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93 大意失荆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过来一下。”

    同事喊了王冉一句,她正准备出去呢,被喊住了,自己狐疑的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了,里面就一个女同事,两个人平时接触不算是多,但也算是挺好的。

    “给你一个方子。”

    王冉看着同事递到自己手里的东西有些发愣,因为这偏方是说能怀孕的,是不是就单位所有人都知道她现在生不出来孩子?

    沉默了几秒,说:“算了吧,我不用了。”

    同事本来是好心,现在一看王冉这样也有点尴尬,她不是多管闲事,自己怀孕那时候就是拖了几年,家里公公婆婆都不愿意,丈夫有时候也着急,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段路不好走,就想让王冉试试,反正吃不坏的,这些就都能吃的。

    拉着王冉的手:“这些都是食疗的,你试试吧。”

    王冉捏着手里的东西从办公室里出来,本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合计孩子的事儿了,说实话乔芸生孩子的时候,给王冉羡慕坏了,看着医院里那些挺着肚子的,她倒是想大肚子,可惜肚子不争气,简宁是没说的,可总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的。

    情绪有些被孩子的话题所影响到了,她就是感觉无奈,检查也检查了,中药也吃了,食疗偏方她妈没少给下功夫那就是没有,她跟简宁也努力了,还是没动静,难道她能把肚子就给解剖开,看看里面构造有什么不同吗?

    王冉已经自暴自弃了,就这样吧,可能她天生就是不孕的人,还查不出来,认命了。

    晚上简宁说顺路过来接她,王冉说自己车怎么办。

    “放单位一天吧,明天我送你,晚上你自己开车回来。”

    王冉想想也觉得行,准备下班那边接到王超的电话,王超不是要买车嘛,多买多长时间了到现在还没定呢,看了左一次右一次的。

    “简宁今天什么班?”

    王冉说已经下班了,要过来接自己,王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这样你们俩陪我去看看车。”

    王冉听徐秋华都念叨几次了,说看了好几次,怎么还没买吗?手里也有钱的。

    王超是决定要买了,可是扔进去那么多钱,有时候吧,自己就合计,你说买一辆车花那些钱,他要是买一个二十万的能换好几辆呢,可以总开新车,买一个六十多万的车,那车也是有年头的,徐秋华个性也是比较节俭,抠惯了,你等着她帮你拍板定,现在就买,这样的话肯定就不是徐秋华能说出来的,不像是王冉跟简宁,王冉也犹豫不决,但是家里有一个能做主的。

    “行啊。”

    挂了电话,简宁这边车就开过来了,王冉往外面走,刘振刚正好车就在门口等着他们下班呢,以为王冉是要坐车,自己降下车窗跟王冉打了一声招呼,大冬天的多冷啊,人家降下车窗,王冉也不能不搭理人家。

    “王工下班了。”

    王冉笑笑:“嗯。”

    “赶紧上车吧。”刘振刚挺热情的,他心里就觉得王工这个女人挺不错的,你也看不见她出去疯去,就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他飘的也累了,现在就想在找个女人好好的过日子。

    王冉笑的有点虚,摆摆手:“我爱人在外面呢。”

    刘振刚笑笑,点点头。

    王冉从大门出来,走到车子前打开车门,自己就坐了进去,带上车门:“我哥说叫你过去帮着看看车。”

    简宁拧着眉头,还没买呢?好像一个星期之前就说要买,这都一个星期过了,还没买到手?大舅哥也是够墨迹的了,两个人开车过去,简宁就是帮王超去拿主意的,简宁就发现王冉家人都有一个毛病,嘴里说的可欢了,一旦真的要花钱了,保准立马就改变主意了,从王超说话的语气当中,他就能感觉到,王超喜欢奥迪不?那肯定就是喜欢的,但是不喜欢那价格,说着说着就跑偏了,奔着二十万的车去了,简宁打断大舅子的话。

    “哥,买车就是买个舒服的,不能考虑这个钱,再说家里也不差这些。”

