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89 天崩地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也不是怕,就是觉得她可能不太喜欢我。”田田眼睛看了王亮一眼,至于因为什么,想必你心里比我更加清楚。

    王亮拍拍田田的手,他妈是人也不是母老虎,再说就算是老虎,还有自己在身边呢,怕什么。

    于田田被王亮第一次正式带回家了,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要简单一些,王亮以为自己会闹心的,毕竟领回家了,关系就不同了,结果没有,一觉睡到大天亮,完全就是没负担的。

    于田田想着今天要跟他回家,自己早早就起床弄头发找衣服,上次不算,这次得把失分找回来,偏偏王亮就赖床,死活不肯起来。

    “王亮都快十点了。”田田推了他一把。

    他是醒了,嗯了一声,表示自己也要起床,可起着起着人还是没动静,田田前后叫了五六次,终于把王亮给弄的不耐烦了。

    “你要是在喊我一次,你就试试。”

    说完话自己埋头抱着枕头继续睡,你说大好的周末还不能睡懒觉了?一个星期也就是这么一天轻松,她这样都不叫自己睡个够?他知道今天要回家,那几点回去不行,非得一大早的就来推他,有病吧。

    换个女的,脾气大的也许一摔袖子那就走了,偏偏于田田就吃吃王亮这一套,他一吼,自己就去一边等着去了,他睡能睡多久?结果她还真低估王亮了,十二点他都没有要醒的意思。

    将近一点,他算是睡好了,自己换了衣服,领着于田田就回家了,这算是田田第一次正式登门。

    王亮他妈这人吧,其实相处起来,一点也不难相处,你不惹到她,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当做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于田田似的,该怎么说话怎么说话,语气还挺温柔的,田田有点不敢王亮他妈的眼睛,毕竟自己当初闹的动静有点大,心里发虚。

    “一会儿在家里吃饭吧,你坐着,我进去准备饭菜。”

    亲自下厨,这诚意够了吧。

    田田长长出口气,自己看着王亮他妈进了厨房,觉得心终于落到原地了,她就是怕这个人。

    “我妈能吃了你,小样。”王亮横了她一眼。

    田田对王亮的妈妈保持的态度就是讨好,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是她不能控制,她就一个劲儿的傻笑,王亮他妈说什么自己就说是什么,给夹的菜不管好吃不好吃她都吃的心满意足的,这副拍马的样子叫王亮看着很是有些无奈。

    田田懂的也不是特别多,但是王亮他妈愿意说,她就愿意听,时不时自己能搭两句。

    王亮就不喜欢于田田把重心放到别人的身上,自己拿着手里的靠垫一直往她身上敲打,王亮妈妈都看在眼里了,心里叹口气,这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她能陪我多久?不就是说了两句话,你看看你这样子。

    王亮不停的骚扰田田,田田就端着笑脸对着王亮妈,王亮火大了,拿着靠垫照着于田田的头就砸了过去。

    “你那么喜欢我妈, 你跟我妈过吧。”

    于田田也火大了,毕竟突然被人一砸,能不火嘛?自己回手拿着靠垫就要砸下去,结果高高的举起来,轻轻就落下了,舍不得砸,再说她也没本事对着王亮发狠,两个人关系里,她才是弱的那一方。

    王亮他妈眼睛看的有点疼,虽然说自己儿子自己心疼吧,但是这姑娘这举动,有点太给女人丢人了,砸过去啊,你还轻飘飘的落下了。

    这是王亮家,他能有什么拘束,自己一会儿拉拉她的手,一会儿躺在她腿上,给于田田折腾的,要是他们俩,就怎么都行,可这不还有外人嘛,你说他就光明正大的拉着自己的腿就倒,于田田的脸有点发烧。

    王亮他妈起身,得,自己眼不见心为净。

    “你们俩玩吧,我上楼睡个下午觉。”

    要准备回家的时候,接到王冉的电话,王冉好像在忍着笑。

    “来不来家里?”

