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95 流言挺伤人的

195 流言挺伤人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是吧,这个面子你都不给?”电话里传出来打趣的声音,王亮翘着腿,不是他不给面子,这大周末的又出去,他结婚的时候喝伤了到现在还没缓回来呢。

    “下次下次吧。”

    “那可不行,军儿才从国外回来,就为了叫你给接风……”

    王亮挂了电话,自己也没办法推,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不去不好的,自己给田田去了一个电话,田田现在也不实习,每天去学校晃晃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少喝一点。”

    于田田几乎不怎么管王亮出去不出去玩,她即便是管了,王亮也不可能听她的,王亮那主意可正了,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想撼动他的思维,想都不要想,一咪咪的可能性都没有。

    于田田她妈这心里有多恨女儿,就有担心她。

    试问当妈的,你说遇上这样的一个男人,能叫女儿嫁吗?就王亮那态度,田田她妈就觉得这样的男人不能作为依靠,不说别的,嫁人首先这男人得稳妥,脾气要好,这样夫妻过日子才能长长久久的,过日子不是谈恋爱,说分手就分手,可田田不听她的呀,一个劲儿的这就把自己给嫁了,自己扬言要跟她断绝母女关系,即便这样,她还是没回头,婚也结了。

    可田田妈做不出来诅咒孩子的言语,哪怕在恨在觉得自己的孩子没自尊,就奢望着她能打破自己所想的吧,不然呢?

    这好不容易自己把自己给说服了,她真是把脸皮往地上踩啊,叫一个小辈儿指着自己鼻子说,说她假清高,王亮的话到现在于田田她妈还记着呢,就是没有办法去喜欢王亮,一想起来就恨。

    自己在厨房忙着包饺子呢,打算借田田爸爸的嘴,晚上叫于田田回来吃饭,至于说王亮,她压根就没想邀请,爱谁待见谁待见,他们家就是穷清高,也不指望王亮能给他们家什么,他们也不是田田,爱他爱的不行,在自己这里,王亮就是零分。

    于田田爸爸接到电话,自己情绪就比较高兴了,怎么说老婆这也算是动摇了是吧?

    赶紧给田田打电话,今天自己都打算早点回家了,有钱也不赚了,难得高兴一天。

    田田把自己的结婚照都装进包里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妈妈能见证那一刻。

    还有结婚的录像,自己高高兴兴的坐车就回家了,进门有些尴尬,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突然就变得陌生了,于田田她妈还是绷着一张脸,压根就不说什么话,就当没看见她。

    “妈,我回来了。”

    没人应答。

    田田爸爸赶紧拉拉女儿,把女儿拉到客厅里,今天他做大厨。

    “爸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一会儿多吃啊,王亮呢?”

    田田就没敢说王亮去跟朋友玩了,原本王亮都定好了,自己爸爸才来电话,这事儿挺寸的,跟妈妈解释,恐怕她也不会听,到时候在认为王亮又怎么了也犯不上,索性就说加班了。

    “加班好,男人有点事业心好。”

    “他到底是加班了啊,还是出去跟别人鬼混去了。”田田妈突然讽刺了一句。

    田田爸爸看了老婆一眼,你就都叫孩子回来了,就对她好点嘛,你心里都是挂着她的,何必伤女儿的心呢。

    一家人坐在一起,田田给自己爸妈看自己结婚的录像,开始看的还好好的,结果看到后面敬酒,于田田她妈起身回房间摔上门,把外面的父女俩给摔的莫名其妙的。

    录像里是王亮妈妈拉着田田的手,田田妈妈就怎么看怎么刺眼。

    人家姥娘亲妈上门,怎么对他们说的啊?明摆着就是瞧不上他们家,可田田呢?自己就非得往人家身上贴,这就让人瞧不起,你说你婆婆怎么看你?心里肯定想着,我当初去你家,话都说明白了,结果你孩子就装不懂,能高看你一眼不?

    在看看自己女儿,没心没肺的还抱着她婆婆哭,可真了不起啊,有钱人的世界她是不了解,这就是有钱就是娘了,亲妈都能不要了,田田总说她跟王亮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

    于田田妈妈想想都觉得可笑啊,养了孩子到现在,原来她压根就没弄懂过孩子,突然就觉得自己养出来的女儿怎么就那么虚伪呢?你要是承认你喜欢钱,你妈我还能高看你一眼,你死咬着说你不是为了钱,更加叫人瞧不起。

    你看看这架势,为了一个男人,爸妈都不要了,把婆婆当成亲妈是吧?

