自己脑子还挺灵的,怎么生出来的孩子脑子就比猪都笨呢?

    王冉看着王焱那脸被他爸给抽的。

    “我管。”

    她说管就一定能管了。

    自己领着王焱就回家了,徐秋华这边跟王超蹦跶,那孩子王冉说管就让她领走啊?她要是那么*管的话,自己从今以后都不管了。

    王超没好气的看着徐秋华:“你说你一天不上班,就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徐秋华还憋气呢,她天天陪着就都这样了。

    早上喊王焱起床吃饭,孩子睡的有点发懵,眼睛都肿了,小脸也有点肿,王冉给王焱盛粥。

    “王焱啊,你跟姑姑说,是不是那些题都不会啊?”

    王冉这是给自己找了一点活干,没办法啊,她不管那嫂子那种教育方法,什么孩子都给管费了,好在简宁这脾气是什么话都没有,多一个孩子也不妨碍他们什么。

    到点接王焱放学,简宁把车停在楼下,自己这记性。

    “姑父,你怎么了?”王焱看了简宁一眼,自己姑父脸上的表情能被成为懊恼不?

    简宁把王焱的书包送后面拿出来。

    “你姑姑叫我买透明皂,给忘记了。”

    领着孩子上楼,家里王冉已经做好饭了,王焱挺能吃的,一会儿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就得送孩子去补习,徐秋华这嘴上说不管了,还是给王冉打电话了,那孩子的功课不能耽误了,不然跟不上,补都这个熊德行呢,不补岂不是更糟糕。

    吃完饭两人领着孩子去超市,王焱负责推车,王焱就觉得跟姑姑姑父生活很好,想买啥就买啥,不像是自己妈,这个不给买,那个不给买的。

    王冉跟简宁在后面跟着。

    “我看他们打孩子,我都跟着疼,那么大一点,就往脸上打,你说打习惯了,将来孩子还能怕你嘛?”

    简宁笑笑没吭声,送王焱去补课,然后再接,接回家里,简宁就跟王焱两人在地上写作业,王焱真是小动作不断,写着写着自己就想看电视,要么就玩一会儿,就一根笔他就能玩半天。

    “王焱啊……”

    “姑父你说……”

    简宁领着孩子学,适当的夸夸,可是效果不是很好,这孩子有点不怕人了,除了怕他爸妈谁都不怕,你说什么我都笑嘻嘻的,反正我该玩还是玩我的,这给王冉愁的。

    书本上看的那些放到孩子的身上就不好使,什么鼓励啊,你鼓励他,他就真的很高兴,完了还是那样。

    真是不养孩子,你不知道其中的艰辛。

    王冉觉得自己都要散架子了,带上卧室的门,自己上了床,简宁笑笑。

    “写完了?”

    “嗯,这一边玩一边写,我看见了就写,我看不见就不写……”

    自己爬上床,简宁搂着自己老婆拍拍她肩膀,王冉只觉得头疼,这样下去,问题不是办法啊,可是好办法,自己又想不出来。

    徐秋华翻来翻去的就是睡不着,这熊孩子,王冉能看好嘛?

    王焱这孩子有点皮实,你就得凶他,一般人镇不住。

    王超翻个身:“你还睡不睡了。”

    睡什么啊?

    徐秋华是心燥,就为这孩子自己差点都没愁白头发了,说什么都没用,你说自己给老师又是买这又是买那的,自己图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让老师对孩子好一点,多照顾一点,然后孩子学习能往上拉拉。

    自己也睡不着,干脆就跑客厅里坐着去了。

    王妈妈就听见有哭声儿,你说大半夜的,这就挺吓人的是不是?

    自己推开门,徐秋华就跟婆婆抱怨:“那王焱这脑子就随我了?我可比他聪明多了……”

    王妈妈听的啼笑皆非的,你现在还有心情说笑话呢?