    “你请我吃好吃的?”王亮挑高着眉头,你不是烦我去你家吗?得,这人还挑理了。

    “不来拉倒,伟亮处女朋友了。”王冉就说了这么一句,王亮立马就精神了,靠,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当然要去了。

    王冉挂了电话自己看着放在脚边的水果,她是借口出来买水果了,里面的气氛太过于尴尬了,伟亮带着女朋友来家里,本来也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能领她家里来的肯定就是奔着结婚这条路去的,结果这人……

    段伟亮这女朋友了不得,见过女的特种兵的没?

    这位就是。

    就单说那脸上的气势,完全力压伟亮没商量。

    伟亮的婚姻这不是他自己个儿能决定的,你怎么玩都行,那是在外面,回到家你是这家的儿子,你就得有这种觉悟,他们家不像是王亮他家,不要求孩子找门当户对的,段伟亮的家里很是在乎这些,找的这位姑娘……额,叫姑娘有点侮辱人家了,简直就是位女战士。

    上身衣服挺正常的,下面穿的是迷彩裤,往那里一坐。

    简宁眼睛有点跳跳的疼,蹙了蹙眉头,说实话他不像是王亮那么喜欢好颜色的,不过眼前这样的也绝对不是自己的菜。

    段伟亮算是载了,他玩不过这女的。

    家里说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他是想反对了,可他反对没用啊,老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自己说了不算,这也就算了,玩了这些年了自己也应该收收心了,都玩过了不是,那天跟朋友出去喝酒,喝的多了,当时要甩手里的那姑娘,那姑娘长得溜光水滑的,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儿,跟他一起也是为了他钱,这大家心里都知道。

    伟亮知道自己这样,他也不是什么美男子,不至于就叫女的狼哇的往自己身上扑。

    那孩子有点不懂事,就说不分手。

    “你跟我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钱我也给到位了,你还想怎么样?不分手给我做二奶?不好意思,我就是有那打算那人也不能是你。”把手里的烟头一扔,本来嘛,出来玩有出来玩的讲究,自己跟王亮不同,不是什么女的都能往家里带的,能用钱买来的女人坚决不能做他段伟亮的老婆。

    那姑娘就是玩不要脸的,无非就是想要多点东西被,把伟亮弄的有点不耐烦,跟你说好听的你不听。

    直接上手,两把三把就的把人给扯开了,手指着女孩儿的脸。

    “给你点脸,你就赶紧捡起来。”

    自己往车上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女的,说实话女的长成这样,伟亮就挺替她爹妈觉得上火的,不是说有多难看,那头发短的,皮肤挺黑,这样的在伟亮的心里,直接就是零分,他要求不高,哪怕老婆不好看,你也稍微白点,这样看着还能添点性趣不是。

    结果人倒霉喝口水就塞牙,那黑面神说是他未来老婆。这把伟亮给恶心,他就想问问自己妈,她是不是诚心的?自己要求也不高吧,不就是要求皮肤白点,他妈当时怎么说的?

    伟亮回忆了一下,他妈当时明摆着愣了一下,然后拍着胸脯跟他保证的:“绝对白。”

    就这样的扔煤堆里就找不到了,还白?

    吃完饭总要送她出去的,他好心好意,你看他们也不陌生了,被她都瞧见过,这就不能处,不然她将来心里还不得有阴影啊,他得在未来老婆心里跟一张白纸似的,就好说好商量,你看我们俩不合适,才开口一句,他嘴就是欠啊。

    “我喜欢的是白姑娘……”

    人怎么飞出去的,自己都不知道。

    段伟亮啊,他段伟亮体重有一百六十多,这女的撑死也就一百二,也许一百二都没有,怎么把他给扔出去的?伟亮当时摔在地上的第一感觉就是,完了,他这辈子要完了。

    摔也摔了,这回总不行了吧?结果可好,女的给他妈回信,说满意的很。

    满意?

    哪里满意了?满意把他给摔趴下了?

