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169挖墙脚

    下了一夜的雪,早上起床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银装世界,推开窗子深深轻呼吸一口气,六点整王冉起床了,开始忙忙碌碌的收拾家里,简宁昨天晚上值班人没回来,下楼去买了包子小菜打包拎回来,自己吃过之后把粥放到保温桶里,包子放进锅子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厨房就准备上班了。

    从柜子里拿出大衣,穿上拎着包就下楼了,果然是有点冷,寒气扑面而来,打在脸上叫人有些瑟瑟的,拢拢大衣的领子朝着车站出发。

    早上上班的人也就这样,人活着就得上班赚钱,自己慢吞吞的走着,走到车站用了不到五分钟,公车这一趟好像很久没有来过了,车站牌下面就都是等车的人,这个时间又是上班的高峰期,37路开过来王冉有点傻眼,车上密密麻麻的就都是人,前面司机的位置都是人,黑乎乎的一片,可是不上就要迟到了,大家不管挤不挤,那到时间就得上车,不然等着迟到啊。

    王冉挤了上去,自己用手护着包,这么多人谁知道哪里会不会有小偷了,从前面上车司机就在一直喊。

    “后面的,往后走走,赶紧的,要不然大家都不能走……”

    一般公交车都是中间后面松,前面是最挤的,试想你占据一个好地方,有比较舒服的扶着的位置,你愿意动嘛?中后扶手的位置少,又需要拉着上面的扶手,这样对个子不高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挑战,所以都不动,中间的不动,前面的上不来,司机就一直喊,下面的人还着急,有时候公车就撞车,一来就两辆,要么就不来。

    下面的死命往上挤,王冉被卡在中间,自己有点后悔,早知道打车走好了。

    简宁八点四十分到家的,进门把衣服上的雪拍拍,到现在还在下呢,好大的一场雪,衣服进了室内遇上热气瞬间就化成小水珠了,简宁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天气,自己拿着毛巾擦擦大衣上的水珠子,挂在客厅里,踩着拖鞋进了厨房。

    他老婆没做早餐,一看就是楼下那家的。

    喝了一碗小米粥吃了四个小包子,把碗筷洗干净了自己进了卧室,坐了没有几分钟,眼皮子就有些睁不开了,眼睛里都是血丝。

    王冉到了单位,自己看着飞奔而走的汽车觉得无语,到她下车的时候大家也都下车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呢?一到上班的时间就太可怕了。

    拍拍身上的雪花,跺跺脚进了办公室。

    “外面还在下呢?”同事问了一句。

    “嗯,就没停过啊,昨天下到现在,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王冉淡淡的说了一句,自己挂好衣服坐下身。

    十点多的时候有人趴在门口喊她:“王冉,你朋友在门口等你呢……”

    闲杂人等是不能被放进来的,王冉纳闷,自己朋友?谁啊?起身穿上大衣走出去,是董梅。

    董梅现在就是想跳槽,她处境挺为难的,家里有这么多的贷款要还,在所里一直也不受重视,自己有几斤几两她很清楚,董梅是听林潇潇说的,王冉在这边,也听别的朋友说过这边待遇比所里好,她就有点想动的心思,人挪活书挪死,总得为自己的下一步算计算计吧。

    可给王冉打电话,就那么一次剩下就打不通了,董梅是觉得以前有什么误会,过去就过去了。

    王冉看见站在门口的人,脚步就放慢了,她发现董梅似乎很喜欢捡软柿子捏,以为自己不会发火是不是?往大了说她们不过就是当过几年的同事而已,往小了说,亲戚都可以不走动呢,别说同事了,她干过什么,她心里不清楚嘛?

    “王冉……”董梅特亲热的喊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就存在一种极其不要脸的人,她跟你套磁跟你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背着你就开始讲你的坏话,一旦事情暴露出来,她端着一副无辜的模样,首先委屈的就是她。

    你说一个办公室,谁没中过标?

