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175比西天取经都难

    “怎么弄的?怎么会进医院那么严重?”简宁的母亲接到电话,衣服都没有换一件,已经顾不上了,上了车情绪还有些慌张,本来丈夫身体就不是那么好,你看着他好像没病没灾的,管理那么大的一个企业他要操心的事情太多。

    退一步说,丈夫跟简宁还处在冷战期间,一旦丈夫真有个万一……

    简宁母亲真是怕死了,丈夫这脾气就压根一点转圜的机会都不带给简宁的,那说给简禛他就真敢的,他愿意给,自己却不愿意,她养简宁一场,钱不给简宁最后给简禛了,她就是死了都不能合上眼睛。

    你看简宁伤她那是伤,她生气也是生。

    简宁的父亲入院了,自家人都没有人知道,秘书人一直陪着,其实秘书多少明白老板的心思。

    简先生是个特别执着的人,他一旦认准一件事情是拉不回头,他说不认简宁那绝对就不是开玩笑,但到底是自己护着长大的孩子,选择了老婆不要家里了,后来又折腾一出他亲生妈妈的事情,简先生这心里啊……

    “人怎么样?”

    秘书说没有多大的问题,已经请专家马上飞过来,问题肯定就不是太大,不然他也不能到现在还保持冷静状态。

    简宁母亲一听,这口气算是松了,大家都明白的事情,可是躺在里面的人就是不肯服软一句,简宁这孩子心里也是有心结。

    “当爸爸的生病进医院了,给简宁打个电话,叫他过来。”简宁母亲淡淡的说着。

    她从没承认自己是个合格的母亲,但是她也绝对不是一个小人,简禛简宁比起来永远就是简宁亲。

    秘书脸上闪过一抹难为,毕竟简先生的脾气自己算是了解的,真的叫简宁来了,他不会见的,甚至还会大发雷霆。

    “你给他打,我负责进去说。”

    简宁的父亲在休息,脸上没有出现疲倦,工作之于他来说这是一种幸福,是一种满足感。

    简宁母亲坐下身,看了丈夫一眼,清清淡淡的扯着唇:“我叫秘书联系简宁了。”

    “联系一个外人干什么?”简宁父亲皱着眉头,一脸的不以为然,他就是死了,也用不着一个外人来看自己,对简宁母亲的做法有些反感,他说过的,他都选择好了。

    “老公我就不明白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过去你闹脾气我也没有说,难道一切都给简禛?”简宁母亲的情绪有些激动,正常人是不会这样干的,哪怕你就讨厌你的儿子,你非常讨厌他,但是他是你的血脉,你的东西留给他不是应该的吗?你可以等自己身体不行的时候在给他,不用着急做决定的。

    简宁母亲缓缓说着,她真是就看不透丈夫,看不透他的内心世界,或者说就是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

    “简禛很好我承认,我也没有说过他不好,简宁不过就是做错一件事儿,那简宁将来会有孩子,你不给简宁给他的孩子总行吧?”简宁母亲试着打着商量,不给儿子给孙子孙女这样总行了吧?

    虽然她不认为王冉能教出来什么好孩子,王冉的出身那都是定下的,那种家庭能养出来什么有气质的孩子?特别要自己的自尊,给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你越是推就越显得你自卑。

    等级这个东西就是自古传下来的,不是你说平等就真的能达成平等的。

    简耀东觉得有些累,也不愿意跟妻子说这些,闭着眼睛。

    “我要休息了,别说废话。”

    孙子就要给了?那也得看是个什么样的孙子。

    医生被接过来,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有些劳累,简耀东看着医生自己似乎在询问什么,秘书人没有在病房里,简宁的母亲已经回家了,司机送她到家,又是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待着。

    “太太想喝些什么?”