    这口气就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了,既然你愿意把人家的妈当成是亲妈,那你就别要你自己个儿的亲妈了。

    田田爸爸给女儿夹着菜:“别管你妈,我们吃。”

    于田田这饭能吃好才怪呢,只要是回家,只要是她妈稍微给她一点脸子,眼泪就有点绷不住的架势,这个世界上跟她最亲的就是妈妈,可妈妈不理解她,甚至埋怨她,不被理解还被误会的感受很不好。

    吃完饭,田田爸爸看着卧室的门,敲了两下。

    “你出来吧,孩子都要走了,走走她。”

    于田田她妈就愣是没给开门,自己躺在床上哭呢。

    于田田自从结婚开始,她妈的体重也跟着往下掉,担心外加被气的,她妈原本也不胖,现在就九十斤的体重,对着外人自己还得撑着笑,自己家的笑话不能说给别人听,这事儿就都瞒着呢,至少她娘家还有田田奶奶家那边都没有说过,结婚为什么不办人家就肯定要问的,说就说不愿意铺张浪费,也没有必要,当人笑,背着哭。

    “爸,那我走了。”

    于田田头也没回就往楼下去了,一出家门眼眶有些湿,知道她妈一定回房间哭去了,心里也不好受。

    田田爸爸重重叹口气,自己坐在沙发上,好好的一个晚上结果弄成这样。

    王亮听不清自己朋友在说什么,这几个人就非要下来跳舞,下面的场子人就太多了,王亮贴着朋友的耳朵喊着:“快十点了,我得回家了。”

    朋友就喊,怎么早走回家也没事儿干,就拉着王亮不叫他走。

    “十二点之前,我就必须撤。”

    结了婚的男人一定不能混到十二点之后在回家,家里还有老婆呢。

    军儿玩够了,准备上去了,这边有个女的往王亮身上贴,王亮推推她,那女的好像是嗑药了还是怎么了,看着神情就有点不对,拽着王亮的衣服。

    “帅哥……”

    王亮对着她笑笑然后绅士的推开她,自己上了楼,结果那女的还追了过来,穿的比较清凉了,也是,来这里的不就都是玩家嘛。

    借着疯劲儿就把王亮给推墙上了,自己大腿微微抬起来,她的腿型挺好看的。

    王亮就笑,这是要干什么啊?

    “美女,这样不好吧。”

    旁边走过来几个人,还特意留神的看了一眼,王亮等人走过去,自己推开恨不得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腿挺好看的,就是下次隆胸换个整形医院,太假。”王亮点点头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后面的美女脸都气扭曲了。

    王亮进了包厢,自己拿过来衣服。

    “不好意思了哥们们,我老婆自己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新婚燕尔,你们都懂的。”

    大家笑的花枝乱颤,是啊,人家王大帅哥这是才新婚啊,回家肯定有节目的,难怪这一个晚上就心神不宁的,他们都了解。

    军儿也够讲义气:“哥们我呢,回来就特意奔着你,结果你结婚了不说,还不通知我,难道是怕我去砸场子?嫂子在家里等着,我也不能叫嫂子独守空闺,这样,你把这杯喝了,我就放你走。”

    王亮笑的夸张,他在简宁他们当中是朋友最多的,各种类型的朋友就都有。

    看着那一大杯的红酒,他摇摇头自己接过来一口就干了,然后举举杯子。

    “军儿在国外怎么学的跟暴发户似的,红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你以为这是红牛吗?”

    军儿搂着王亮的肩膀,两个人就从楼上下来了,大军点了一根烟递过去,王亮没接。

    “哪天把嫂子带上,我都没见过呢,就不说你了,结婚不通知我,太不够哥们了,赶紧走吧。”

    看着他上车离开的,自己又返身回到楼上了。

    王亮开车原本是打算马上回家的,自己给于田田打电话,想叫她下来接自己,回家总得有个奔头是不是,结果听着她声音有点不对。

    “又看什么电视剧哭了?”

