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91 王亮婚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贵妇?我就特别想当一次泼妇,简宁就是心思单纯,你看着王冉这丫头不吭声不吭气的,心里有大主意,你以为她受了我这么多气,为什么坚持要跟简宁结婚?那现在不就是体验到了跟简宁结婚的好处了,我就是在不待见他们,我能看着他们过不好的日子吗?”

    简宁母亲算是把王冉三百六十角度全方位的都去研究了一下,结果就是,这丫头很有心计,从她跟简宁处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是带着目地的。

    王亮妈妈觉得这话说的有点重,自己也不愿意跟她犟,一个人要是犯犟,认准一件事儿,你就是跟她说别的也没用。

    王亮他妈这忙的就消停不下来,今天买家具,明天买衣柜的,家里什么床单被罩,枕头拖鞋都在她的服务范围之内,那王亮压根就是一根手指头都不管,于田田倒是管,可没经验,在一个,王亮他妈看不上于田田的眼光,买的东西,叫人一看,就觉得土,你说挺会打扮的,怎么在家居上面就一点天分都没有呢。

    “田田你放着,这床罩你买的啊?”王亮他妈进门就看见于田田往床上弄床罩呢。

    于田田有点发懵,她买的时候也问王亮了,他说挺好看的啊,花了挺多的钱的呢,这颜色不是挺新鲜的?婆婆说的,不叫她买老气的颜色。

    “阿姨,这颜色不是挺好的……”

    王亮他妈叹口气:“这都花一家子去了,是叫你买鲜艳的颜色,那也得雅啊,你看看你买的这个东西,铺床上,就两字,廉价。”

    于田田抓抓头,她是个性好,你怎么说我也不会生气,就是你说错话了,我也不会多合计的,更加别提,人家也没别的意思。

    “我花了一千多呢。”

    “瞎花钱了不是,下回买叫这我……”

    “我不是合计,这几天叫你挺忙的……”田田有点不好意思,婆婆天天跟着她到处跑,买完这个买那个,家里该换的就都给换,还得定酒店,操心她的礼服衣服,这些其实都是应该娘家管的。

    王亮他妈就是个操心的命,自己都愿意叫他们结婚了,付出多少都行,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你说你买的不好,我在跟你出去买,还不是折腾第二次,还不如一朝就喊着我,这样还省力气……”

    结婚是件太麻烦的事儿了,大大小小就都要买,零碎的东西也多。

    那边影楼已经预约好了,今天要出外景去拍婚纱照,王亮早早就去单位了,到点在出来,请假,他妈的意思就说,没有多大的事儿尽量别请一天假,也省得别人说,你现在就不停的请假,你结婚呢?

    不是不能请,请是肯定能请下来,但是王亮他妈就是不让。

    于田田还在家里睡觉呢,昨天睡的晚,弄那个装糖的包装,自己一个人弄到后半夜,你指望王亮帮她干这些就不现实,自己不干难道叫婆婆干啊,在一个,她也不好意思叫朋友来帮自己,她跟王亮复合,于田田知道背后,她们都瞧不起自己了,瞧不起死了。

    王亮他妈敲了半天的门,里面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说这孩子,今天拍婚纱照,她人呢?

    “田田……”伸着手又敲了两下。

    于田田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脑子嗡嗡的,从床上爬起来,晃晃荡荡的过去推门,推开门,准婆婆黑着脸看了她一眼。

    “我敲了半天的门,没听见吗?”

    于田田挠着头发,她脑子还是有点发木,自己跟着王亮他妈又进了客厅,自己回到房间里,躺下又睡了,实在是睡的太晚了,一点精神都没有,王亮他妈才喊了两声田田,人呢?

    “你谁你这孩子……”推着门,就看着于田田睡的四仰八叉的,大腿夹着被子,睡的这叫一个不客气。

    自己嘟囔归嘟囔,带上门,看着客厅里就都是准备给来宾的回礼,你说这些哪里用她来弄啊,过两天弄婚礼的公司会派人来弄的,王亮他妈就紧着收拾,约好了十点的,现在七点多。

    九点半左右,推门进去。

    “田田啊,赶紧起来……”

    于田田就不起,离不开这床了,王亮他妈喊了好几次,她这才勉强起床,饭也没吃,这天这个冷,拍外景她还要穿婚纱,就更加不要说了,他们跟影楼的车过去的,王亮是自己开车过去的,于田田那一身,看着就让人觉得冷。