    “你们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叫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她现在就不想看见任何人,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丈夫晚上要在医院住,她倒是难得偷出来的一晚时间,拿着酒瓶子,涂抹得鲜红的指甲拿着烟,她所谓的放纵也只能就这样静静的待在房间里,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喝酒,酒精是一种很奇怪的成分,它可以叫人觉得愉快的。

    对于简宁,心里就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的去面对孩子,其实心里最大的声音就是,自己为什么生不出来孩子呢?如果自己有孩子,她现在需要来烦扰这些问题吗?简宁不行就还有自己的孩子,身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谓当局者迷,简宁母亲的娘家老早就把这件事情看得通透,多少豪门因为女的不能生最后离婚的,女人一旦被贴上不能生孩子的标签,就等于前途尽毁,简耀东这样的男人,亲生儿子都对着这样的很,更加不要说什么老婆不老婆的,这些年肚子没有动静,他却没有吭声的最大原因只有两种,第一他妻子的娘家还有用,在这个程度下他是不会选择离婚的,商人本质,只做对自己更为有利的事情,第二就是他知道他妻子为什么不孕。

    睡了一夜,精神好了许多,早上早早就起床了,叫佣人给她丈夫炖汤然后送到医院去,他吃东西本来就很挑。

    *

    医院这闹的是沸沸扬扬的,卫城的妈来医院揪住林芬就开始上手,完全不给林芬讲话的机会,那边陶林玉又找不到,等找到陶林玉了,陶林玉到底还是懂大局,在医院闹这就真不好,赶紧跑过去了。

    “你放心,今天妈给你做主,我就不信了,你们领导不出来管管,怎么勾引良家妇男就那么有意思?”

    陶林玉都要被自己婆婆给逗死了,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拉着婆婆自己好声好气的劝着,太丢人了,你说还有这么些同事病人病人家属呢,看着成什么了?压低声音。

    “妈,我们回去吧,别闹了,太丢人了。”

    卫城他妈可不怕丢人,那不要脸的都不怕丢人了,自己怕什么?她说这个社会怎么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还想勾搭别人老公是不是?这放在过去,那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

    “丢什么人?”眉头一立,她一个一脚马上就要进棺材的老太太怕什么丢人?

    “你都多大年纪了?你还勾搭我儿子?你看看你那张驴脸,你还骚扰他们,你想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们医院领导,怎么你们医院就培养这种人?能不能出来管管?”

    卫城他妈是谁拉谁劝都不行,今天就非得要个说道,林芬那头发被她给抓的,不仅抓她还骂一边骂一边伸着手指着林芬的脸骂各种难听的话,你既然有本事敢做,你就别怕别人骂。

    主任这得到消息立马就赶来了,主任都快要恨死林芬跟陶林玉两人了,你说就没完没了了,就一定要在医院闹。

    林芬确实有两把刷子,闹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在医院待下去,主任劝的话意思里已经有想让林芬走路的态度了,毕竟这是医院,不是菜市场,你们这样天天的闹,陶林玉也没有对的,但是她到底是受害人,林芬就是抱着一副我根本就听不懂的姿态。

    王冉在单位接到婆婆的电话的,简宁母亲就在电话里把王冉给批评的一文不值。

    “你公公住院了,他跟他爸闹成这样你就一点责任都没有?”

    父子两个人都不低头,害得她夹在中间难为,她自然要找个替代品来发泄自己心里的这口气,王冉就成了她的目标。

    作为一个儿媳妇而言,你公公对你的印象很好,那时候出口反对你们就是人之常情,不要说简宁的家庭是这样的,你随便出去问问,会有几个父母愿意叫自己好好的孩子去照顾一个残废的?既然结婚了,你心里就不能怨恨大人,你要想着办法去化解,你公公不肯原谅你老公你就过来求,每天过来,总会求到他肯原谅你的。

    王冉听的莫名其妙的,心理而言,王冉不喜欢简宁那个家,当时警察是怎么把简宁给带走的?她当人家老婆的,没有权力关心公公的心情,她只要关心自己丈夫就可以了,事实上证明,她记仇。

    “我不去。”

    简宁母亲一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自己都纡尊降贵的来劝她了,结果她说什么?

    火气就飚起来了,小家子气就是小家子气,什么叫以和为贵都不懂。

    世界就针别那么大,想事情就那么狭隘,一个好女人是能为了丈夫什么委屈都受得的。

    在电话里教育王冉应该怎么怎么做,怎样做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王冉觉得听的头疼,不就是认为家里有两个钱,就能操控别人的生活吗?她跟简宁是没有多少钱,可是现在过的很好,最困难的时候也过去了,她无须像任何人低头,当他想去跟他父亲谈的时候,自己作为妻子的,就一定会支持他,不过前提是简宁自己愿意,自己不会逼迫他的。

    “我们过的很好。”