    “没有,就是有点困。”于田田懒懒的说着,手里抱着布偶,自己捏一下打一下的,王亮就改变主意了,自己把她也给吵醒了,干脆就开车顺路去了一家粥店,十二点关门,他去的时候眼看着就要到点了,好在是买到了,皮蛋瘦肉粥。

    于田田早早就下楼去等他了,你说这人有点不靠谱,她十一点二十五分下来的,他说马上到,这个大冷的天,她下来的时候着急也没有多穿,眼看着都十二点了,人呢?

    自己给他打电话,他就不接,就在考虑要不要先回楼上?

    那边有车灯照了过来,田田用手挡着灯光,不是王亮能是谁。

    “老婆,想你老公没有?”王亮停好车自己也不着急下车,降下车窗就跟田田逗,田田闻着他一说话就一股子的酒味儿,喝了酒还开车?王亮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田田就嘟囔。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喝完酒还开车也不怕被警察给抓了。”

    王亮笑,升上车窗自己从车里下来带上车门,大半夜的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警察,这又不是过节,搂着于田田的肩膀:“就走的时候被灌了一杯,小意思。”

    田田一路就没停止嘟囔,毕竟结婚的时候他都喝成那样了,之后好几天吃饭都吃不好,自己就不长记性。

    进家带上门,王亮说今天就不洗了,有点累。

    “你干嘛呢?”王亮伸腿横在卧室的门口上,挡住于田田要进屋儿的脚步,田田纳闷,她睡觉被,她干什么?

    “给你买的粥,去喝了。”

    于田田一脸难为,她晚上都吃饱了,吃的挺饱的,肚子里哪里还有地方装啊?

    “明天吃吧,我吃饱了。”

    “叫你吃就吃,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田田觉得他就是暴君,王亮是挺专制的,他妈叫他们周末回去吃个饭,他就不耐烦,他妈要是越过他给于田田打电话,立马就不愿意,弄的王亮妈也是火大,自己跟儿媳妇联络联络感情还不行了?你是怕我吃了她啊,还是怕我把她给抢走了?

    大周末的这两口子去王妈妈家蹭饭,这徐秋华脸上的伤还没下去呢,王亮就觉得稀奇,这怎么弄的?别对他说什么摔的啊,他还不至于眼瞎的看不出来那是人打的,谁动手打的?

    中国好男人啊,竟然动手打老婆?心里觉得挺诧异的,不过也没有说出口。

    “田田喜欢吃什么啊?”王妈妈问着于田田。

    于田田是什么都吃,王妈妈这边一脸的疲惫,王亮就问,王妈妈说王焱这转学,有点麻烦。

    “什么学校啊?”

    他路子多,人脉广,听了觉得这就是小事儿,一句话的事儿,一点都不难。

    “阿姨,你得感谢我,今天这顿就算是我白吃了。”

    王妈妈自然高兴,有人能帮着解决,别说一顿饭就是天天来吃,自己都愿意,王亮出去打了一通电话。

    于田田奶奶家的几个亲戚来家里看田田妈,田田生病了,正好人家打电话,就顺路过来了,这不田田带回来的婚纱照跟录像都在家里放着呢,她们就看见了。

    “这是田田老公吧,一表人才啊,这孩子看着就不错……”

    等看录像的时候,王亮结婚宴请的人就太多了,这样的场面对她们来说就是震撼,谁家嫁女儿就是娶儿媳妇也没有这么多桌啊,还有这是在哪里举办的?不是说没办婚礼吗?

    人奶奶家的人就肯定不愿意,你这是嫌我们都是穷亲戚是吧?所以孩子结婚都不通知一声?

    田田妈这段咳嗽,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解释还没有办法解释,就忘记那东西还扔在桌子上,这不就让人抓现行了。

    “到现在田田的丈夫长什么样我们还不知道的,这可不行啊,赶紧的给孩子打电话……”

    这边王妈妈都做好饭了,于田田接到自己妈的电话了,听得出来她妈的话比较僵硬。

    “你跟他一起呢?”