    先是背着别人讲究方瑞珠,说方瑞珠私生活不检点,接着又说林潇潇,举报林潇潇上班的时候玩电脑逛淘宝,这单位不就是认真查了,甚至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开除一个,这林潇潇是命大,即便没躲过被开除了,你以为董梅会觉得林潇潇可怜?她只会觉得解气。

    副所那时候缠着王冉,她就在背后讲究王冉跟副所,就没有她说不到的人,现在办公室里林潇潇就当看不见董梅,从来不跟董梅说话,方瑞珠好像也是长心了,对着董梅平常就呵呵一句带过,自己也不跟她说什么,董梅又不傻,自己当然能感觉出来,所以她才想再走一步的,就走到王冉这里来了。

    “有事儿嘛?”王冉抬着眼皮子看了董梅一眼,董梅心里就嘀咕,怎么弄的一脸的高贵冷艳范儿啊?

    “我是想问问你……”

    王冉呵呵笑笑,她还真就帮不上,能帮她也不愿意帮,你想去哪里那是你的事情,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

    董梅脸上的表情一僵,然后讪讪的看着王冉又笑了笑:“你心里还在怪我呢?那那时候你看副所对你那么好,别人都那么说的,我也不能不信啊,再说王冉咱们是什么交情?我们俩一起入所里的……”

    王冉不愿意听这些臭氧层子,叫她出来有事儿没有啊?

    “我帮不了你,那我回去了……”

    “王冉你就这样啊……”董梅喊了一句,可王冉已经往回走了,王冉觉得对于像是董梅这样的人,你跟她掰扯也没意思,因为有些人的内心世界就很精彩,她认为自己就是无辜的,你怎么说都没用,说来说去最后就都是你的错,农夫和蛇的故事听过没有?最好的做法就是视而不见。

    王冉回到办公室,同事也没有多嘴的,你看董梅跟人保安聊半天,就说王冉私生活不检点。

    “就刚才进去的那个知道吧,以前在我们所里跟副所长不干不净的,在所里就被她当时的男朋友给抓住了……”

    保安上哪里去认识王冉啊,你说这里有这么多的人,王冉又不是那种特别外向跟谁都能侃两句的个性,保安是乐意听八卦,董梅说的很过瘾啊,诽谤别人她就觉得快乐,说出来好像觉得事情就是那样的了。

    回到家里,她工作是提不上去,丈夫也就这么一点本事,挣的钱差不多就都进银行的口袋里了,孩子还废钱,这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董梅这个月就开了四千多,这远远不够啊,心里就有点埋怨丈夫,你说当初买那车干什么?

    董梅丈夫还觉得是自己老婆问题呢,这就是为了还贷款跟自己过不去是吧?今年的工资怎么一直在变少呢?

    这并不是董梅个人说了算的,她是长期就在所里,也不怎么出去,巴结着主任吧,可主任老奸巨猾的,有好处人家自己都占了,还能留给你董梅啊。

    董梅知道王冉原来在所里拿的就多,那现在去别的地方了,一个月能给开多少啊?

    林潇潇早上被孩子给闹的够呛,要说办公室里,就属林潇潇活的最潇洒,这话怎么说呢?方瑞珠婆家是最有钱的,可是方瑞珠婆家有钱不都给她啊,林潇潇丈夫会挣钱,虽然老是在外面飞,自己父母又都是教师,孩子不用她带就有人管,公公婆婆从来不上门,人家老两口有老两口的生活,也不会跟林潇潇要钱,林潇潇自己赚钱,你说她生活的愉快不?

    “孩子闹了?”方瑞珠看了一眼林潇潇问着。

    “这个臭小子,拽着我就不让我走。”林潇潇抱怨了几句,到底是自己儿子嘛,疼还来不及呢,托人从国外给儿子买的吃的零食到了,快递就给她打电话。

    “好,我马上就下去。”

    林潇潇家是有这个条件,都给儿子吃进口的怎么了,她愿意花这个钱啊。

    董梅撇撇嘴,这美的就不知道什么了。

    “又从国外给她儿子买的玩具?”林潇潇的包裹很多,整天就知道买,董梅就看不过眼,觉得孩子你得小时候叫他苦点,特别是男孩子,你惯着他,那将来长大了弄不好就是一个祸害,别弄的孩子跟祖宗似的。

    方瑞珠呵呵笑笑,没有说话,这么久了,自己跟林潇潇化干戈为玉帛,两个人就因为当时的事儿掐起来过,话都说出来就说明白了,林潇潇不至于撒谎,那不是她说的能是谁说的?就光董梅自己会抹黑别人?林潇潇也会啊,方瑞珠这么一合计,自己当时跟董梅的关系是就最好的,有什么都跟她说,那种感觉觉得挺奇怪的,最最信任的人背后捅你一刀,还是挺疼的。