    简宁母亲挂断了电话,她就是这样的脾气,只要别人稍微逆着她一点,立马就挂你电话,觉得王冉不上台面。

    “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丫头?什么都没有,傲气比谁都多。”

    什么东西啊。

    王冉下班也没跟简宁说,晚上下班买菜回家做饭,他比自己先回家的,简宁不负责做饭,他们两个人的分工很是明确,她负责做饭,简宁负责卫生。

    “今天周五。”王冉一边摘菜一边说了一句,眼神瞟了简宁一眼。

    是的,今天星期五,明天他休息,她也休息。

    简宁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听明白了还是没听明白,吃过饭看了一会儿书,不到八点两个人就准备睡了,简宁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踩着拖鞋,王冉人已经在床上了,冬天嘛尽管室内有暖气,气温还是相对有些低的,王冉穿的那一身睡衣又实在挡不住什么,盖着被子,等他推门进来,自己用腿踢踢被子,露出自己的大腿。

    好吧,这是她看杂志上看来的,说是这种时候女人的腿就很性感,王冉觉得很有道理。

    简宁的眉头跳了一下,又来了。

    用手撑着头,自己坐下身拉过来被子盖住她的大腿,自己还上手拍拍被子:“嗯,盖着,省得着凉了。”

    王冉一头的黑线,觉得这个人有点二次元,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擦干头发自己靠着床头,还看着手上的东西,注意力就一直没放到自己老婆的身上,王冉躺在一边躺了能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内所有的理智就全部都飞了,她现在就特别想很泼妇的掐着腰跟他喊,他想干什么啊?

    她这边已经发出信号了,他眼睛今天被屏蔽了是吧?

    伸出手摸摸自己丈夫的腰身,简宁按住她的手,自己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手,他还没看完呢,简宁有个毛病,他看见喜欢看的东西就一定要看完,上班的时候没有办法,不能占用上班时间,但是现在是下班了,在家里。

    王冉的脸上已经是乌云朵朵,眼看着就要闪电了。

    自己坐起身抢过他手里的书,简宁一脸的小委屈,就差两页了,就两页了,给他十分钟保证能看完,伸着手试着跟王冉打商量。

    “还有两页,就最后两页了……”

    王冉的脸色真是越来越怪了,变得绿了绿,她把书摔到地上去,自己觉得不解气又从床上翻身下去,光着脚踩在书上,简宁知道自己捅马蜂窝了,对于炸毛的女人,你最好就尽量别惹,好在认罪态度良好。

    “我错了,我认错。”

    伸出手去摸王冉的腰,她的那点怜香惜玉的心情就全部都飞飞了,一点理智就都没了,自己跟女战士似的两脚回到床上坐在他的腹部。

    简宁的抵抗显得有些无力,有些慌乱。

    “老婆,这不适合你……”

    王冉很不爽,难道现在就她一个人着急?她到底是什么毛病啊?她都要疯了。

    ……

    “这次能成吗?”王冉的声音从一边飘过来,简宁搂着她,亲亲她的额头:“会成的,一定会成的。”

    王冉是带着无限的希望就在期盼这个月,结果例假准时到来,看见内裤上的那一抹血红的时候,王冉觉得自己眼前都被染红了,特别泄气,就特别想骂人,她到底是怎么了?人家怀孕都那么容易,怎么就她那么难?

    自己又去一所很出名的中医院去看,医生给开了很多药,叫王冉准时吃。

    也是说她没什么问题,调养调养就会好的,王冉拎着药跟母亲回家了,今天是王妈妈陪着女儿来医院的,这家医院也是别人介绍的,说是别人的女儿当时就是怀不上,说的挺神奇的。

    王冉也不信这些的,但是人到了某种时候,你就没办法了,你一定要为成功做些什么的,好像这样才能叫自己放下心来。

    王妈妈不用医院代煎,说自己拿回来煎这样才有诚意。

    “你每天回家里来一趟,就别跟简宁说了。”

    你跟他说,他还不叫你喝,王妈妈也是觉得女婿的态度,叫自己非常无奈,简宁总是说身体没问题,该怀孕的时候就怀孕了,可什么时候才是该怀孕?王冉这年纪也拖不起啊,在等几年,怀孕就更加有风险了。