    为了美,就没办法。

    “不用,阿姨你穿着吧……”

    王亮他妈出来的时候穿了一件大衣,自己把身上的大衣给于田田披上了,也不知道年轻人都什么品位,你看看她穿的这件大衣,那薄的跟什么似的,能抗住风啊?你说今天风还大,一打不就透了?回去就得感冒。

    影楼的人下车,王亮他妈拎着一个包,包里是什么都有,拿出来一条自己冬天穿的棉裤。

    “你套上,婚纱反正也看不见里面,省得冷。”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新娘子的亲妈呢,跟着前后的忙乎,当老妈当成她这样的也确实就是少见,拍婚纱照选的婚纱礼服,就都是王亮妈妈选的,等着田田换衣服,自己赶紧的用大衣捂着她。

    “冷不冷啊?”

    你看看给孩子冻的。

    拍出来效果肯定好看,不过这天气,拍照就是受罪。

    好在总有拍完的时候,于田田跟王亮没怎么样,他妈直接感冒了,回到家就一直打喷嚏,人老了,不服输就不行,确实年纪大了,她还是在车上呢,结果人家两年轻的没事儿。

    “田田你下来吃饭。”

    王亮他妈喊了一声。

    于田田踩着拖鞋从楼上下来,她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绒毛的拖鞋,这是UGG退出的一个系列ido花嫁系列拖鞋,于田田当时人就是用眼睛看,自己没舍得买,毕竟不便宜,王亮他妈眼神好啊,喜欢那就买被,他们家没说到,第二天去了商场就给拎回来了,给买了两双,家里留一双,给她扔她家里一双。

    蹦蹦哒哒的从楼上下来了。

    “你一会儿拿着我给你准备的东西回你家一趟,你爸妈要是愿意来,就请他们来,不愿意的话,你也别勉强……”说着话呢,于田田就开始掉眼泪了,一说到这个她心里就难受,她回去都多少次了,次次都不给她开门,她妈就是完全不见她了,王亮他妈叹口气:“行了,别哭了,那是你亲妈,就是生气生几个月几年,也不能生你一辈子的气,你也别气你妈,好好的过就算是报答她了。”

    王亮妈妈心里淡淡的想着,他们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人家,不跟别人比。

    “听见没?”

    于田田点点头。

    “别老哭,福气都哭没了。”王亮他妈端着猪脚推过去,叫于田田赶紧吃,人家结婚之前是努力减肥,于田田则是努力增肥,瘦的有点不像是样子,就跟火柴棍似的,这样哪里就像是要结婚的人啊,必须在结婚之前争取胖个七八斤的。

    于田田打车回家的,可是她妈还是没给她开门,不过隔着门跟她说话了。

    “你别拿人家家里的那点东西来往家里送,于田田你妈不会因为人家有钱就折腰。”

    于田田咬着唇,自己站在原地老半天。

    “妈,我就是要嫁给他,他将来会甩了我,我也要嫁给他……”

    东西放地上就走人了,没什么可后悔的,路是自己选的,将来爬着走跪着走,她不求别人,自己会走完的。

    于田田家这边邻居几乎就是一边倒的都站在于田田妈妈这边,你看田田过去那些年都那么听话,这现在认识一个男的,爸妈也不要了,就非要跟人家结婚,邻居是说什么的都有,大部分都在指着田田不懂事。

    田田她爸接到消息了,说自己会去,尽量带着她妈去。

    回到家,田田妈妈已经把东西都砸楼下去了,摔的稀烂,里面有烟有酒的,这么一摔能好吗?也没人捡,田田爸爸要下去捡上来,这是干什么啊,叫别人看着都成笑话了。

    “你要是下去捡,你也别回来了。”

    田田爸爸叹口气:“孩子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那都这样了,你就是在不同意能怎么样啊?拦不住就让她去飞吧,过好过坏的,她开心不就行了,你跟孩子犟什么?”

