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88 没有你就不能活

188 没有你就不能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陆凡去哪里了?”陆凡爸爸穿着睡衣看着门口的方向,这孩子大晚八岔的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朋友谁吧,就非得出去,睡觉吧,孩子都这么大了……”要是女儿的话担心担心还情有可原,儿子都这么大了,也有自己生活的圈子,那有自己的生活,想出去就出去吧。

    你不可能拘着他的。

    陆凡开车很快就到医院了,田田这边情况也已经稳定了,就是当时冲动脑子那么一热,爸妈都那样说自己,她真是觉得没路可走了,她没看上谁家的钱。

    于田田的父母都陪着女儿,这种情况也不可能离开,等看着进来的人,于田田她妈是站都没站稳,照着王亮就呼过去一巴掌,她的话说的够清楚了,自己家的孩子傻,他家了不起,他也了不起,她都亲自带着孩子上门了,还不够?到底想怎么样啊?

    田田的爸爸拉开田田的妈妈,毕竟这是在医院,他看着眼前的人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

    “你回去吧。”

    “爸妈你们先出去一会儿行吗?”

    田田现在坐不起来,身上根本就没什么劲儿,看着王亮的方向,就剩下他们俩。

    于田田一直哭一直哭,她知道自己心里在闹到王亮家之前还是有奢望的,她说过的,她很喜欢这个男人,喜欢死了,喜欢到了没有尊严,就愿意把自己的尊严扔在他脚底下叫他去踩,爱的够卑微了,只是盼着他能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忍不住的犯贱。

    她到现在心里依然还是喜欢王亮,还是喜欢,挺可悲的,估计妈妈如果知道一定宁愿拿着刀把自己给解决了。

    爱上他并不是自己的错,她没错,她爱的问心无愧,可不合适。

    齐大非偶。

    她就是在不要脸,他外婆都亲自上门了,也说的够明白了,王亮是压根就没合计跟她有下一步,就是当着她乐子玩呢,她挺开心的,至少自己做乐子也算是做过是吧?

    “你是不是傻啊?”王亮劈头就问。

    你说这大晚八岔的,她喝药,她想作死是不是?不就是结婚,那就结吧,他结。

    他结婚了,大家就都消停了。

    “你不就是要结婚嘛,那结吧。”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婚姻能保持多久,既然她想要,那自己给,每个人都在逼他,他说过了,行不行需要试,他们俩总吵架,虽然于田田总让着他,但是这样的感情不够稳定,他承认自己犯贱,女人越是捧他,他就越是轻视这样的女人。

    不愿意拿着于田田跟徐娇兰比,但是徐娇兰可以叫他王亮低头去哄,于田田却永远只能低着头来哄他。

    田田的眼睛都要哭瞎了,一直哭一直哭,她觉得可笑。

    结婚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问题他不爱自己啊,嫁给他然后没过一两年就离婚?她长大了,不去做灰姑娘的梦了,就是灰姑娘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去做的。

    吸吸鼻子。

    “别那么说,我不跟你结婚。”

    王亮好半天才传出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田田你到底闹什么啊?你闹到我家,要的不就是这种效果吗?”

    不然的话,她闹什么?

    他承认自己做的不对,但是她也没比自己强到哪里去。

    于田田试着坐起身,在难受也得坐起来,他压根就不知道,她并不是闹,而是真的想跟他断了,断的一干二净的,她想结婚嫁人,找个老实人就那么嫁了,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可自己所做的一切在王亮的心里那就都是带着目的性的,他总这样的来想自己。

    “我喜欢你,也是我主动先追你的,我承认,我把自己的自尊跟身体都压在一起了,也许别人看着我是赢了,你说要跟我结婚了,可王亮啊……”于田田用手擦擦脸,满脸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她以为自己哭的够久了,已经没眼泪了,可是到现在才知道不是那样的,原来她竟然还有眼泪可以流淌,他是一刀接着一刀的往自己的心口上捅,毫不留情,不断了她最后一口气就是不甘心。

    “我干嘛要跟你结婚?这个世界上就没别的男人了?我条件也不算是太差,我高攀不起你这样的,你出来玩你也玩得起,拜托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成吗?”