    再来就是王冉生病的时候,这可把董梅给美坏了,方瑞珠也恨过王冉,可转念一想,就董梅这样的跟谁能交心啊。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老公成天不在家,也不知道她得瑟什么。”

    方瑞珠拿着桌子上的文件起身,就径直出去了,董梅现在处境就是这样的,她说什么人家要么不搭话,要么就当她不存在。

    林潇潇拎着东西回来,自己拆开看了看,东西都挺好的,给儿子买了几盒香港的小熊饼干,这东西容易碎,打开看看,还行,碎的就比较少,自己挺满意的。

    “这饼干多少钱一盒啊?”董梅就问。

    国外的东西就那么好吗?要是好的话,自己给儿子也买两盒吃,林潇潇就是看出来董梅这心思了,她就瞧不上董梅,故意的笑笑:“140一盒,你买吗?我帮你买。”

    董梅一听,觉得牙龈有点疼,140就买一盒饼干?

    林潇潇自认自己三观挺正的,不会因为谁有钱谁没钱而看不上谁,虽然她有时候有点高贵冷艳的范儿,但是她是良家啊,董梅这种的,你看着吧,觉得贵了,她不会说因为家里现在还贷款所以舍不得,她就会说,花140买一盒饼干脑袋大。

    董梅看了林潇潇一眼:“哪里好啊,你就给这么买,孩子还是要苦点养才好,超市里好的饼干才多少钱一盒……”

    林潇潇懒得听她说教,自己挣钱了,也愿意给儿子买,管她什么事儿?

    “小孩儿总吃这些零食也不好……”董梅说着,你看着吧,将来就有你哭的,你以为国外的就好了?小孩儿就吃饭就是最好的。

    话是那么说,自己却闹心,人家孩子吃上了,她孩子没吃上啊,当妈妈的谁不愿意给孩子最好的?

    董梅跟那边的人在接洽,她是下定决心要跳槽了,要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提起来王冉了。

    “我跟王工我们俩关系最好……”

    她自己说的是别有深意的,可是人家不管你跟谁关系好,要你的话,也是因为你有本事叫人挖你,现在你没这个本事,当时就是定了,肯定不能要的。

    正好下班的时间,王冉背着包,简宁在门口等着呢,董梅快走两步小跑追上去,王冉也是够坏的了,自己上了车,一看见董梅追了过来告诉简宁赶紧开车。

    “快点走。”

    董梅追过去,人家开车就走了,自己看着车尾巴,觉得王冉真是越变越不是东西,看见自己了,就跟没看见似的?

    “有仇啊?”简宁看看王冉笑笑的说着。

    “不愿意看见她。”

    王冉也不愿意多提,觉得没意思,过去就过去了,这个人自己下次看见了就当陌生人就行了。

    两个人在外面吃的晚饭,王妈妈给王冉打电话,说家里蒸地瓜了,叫王冉回来吃。

    “顺路既然人在外面呢,就回来拿点,简宁不是喜欢吃嘛,这个地瓜可甜了。”这是入冬时候二婶给送的,二婶家去年的地瓜就不好吃,但是今年的很干很甜,当然跟困也是有关系的。

    王冉跟简宁开车回来,王妈妈他们还没吃完饭呢,蒸地瓜嘛顺便就蒸了一小盆肉,烂烂的汁水都熬进去了,王焱这筷子就没放下过,简宁进门,王妈妈在厨房喊他。

    “简宁啊,赶紧的跟王冉在吃一口……”

    筷子跟碗就给准备好了,王妈妈蒸肉很有一手,但是简宁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又吃了一小口,坐了一会儿拎着东西就回家了,准备回去的时候简宁在前面走,王妈妈拽拽女儿的手。

    “你没去医院检查检查?”

    这是不是有毛病啊,有毛病就赶紧治,别耽误了,王妈妈一开口王冉就知道自己妈说的是什么,压低声音。

    “去过了,去了两家都说没问题。”

    王妈妈瞪眼睛,没问题怎么没孩子啊?这事儿吧还不能当着简宁的面说,这一旦是王冉的毛病,王妈妈也怕在叫他们夫妻之间发生点别的事情。

    “妈,你回去吧。”王冉对着王妈妈点点头,叫自己妈妈别担心。

    王妈妈这时候也缓过来了,没毛病没孩子,是不是就是压力大啊?

