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81 老实人的进化,这不科学

181 老实人的进化,这不科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陶林玉在,于田田哭又不能完全放松,想忍可是他太埋汰人了,想想都觉得可笑,她到底是什么啊?

    田田不断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这句话,可她就是找不到答案,整个人变得迷茫,甚至有一种很想去看看徐娇兰的冲动,是她傻,她就是不甘心,什么样的女人?

    方淼出去去超市买了一袋子的吃的拎进来,探进头。

    “田田……”

    陶林玉又安慰了于田田两句,自己就起身离开了,没什么病就别在医院撑着了。

    于田田眼神有些跟不上,眼睛里面一点光彩就都没有,方淼有些不忍心,这事儿说出来是挺脏的,可是不说田田肯定就不能死心,其他人还在外面没进来,方淼也不想当着别人的面这样说。

    “按理来说这话我不应该说,可他配不上你,他跟徐娇兰一直就没断过,牵扯个没完没了的,他没有带你回过他家吧?”

    方淼只是猜测,不过看见于田田的脸变得煞白之后一切就变得清晰了。

    “我们俩是姐妹所以我跟你说,我爸妈跟他爸妈算是认识,我妈本来就不太愿意的,说能看上那么一个女的男的也不是什么好玩意,这是我爸非逼着我去,我妈听说当时他是把徐娇兰都给带家里去了,是要准备结婚的,不知道怎么弄的,后来他妈就知道了,那圈子里应该有风声,那女的也挺有本事的,挺有手腕的……”

    方淼看着于田田的样子自己心里有点害怕,紧紧的盯着她,就怕她做出来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于田田勉强笑笑,那座山不是山啊。

    下了床穿上鞋打车回学校,接下来该找实习单位了,眼看着就要放假了,明年就正式毕业了,单位好找也不好找,其实都是骑驴找马谁都想找好的,别人忙着这个的时候,她却一直保持沉默,没怎么太往这上面上心,人变得沉闷了不少,话更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说。

    回到家里,妈妈忙着给她改善伙食呢,于田田吃的也不香。

    “你生病了是不是?瘦的这么厉害?”

    整个人瘦的超级厉害,这个月第二次去医院看病了,抵抗力变得特别的差,大冬天的就穿着单丝袜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她就想知道自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就想知道,自己还能抗住多少。

    做爸爸的看着女儿瘦成这样,以为她是在为毕业担心,别的本事没有,只能盼着孩子好好的。

    “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你也别眼高手低,爸妈对你没有什么要求,你上班赚钱了就好,不一定就非是去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现在社会黑暗,别说公务员那他们都不做想,家里没人能考上嘛,孩子的造化都在孩子自己的手里。

    于田田挺能吃的,吃了两小碗米饭,她妈看着笑眯眯的,女儿能吃总是好的,也以为是为了工作的事儿,你看着孩子的情绪各方面就都不错。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拿着自己的包说要回学校,下了楼走出去老远蹲在地上就开始呕吐,吃多了。

    她现在的胃饿的很小,有时候一整天不吃一口饭自己都不会觉得饿,失恋原来就真的是一场病,不知道别人怎么样,自己就真的是要生要死的,很难过。

    回到学校里,方淼看着她还是这样,自己拉着她出去玩,今天有人买单。

    方淼的朋友层次就稍微能高一些,以前高中的同学,弄了一些同学出来一些玩玩,要是看对眼了,也不失为一种认为朋友的好方式。

    于田田就往位置上一坐,一声都没有,她不喜欢当着别人唱歌,因为自己会跑调,安安静静的坐着,旁边坐过来一个男生挨着她坐下身,看了唱歌的人一会儿对着她扯着一口的大白牙。

    “你跟方淼是一个寝室的?”

