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68  幸福这件小事儿

168  幸福这件小事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嫂子跟你说话呢?听见没啊?”

    徐秋华觉得自己当嫂子的,虽然简宁是妹夫,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该要孩子你们就得抓紧,这都多大年纪了?

    简宁呵呵笑笑继续吃自己的,王奶奶这一看,这人还真肉,你说什么他听见没听见的就这表情,你说怎么就跟王冉她爸那么像呢?

    难怪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王冉小时候就老嚷嚷着,说长大之后要嫁自己爸爸那样的,你还别说,真就被她给找到了。

    医院里背后说简宁跟陶林玉的倒是越来越多,同事之间嘛,不要以为医院就干净了,林芬跟陶林玉算得上是亦敌亦友,这话怎么说呢?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谁都想往上爬,包括陶林玉在内,所以陶林玉怀孕到生都没有请过假,一旦请了对自己以后上升是会有影响的,但是林芬有些不同,她是怀孕的时候出问题了,自己请假了最后孩子还没保住。

    今天她跟陶林玉值班。

    “我说老陶,你跟简宁怎么回事儿啊?我听着最近有挺多人说的。”

    别人说也不至于当着陶林玉的面就说出来啊,陶林玉到今天为止,第一次听说这事儿,自己跟简宁怎么了?

    笑呵呵的问着林芬,结果林芬一脸吃惊:“你不知道?说是谁看见了,简宁开车绕出去接你的,说你们俩之间……”

    “放屁。”陶林玉笑呵呵的骂了一句,她在医院基本没怎么生气过,脾气秉性就都放在这里呢,在一个工作的地方较真儿就没意思了,第一次听说觉得挺震撼的被,简宁比她小那么多,简宁跟王冉全医院的人也不是不知道,奔理想可能嘛?

    林芬就多心了,觉得陶林玉骂的这句里面说的就是自己。

    “那谁谁谁说的……”

    林芬这种就是典型的搅屎棍子,她是生怕你闹不起来,谁说的,怎么说的,怎么跟自己说的通通都告诉陶林玉了,陶林玉也知道林芬的个性,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信一半就好。

    那边有病人送进来,陶林玉给急救中心挂电话,说这边的急诊都满了千万别在往医院送了。

    “我们医院现在就连一张病床都没有啊……”

    陶林玉挂上电话,你说每天来医院的人怎么就那么多呢?

    大家都在排号,一张床都没有,陶林玉看着一个老爷爷扶着一个老奶奶,看着年纪就特别的大,头发都花白了,咱们做人至少得学会一点尊老敬幼不是?等着那边的床往下排,陶林玉跟护士说了一句,说对老人就优先一下,等有床了就先可着老人来,就因为这么个举动,惹众怒了。

    谁打针的话,谁愿意站着?

    后面那小年轻排队也排半天了,眼看着自己能排到了,结果突然说给别人了,凭什么?

    “这是你爸妈是吧?”

    那老爷爷老奶奶脸上闪过一丝为难,说实话老太太今年都八十多了,走路颤颤巍巍的,儿女也都忙,顾不上,这是幸好还有老头儿活着,生病了陪着来医院了,人年纪了就是问题多,是真的渴望能有一张床,可前面人家都在排队等床呢,好不容易这医生看着老太太年纪大,提前帮着插队了。

    陶林玉看着眼前的人,玩嘴皮子她最喜欢了,不然主任也不至于就把她给放在急诊里了。

    “你也看见了,老人年纪那么大……”

    陶林玉就希望后面的人能理解一下,你看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咱们说上街看见老人家还给让个座呢不是,谁家没有老人,你今天这样对待别人家的老人,将来你家老人上街或者遇上困难的时候,也会有别人伸出手帮助他们的,这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儿。

    后面的人有些是觉得陶林玉这样做就是对的,你看年纪那么大了,这国家现在是变得越来越冷漠,人与人之间就应该这样的,有些是觉得这大夫站着说话不腰疼。

    后面有个妇女能有五十多岁,自己就捂着肚子。

    “大夫我就不愿意听你说话,那我现在还有特殊病情呢,我没排着?那怎么没说帮我解决解决呢?”