    田田嗯了一声。

    “带着他回来吧,你大姑她们在家里呢,说是要看看他。”

    于田田扯扯王亮的袖子,王亮跟王焱侃大山呢,他是跟谁都能聊到一起去,王焱说不想上学,王亮就说自己那时候也不愿意上,还告诉王焱,等你上大学,一个星期都可以不去上一节课的。

    “真的?”王焱觉得好神奇,能一个星期都不用上课吗?

    王亮点头,当然可以了,只要你不怕被当,那有什么问题,你全年都可以休息,不怕被退学的话。

    王焱这小子哪里知道自己掉进狐狸的坑里了,王亮看看田田,脸上还挂着笑呢,还没从打趣王焱的身上回过来:“怎么了?”

    “我妈说叫我们回去一趟……”

    王亮没说不回去,自己也挺给面子,起身对着厨房喊了一声,王妈妈一听,踩着拖鞋出来,这饭都要好了,怎么就要走了?

    “吃一口再走吧。”

    王亮笑笑:“我岳母叫我们回家,第一次登门啊,不敢不去,恨不得借个火箭马上就奔过去,这样也不至于看我不顺眼了……”

    王妈妈是知道于田田家里怎么回事儿的,自己就不能在留了,送着他们到楼下。

    “你说说王亮帮阿姨这么大的一个忙,阿姨都没来得及谢谢你,饭都没吃一口。”

    “阿姨千万别客气,今天吃不成,明后天还有时间呢,早晚我能吃回来……”

    王妈妈拍拍王亮的肩膀,目送他们上车,看着车子开出去的。

    王亮是个场面人,不可能会空手过去的,这就得买点什么礼物,问于田田都是谁,于田田也叫不准,她妈没说明白啊,买了点水果王亮一直在路上打电话,定地方准备一会儿出去吃饭。

    这边两人在楼下停好车,天天要拎东西,王亮瞪了她一眼,这么不懂事呢?到你家门口你提着东西,你妈不是更加不待见我了?田田吐吐舌头,两个人就上去了,一进门,田田家的大姑小姑这就跟母鸡下蛋似的,这声音这个大啊,饶是王亮这种外向的个性都被弄的有点发懵,把他给夸的,夸的就跟花儿似的。

    首先要问的就是家里都是做什么的,本人在什么单位上班,刚才在楼上就都看见了,看见王亮开车载着田田回来的,田田的大姑想着,这孩子好像嫁的是不错,难怪她妈藏着掖着的,这样就有点过分了,你说怎么说都是老田家的孩子难道他们还没有资格看着孩子结婚吗?好好一件事儿叫弟妹给办的有点夹生。

    田田的一个姐姐看着王亮就觉得有点眼熟,她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呢?

    自己对王亮的印象就太深刻了,想起来昨天在酒吧里,难怪自己说好像面熟,那田田知道他出去玩?跟女的暧昧不清吗?

    扯了扯田田,说要下楼去买点饮料。

    “我去就行。”王亮起身了,速度特别快,其实姐姐就是想跟田田说两句话,看着王亮下去自己也不能拦把于田田扯进房间里。

    “你老公昨天干嘛去了你知道吗?”

    于田田觉得自己姐问的这个话有点奇怪,他朋友从国外回来了,然后喝了一通就回家了,王亮就是这么跟她说的啊。

    “给朋友接风去了。”

    “你就傻吧,我昨天在酒吧看见他了,他这模样别人想忘记就都难,跟一个女的特别暧昧,那女的露着大腿,两个人贴在墙上黏黏糊糊的,看着就不对劲儿,你不知道?”

    两人说着话呢,就听见好像有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于田田她妈就在门外站着呢,肯定是全部都听见了,于田田的姐姐有点尴尬自己没别的意思,就是看见了,想跟妹妹打一声招呼,就怕她不知道而已。

    家里的气氛变得怪怪的,饶是这样,于田田她妈还得撑下去,等人都走了,脸子就落下来了,她所谓的婚姻就是这样的?放任他在外面玩,人家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上,你这就是自己作的,自己获得一个什么样的地位,这就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你不尊重你自己,你还指望别人来尊重你?

    王亮才要坐下身吃口饭,昨天就没吃好,今天本来打算蹭饭,结果半路被叫过来,屁股还没坐稳呢,于田田她妈这个阴阳怪气的劲儿就又上来了。

    “你们俩走吧。”

    王亮有点傻眼,忙活到现在,他正经一口饭没吃呢,刚才竟陪着人吃饭了,有点过了吧?