    “你平时别总是一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自己放轻松,别合计那么多……”

    王冉失笑,你看妈这话说的,什么好话坏话就都被她给说了。

    回到家自己先去洗澡了,冬天到底光是靠卫生间的暖气是不够的,浴霸开着,自己从里面出来用毛巾包着头发,简宁洗完自己就会把地上的属于她的头发都给捡起来,不然冲冲水就容易堵住了,一根头发是小,架不住长年累月啊。

    “换气扇开了?”

    简宁点点头,相安无事的一晚,王冉睡到十一点不到就起来了,越想越睡不着,就醒了,怎么就没有孩子呢?自己抓了一把头发,简宁有些迷糊糊的看着她。

    “还不睡?要不要喝牛奶?”

    她现在需要的不是牛奶,王冉盘着腿跟简宁就说这件事儿,一定要叫他坐起来,他是医生啊,到底是为什么?给出来意见,说她紧张的话,她就放松被,还是说到底有什么问题?

    简宁这脑袋一点一点的,他是真困了,自己抓着枕头,就想睡,又被王冉给抓了回来。

    “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这不是能用嘴就解决的,很多夫妻没毛病那也就是没孩子啊,天时地利各方面的原因就都有吧,叫他怎么说?自己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摸了一把脸,试着清醒清醒。

    “老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王冉一脸的苦相,自己踹了他的小腿一下:“你睡吧你睡吧。”

    又不能给他压力,自己没事儿就瞎合计,怎么就没有啊?

    简宁是真的对这事儿就不上心,有或者没有他都不在乎,再说身体健康,早晚就都能有,这不是着急的事儿,可是他天生的个性淡定派,王冉不是啊。

    自己在床上就瞪着眼睛,早上上班,办公室里就说单位有个女的,结婚六七年没孩子。

    “双方谁有毛病啊?”

    你说现在这人不孕不育的几率怎么就那么高呢?

    “说是都没毛病,好像是结婚的时候撞到什么了吧……”那现在就有很多这样的,没毛病就是要不到孩子的,王冉低着头好像是在干别的,耳朵早就竖起来了,听着,听来听去也没有听到解决的办法,她又不能去问。

    王妈妈也是着急,邻居也有会好奇这事儿,有关系处的比较好的,过来串门。

    “这王冉还没要孩子呢?”

    王妈妈说起来这事儿就脑袋疼:“没呢,都检查过,两个人都没问题,可就没有啊。”

    邻居就说那不用着急,身体没问题着急什么:“我那小姑子结婚不也是四年才怀孕的,有的就是这样的,过四年在看,肯定就有了……”

    王妈妈差点没抓狂了,别人能等上四年,王冉能等四年吗?

    这感情这东西就挺不靠谱的,说变就变,婚姻里得有孩子维系着啊,你说看着别人当爸爸妈妈,她眼馋不?

    王妈妈是没这方面的毛病,你说她结婚第一年就有了王超,生完王超间隔了几年要的王冉,她生活就挺顺畅的,要儿子有儿子,要女儿那就真的给她来女儿,到了王冉这一不顺,王妈妈就叹气,你说怎么什么事儿都叫她给碰上了?

    王奶奶是压根就不担心,又不是不能生,那老天爷就这么安排的,你能改变啊?不能改变,你着急也是瞎着急,急死了自己也改变不了目前这种现状,你还不如能吃就吃点,能喝就喝点的好。

    晚上王妈妈就跟王爸爸说这事儿,说要不然自己给弄点什么偏方的。

    王爸爸用热水泡脚呢,一听自己老婆的话,难得出声了:“简宁自己就是医生,你别跟着折腾了。”

    医院里也是有人看见简宁就会问。

    “简大夫还没要孩子呢?”没有听别人说过,那可能就还没要呢吧,这年纪也差不多了,他老婆好像也不是很小啊。

    陶林玉的嘴巴就特别紧,简宁跟她说的,她从来没对外人说过。

    “嗯,不着急。”简宁就慢了慢了这个劲儿,别人也挺佩服,人家都不着急,你跟着着急有用吗?