    简宁值班正好路过,自己问了一句,他们当医生的都当出来经验了,你就看闹的最欢的那个,她肯定就是没事儿,还有力气这么喊呢,简宁看了陶林玉一眼。

    “老人年纪大了……”

    “怎么着这也是你爹妈是吧?”

    “不是我爹妈,可是我爹妈年纪也大了,将来真的有个不方便的,我也不愿意叫我爹妈遇上你这样的,那困难就摆在这里了,让一步。”

    那男青年讪讪的瞪了简宁一眼,就你们事儿多。

    简宁从里面走出来,被人抓住了,为什么说抓住了,每天都有很多这样的人,就要住院,可是急诊的床位就这些,有些是住院都没用的,问题解决不了,当医生也不是神人是吧。

    那家属就拽着简宁袖子,苦着脸:“医生,你看你都可怜那老太太,那你也可怜可怜我们,叫我们住院吧……”

    不是简宁不叫他们住,他们这病即便住进来对病情也没有帮助,相反的若是叫他住进来,人家真的有问题的反倒是因为床位住不进来了,那家属缠着简宁都快两个小时了,就是不断的磨叽简宁。

    “真不行,我都说过了……”

    因为同样情况的,被骂冷血无情,还有家属动手的,这都不在少数,简宁转身的时候就听着病人的家属对着他破口大骂。

    “就你这样的还当医生呢?那我们就不是病人了?我们没有花钱?凭什么不叫我们住院啊?你将来生儿子就没有XX……”

    简宁摇摇头没加以理会就离开了,如果因为这些就跟病人家属掐起来,那一天可有的掐了,人的素质都是一波一波的,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是高素质,而且有时候处在一种特定的情况,情绪是控制不住的。

    只能当做没有听见。

    那病人家属也是实在没有招了,住院处那边不接收,理由是相同的,他们住进去就会占床位,会影响到其他病人入住的,但怎么就他们是后娘养的?住在医院有医生护士,肯定就比回家吃药的好,住院处那边的医生有点凶,人家根本就不听你讲完,话说完了没有?逮扑告诉你不能住就是不能住,你就说到大天边去也没用,那医生冷着一张脸,病人家属也不敢在说别的,轮到简宁这边,简宁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有时候你就不得不承认,脾气好,人家就当软柿子一样的捏你。

    转回到办公室,还没进门呢,这边呼机就响,赶紧往楼下去,给一个病人催吐,这边弄的一身的脏,大褂上都是被吐的污迹,才从里面出来,又被那病人的家属给堵住了。

    这回换新招了,拿了一个红包递过来。

    “简医生,你看我爸病的那么重,他总是说疼,你得给想想办法啊,叫他住院吧,在医院如果有个万一,我们也能放心,回到家是真不行,你看老爷子现在还没起来呢……”

    那人说着就拿着红包往简宁手里塞。

    “你别,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你父亲的病情住进来并不会有任何的改善,我想住院处那边也是这样说的,你带着老人回去吧……”

    那家属觉得是不是这钱给包的少了?那自己再加一千,两千块钱的红包这就不少了,现在的医生啊,你看说的多冠冕堂皇的,不就是为了多搂钱嘛,难怪都说医生没有医德,一个个的就只认钱。

    简宁推回去病人家属的手,那病人家属脾气就上来了。

    “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什么?当个医生了不起是吧?这医院是你家开的啊?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我爸你们就不能救?是因为他不能叫你们多赚钱是不是?你们这帮缺大德的孙子……”

    有护士路过,就说了一句。

    “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你就缠着简大夫也没用……”

    那男的一对上护士,就对着护士来劲儿了,比比划划的就要上手,简宁拦了一下,那家属被推开了,骂骂咧咧的,护士就骂着:“什么态度吧,当医院就是他家开的,都说不行了,磨磨唧唧的,墨迹多长时间了?”