    于田田她妈就是不肯听这个话,她就是不同意。

    这边酒店按照王亮家的规格,虽然定的匆忙,但不存在什么日期排不上的问题,他们家这些的亲戚还有亲朋好友,王亮他妈就算计着,这得多少桌够,怎么算,一百桌都是小意思。

    “别问我啊。”王亮举手,自己踩着拖鞋就上楼了,新家那边王亮他妈暂时叫他们俩先别回去住了,家里乱七八糟的,加上东西摆的哪里都是,在一个,于田田自己过,肯定吃不好,自己得看着她一段,要是这样穿婚纱,多难看啊。

    “你是路过的是吧?你就什么都不管……”王亮他妈冲着楼上喊,这是什么熊孩子?狗屁都不管。

    田田嘿嘿笑着:“我来我来。”

    “你来什么啊,就是你惯的他,惯成什么样了?”王亮他妈对着准儿媳妇的发飙,谁惯的,真是谁心里不知道。

    “你干什么去啊?眼睛里就没看见活是吧,我这忙的要死……”王亮他妈喷完儿媳妇,开始喷老公,这爷俩简直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就没看见过他们伸把手,你说家里有这么多事儿,你就伸把手能累死你不?

    “阿姨,我来就行。”

    “你都来,你张几只手啊?”

    于田田摸摸鼻子。

    王冉陪着于田田去买高跟鞋,可是她的鞋也不全是自己买的啊,她又不能告诉简宁,说你去陪于田田买鞋去吧,自己跟简宁问地址。

    “上次买的那高跟鞋,你在哪里买的?”

    于田田就挺喜欢王冉那鞋的,王冉的脚跟她不一样大,要不然就送她了,因为跟太高,她压根就没穿两次。

    简宁说了地址,王冉带着于田田去的,于田田就转了一圈,这里面就没一双便宜的鞋,还是算了吧,王冉晃晃哒哒的,自己随手拿起来一双鞋看了一眼鞋底,好啊,简宁,你骗我是骗上瘾了是吧?

    这要结婚,王亮就得带着于田田每家都过去坐一会儿,外人就算了,家里人自己得通知啊。

    王亮优秀这肯定就是一定的了,毕竟王亮的家庭条件摆在这里,于田田呢,好看是好看,可别的方面就差一些,王亮家的亲戚也是觉得于田田是高攀。

    王亮他大姑眼睛不停的在于田田身上扫,嘴里说的挺客气的,自己转身跟儿媳妇进了厨房小声嘟囔。

    “也不知道看上她什么了,年轻?现在这女孩子啊,都有心计,大学还没毕业呢,这不找上王亮,一切就都解决了,工作也给安排好了,就等着毕业了,毕业就公务员。”

    大姑的儿媳妇笑笑:“那是缘分被。”

    “缘分什么啊?王亮这孩子喜欢得瑟,衣服捡好的穿,出手又大方,这就是被讹上了……”

    反正走了几家,差不多就都是这样的评价,没人喜欢于田田,都觉得这姑娘也就一般吧,明显就是高攀,这么着急结婚,肯定就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可是谁问,王亮就说没有,那本来就没有,他承认什么?

    王亮大姑隔天就去他家里了,他妈在家打电话呢,影楼来的电话,选照片,于田田选不出来,觉得都挺好的,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王亮他妈了。正说着呢,大姐人来了。

    匆忙说了两句,定好了自己下午过去看看。

    挂了线,大姑一直拧着眉头。

    “影楼?”

    王亮妈妈点点头:“不是前一段去拍婚纱照了嘛,选照片说是选不出来,叫我帮着弄弄。”

    大姑看着王亮妈妈笑笑,眼里闪过一抹别的意思:“这姑娘我就说她聪明,她是都想要,但是不能开口这样说,叫婆婆去选,婆婆一看,那儿子照的就都好,那就都留下吧。”

    王亮妈妈一听:“不是不是,田田不是那样的孩子,这孩子说句不好听的,有点缺心眼……”

    哪里就有那么多心思了。

    大姑白了王亮妈妈一眼:“你怎么就这点事儿都看不明白呢?我听说她家里不乐意?就这样你还叫他们结婚?你这脸被打的不疼是吧?他们算是什么人家啊?高攀着我们家,没结婚就先同居……”

    王亮妈妈表情有些讪讪的,这肯定就是她儿子的错了,拐带人家良家妇女。

    “肚子大了吧?我就纳闷,你说她妈是怎么教她的?要是王亮不认账怎么办?打掉然后继续找下一个男的,到时候结婚就生不出来孩子,现在这些女孩子啊,都轻浮的很,没怎么样就跟人上床,打着爱情的旗号,动不动就去打胎,就这样的放过去谁要?别人都玩烂的……”