    *

    “卫城你送我一程。”陶林玉早上起来的有点晚,自己昨天腹泻,吃坏了,早上就没起来。

    孩子是不住在家里,孩子的大姨给带,说起来陶林玉这夫妻俩真就不合格当父母,一星期就周末把孩子接回来,有时候两个人对着忙,孩子也不接,没办法啊,趁着能拼的时候不拼,等老了在拼吗?

    陶林玉的丈夫卫城是做IT的,工作就更加的繁琐,当然收入不菲,换了西装打好领带,自己看了妻子一眼。

    “那走吧。”

    开车把陶林玉送到医院,有人就说,条件好的家庭有条件好家庭的相似,两个人工作都对着好,都对着能赚钱,对他们来说生活好像就没什么压力,其实不然,人的欲望心是膨胀的,不停的在要求自己进步,想要更好,更更好的,你就只能不停的努力往前奔波。

    “晚上我可能要回去的晚点。”

    卫城点点头,等陶林玉要带上车门,自己叫住她,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千块钱递过去,陶林玉纳闷的看着丈夫的动作,这是干什么啊?

    “老婆,生日快乐,礼物我就不给你买了,晚上你要是下班早,我们就去接孩子吃一顿,我这时间也有点叫不准……”

    卫城不玩什么浪漫不浪漫的,他工作就是这个性质,说不定几点下班,要是错过了,或者回家她睡着了,还不如现在就把钱给她,她愿意买点什么就买点什么。

    陶林玉张张嘴巴,有时候吧,觉得他很烦,觉得他不负责任,总是说自己,但是有时候这个男人又会莫名的叫你感动,虽然没有鲜花没有蛋糕,但是她已经过了喜欢那些的年纪,给钱最实际。

    夫妻嘛,在抱怨不好,会关心你,知道心疼你,你生病数落你照顾你的,还是你的枕边人。

    “就一千啊……”

    卫城赶紧拿着钱包,陶林玉笑笑,得了就跟他句玩笑话而已。

    高高兴兴的进了医院,自己换衣服,从里面出来,同事都是知道她今天过生日的,大家凑钱定了蛋糕了,不过还没到时间去取呢,大概要中午才能出去拿。

    林芬早上坐公交车来医院正好在医院门口下,就撞上那夫妻俩了。

    陶林玉这丈夫据说是大学就在一起的,那时候条件不是怎么太好,陶林玉自己也说过,她老公除了不会玩浪漫人就挺好的,那时候自己打工的钱就都交给她,结婚的时候是陶林玉娘家反对,觉得对方条件不好,但是现在陶林玉家房子有了,住的是两百多平的大房子,车子也有了,都是她老公买的。

    谁也不会当着外人说,怎么看自己老公怎么烦,都捡好听的说被,就被林芬听进心里去了。

    林芬跟老公也是在大学认识的,她老公也是农村出来的,可那人特别自私,总跟她算计钱,林芬就觉得这日子过的没意思,她跟陶林玉的境遇就是相反的,陶林玉两口子因为孩子不也闹腾挺久嘛,这是最后陶林玉她姐站出来了,她给带孩子,陶林玉负责给出生活费就行,陶林玉她姐是中医师,平时也不像是她这么忙,时间很多,也不用值班,林芬家呢,自己家跟婆家都指靠不上,这孩子从小就孩子爸爸给带,按理来说她应该感激丈夫才是,可林芬不是。

    林芬觉得有魅力的男人不是你能照顾家,而是你会赚钱,你不照顾孩子,孩子送长托不就完了,你整天在家带孩子,就赚那么一点工资,你还算是男人吗?

    心里就后悔,当初怎么就选择他了呢?

    你看相同的命运轨迹,为什么就对她跟陶林玉这么不公平呢?

    林芬看见陶林玉的丈夫卫城加上陶林玉平时也总夸她家卫城,林芬这就上心了。

    那陶林玉哭的时候她是没看见。

    陶林玉过生日,几个同事说晚上下班就给她庆祝。

    “我说没妨碍你跟你们家卫城团聚吧?别人家要给你准备个什么节目的,到时候在被我们给阻拦了……”

    陶林玉笑,说卫城还不一定有时间呢。

    偏巧卫城今天晚上就下班的早,卫城是想给陶林玉做个面子,毕竟一年就这么一次生日,陶林玉跟同事都约好了,那没办法就一起被,卫城对着陶林玉就跟对女王似的,别人也就打趣说,姐夫对你真好,可有人就看见眼睛里去了,看的眼睛发热了。