    那是肯定不差的,王妈妈王爸爸都说了,你们要买,他们就出钱,这动迁之后,王超跟徐秋华也没怎么大花钱,两个老人是同意王超换车的,等王超换车之后,那旧的就留给王爸爸,王爸爸的车给三叔。

    简宁就说好车到底哪里好,他这么说,王超这回是确定了。

    这把简宁叫出来了,就肯定是要吃顿饭的,王超就说去外面吃。

    “别了,爸妈都在家里呢,回家吃一口就行。”王冉觉得都是自己家人,弄那些虚的干什么,可王超坚持要请,到底一行人还是去吃韩国料理了,徐秋华可敞亮了,看着王冉就喜欢,反正现在不用为钱烦恼,她是看见谁,自己都觉得高兴。

    “简宁是不是不喜欢吃啊?不喜欢吃,我们换地方。”

    王超看着简宁不怎么动筷子,简宁笑笑,说在这里吃就行,王冉喜欢吃韩国烧烤,自己跟服务员给她要了一份石锅拌饭。

    “王冉这肚子还没动静呢?”王超当着简宁就问了。

    你说男的结婚是图什么?不就是求有个家,有个孩子,王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没孩子自己不去看看?王超当哥的就看不过去了,你要是有毛病就赶紧治,回家就说检查完了,医生说没有事儿,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王超觉得王冉是撒谎了,不愿意说被,现在自己当着简宁说出来,简宁是医生,这问题得注意。

    王冉的好胃口叫她哥给扫的,她有时候就真怀疑,你说她哥跟她是一个妈生的吗?为什么就总觉得他跟自己过不去呢?她不喜欢听什么,他就一定要说。

    简宁愣了一下,没合计大舅子能在这样的场合提这样的问题,不过马上反应回来了。

    “我工作比较忙,也顾不上她。”

    徐秋华用胳膊撞撞王超的,那意思你就别问了,人家夫妻俩的事儿。

    王超不管:“简宁啊,王冉这个年纪那现在就都危险了,你等什么时候休息的,陪着她去北京或者上海看看,实在不行就让她嫂子陪着去,这身体肯定就有毛病,要不然在你们医院做个检查。”

    这话就是王冉最不愿意听的,她检查的时候为什么不肯去简宁的医院?有谁是他不认识的?自己去检查不孕不育,你说转个身全医院就都能知道,虽然不见得就能影响什么,但是王冉很讨厌这样。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王冉抬头冲着王超就去了,自己跟他们出来吃这顿饭,那就是错误。

    王超一看王冉跟自己用这个语气说话,立马就翻了,反了你了,我是你哥,你就这么对我说话的?

    “小王冉你在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试试看……”王超眉头就皱起来了,这样的场合,简宁不想事情复杂化就只能赶紧的劝大舅哥,徐秋华这边拍拍王冉的肩膀。

    “别跟你哥一样的,他就这德行。”

    王冉起身去了洗手间,本来自己高高兴兴的,就非得把她给弄哭了,从里面出来,眼睛有点红,徐秋华人在外面等着呢,看着小姑子出来了,立马上前。

    “冉啊,你也知道你哥这脾气,别往心里去啊,你哥也是为了你好,看着你没孩子,他心里也上火。”

    王冉冷笑:“为了我好,他留留吧。”

    当着嫂子自己也不愿意说,她哥没结婚的时候人就特别好,那时候对她也没什么,等结婚了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什么都要管,总要说话算,在他的观念里,不知道是不是认为姓王的就是他的附属品,就从他挥巴掌的事情说起,哪里有当哥哥打妹妹的?都懒得说了。

    王冉坐在一边,自己不吭声,简宁说吃完了就回家吧,王超还一直喝酒拉着简宁不放。

    简宁打了一辆车,看着徐秋华跟王超坐进去的,王冉站在后面没动,简宁弯着腰跟车里面的人说话。

    “那行,哥你们注意点啊。”

    简宁给司机钱,徐秋华在后面拦,也没拦住,等车开走了,简宁回身搂着王冉的肩膀。

    “别生气了,就当没听见。”

    王冉这口气还没咽下去呢:“我自己丈夫都不说,他说什么呀?盼着我不能生是吧?”