    方淼跟前面的人还在掐,说人家唱的难听,那人就说那你来,她就真的上去了。

    于田田反应有点慢,眼睛大大的,里面没什么生气,有点呆头呆脑的,反正是被王亮给祸害的够呛。

    “嗯。”

    陆凡跟方淼也算是发小了,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之间就是没有性别的哥们姐妹,两家的家长有那个意思往一起撮合他们,可惜的紧,彼此都不是对方的菜。

    陆凡喜欢漂亮的女孩儿,个儿要高,眼睛要大,腰要细,最好就一掐那种,腿要笔直,这些于田田就都合适。

    于田田身上的衣服没有太贵的,但是自己会穿,模样又出俏自己又会打扮,在人群里陆凡一眼就看见她了,觉得这才是自己的菜,女孩子面皮薄嘛那就自己主动一些,贴了上来说话。

    方淼唱唱就看见陆凡坐到于田田身边去了,说实话自己这哥们条件不差,一等一的好,家里父母也算是有点本事,人品还算是过得去的,如果他们两个谈恋爱,自己是举双手同意的。

    陆凡的态度就放在这里,于田田不傻,但是才从感情的漩涡里挣脱出来,她已经被王亮扒了一层皮,实在就没什么力气再娶应付别的男人了,再好的男人她看见了都会怕的,自己闷声不吭,话也特别少。

    “留个电话吧。”

    陆凡紧盯着她进攻,田田有些难为,看了方淼一眼,方淼也是想叫她快刀斩乱麻,为了王亮那种渣人难过就实在没有必要,把于田田的电话就给了陆凡。

    回去的路上,田田看着方淼的眼睛,她最近有点反应跟不上,脑子缺氧,样子有点呆萌呆萌的。

    “我不想谈恋爱。”

    方淼拍拍于田田的肩膀:“治疗伤痛的办法就是用一个男人取代另外的一个男人,别拘着自己,人家可没怎么样,你看你们俩处的时候还把人给带回去了……”

    于田田的伤痛处就是这里,她计较的就是王亮竟然把徐娇兰给带了回去,并且还穿了她的睡衣,然后呢?然后他把自己的睡衣给扔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找了一家实习单位,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可自己想要的就能得到嘛?终于断了外面的那些打工,巧了跟陆凡竟然进了一家公司,不过陆凡有自己的门路,好像挺被照顾的。

    作为一个实习员工,说实话福利待遇你就不要要求了,你根本就不能跟正式的员工相提并论。

    “田田一起吃饭吧?”

    “对不起陆凡,我那个……”她不善于撒谎,是心里真的就没有准备好接受另一段感情,那一段投入的太多,飞蛾扑火一般,明知道他不好他就不想把自己介绍出去,可是她心里总是存着侥幸,觉得也许是没有相处到。

    要不然怎么就会有那样的一首歌,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在这个世界国度里,我爱的人永远比爱我的人重要,哪怕知道他那么不堪,他千般万般的不好,心里那块伤是他给烙下的,但依然心心念念挂着的就是他。

    王亮回到家,打开灯,难得八点就进门了,自己躺在床上,却有点抓心挠肝的难受,自己一个人久了有点烦,就想有个女的在身边叽叽喳喳着,要不然谈场恋爱吧,可一想到于田田就闹心。

    作吧,你就作吧。

    陆凡对于田田真的很是照顾,有很多都是他一点一点教着于田田来的,学校里学到的跟工作所干的就是两码事儿,自己闹出来千奇百怪叫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就有那么一个男人时时刻刻的陪在你身边,你说感动吧?真的说不上,因为她对陆凡没有感觉。

    于田田觉得自己不太喜欢长得高的男人,当然当你看一个人不能够把感情放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身高就都是错。

    陆凡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就没有攻克不下来的堡垒,不管于田田过去跟谁谈过怎么样的一场恋爱,她毕竟将来是要结婚的,他们都不小了,明年毕业了就可以考虑这些事情的,自己家庭还算是不错,为人也不错吧。

    陆凡是带着一种积极的目的性在攻克于田田的这块田地,三点半左右阴着天,外面哗哗飘着雪花,像是雪又像是雨,到了将近五点下的越来越快,不打伞出去这一身衣服就完蛋了,于田田今天穿的就偏偏是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她讨厌这样的天气。

    打车吧,可这个鬼天气哪里就那么容易打车的,自己站在公车站,公交车不来,出租车没有,过来一辆上面有人,过来一辆上面载着人叫她觉得很是无奈。

    有车按了一下喇叭,于田田过去,是陆凡。

    “送你一程。”

    几乎田田一直都是在拒绝陆凡的,毕竟给了人希望,就等于给了承诺,她做不到的事情自己不想承诺,可一个人真的太孤单了,想哭都找不到一个怀抱,恨王亮,有时候也疯狂的就想报复他,觉得自己找个男人,我们俩就谁都不欠谁了,可终究自己心里是保守的,没有爱没有冲动,她做不到疯狂。

    上还是不上?