    陶林玉脱下来衣服,卫城说明天自己要出差,她就说嘛,对自己这么殷勤,原来是要出差了。

    “去吧去吧,我也拦不住你。”

    两个人洗洗就睡了,可林芬回到家里就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卫城的身影,卫城做那样的工作,他穿的就不能太差了,这是最基本的礼仪问题,林芬丈夫呢,就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也犯不上那么穿,加上人年纪大,有点肚子,林芬这就看着自己丈夫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自己过生日,他能请自己同事吃一顿?就他这样的,叫别人来家里吃顿饭,他都得肝疼肉疼的。

    孩子一直在哭,哭的林芬觉得闹腾,连个孩子也教不好,他还能干什么啊?

    好不容易丈夫把孩子给哄好了,上了床,林芬这年纪性欲就是有些强烈的,可是她丈夫却在走下坡路,有时候就不行,林芬心里就痒痒,自己推推她丈夫,这是夫妻之间的暗号。

    “睡吧……”

    林芬的丈夫翻个身说了一句,现在哪里就像是才结婚那时候,那时候是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现在就觉得没有多大的劲儿,一个星期没一次,自己也不太想,当然也是有身体方面的原因。

    林芬抓心脑干的,没本事也就算了,就连自己最基本的他都不能叫自己享受到,他还能干些什么?

    狠狠的掐了丈夫一把,赌气就睡了,在梦里就梦见卫城了,卫城是属于怎么吃都不胖的,看着好像锻炼过,其实他哪里有时间啊,文质彬彬的,林芬这梦做的就是带颜色的,也许是因为带着一丝的禁忌,自己心里就特别痒痒。

    这谁家夫妻不都是生活在一起太久了,就没什么感觉了,那自己要是跟卫城……

    好多不都是从朋友丈夫发展起来的,她也不求卫城跟自己过,大家找个娱乐不是吗,可要怎么开始呢?

    林芬睡醒了,觉得身体格外的空虚,自己就去摆弄她老公,她老公也没招,硬是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如狼似虎的女人,男人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被女人说不行。

    林芬的性格偏硬派,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怕扫了丈夫的自尊心。

    “你还能不能行了?这也就五分钟,你就软了……”

    当丈夫的脸色铁青,你越是说他,他就是越不行,一着急干脆就不做了,你爱找谁就找谁去,摔门就跟孩子去睡了,林芬一个人坐在床上,这才被挑逗起来,火也压不下去,有时候就特别想找个男人疯狂一把,但是自己不敢。

    那人要是有什么病怎么办啊?

    综合考虑的问题就太多太多了,所以没敢。

    林芬就觉得自己跟卫城的话,床上一定很和谐。

    既然存了这心思,就开始有动作了,林芬就问陶林玉要卫城的电话,陶林玉当然得问要干什么了,毕竟好好的,你要卫城电话干什么?

    “我老公不是也是弄IT的嘛,说出来就不怕你笑话,他那还叫工作,我合计问问卫城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他是没什么本事,但是人嘴挺严的……”

    陶林玉觉得有些无语,嘴严跟工作能力这是两码事,不刮边的。

    也没多想,就给林芬电话了。

    卫城人才下飞机,这边上出租车就听见手机响,自己接了起来,还以为是公司打过来的,结果是林芬,竟说一些不靠谱的话,卫城听着觉得怎么有点不对呢?难道是自己多心了?他还真就没往别的地方想,林芬是话里话外的就想明说,但是怕卫城觉得自己挺那什么的,你说别的都是男人主动,她是个女人,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卫城打断林芬的话:“对不起啊,我这边还要忙呢,那就先挂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说半天说不到重点,就给挂了,林芬可等不到,就这一天给卫城发了能有二十多通短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信外加打了七八通电话。

    晚上卫城才从外面回来,男人工作应酬是免不了的,但是他从来不在外面瞎乱搞,成家的男人就得有点成家男人的样子,同事他们玩,卫城一看有女的,自己就撤了,他对这些没兴趣。