    就那病人去任何一家医院都是一样的。

    “简大夫你就是脾气太好了,你看都挑你欺负呢。”

    护士摇摇头,这些人可有意思了,看着医生年轻要么是不信任,觉得你这个年纪,你能会治病嘛?要么就是找茬,别的医生哪里不敢去,就来这里撒泼。

    一个晚上全部休息的时间加在一起,好像一个小时都没,注定是一个忙碌的夜晚。

    忙到十点多,才松口气,这人流终于算是断了下来,手机响,自己接起来走到一边,是王冉的来电。

    “明天想吃什么?忙不忙。”

    王冉已经准备要睡了,临睡之前会给他打通电话,这已经成为习惯了,互相说晚安,晚上还能睡个好觉,简宁说自己吃什么都行,那边呼机又响。

    “晚安,我这边来活了。”

    王冉挂了电话,自己踩着拖鞋把房间里的窗户都检查检查一遍,每天睡之前都是这样的,看看水有没有关紧煤气有没有关,关掉客厅的灯自己就回房间准备睡了。

    有简宁在身边的话,差不多很快就会入睡,他一值班,王冉至少要在床上消耗掉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入睡,而且有点声音就会醒过来,虽然得习惯这样的生活。

    早上四点多就醒了,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梦,醒过来就想不起来了,自己在梦里好像是哭着醒过来的,胸口还在起伏,好像还在难过,但是自己却忘记了梦的内容。

    脑子有些昏涨涨的,睁开眼睛,屋子里还是一抹黑,冬天的太阳总是出来的很晚,闭着眼睛迷糊糊的再次睁眼已经快六点了,王冉觉得这个耽误事儿啊,还不如不睡了呢,本来想做饭,这时间不够用了,抛出去洗脸刷牙还得去买菜的时间,急冲冲的套上羽绒服就下楼去买菜了,从市场回来进家门一看这都眼看着要七点了,实在来不及做了,得马上上班,不然自己也得迟到。

    换了衣服,把东西都装好,背着包拎着一个袋子锁上门踩着鞋子就下楼了,楼上也是有人去上班,王冉不认识楼上的人,楼上的人也不认识王冉,或者说她们都认识,但是不说话。

    现在年轻住的就是这样的环境,彼此天长地久的生活在一起,邻里邻居的住着,但是彼此都不通气,碰面也不会说话,你不认识我来,我不认识你。

    就像是王妈妈那种邻居,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谁家都认识谁家,哪家发生点什么,别人家就都知道的。

    简宁开车回来,停好车,车有点脏,还没倒出来时间去洗呢,冬天又不像是夏天,自己拎桶水就能洗,这个天擦完车就结冰了,他倒是动了想买车库的念头了,至少车库里面有暖气不是,车就这么扔在外面对车也不是很好啊。

    拿着钥匙上楼,打开门进去,王冉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

    “好老公,你老婆今天做恶梦起来晚了,PS没给你准备早饭。”顺便发了一个哭脸,简宁拿着便利签从冰箱上撕下来,打开冰箱看了一眼,还真就一点饭菜都没有。

    王冉不喜欢留剩饭剩菜,做就做够吃的,他值班不回来,自己就做一口,有时候就顺便减肥了。

    没吃的那就不吃了吧,正好有点困,自己踩着拖鞋进了卧室躺在床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见楼上还是哪里的,就两个人吵架的声音,简宁拿着枕头压在自己的头上,吵起来还没完了,能持续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消停了。

    王冉就想着,自己没给他做饭,他很容易躺下就睡了,这样可不行啊,容易低血糖,眼看着中午,人家都准备出去吃饭了,王冉拎着包,同事喊她。

    “王冉一起出去吃啊?”