    王亮他妈眼睛跳了跳,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了,他们俩愿意,也准备结婚了,同居不同居的又怎么了,再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求女人三从四德的?自己当妈的都没吭声呢。

    不过姐姐的面子得给,笑呵呵的就陪着,听她说就完了。

    于田田这手里根本就没什么钱,她能有几个钱,之前挣的不是自己当做生活费花了,就是给家里了,她也没挣多少钱,自然东西就都是王亮家里出,人家王亮家里也没算计这些,可是别人家就好像抓到了于田田的痛脚似的。

    把老王家的这个儿媳妇说的有点不堪,什么专门花男人钱,以前说不定干什么的,王亮他妈听了也就一笑而过,嘴巴张在别人的身上,随便你们怎么说,我觉得高兴就好。

    这姑娘就一直住在王亮家,也有人打听,怎么就不回家呢,王亮妈也懒得跟这些人周旋,她就是愿意住我家,你管得着嘛。

    因为王亮想快点结婚,几乎就是按照他的要求来的,婚礼来的特别快,你就没见过这样主动的新娘子,脸上都笑开花了,也哭了,因为她父母都没出席,田田的爸爸本来是要来的,可是她妈看的紧,实在没办法。

    “爸,我一辈子就这么一次……”

    于田田跟王亮都能闹,王亮结交的朋友同事都多,就光是他自己的人就坐了将近十桌,这边朋友是肯定要闹的,闹的有点厉害,两个人都亲一起去了,王亮大姑就是看不惯,觉得这女孩儿轻浮的很。

    徐娇兰是别人通知的,自己能不来嘛,就是没邀请也得来吧,毕竟好过一场。

    伟亮在门口就把徐娇兰给堵住了。

    “不是吧,这样的场合你来干什么?”伟亮就没瞧上过徐娇兰,觉得这女的装逼那是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舍我其谁了。

    徐娇兰瞪了伟亮一眼,这打扮的,简直都能抢走新娘子的风采了,论漂亮,于田田就是够好看的了,但是比不上徐娇兰,徐娇兰这张脸那就是老天的杰作。

    “我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嘛?我来喝口喜酒,怎么害怕?”

    伟亮看着她笑:“怕不至于,就是觉得挺没劲儿的,其实说白了,过去就过去了,不过就是我哥们睡过你,那他睡过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要是今天都来喝喜酒,估计还能打两桌麻将,我就是闹不明白,他都没有邀请你,意思不就表达的很清楚了?。”

    徐娇兰冷笑着,自己推开伟亮就走了进去,写了一万,怎么好过一场,她出手也不能太少了不是?

    王亮的朋友里,也有认识徐娇兰的,纷纷看过来,这女的别的不说,就冲这模样,那带在身边就真的很拉风,忽略她以前做过什么,其实也不是不行,就真的太漂亮了,光彩照人说的就是她了。

    徐娇兰就在门口站了站就好像走了。

    王冉帮田田提着裙摆,这是要去换衣服,王亮今天可倒霉了,平时都是他灌别人酒,今天轮到别人来惯他酒了,已经吐两次了,这一桌还没敬完呢,估计今天他得爬着回家。

    “裙子不知道放哪里去了。”田田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王冉赶紧踩着高跟鞋去找王亮他妈,于田田满地找着,地上就都是袋子,可没有那件红的啊,放哪里去了?

    徐娇兰敲了一声门,于田田以为是王冉回来了,自己赶紧开门。

    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明白,这是谁啊?

    “恭喜你。”

    徐娇兰就是想过来看看于田田张什么样,自己看见了,也就算是完成这个心愿了,别人都防着她,怕她什么?怕她告诉新娘子,自己跟王亮有什么过去?可别逗了,她没那么傻,就是有点不怎么甘心,你说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走到这一步呢?

    田田反应过来,合计是王家的朋友被。

    “谢谢。”

    王亮他妈往这边来,怎么可能没有呢,自己不是放在袋子里了,就在白色的礼服下面呢,怎么就找不到,这孩子肯定就没仔细找,那衣服是丝的,不好挂,一挂就怕弄出来套,在一个也是怕别人不小心碰了,所以就没挂起来。

    推开门,于田田在椅子上坐着呢,有点出神。

    “你看,怎么没有啊,你就不认真翻,真是的……”王亮他妈从里面把裙子拿出来。

    于田田对着婆婆笑笑,好脾气的说着自己没看下面。

    “赶紧换了……”

    今天这给她忙的,于田田拿着手里的裙子,王冉碰了她一下:“怎么了?又少什么了?”

