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78 谣言这东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于田田这孩子有点傻,或者说脑子就是一根筋,我喜欢你我跟你在一起,我也不求别的,不会张嘴跟王亮要东西,就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自己在这方面很是注意,王亮喜欢于田田,可仅止于喜欢。

    年轻的身体,富有朝气的漂亮脸蛋,能打95分以上的双腿,肉眼所看见的这姑娘穿着衣服你看不出来她身材到底有多好,除了瘦一点各方面都不差,可喜欢跟爱是两码事。

    最先知道于田田的是伟亮,伟亮就不待见徐娇兰那样的,那种女的你跟她还扯什么?越是烦徐娇兰就越是对着于田田好。

    “坐啊。”伟亮就跟个大哥哥似的,这不符合伟亮的个性,他是个挺贫的人,也是个能玩的开的人,跟王亮有点较劲,我就是觉得于田田比徐娇兰好,客客气气的问着于田田在哪里念书,于田田回答了一句。

    “好学校啊,怎么找他了?好女孩儿一般不找这样的男人。”

    这是伟亮的心里话,跟他们这样的男人玩,不是正经姑娘能受得起的,说实话到最后跟谁结婚这都不一定呢,家里要是不同意,最后也还得散,就是看着这孩子没什么心眼子,说话挺虎的。

    于田田嘿嘿笑着,自己有点小害羞,喜欢一个人也是没什么理由的。

    “你爸妈肯定高兴,上这么好的大学,等毕业就有指望了……”

    于田田是不会隐瞒自己家庭的事情的,有钱就是有钱没钱就是没钱,爸妈就告诉她,得努力好好的念书,因为家里没有别的本事,除了念书她就没有出路了,她也不算是辜负父母的希望。

    “应该是吧,我现在也能赚到钱啊……”

    这姑娘怎么说呢?有点缺心眼,你给她一百块钱她都认为这是好钱,只要看见钱她就能笑出来,无论多少都是自己赚到的,别人赚得多自己也不羡慕。

    伟亮看了王亮一眼,不就是一份工作的问题,他也就一句话的事儿,在换个角度来说,王亮养不起一个女人?

    这点伟亮有点埋汰王亮了,他跟于田田说过,叫她不用出去打工,自己可以养她,可是于田田就没听出来王亮的意思,她有胳膊有腿儿的干嘛要人家养啊,再说她现在赚钱一点也不累,就是给孩子补补课,自己能赚到零花钱还能贴补家里多好。

    她是没听明白王亮的意思。

    王亮一开始的目地就是不纯粹,他就是想把于田田当成一种娱乐来养着,可以的话将来培养出来感情了,那就结婚,不行的话那就散,他跟徐娇兰当初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不过徐娇兰要比于田田有手腕的多。

    于田田不会撒娇,不会跟男人伸手要东西。

    在有些女人来看,自己自尊自爱,我不伸手跟男人要东西就是因为我有骨气,我能用自己双手挣到的,我为什么要跟你张嘴呢?但是看进男人的眼里,有本事的女人才能叫男人买单,既然你不开口也不需要,那这些就留给有需要的人。

    于田田再傻也听得出来伟亮跟王亮两人之间说话就带着火星,自己闭紧嘴巴埋头就吃不吭声了。

    伟亮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王亮要进去,他也是善意提醒一句。

    “没带回家里叫你妈看看,这姑娘好,大学念的也不错。”

    王亮就讨厌别人来告诉他,接下去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有自己的思维,没到那个地步带什么家里去?

    “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伟亮嘲讽的笑笑:“还挂着徐娇兰呢?兄弟别说哥们瞧不起你,带那么一个女人出去,你面子都被踩脚底下了,多少人背后说的多难听?”

    伟亮不愿意说这话,可是别人说就是这样说的,说你王亮是个傻子,你头顶就戴着绿帽子。

    王亮愣了一下,自己呵呵笑了起来。

    “那谢谢你来告诉我了。”

    兄弟之间的感情就出现裂痕了,王亮搂着于田田离开,于田田也没问,她晚上要回学校,王亮送她回去。

    自己单身返回家里,上了楼打开门,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徐娇兰当时人是走了,可钥匙还在手里呢,她就不信了。

    她一直不缺人追的,现在有个条件很好的在追她,可是徐娇兰心里因为有王亮自己就想在试一次,如果不行,自己就真的要放弃了,她也不能跟王亮扯一辈子。

    王亮打开灯看着床上躺的那个人,自己真是吓到了。

    你说无缘无故的家里床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谁不害怕啊?特别是他才把那个所谓的女朋友送走。

    看清眼前的人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个贼。

    “你这是来串门了?”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进门似乎有些不妥当吧?

