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79 难得狂野一把

179 难得狂野一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觉得我这车好像是买错了,所有人都在看热闹。”王冉小小的笑了那么一下,真是的,这都能成为话题。

    回到家里夫妻俩吃完饭,简宁就跟王冉说医院里有人说她是富二代,王冉第一次听说自己这样的也算是富二代,她是富二代?

    你要说家里条件好吧,那确实比一些人家稍微有点钱,不过也没那么夸张啊。

    搂着简宁的脖子,他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呢,手里拿着遥控器,王冉从后面搂着:“你以后可得抱住了,不然我跑了,你就惨了。”

    自己从他身上起来就进了浴室,如果两个人都在家里洗澡的话,一定就是她先洗,因为简宁很龟毛,会觉得她把浴室收拾的不够干净,里面还有头发,这人都认真到了什么程度,大开着灯然后一根一根的去找,他有强迫症。

    王冉从里面出来,自己换了拖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径直吹头发去了,简宁洗澡的时候就觉得腹部有点痒痒,自己稍微往下看了一眼,好像是起了一个疙瘩,关掉水取过来一边的毛巾,自己收拾完卫生间还念念的说着。

    “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个包。”

    王冉已经吹好头发了,拿过来放在一边,看着他一直说,自己伸手去拉扯他的睡裤。

    “你往下退一点,我看看。”

    本来是没什么的,他就说身上好像被咬了一个包,家里会有什么东西咬人呢?简宁把睡裤往下退退,稍微有些太往下了,王冉就蹲在地上蹲在他的身前头顶着他的腹部自己就看,红了,但是到底是被什么咬的看不出来。

    这就形成了一种迷乱人视线的景象,如果从外面看的话,这个男人的裤子要掉不掉的,那个女的蹲在男人的身前,这也太过于凶猛了。

    王冉伸手摸了一下,抬头问他:“痒吗?”

    “没事儿了。”

    简宁也没觉得有多痒痒,谁知道怎么弄的,可能是皮肤敏感也不一定,王冉准备要起身,自己突然在他下腹部的杂草上亲了一下,自己拍拍,张扬笑着,就像是一团火焰。

    站着的那个也不是木头被自己老婆这样调戏,他如果真不做点什么的话,他未免也太不男人了。

    简宁搂着王冉的腰身,两个人冲着一个方向,王冉睡的有些沉,早上还是被简宁给叫起来的。

    “你今天不是说要六点走吗?”

    王冉抓过来闹钟一看,自己尖叫着光着脚就往卫生间冲,完了都六点十分了,怎么会睡的这么沉呢?自己赶紧洗了一把脸抓过来衣服就开始穿,手忙脚乱的,睡的太沉了。

    “早饭我不做了,你随便出去吃点,我走了。”

    拿过来包,人有些慌慌张张的,手里拿着车钥匙,简宁的唇边扯着细细淡淡的笑容。

    “慢点,来得及。”

    王冉都已经出卧室的房门了,突然又绕了回来,猛地冲上床双脚踩在床垫上抱着自己老公在他嘴唇上轻轻一点。

    “我上班了。”又慌忙的下去然后穿了鞋就往外面跑。

    结婚到现在昨天是她第一次给简宁口,说起来挺奇怪的,他从来没有要求过她这么做,起因也并不是任何人想,就是他叫她看看怎么会红了起了一个包,王冉觉得吧,是夫妻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就得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挺有意思的,偶尔还可以。

    不难接受吧。

    自己到单位还是稍微有些迟到了,都在等她,挺不好意思的,到是没人说什么,就差这么几分钟等也等得了。

    王妈妈在家给王奶奶弄毛裤呢,老人年纪大了,上了岁数到冬天稍微冻一点,关节就不好,家里安安静静的,徐秋华出去买菜去了。

    徐秋华在市场就听着有人说这边要拆迁,眼睛立马就瞪大了,都没心思买菜了,开玩笑,你知道现在动迁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意味着要发财了,他们家占地面积特别的大,房子大后面的地也挺大的外加养鹿的那个地方,这要是真动迁,两百万那就是小意思,一直都在等,但是没有动静。

    村里就属王妈妈家地方最大,那些年也不像是现在弄块地就这么难,王妈妈跟王爸爸家的鹿圈就是自己开发出来的,原来是个山坡是两个人一点一点给推出来的,后来给了村里一点钱就成他们家的了,那年代土地不值钱,谁能想到现在这房价就这么变态呢。

    “秋华啊,你家这回可发了……”

    全村谁不知道老王家的地方是最大的,真要动迁,这位置还比较好,不要太夸张啊。

    徐秋华一算,自己家得几套房子那就都是小意思,给的钱是多少,她就关心这个。

    “定了?真的要动迁?”