    真要说起来,卫城跟陶林玉结婚的时候,不怎么行,时间很短,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挺沮丧的,他们俩认识这就完全是多亏学校的联谊了,陶林玉当时觉得既然选择这男的了,自己就别后悔,一点一点安抚,安慰,慢慢的卫城这毛病就好多了,遇上这事儿你抓狂是没用的,你就是骂他也没用啊,治标不治本,陶林玉每次结束之后就抚摸着丈夫的后背,用身体在传达一种讯息,我没有丝毫瞧不起你的意思,卫城自己心里能力也确实是强,自己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还能不知道嘛,这不是说今天能挺五分钟,明天就一小时了,陶林玉结婚一年,她老公最多只能撑七分钟,结婚到现在三四年了,丈夫没有那么强的本事,现在是好多了,也不过就是十几分钟当然有时候也会很快,这些谁会对外面的人说?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卫城知道自己身体方面的原因,加上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色的男人,对外面的花花世界自己远距离的看着就觉得很好,自己绝对不会沾染到身上半分,他跟陶林玉闹别扭,就是孩子这事儿,他自己忙,男人忙事业不是正常的,卫城打从心眼里就愿意想叫陶林玉回家,但是陶林玉学医这些年,她能回家去吗?有冲突就有争吵。

    才进门,林芬的电话就追了进来,卫城都无奈了,她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

    林芬这下就直说了,说自己如何如何喜欢卫城,叫卫城不需要担心陶林玉会知道之类的,卫城当时就直接关机了,心里给陶林玉骂了一个半死,是不是缺心眼啊?你把自己老公的手机给别人,你想干什么啊?你知道人家背后挖你墙角不?

    卫城跟陶林玉是夫妻,自己回家能不说吗?

    “你给我站着,干什么去?”卫城飞快的起身拽了陶林玉一把,陶林玉气的心肝肺哪哪都疼,你说这叫什么人吧?

    忒不要脸了。

    卫城是合计闹翻了也没意思,大家都同事,真的说出来别人都听见了,自己成什么了?这样的人你别搭理她就行了,你知道她有什么用心不就行了,到时候人家反口呢,你也没证据不是。

    “啊,她想要泡我老公,我还得让这她?”

    陶林玉一想自己怎么就那么憋屈呢,卫城笑了:“谁叫你那么缺心眼了……”

    陶林玉说不出来话,她能说当时林芬说是为了她丈夫嘛,明摆着林芬这也是借口,得,算自己倒霉。

    “你就没有动点心思?”陶林玉眼珠子转着,看着自己老公问着。

    “我动什么心思啊。”

    卫城不喜欢主动的女人,更加不喜欢林芬那样的,都结婚了还搞这事儿,一看就不正经,他就是因为从农村出来的,所以有些想法是根深蒂固的,太时髦的女人他觉得招风,会发嗲的女人觉得贱,裙子太短的觉得不正经,好在陶林玉是各个方面都很符合他的标准。

    卫城其实很喜欢陶林玉的,不然谈恋爱至于谈了五六年最后又结婚了,陶林玉其实也会撒娇,不过很少,卫城搂着自己老婆的腰,自己的老婆是怎么样都行,别人做这些举动那就是下贱。

    “你这同事啊,我都替她男人觉得担心,上赶子不是买卖,难道她不知道吗?一个女的竟然对别人的丈夫献媚……”卫城嘴里把林芬说的很是不堪,他本来就讨厌这样的人,他一刻薄起来,那就不是人,陶林玉听着都觉得自己丈夫真是厉害啊,骂人不带脏字,但是句句都戳中要害,他是个中高手。

    年纪都不小了,比自己都大那么多呢,你看看那眼睛下方的眼袋耷拉的,都快要耷拉到姥姥家了,那鱼尾纹还真觉得自己特有魅力是不是?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也是少找。

    “以后别跟这样的来往,脏。”

    陶林玉到了单位,林芬还笑呵呵的跟她说话呢,陶林玉当时就特别想拿着手里的东西摔在林芬的脸上,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你给卫城打电话了?”陶林玉就用话在点林芬,大家都是同事,我给你留面子,你别到时候给脸不要。

    林芬脸上的表情一点担惊受怕的就没有出现过,该怎么笑就怎么笑,好像就是卫城说谎了一样。

    “嗯,我给我们家老张问工作,不是跟你说了。”林芬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陶林玉,当时是还有一个护士在,她说这话就好像陶林玉有些看着自己男人似的,你看都跟你说明白了,我是为什么给你丈夫打电话,结果你还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