    你看她又来矫情这劲儿了。

    王亮就特不耐烦于田田这样,给你台阶你就赶紧下,我说跟你结婚了就肯定不是开玩笑,你想要的最终结果也就是这样的,既然得到了为什么不下来呢?典型的给脸不要脸。

    “于田田……”王亮用手敲敲自己的头,算了,她现在这样也懒得刺激她:“我错了。”

    田田就一个劲儿的哭。

    “是我错了,真的王亮,就算了吧,我们俩不合适,我爸妈心里都恨死你了。”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

    王亮是抱着好态度来的,他把自己的态度表现得很明显,他已经说了,自己要跟她结婚,可于田田就不停的刺激他,刺激到王亮的那点自尊心又拿了起来,也许是一开始就怪于田田给他奠定了这样的基础,只要不高兴,哄人的永远就是她,所以王亮可以很是随意的甩手就走,这次依然相同。

    听她说那些没边的话,省得把自己气死。

    跟简宁交代了两句,叫简宁多照顾一点。

    陆凡来的很快,田田妈妈就拉着陆凡的手,不是她不喜欢陆凡,这绝对不行,为了女儿好也不能叫陆凡跟田田结婚。

    一个男人可以感动一秒钟可以感动半小时,但不能感动一辈子,他心里有这个结,他就会一辈子都那样去想,田田做再多,他依然会觉得这是田田欠他的,不平等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阿姨,我真的……”

    “陆凡,阿姨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阿姨不同意,绝对不能同意,这么晚了你来了,阿姨感激你,但是田田休息呢,她也不能见你,你回去吧。”

    于田田的妈妈干脆就都没让陆凡去见田田,见了有什么用?孩子现在本来心里就挺脆弱的,到时候见到陆凡,两人抱到一块一哭,那就真的出事儿了,你不能永远拿着人家当备胎,这对谁都不公平。

    陆凡是怎么说,于田田她妈压根就不让他进去见。

    田田的妈妈送了陆凡出去,自己带上门坐下身就看着女儿:“陆凡绝对不行。”

    田田点点头,她知道的,她不会犯傻了。

    实习单位那边是肯定不会再去了,商量了一个晚上,田田爸妈的意思叫女儿去外地工作,舍不得是舍不得,但是没办法,留下来继续给人埋汰?自己女儿什么个性太明白了,她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就跟王亮发展的那么快,只能说要么王亮骗了她,要么就是她心甘情愿的,女的一犯傻,那真是十头牛都拦不住。

    给女儿把行李就都准备好了,叫她马上走。

    没有人能明白那种处境,她就好像是逃离到了别的疆土上的背叛者一样,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拎着行李,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于田田拎着行李在街上转了一天,你知道吧,她找不到房子,念大学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她上大学拎着行李去学校也是有住的地方,回家依然可以住,但是现在她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能找一个旅馆先安顿下来,然后出去继续找房子。

    “田田啊,你说你就不让妈跟着去……”

    田田的妈妈是要跟着女儿过去的,可是于田田不肯,她现在看见自己妈妈的脸都不敢对视,会心虚。

    跟家里说自己都好,一天难,难道会永远都难吗?

    于田田莫名的人就走了,王亮找都找不到,她去外地了,她爹妈不可能跟王亮会说什么,不恨死他就不错了,外婆那番话其实没有说的太严重,只是把王亮的心声说了出来,可对女孩子的父母来说,那就是扇脸,大耳刮子呼呼的扇在他们作为父母的脸上,他们是女方啊。

    王亮来找,于田田她妈压根就连门都没给开,他们家是没钱,可是没钱就不能要自尊了?

    至始至终都认为女儿离开就是对的。

    在陌生的城市工作,首先支出就会变大,好不容易找到了房子,跟人合租的,这样能减轻一下压力,然后去找单位,行李就一个行李箱那些,当季的衣服,甚至走的太着急,有些都没有带。

    于田田晚上睡不着,自己就抱着腿,坐在床上哭,天天都这样,给隔壁的女孩子弄的有点精神衰弱。

    隔壁的女孩儿是学跳舞的,你说她累了一天,到半夜同居人就跟鬼哭似的,每天自己都能听见,她能休息好吗?