    上了,就等于说你要给人家机会了。

    陆凡有幸来到于田田的家里,房子太小太旧了,陆凡很是有礼貌,于田田的妈妈也没想到女儿带着客人来家里了,难道是之前处的那个?之前就说在学校处了一个,后来说分手,因为什么分手又没有说清楚,看着陆凡有点看未来女婿的感觉,越看越喜欢,个子好人好模样好。

    “小陆多吃啊。”

    陆凡脸上挂着温暖人心的笑意,觉得自己终于算是跨出来这一步了。

    于田田送他下去,陆凡突然转身就把她给抱住了,抱在怀里,自己的呼吸心跳都跟着加速。

    “给我个机会行吗?”

    田田想说不,但是人都是自私的,她想找个臂弯去试着让自己温暖起来,轻轻用手环住了他的手,对着他笑了笑。

    陆凡是带着以结婚为目的的性质跟于田田交往的,自然要把于田田给带回家里,陆凡家里条件要比方淼的轻描淡写浓重的多,不是一般的不错,但是他爸妈人就特别好。

    “叫田田吧,名字好,赶紧坐,你阿姨在厨房做菜呢,都喜欢吃什么啊 ?”

    陆凡他爸就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笑呵呵的问着于田田,于田田进了厨房,自己本来是想帮点忙的,毕竟是来做客了,自己带着一种知觉。

    “这是干什么,凡凡啊你赶紧的带着田田出去,厨房就都是油烟的……”

    陆凡拉着于田田的手,参观他的房间,田田觉得气氛有些暧昧,自己就很想躲,可陆凡不给她这个机会自己从后面抱住她,田田有些抵抗。

    “你别这样,你爸妈都在家里呢……”

    陆凡的唇移动到了田田的脖子上,于田田突然激灵一下,王亮很喜欢她的脖子,有时候疯狂起来自己是真的会用牙齿咬上去的,她就厮打着他说他前辈子是属狗的。

    陆凡的手顺着她的衣服往里面摸,田田往后退了一大步,自己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出去帮忙吧。”

    男女朋友之间有点亲密算是错嘛?

    这样下次早晚会有问题的。

    于田田你不要太贱了,心里小声的骂着自己,陆凡对你还不够好吗?

    王亮看着缠在自己身上的女的,小烟熏妆挺漂亮的,可惜他没有心情去欣赏,被于田田给带的,现在对这些接受无能,就喜欢良家妇女型的,最好带着一丝丝的小闷骚,但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又能放得开的。

    女的缠着王亮的胳膊:“怎么不高兴?”

    王亮觉得这样就没意思了,看了伟亮一眼,他们俩之间还需要搞这个?伟亮的眼光自己也实在看不上,他那口味,自己真是消耗不了。

    “走了。”

    伟亮喊了一句:“要是真的那么舍不得就把人给追回来吧,看着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都觉得闹眼睛。”

    没人逼着你看。

    躺在床上把玩着手机,方淼才回家,最近换了几个工作,都觉得不够好,干脆就等着出国了,多念点书总是没错的,这就是家庭好的好处,别人挤破脑袋的玩命找工作,她还可以继续玩。

    从浴室出来,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呦,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直接删除。

    王亮等着方淼给自己回短信的,结果没有,于田田手机换号码了,他找不到人啊。

    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会去她家门堵人的,那样有点跌份儿。

    陆凡送于田田回来的时候,自己拽着她,啃着她的唇,田田推她,叫邻居看见了不好,陆凡觉得自己都要难受死了。

    “我的提议行不行啊?”自己拉着她的手,哀求的看着她,田田笑了出来,推推他的头:“我妈会打死我的,不行。”

    陆凡有点生气,什么叫不行?是你自己不愿意把,现在婚前同居的有多少?或者说婚前不同居的都土死了好吧?