    简宁不着急,她着急。

    “别上火啊,药也得好好喝,你着急上火的也喝不出来好效果,女人喝点中药也没什么的,对身体好,医生也都说你身体挺好的。”王妈妈这是安慰王冉呢。

    王冉就开始了长征的旅程,每天晚上下班之后就先回娘家一趟,喝完药在回家去,王爸爸要是休息呢,就送她,不休息她就自己回去。

    王冉进家门,王妈妈看着女儿拿着碗一口就给干了,自己拿着一小块姜糖送到女儿的嘴巴。

    “啊……”

    王冉吃了一口,王妈妈一看那碗底就高兴。

    当妈妈的似乎就觉得孩子听自己的话的时候是最值得高兴的,觉得女儿很给力,这么努力,早晚会有结果的。

    “苦不苦?”

    王冉的脸都要皱成一团了,怎么会不苦啊?简直都要苦死了。

    “那妈我回去了,还得给他做饭呢。”

    王妈妈唠叨了一句:“那简宁自己就不能做个饭了?他以前自己生活的时候都怎么过的。”

    王冉嘿嘿笑着,他就是不喜欢做饭,更加喜欢做家务,拿着包就走了,王超这是跟王冉走了一个对头碰,他是才下班。

    “回来喝药啊?”王超看着王冉问了一句。

    王冉穿上鞋看着哥哥点点头。

    “别觉得苦,这点苦算是什么啊,你都这么年纪了,自己心里得有点打算,没人想坑你……”

    王超这上辈子也不是知道是做什么的,见到王冉就想说教,在这个家里他真是比王爸爸更像是王冉的父亲,就总想教育两句。

    “你让她赶紧走吧,还得回家给简宁做饭呢。”王妈妈摆摆手。

    王超皱眉。

    “从家里的带点吧,回到家先做得几点能吃上?吃完药心情得高,别叫自己太劳累了。”

    难得当哥哥的关心妹妹,也是觉得王冉很辛苦了。

    王妈妈笑笑摇摇头就进了厨房了,她都说过了,那王冉不干啊,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王超就问徐秋华。

    “她吃就一点效果都没有?”

    徐秋华拿着筷子夹菜吞下去,自己慢慢的说着:“这才吃了几天啊,能有什么效果,吃完这疗程的。”

    王超点点头,吃完饭筷子一甩他就没事儿了,王超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代表者,家务不能做,碗不能刷,儿子的教育不归自己管,反正他就负责挣钱,把工资拿到手他就算是尽到任务了,别的你就不能要求他多。

    王爸爸进了房间里,拿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茶叶。

    这人很奇怪,你说买给他的好茶不知道是舍不得喝还是觉得茶叶都是一个味儿的,五块钱一包的,自己倒是每天都泡,不停的喝,也不知道都喝出来什么味道了。

    “王冉没说苦啊?”

    “怎么没说啊。”王妈妈笑呵呵的叠着手里的床单往柜子里放:“哪里有中药是不苦的,能怀孕就行啊。”

    再苦都值得了。

    简宁哪里知道她们背后搞这些动作,王冉吃中药后背就有点开始冒痘,喝完觉得有些干燥,晚上总是渴,大半夜的起来出去喝水,放在床头边杯子里的水都喝没了。

    走进厨房里自己倒了一杯水,每天晚上都醒,弄的自己有些疲倦,她以前做姑娘的时候起夜很少,自己喝了一杯水又倒了一杯端进去放在床边留着一会儿要是在渴呢。

    “你最近怎么总起来喝水?”简宁到底还是动了动问了一句。

    “嗯。”

    王冉回到床上接着就又睡了,早上简宁起来就问她,王冉说没事儿,空气有些燥,冬天不都是这样的嘛。

    “身体不舒服?”

    “不是。”

    吃完饭简宁送她去单位,今天简宁难得晚上过来接王冉,结果她说要先回娘家一趟。

    “妈身体不舒服吗?”

    “没,回去有点事情。”

    简宁她送回家里,王妈妈自然不会对简宁说,可是家里有中药的味儿啊,简宁进了厨房打开冰箱,自己就看见那两包中药了,打开瞧了瞧,没什么问题,可犯不上啊。

    你一个好好的人,吃这些干什么?

    他又不能跟王冉说,王冉的压力简宁一直就没闹明白,他从来没在这方面给过她压力,自己提都没提过,她干嘛着急?