    又是大半夜听着一阵强忍着的哭声,她实在受不了了,自己掀开被子,鞋都没有穿,在门上敲了两下。

    “我说,你能不能顾忌一下别人的感受啊?你这样鬼哭鬼叫的,我怕半夜做恶梦,你要是想家你就赶紧回去,在这里哭什么?半夜三更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屋子里的于田田拿着枕头捂着自己的头,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回来每天都哭,到底是哭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看看电视剧会哭,走街上看见卖什么的也哭。

    同居的那个女孩儿天天休息不好,同伴就问她。

    “我好像弄了一个神经病在家里,都十天了,你知道她每天都哭,我就没看见她有不哭的时候,是不是神经受到过刺激啊?”

    于田田很怕别人看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好像也跟正常人有点不同了,走路宁愿低着头,吃饭也吃不进去,将近一米七的大个子体重直接跌破了八十斤,瘦的跟皮包骨似的。

    方淼给田田打电话。

    “别人不见,我你也不见?我发誓,我肯定不会告诉他的,你告诉你在哪里?”

    方淼看见于田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不是得抑郁症了吧?

    于田田说话还是挺正常的,但是你知道吧,正常人跟她就是不同的,你看着她的眼神,她不敢看你,就好像她杀了人或者偷了别人的东西一样面对着警察,她不敢看。

    手脖子细的好像一折就能断了,这么下去不真成神经病了?

    方淼有点不能理解田田的家里人,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怎么能叫她出来?

    “田田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就心里特别难过?”

    于田田也不吭声,方淼急的直哭,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就拉着于田田一定要回去,叫她住自己家里,这样她家里也不知道,自己每天看着她还能好点。

    “你听我的,听见没有?”方淼就死活拉着于田田,可于田田就是不动,最后方淼真的急了,拽着于田田硬给拽上车的。

    方淼的爸爸很忙,经常不在家,她妈的话,每天就是玩麻将,人挺好相处的,听说方淼带回来一个朋友,笑呵呵的说挺好的,家里反正也有住的地方。

    “田田啊,别客气,吃。”

    方淼她妈当着田田的面没好意思说,她看这女孩子神经是不是就有点问题?不对劲儿啊,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吃完饭拉着女儿回了房间:“你这朋友不对劲儿,她神经方面……”方淼她妈敲敲自己的脑袋。

    方淼都要被于田田给气死了,就为了那么一个男人,你说你都想死了,死你都不怕了,你就非他不可了是吧?没他活不了?就非得这么贱?可这话不能这么当着她说,她现在死心眼,说了也许就想不开了。

    “你还给我介绍王亮呢,看见没,把人给祸害成这样。”

    于田田以前虽然也不胖,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子,走路就精神涣散,永远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当中,别人多看她一眼,她就会低着头,怕被别人看。

    方淼实习的单位挺难进的,不过她是有关系,托关系这把于田田也给弄了进去。

    田田的世界很简单,上班下班,下班就往房间里一关,自己做些什么方淼也不知道,叫她出去玩,根本就不去,还特别容易流眼泪,看见一点感动的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王亮这边找了,能找的都找了,于田田她妈的话是一次比一次说的过分,到最后王亮也有点想松手了。

    不就是一个女人,那就这么算了吧,她现在明摆着就不稀罕自己了。

    回到家里,自己往床上一抛,弄不好她一激动找个男人嫁,他相信于田田敢的。

    徐娇兰这边婚期已经定下了,每天打扮得美美的出去,不停的买东西,张伟那就是听她一个人的,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压根也不往耳朵里进,徐娇兰的日子算是过的真的很美好,晚上跟准老公一起泡泡吧,能玩能笑,朋友交了一群又一伙的。

    徐娇兰那点事儿渐渐也就被人给忘了,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再说人家都要结婚了,抓着那点破事儿来说也没劲儿,她也不跟以前的圈子混,重新混圈子,没人提这茬。

    张伟出差了,徐娇兰自己出来喝一杯,难得撞上王亮了。

    包厢里就剩王亮一个人了,他们都散了,他躺在沙发上,满地的垫子,桌子上都是酒瓶子,徐娇兰靠在门上,自己点了一根烟。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小女朋友不生气?”