    田田就逗小孩儿一样的逗着他。

    “真不行,你就在等等……”

    陆凡把头埋进田田的颈窝里:“完了,我又睡不好了,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田田打开车门,陆凡跟了下来接着腻,年轻就是好啊,可以随意的释放自己的青春,也不怕被人看见,看见了怎么样,人家两个人是正大光明的谈恋爱。

    陆凡撅着嘴:“那你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走。”

    田田回头看看,好像没什么人出来,这条路过往的车辆也不是太密集,他要是再不走这样下去一会儿她妈就真的看见了,自己勉强过去亲了一口,却被陆凡贼贼的反过来加大攻势,两个人吻的是如火如荼的,另外车子里坐着的那个人心就不太好受了。

    王亮阴冷着眼睛就看着那两个在接吻的人,各种诅咒在心头盘旋而过,你说怎么就没有车从他们身上飞奔过去呢?

    对着陆凡摆摆手,看着他开车走人了,自己跨下肩膀,还真是越来越难侍候了,这就是早晚的事儿,要不然就给他吧。

    田田心里有点怕,如果陆凡问她第一次怎么办?这是个很尴尬的问题,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推来推去的,最后又不是原装的是在装?

    王亮降下车窗吹了一声口哨。

    “真是难舍难分啊。”

    于田田听见这个声音,浑身的汗毛就都立了起来,长这么大第一次暗恋人,第一次跟人上床,她所有的第一次全部就都给了这个人,甚至第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第一次恨人也都是给了他,自己勉强镇定住神色。

    “说你呢,于田田,需要我喊你名字?”

    有邻居出来扔垃圾,于田田怕王亮真的喊,自己磨磨蹭蹭的走过去,眼神儿也不往他身上放。

    “你有事儿吗?”

    有事儿吗?

    王亮双手抱着胸,靠在座椅上看着她,挑着那双桃花眼,你说他有事儿吗?

    “上来吧,我们一起吃个饭。”

    于田田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吃什么饭?他们是什么关系还能一起吃饭?他是不是搞错了?

    “我妈在家里等我呢。”

    王亮哦了一声,田田以为这样就到这里了,自己才打算动动脚步,王亮的话音又传了过来:“你男朋友知道你跟我处过?或者说你爸妈知道他们的好女儿跟我上过床?”

    于田田瞪大着一双眼睛,脸色有些发青。

    无耻。

    “你最好别跟我闹,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也知道原因的,现在上车,就是跟你说说话不会难为你。”

    于田田转身就往家里跑,王亮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选手,带上车门就追了上去,他现在还怕丢什么人?在爬丢人,人都没了,到时候就是想丢,都没的丢了。

    男的到底是步伐大,几步追上去,一把把她推到墙上。

    “你真的别激我,你也知道我的嗜好,留点什么片子的再给你爸妈看见了不好……”

    于田田的脸这回算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男的嘛都有点自己的癖好,一开始她真不知道,后来王亮也没瞒她,也不算是什么,给她看过就删了,她承认自己当时也是看着那个激动过,但是现在就是打脸。

    王亮见她的气势弱了下来,自己搂着她的肩膀,早这样不就完了,你要是等我一句道歉,我给你不就得了。

    自己搂着她往车上去,于田田拽着他衣服,哀求的看着他:“我交男朋友了?”

    “那你跟他提分手,你们俩不合适。”

    这人是要有多无耻就有无耻,你就知道人不合适了?

    “你别……”

    王亮推着田田上了车,田田就盼着有谁能看见自己,这样解释不解释的以后再说,先把她从这个尴尬的环境里解救出去,王亮是压根就不给她这个机会,用的力道有点猛,本事啊,涨行市了,不是说喜欢他吗?就这么喜欢的,转身就去跟别人热吻了?有没有舌吻啊?

