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84 我的亲亲老公

184 我的亲亲老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看了外面一眼,徐秋华乐呵呵的刷碗呢,今天嫂子真是怪啊。

    “我哥涨工资了?”除此之外她还真就想不到别的方面了。

    跟女儿没有不能讲的,王妈妈就说了,家里这可能要动迁,王冉点点头自己也没多问,动迁挺好的呀,坐了一会儿跟简宁就回家了。

    徐秋华从厨房出来还抱怨了两句:“你看看小姑,现在结婚了就不愿意在娘家待了,才回来这么一会儿,那就在家里睡呗。”

    有时候也挺怀念王冉没出嫁的时候,还能有人跟自己说说话,现在她结婚了,也不怎么回来了,心里还挺空虚的,这人嘛相处久了就总会有感情的。

    王妈妈也嗯了一声,是啊,这丫头现在就不愿意回来。

    那结婚了跟没结婚肯定就是不一样的,人家有人家的小家,习惯睡自己家了,换个地方还容易失眠呢,你看简宁如果上夜班你叫王冉留下还比较容易。

    王冉坐上车,自己把围巾摘下来,有点刺皮肤。

    同事一起团了一个围裙,挺便宜的,58块钱王冉就跟着买了一条,围巾这东西差不多就好了,简宁就看着她一直弄个没完,自己眼神往她的身上瞟,开车往家里回,进门王冉换了拖鞋就推他。

    “我要去卫生间,你别跟我抢。”

    简宁失笑,自己什么时候打算跟她抢了?王冉这衣服也没来得及脱,肚子有点疼,带上门,简宁把大衣挂起来,他衣服都是,脱下来也不会随便放的,回头把王冉扔在地上的靴子拿起来看着后面好像有点脏,王冉占着卫生间呢,他没有办法进去,等她从里面出来,看着简宁的动作。

    “你别动我鞋。”

    那鞋是麂皮绒的,收拾起来就特别麻烦,不是你用水冲冲就能干净的,王冉也知道脏了,最近老是下雪,走路就没有办法避免的,一看他拎着自己的鞋就猜到他要干什么了,到时候弄的更惨,她明天怎么穿?

    “我试试。”简宁对着她笑笑。

    “你又不是专业弄鞋的,这个你也有兴趣?”王冉觉得自己老公还真是,什么事情他都愿意插一手,愿意弄就弄去吧,弄坏了,他就别吃饭好了。

    简宁给她的鞋面擦了擦,算是弄干净了可这玩意收拾起来就真的很麻烦,家里也没有工具,最后还是换了大衣把她的靴子装进袋子里,站在门口:“冉啊,你穿衣服。”

    王冉才进家门,吃的又饱自己就懒得动,本来没事儿的,他非得要弄,弄不明白还要拉着自己一起去,她才不去呢。

    “要去你自己去,我有点累,我想睡觉。”

    简宁眼睛就一直放在她身上,王冉没有办法,自己到底是妥协了,就这么远一段路,他就不会自己去啊?楼下就有专门收拾鞋的小店,王冉从柜子里把大衣拿了出来,简宁站在门口叫她把相机拿着。

    “怪人。”自己嘟囔了一句,拎着他的相机拿着就下楼了,他在楼门口等着呢,王冉走下去,换了一双靴子,这鞋是平跟的,她出门一般只要简宁来接或者自己跟他一起走,一般都会选择高跟鞋,两个人的高度差的有点多,穿上高跟鞋呢,就好多了。

    “完了,你比我高太多了。”王冉嘟囔了一句,这有距离了。

    简宁瞪了她一眼,一个女的跟男的比身高,你要是比我高,那我还不要你了呢,我找老婆也不是找柱子。

    “我没带钱包啊。”

    进了小店里,店主笑笑一看就是擦过了,但是你只擦这一小块这是不行的,你自己看不出来,一照太阳就可明显了,说得明天来取了。

    “那行,明天下班我来取。”

    王冉拉着简宁的手从小店门里出来,地面上还有些积雪,踩在脚下咯吱咯吱的响,也没有目地,就走了一段,就当溜达了,结婚这么久了还总喜欢拉手,王冉喜欢他手的感觉,干干燥燥的,又特别大,能包裹住自己的手,她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手不小,可被他拉着才感觉出来,其实自己的手真的不大。