    王亮现在对她招招手,她就敢把张伟给蹬了,但前提是他准备跟自己结婚的话,徐娇兰心里淡淡的想着,没有人比王亮更好,他会玩会说贴心话,真的要哄你的时候就一套一套的,叫你不能自己的沉沦。

    有的男人天生就适合当情人,比如王亮。

    王亮的头有点沉,坐起身,看了徐娇兰一眼,笑笑:“张伟没在?”

    徐娇兰点头:“他比你忙。”

    张伟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公司是他们自己家的,努力上进,虽然也好玩,但是没玩的那么疯狂,徐娇兰都觉得老天爷够厚待自己的了,遇上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好,王亮够好吧,张伟也好。

    王亮知道张伟挺忙的,平时还玩跑车,他们这圈子流行一句话,暴发户玩跑车,低调的都去玩收藏品跟古董去了。

    翘翘唇拎起来衣服,徐娇兰在后面跟着,踩着高跟鞋,她永远穿的都是那么时髦,徐娇兰是天生的衣架子,什么衣服到了她的身上只会显得值钱,穿的很是有气质,西装外套就披在肩上。

    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上了车,她已经习以为常了,王亮酒后驾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伸出手要打开车门,可车门被王亮从里面反锁了,王亮对着徐娇兰勾勾唇,摆着手车就滑了出去,他不载前女友,省得到时候风声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在拿皮带抽他。

    王亮这被抽的,养了好几天。

    方淼下班接于田田回家,自己拉着她去逛超市,说的好好的,可到了超市门口,她就突然说想回家,不愿意出去见人。

    “田田,我们俩谈谈……”

    “我要回家。”

    她就是压根不跟你说话。

    方淼看着于田田离开,就从自己把她接回来,就没看见她去除了公司家以外的地方,就连超市她这都是第一次出来。

    方淼拿着手机,自己再不愿意也只能给王亮打电话。

    王亮还没下班呢,最近有点忙,也应该正经点了,找个好女人结婚吧,生个儿子,他心里就这么想的,玩够了也就不想玩了,打算回去做乖儿子好丈夫,好爸爸了。

    “喂……”用肩膀夹着电话,手里还在忙活着。

    “我方淼。”

    王亮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挂了,他跟方淼之间的过那大了去了,要不是这个死三八说那些有的没有的,会这样吗?一切的一切根源就出自这个女人身上。

    方淼晚上直接就杀到王亮家里去了,王亮他妈挺高兴的,她本来就是喜欢方淼。

    “你跟王亮约好了?”

    方淼难得冷着脸子,她不管前面的是不是长辈,你们家不带这样祸害人的,我朋友好好的一个人,现在都叫你们家给弄成神经病了,是,一个女的因为分手就得神经病这好像怎么看都不值得,要是方淼听见别人这样,她也会骂,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可现在这人不是别人,而是于田田,是她最好的姐妹。

    “阿姨,田田最近特别不对劲儿……”

    王亮他妈没什么坏心思,不待见于田田那也是因为她妈带着她过来家里,这不害得王亮被他爸揍的,在一个儿子要是不喜欢,就是女方真的变成神经病了,她也管不上,难道为了一个外人,就让自己儿子葬送幸福?

    心里考虑的太多。

    方淼是看出来了,谁的儿子都是亲生的,外人在惨,终究还是外人。

    “阿姨,王亮喜欢田田……”

    王亮他妈给儿子打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得给我一个准话,方淼说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态度。

    “她人呢?”

    “我家呢。”

    方淼走了之后,王亮他妈看着儿子的眼睛:“你可想好了,这不是妈逼你,你结婚不结婚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王亮啊,婚姻不是儿戏啊,不是你觉得她惨,就要娶她的,妈妈说这些话你也应该懂,靠同情是过不了一辈子的。”

    总体而言,她还是想叫儿子考虑清楚,这女孩儿有点不禁打击,听说还喝药了?这是不是就有点偏激啊?