    田田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电话,是妈妈。

    “田田到家没有啊?就等你了……”

    田田的话还没有说出去,王亮的手直接就放到了她的腿上,田田差点就叫了出来,她穿的是短裤,里面的毛袜还是能感觉到他手的温度,王亮那手明摆着也是不甘心就只这样放在她的腿上,慢慢的向上游着。

    “跟你妈说你今天跟同学有聚会。”王亮压低声音低低的在警告着她,千万别惹他,说不定自己会干出来什么事儿的。

    “妈,你下来救救我……”

    于田田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没有经过脑子就撇下这么一句话,于田田她妈肯定是会着急的,女儿没有遇到什么不会说这样的话的,穿着屋子里的拖鞋就跑了下去,王亮看着眼前的人,她可真本事,以为她妈下来了,自己就不敢拿她怎么样了是吧?

    自己探身压着她的手,裹着她的舌头,行,那就开门见山的说。

    于田田她妈下来就看见女儿跟一个男的在一起,并不是陆凡,这人一看年纪可就比陆凡大了。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于田田低着头,王亮威胁她,至于威胁的内容……

    “阿姨,我是田田前男友……”

    于田田她妈被绕的有点晕,前男友不是陆凡吗?不是和好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王亮不卑不亢的,说着自己惹于田田不高兴了,徐娇兰的那部分自然就隐藏起来了,自己要是说了就没有接下去了,于田田她妈的视线在女儿的脸上跟王亮的脸上移动来移动去的,就是想确定王亮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女儿那姿态一看就明白了,那陆凡算是怎么回事儿?

    于田田她妈看了王亮一眼,今天先不跟他说别的,叫他先回去,自己得跟女儿谈一谈。

    “你跟我说,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喜欢陆凡吗?”

    难怪看着就有点不对劲儿,你说别人谈恋爱那个亲热的劲儿挡都挡不住,自己家的这个跟陆凡站在一起就跟兄妹似的,原本以为是女儿不会谈恋爱,现在看,她是拿人家当靶子呢。

    “田田啊,妈别的话没有,你如果不喜欢陆凡,没打算跟他结婚,你就赶紧跟他断,陆凡是个好孩子……”

    就是因为他是个好孩子才不愿意叫女儿耽误陆凡,那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你怎么能玩弄人家的感情呢?

    于田田猛然抬起头,她没玩弄谁的感情,她是真的打算跟陆凡好好的,等毕业以后就结婚的,她心里是这样想的,是真的。

    于田田她妈消化有点困难,自己孩子感情乱成这样是压根就想不到的,那男的看着能有三十多了吧?怎么认识的?当初因为什么分手的?现在怎么又找上门了?他纠缠她,有什么把柄在人家的手里?

    王亮那一看就是有钱人,身上的标志要比陆凡明显的多,陆凡到底还是年轻,气候差了那么一咪咪,于田田她妈心里担心的就是,怕女儿眼皮子浅拿人家什么了,现在被人给威胁了,但是这话当妈妈的没有办法问出口。

    怎么办?

    于田田不知道他手里到底还有没有了,他说就拍过那么一次,后来当着她的面看完就删了,双手撑着头。

    一夜没有睡好,早上母亲难得对着她摆着脸子,说无论是选谁,别伤害陆凡。

    “陆凡……”于田田拉着陆凡的手,陆凡看着小女朋友,难得大清早的就来找自己,搂着她的腰就想行不轨之事,他也是年轻有冲动的,他爸妈为了让他们俩方便一点,房子都给买了。

    天天躲着他的亲吻,自己呼吸有些凌乱,别开脸。

    “你别闹,我有话要跟你说。”

    陆凡停不下来,伸手去拽她的衣服,于田田决定了,就今天把,如果他接受的话,那自己也没什么好反抗的,就这样了,她选择陆凡了。

    “我以前处过一个男朋友……”

    这话足以叫所有男人的火焰瞬间变成冰棒,是,你以前处过一个男朋友,为什么要挑这个时候来说?