    说说笑笑的,自己给他说单位发生的事情,他就认真听。

    简宁的照相技术也就是那样吧,在外面拍了一会儿,这人很奇怪,就允许他来拍自己,不允许自己拍他,没劲儿透了,回来的时候绕啊绕的就没走平时回家的路线,那边地面有点滑,可能不是主干道,路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估计是前几次下的雪没有清理干净的原因,王冉停住脚步。

    简宁回头看着她,她不走还托着他的手,自己也肯定走不成。

    “我鞋底儿滑……”

    简宁看着她,那她是什么意思啊?

    “你被我呗?”

    简宁转身就要走,在大街上背来背去的就多难看,如果她想,自己回家怎么背都行,跪在地上给她当马骑也行,但是外面NO。

    王冉就知道这个人,从后面一溜烟的拽住他衣服,想摆脱自己,没门。

    “老公……”

    “我耳朵有点疼。”简宁自己跟自己说着话,那样子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你要是不背我,我就不走了。”王冉干脆就往地上一蹲,多大年纪也不妨碍她跟自己丈夫撒娇啊。

    简宁看着路边走过去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是没什么话,但是唇边的那一点笑意还是被他给扑捉到了,不用猜了,肯定就是在笑他们啊,简宁走的更快了,太丢人了。

    王冉一看,行,你走吧,我就在这里蹲着了。

    最后的最后……

    当然还是她获得胜利了,挺大的人就跟小孩子一样耍无赖,简宁蹲在地上,王冉没有动,他回过头看看自己老婆,那小脸冻的有些发红,这个天气就实在冷的紧。

    “不上来?不是你闹着要我背的,不用的话那我就起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呢,王冉就从后面趴了上去,干嘛不用,有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自己趴在他的后背上,简宁是蹲的有点低,自己起来的时候晃了一下,把她身体往上送送,这样自己也好背。

    “太沉了,你涨了多少斤啊。”

    女人最讨厌男人问自己的体重,明明就是他太瘦了,这个身高的男人至少也得有个一百七八十斤的那才像是样子,那样背起来自己也不会觉得累。

    “你的意思是说我胖了?叫我减肥?”

    当初是谁说的,她一点都不胖,胖点好,现在就嫌弃她胖了。

    简宁失笑:“开玩笑的,这样就真的挺好,正正好。”

    往家里走,路上的冰结的很厚实,有时候他走也会滑,他身体一动,王冉就跟着喊,在把自己给摔了,开玩笑她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摔跤,就车祸那一次,弄的她现在都有心里阴影,特别害怕自己的身体跟地面接触。

    “你慢点,在摔了我……”

    简宁快走了两步,停下脚步在把她往上送送,王冉的双手搂着他脖子:“你说有那么好看的,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这就是她一直特别想知道的,自己的模样自己心里清楚,她不认为自己外在有什么魅力能吸引别人的,她也跟别人相处过,你看宗伟宸最后不是选择了简心。

    简宁特别怕听见这样的话,他这人跟王亮不同,王亮是明骚,简宁呢则是属于典型的暗贱型,怎么样自己心里想想就得了,从来不会用嘴巴说出去,什么我爱你之类的话,你想都不要想,他觉得这样的话就不应该是他能说出来的,不属于他的词藻范围之内。

    自己哼哈的就是不往正题上跑,王冉觉得他太没有诚意了,就说就一眼看中她了被,说出来能难为死嘛?

    简宁心里淡淡的想着,能死。

    没进小区,简宁要把她放下来,那有门卫呢,叫人看见多不好啊,在外面就算了,王冉死活就不肯下去。

    “王冉女士,你今年都三十多了。”

    王冉拧着眉头,不用你来告诉我,我也知道我今年三十多了,三十多就不能跟老公撒娇啊?