    晚上晚饭她就没吃,简宁吃了两口,就撂筷子了。

    “冉啊,你出来……”

    王冉人在屋子里休息呢,自己没什么胃口,都是中药闹腾的,最近越吃越少,听见简宁喊她,踩着拖鞋就出来了,身上就穿了一件很薄的羊绒衫。

    “那中药非得吃吗?”

    王冉叹口气:“我三十一了。”

    简宁挑眉,三十一了怎么了?

    王冉觉得这个世界有时候男女是不公平的,是啊,三十一怎么了?对于男人来说,三十一是他们才开始成熟的标志,但是对于女性而言,一过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那么多人都说过的,越是年纪大要孩子,对孩子就越是不好,首先母亲没有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有精力,其次身体的机能也不能保持。

    她喜欢孩子,也想生孩子,她并不是一个会喜欢丁克的人,她也没有思想就成熟到了那个境界,现实里简宁也喜欢孩子,不过他可能是怕刺激自己,所以一般会很小心的避免跟别的孩子有接触。

    但是王冉看见过。

    简宁身上总是揣着糖,有时候撞见不听话的小朋友,自己也会停下脚,也许是病人的孩子,也许是探病家属带来的孩子,他也会逗。

    王冉半个月前吧,家里门钥匙拉办公室了,去医院找简宁拿钥匙,就看着简宁蹲在地上逗着一个小朋友,那种喜欢不是骗人的,她看了心里觉得很难过。

    如果一个月两个月别人告诉她不着急,她做到了,但是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可肚子为什么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简宁试着解释,怎么说呢,他只是觉得小孩子很可*,这就跟你看见了可*的玩偶,可*的动物第一反应是一样的,你会不由自主的笑出来会去想逗弄逗弄她,因为她可*嘛,但是这跟他们的生活就没有关系。

    “那药有问题吗?”王冉看了丈夫一眼。

    “没问题,但是……”

    讨论的结果就是她继续吃,没问题那也吃不坏,简宁觉得他所有的专业在王冉面前就起不了作用,她总是能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把自己给打败掉。

    徐秋华去烧香就帮王冉求了,徐秋华主要是为了王焱去的,这也算是一种寄托,买了一根香很大的花了五百八十块,这个钱她舍得花,特别心诚的跪在地上,希望王焱就能上课集中精神,这孩子不笨,但是玩心太重总是分心,顺便也帮王冉就求了。

    回到家就跟王妈妈说,叫婆婆应该替王冉去求求。

    “妈,我听着可灵了,人家有的人求孩子能考上大学,那孩子就上清华了……”

    王妈妈一听,那除非是孩子有那个本事,不然就光靠求啊?王妈妈有点不信这个,自己也不愿意去,徐秋华就巴拉巴拉说有多灵,谁儿媳妇得了绝症,那一路跪上去的,最后就奇迹似的好了,说的就跟自己亲眼看见了一眼。

    “你看见了?”王妈妈问徐秋华。

    徐秋华觉得跟婆婆说话有点累,自己还能害她吗?这就都是为了她好。

    跟王冉说是肯定不会说的,王冉也不信这些,王冉这药喝的,怀孕方面是没看出来结果,她后背不停的起痘,外加肝火旺盛,性欲方面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这药弄的,反正觉得有点不对。

    简宁笑着,自己撑着头,王冉拉着被子自己在一边赌气呢。

    大清早的,他今天白班,现在不到五点,简宁是睡的迷糊糊的,就感觉有人在摸自己,你说家里除了他跟王冉还能有谁?男人的性欲早上本来就比较旺,马上就见抬头了,那只手就越来越往下,他是实在有点太困了,就没睁开眼睛,等睁开的时候他老婆在他身上呢,好吧,已经完成了,等结束了,自己想想就笑了。

    夫妻嘛,本来也没什么的,王冉觉得就有点丢人,她这是欲火上身啊?

    怎么搞的?没有办法活了。

    “这样挺好,挺好的……”简宁就一直笑,王冉伸出手照着他的大腿就掐过去了,简宁叫了一声,自己掀开被子看大腿:“都掐红了。”

    “谁让你说我了?”