    简宁赶紧搂着老婆的腰身,自己劝:“不是那意思,他不是那意思,喝酒喝多了。”

    王冉白他:“我自己哥是什么样我还不清楚?什么喝多了,开始根本就没喝酒,他就是故意的,我是我妈捡来的吧?要不然他至于这么对我吗?什么都要他说了算……”

    简宁拍拍王冉的后背,开着车回家,王冉要上楼,简宁喊住她。

    “冉啊,咱们俩去一趟超市,我买点东西。”

    没什么东西想买的,就是想陪着她出去吹吹风,陪着她走走,这样不就把情绪都宣泄掉了,拉着王冉的手一前一后,王冉就抱怨王超,她真的觉得她哥脑思维有问题。

    “我的检查报告估计还作假了……”说起来这事儿王冉就憋气,当着简宁说不就是这意思嘛,怕她糊弄简宁是吧?

    “没有没有,我都看见了,挺好的……”简宁赶紧跟了一句,事实上他确实看见了,王冉他们是半年一检查身体,各方面都是正常的,绝对没有问题的,就如他所说的,他工作很忙,顾不上,也许是这方面的问题,状态不好,可能老婆就不能受孕被。

    进了超市,领着她转了半天,也不知道他想买什么,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的。

    王冉心情也好多了,发泄完了就算了。

    “不买东西你拉着我来超市,我脚疼。”

    她穿的鞋子是带跟的,走了这么远的路,自己脚有点疼,之前以为他是真要买东西,所以才忍着没说的,结果知道他的目地了,自己抱怨了一句,简宁侧着头看着老婆的脸:“要不,我背你?”

    王冉摆手,可得了吧,这里人来人往的。

    到广场站了一会儿,两个人就回家了,一前一后的进了门,简宁踩着拖鞋就进卫生间了,王冉去换衣服,家里门口摆了一排的衣柜,一般来说家里都是女人衣服多,可他们家男人的衣服居多,简宁的衣服就真太多了,没有专门的更衣间,但是他能把自己的东西打理的很是清楚,皮带皮带放在一起,袜子衬衫内裤都分开放,一排一共四个衣柜,其中至少有三个都是简宁自己的,太好穿了。

    他从卫生间出来,自己去换衣服,王冉把窗子打开一点,家里气温有点高,这样出去很容易感冒的。

    夫妻俩看了一会儿电视,接到王妈妈的电话,徐秋华回家就跟婆婆告状了。

    “王超这是脑子有病,当着简宁的面就说王冉没生孩子的事儿,王冉跑卫生间哭了。”

    王妈妈一听,贼虐心的,你说儿子欠不欠啊?你一个大男人,怀孕不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嘴怎么就那么欠呢?还当着简宁的面说,你是怕他们不离婚还是怎么地?有时候王妈妈觉得自己儿子就是个二百五。

    “人呢?”

    徐秋华拦住婆婆,说王超睡了,王妈妈唉声叹气的,就这么两个孩子,你说给她难为的。

    “冉啊,你就当你哥的话是放屁……”

    王冉懒得在说这个话题了,行了,知道自己大哥是什么样,以后少接触就好了,人家都说有血缘的兄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王冉是压根一点都感觉不到这样的范围,就她来看,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有些女的,一旦结婚就跟娘家疏远了,这多少也是有一部分原因的。

    挂了妈妈的电话,简宁进去洗澡了,王冉看着棚顶,她真的还要去做检查?