    赶紧往家里跑,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进门就开始嚷嚷。

    “妈,妈……”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儿媳妇,这后面有狼追你啊?妈妈妈的,喊个不停,干什么呀?

    徐秋华跟王妈妈说这边要动迁了,可是婆婆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她不高兴?

    “妈,你不愿意动迁啊?”

    这里在怎么好那也算是农村,真要是动迁给房子给钱离开这里,多好,徐秋华是在这里生活的够够的。

    王妈妈心里笑笑,说是动迁,现在只是有信儿,几年都是它,你以为动迁就那么容易的?听见风声你看看给你美的,你慢慢熬吧。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真的要动迁就意味着她跟王爸爸等于失业了,在重新找地方在盖你知道有多麻烦?现在城市里就没有这样的地方了,在买就得去郊外,就是郊外现在都不停的在盖房子,他们不养鹿能干什么?

    那人就是贱皮子,不干活就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

    徐秋华反正是高兴,高兴的一夜都没怎么睡,全村里都在议论这事儿,到底是高兴的,算计谁家能得多少套房子得多少拆迁款,自己一合计就睡不着,王超也是一样,怎么算都能有两三百万这都是少说的,他家房子大啊。

    特别下面鹿圈,后面一整排的仓库,里面放机器的放食料的,以前觉得自己爸每天就知道弄这些,现在才体会,这是弄钱呢,不盖就没有钱了,还是他爸有先见之明。

    哪里就是王爸爸有先见之明了,那是没办法的,要不然饲料都放哪里?家里建下面一排小房的时候王超可是摔袖子什么都没干过的,他觉得王爸爸跟王妈妈就是闲的没事儿干。

    “你说我们家能得到多少啊?”

    得到多少王超不敢肯定,不过有一点是一定的,那就是下辈子这回就真不用愁了,你说人一生的际遇,谁就能想到住在这地方竟然还能发了。

    徐秋华想着得多少钱都是儿女平分,这也没什么,就是给两百万一家一百万也够花了,这钱怎么花呢?

    *

    王冉打电话说自己晚上可能会回来的晚点,简宁到点就下班了,人才进门她电话就打过来了。

    “吃饭了没有?”

    “嗯。”

    王冉就觉得这人话也是太少,就从来没在电话里说过一句想她了,结婚之后就更加没有什么小动作了,肉麻短信你就一条也找不到,虽然她不在乎这个,但是他们也算是新婚吧,不带这样的。

    看了一眼旁边,也没有人,自己用眼睛撩撩四周,压低声音。

    “你都不想我的啊?”今天就特别想调戏自己老公,每次一看他不自在自己就特别神情舒爽,咬着嘴唇自己一句跟着一句的,简宁有点抓不到头脑,她说话不是这个样儿的,这是怎么了?

    受委屈了?

    “在单位跟同事不愉快了?”

    木头,木头桩子。

    就没见过这么木的,我问你有没有想我,你说想我了,你能死吗?就一句话。

    “简宁同志你不要左顾而言他,我现在问你有没有想我,你不想我回家吗?”

    简宁挑眉,她不是有工作嘛,自己就说让她回来,她现在能回来吗?自己抿抿嘴角,他是觉得结婚了就不需要把那些情啊爱的都挂在嘴上,心里有她就行了被,总是放在嘴上多肤浅,得心里有才算是有。

    就是不正面去回答她的问题,王冉转开自己的视线,有人对她招手,这是准备回去了,点点头:“马上来。”又转回到手机上:“你可真行,不想我我就不回去了,人家老婆稍微离开一下就想的不得了,我家的老公呢,是圣人都不带想老婆的。”

    说完他也没有反应,自己挂了电话对着电话瞪了一眼,没情趣。

    上了车带上门,还别说,一车上有三个女同事,就没一个接到家里电话来问的,可能都比较放心,倒是男同事偶尔会有老婆打过来电话问几点会到家。

    “给你家那位打电话呢?”