    “你要是把我放下来,你信不信我就坐在门口哭。”

    简宁被她逗的,还是给背了进去,果然门卫看了一眼,人家也不好意思一直看一直看的,就觉得挺稀奇的,你看新结婚的小夫妻就都没有他们俩这么腻,老夫老妻的还背来背去的,再说他是小区里的门卫,对简宁还算是熟悉,这人好像给人的感觉就不是这样的。

    “回来了。”

    简宁点点头,耳根有点红,背着王冉往里面走,小区里的几个老太太晚上闲的没事儿就健身娱乐聚在一起跳跳舞什么的,就在门口附近,这就肯定会撞上的,有热情的就大声打着招呼,王冉这回不好意思了,有认识的。

    “你放我下来……”自己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想着他赶紧把自己放下去就好了,结果这人还不干了,就那么硬生生的把她给背到楼上的,王冉捂着脸。

    “完了没脸见人了。”

    自己耍贱是耍贱,那不等于说要在别人面前耍贱啊,这都成什么了,自己这个年纪,还叫丈夫背着,她们在背后得怎么说自己啊,简宁就呵呵笑:“你自找的,刚才我叫你下去,你不肯。”

    自己进了房间换了衣服,拿着相机在摆弄,王冉也换了衣服,今天的暖气烧的就特别好,穿着衬衣都觉得有点热,客厅的窗户被简宁欠了一个缝儿,王冉在卫生间里洗澡,自己把头发挽起来,就特别讨厌自己的头发,你说它为什么就要掉呢?用梳子一梳,梳子上面也都是,整天就弄这点头发玩了。

    洗到一半喊他:“有时间没,帮我搓下背。”

    你看生活就是这样的,在没结婚的时候你就想象不到,自己怎么可能会叫一个男人来帮你搓背,想都不能想,可是结婚了两个人相处久了,这个人就好像变成了你的一部分,你提出来这个要求,害羞?害羞那是什么东西。

    简宁给她搓了几下,王冉突然转过身就抱住了他的腰身,自己踮着脚勾着他的脖子过去吻他,简宁试着推她,她一身的水弄了自己一身,还能不能行了?

    可王冉今天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的疯,死死搂着他的脖子,他被吻的无奈,自己只能硬生生的接受了老婆的热情,硬是跟她燃烧了一把,战场从浴室一路蔓延到了床上,他被王冉推到床上。

    简宁有点不习惯这样,觉得很不卫生,他也不愿意她这样做,虽然吧,好像男人就没不喜欢这样的。

    试着起身,王冉又把他的身体推了回去。

    “别动。”

    “你别……”

    “别怎么样?这样?”她坐在他肚子上就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摸着已经疲软的那物,自己慢慢的上手,什么叫暗贱,伟亮给简宁还有王亮起的这个外号那不是随便起的,做朋友就是这样的,你能看见他的内里的一切,王亮就是个孔雀,他愿意叫所有人看见他的美丽,他就是明着发骚,骚包一枚,简宁则是含蓄的多,嘴上说着不太喜欢她这样,心里却一点挣扎都没有,说不喜欢那就是假的,就是怕她不喜欢,别人夫妻生活好像都是男的在主导,他们家则是换了回来。

    王冉觉得手脖子有点疼,晃的自己手腕很痛,可他闭着眼睛那样儿,自己咬咬牙,行,我一定让你圆满。

    可是手就没什么劲儿,换了嘴上去,躺着的那个人动了动,动作很大,王冉心里撩了撩,原来还是喜欢这样,说实话她并不是很喜欢这样,毕竟还是有别的味道的,偶尔可以,天天绝对是NO。

    自己也没什么经验,就特别想一口给他要掉,这个死男人,竟然伸出手按着她的头,似乎就想让她在深入一点。

    王冉喉咙卡了一下,该死的,这不是他应该有的举动,拜托,这跟自己老公对不上号啊,她不是找错人了吧?