    “你看你看,我说什么了,我就说挺好的,真挺好的。”

    挺有意思的感觉,他平时就是怕早上那个之后,一整天没什么精力,现在看,偶尔还是可以的。

    吃过早饭换了衣服,简宁顺路送她到车站,就不送她去上班了,时间有点赶,车停在路边,王冉拿着包从车上下来带上车门,对着里面的人摆摆手。

    公车来了,自己上了车,越想早上越是无语,这像是自己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王冉现在算是对自己的认识上升到了另外的一种层次感。

    晚上小朱给王冉打电话,王冉就说这事儿。

    “不是吧。”小朱有点不信,这就不像是王冉的风格啊,这中药是不是就有问题啊?

    “别提了,太丢人了,他还睡觉呢,我就是觉得感觉来了,直接就……”自己捂着脸,完了她的清誉就全部都被摧毁掉了,小朱呵呵笑着,说没关系的,拉着王冉的手。

    “我经常干这事儿啊,女的年纪稍微大了,需求是挺大的,你没听说过过四十就如狼似虎……”

    王冉差点没喷小朱一脸,如狼似虎,这形容词用的,太可怕了。

    *

    姜饶跟齐娜又干起来了,原因就是齐娜现在不是怀孕嘛,按照齐娜的认为了解,就不能有夫妻生活了,不然她怀孕干什么?可姜饶不干啊,你怀孕了,你就不管我了?那我怎么办?你怀孕这么久,我就得憋着?

    他问过医生了,医生也说没问题的,只要过了前三个月。

    姜饶就不知道齐娜是冷感还是自己技术不行,他又没有跟别的女的试过,自己技术不行好像也说得过去,也研究过一些片子,可实在没学到什么,那里面的男人都挺威猛的,除此之外好像就看不到什么,唯一能学到的恐怕就是姿势了,但是齐娜不干。

    以前姜饶就看见过女的坐在男的身上蹲在床上的嘛,可是你跟齐娜说,这齐娜就总用小白眼仁瞪姜饶,姜饶叫她试,每次都不成功,然后齐娜就唧唧歪歪的。

    姜饶是听说,男人的那个在女人的身体里是可以看出来的,他就特别想试试,结果他老婆不给他试啊。

    这怀孕了,就采取最保守的姿势被,他的要求过分嘛?

    齐娜想都没想,一口就给拒绝掉了。

    “我现在肚子有点不舒服。”

    姜饶问她肚子哪里不舒服,真要是不舒服你得去医院啊,她说不出来,然后还不配合,姜饶就是再傻也能感觉出来,她就是不给她,这什么女人啊?简直就太残酷了。

    “我有权利要求你……”

    齐娜气急败坏的,这个不要脸的,她给谁怀孩子呢?还提这个要求,能不能行了?

    齐娜脾气不好,姜饶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姜饶自认自己就算是讲理的了,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一个星期之前他就问过齐娜,她不干啊,说肚子有点不舒服,推到这个星期了,这个星期又是这话,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去医院,不能总用这个理由来搪塞我。

    “就你这样的,谁娶了你谁倒霉……”姜饶一时火大,就口出恶言了。

    齐娜也没好到哪里去。

    “你还倒霉?我才倒霉呢,嫁给你这样的……”齐娜就说不出来那句话,反正脑子里就都是*废料,你老婆怀孕,你还要压她,你还有人性了吗?

    两个人呛呛,姜饶气的是脸红脖子粗的。

    “我跟我老婆过夫妻生活,我脑子里就*废料多了?我提这个要求就过分吗?要不然我们俩问问你爸妈去……”

    “你还能行不了?用这事儿去问我爸妈,你疯了吧……”

    齐娜觉得姜饶真就疯了,不欢而散,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姜饶跟夏侯兰也不说什么,就是生气,脸上写着,我跟她吵架,你别来问我。

    齐娜回到娘家就好个哭,给她妈气的,就差点冲出去找姜饶评理去了,结果听了女儿说完整件事情,她就恨不得拍死眼前的孩子。

    你忍忍不就过去了?

    那她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姜饶年轻还能年轻几年?