    于田田的面皮憋得通红,那话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脸越来越红,陆凡倒是不闹了,认真的看着她,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我跟他上过床,我不是处女……”

    世界都安静了,她也觉得安心了,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说出来了,这样就好,就好。

    陆凡也有想到过这个,因为认识她的时候她整个人的情绪就不对,这也没什么,但是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呢?自己知道算是知道,但是她这样明说。

    “你好好的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于田田咬着下嘴唇:“他昨天找过来了,我怕他找你……”

    陆凡开着车送她一起去上班,一路上没说什么别的话,下车的时候抱抱田田:“这不是什么问题,真的不算是。”

    田田对着陆凡笑了笑,这回是真的把心放回到肚子里了,随便你王亮怎么样,我不怕了,我豁出去了。

    陆凡进了单位精神就集中不了,知道是知道,早晚就会有发现的那一天,上床了不就一切都明白了,但是她这样亲口说出来,他心里上有点阴影,如果是上床了,那自己发现也就发现了,过去了。

    她到底是跟过去的那个人怎么样了,才会那个人出现,她就跟自己说这些大实话呢?她怕什么?

    于田田才要去找陆凡吃午饭,接到一条短信,自己打开一看,以为是谁无聊发给自己的黄色小废料,就觉得这话自己怎么那么熟悉呢?等在看了几眼,小脸上的血色就退的一干二净的。

    年纪小不懂事,什么话都敢说,跟王亮在一起的时候就听他说把女人跟车放在一起比喻。

    王亮拿着手机把玩,想想就知道手机那头的人肯定脸蛋都要烧破了,同事进来看着他在诡异的笑着。

    “你笑什么呢,这么猥琐?”

    王亮挑挑眉头,这事儿只能意会,不能明说。

    田田拉着周翘作陪,怕陆凡觉得尴尬,中午吃饭她是没什么心情,被王亮给甩的,陆凡也没来找她,晚上怕陆凡径直回家,找了周翘做中间人,周翘这人特别爽朗,能吃能说的,看出来他们两个好像有点问题。

    “我说陆凡,怎么吃的这么少呢,胃口不好?”

    田田的心一抽一抽的,陆凡说不在乎了,但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假的?

    不在乎的话,为什么中午没有来找自己吃饭呢?

    陆凡觉得自己有点累,自己也是有点矫情,现在找个处女也算是一件挺难的事儿,初中生都多少床上恋爱了,可心里那关总觉得有点什么,有点小小的膈应。

    就好比你特别喜欢一个电脑,你一直特别珍惜它,结果有一天它坏了,你带着它去修理,打开之后才发现它是个二手货,它的价值根本就没那么高,原本喜欢的心情瞬间就去了一半,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

    “冉啊,包。”

    简宁喊了一句,王冉这才想起来,自己包忘记拿了,赶紧去楼上折腾了一通又跑下来,自己累的够呛,上了车,他是去买书,王冉买点别的东西,女的一旦结婚了好像就有点肆无忌惮的感觉,听朋友说的又卖片子的,自己就挺好奇的,把简宁忽悠出去,然后叫他去书店买书。

    “你找到没啊?”

    王冉这就都要绕迷糊了,也没看见她说的店啊,朋友觉得她脑子怎么就那么笨呢?

    “你现在人在哪里呢?”

    王冉报了位置,朋友说那离自己家也没差多远了:“你过来,XXX小区知道吧,我把我的借你观摩两天……”

    王冉觉得简宁真的应该给自己颁一个最佳人妻奖,她都献出自我了。

    朋友的碟片用报纸包着,踩着雪地棉下楼。

    “我真服了你了……”详细的说了那家店,王冉这才听明白,早说啊,是她说的不够清楚。

    有点心虚的把光盘放在包里,简宁挑了几本书,她没回来自己也不着急,他反正是怎么样的都能打发时间,王冉给他打电话,简宁这才慢悠悠的出来。

    “都买好了?”

    她说要去买点东西,他也没打算问,她也有自己的隐私。

    回到家里,简宁要休息,正好就给了王冉就会,自己在书房就把光盘扔进去看,还好不是光那个那个,故事片嘛,讲的故事挺有意思的,一个男人总是喜欢把老婆锁在家里,上班了就会把门用锁头锁上,楼上住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偶然间捡到了那把钥匙,悄悄打开了那道门,模仿着女人丈夫回家的一切动作,王冉觉得自己的三观啊,好危险啊。

    第二个片子是邱淑贞的,不得不说邱淑贞那时候真是美啊,美的叫人肝颤,梁家辉是王冉最喜欢的一个男演员。

    王冉听见丈夫的动静,自己赶紧就把电脑给关了。

    有人就说,在家不能做亏心的事情,特别两个人用一台电脑的话,你浏览过什么内容,也许他都会看见的,更加不要说放在电脑里面的光盘根本就没拿出来,简宁皱着眉头,王冉在做饭呢。

    自己把光盘退了出来,看着那上面的字迹,自己用手撑着眉头,请问他到底有多叫他老婆觉得寂寞了呢?