    田田是知道因为什么的,自己过去就要拉妈妈的手,想解释,他不可能骗她的,要是有早就说了,于田田妈妈的动作挺大的,就甩了女儿一下,结果刮到田田的脸了,王亮脸子就不好看了。

    女儿是你的没错,但是当着我的面来打我老婆,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啊。

    “拿着东西回家。”

    田田看着两面都为难,她谁都想讨好,可是明显这两人就是不对付。

    “说你呢,人家根本就不待见你,你还讨好人家干什么?”王亮过去扯于田田的手,田田妈妈听了这话不乐意了,就看着王亮:“你也别狂,不就是仗着家里有两个破钱,你们这样的孩子我见得多了,你妈是不是以为你这样的孩子就很好?没有这样的家你算是什么?有钱的人呢我也见得多了,好的有都是,你这样的,呵呵……”于田田的妈妈嘲讽王亮:“昨天跟别的女的暧昧,然后回家哄我们家这个傻女儿,她就是傻就是缺心眼啊,爸妈的话都不肯听,我说你不是个好东西,她就偏不信啊,那行,我就等着看,等着看你们什么时候会离婚。”

    王亮火气原地蹦出来多高,他跟谁暧昧了?

    能不能别总瞎说啊?

    一个丈母娘说出来这样的话,你诅咒的是谁啊?是你自己的女儿,真是觉得这种氛围的家教很是奇怪,得别的话他也不多说了,毕竟再闹的难看,就是自己的错了。

    扯着田田就下楼了,自己上了车,被气的一直打嗝。

    “你妈是不是神经不好啊?我跟谁暧昧了?”

    她是看见了,还是怎么了?

    田田说的有点虚:“我姐说昨天在酒吧看见一个女的……”

    田田这么一说,王亮才想起来,得,他觉得自己现在满身是嘴都解释不清,怎么解释?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喜欢背后说人呢?这么三八呢?少说两句能死吗?能死吗?

    “你要是这样,那我就没办法了……”

    “我没说什么。”

    “不是说你有没有说什么,你信不信?”王亮看着田田的眼睛,田田对上他的:“不信,有就是有,你会对我说的。”

    王亮这火气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傻孩子,你妈说的对啊,缺心眼啊,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你要记住一句名言,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哪张破嘴。

    单手揽着她的头,在她头顶亲了一下。

    “我怎么觉得我们俩是众叛亲离呢?”

    所有人就都不看好他们俩,所有人就都在等,在等他们时候会离婚,王亮摇摇头,等去吧,我叫你们等到天荒地老,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别人在乎不在乎干自己毛事情啊。

    没吃饭就肯定找地方吃饭的,直接开车就回家了,王亮他爸这才吃完,桌子才收拾好,他们俩也没提前打招呼就说回来啊,看王亮说话那样子,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呢。

    “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也多准备两菜。”

    王亮他妈忙的够呛,叫保姆赶紧做,自己一边叨叨叨,说田田喜欢吃什么,儿子吃什么都行,那儿媳妇是客人啊,王亮他爸在客厅下象棋呢,王亮把自己的身体扔进去,拿起来棋子。

    “放下放下,你会下嘛你。”王亮他爸斜了儿子一眼,他儿子他清楚的很,就是一个臭棋篓子不愿意跟他下。

    王亮这被老爷子给激的,我就跟你下。

    于田田她爸就特别喜欢这一类的活动,她小时因为看的多,自己也经常跟自己爸爸玩,王亮真是如他爸说的那样,那就是一个臭棋篓子,他不输那就怪了。

    “走这里。”田田按住王亮的手,走哪里就死定了。

    王亮看了田田一眼:“你会?那你来。”自己起身把老婆按下身,王亮他爸看了儿媳妇一眼,她会?女孩子怎么喜欢这些呢?

    田田这孩子就是心眼不全,你说你跟你公公下棋,你是不是就应该让两盘?结果她可倒好,自己心里念叨着,一定不能赢,结果最后下完最后一步,自己赢了,特别得意的看着王亮。

    “我从小看我爸下到大的。”

    说完回头对上公公已经黑掉的脸,傻眼了,怎么是这样的节奏呢?她明明是打算输的,怎么就变成赢了?