    段伟亮不清楚的是,蒋娟吃的苦比段伟亮能想象当中的还要多,她接受的那些训练,虽然是女的,跟男的一样练,家里都是当兵的,一家子的男人,她妈都是偏男性的,在这样的家庭里,你指望她能有多少的温柔?她当然不愿意跟这样的男人结婚,可她没有认识男人的机会,要么在部队要么就是家里介绍,部队的话,她不能接受跟自己手底下的人恋爱,上面的又没有合适的。

    蒋娟是可以跟男人比拟的女人,大夏天顶着将近四十度的高温,拎着粗水管子往泥里灌水,他们就是这样训练的,钻铁丝网下面弄一筐的石头,在泥浆里训练,这都是小儿科,出去不带食物训练,那是抓到什么吃什么,不吃你就等着死吧,摆枪的时候,哪怕就是有眼镜蛇出现在你身边,枪要保持纹丝不动,这才是他们。

    大冬天的自己穿着背心,领着一群光着膀子的爷们在雪地里跑步,你指望她身上能有多少柔情?

    蒋娟跟王冉还有田田就完全是两个极端,纯爷们似的女人。

    这把伟亮给坑的,这女的简直就是个女汉子,你打肯定就打不过,这不用合计,他动过一次手,蒋娟怎么出手的,他都没看清,照着他面门咣咣两拳,当时打的他鼻血流的那个欢啊,那之后伟亮就老实了。

    打也打不过,骂的话,你说一个大男人骂街是不是就有点太难看了?他不干那么娘炮的事情。

    有什么事情要提前跟她说,因为她的时间很忙,这简直比联合国的都忙,伟亮老早就说了,自己有两铁哥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早晚得带着她见见,蒋娟这拖了多半个月,总算是空出来时间留给他了。

    简宁抿着唇,他搞不懂伟亮,这是找老婆呢?还是找男人呢?

    按照什么标准去找的?

    心里蛮同情伟亮的。

    王冉打开门,简宁踩着拖鞋出去接了一把,这样来看,自己老婆就太正常了,最正常不过了,王冉往里面看了一眼,悄悄问简宁。

    “跟你说话了吗?”

    简宁对着王冉摇摇头,压根就没开过口啊。

    伟亮觉得有点下不来台,才要开口,她这样不合作算是什么意思啊?这是自己朋友,面子都不给?还没开口呢,蒋娟就起身了,她时间就差不多了,下午还得回队里。

    “来也来过了,那我就回去了。”

    你妈的,你什么意思啊?

    伟亮目光转冷,你就牛逼也不至于牛逼成这样吧?

    “你什么意思啊?屁股坐下来没十分钟就说要走,简宁老婆都出去买菜了……”

    “我叫她买了?”蒋娟的态度很是咄咄逼人,或许这只是伟亮自己单方面的感觉,她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很是正常,平时她就是这样说话的,她没有叫别人做饭给自己吃不是吗?

    蒋娟看不上简宁还有王冉,住这样的房子,两口子都干什么工作的,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钱?还不是花国家的,至于简宁就更加简单了,医生怎么样才能大量的赚钱,住得起这样的房子,他们也住的不安心。

    她说走,那就是谁都留不住。

    王冉一看人都穿鞋去了,自己纳闷,这是哪里没款待对啊?

    “怎么了?要下楼转转吗?”

    “我队里还有事儿,那我就先走了。”

    王冉赶紧穿鞋,第一次领家里来,自己怎么都要送一送的,蒋娟压根就不跟人客气,什么送不送的,在她这里就没这样的说法,自己下楼走的很快,把王冉就给甩后面了,王冉是连跑带颠的追上去了。

    “那你……”话都没说完呢,人家压根就没把视线放到过她身上。

    王冉心里觉得有点挺不得劲儿的,这哪里是女人啊?

    为人处事都不会?

    回到楼上,伟亮那脸色就别提了,王冉尽量不提蒋娟的名字,要不说起来也尴尬,王亮跟于田田来的快,可人都走了,王亮什么都不知道啊,进门就开始问。

    “人呢?我奔着人来的,人走了?”

    室内的气氛有些尴尬,王冉清清喉咙,伟亮摔门也走了,饭都没吃,王亮就纳闷,等听完王冉说,觉得不太可能,伟亮家里就是在愿意找门当户对的也不至于弄来那么一个女的给伟亮,怎么说都是亲儿子啊。

    “特种兵?”

    王亮问的满是兴趣,应该很好玩吧?