    徐娇兰身上穿的是于田田的睡裙,那傻姑娘的睡裙都叫人啼笑皆非,流川枫。

    当徐娇兰看见这件睡裙的时候就明白了,他有新女朋友了,不过这品味还真是差呢,大学生吧?大学生最单纯了,骗也好骗,知道自己跟王亮的过去吗?

    “不欢迎我?”

    王亮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自己就在门边站着没动。

    “谁突然出现在你家,你也会吓到的,走的时候把钥匙放在桌子上。”王亮踩着拖鞋自己往厨房走,倒了一杯水喝,孤男寡女的在一个卧室里出现这样不好,他是能玩,但是出格的自己不玩。

    说到底他妈的命比一般人还是重点,王亮笑呵呵的一口气喝下去一整杯水,不是他天生就长了一副傻子样?不然这一个两个的这是干什么呢?

    徐娇兰踩着拖鞋从后面抱住王亮。

    “我想你了。”

    王亮举着手,自己不推她,也不碰她,他是个绅士呢。

    “别别别,你说这大晚上的你穿着我女朋友的睡衣出现在我的卧室里,娇兰这样干可不是你的作风,你当时走的那么潇洒……”摆摆手那意思,你现在就应该跟过去一样的潇洒才对,那才是你徐娇兰,现在变的都有些叫我认不出来你了。

    徐娇兰松开手,用眼睛撩着王亮,后退了一步。

    如果他有感觉的话,第一个动作就不是对自己说这些话而是反过来马上抱着她,很好,她也不丢这个人了,穿了他女朋友的睡衣是吧?

    径直就当着他的面把于田田的睡裙给脱了下去,全身上下就穿着内衣,徐娇兰的身材是真的很好,王亮所喜欢的她身上就都有,她任他看,自己就像是模特一样的自在,仰着下巴挑着眉头。

    “那现在可以了?”

    王亮只是不出声的笑,自己又倒了一杯水,坐在一边慢悠悠的喝着,她来肯定就是有话想说,那他就听着吧。

    “有人追我,条件还不错,我也有点心动……”

    王亮点点头,这不是挺好的?她不合适过穷的生活。

    画得很是精致妆容的脸慢慢多了一些别的,带着怒气:“你就一句话都没有要对我说的?你知道追我的人是谁?你就一点不在意?”

    徐娇兰找的这个人也挺有点意思,跟王亮一个圈子的,家里有点钱,本人也算是有点能耐,人家就不在乎那点破事儿,过去就是过去的,别人可以,王亮为什么不可以?

    王亮一愣,这问的是自己吗?他应该说点什么?

    “你结婚就别给我发帖子了,不然我妈会脑溢血的。”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水。

    他讲的是真心话,他要是去了,他妈回来就得断气,你没看见现在就跟徐娇兰挂着一点边的,他妈就恼火吗?

    徐娇兰扯过自己的衣服就起身想走,王亮这回有动作了,伸手拦了一下,徐娇兰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持续几秒,就被他接下来的话给击垮了。

    “钥匙呢?”

    狠狠的将包里的钥匙摔在地上,他还没有松开手,略带着嘲讽的看着他:“都给你了,你还拦着我干什么?”

    王亮只是想确定,她手里是不是就真的再也没有钥匙了?分手的时候她给过自己一次钥匙,那现在出现在她手里的是什么时候弄的?她自己配的?为什么要配自己家的钥匙呢?

    这一巴掌打的徐娇兰有些眼冒金花,他真是可以啊。

    于田田来王亮这边,就发现自己的睡裙没了,有点不愿意了,自己的睡裙呢?

    “我的裙子呢?”