    “我得回家里一趟。你们去吧。”

    王妈妈在家里用藕炖的排骨,用水过了一下菠菜,找出来保温桶,家里别的不多,就保温桶多,王焱这学校老有活动啊,还有是给王超准备的,有时候是给王奶奶准备的,这东西保温效果特别好。

    王冉给王妈妈打电话,连呼吸带喘的。

    “妈,我马上到了……”

    中午就那么一点时间,她不抓紧也来不及,王妈妈一听就知道肯定打车过来的,要不然不至于这么快,自己干净装好拎着出去往下迎王冉。

    “都装好了,你啊你,早饭都不给做?”

    王冉跟着自己妈撒娇:“做个噩梦,哭着醒过来的,结果一睁眼还早,在一眯就起来晚了……”王冉说了一句,对着自己妈嘿嘿的笑着:“那妈我先回去了……”

    “你慢着点,王冉啊你中午饭吃了没呢?”

    王冉摆手自己就开始往下走了,这下雪最近下的挺频繁的,这路又不平,王妈妈就怕王冉在摔了,光留神王冉了,自己回去的时候门口有块冰你说也没注意,一摔从这边就摔那边去了,王妈妈也是身体比较结实,从地上爬起来什么事儿都没有,自己拍拍衣服又进去了。

    王冉回家给简宁送饭,果然人还在睡觉呢,轻手轻脚的,他都没有醒,卧室的门关着呢,把保温桶放在桌子上,一看时间,自己现在就得回去了,赶紧的带上门自己又回单位去了。

    这么一折腾吃饭是肯定吃不上了,随便在门口买了一个面包,在出租车上就解决了。

    晚上简宁没开车过来,自己坐车过来的,三四点的时候下雪,说不好是雪还是雨,哗啦啦的,就到现在还没停呢,弄的整个城市狼狈不堪,这时候开车就有点危险了,路滑,街上的车都在减速。

    简宁撑着伞就等在自己停车的位置。

    “哎呦,王冉老公又来接了……”

    这都成单位的笑话了,要说全单位谁跟自己老公最腻呼,那王冉肯定拿头奖,老公有时间就来接,对于王冉家的情况,大家除了知道她老公是医生之外别的都不清楚,神秘的很。

    王冉穿的是靴子也不怕,自己小跑过去,简宁唇角的笑意渐浓。

    “慢点的。”

    王冉对着他笑,简宁撑着伞,这是什么天吧,你说这天还下雨,这明天你就看着吧,这样最容易出车祸了,雪不停又没有人扫雪,下班的时间路上就堵的够呛,本来路滑谁都开不快,加上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期。

    简宁一只手搂着王冉的腰身。

    “中午的饭吃了没?”王冉看着他的脸问。

    她喘着六厘米的靴子人勉强到了他的鼻子位置,她一说话微微仰着脸,简宁点点头,两个人没直接回家,准备在外面解决晚饭了,毕竟回去还得买菜。

    吃完饭去楼上的商场转了转,简宁相中一款保温杯,那杯子看着就不大一点,但是价格可一点不便宜,一千四百多,简宁一直在看,王冉就想,这个天,别的杯子倒点水就凉了,他当医生的,应该给买个好的。

    “我送给你?”

    简宁眼中的笑意融融,这杯子并不是买给自己的,而是买给王妈妈的,说是买给王妈妈,但是王妈妈哪里又不去,用不上的,倒是王爸爸喜欢喝茶,没事儿就喝点滚烫的茶水,他也能喝下去,一口接着一口的。

    王妈妈拿着那杯子,心里咯噔一声,这玩意不会又很贵吧?

    “你跟妈说,花了多少钱啊?”王妈妈笑容可掬的说着,如果花的钱很多的话,她就去退了。

    “五十。”

    王冉差点没噎死,你可真敢说啊。

    那杯子就成了王爸爸的专属,天天用来泡茶的,保温效果是太好了,你水倒进去,头一天晚上倒进去的,第二天你喝还滚烫滚烫的,早上下去干活,鹿圈里得收拾收拾,这天不像是夏天,反正就没有好季节,到了夏天到处都是味儿,冬天的冷,王爸爸四点就下来干活了,也是怕鹿冷,其实知道它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长的,自己拧开保温杯的盖子,吹着慢慢的喝,他的嘴就能受得了烫,一口接一口的。

    徐秋华五点多醒的,准备做饭了,这外面还黑乎乎的,从床上坐起身,你说人活着为什么就要每天都做饭呢?