    段伟亮回家里就说不打算处,被他妈三句就给喷回来了。

    “这事儿你说了不算,你爸都已经定了,伟亮啊你以前玩妈没拦着过你,当父母的没有不愿意孩子好好的,可是家里有家里的困难,你跟蒋娟结婚,是你高攀人家……”

    这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伟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官场上那些事儿自己也懒得去管,他不接他爸的棒,就是觉得,他爸做到这个份儿上已经就挺让人眼红的,自己能撤就赶紧撤,何必去趟那趟浑水呢,结果最后没想到,自己死在这趟浑水里了。

    “妈啊,你可真心疼你儿子,你找的这个母夜叉……”

    “怎么说呢?怎么就母夜叉了,不就是工作性质特殊了一点……”

    特殊?

    那特殊的不是一点半点的。

    世界上估计没有结婚比他段伟亮更加快速的,蒋娟打了报告,上面有她爸妈,批下来的特别快,然后就结婚了,没有酒席没有宴客,因为蒋娟说那样的形式主义在她这里行不通,她家里也不愿意,就连去领证那天,伟亮在门口等了她两个小时,他从来就没有这么惨过。

    我XX妈的,简直就不是个东西,有结婚都定了,结果女的不出现吗?

    怎么打电话,就是压根不通,自己都没什么耐心等下去了,不结那就拉到,结果一辆部队的车停在门口了,车上的司机跳了下来,咵一下子就把车门给打开了,这女人可能是才从非洲回来的。

    一身的军装浑身都是泥土,脸上全是迷彩,这是来结婚还是来玩野战的?

    蒋娟看了段伟亮一眼,那一眼包含的内容就比较多了,好像是在看废物,或者是在看一种低能儿,要么就是看一种无耻之徒,反正伟亮能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走吧。”

    等着她从卫生间出来把脸好不容易弄干净了,你说一个女的,不说把你的脸保持好,白白嫩嫩的,你一个女的跟一群大老爷们你比什么比?你比得过吗你?

    段伟亮心里对蒋娟下的结论就是,旁边站着的这位,那就是装逼主义者。

    把自己捧得高高的,好像整个国家没有她就不行似的,德行,这把自己当盘菜了,那是你爹妈上面长辈有本事,这才叫你占到光了。

    领完证她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一句话都没交代,上了车人家怎么来的怎么就走了,伟亮看着手里的玩意,他觉得自己要是没弄错的话,他以为领的是离婚证。

    结婚了房子早就准备好了,住在外面,这女的无敌了,一件衣服就都没有,她家里的警卫员送过来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就都是军装,鞋子你知道她鞋都是什么鞋?全部都是军鞋,他活这么大,长到现在,第一次知道这也算是个女人。

    自己照着那袋子一脚就踹了过去。

    “我靠你八辈儿祖宗,你个死男人,你嫁不出去……”不是嫁不出去是什么?认识自己?都见过自己最不好的那一面,结果还跟他结婚了,老处女,就这样的女人脱光了摆在他眼前,他都不会动的,你能跟一个男的上床?

    自己那一脚踹出去,喊了一句,外面的门被打开了。

    伟亮觉得自己就很衰,蒋娟回来了,冷着脸从头到尾就根本没看他一眼,看看地上被他踹散的东西,目光能杀人的话,她绝对能把伟亮千刀万剐了。

    蒋娟不仅不给伟亮面子,就连伟亮爹妈都是一样,你想叫着她陪你们说说话?你想都不要想,人家什么级别的,你们算是什么级别的?

    蒋娟跟段伟亮他妈说话的时候,她可能是当长官都当惯了,惯于用这样的口气跟别人说话,可是伟亮他妈听不惯啊,原本挺喜欢这孩子的,说话办事很是利索,可一接触,这就不行了,这是什么熊孩子啊?

    叫司机送自己去王亮家,就因为这出门的时候还被儿媳妇给说了。

    儿媳妇原话怎么说的?这个国家就是应该整治,不是什么人出门都应该有司机送的,当官的怎么了?当官的也应该坐公交车去上班,更何况家属了,这就算是用特权。

    蒋娟干的都是出生入死的任务,很是男性化,她有转车接送,她觉得这是应该的,她付出多少,这是她换回来的,自己婆婆凭什么有车接送?婆婆做过什么?