    王亮就只想笑,这虎妞儿,太搞笑了,她就没想到要给老人留一点面子吗?

    自己起身就进厨房了,留给自己爸爸跟老婆相处的时间。

    “我不是故意的……”于田田好半天挤出来几个字。

    王亮他爸看着儿媳妇,什么不是故意的?她说这话的本意是原本想让着自己的被?自己一个大人还用一个孩子让?

    “做什么呢?”王亮从后面抱着他妈的肩膀。

    “一边去,要过油,弄你身上了,出去等着吃。”

    田田就喜欢吃菠萝咕咾肉,正好家里有菠萝罐头,现出去买什么菜也来不及了,就随便做两个。

    “妈,你这明摆着就是偏心啊。”王亮伸手抓了一块菠萝自己扔进嘴巴里,他妈恶狠狠的瞪着他,洗手了吗?“你嫉妒啊?”

    “我就纳闷,我妈的节操太强大了,你看原本挺不待见她的……”

    王亮把剩下的话就吞到肚子里去了,觉得自己妈比于田田她妈不知道好出去多少,甩两条街都富富有余。

    看看自己妈这觉悟,在看看那丈母娘的,王亮只想叹气,你事情都没搞清楚,你就说出来,打的是谁的脸?

    算了,自己也懒得想了随她怎么想吧,估计在她心里,合计田田今天明天就要跟自己离婚了。

    “你们俩去哪里了?晚饭都没有吃?”

    王亮妈妈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手上的工作也没有停,可是问的别有深意,于田田看着她的时候目光就有点躲闪,那孩子只有心虚的孩子才会那样,是去她妈家了把?没给饭吃就给赶出来了?

    “没啊,去王冉娘家转了一圈。”

    王亮他妈在心里笑,孩子长大了,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自己何必跟着讨人厌的一直问呢,催促王亮赶紧出去,嫌弃他在这里碍手碍脚的,等王亮出去了,自己对着保姆叹口气。

    “你看着吧,肯定叫人给赶出来了。”

    王亮家的保姆人也挺好的,就笑眯眯的:“等过一段就好了,年轻人吃点苦还是好的。”

    王亮妈笑,这边赶紧把肉下锅,那边等出锅翻炒之后端上桌。

    “田田啊过来赶紧吃热乎的,凉了就不好吃了,妈特意给你多放了一点菠萝,你尝尝。”

    于田田那边根本就脱不开身,被自己老公公给缠上了,王亮他爸到了于田田的面前也变成臭棋篓子了,自己总输,越是输越是不甘心,他怎么能输给一个孩子呢?

    王亮他妈又抄了一个肥肠,上桌,这两孩子怎么回事儿啊?不是都喊他们吃饭了?

    自己看着丈夫就拽着田田下棋,你说为老不尊的,你都多大岁数了?

    “赶紧去吃饭。”瞪了自己丈夫一眼,王亮爸爸摸摸鼻子,站起身就准备上楼了,上到一半看着楼下:“等会儿吃完了来找爸下棋啊。”

    田田嘿嘿的笑着点头,王亮伸手照着自己老婆的头打了一下。

    “傻妞儿,还点头,你今天晚上不打算回家了是吧?”

    田田傻笑,王亮妈妈看着田田大口大口的吃饭就高兴,作为家庭主妇来说,能叫别人喜欢自己的厨艺,这似乎就是对她的肯定,不停的给田田夹菜,她自己早就吃完了。

    “好吃吧,那下个星期在回家,妈还给你做。”

    王亮翻着眼睛:“太没新意了啊,每个星期都吃一样的东西谁愿意吃啊。”

    “我愿意。”田田嘿嘿笑,看着婆婆就是一脸的讨好,王亮妈妈就打从心眼里觉得高兴,现在看着这孩子,倒是越看越有点喜欢了,伸出手掐掐田田的脸蛋。

    “你要是愿意吃,我天天给你做,王亮不回来拉倒,你回家吃行吗?”