    这是为什么呢?

    坐了能有五分钟,穿上衣服,进了厨房去淘米,米还没放进去呢,这边大门响,以为是公公回来了呗,王冉打开家里的大门,从车上一下来的瞬间,觉得都要被冻成冰坨了。

    “嫂子,别做饭了。”

    王冉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今天周末,自己也不上班,简宁正好休息,醒的早也没事儿干,就蒸了一锅的糖三角,她爸很喜欢吃红糖。

    “王冉?”徐秋华从厨房出来,这么早就回来了?怎么了?

    “简宁在外面等着呢,那我就先走了,你跟妈说一声……”

    “不是,急急忙忙的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们俩去爬山……”

    可真是闲的,徐秋华心里翻着白眼说着,不是闲的干什么,大周末的干点什么不好,爬什么山啊。

    早餐这就解决了,王超不起来吃,他每个周末都要睡到九点才起床,因为一个星期也就休息这么一天,他可不得好好的补补觉,王妈妈进门,徐秋华做的鸡蛋汤。

    “妈,王冉才走……”

    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王焱也喜欢吃糖三角,不过喜欢掰着白面的位置沾着里面的糖吃。

    “好好吃。”徐秋华照着儿子的后脑就一下子,一个小子怎么吃东西跟丫头似的,这习惯不好,那就得改。

    这天这个冷,呼口气出去就感觉能在空气里结冰似的,公园里老头老太太可真不少,锻炼身体的人多了去了,往山上去的人也不少,溜溜达达的,还有是在竞走的,一伙一伙的,有几个人的,几十人的,带着半导体谈论着国家大事儿。

    王冉跟简宁往上爬,简宁身体还行,王冉有些累,听着前面的老爷爷说的话,王冉就忍不住笑,他们说什么美国的导弹打到伊拉克什么什么的,又说我们国家应该偷点导弹碎片回来研究。

    就王冉对导弹不太了解,可是偷这玩意有点困难吧?

    前面的人说的很欢乐,王冉就听的很欢乐,全民运动嘛,也不能妨碍我们热爱这个国家,希望它越来越强大的,爬到山顶,出了一后背的汗,山顶风还大,一吹汗就都没了,只剩下凉了。

    *

    乔芸这肚子是跟吹气似的,现在彻底涨了起来,外婆就跟典韦说,说典韦有个同学是做医生的嘛,叫典韦求求她同学,帮乔芸看看,怀的是丫头还是小子。

    典韦就不明白了,丫头小子不都生嘛?那有什么分别啊?

    再说这事儿可不靠谱儿,当年就是她那同学说她怀的是男孩儿呢,结果生下来不是芳芳是谁?

    外婆就让典韦去求,典韦也没招,这边医生同学也说了,是个小子。

    “你大姑子的女儿都结婚了?”

    同学还以为乔芸是夏侯兰的闺女呢,典韦他们同学也有的认识夏侯兰,毕竟都是这片的,有些是还挨着不远不近的亲戚呢。

    “不是,死的那个姑子的女儿,这下可好了。”

    乔芸要是怀个女儿,典韦都想祝贺她了,那是老天爷对她好,心疼她,不然真生个儿子,怎么样?现在这社会,将来儿子结婚你就得给准备房子,就不说房子就说眼前吧,你都是住你外婆家,你养个儿子,这日子就可以想象了。

    拍拍同学的肩膀,同学还说呢,不在他们医院生嘛?

    “不,在二院那边建档了,我家外甥女婿在哪里当大夫。”

    同学送着她们出去的,典韦看了乔芸一眼,这高兴的,你高兴什么啊?