    王冉也是难得抱怨:“太闷了,我说晚点回去,理由都不问。”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在车上说着,男人应该怎么做怎么做,车上也有男同事啊,人家就不愿意听了,你们女的就要求男的,那男的活的也累呢。

    “咱们怎么也得是等换吧,你们付出什么了?”

    王冉把视线转开自己看着外面,路上很黑,一点光就都没有,车里热闹闹的,开玩笑的开玩笑聊天的聊天,先回的单位又耽误了一会儿到家都快十点了,车子给她送到小区。

    “王工……”

    王冉下车之后车上还有两人,自己划上车门拿着包往小区里走,心里就觉得她都那样说了,弄不好简宁会在楼下等她,不过想的就太过于美好了,自己上楼钥匙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可能在单位抽屉里呢,知道他在家,伸出手敲门。

    简宁是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就直接给开门了。

    王冉进门换了拖鞋,外面到底还是冷啊,这单位送他们的车也不怎么太好,有的坐就不能在要求了,冻得浑身冰凉凉的,把大衣挂起来,房间里有电视的声音,王冉踩着拖鞋就进了卧室,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卧室里也不怎么暖,伸出手去摸暖气。

    “这是没烧?”

    一般都是过十一点左右暖气才开始降温的,要是一直烧人家也赔本啊,早上等差不多的时候在烧烧。

    “嗯。”

    简宁看到关键的地方,也没放心思跟她说话,王冉一看,我都回来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自己走到床边拿着冰凉凉的爪子就伸到他衣服里面去了,正常男人你得给点反应不?

    简宁已经超脱了,自己皱着眉头,好像也是觉得太凉了,可一句话没有啊,自己还看着电视呢,伸出手盖在她手上帮着捂着。

    这是讨好老婆的表现,结果王冉被惹恼了,自己坐在床上就故意挡着他的视线。

    “别闹,看电视呢。”简宁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王冉抓开他身上的被子,自己推高他的衣服照着他的胸口就咬了一口,就固定在一个点上用牙齿来回的磨,简宁想告诉她别闹了,等看完的,回来就赶紧吃饭去啊,结果一抬头撞上她狡黠的视线,自己也没办法,他知道自己是有点木了,不过他本来就不是表现派的类型,宠溺的看着搂着,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眼睛还放在电视上了,在看一档刑事节目,才看到关键,挺离奇的。

    “不吃饭了?”

    王冉双手抱着他的腰,自己钻进被子里就叠在他的身上,双腿勾着他的,外面太冷了,她一路坐车坐了这么久,脚都要冻僵了,他也不说安慰安慰自己,脸就放在他身上蹭啊蹭的。

    简宁听着自己老婆的声音,就跟猫叫似的。

    聪明的男人就是在女人跟你耍贱的时候你千万要撑住了,千万不要说你现在这样子很奇怪,不然等待你的就是冷暴力。

    节目本来就是进入尾声了,简宁看完拿着遥控器递给她,王冉是不怎么看电视呢,一忙哪里还有时间看那些了,自己摇头,简宁就直接给关了,自己把遥控器放在一边,她裤子还没脱呢。

    简宁掀开被子自己下地,王冉抬着腿自己就不打算下去了。

    “明天洗?”

    她点点头,有人侍候多好,就不用自己动手了,裤子绒裤袜子,自己拿着脚丫子就一直往简宁身上蹭,用脚去勾他的腰身,两只脚把他圈在里面,自己就嘿嘿对着他笑。

    有时候这种感觉挺奇妙的,你看见没,这个男人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愿意怎么对他就怎么对他,只要我高兴。

    “别闹,我把衣服放一边。”

    “就不。”歪着头就跟你俩腻。

    好吧,简宁知道了,今天他老婆走的是甜心路线,声音就跟猫爪子似的一下一下闹着你的心尖,叫你觉得浑身都痒痒,一下一下的撩拨,自己回到床上抱着她,王冉往他身上扑。

    “你看看我脚,都冻僵了……”

    都缓和的差不多了,稍微还是有点凉,简宁用手给她握着,这样不就能暖点了,用大掌搓着,王冉嘿嘿抬着脚就往他心口上放。

    “没洗脚,脏不脏啊?”她故意的问着。

    他这人有些洁癖,但没那么严重,有时候王冉就喜欢逗弄他,他也不会生气。

    眉头微微扬着对上她的视线:“我说脏,你就不放了啊?”