    王亮抓着衣服起身就走了,他妈叹口气。

    你说想要个儿媳妇就没他家这么难的,好不容易盼到了,这回好,盼到个这样的,还不如王冉呢。

    于田田下班的时候,看着前面的车有点眼熟,站住脚就定在那里了,王亮降下车窗。

    “上车。”

    她几乎就是鬼使神差的就上车了,你可以说她不要脸,可以说她不要自尊,她从家里去外地,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她想跟王亮结婚,真的很想。

    田田脑子里也有想过很多,比如自己嫁给别人,或者交一个更好的男朋友,然后带着到王亮的面前气死他,可是心里依旧想着他念着他。

    怎么重新开始的,没人知道。

    于田田住回王亮家里了,他是按时上班按时下班,照样跟朋友去喝酒,不过出去之前会给她一通电话,早上送晚上接。

    王亮不擅长做饭,于田田也不会,王亮就只能买。

    “不吃呢?不饿?”他脸上长花了?不然看着他就能吃饱了?

    夹了一筷子的菜夹到她碗里,于田田就开始哭,王亮拿着碗一直在扒饭,见她还没有停下来,自己心里挺酸的,知道她难受,把碗筷扔一边,一把就把她给搂紧怀里了。

    “行了,不哭了,不闹了,好好的。”

    田田点着头。

    王亮要是哄起来人就很有一套,打定主意要好好过,那就得拿出来一点准备好好过的姿态,其实心里肯定是喜欢于田田的,那他心里就是觉得没谱,能不能过好,真就没准,他嘴欠,自己说那些屁话,那也是真实的。

    星期六王冉休息在家,王亮去了一个电话,你看田田朋友就那么几个,多认识认识,多相处相处,以后经常要见面的,提前打招呼了,说他们要过去。

    腿横在茶几上晃啊晃的。

    “多做两菜,被抠搜搜的啊,我带我老婆过去。”

    王冉眼睛总算是有变化了,老婆?他老婆?

    王冉摇摇头,王亮得祸害过多少女的啊?被他能叫老婆的……

    想起来那回带着的徐娇兰,王冉实在不能同意他的品味,是作为女人,她打一眼看过去,觉得那女人真美,可在美,品德不行什么都白说。

    简宁在睡觉呢,王冉就出去买菜,进了电梯里,电梯里有人,不过不认识,搬到这里就真的是她一个人都不认识了,到楼下各走各的,都懒得说话搭腔。

    开车到超市,转了一圈,买了挺多的,不知道对方都喜欢吃什么啊,出去吃多好,王亮偏偏就点名说要她做。

    回到家里就开始忙,简宁依旧在睡。

    王亮舍得往于田田的身上砸钱,他其实舍得往任何一个女人身上砸钱,就是那时候于田田吧,总不要,弄的自己好像特冰清玉洁似的,他就是一个耍混的人,你越是不要越是清高,我心里就越是瞧不起你。

    “过两天回你家?”

    于田田就怕听他提这个,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如果带着王亮回家,她妈能气死。

    自己太没骨气了,可要骨气,她就没命了,那段时间自己吃饭就都能哭出来,神经就是控制不住了,你说她贱也好什么都好,没这个男人她就是活不下去了。

    兜了一圈,最后依旧回到他怀里了。

    抱着他脖子,坐在他怀里。

    “还是在等等吧……”

    王亮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她这态度弄的自己现在就都紧张,他一提说去她家,自己也跟着肝颤。

    搂着于田田的腰身,两个人就下楼了。

    *

    “还没睡醒呢?醒醒吧洗把脸,人马上就要过来了。”王冉跪在床上跟简宁轻声的说着话,说是马上就要到了,他在睡觉到时候也不好看。

    简宁动了动,胳膊先动了一下,就是不想起来。

    “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

    伸出手过去拉他,简宁被王冉拽了起来,王冉推了他一把:“快点的。”

    “出去吃多好啊。”

    王冉已经下床往客厅走了,听见简宁的话应答着:“是啊,我就是这意思,可王亮说了,非得我做,我这手艺也拿不出手。”

    简宁刷牙的功夫,那两人就来了。

    于田田的话王冉并不陌生,自己也没有显得有多奇怪,于田田还进来搭把手,王冉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田田打从心眼里对着王冉有一种敬畏的心情,怎么说呢?