    徐秋华打王焱她不心疼啊,这是她儿子,她要比王妈妈跟王冉都心疼,可不打不行啊。

    “就这样,将来可怎么办啊……”

    “考不上就不念,不念大学还能没出路了……”

    徐秋华可不干,现在不上大学多叫别人笑话啊,死活也得上,这是唯一的出路,你说谁让家里没本事了,那现在有点钱,将来钱要是贬值了,你说自己可怎么办啊?

    “王冉是没当妈,她就觉得我打孩子,我这个妈妈怎么就那么坏,我打他我是为了谁好啊?这么大点的年纪就想着糊弄人了,这不是就是跟王凌学的……”

    王妈妈眯着眼睛,怎么说着说着就往别的地方扯呢?

    王焱还是给接回来了,这孩子现在看见他妈就跟老鼠看见了猫似的,怕的很,你说怕吧,你就努力学习被,他偏不,徐秋华是带着去医院检查,是不是有多动症什么的,那上课不集中注意力不行啊。

    王妈妈也觉得这不行,这样下去早晚就都是问题,你说孩子一天跟谁在一起的时间最多?

    家里邻居有个人的女儿是当教师的,王妈妈就跟那人说好了,说要给王焱转学,远就远一点吧,只要能对孩子好就行。

    王妈妈这出手就不能少了,家里不是还有王冉结婚剩的烟嘛,本来是留给王爸爸抽的,现在也得了,觉得王爸爸也抽不出来这么好的烟,他是只要能有个东西冒烟就行了。

    给那老师送了十条中华。

    “阿姨,你别客气,你跟我妈都是这些年的邻居了……”人家嘴上就肯定是要客气的。

    你说现在学生家长为什么要给老师送礼?图的不就是这个,图你老师能对孩子好点,现在的孩子念书的时候老师说的话比谁都大,家长的话可以不听,但是老师的话一定会听的。

    这边说的妥妥的,这才上小学,因为学校远,徐秋华现在也不能贪睡了,没那个条件啊,王超不送,王超也懒,天天送儿子去学校,他还嫌费劲儿呢,徐秋华怎么说就不行,第一天也没跟王爸爸说,自己骑着自行车送王焱去的。

    将近四十分钟的路程啊,中间那还有大坡,徐秋华就觉得甭管自己付出什么,只要这孩子你将来有出息,我不指望你对我有多孝顺,你只要别到时候说小时候爸妈怎么就不管我呢,那就行。

    王妈妈下去喊王爸爸这回来就要送王焱去学校,你说徐秋华带着人走了,王妈妈觉得这人,你说平时也没这么着急啊。

    徐秋华也认识对方啊,两个人就说话。

    “老师那就拜托你了,这孩子我是打也打了,真管不了了……”

    徐秋华从来是在钱的面前低气,别的方面她没对别人低气过,现在为了儿子,对方比她小那么多,那有什么办法啊,好话都说尽了。

    这也许是钱花到位了,也许是真的老师的妈妈发话了,老师对着王焱挺照顾的,总是点名王焱,在考试,这成绩就慢慢好了一点。

    王妈妈叹口气,这总算是解决了,王冉就觉得现在教一个孩子就这么难了?

    你面对老师收礼的时候,一千个一万个家长心里都在骂,可最后为什么依然在心甘情愿的给老师继续送礼?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你老师照顾这个孩子的时候,他的成绩就真的是随着老师的高看而高走,就单说王焱吧,上课老师就盯着他,不给他走神的机会,男孩子脑子本来就好使,下课的时候老师夸两句,给个干部当当,有事儿没事儿找找他,孩子心里就觉得自己是被重视的。

    孩子自己是没感觉出来,给他妈都累成什么样了?因为现在一家就这么一个孩子,你不能不操心他,没有家长就盼着孩子将来长大对自己如何如何孝顺,或者自己能靠着孩子住在别墅,没人会这样想,就是期望他将来能生活独立,别人有的他也能有,这样当家长的就算是尽到义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