    于田田对着王冉笑笑:“没有,马上好。”

    她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了,心里挺不舒服的,徐娇兰没说她是谁,但是于田田猜到了,一开始没合计,就以为是王亮家的朋友,后来徐娇兰一直看着她,送给她一份礼物,说的话也没什么别的意思。

    “我就是想看看新娘子,现在我看见了,恭喜你。”

    抱抱田田,自己转身就出去了,田田还觉得这人挺奇怪呢,可是突然心里就闪过一个想法,那女的实在长得太艳丽了,就是于田田这样认为自己是美人的,在人家面前都觉得矮了一截,就莫名的想起来方淼说过的话……

    徐娇兰在酒店里抽了一根烟,自己看着外面,自己笑笑的。

    王亮出来催吐,今天真是被玩惨了,自己就恨不得找个地方赶紧休息一下,但是知道不太可能,毕竟今天自己结婚。

    自己出来的时候看着前面站了一个人。

    “没说恭喜你呢。”

    王亮笑笑,他一贯就是这状态,对谁都用不上冷酷到底,靠着墙:“没进去吃口饭,饭菜不错。”

    徐娇兰觉得堵心,她吃什么?

    她能吃进去嘛?

    看了王亮一眼,徐娇兰心里真是百感交集,自己跟他回过家,见过他妈妈,他们俩多般配啊,无论是外型上还是性格上,可惜最后就是不能走到一起去,不是她不够好,也不是他不好,一直到今天,她哪怕自己失了分寸,不停的来纠缠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把自己往死了里弄,不然的话,张伟早就知道了,她也没有今天,徐娇兰吸吸鼻子。

    “别哭,美女不适合哭……”

    徐娇兰把手里的烟熄灭,自己突然过去就抱住王亮了,最后一次了,以后就真的没有交集了,她就想知道,为什么他不能闹一闹呢,为了自己闹一闹,坚持坚持,也许他们现在也结婚了,结婚了她会好好跟他过的。

    徐娇兰不认为自己以前错了,她想要那种生活,自己没偷没抢的,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没有以前荒唐的徐娇兰就没有今天她这样的生活,她能理解别人的不淡定,但是王亮为什么就不肯多给自己一点信心呢?

    “别这样啊,我老婆要是看见了,她容易虐死我……”王亮举着手,他不能推开徐娇兰,毕竟爱过一场,走到今天,他心里也不好受,分手是分手了,但是没有必要就说那些绝情的话,这也不是他王亮的范儿,他向来都是很尊重女人的。

    在他心里有块地方曾经有过徐娇兰,以后会慢慢消失的。

    徐娇兰努力把脸上的泪水,眼影都往他身上蹭。

    “你说要是被你老婆看见我们俩现在抱一起,她会不会就突然不结婚了?觉得我们俩还有什么私情之类的……”

    王亮笑:“不会,她很爱我,爱到都没有自己了。”

    别人他不敢说,于田田的话,他就是于田田的命。

    徐娇兰的手摸着王亮的手,她往前的那一秒钟,王亮退了一步,他可以给她一个拥抱,但是不能跟她接吻,这意义是不同的,哪怕就是于田田站在这里,他还是可以给徐娇兰一个拥抱,你别管我爱过的人是什么样的,至少我爱过,我堂堂正正的爱过,你要是不能接受的话,那就是你的事儿,王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徐娇兰退开。

    “可真是无情啊,一个吻都不肯给我,吃亏也是我当女人的吃亏,要不要上去开房?玩把刺激的?我没那么傻,会告诉你老婆,你反正不会娶我……”

    徐娇兰就突然想疯狂一把,如果王亮敢,她绝对就没问题。

    王亮呵呵笑着:“赶紧回去吧,以后见到我也别打招呼了,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挺在乎的,过去怎么样他是没来得及参与,但是以后你的人生就全部都有他,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你结婚的时候我就不去了。”

    徐娇兰强忍着眼泪,自己快步就走了,这回是真的走了,她知道这回她跟王亮算是落幕了,真的落幕了,她不能拿自己的未来堵,如果王亮给她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她敢赌一赌的,但是王亮没给她这个机会。

    于田田一直走神,王亮搂着她肩膀:“想什么呢?”