    她只是就事论事,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怎么来我家了?昨天你不还说蒋娟今天回家来,你要给做两个菜。”王亮妈妈推推自己衣服的袖子,刚才忙着包饺子来的,晚上几个老人说想吃,她这不就准备来的。

    伟亮妈妈一脸的灰。

    “哪里是儿媳妇啊,简直就是活祖宗,她是我姑奶奶。”

    王亮他妈一听,在心里就笑了,你决定高攀人家家里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了,蒋娟家里不管是堂的还是表的只要能叫得出来名字走动的就全部都部队里待着呢,她妈本身都是军人,那种做派,那种说话的方式,王亮他妈接受不了。

    她跟老王不是没合计过蒋娟,那家庭,真娶到家里来了,面子上真是有光,就将来退一万步来说,是,他们家老王不可能有什么的,真就有个万一,谁真要把他们家往死了里整,就冲着老蒋家,也没人敢动。

    可是想是想,那样的孩子,自己供不起,家里的庙太小了。

    不是什么荣华富贵都能攀得上的,谁知道伟亮家里怎么合计的,就那么一个儿子,退出去埃枪了,现在王亮妈妈觉得自己做的真是太对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不求儿子有多少荣华富贵,只要他能高高兴兴的,手里有点小钱,他能过开心快乐的日子那就够了,他们之后的事儿自己也管不着了。

    不过不能落井下石自己还得安慰。

    “别人羡慕你家都羡慕不来呢,娶了蒋娟……”

    伟亮他妈现在一听蒋娟的名字自己就头大,之前觉得她是没结婚,可能身上没女人味儿,那现在结婚了应该改了吧?结果她完全就高估人家啊,这哪里是女人?就是一个纯爷们,自己给儿子找了一个男人回家。

    *

    王亮一口水就喷了出去,于田田赶紧起身去擦,王亮奶奶眼睛横了一眼。

    “吃饭呢,不吃就下桌。”

    田田跪在地上拿着纸巾这通擦,王亮翻着白眼,这伟亮找的是母老虎吧?难怪最近看不见他出来玩了。

    奶奶觉得这事儿段家做的对,你们是只看见人家不好的一面了,要是可以,她也愿意叫孙子娶蒋娟啊,可问题他愿意娶,人家还不一定能看上呢,女的能爬到现在的位置,那就是了不得,女的能跟男的争天下,那就是霸气。

    王亮一听,心里笑,还霸气呢,王八之气被?

    “田田你起来,一会儿有人擦……”王亮他妈叫了一声。

    “没事儿,我顺手就擦了。”

    于田田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说话办事吧,王亮他妈在心里叹口气,得,自己也不挑了,都这样那就这样吧。

    于田田是一直就没跟她妈说,她回来她爸妈都不知道,打电话的时候她就瞒着,她妈说了几次想过去看她,就都被她给推了,王亮换衣服的时候就说。

    “你这么瞒,早晚就是事儿,除非他们一辈子看不见我们俩。”

    难道他们不结婚?

    王亮就是乌鸦嘴,跟田田出去买东西,在商场就被于田田她妈给堵到了,于田田她妈出来给女儿买羽绒服,你看大人舍不得买什么名牌,但是给孩子还是愿意买好的,相信一分钱一分质量,合计半天,那羽绒服要八百块钱,自己是左合计右合计,讲价也根本讲不下来,人家还不愿意搭理她,田田妈自己就走了,合计不买了,可出来之后,怎么合计那小红色的女儿穿上肯定就好看,又回去了,咬咬牙到底还是给买了,这不挺高兴的,打算晚上问女儿地址,然后给她邮寄过来,然后就看着从电梯上下来的那两人,搂在一起,你说被搂着的那个不是她女儿是谁?

    于田田仰着头跟王亮说话呢,王亮亲于田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感觉有人拿着东西照着他的后脑就砸了过来。

    “你妈的……”

    回头然后视线挪动了上面,他除了在心里骂还能干什么?

    旁边的人看着有点傻眼,毕竟这在商场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耍流氓是不是?”