    乔芸就喜欢儿子,要生就生儿子,谁愿意生女儿,生了女儿将来就是别人家的,结果还真如愿了,典韦也是看出来乔芸有点重男轻女。

    乔芸回到家,就跟外婆一乐。

    “大夫说是个儿子……”

    外婆眼睛里的目光立马就黯淡了下来,想来也是盼着乔芸怀的是个丫头,结果天不遂人愿啊,就是个小子。

    乔芸从来不想那么多,我有今天我就过今天,这下自己在婆婆家可能扬眉吐气了,一怀就是个儿子,回到房间里就给吴国太他妈报喜,吴国太他妈就喜欢小子啊,这一听,嘴差点没扯脑袋后面去,是个大小子蛋子啊。

    “芸芸可真行。”

    吴国太他妈是真的觉得乔芸很行,你看能怀出来儿子的那就是本事。

    典韦起身就要回去了,外婆叫典韦在家里吃饭,典韦一合计,得了,你家的饭我也吃不起,我害怕啊。

    这怀孕花的钱还不算是多,不过今儿这种检查明儿那种检查,把乔芸给折腾的,也折腾的够呛。

    吴国太晚上回来,一听说乔芸怀的是儿子,抱着乔芸的肚皮就是一亲。

    “我老婆真本事……”

    夫妻俩跟着外公外婆住,伙食费外婆出,他们俩的钱就都省下了,说是剩下其实也没什么钱,吴国太每个月要还贷,弄那么一个破房子,你说不能过去住,还得还钱,他自己在花点这钱就没剩多少了,乔芸是不上班,根本没收入,人吴国太他妈是一毛钱不贴,知道外婆不能看着孩子们饿着吧。

    吴国太他妈晚上难得做了四个菜,为了庆祝自己有大孙子了。

    “可真是本事啊,一怀就是个小子……”

    吴国太他爸闷头喝酒,觉得给个小子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自己儿子你说结婚都这么波折呢,将来那社会说不定都变成什么样了,怎么养啊?

    “你愁什么,那外婆有钱,外婆能看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着不管?都升格到太婆了……”吴国太他妈说着。

    就是坑死你们家,愿意怎么样怎么样,谁叫我们家没钱,你家有钱了?

    你家有钱,那就是活该。

    外婆因为乔芸怀的是个小子,自己这饭就没吃下去,问乔芸手里还剩多少钱,这将来生孩子总算花钱的吧?乔芸就支支吾吾的,她哪里还有什么钱了,结婚的时候甩钱甩的就那么痛快,没敢跟外婆说,就糊弄外婆,说手里还有钱呢。

    早上大家都上班了,吴国太也早早就走了,乔芸睡觉到十点多起来上卫生间,就扯着嗓子喊外婆。

    说是见红了,你说给外婆吓的,这可大可小啊,赶紧往医院送,到处找简宁,也不知道简宁是妇产科的大夫还是怎么着,简宁今天没在,出去学习了,你说给外婆急的,一口气打了五十多通电话,就分分钟想把简宁给弄回来。

    简宁才下课,打开手机,这电话就一通接着一通的,他还以为出什么大事儿了,结果外婆在电话里说的就可严重了。

    “小简啊,你赶紧回来医院,这乔芸见红了,你回来好说话……”

    简宁就讨厌管这些事儿,可外婆就跟不知道似的,就缠你身上了,人家医生都说了正常现象,没什么的,有很多孕妇都有这种经历,放松心情别紧张,不要动作的太大,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挂个号看病就得要用钱,外婆就跟简宁一路嘟囔,说都是一个医院的。

    “外婆,我上面还有点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简宁送都没有送,顺路出来就直接上楼了,你有病来医院看病花钱不是应该的?再说一个,当着他嘟囔这些干什么?想叫他给都掏了?