    感觉她跟自己不是同样的人,就好像你很穷,但是你看见一个很有钱的人,她虽然在跟你客气和蔼的说话,但你还是会紧张,她现在就是这样,觉得王冉的层次跟她有点不同。

    简宁是压根就没怎么动筷子,王亮跟他挺有话题聊,简宁跟于田田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本身就是话少,王冉也不能叫场子冷了,自己就得尽量找话题。

    王亮说要带着于田田去海洋馆转一圈,简宁不想去,他都没有休息好,可王冉拽了拽他衣角,王亮都说了,你在说不去好像就有点不给面子。

    走前面那俩就都搂在一起了,王冉跟简宁中间还能站个人,这就是分别。

    看海豚表演的时候,于田田没抢到位置,自己站在一边的看台,王亮从后面拥着她,这动作不知道做多少次了,看起来就那么的自然,两人是压根就不怕别人看,他的脸贴着她的,腿夹着她的,指着前面。

    王冉收回视线,这是准备要定下来了?

    出门,看着有卖冰淇淋的,王冉以前喜欢吃,可是这天吃冰淇淋是不是就有点神经啊?

    王亮颠颠的过去,买了两,自己照着其中的一个就是一口上去,递给王冉一个,自己把手里的递给于田田,嘴就贴了过去,直接等于喂食,于田田是压根就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就接了,给王冉看的目瞪口呆的,这也行。

    也对,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你不能要求所有人的生活方式就都跟你似的。

    “你别抢我的……”田田护食,王亮就非得抢,结果冰淇淋掉了,掉在王亮的裤腿上了,于田田的第一个反应是蹲了下去,拿着纸巾给他擦。

    王冉被那两人刺激的不行,她就敢说,于田田太喜欢王亮了,喜欢到了没有自我了,即便是她也不会在外面蹲下来给简宁擦裤子吧?

    他自己有手有脚的。

    简宁是一直就不在状态,回到家又睡了。

    王亮他们俩说要去超市,就分道扬镳了,停好车,在门口推了一辆车,王亮用下巴比比车,于田田垮了进去。

    “要是被人看见罚款怎么办?”

    王亮怕罚款啊,有人说在下来被,推着她往里面进,果然在门口就让人说了。

    超市的员工也纳闷,这小孩子才坐里面,你都多大了?你在把车给坐坏了。

    王亮就是典型的得理不饶人,自己没有道理还说呢。

    “怎么不能坐了?这上面写不能坐人了?”

    “这么大点的位置,明眼人看着也是坐孩子的。”

    王亮不干,什么叫坐孩子的?孩子不是有儿童车嘛,那个才是坐小孩儿的,再说她才多少斤啊,就能给坐坏了?坐坏了他赔行不行?

    王亮上来那个劲儿就是完全不讲理,于田田一看,自己扯了他一把,强把人给扯走了,自己对着他傻笑。

    “笑什么笑,牙白啊?”

    缺心眼嘛,不帮自己还帮人家。

    王亮拿着零食往车里扔,于田田就跟着,她挑东西他就捣乱,在后面把手贴着她后腰,毕竟是超市人来人往的,田田瞪了他一眼,王亮晃着头,我自己老婆,我乐意怎么摸就怎么摸,别人管不着。

    于田田自己也有朋友,朋友对她的评价,在背后说的就有点不好听。

    本来那男的就是玩你,你自己也清楚,你还乐意往陷阱里面跳?她们是费了多少心思啊往外拉她,结果她自己又跳回去了,能不叫人说吗?

    “就是傻逼一个,行了,以后我可不管了,看着她那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没男人就能死,你看看那德行……”

    方淼也是就说了几句,说田田情绪方面那段出了一点问题。

    “我X,傻逼。”

    就因为这事儿,走的比较好的两个人现在就是对于田田有点抵触,一个女人活成这样,将来他要是在把你踹了,那你就去死吧,赶紧死,看着田田就觉得烦。

    方淼觉得还好,感情这事儿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就没办法,姐妹一起吃饭,也没人叫于田田,于田田自己能感觉出来,以前她去外地那段,朋友经常给她打电话,就怕她觉得孤单寂寞,现在一通电话都没有。

    王亮在局里托的人。

    “我这女朋友人有点单线,脑袋一根筋,转不过来,你叫她去别的地方我也不放心。”

    那人笑笑,别人进难,可是你王亮开口了,这个面子怎么就得给。

    王亮这回是真下力气了,回家跟自己妈也是说了。

    “她好了?”