    她现在都怕进医院的大门,要是真的告诉她,她身体有毛病怎么办?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合计来合计去,还是算了吧,得过且过。

    就当她是个胆小鬼。

    简宁吹干头发,自己搂着老婆的腰身就睡了。

    周六简宁值班,王冉在家里休息,原本打算炖点汤,就不去娘家吃饭了,也不能每天都去,这边打算的挺好,东西也买回来了,结果简宁的母亲来电话。

    “我在楼下呢,你现在下来。”

    王冉也不知道她抽什么风啊,没打招呼就来了,她要是不在家呢?批了一件毛衣外套就下去了,穿的很少,下身就穿了一条羊毛裤,好在上身的外套挺长的,出了小区,就看见婆婆坐在车里,司机打开车门叫王冉上车。

    王冉也闹不清楚她到底是想干什么,自己上了车。

    简宁母亲动动唇:“开车。”

    “妈,我们这是去哪里啊?”王冉问了一句,人家就当她是空气,压根不搭理她,无视她的说话声。

    简宁他妈已经约好了一个妇科专家,就是打算给王冉看看,这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昨天晚上简耀东就突然问了简宁母亲一句。

    “那肚子还没有动静呢?”

    这在简宁母亲的心里就炸了一道雷,不管缓和不缓和的,丈夫现在肯关心孩子的问题,这就是好现象,趁热打铁,王冉必须就怀孕,而且一定要生一个儿子。

    马上着手就安排人了,今天就是带着王冉去检查的。

    王冉看着去的地方就不对,等到了之后,自己多少也明白了,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昨天她哥踩地雷,她还敢发飙,今天婆婆又带着她来检查身体了,她能发飙吗?

    “干什么呢?下车啊。”简宁母亲不待见的看了她一眼。

    木头木脑的,来这地方干什么她还不清楚吗?就跟木头桩子似的。

    王冉木然的跟着进去,别人告诉她怎么做,她就得去做,自己好像就被操控了一样,每样都要检查,简宁母亲就在她耳边说着。

    “你们俩结婚也不短了,自己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就不着急?结婚之前婚检过吗?有没有说你就有什么毛病?”

    王冉抿抿唇,说自己没毛病。

    “没毛病就赶紧要孩子,王冉啊,你听我的话,一定得生个儿子,你生个儿子,简宁跟他爸之间的那个结就解开了,你听见没有?”

    王冉人还没怀孕呢,就感觉到压力了。

    简宁母亲从口中说出来的话,没两句就夹着一句,就是让她生儿子,也必须生儿子,王冉突然觉得嘴巴里有点苦涩。

    检查报告也不能马上出来,司机又把她送回家了。

    简宁母亲就跟专家说着:“我这儿媳妇年纪大了,请你多费心了,检查检查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王冉回到家,自己看着脚上的鞋,拢拢大衣,这个冬天原来就真的很冷,心里都凉了。

    进门也没什么心思做饭了,就在沙发上一坐,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晚上做梦,就说检查出来自己身体有问题,婆婆就指着她鼻子骂,吓醒的,出了一身的汗,然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那边报告出来的很快,说是身体就真的没什么问题,至于为什么没怀孕,大概就是工作精神其他方面的原因。

    “也就是说她能怀孕?”

    简宁母亲觉得搞笑,她有丈夫,她丈夫跟她过夫妻生活,那为什么不能怀孕?能给个确切的答复吗?什么时候能怀上?

    那专家就说调一调吧,结了婚的女人不可能就一点毛病都没有,但那都是小事儿。

    简宁他妈后面跟着司机,司机手里提着东西,王冉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婆婆在楼下跟她通话了。

    “妈,你进来坐。”

    他们搬新家了,婆婆也没进来过,简宁母亲懒得往里面看,叫司机把东西递到王冉的手里:“你自己张点心,自己多大的年纪你自己不清楚吗?今年在过年之前你就必须要怀孕,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医生说你身体根本就没问题,就换个人家,找老婆也是为了传宗接代的吧?你连一个女人最基本的都做不到……”

    就没一样能叫她看上眼的,人家的儿媳妇进门就怀孕,在看看她,家庭家庭不突出,样貌样貌不突出,就连怀个孕她都要比别人落后,这样的人到底为什么要活着?