    最后的速度自己没控制好,或者说最后根本就不归她玩了,火是她点起来的,但是最后收尾却不是自己的意愿,他的动作越快越快按压着她的头,她这么一点力气根本就抵不过他的,以前那都是简宁让着他,自己的嘴巴好疼,然后被他呛了一下。

    简宁是没动作了,自己躺了下去,老老实实的就躺在那里,王冉拖鞋都没有穿就往卫生间跑,自己呕了半天,觉得胆汁都要吐出来了,这是一次很不友好的旅程,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吃香肠了,有阴影了。

    旁边有人递过来一杯水,王冉接了过来,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一开始是你说不要的,最后又变成……

    想着自己想脱身,他竟然压着自己的头,不叫她动,果然是男人哈。

    简宁把她给抱起来,王冉推他,心里有点来气,是她开的头,是她想这样叫他高兴的,但是没想做到这程度的,两个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先回床上了,他后跟回来的,灯已经关了,王冉就觉得嘴巴有点难受,可能是因为心里作用。

    后面的人摸上了床,大手摸着她的后背,似乎在安抚她,好吧,她就是这样宽容的人,被老公一摸,就忘记那事儿了。

    “下次不能这样。”

    简宁用下巴抵着她的脸,大掌摩挲着她的腰身,摸着摸着感觉就又来了,他把自己的生理欲望控制的很好,就像是他吃什么不吃什么,他都是有规划的,不是一个太重欲的人,可是今天心情真的就特别的好,带着一抹的阳光,虽然惹她生气了,但身心都是特别嗨皮的,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慢慢的进攻。

    早上开会,精神有点不集中,有点发虚,大家都是男人,怎么回事儿其实看得出来。

    简宁甚至在开会的时候就真睡着了,闭着眼睛,他保持一个动作,就维持着,主任那边也看不见,就算是偶然一眼看过来,也会认为他是在听呢,倒是他对面的韩医生看的很是清楚,简宁是在睡觉。

    昨天自己妈回来就说了,简宁背着他老婆进的小区,韩医生结婚的时候也没这样过,在一个男人年纪大了就开始走下坡路,工作上就被分去了太多的心思,回家对着老婆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满满的行程不是上班就是动手术,哪里还有什么需要了,偶尔会冲动一把,但是次数是越来越少了。

    简宁晃晃自己的脖子,昨天有点没睡好,搂着她睡了一宿,胳膊被枕的有点麻,早上动都不能动了。

    原本想喝水的,结果一口水都没喝上,就开始忙工作,王冉到了单位忙到中午吃午饭,自己拿着手机,给老公发了一条短信,就特别想跟他腻。

    “晚上吃什么?”

    等了半天没有回信儿,想必是在忙吧,这个工作好也不好。

    她晚上已经打过电话说要晚回来一点,简宁到点下班,小区里有一家在卖车库,说是房子已经卖了,人家不在这里住了,要去外地,车库开价也不算是很高,简宁看着那个出售消息自己打了一通电话,人是从上面下来的,住了这么久,他才知道这车库是他家楼上的。

    彼此都是邻居,但不相熟,那人也挺敞亮的,他是着急出手,本来打算房子车库一起卖的,结果没成,买房子那家不要车库,那自己留下也没用啊。

    开价不算高也不算低,照比他买的时候肯定高,现在都什么价格了?但是照比着新车库就一定是低。

    谈好了,简宁说回家跟太太商量一下。

    王冉下班,刘振刚碰到了。

    “王工最近不坐车了呢?”也挺奇怪的,就从那次自己进她家里喝了一口水开始,好像她就再也没有坐过班车。

    王冉也不能说自己丈夫是个小心眼就笑眯眯的:“嗯,我这车不开不等于白买了。”

    刘振刚觉得这就似乎就借口,你忙一天了,累的够呛,还开车回家?可这话自己也不能说出口。

    王冉上了车,自己叹口气,她真是累啊,买的时候其实没觉得,可是自己开就觉得累,开车到家,锁好车把钥匙扔进包里,鞋子踩在大理石上一响一响的,人才上楼,门就被推开了,他踩着拖鞋探出来一点身体。

    “外面冷嘛?”

    王冉站在门口脱自己的靴子,这鞋不好脱,穿的时候其实也不好穿,里面发滑,自己光着一只脚踩在地上,那只就拽不下去了,简宁走回去水都喝完了,看着她还在门口跟那只鞋作战呢,自己过来帮她把鞋给脱了。

    “嗯,还行,不算是冷。”

    拍拍自己的脸,把大衣放在沙发上,东西一扔,进厨房找吃的去了,有点饿了。

    好在他做饭了,自己也没挑,饿的厉害了,拿着汤匙直接盛了米饭,菜都没有吃。

    “中午没吃饭?”他微微皱着眉头,她的胃啊,还要不要了?