    田田妈一把就把女儿给扯过来了,照着王亮的身上就没完没了的砸,田田被她妈的动作吓的有点发傻,没敢动,王亮也是火大了,干什么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要脸不要了?

    “我们俩在一起了,什么叫耍流氓啊?”

    王亮的话一出,于田田她妈手里的动作倒是落下来了,就看着女儿的脸。

    “你给我说话……”

    这到底是自己女儿,在商场没舍得打,你等着把人拉出来的,于田田挨了好几下,王亮就看不惯这样的,当初要不是你跟你家的男人那么逼田田,她也不至于想不开,至于吗?

    男女谈恋爱,不折腾点事儿出来,那算是爱过吗?

    不是就挺正常的,结果你们家可好,就看不惯这样的人家,觉得素质低下,田田就是有这样的爸妈都学不好,你看看她那样,有钱不花跟自己算的很清楚的,不就是她爹妈教的,没钱你玩什么骨气啊?

    都什么时代了?

    傻得冒泡,还装自己很英勇呢,最傻的就是你们。

    “你别打了……”王亮一把就把田田扯自己怀里来了:“阿姨,我不想说难听的话,我们俩男未娶女未嫁的,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

    你管得着嘛你?

    王亮长这么大活的顺风顺水的,他说话也是有点不像话,于田田她妈就指着于田田的脸。

    “你走的时候是怎么答应妈的?你脸都不要了是不是?”

    于田田就蹲地上哭,人来人往的,有人都能听见,有好奇的那种眼神就往于田田身上落,她这是抢别人男朋友了还是怎么了?

    于田田她妈叫女儿跟自己回家,王亮是把于田田她妈推进车里。

    “我跟她随后就到,你放心。”

    跟这样的人坐一个车,他坐不了。

    于田田她妈就坐进车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于田田给扯上去了,带上车门,叫司机开车。

    也不管车里有没有司机,照着于田田的头发就抓了过去,把女儿的头发给抓的乱七八糟的。

    “你怎么答应我的啊?一个女孩子,就一点自尊都不要了,人家说就想跟你玩,你就跟他玩啊?”

    于田田满脸都是眼泪:“妈,我们俩能结婚……”

    这就不是结婚不结婚的事儿,而是这样的人渣,你就不能跟他在一起你知道不,你在他手里你吃了多少亏了?他家人怎么来家里说的?你还要跟他结婚,你长心没长心啊?

    在车里就把于田田给打了,司机都看不过去了。

    “有什么事儿回家说吧,你看孩子哭的……”

    于田田她妈也是哭,对着司机喊,我教育孩子不用你来管,她都要气死了,这孩子就是打算要气死她啊。

    车到楼下,从车里往外扯女儿,于田田没站住,就跪地上了,她妈是就当看不见,现在就恨不得弄死她了。

    “我说这是怎么弄的?孩子都摔了……”邻居出来要出去买菜,就看见这样的一幕,于田田还在地上跪着呢,她妈就拽她,邻居赶紧上手了,这田田怎么了?做错什么事儿了?

    邻居就劝:“你消消火,孩子这不是年纪小嘛……”

    于田田她妈用手背擦了一下脸,硬把于田田就给扯上去了,王亮来的时候敲门,砸门,怎么砸就不给开。

    “开门……”

    王亮也火了,自己上脚咣咣揣着门,里面就能听见于田田一直在哭,好像有什么动静。

    于田田她妈都要气疯了,到处找东西就特别想抽这孩子,可自己的孩子,自己下不去手,只能砸东西。

    “妈,我真喜欢他……”

    “你要脸不要?你忘记人家家里怎么对你说的?”

    “外婆现在接受我了……”

    一巴掌打出去就偏了于田田的脸,你一个女孩子你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你被人小瞧你知道不?闹成那样,都闹到他家里去了,人家看见你,得不得想起来你过去的那点事儿?以后得不得还挂在嘴边?人家能不能轻视你?

    话说到这个份儿了,那就不能捡起来,当初是怎么答应自己的?