    王亮嗯了一声,轻轻关上冰箱:“不是新给你买了,那是什么睡衣啊,便宜货。”

    于田田就瞧不上王亮这劲儿,睡衣穿着舒服那就行,不是很贵的东西就一定好的,就是扔之前也得跟她说一声吧?有经过她的同意吗?都没有告诉她一声就给扔了?是不是有点不尊重她?

    从浴室出来,自己还是有点不太习惯在他面前这样,穿着之前进去的衣服,王亮看着她这一身,拧着眉头。

    “觉得不好,卡在这里,你自己去商场买。”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来一张卡扔在床上。

    于田田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自己熟悉又觉得不熟悉,她说不好自己心里的感受,但不是很愉快就是了,自己拿着包,既然不愉快两个人现在处在一个屋檐下只会更加不愉快的,她先离开好了。

    王亮也没追,小丫头给你点脸,你就以为自己能翻天是不是?

    现在这些女孩子都怎么样了?你以为演电视剧呢?你生气别人就得追?这个门好出,可是不好进了,你愿意走,那你以后就别进来,对他没有损失的。

    于田田拿着包,自己从楼上下来,一路走个不停,等到出了小区的门口,回了一下头,她承认自己有矫情的部分,可整个事情自己有错吗?他无缘无故的把自己的衣服给扔了,就算是那睡裙便宜,那也是属于她的,有跟她讲过一句吗?

    看着后面连个鬼影子就都没有,心里真是什么滋味儿都有,回到寝室里,自己直接就上了床。

    早上起来有些蔫了吧唧的,没什么精神,朋友用胳膊撞了她一下。

    “吵架了?”

    于田田点头,自己挺可悲的,现在就想回去哄他了。

    朋友就觉得于田田这样的,将来肯定要吃大亏的,你一点骨气就都没有,他生气你就要哄,明明不是你的错,你跟他的位置是不是就有些放反了?不是应该女的生气男的哄吗?

    就是因为两个人关系好,才愿意对她说这样的话。

    “男人也不能惯,你要是去哄他,将来你就注定没地位,天天我觉得你就是在玩火。”

    这样的男人怎么看就都不是好的归宿,你拿什么跟人家玩?青春吗?你能青春几年?到时候人家爱上别人了,你怎么办?

    于田田唉声叹气的,那她就是没骨气啊。

    王亮等了三天,这傻姑娘一个电话也没有,自己在单位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扯过来一边的座机按了一连串的数字,手机响了起来,奇怪啊,也没坏,怎么就接不到电话呢?扣上座机,跟他玩真的是吧?

    行,看谁能忍到最后。

    人就都是贱皮子,当你知道那个人她特别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到了骨子里,你就有恃无恐什么都不怕,因为你知道先低头的人肯定不是你。

    于田田这边抓心挠肝的,她就是在强撑,手机拿出来又放回去拿出来在放回去,想给他打电话又觉得丢面子了,周末回家,她妈就发现这孩子有点不对劲,谈恋爱了?

    当妈妈的触觉还是很敏感的。

    给女儿改善伙食顺带着问问:“谈恋爱了?”

    于田田哼哈的也不说,就说有个自己挺喜欢的,但是对方家庭好,于田田她妈一听,条件很好啊?不是她想的多,总觉得有钱的人吧,就好像瞧不起穷人似的,到时候孩子在受气。

    “妈妈以后每个月在多给你两百块钱,不能花人家的钱知道吗?”

    就是穷也不能占人家的便宜。

    于田田回学校里,王亮这边还是一点动静就都没有,忍到今天已经第六天了。

    徐娇兰跟张伟在一起了,张伟也算是这圈的,家里是做生意的,张伟就喜欢徐娇兰,喜欢徐娇兰的这个媚劲儿自己也舍得给徐娇兰花钱,追到手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徐娇兰买了一辆跑车。

    徐娇兰去张伟家里了,张伟爸爸给徐娇兰买了一个包,全家都特别喜欢她,徐娇兰跟张伟出国度假,这事儿肯定会传到王亮耳朵里的,自己听说了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她不是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了。

    你能找到这样的,算是你有本钱。

    有时候你觉得这样的坏女人下一步她就会摔倒,谁知道却不知道从哪里神来一笔,她不但没摔倒甚至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这一圈没有几个不知道内情的,王亮跟徐娇兰因为什么分,可张伟不管这些,甚至为了徐娇兰这个圈子就淡化了,自己转向另外的圈子,护徐娇兰护的厉害。

    王亮拿着电话,这傻妞儿,可真能忍,就真的一点不想他?