    这就开始诱哄田田,她要求也不高,就是合计每天看看他们俩,不算是过分吧,王亮还没开口呢,于田田就答应了,他们俩在家基本不开火,于田田做的东西根本没办法吃,会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两样,王亮宁愿买着吃。

    等他们来走了,王亮妈妈伸伸腰,也累的够呛,忙活半天,踩着拖鞋上了楼。

    “不是说给她买车吗?明天我找个人陪着你去看看。”

    王亮他妈一愣,这就这么大方了?因为他儿媳喜欢下象棋?这未免也太容易讨好了吧,自己坐下身对着镜子拍拍脸,自己之前还担心他们俩呢,说实在的,觉得过都过不了几天,一直提心吊胆的,现在看,好像还行。

    “你要是有时间买点东西去田田家看看去。”

    王亮他妈没声儿了,自己面子就这么不值钱?动不动就去她家?怎么没吃够闭门羹啊?

    “听见没有啊?毕竟事情都这样了,也改变不了了,能缓解就缓解吧,就当是为了孩子好。”

    王亮爸爸说完,自己合上手里的书就扯过被子准备睡了,王亮妈妈把手上的东西抹干净然后关了灯也上了床,脑子里想着于田田吃饭的时候,这孩子吃饭大口大口大口的吃,吃的就那个香,怕他们俩不够吃,给做了一盘子,结果她就都给吃光了,不会回家就胃胀气吧?是真的能吃,还是当着自己,为了表现给她看的啊?

    摇摇头就睡了。

    王亮开车回家顺便去了一趟药店,他家装菜的那个盘子挺大的,于田田吃了两小碗米饭,竟然把一盘子的肉都给吃了,买了一盒健胃消食片,扔过去。

    “干嘛?”

    于田田觉得这人很奇怪,给自己这个干嘛?

    “你没吃撑?”

    于田田觉得自己老公有点莫名其妙,她吃的挺好的呀,在吃就肯定吃不进去了,面对自己喜欢的食物嘛就难免胃口会开,吃的有点多,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就喜欢吃这菜,有时候从学校回家,爸爸就给她做这个,她记得她上高中军训的时候,那什么也吃不到,自己回到家眼睛就放光,一盘炒鸡蛋给自己吃的都可美味了,她爸用二斤肉给她做的菠萝咕咾肉她一个人都给收拾了,当时把她爸给吓的,就怕她撑坏了。

    事实上,这对她来说就是小意思。

    “别装啊。”

    “我装什么了,我就喜欢吃这个。”

    空嘴吃,还能吃一盘呢,就是吃多了牙容易疼而已。

    开车到家,于田田跟王亮闹,王亮把人给抱上去的,等电梯门一开就往家里冲。

    于田田她妈想起来说王亮的话,这就睡不着了,披上衣服跑客厅坐着去了,怎么合计自己怎么担心,这个傻孩子啊,你早晚就得被人家给玩死,她随谁了?怎么就谁都不像呢?

    心口就觉得堵得慌,怎么都找不到宣泄的地方,怎么就那么傻啊?

    他就是出去玩,他能明确的告诉你吗?

    你姐看见的就肯定是最真实的,他在外面就是那样的,自己越想越生气,她就是木头脑子,自己说什么就不听,将来有她好果子吃的,就去爱人家吧,稀罕人家吧,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傻乎乎的。

    田田爸爸早上四点多起来上卫生间,看着自己老婆在沙发上坐着呢,吓了一跳。

    “你这大早上不睡觉,起来这么早干什么?嗓子又难受了?”

    田田妈妈用手撑着头:“你给我找点速效救心丸。”

    心脏有点难受,田田她爸赶紧去进屋子里去找药,自己给老婆倒水。

    “你这不睡觉又想这些有的没有的,孩子愿意过什么样就过什么样吧,你听我的,别管了,你就是在担心,他们如果过不好你也担心也没用不是,她自己喜欢,就让她去闯,将来跌倒了受伤了,还有家在这里等着呢……”

    田田妈妈把药吞下去。

    “她哪里有家?我告诉你,以后少给他们开门,少去见他们,我看见那个王亮我就想抽他……”田田妈妈从沙发起身,谢绝在跟丈夫说话了,自己进了卧室,还能睡一会儿,下午还要上班呢。她才不承认,自己是担心那个不成器的孩子呢。她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等她吃亏了,她就知道她爹妈不会害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