    “我跟你爸是没钱,那就把你养成这样?你觉得他家有钱是不是?田田啊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妈,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

    于田田解释不清,她本来就不是冲着王亮条件去的,就是喜欢他,只要这口气没断,她就是喜欢他,没有办法,她知道自己这样也下贱,可没有王亮她就活不了了。

    就坐在地上宁愿叫她妈打,她妈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被女儿给气的,母女俩对着哭。

    王亮这门踹的,把邻居就全部都踹了出来。

    “你谁啊?怎么踹人家门呢?”

    王亮没管那套,进了隔壁,人邻居不干了。

    “你出去,你谁啊?你要干什么啊?”

    于田田家住三楼,王亮进的这家阳台能过去于田田家里,那人吓的,你说这是三楼啊,要是摔下去,运气不好就能摔死,他这是要干什么啊?真出点什么事儿,自己就是有嘴也说不清啊,王亮腿脚挺利索的,这是常年干架干出来的,比锻炼的效果来的好多了,就跳过去了。

    然后就是于田田妈妈的喊声,拿着电话就要报警,于田田死死的抱着自己妈妈的腰身。

    “妈……”

    闹的动静就特别大,把派出所的也给弄来了,大门开着,这回是叫所有邻居都看热闹了。

    “怎么回事儿啊?”

    于田田就说这是自己男朋友,王亮也没好气的看着于田田的妈妈。

    “我就要跟她结婚怎么了?我们俩怎么闹那是我们俩的,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你骂她你觉得过瘾是不是?她怎么就不要脸了?跟我一起就不要脸了?”

    他还来火了,他一火大,谁面子都不给。

    于田田就伸手去捂王亮的嘴,可王亮一巴掌就给拍开了,你说当妈妈的看见了心里什么感受?冲过去就要跟王亮拼了,她也不活了,跟他同归于尽算了,王亮这张嘴可真不饶人,压根就不管那是不是田田的爸妈,自己说痛快了算。

    “年轻人就同居怎么了?她有选择的权力我也有,我们俩闹,那谈恋爱不允许有点误会吗?我们俩现在要结婚,你又是死又是活的,我真没见过你这样当父母的,我们家有钱我愿意给她,怎么就变成她贪慕虚荣了?我就愿意给,她要多少我都给,就因为你们这样的穷,没本事赚钱,就偏偏把自己身上的那点要不得的骨气扔到孩子的身上,她欠你们什么啊?”

    邻居听着王亮的话,有几个站不住脚就对着王亮数落开了。

    老于家什么样的人,住了这些年他们都知道,他们是不知道田田跟这男的算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一个晚辈跟长辈就这么说话,就是你不应该,你指责谁呢?

    “你闭嘴吧,赶紧走吧,人家妈不同意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怎么就没有我这样说话的了?”

    王亮现在跟斗眼鸡似的,跟谁就都能掐起来,看见谁就都冒火。

    田田往外推王亮:“求你了,别说了。”

    王亮冷笑一声,行,自己这次是给她面子,要不谁说都不好使。

    “老于家的你怎么了?”

    彻底乱成一团了,于田田她妈从来就没被人这样的呛过,简直就是指着她鼻子一直在骂,加上这事儿她受的刺激不小,自己直接翻白眼就过去了,于田田扑过去嗷一声。

    “妈……”

    这么大的动静,王亮听不见那就怪了,自己跑回去,抱着人往楼下去。

    “愣着干什么啊,去医院啊……”

    民警都有点傻眼,主要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于田田她爸下班回来,今天干活就挺累的,拉了多少趟,赚的钱还挺多的,一天就赚了两百多,不过付出的也是相对的体力,就连上楼的时候都觉得腿有些发软。

    今天那家买的沙发,住六楼,还没电梯,他自己给扛上去的,毕竟这样赚的多啊。

    “老于赶紧去医院吧……”

    还没开门呢,邻居探出头就说他老婆进医院了,于田田她爸有点发懵,怎么弄的进医院了?

    现在还有人不知道他家的这点事儿了吗?几乎整栋楼就全部都知道了,王亮那样指着于田田妈妈的鼻尖骂,谁没看见?别说这男的趁金山银山,家里就是有金矿也不能要。

    “田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