    得,自己投降了,他想那两条腿了。

    结果电话自己还没打出去,于田田的电话进来了,于田田就绕圈子,一会儿说这个一会儿说那个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来求和了,她一低气,王亮的态度就抬高了起来。

    小样儿,我是为了谁好?

    将来你要是知道那睡裙被别人穿过,你还不得花了我的脸啊?

    为了你好,却不知道好歹,还跟我闹,端着架子。

    “你还生气呢?别生气了,我错了……”

    王亮唇边总算是有笑容了,傻妞儿,你跟男人道歉,你将来你还有好吗?

    *

    他也是为了给于田田一个位置,带着她约了简宁跟王冉,这就算是正式公告了,他现在女朋友就是这位了。

    “我女朋友,于田田。”

    于田田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觉得这夫妻俩跟王亮好像就不是一个套路的,王冉跟于田田也不是太熟悉,第一次见面,本身她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场面有点尴尬。

    于田田就负责吃,王亮倒是偶尔能说上两句,这点于田田不如徐娇兰,徐娇兰见王冉的第一面王冉还坐在轮椅上,尽管自己心里会觉得诧异,觉得完全不般配,可她会跟王冉主动说话,也很会找共同的话题,于田田就更加像是一根木头,往那里一坐。

    王亮他妈肯定也有听到风声了,对于徐娇兰还能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她不觉得有什么,打从心眼里替她高兴,只要她不来祸害自己家孩子,谁就都行。

    有听伟亮他妈顺嘴提了那么一句,说是王亮处女朋友了,就好奇。

    正好儿子周末回家里吃饭,她就是提了那么一句。

    “我听伟亮他妈说你处朋友了?你带回来叫妈妈看看,我保证不干涉……”

    前头有了一个徐娇兰,这个只要是个正经人她就没有要求,自己给他介绍的那些他不同意,那他自己找的总行吧?

    王亮低着头,微微皱着眉头。

    “伟亮那嘴你能信吗?哪里有,有的话我就给你带回来了,我还不嫌烦啊,整天催我……”

    就是不想现在把于田田带回来,带去见朋友那是一码事儿,带回家里就是另外的一码事,他也不着急,觉得脚步还是一步一步走的为好。

    王亮的妈妈点点头,也是,没处就没处吧。

    *

    “老婆吃什么?”

    “炸酱面。”

    王冉把肉片切成丁然后下锅,这边酱还没有出锅呢,自己觉得有点恶心,觉得呼吸有点喘息不上来气,自己心里突然一乐,一个结了婚准备要孩子的女人,突然犯恶心能是为了什么?

    赶紧关火推开窗子,深呼吸两口气,从厨房走出来。

    “你把肉酱盛出来,我有点难受。”

    王冉晚饭就没吃,心里有点小疯狂的感觉,觉得这次就是一定了,自己伸手摸摸肚子,怀孕了?不由自主的笑,笑呵呵的一直笑一直笑,简宁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着自己老婆躺在床上笑,这晚饭也没吃,说是没胃口。

    “有什么高兴的事儿?”

    王冉坐起身就想跟他说,告诉他自己可能怀孕了,但是一合计没有确定,还是等检查出来到时候拿着单子放在他眼前送给他一个惊喜那样更好,强忍下来。

    “没事儿,就是看了一个笑话,觉得挺有意思的……”

    从单位请了几个小时的假,去了医院,心里就等着医生宣布说她怀孕了,医院看了一眼单子,又看了看王冉,声音缓缓说着:“不是怀孕……”

    你知道人站在云端突然又跌下来的感觉?