    “吃了,就是饿了。”王冉笑笑,觉得自己也挺无语的,吃完饭又撑到了,这就是饿过劲了,习惯每天六点吃晚饭,今天拖到八点了,肯定肠胃不接受的。

    不愿意动,穿着白袜子就往床上一趟。

    “有热水,洗脚吗?”

    “不洗了今天,太累了。”王冉翻了一个身,她就想睡觉,牙都不想刷了。

    简宁把水兑好,自己端着进来,放在地上,把她的袜子给脱掉,王冉还不愿意动,自己踢了一下,还是被他把脚拽了过去。

    “听话,我给你洗。”

    你给我洗,我也累啊,我就是不愿意动嘛。

    简宁拿着毛巾把她的脚擦干自己出去倒水,回来等了一会儿,王冉已经睡了,等到十点她还没有要醒的样子,伸出手推推她。

    “去刷牙。”

    王冉从来就没恨过自己有这样的一个龟毛老公,现在恨死了,她都要累死了,怎么就不能可怜可怜她呢?她要累死了,她要累死了,自己耗了一把头发从床上抬头,恨恨的看着他,这样做就太不人道了。

    “赶紧去。”

    刷完牙上了床自己扑进他怀里,用牙齿去咯他的胸部,不停的用牙磨,就当那是磨牙石,谁叫你欺负我的,谁叫你叫我起来的,我现在不困了,你说我明天怎么办?明天三点就得出门,一想就是一把老泪。

    说是睡不着,没一会儿她睡的就比谁都快,简宁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有点疼,她是真的用力气了。

    男人跟女人的胸能是一样的嘛,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发麻,她已经走了,自己坐起身试着清醒清醒,从床上爬起来,自己把被子叠好,放进去然后收拾家里,早饭也没有吃,一直忙活到到点去上班,在医院随便吃了一口,胃口不是很好。

    医院又有公派的名额,简宁是一遇到这样的事情就往后躲,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现在很好,把老婆扔在国内,自己出去半年,就是半天他都不行,任由别人明里暗里的挣破头,他是一点不为所动。

    大跌眼镜的是,这次派出去的人竟然是陶林玉。

    哦哦,有热闹可以看了,卫城本来就是觉得陶林玉不顾家,她在出国半年,恐怕卫城得疯了吧。

    夫妻俩上次闹的不愉快,虽然喊出来离婚了,但是离婚哪里就那么容易,冷静下来想想,谁能离开谁?天天觉得这人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可是一离开他,心里不就难受嘛。

    这对陶林玉来说就是个机会,她不像是简宁无欲无求,自己也想力争上游,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了。

    卫城的态度出奇的冷漠,这还算是家嘛?生了孩子,他们两个都不养,叫姐姐帮着给养,现在陶林玉说要出去就出去了?扔下自己一个大男人在国内半年?她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跟别的女的跑了?

    可是自己说,也说不动她,等于白说,说了不说有什么差别?

    卫城觉得累,你说生活为什么就那么累呢?

    “你不反对?”陶林玉都做好准备了,准备等着卫城发飙,或者等着他提出来离婚,但是没有,就什么都没有。

    卫城只是特别安静的看着陶林玉,期间皱了皱眉头,他问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有些话做夫妻这辈子都不能说的,离婚并不是一件小事儿,不是一件挂在嘴边,你说说就完的事儿,想想自己也挺可笑的,他不让陶林玉工作嘛?那当初自己工作不是挺好的时候,为什么就没这种心态呢?

    说到底还是自己膨胀了,是的,他的内心膨胀了,觉得自己能赚钱了,能养家了,她就理所应当的按照自己所说的来。

    卫城觉得自己变了,变的让自己都有些陌生,现在回头去看看,那个人是谁?