    自己抓着她的脚丫子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要么怎么叫夫妻呢,夫妻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做任何亲密的事情,在小小的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做了一切可以不可以的别人都看不见,出了这道门他们就还是自己,简宁依旧是那个稳定稳当的医生,在家里则不然他可以随心所欲的。

    王冉伸手拽着他的衣服往床尾扔,今天就是很有心情嘛,就是很想睡自己老公,奇怪的感觉,自己双手抚摸着他的胸膛,一寸一寸的往下滑,简宁配合她的动作,自己举起手衣服就被脱掉了扔到下面。

    她今天有些狂野,王冉平时是不这样的,全程都是自己在主动,把他压在下面,自己拿着枕巾盖在他脸上,简宁伸手就要抓,不习惯这样。

    “不行,不能动。”

    他看着自己,自己会不好意思的,单手按住他的双手,简宁这点倒是挺配合的,自己双手举过头顶,女的体力也就是那样了,半截就没劲儿了,才把他撩拨起来就给扔一边了,好在双手没有绑住,自己换了个方向,两个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空气里有些淡淡的味道,她就喜欢往他身上蹭,自己的双腿圈着他的腰身,要掉不掉的,从结婚到现在就没这么激烈过,如果用水来比喻的话,这一次好像就是烧开了。

    简宁夫妻俩你打眼一看过去,就会给人一种两个人都话很少的感觉,至少你是看不出来王冉会像是那样狂野的女人。

    早上她睡觉呢,今天能晚点去单位,简宁早班,自己起身的时候她还在睡呢,歪在一边大腿夹着被子,从床上坐起身,看着自己老婆突然唇边就止不住的笑意,他能说他喜欢这样的老婆吗?

    说了不会挨打吧。

    换了衣服也没有吃早餐开车就去医院了,一脸的神清气爽。

    王冉睡到十点,单位来电话,问她有没有醒,要准备接她过去。

    “嗯,现在就在楼下吗?”

    王冉撑着头起床自己问了一句,要是人在楼下她现在马上就得走,司机说得半个小时才会到,王冉松了一口气,赶紧的起床梳洗,屋子里自己是收拾不上了,这一段她比较忙,总是回家很晚,好在简宁这工作吧也能理解她,又要不上孩子,还不如叫她专心去工作呢,这样也能分散点心思。

    工作忙工作累就意味着在金钱上又能上一个高度,王冉的工资是越来越高,家里的生活是越来越好,很简单的问题,两个人都能赚钱,自己觉得生活的很好,很幸福,你看老婆爱老公,老公喜欢老婆的,这不就是幸福吗?

    可放在别人的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乔芸眼看着就要生了,外婆给乔芸的孩子准备小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自己给做出来的,那没有亲爸妈在,她这个做外婆的再不管那就不就真的没人管了。

    咬断线头看着乔芸。

    “还是我们家芸芸有福气,虽然工作不如他们,可咱们这说要孩子就有,你看王冉……”

    乔芸也是有点好奇,王冉姐这年纪可真不小了,怎么就不要孩子呢?打算丁克?还是为了工作不要孩子的?乔芸觉得趁着年轻赶紧生,等年纪大了,条件再好也没用。

    外婆跟邻居聊天,那前楼的邻居家的姑爷就跟王冉一个单位的,说起来王冉人家也就是顺便夸了一句。

    “这有本钱的就都找有本事的了,你说王冉自己赚的多找的老公又是个医生,这两个人对着赚钱,王冉外婆你知道她买车了吧?两个人一个月能赚三万块钱不?”

    外婆老脸有些紧绷,她就讨厌别人当着自己的面来夸王冉,赚一百万你也生不出来孩子,有什么用,你们两个感情再好,你在等十年的。

    “女人啊,挣多少钱不是主要的,还是得生孩子,没孩子像是怎么回事儿。”

    邻居有些好奇,是啊,没听说王冉怀孕,这丫头是为了工作不要孩子的?

    这也太拼了。

    女的差不多就得了,钱留给男人赚就好了,再说她丈夫也那么能赚钱的,赚多少是多啊?