    昨天她甚至就没睡好,脑子里一直在想,自己今天要去商场应该买些孩子穿的衣服,或者买些孩子的玩具,得提早准备起来,可今天医生一句话就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没有怀孕,她没有怀孕。

    王冉都没有好意思跟医生讲,她昨天犯恶心了,有些仓惶的就逃走了。

    晚上简宁值班不回来,王冉下班就回娘家了,跟王妈妈说了,然后就一直在父母的房间里躺着,全家人准备吃饭,王妈妈拉着一张脸。

    徐秋华看了一眼卧室里面,喊了一声:“冉啊,出来吃饭。”

    “她有点累,你叫她休息吧。”王妈妈淡淡的说了两句。

    在难过也不能叫儿媳妇看出来,徐秋华嘴巴大,到时候在给说出去了,这不仅是给王冉打击了,就连王妈妈都打击的够呛,就觉得嘴里有点疼,吃了两口就放筷子了,哪里有什么胃口?

    王爸爸看了王妈妈一眼,王妈妈叫王爸爸去别的房间睡,王爸爸换着衣服,看了妻子一眼。

    “她这是跟简宁吵架了?”

    “没,昨天做饭说是恶心了,今天请假去的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怀孕,你说这不是给了希望又给打破了吗?”

    王妈妈就劝女儿,没怀就没怀吧,那你身体也没问题就怀不上你能怎么办?你能把肚子剖开然后问问它这是为什么吗?

    给女儿铺好被子:“吃口饭吧,你嫂子做的,你最喜欢吃的。”

    徐秋华也有拿手的好菜的,这不看着王冉回来了,情绪不太高,特意给做的。

    “妈,我不想吃……”

    王冉伸手抱着自己妈妈的腰身,枕着老妈的大腿,王妈妈就笑,你说都多大的姑娘了,还跟自己撒娇?伸手归拢着女儿的头发。

    “别去想了,想了也没用。”

    王冉对着母亲笑笑,是很失望啊。

    徐秋华回到房间里,拿着美加净擦擦手看着王超,王超在鼓弄电脑呢。

    “王冉这是怎么了?”

    王超哪里知道,自己也没有时间跟精力去关心这些问题,徐秋华推门进了婆婆的房间,王冉坐起身。

    “不吃饭吃点水果吧。”

    “嫂子,谢谢你。”

    “说这话干什么,我是你嫂子也不是大马路上的人,怎么了,跟简宁吵架了?”

    王妈妈不愿意说女儿的事儿,王冉自己说了,说以为是怀孕了,结果不是,徐秋华一听,这可不得上火杂的,你说结婚到现在肚皮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叫人这个闹心啊。

    “要不我陪你去中医院看看?有时候查不出来身体有毛病……”

    王妈妈就说那王冉喝的药还少了?喝的就是中药啊,也说那医院就好使,徐秋华说不,这个是自己姐妹去过看好的。

    “她就是结婚好几年没孩子……”

    王冉摇头,她现在对去医院都有心里恐惧症了,她就怀疑自己身体很有问题,可是检查没检查出来,万一要是哪天医生就告诉她,她身体真有问题,她扛不住的。

    徐秋华这么一个好睡的人,陪着王冉聊天聊到十一点多,王冉这眼睛都睁不开了,王妈妈叫徐秋华赶紧回去睡吧,徐秋华早也困的不行了,可觉得王冉心里肯定就不好受,自己这才强撑着的。

    她自己是没有体会过,要个孩子对于她来说就挺简单的,或者说女人就差不多认为只要有性生活就能有孩子,这是女人的本能这也是女人跟男人的差别。

    王冉躺在床上,睡的不好,脑子里也有点乱。

    休息的不好外加情绪上的波动,身体就跟着起反应,有点炎症。

    王冉最近就总喜欢睡觉,抓住一点时间就睡,简宁看着也是觉得有点纳闷,这是怎么了?可第一个反应没觉得她是怀孕了,因为她如果是怀孕了会跟自己说的,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多说一句都会叫她上心的。

    周末哪里都没有去,就在家里睡觉来的,晚上两个人出去看电影回来去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

    家里的套子没有了,简宁站在柜台的旁边就认真的在看,他一结婚的男人买生活必备品有什么怕被看的,王冉在一边等着结账呢,简宁拿了两盒放在一边,一起结账。

    她负责刷卡,他负责拎袋子,两个人牵着手往家里走,出来的不太远。

    “你等我一会儿。”

    简宁松开王冉的手,自己提着袋子过去路那边了,王冉看着他进了一家花店,自己笑笑,这就是要给她买花的前兆吗?