    明明应该吵起来的,最后竟然没有吵,卫城竟然还让陶林玉去。

    早上送了孩子去学校,在忙也不能就扔着孩子就真的不管啊,在这样,孩子以后就叫别人爸爸妈妈了,卫城对着儿子摆摆手,儿子现在全托,也是为了锻炼孩子早点能适应,陶林玉她妈不干,可卫城说了,他们家现在就这条件,孩子必须得早早的适应。

    王冉现在是到家就睡,累的不行,浑身都跟散架子了似的,顾不上简宁,家里的饭就更加不用说了,简宁能做就自己做,不能做就出去买着吃,她是压根一点一丝都顾不上,楼上搬来的新邻居特别有意思。

    女的好像叫什么思,或者叫师吧,男的总是吼着喊女的名字,女的也不敢示弱,他们俩吵架的声音估计只要张耳朵的就都能听见。

    这才早上五点钟。

    楼上这对夫妻特别有意思,女的很忙,好像除了忙本职的工作之外还有点别的兴趣爱好,时间就花在那上面了,早上做饭菜好了才发现忘记做饭了,男的呢,家里条件很好,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能招风的人。

    “没饭你叫我吃西北风?”

    “我这一天就没有一秒钟休息的时间,我忙完这个要忙那个,忙完那个还要忙这个,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

    那的声音更呛,你忙你忙什么了?工作自己不说,你可以不忙的,谁叫你忙的?他差钱嘛?

    “你早上大清早就爬起来,需要我提醒你,你做的是工作嘛?”

    女的就火大了,凭什么女的就得干活?不想跟他吵,可男的就是不愿意,昨天晚上叫她出去玩,你看她耷拉着一张脸,死活不去,说自己还得弄小说,小说小说你干脆就跟你的小说过去得了,有病吧。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似的,我不想出去玩难道也错了?”

    男的笑了笑,笑声挺刻薄的,从钱包里拽出来几千块钱,觉得还不够连带着自己钱包里的卡一齐都摔地上了,你不就是喜欢钱嘛,我给你钱,够不够?

    女的看着男的憋气,拿着水果盘就想摔,最后举了举,没舍得,这东西就挺贵的,把果盘里面的苹果都给摔了,这样还不能出气,看着凳子就摆在客厅里,早上她写完小说就顺便扔在哪里了,随手拿起来照着地面就是一砸。

    王冉就特别想上去提醒他们俩,别把房子给弄破了。

    女的瞪着眼,就斜视着男的,那意思,我就没错怎么样吧?男的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自己照着那摔在地上的椅子就是一脚,踩着拖鞋走到果盘边,拿起来举高了起来。

    “你道歉不?”

    女的就熊了,这东西花了自己挺多钱的,当初就是觉得好看,攒稿费最后才哭着喊着买了这么一个,她自己都没舍得摔,知道他有脾气,说摔就真的敢摔,憋不过那口气,不过还是生硬的道歉了。

    “我错了。”

    男的把手里的玩意扔在桌子上,没那个劲儿就别跟自己犟,都多少次了,最后道歉的人还不是她嘛,有本事她就什么都别在乎,冷着脸,她道歉自己那口气就过去了,其实不就是没饭吃嘛,她说两句好听的过来哄哄他,这算是事儿嘛?

    “地上的钱你捡起来……”

    “我不……”

    手又摸到那水盘盘子上去了,女的没招,自己玩不过他啊,慢吞吞的把钱都捡起来了,放在桌子上。

    男的也是气饱了,这样还吃什么啊。

    “钱你留着买鞋吧。”

    五分钟过后,两人腻在一起,女的搂着男的脖子:“我错了是吧?”用手拧着男的大腿内侧,她错了是不是?

    男的脸上颜色五彩缤纷的。

    王冉努力去听,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了,不打了?哎呦,这一大清早的,你说这砸的,就差没把她心脏病给吓出来了,听了一会儿一看手表,天老爷,完蛋了,听过头了。

    到了单位一想,这人真是有意思。

    晚上难得回去早一次,简宁晚班,才进小区门口,看着一辆车开了进来,自己也没多注意,家里买车库了,她的车停在里面,简宁的车停在外面,停半天,自己才把车库的门放下来,就听见后面有人吵架。

    “不去,我晚上有事儿。”

    “你又有什么事儿?”

    “你管着吗?”