    田田对着丈夫笑笑,心里告诉自己,她要做个大气的女人,那女的也没来闹,人家就是来恭喜她,而且他们也分手了,自己计较这个干什么,男人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了。

    酒席都结束了,王亮是彻底喝趴下了,吐了多少次了,王亮他妈伸着手给儿子拍着后背。

    “田田你去弄杯果汁……”

    王亮躺在椅子就起不来了,这边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王亮他妈是合计,怎么给他喝点什么,叫他先起来,回家你愿意怎么睡就怎么睡,可是他压根就起不来,今天白的啤的红的轮班上,他是个人啊,这么喝,能挺住才怪呢。

    王亮他妈就一回身的时候,王亮捂着嘴又开始了。

    “有没有盆……”没说完呢,被儿子吐了一身,这个死孩子啊,你说喝这些干什么?那些死孩子也是的,他今天结婚就这么灌他,想要他的命啊?于田田过来要伸手扶王亮。

    “你别碰他,弄你一身,简宁啊伟亮你俩赶紧的,把他抬车上去……”

    这衣服就是换也没办法换了,就这样先弄家里去吧。

    简宁这人有轻微的洁癖,他就抬着王亮的脚,自己离他上半身远远的,伟亮没洁癖啊,这给他熏的,加上伟亮也没少喝,自己走路就晃,差点就把王亮给扔下去了,这给王亮他妈看的。

    “小心着点,伟亮你行不行啊?”

    在把她儿子给扔下去,摔个脑震荡什么的,这就划不来了。

    “行……”

    王冉就看着简宁这个劲儿,自己就知道了,赶紧上手搭把手,那边田田抬着王亮的头,他就跟死猪似的被抬上车,走半路又吐了,可能是因为颠簸,王冉赶紧拿着毛巾递给田田。

    “我没事儿……”

    王亮被弄回家里,家里这个味儿啊。

    “你们先擦擦吧……”田田拿着毛巾给简宁,简宁摆手:“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田田自己打盆水就给王亮擦,又外到内,衣服也都给换了,自己累的腰都抬不起来了,然后自己去冲澡,忙了一天,自己累的半死,躺床上就睡了,大半夜听见他吐的动静,王亮从床上起身就往卫生间奔,抱着马桶好一通吐,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田田手里端着一杯水,自己递了过去。

    “怎么样啊?还难受嘛?”

    王亮就抱着于田田的大腿:“我都要难受死了……”

    “那去医院吧……”

    这帮王八蛋,你等着你们结婚的,一个也跑不了,王亮平时耍着别人喝酒,别人这都是一招在他结婚典礼上找了回来,于田田给他倒杯牛奶,本来想叫他好过一点的,谁知道喝完了,更加严重了。

    王亮他妈坐起身,他爸拉着老脸。

    “你又干什么去啊?”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她想干什么啊?忙儿子结婚,忙的老腰都要散了,。

    这位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说自己的老腰要断了,王亮她妈就怕儿子胃不舒服,喝那些酒,她不是没拦,可拦不住,男孩子嘛到一起,你说一个妈跟着搀和,好像王亮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儿似的,都跟他们说别死劲儿灌王亮了,可没用啊。

    这要是胃出血可怎么办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

    王亮他爸扯了自己老婆一把:“大晚上的,现在都几点了?不舒服他自己就去看医生了……”

    于田田这新婚夜过的太刺激了,自己哭的都不成调了,叫他去医院,他就在卫生间一趟一动不动的,大脑已经被酒精控制住了,可难受,自己缩成一团,你说喝这些酒干什么吧。

    “简宁你能不能过来家里一趟啊,王亮好像有点不舒服……”

    于田田咬着牙,她犹豫了好半天还是给简宁打这个电话了,自己一个人也弄不动他,往楼下肯定就弄不下去,他又不去医院,就这么躺在卫生间里,也不行啊,于田田本来就瘦,身上也没什么劲儿,扯着他胳膊,就跟扯死狗似的,问题地上的那个人压根一动不动。

    于田田知道简宁他们跟着忙了一天了,早早就起来了,估计也没睡好,大晚上的,自己打电话不好,可她没办法了。

    简宁在床上动了动,王冉翻了个身。

    “赶紧去吧。”

    简宁坐起身,自己换上衣服,这边开车就过去了,王亮他妈也过来了,一看儿子在卫生间躺着呢。

    “怎么不喊他啊,就让他这样睡……”自己蹲下身拍儿子的脸:“亮亮,亮亮……”怎么就睡的跟死狗似的?看着于田田:“你进屋找个被子拿过来……”