    简宁买了一小盆盆栽,那时候总是带着她去花市,现在却没有那个时间了。

    王冉接过来,自己叹口气。

    “我还以为会接到一束玫瑰或者是什么百合的花呢。”感叹了一句。

    “那些放放就枯萎了,不如这个实际。”简宁淡淡的说着,那种花漂亮是漂亮,但是却活不了多长时间,自己送就送能活很久的带根的花儿。

    两个人上楼,小区里有个事儿妈啊,韩医生的妈就一直注意这这小两口,以前王冉腿不好她就操心简宁为什么要这么样的一个女朋友,现在就整天盯着王冉的肚子,这看着年纪可不小了,怎么还不要孩子呢?

    王冉早上上班,简宁还在睡呢,下楼要出小区门口还没出去呢,就撞上这老太太了。

    “上班啊。”

    人家跟你打招呼,就是关系再不好也得点个头啊。

    韩医生的妈就是好管闲事,张嘴就说了:“没怀孕呢?”

    王冉有点脸黑,自己怀孕没怀孕跟你关系不大吧?她就觉得眼前的人很讨厌,自己跟她也不熟悉,总是上来讨人厌,自己背着包就走了,韩医生的妈在后背撇撇嘴,你看看她这个教养。

    回到家里,儿媳妇还没上班呢。

    “我刚在楼下看见小简的爱人了,你看看她那个得意的样子,跟她说话就跟没听见似的。”

    韩医生的爱人也不太愿意跟别人闲聊,也是没那个时间,她所有的事情就都是听婆婆讲的,她这个婆婆就真是个小区警察,谁家有点什么事儿就都瞒不住她,都知道。

    她知道简宁还没要孩子,也觉得挺奇怪的,女人过了三十岁身体就真的不如二十几岁来的好,这是不打算要了?

    他们还在好奇的时候,简宁给王冉买车了,总是挤公交车也不方便,再说自己现在有时候就不能送她去单位,自己要是有辆车那不就好多了,主要就是两人生活的条件不差,简宁是个生活享受者,他是不怕花钱的,买之前根本就没跟王冉打招呼,等店里来电话,车已经到了,这才告诉王冉。

    王冉睡觉没起来,今天休息,昨天后半夜才回来,简宁放轻脚步推开门,王冉翻了一个身。

    “你自己吃饭吧,别叫我,我有点困。”

    简宁坐在床边,把牛奶给她放在床头:“我们先去提车然后在回来睡成吧?”

    王冉从床上坐起身拿过来一边装牛奶的杯子,提什么车?

    当王冉看见那辆车的时候觉得特别无语,好吧,可能有人不理解,她怎么就会喜欢这样的车呢,但是她就喜欢,自己单手撑着眉头,不想叫他看见自己的样子。

    “你确定我就会喜欢?那我要是不喜欢,你买了怎么办?而且我还没有考到驾照。”

    简宁挑挑眉头,他就是知道她会喜欢,所以自己才敢买的。

    等车开到王妈妈家,王冉给王妈妈打电话,说自己买车了,王妈妈出来这一看,这不是买了一个玩具车吗?这什么啊?

    徐秋华一听自己就跟着跑下来了,觉得这两人可真能糟践钱,这就是有钱了没有地方花啊。

    王冉自己挺高兴的叫王超给喷了,王超说这车根本就不实用而且还耗油,你也不是一个孩子了,你都三十多了,你买一辆甲壳虫?王超觉得自己妹妹的审美就很有问题,太有问题了。

    王爸爸就呵呵笑,买自己喜欢的就行,王妈妈就觉得不好。

    自己往上面走一路嘟囔:“你说你买这个车买的,你倒是回来叫你爸跟着去看看啊。”

    到底说她爸开车那些年了,对车也算是比较了解,得买实用的啊,你说这车底盘这个低,爬坡的话根本就不行,买了一个玩具车,越看越不喜欢,王妈妈就瞪简宁,你怎么也跟着胡闹啊。

    简宁摸摸鼻子,王冉就笑,该,被说了吧,谁叫他没打招呼了,她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的,不过她还是挺喜欢的。