    “不好说,结婚了跟我们家就疏远了。”

    外婆回到楼上,外公最近能自己走了,不依靠任何工具,就是走路很慢,还是在辍步,跟正常人走路就完全不同,手还有点伸不值。

    王妈妈过来看自己爸爸,买了一些吃的,放在厨房里,就看着水槽子里都是没洗的碗筷,自己叹口气,挽着袖子就给洗了。

    过去外公身体好的时候家里的一切家务都是外公做的,外婆很少伸手,外婆也不会收拾家里,家里看着就有点脏乱,王妈妈这是刷完了碗就开始给收拾屋子。

    乔芸睡觉才醒,她这孩子肯定养的好,你说什么好吃什么,整天不是吃就是睡的,孩子能不好嘛,王妈妈也是跟乔芸说,虽然怀孕了,还是活动活动对身体好不是,要不然到时候生也费劲儿。

    “乔芸啊,家里这吃完饭的碗顺手不就刷了,扔哪里你说叫别人看见多不好看。”

    谁要是来家里串个门的,你说这家里都成什么样了?

    外婆是不管那些的,只要自己把自己那一身弄干净了她就可以当所有的都看不见,家里谁能收拾?你指望乔芸还是吴国太?吴国太就是个甩袖子的选手,活你就别指望他一点,外公倒是可以指望,但是他现在这情况,自己走路都走不稳呢,还干活,那不得摔在地上一个大马趴啊。

    “老头子我也是担心芸芸,你说我们俩要是死了,谁还能挂着这孩子?那吴国太根本就靠不住……”外婆心里还是想为乔芸谋划谋划,现在的势头就是谁都不打算管乔芸了,儿子女儿都算上,外婆心里很是不满。

    就这么一个外甥女,你说爸妈都去世的早,你就是看在她妈的面子上你们也不能甩手不管啊?

    这吴国太这么靠不住,将来她跟外公一走,要是乔芸被欺负了,怎么办?

    外婆心里有点后悔,当时就不应该跟小真那么闹,现在说话自己都好像气短似的,自己不行就只能让外公下功夫了。

    外公挨家给打的电话,那意思就要一起吃个饭,谁不来都不行,他一个大老头子的亲自打的电话,说话还说不清楚,啰啰的在电话里说了半天,王妈妈也就答应了,吃顿饭也死不了人。

    姜饶说齐娜肚子疼去不了。

    “我什么时候肚子疼了?”

    齐娜这小脸色吃的,自己妈跟婆婆对着给做,一天都不用他们俩动手,今天去妈家吃明天就去婆婆家吃,齐娜也是会吃,现在肚子也没有鼓起来呢,就小脸上有点肉,气色特别好。

    齐娜就讨厌姜饶动不动的就把自己给抬出来,别老拿她说事儿成不成?

    她还挺喜欢大家凑到一起的热闹啊,这样现在都不像是亲戚了,她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就喜欢凑热闹。

    夏侯兰肯定儿媳妇的话了,在电话就说,那外公都发话了,就过去吃顿饭,你不愿意待,吃完你就走。

    “又是为了乔芸。”姜饶就觉得挺没劲儿的,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你找这个罩着找那个罩着,人家愿意管你行,不愿意管,你就是说再多有什么用?

    再说日子也是自己过出来的,不怪姜饶瞧不起乔芸,那日子过成那样就是自己自找的,从结婚就住在外婆家,外婆死了呢?

    齐娜就发觉自己丈夫对乔芸有敌意,自己问也问不出来什么,夏侯兰跟儿子好说好商量的说着,一定得来,姜饶勉强还是答应了。

    外婆特意挑的周末,就是为了迎合王冉跟简宁的时间,本来定的是周六,可周六简宁值班,王妈妈也是觉得正好错过去就得了,你说老往一起凑,她来就她来没有必要让王冉也来,可外婆说了,简宁上班那就错一天,等简宁休息的。

    早上王冉跟简宁随便吃了一口就去超市了,去外婆家怎么也不能空手啊,两个人在超市里转了半天也不知道给买什么合适,随便买了一些,王冉把东西放在车上,自己带上车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别人都到的早,夏侯兰自己是不喜欢王冉,可现实就是这样的,多一个有本事的亲戚还是有好处的,谁知道你将来就能托到谁了,再说简宁是医生啊,还是有可利用价值的,来的路上夏侯兰就跟齐娜说了,跟姐夫好好相处,虽然不愿意承认,可王冉这丫头似乎也不是那么隔路的人。

    吴国太也在家里休息呢,乔芸现在胖的,基本也不买什么衣服穿,你看吴国太人立立整整的站在一边,怎么看就不像是一家的,原本看着简宁跟王冉距离大,可现在已经拉近了,王冉现在会收拾自己,或者说是她老公会收拾她,过日子自己也没什么可操心的,要孩子的事儿放下就没有什么不顺的了。

    *

    “王冉这衣服好看。”典韦就看着王冉这衣服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典韦也是女人也好美,自己就试试,问夏侯令怎么样,夏侯令也没什么反应:“在哪里买的?”