    脑子就一点都不会转,他躺着,你就想办法让他别这么躺着啊。

    简宁来的很快,其实没什么事儿,就是喝酒喝多了,去医院也没其他的办法,他吐的已经差不多了,折腾是肯定要折腾的。

    王亮他妈送着简宁下楼。

    “大晚上的叫你跑这一趟……”

    简宁笑笑。

    “回去开车注意点,慢点开。”

    看着简宁走了,自己才回来,好在王亮是不折腾了,这婆媳俩在卧室里睡的,王亮被简宁给弄到沙发上去了,就怕他在起来吐。

    地上还摆着一个盆。

    早上王亮他妈起床出去买的早点回来,于田田好声好气的哄王亮呢。

    “你就起来吃一口呗,就一口,空着肚子,你昨天就什么都没吃,胃都弄坏了……”

    王亮就当没听见,觉得烦,自己皱着眉头。

    “你别管他,自己过来吃,他饿了就起来吃了。”

    喝完酒哪里能有什么胃口啊,王亮他妈对着于田田说不用管他:“你今天晚上回家看看你爸妈,不管他们是什么态度,你当女儿的,这事儿到底还是你错,天下没无不是的父母,亮亮这孩子脾气不好,说话也不会说,跟你爸妈好好说。”

    自己儿子这脾气,本来还想劝他,叫他陪着田田回去,现在得了,喝成这德行,得,就这样吧。

    于田田没吭声。

    “妈跟你说的就都是好话,听见没有?”

    田田点点头,王亮他妈起身,都这个点了,自己也得回家,家里还有个老残疾呢,那也是什么都不会做的主儿,就光长了一张嘴巴说别人,从来不检讨自己的。

    于田田叫婆婆留下来一起吃早餐。

    “我吃什么啊,我哪里有那么好的命啊,你公公这人……得,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他不是故意对着你摆脸子,他是天生就哪张死脸,结婚了就好好过,别去想那些没用的啊,田田啊咱们得这么想事情,别人说我合适不合适,那也不是别人嫁给亮亮是不是?说你高攀,你别往心里去,你就当成表扬你,别人想高攀还高攀不起呢,你说是吧?这是个技术活,说你不好的人那就是对你羡慕嫉妒恨,一概无视,就当他们在唱哑剧……”

    昨天估计也有不少人说乱七八糟的话,王亮他妈就安慰儿媳妇一句。

    于田田还真就没往心里去,本来心就挺粗的,再说别人愿意说什么,她也不介意,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个性,高攀就高攀被,说她有心计,耍心眼,那就是耍了被,随便你们怎么说。

    自己挠挠头。

    “妈,我没往心里去……”

    王亮他妈着急回家,也说不了两句,自己就急急忙忙的赶紧走了,王亮睡到下午也没有要起身的打算,于田田叫了他两次,自己就看着电视,想着他喝这么多的原因里面有没有跟那个女的占一丝的关系呢?

    王亮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子了,怎么就那么难受呢?

    从沙发上坐起身,眼前一片花,这回可真被撂倒了,这帮小兔崽子,你们给我等着。

    “于田田倒水……”

    于田田听见他的喊声,赶紧的从房间里跑出来,说她是嘘寒问暖,就一点都不夸张。

    王亮把手里的杯子地给她,田田看着他问:“要不要吃点东西?早上妈买了很多……”

    “我妈来了?”

    田田点点头。

    “以后有事儿别叫她。”王亮说了一句又躺了回去,就是他妈个性怎么好,两个人过日子,加上一个家长指手画脚的,这日子也不带过好的,他们俩的日子没有必要带着家长一起过,这也算是为了田田好。

    老人嘛,要求可能高点,你说于田田做饭不太会,洗衣服自己也不是很行,收拾家也不是好手,他没什么可说的,自己也什么都不会呢,但是他妈看见了,也许就会说,要是说了,她在多心,就没必要。

    “你还睡吗?不吃东西?”

    “不吃,胃口不好。”王亮拉着于田田的手,单手横在脸上:“昨天徐娇兰来了,我跟你打声招呼,我没有什么不能当着你说的,你也别秋后跟我算账,我说没事儿那就是没事儿,别瞎合计……”他丑话先说在前面,要是用这事儿跟他闹,就别怪他不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