    王亮点头,本来就没有什么毛病,就是被自己给气的被。

    王亮他妈心里冷笑,好的倒是快,合着没有她儿子就真不行了,真的假的啊?

    “妈,你得帮我一把,我合计着送她进工商局。”

    一个女孩子,当个公务员的,一个月拿着固定的工资,不说够花,至少有份收入,她自己也有底气,总比在家里闲着的好,这马上就要毕业了。

    王亮他妈没好气的瞪着儿子:“工商局的大门就是对着你家开的?你开口说进就进?”

    说的怎么就那么轻巧呢,这不得托人啊?

    王亮坐过去,挨着自己妈,搂着自己妈的肩膀。

    “妈,你就帮我一把吧,招呼我都跟人打了,她挺不容易的……”

    呦呦呦!她不容易,自己容易被?

    以前怎么就没看着他容易心软呢?之前还说呢,压根就没想跟她结婚,现在这是怎么了?

    当妈的还是有话要说。

    “你想清楚了,给弄份工作简单,就是再难,你妈我宁愿豁出去脸求,我也能给她求到饿了,可是结婚不一样啊,不是说她有毛病你就得负责……”

    王亮知道这话,他不是看于田田可怜才要跟她结婚的,两码事。

    之前不就是打算结束那种生活,他这年纪玩的也差不多了,那就行了,剩下的就跟老婆回家玩了。

    “妈,你别那么说她,她这人吧,心思挺简单的,你儿子复杂……”

    王亮知道他妈心里对于田田的感觉,因为她妈那么一闹,有点不好,自己也是实话实说,他不愿意给自己老妈留这种印象,那丫头就一根筋。

    “我俩在一起,是她迁就我,大部分都是我指着她鼻子说她,那天跟简宁他们出去,冰淇淋掉了,蹲地上给我擦裤子,你是没看见王冉那脸色……”

    王亮就觉得挺好玩的,他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啊,他跟于田田在一起,就是这样的。

    王亮他妈也没听出来有什么不妥的,那掉在裤子上了,总要伸手弄的吧。

    可以看得出来,亲儿子果然就是不同。

    她不怕别的,就怕这姑娘,性情不好,不然你说就分手,神经就受刺激了?她可没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儿。

    晚上等王亮他爸回家,自己就说了,这孩子有信儿了,那就得准备起来了。

    “你要管你管,我可丢不起这样的人,都闹成这样了,还结婚呢?你心可真大,叫人家父母怎么看你家?”王亮他爸没有好气的说着。

    闹出来这样的事儿,他是坚决不愿意跟对方做亲家,觉得丢人。

    王亮他妈何尝没有这种想法,可是听儿子说,那姑娘也挺好的。

    主要她是觉得能惯着她儿子,哪个当妈的不愿意,自己儿子被惯着?

    “你这话也不能这么说,那时候不是意外嘛,亮亮是被那个死女的给弄的……”王亮他妈嘴里的那个死女的就是徐娇兰,儿子心里是有根刺。

    “你别拿这话来糊弄我,他们俩结婚我不同意,要是真的结婚了,你去吧,我不参加,我丢不起那个人。”

    王亮他爸就这态度,不管感情好不好了,这婚不能结,他要是想结婚,就立立整整的找个好女人去结婚,自己看着那个女孩子,成天出现在眼皮子底下,然后不断的提醒着自己,都发生过了一些什么,他怕看的眼睛疼。

    “老王……”

    “你闭嘴。”

    王亮他妈收声,觉得丈夫就是死脑筋,那年轻人不闹一闹,还算是年轻人?

    就是闹过了之后,才能确定,自己要跟对方过一辈子嘛。

    看着丈夫离去的背影,他就是死脑筋,不能变通变通,你拦你拦得住吗?

    她倒要看看,他怎么拦。

    给儿子打电话,叫带着于田田回家,于田田跟王亮复合之后就怕听他提这个,浑身都觉得发冷,想起来王亮他妈的脸,心里有点发抖,不会是叫自己去,说难听的话吧?

    王亮搂着她,自己翘着唇:“你怕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