    吃饭的时候,王冉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人看自己的眼神,眼睛里带着笑意,她穿错衣服了?

    看看自己的衣服,好像也没有什么错的啊?那笑什么?

    “我很好笑?”

    “没……”自己没忍住到底还是笑了出来,他才发现,自己老婆好像有一点点的闷骚,似乎只有男孩子年纪小的时候才会躲起来看那些限制片,毕竟好奇嘛,她也是好奇?

    亦或者是对他这个当丈夫的觉得有点不满意?

    这就延伸到能力的问题,是个男人就对这问题很是注重,看起来他得下点功夫了。

    碗是他刷的,王冉打开冰箱自己找酸奶,两天喝一瓶,不太喜欢这味道,但是家里订了,他们俩是一人喝一天的,猫着腰,感觉有人湿漉漉的手摸上她的腰,简宁是从来不会这么干的,回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怎么了?”

    简宁的腰身贴着她的臀部,王冉有些慌儿神,因为感觉到有点不对,等等,有点硬的部位……

    他从来没有在卧室以外的地方对她发情,王冉的脸有点烧,因为身后那个不要脸的人似乎在模拟着一种动作,王冉的脸都要烧破了,这是简宁吗?她以为他被鬼附身了,神啊,赶紧来救救她吧。

    清清喉咙:“你要酸奶吗?”

    身后的人明确的在告诉她,他想要的是什么,王冉拽着自己的裤子,这不行啊,带上冰箱的门,他今天很反常啊,吃什么不对的东西了?不对啊,晚饭是她做的,没有做奇奇怪怪的东西啊,被简宁笑的有点发毛。

    “老公,你怎么了?”

    赶紧正常一点吧。

    等于是被他给扛进卧室的,被他放到床上,自己才要起身,面前的人又把她给压了回去,他手什么时候摸进来的她都不清楚,粉团儿被他攥了满满的一把,她承认今天有些小激动,不能怪她,只能怪那片子啊。

    简宁是个很好的先生,不会不问她的意愿就强迫她发生这种事情,好吧,说强迫似乎有些过分,但他一直都很尊重她,今天有些不对劲儿,她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呢,酸胀胀的感觉提醒她,他们甚至衣服都没有脱掉,这不科学啊。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他能给的,不需要靠着光盘来打消无聊的时间,全身的力气都往下面涌,手的力道有些大,王冉能清楚的看见自己那团儿上面的痕迹,只是一瞬间,被他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你……”声音细细碎碎的,他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大多数两个人的夫妻生活有点像是白开水,他总是不温不火的,因为本身的个性就是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弄的王冉有些无言见江东父老,那是她的声音吗?怎么就跟猫叫春似的……丢死人了,自己不停的在纠结,这样不好,她身上的肉会被看见,那个动作自己实在称之不上算是优美,这样不好吧?老天爷啊,怎么会有一坨的肉在腰间呢。

    “专心点……”照着她屁股给了一下。

    ------题外话------

    可能会有人问,思思哪里去鸟都不回复留言鸟,眼看着中秋了,是滴我又开始忙了,6号开始不固定的出差,每天睡的都很晚,请见谅,我姨夫那边换了德国进口的药确实效果很给力,不过价格也很给力,如果谁家有病人有这个病还愿意病人多活一段,并且条件很不错可以去微博给我发私信哈,我可以告诉你们是什么药,我姨夫是直肠癌,五年前动过手术五年后也就是现在癌细胞飞了,但是打完这针前阵子不能起床,现在竟然可以坐起来了,不过花销的话,大概一个月要将近十五万,并且这个是不算在医疗保险之内的,因为进口药是自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