    王冉用眼神看看丈夫:“他买的。”

    简宁微微笑笑,大家就聊天嘛,简宁这样的个性你指望他主动去跟谁说话找话题就有点难,对自己老婆都有点发木,更加别说别人了,姜饶在单位话挺多的,虽然过去有点尴尬啊那那时候不懂事嘛,跟简宁话还挺多的,姜饶跟吴国太没有共同话题,而且吴国太单位跟他也不一样,吴国太也跟简宁似的话就特别少,可却没有人主动跟他说什么。

    齐娜就围着王冉转,结婚的时候就跟王冉挺亲的,两个女的好,那姜饶跟简宁肯定也会显得好点的,姜饶也没故意恭维简宁,就是时不时问句话,吴国太表面上还挺淡定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不就是瞧着他们家有钱了?瞧不起自己被。

    吴国太坐在哪里不吭声,别人不注意乔芸能注意到啊,大家都说话,怎么就把她老公给排在外面了?

    乔芸是强忍着眼泪,觉得吴国太现在的境遇就跟自己以前一样,她小时候爸妈不是都没了,谁看见她也没有什么话,不就是合计她无依无靠嘛,瞧不上她,眼圈都红了,自己现在也不能哭,勉强撑着笑。

    “姜饶,那国太也是你妹夫,你不能这样厚此薄彼啊……”

    乔芸是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结果把姜饶给弄的很是尴尬,他进门的时候跟吴国太说过一句话,说你在家呢,吴国太就对着他点点头,什么话都没有,他还说什么啊?

    跟简宁说话,简宁话是少,但是会搭话的,这是分别。

    齐娜哈哈笑着,试着把气氛转回来,王冉一看,这气氛自己是没有什么办法帮忙了,起身进厨房帮着干活去了,厨房里典韦跟王妈妈在忙呢。

    “你进来干什么,赶紧出去出去,弄衣服上都是味道。”

    典韦就推王冉。

    你不能说典韦就势力,那王冉跟简宁有钱是真的,人家第二辆车都买了,典韦就夏侯芳这么一个女儿,谁做父母的不盼着子女好的?那跟王冉走,将来孩子怎么说也不至于吃亏,王冉这就是上面的人,乔芸就是低处的水,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呢,因为有这个想法,所以典韦对待王冉的态度就有些讨好的意思在里面。

    王冉笑笑,说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干。

    “简宁今天休息啊?”

    王冉点头:“嗯。”

    吃饭的时候你就看着,姜饶是嘴巴上总跟齐娜斗来斗去的,心里挂着齐娜,知道齐娜喜欢吃什么,她坐这个位置也够不到,自己就伸筷子给齐娜夹,简宁在公共场合就不是一个会表现的人,自己吃自己的,王冉也不会夹给他,外婆看了王冉一眼,心里就特别满意,你看着夫妻俩显得也没那么亲密吧,在看乔芸跟吴国太心里就平衡了。

    外婆觉得本质上王冉跟乔芸差不多,都是找了一个好看的丈夫,那没办法,人家好你就得对着人家恭维啊,那简宁家里条件比王冉还好呢,你看乔芸怎么对吴国太的?那私下说不定王冉对着简宁就更积极呢。

    “王冉啊,你就这么一个小妹儿,你可不能不管乔芸啊,你看你姨妈去世的早……”外婆说着说着就哭出来了那是她女儿,她不可能不激动的,反倒是王冉反应平平淡淡的。

    第一她不认识这个姨妈,她好小的时候就没了,就是有印象吧也没有太深的印象,接触也不多,其次也没怎么对自己好,能有什么感情?

    可外婆不这样认为,觉得那姨妈多亲啊,比你奶奶家的人都亲呢。

    她就在不停的给王冉灌输这种念头,王冉听过也就是笑笑不说话,各人过各人的日子,你指望别人怎么帮你?