    外婆领着乔芸回来,进门就开始数落简宁。

    “你说一个当姐夫的,这妹妹都见红了,就没看见他紧张……”这些就是数落给外公听的被。

    乔芸是跟着外婆去医院,自己不出钱,外婆不掏她就硬挺着,乔芸其实心里也挺有主意,你说她跟吴国太五百年前可能就是一家,你不是有钱嘛,你不是心疼我嘛,那就你出嘛。

    外婆这手里的钱就差不多都给乔芸了,自己棺材本都掏出去了,还有什么啊?

    姜饶跟齐娜结婚这么久,就一直没着急要孩子,用姜饶的话说,弄一个孩子出来,谁养?你们先商量好了谁养在说,我跟齐娜肯定是不养。

    齐娜是玩心重,再说一个,觉得怀孕有点害怕,她不怕怀孕,她怕生,一听同学说生孩子,怎么在肚子上划刀口她就肝颤,就是自然生说有的生三天三夜都生不下来,她就打消那念头了。

    夏侯兰是觉得两孩子年纪还行,不算是很大,那不生就先不生被,这入冬也开始追上了。

    全家吃饭呢,夏侯兰就想起来外婆说乔芸怀的是个儿子,自己就嘲讽的掀掀唇角,老天爷你说还挺搞笑的是不是?谁家越是生活条件不好越是给儿子,你说乔芸生什么儿子啊,这要是给齐娜……

    “乔芸这缺心眼的,还挺高兴呢……”

    姜维就不愿意听夏侯兰说这些,那都是别人家的事儿,你幸灾乐祸的干什么啊?姜维爹妈都是好说话的人,对夏侯兰那真是当成女儿来疼的,从来不说儿媳妇一句不好听的话。

    夏侯兰就是看不上乔芸,虽然说自己跟夏侯真不对付,那人王冉这结婚了,你看人条件那么好,人着急要孩子了嘛?这乔芸这积极啊,动作倒是快,就是不知道她将来养得起养不起,弄不好最后还得自己妈给养。

    齐娜是听出来自己婆婆有些瞧不上乔芸,她对家里的事儿有些不是很了解,自己这婆婆似乎就跟谁关系都不是很好。

    从婆婆家出来,齐娜不开车那就只能姜饶开了,姜饶坐在驾驶的位置上,齐娜把包放到一边,手机响,姜饶指指她手机,接了起来,是她妈。

    要说夏侯兰是有一定眼光的,自己找的老公就很本事,给儿子找的老婆条件那是一等一的好,齐娜这孩子虽然有时候有点虎,但是人好,心眼大不算计,而且家庭给力,她家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说爸妈赚钱都为了给谁的?

    明面上不说,背后不少搭齐娜钱,老丈人丈母娘对姜饶还好,总给买吃的衣服。

    “妈,行了,我挂了啊……”齐娜有些不耐烦,整天打电话,你吃饭了没有?吃什么了?每天都问一样的话,有意思嘛?她听着都觉得烦,挂了电话,齐娜跟姜饶不藏心眼,有多少钱就跟姜饶说多少,她是不会过日子,钱姜饶来管。

    你看姜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管钱很有一套,攒不少私房钱了,两个人的工资全部都攒着,双方老人都搭,夏侯兰是不搭钱但是搭吃的,那是自己亲儿子,亲儿媳妇,有多少就恨不得管够的给,齐娜她妈是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他们俩。

    “跟你妈怎么说话呢?”

    齐娜白了姜饶一眼,怎么就那么烦他呢,那是谁妈啊?

    说起来就特别气,自己妈对姜饶都快要比自己好了,每次做饭就想着姜饶喜欢吃什么,姜饶跟自己妈也是的,弄的他好像是自己妈儿子似的,齐娜就觉得姜饶这样很虚伪。

    姜饶辩解说自己这是会做人。

    “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了被,停停……”

    齐娜就想让姜饶什么时候能给自己买束花,你说很多节日都可以送花的是不是,偏偏姜饶就是不送,说那些也不能顶吃的,直接就甩给她人民币,她是缺钱的人嘛?