    他老了他就不行了。

    齐娜眼睛哭的跟兔子似的,反驳自己妈的话:“还在几年,在几年我就死他手里了,我不舒服,我好不容易怀孕我躲过去了,结果怀孕他都不放过我,妈,你是不知道他简直……”齐娜也没有经历过别的男人啊,就说姜饶这方面肯定不正常,别的男人绝对不是这样的,时时刻刻就想着发情。

    齐娜她妈就说,齐娜她爸不是这样的,一星期有两次就差不多了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那比姜饶大也没有大多少啊。

    “他是不是吃什么药了?”

    接触到什么不好的人了?

    齐娜捂着头就说不知道,她都要疯了,可这么下去,这日子怎么过?

    “你听妈跟你说……”当妈的去拉女儿的手,齐娜就死活不听,她妈生气了,拍了她一下,她这才老实:“你回去跟姜饶好好说,就说你不好受……”

    齐娜撅嘴:“我不说,说出来好像我就跟别人不一样了……”

    坚决不能说,她又不是怪物。

    “这破孩子,我告诉你的就是好话,你听妈的……”

    齐娜晚上八点多,她妈开车给送回去的,姜饶早就回来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齐娜开门看了她一眼,自己别过头,齐娜又来火气了,别以为谁稀得回来。

    姜饶就觉得齐娜挺不讲理的,可能是因为家庭好的原因。

    生气是生气,那老婆挺着大肚子呢,把从家里拿回来的菜热了一下,夏侯兰对这个儿媳妇不错的,就说姜饶不管吵架原因是什么,你不能对着你老婆给脸子,她现在怀孕,别说她没错,就是她错了,你就多包容一点,女人怀孕就那么容易吗?

    热好了饭菜端到桌子上,自己想喊她吧,又觉得跌份儿了,凭什么自己要先开口啊?

    “你吃饭没?”

    姜饶一开口,齐娜心里的这点火就降下去了,她妈叫她说啊,那就说被。

    你以为姜饶会因为这个就不碰她了,那就想错了,姜饶嘴巴上说的可好听了,这给齐娜哄的就跟吃了迷幻药似的,姜饶说就试试,她说不舒服,就马上停下来,齐娜也是觉得这样下午不是事儿,结婚结都结了。

    姜饶心里举了一个剪刀手,终于骗到嘴里了,他不至于用太大的力气,可再多的他也顾忌不上了。

    齐娜的身体就是这种情况,完全不接受,闭着眼睛一脸的扭曲,自己就想着,不就是一会儿嘛,行,她忍了,结果这人还没完了。

    姜饶是太久没有过这种运动了,自己一个高兴没控制住,那身体就是不肯听他的话,就是没完没了,墨迹起来就没完了,齐娜那边咬着牙就在死撑,最后又掉脸子了。

    刚才谁跟她说的,她觉得不舒服就停下来?

    她现在脸都要瓢了,怎么就没见他停下来呢?

    自己伸手推姜饶,姜饶就亲亲齐娜,结果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喜欢她,喜欢她的身体,齐娜现在怀孕,吃的比较好餐数也有点多,胸部比结婚的时候大了不少,每次姜饶摸着,心里就邪恶的想着,等孩子出来了,估计就没了,趁着现在得多摸摸。

    “不疼,你疼你就告诉我……”

    又是废话,齐娜就特别想挥拳头把姜饶的眼睛打青,我现在跟你说什么呢?我现在就觉得不舒服了,我难受。

    姜饶就想着,怎么能叫老婆觉得好受,这不就是熟练的事儿,不行就总锻炼,总会好的不是,可齐娜经不起他的锻炼啊。

    等结束的时候齐娜的脸已经成茄子色了,好不容易两个人和好了,她又开始憋气了。

    “你别碰我,你一边去……”齐娜推了姜饶一把。

    看见他的脸就觉得恶心,对自己笑什么笑?觉得终于到手了是不是?都要到了,还哄自己干嘛?姜饶是高兴了,所以连带着就变得大度了,老婆不是说了,她有点冷感,没关系的,自己会把她弄好的,就搂着齐娜的腰不肯松开,嬉皮笑脸的往她脸上贴。

    “好老婆,不生气了啊,我老婆真好看……”

    这男人一旦不要脸起来,你就一点招就都没有,弄的你前一秒恨不得就戳死他,后一秒又气得发笑。

    姜饶自己是美了,给老婆收拾,换了衣服然后搂在怀里,扯着被子盖到两人身上,就没几个女人讨厌自己老公对自己献殷勤的,齐娜临睡之前想着,其实这样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