    男的一赌气开车就走人了,女的好像也气的够呛,鼓着腮帮子自己就往楼上去,经过王冉家门口的时候这好像发现这是邻居,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王冉笑笑。

    王冉回到家里,简宁没在家,家里有点冷清,自己晚上挑他可能不太忙的时间去了一个电话。

    “老公你不在家,我好寂寞啊……”

    简宁夹着电话,脸上一直在笑,他手上就没断下来,一直都很忙,不巧的很,今天就没有休息的功夫,听着王冉说话抱怨,没一会儿护士进来喊他,说是有病人要不行了。

    “真是的……”王冉挂了电话,他忙就说忙嘛,别接电话就好了,不知道他吃饭没有啊?

    自己踩着拖鞋进了厨房,找了半天东西,家里也没剩什么,做也太浪费时间了,还是给他买吧,自己拿着车钥匙裹着大衣,一下去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了。

    楼门口一楼里面就站着两个人,她用肉眼瞧着,如果在严重一点,估计一会儿就滚一起去了,这样不好吧?很是影响风化的,自己在地上跺了一脚,那两人总算是有点自觉了,微微松开了一点距离,男的是压根就当王冉是透明的,搂着自己老婆往楼上去。

    王冉一直就好奇,天天吵架吵成那样还能一起过?这都是什么人类?

    买了一些吃的,自己开车送到他办公室去,简宁是压根就没有回来过,王冉明天下午过去单位就行,还有点时间,坐了一会儿,眼看着都要十点半了,简宁这才进来,嘴巴都有点发白,估计是一天没怎么喝水。

    “怎么过来了?”

    “吃晚饭了嘛?”

    “嗯,吃了半个盒饭。”

    没有时间吃。

    这给王冉心疼的,他本来就属于挑嘴的人,一般的东西就都不愿意吃,别说盒饭了,肯定是没时间又错过午饭的点了,对付吃了一口,自己看着他吃了没两口,那边就呼他。

    “赶紧回去,这都几点了,到家给我来电话啊,我这边还有事儿,冉……”

    王冉摆摆手,赶紧去吧,自己拿着东西就回家了,躺在床上才想起来要给他去一个电话,简宁没接,早就把这码事儿给扔脑后面了,一晚上又去了两个病人,副班就嘟囔,简宁简直就是杀手啊,就没有他值班不死人的时候。

    手术室的那些家伙就更加不用提了,后半夜三点多这总算是没什么人了,自己坐下身,双手按压着太阳穴,有点疼。

    靠在椅背上,自己喘口气,就冲着他现在这样的工作,这样的累,要孩子哪里就那么容易啊,简宁无奈的笑笑,好像问题就在他身上。

    下班的时候她还在睡,估计昨天也是没睡好,上了床搂着自己老婆的腰身,手摩挲了两下就睡着了,王冉感觉是他回来了,自己也没睁眼睛,一直又睡了一会儿,醒的时候看着他的手爪子在自己胸上呢,睡衣已经被他撂了起来,是不是就所有男人就都有这个习惯?拿开他的手,可是那人没动,手在她胸上捏了两下,然后继续放着,王冉无语。

    自己要动,他动了一下身把她拉进怀里,下巴摩挲着她的脸,他的胡子弄的她有点疼:“头疼。”

    王冉坐起身自己给他按压着头,这样下去没病才怪呢,简宁巴拉巴拉王冉的腿自己又睡过去了,她什么时候走的,恐怕他都不清楚吧。

    换了衣服在门口穿鞋,带上门自己出去买了一些吃的,拎回来放在桌子上,自己现在就得去单位,其实王冉觉得自己对这个家也是付出的不够,两个人对着忙,只能叫他出去吃,或者自己做,心里挺对不起他的。

    简宁一觉睡到下午两点,被王妈妈电话吵醒的。

    抓过来一边的电话,在床上摸了一把,好像王冉已经上班了。

    “妈……”揉揉脸,坐了起来,多累跟长辈说话,即便看不见,他也不会躺着说的,王妈妈叫简宁回家吃饭,就知道王冉顾不上他,不过还是被简宁推了,他宁愿在家里什么都不吃,也不愿意折腾,虽然距离不是很远,但是自己就是懒得动。

    ------题外话------

    对于昨天出现的失误,再次表示我无限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