    姜饶没管她,径直在开,你看齐娜脾气急,但是她玩不过姜饶,姜饶是嘴上不说,心里有主意,当着岳父岳母我可劲儿的对着你好,你要是说的话我不愿意听,那我们俩就床上较量较量被,齐娜不是假性冷感,她是真的,过夫妻生活过到现在,她半次好受的感觉都没有,床上的运动对她而言那就是酷刑,但是她妈说了,眼睛一闭一天就过去了,可这不是闭眼的事儿啊。

    被姜饶给吃的死死的,姜饶这个性即不像是他爸,姜维是听夏侯兰的话,家里自己是不管的,随便夏侯兰怎么折腾,也不像是他妈夏侯兰,夏侯兰挺能得瑟的,但是交朋友方面自己又有一手,没本事的夏侯兰不结交,可是结交有本事的,这也不是谁都能办到的,姜饶是不吭不响之间就把齐娜给拿下了,随便你在外面怎么蹦跶,回到家里,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管钱也是他管。

    但是姜饶从来不干涉妻子买衣服之类的,你有你的喜好,你随便买随便穿,反正你娘家有这个实力,对齐娜说句良心话,姜饶对齐娜不错的,他们是别人介绍结婚的,不是谈恋爱结婚的,能走到这地步,已经很和谐了。

    齐娜说想吃什么,大半夜的折腾姜饶,虽然十次只能成功两次,那也挺有成就感了。

    齐娜大半夜的看美食节目,你说这么看,她能不饿嘛?自己用脚就摩挲姜饶的小腿。

    “老公……”

    姜饶拽过被子,自己翻转了一下位置:“你别喊我老公,你想找谁就去找谁去。”

    一合计就是又要让自己出去给买东西吃,他才不上当呢。

    齐娜(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见姜饶不动,自己就玩无赖的,扯着姜饶的肩膀就来回晃。

    “我想吃烤羊肉串,那种新疆大肉串……”想想都流口水,撒上辣椒面孜盐考的热热的辣辣的,搭配一点肥的瘦的,羊肉串嘛就是要吃肥一点的才好吃,一想就想的不行了。

    姜饶不动坐在姜饶身上。

    “你给我下去……”

    “我要是羊肉串……”

    “你是我活祖宗……”

    两个人墨迹就墨迹了将近半个小时,姜饶不甘心的穿上羽绒服拎着车钥匙,齐娜美滋滋的就等在家里,姜饶回来的时候拎着一把,自己放在门口一摔门就进去睡觉了。

    “你和蔼点你能死啊你?都买回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给我装进盘子里,送我眼前,亲亲热热的说句体贴的话多好?怎么就那么难啊?”齐娜抱怨,这什么人啊,你都做了,就做完美了多好,这样自己还感激他,小鼻子小眼睛的,讨厌死他了。

    姜饶可到狠,一下子给齐娜买了三十串,齐娜吃的这个过瘾,也没凉,觉得人间美味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刷了牙自己回到卧室里,上了床从后面抱着姜饶的腰身。

    “老公……”

    “你别这么喊,你一这么喊,我就感觉,躺我身边的是别人的老婆……”

    ------题外话------

    一大早起来,原本昨天想看快乐男声的,但是没坚持住,大清早爬起来看的,我不看选秀节目的,一是没时间二是没那个爱好也不太喜欢看帅哥,偶然听见华晨宇的歌,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子,我写周是的时候当时就是因为看的萧敬腾没出名之前的比赛来的感觉,突然之间一个孩子的影子就飘到我的脑海里了,早上第一次哭是因为那首亲爱的小孩,花花的父母都没有来现场,我想说已经当妈妈的读者们请多给孩子一点爱,眼泪流的哗哗的,然后就是小白白举纲唱的父亲,简直就是控制不住了,有兴趣的可以去听听那首父亲,对所有给与儿女关心呵护陪伴他们成长的父亲说声,您辛苦了,爸爸没有陪伴长大的没有给与爱护的也不要紧,我们把爱给到孩子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