    乔芸眼圈也红了,王妈妈不吭声,典韦心里冷笑着,就是炒冷饭你知道吧?

    这点破事儿拿出来反复的说,好不容易把大家弄到一起,你就说这些没营养的干什么?

    典韦这都是高看她婆婆的智商了,外公一开口就知道有没有。

    自己说话费劲儿还非要说,知道王冉现在过的不错。

    “你就……该该该帮你妹妹……”外公说的这叫一个理所应当,外婆听了这话才觉得心里舒坦,一家人就得照顾一家人,王冉现在跟他们生分这怎么能行呢?

    典韦佩服死自己公公这话了,你就是想叫他们罩着乔芸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你逼迫人家,你有什么权力?

    王冉就当没听见,外公看着王冉老泪纵横的,自己就哭了,说小时候那是对王冉不好,你说一个老头子一哭,谁还能吃进去?就再不好那也是外公吧,王冉就不明白了,自己跟乔芸亲不亲的能怎么样?乔芸就有肉吃了嘛?

    那她们现在不就是挺好的,见面也会说话,还要她怎么样?

    外公就抓着王冉跟乔芸的手往一起放,乔芸挺激动,觉得自己过去是想差了,有个姐姐多好啊,有什么话就都能跟王冉说,她激动的半死,王冉是一点感觉没有。

    吃完饭各回各家,这就完了被,结果乔芸这电话就打过来了,跟王冉抱怨,吴国太怎么怎么不好。

    王冉这边上班本来就挺累,这一段还忙,哪里有时间听她说这些?

    “乔芸,我现在挺忙的……”那意思,你能不能挂了,可乔芸一听心里就泛酸了,不是当着外公就说的好好的,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啊,那我都结婚了,我儿子都要落地了,你还跟我计较什么呢?

    “姐,我以前对姐夫真没有别的心思……”

    就是有也不能说,再说那都过去了,她现在结婚了,王冉应该放心的。

    王冉跟她说自己忙,结果她往简宁身上扯。

    “乔芸我现在很忙,你打电话找我也是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挂了啊……”

    乔芸就是小心眼啊,王冉一挂自己电话,就觉得她瞧不起人被,王冉姐肯定觉得她自己工作特别好,姐夫也是医生一看她跟吴国太这样,就不愿意跟他们走动。

    晚上吴国太下班,她就嘟囔。

    “我就给她打个电话,就不停的说忙,能忙到哪里去?”

    当着吴国太就是想说王冉的坏话,毕竟以前自己丈夫跟王冉处过啊,乔芸的这种心态吴国太知道,吴国太觉得王冉跟乔芸都属于羊毛I不突出的人,你看人王冉多会穿衣服,你在看乔芸现在,他就说多少次了,被传自己衣服别穿自己衣服的,她就是不听啊。

    “你烦不烦啊,大晚上唠唠叨叨的,讲别人就那么让你有成就感是不是?”

    没结婚的时候想结婚,等结婚了就觉得很烦,你说整天面对这么一个女的,要什么没什么,自己吃的就跟猪似的,整天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还唠唠叨叨个没完,就知道看连续剧,然后跟他讲那些没用的,当自己是她呢?

    吴国太就是在单位遇到什么了,回家也懒得说,你跟她能说出来什么?乔芸现在在他眼里就真的就是一坨屎,别说什么为他怀孩子的,哪个女人不会怀孩子?

    看着她就觉得厌恶,起身拿着衣服就回家了。

    他家才准备吃饭,他妈一看见儿子还一愣呢。

    “你怎么回来了?”

    “不愿意跟她待着,烦,整天就知道说别人,就会扯舌头说这家那家的……”

    吴国太就讨厌听见乔芸说谁谁谁丈夫是干什么的,给老婆买什么了,乔芸说的时候就是一种羡慕,那你说丈夫回家了,还不许聊聊天了?可在吴国太的眼里,乔芸就是肤浅,或者说她在用言语指责自己呢,觉得自己没本事被,他当初怎么就会想跟这么一个人结婚了?

    自己也会想,要是跟王冉结婚了,虽然不至于多恩爱,但是条件好,是不是也会像是简宁现在一样的,毕竟王冉家里条件是真不错,要比外婆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