    买车了就得赶紧考驾照啊,晚上在小区简宁就负责指挥,王冉负责开,一点一点的教,好在她脑子也没有那么笨,就是停车总停不好,简宁试着叫王冉往后倒,车子停在角落就动不了了,那位置都是垃圾,那些垃圾明天一早就会被清理走的,但是现在却妨碍了王冉停车。

    简宁不声不响的自己拎着垃圾袋子往一边挪,黑色被扎紧的垃圾袋稍微带着一些味道,冬天就是这点好,四五个大袋子都清理走了,自己对着她摆摆手。

    “我就说我脑子很好的吧,你看不用花钱学,我就学会了。”

    简宁对着她呲呲牙好像对她的话带着一丝的怀疑,王冉从车上下来,自己往他怀里跳,反正也没人看见。

    “手脏,有味儿……”简宁说了一句,他才拿完垃圾袋子。

    王冉就不管,自己对着他笑,扯着他衣服两个人上楼,进家门他进洗手间去洗手,王冉去厨房喝水。

    “我觉得我考驾照一定会特别顺的。”

    “这可不一定……”简宁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

    事实上现在都说考驾照很难,那王冉考的就很顺利,一次就通过了,老师当时就问她。

    “你以前学过车吧。”

    王冉笑笑,也算是学过吧。

    开那车上班第一天同事就有说的,说怎么会买这么一个车,这是二奶车啊。

    王冉表示从来就没听见过这种说法,一个办公室的就跟她说,正常人谁会买这样的车啊,不实用,王冉觉得就从她买车开始,好像就都说这车买的不够好。

    下班开着属于自己的车,美滋滋的往医院开,事先给他打电话了,说自己会过去接他。

    “还不走?”陶林玉换着衣服,累的够呛,有时候一动就不想动,也有想过买车,可自己太懒了。

    简宁勾着唇:“嗯,等她过来接我呢。”

    陶林玉有些好奇:“王冉考驾照了?”难怪他今天没开车上班。

    等陶林玉看见王冉的那辆车,自己就发觉这夫妻俩可真有意思,真有童心啊。

    王冉在车里对着陶林玉比比手,陶林玉是被王冉送回家的,顺路嘛。

    “开的挺稳的。”

    王冉得意洋洋,那是,也不看她是谁,她本来就挺稳当的,开车也不快,这第二天医院就都知道了,简医生给他爱人买了一辆甲壳虫,该羡慕的就羡慕,该嫉妒的就嫉妒,该说风凉话的就说风凉话。

    这就是有本钱被,夫妻俩一人一辆车。

    正常人的眼睛里看,那人两个人对着挣钱,没有孩子没有什么别的开销,有能力负担这个钱那就买,没有什么好说的,在有心人的眼睛里,这就是成了炫富。

    韩医生工作这些年,房贷款还没还完呢,自己也开车可车也没有那么贵,那手里也没有多少存款啊,你看着简宁这钱……

    留言说,人王冉不是娘家条件好嘛,本来就这么一个女儿就受宠,叔叔们也都有钱,她家也有钱。

    简宁就成了一个抱着土著富二代大腿的男人。

    韩医生不屑的说着:“所以现在也就能理解了,那时候所谓的不离不弃这就是带着金钱做挂钩的,是挺伟大的。”自己翘翘唇,找一个有本事的丈人,确实就不一样啊。

    医院也有传过说简医生家境特别好的,但是简宁这个人嘴紧,从来不说自己家的事儿,同事也不知道他家到底怎么回事儿,能用肉眼所看见的那就是王冉家条件确实不错。

    简宁也有听说过这种流言,自己也没往心里去,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被,人活着就不可能不被别人说的,说他抱大腿那就抱大腿了,也不能掉块肉。

    陶林玉就打趣,她才知道王冉原来是富二代,陶林玉第一次理解,原来富二代是这样的。

    王冉家条件虽然比较好,但距离有钱还是差点吧?

    有护士就是闲聊天问陶林玉,毕竟简医生的爱人大家都见过,长相不是很突出。

    “那你说早上来看病的那对男女朋友那是因为什么在一起呢?女的也是富二代?”

    早上医院来了一对有些不搭的两个年轻人,女的个子很高至少能有一米七五左右,很胖,男的很高也挺帅,护士笑笑,想想也是啊,感情这东西就是说不好的,没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