    自己要是她,早就跳河自杀了,早就离婚了,拖着别人她就高兴是吧?这个自私。

    简宁母亲说什么,王冉就是不吭声,她能说什么?跟婆婆开干?

    把那些玩意都拎进去,就是一些所谓的补品,简宁母亲觉得王冉平时根本舍不得吃这些,她不是给王冉吃的,而是为了叫她尽快怀孕。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简宁母亲每天都会掐点叫王冉去运动,她会把时间错开,她好像就知道简宁几点醒一样,简宁完全就是被蒙在鼓里的,自己什么都不清楚,简宁母亲也经常给儿子打电话,在儿子的面前自己保持的就特别好。

    她来医院看简宁,也是劝儿子回家跟他老子就低个头,你哄你爸开心就完了,可简宁也犟,就是没打算回去了,他亲妈的事儿到现在在他的心里就是一根刺,不说清楚了,他没有办法回去。

    “这些是拿给王冉吃的,你叫她吃,都是为了她身体好的。”

    简宁看了一眼,确实就没什么不好的,都是一些滋补品,你说母亲特意过来送这些,他能不收下吗?

    自己也挺高兴的,她们能相处的这么融洽。

    简宁母亲叫司机直接去简宁家,正好王冉开车回来了,在小区门口就遇上了,王冉停好车赶紧就出来了,司机把车门打开。

    “妈,你过来了,上去坐坐吧。”

    她手里拎着买好的菜,今天也买挺多菜的。

    简宁母亲扫了王冉一眼,自己拉着脸子:“东西都吃了没?”

    王冉表情有些讪讪的,她根本就没时间去弄,那些东西都要花时间的,她还没回话呢,简宁他妈一看儿媳妇这个表情,瞬间就火了。

    “所以才说你们这种人家的孩子不能要,你当你今年是十七还是十八?你要是二十五我都不能催你,眼看着奔四十去了,做女人最基本的条件你就都达不到,你自己没时间的话,你妈不能帮你做?我说你妈怎么就跟没长心似的,你这一个孩子都生不出来,她就不着急不上火?上班,你上班能挣几个钱?什么事儿比较重要你就分不清楚……”

    王冉被简宁母亲给喷的,眼圈就有点发红,自己还连累自己妈被人家说。

    简宁开车下班,在门口也遇上了,简宁的母亲喷王冉的时候自己是坐在车子里的,王冉哈着腰开着车门接受批评,等简宁过来了,简宁母亲就下车了,自己给儿子整理整理肩头。

    “衣服有点皱。”回头看着王冉:“我叫她上车,她也不上,给她送东西吃吧,她也不肯吃。”

    先发制人先告状。

    对着儿子态度就特别好,那意思你看她特意过来看儿媳妇的,好像对着王冉就有多好似的,王冉憋屈。

    从她上门开始,每天就都是在折磨自己,简宁不知道她就给自己打电话,叫她去运动,她要上班要做饭要收拾家里,还要叫她运动,还要吃那些东西,顺带着还得损她,说她不会生孩子,你看现在她笑的跟花儿一样的,对着自己嘘寒问暖的,王冉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憋死了,她活不起了。

    “王冉这孩子也挺好的,早点生个孩子,这就好了。”简宁母亲对着儿子笑眯眯的说着,说王冉哪里都好,就捡着王冉的优点来说,她这样,简宁能想到她背后就给王冉下绊子吗?

    简宁是压根就想不到的。

    “妈,你上去坐坐吧。”

    简宁母亲那就真的跟着上去坐了,王冉邀请了多少次了,她婆婆就当没听见,简宁开口说了一句,立马就跟着上去了,王冉在厨房做饭,听着客厅里的笑声。

    “王亮这老婆找的不错,年纪小这就是优势。”

    王冉手里的刀没拿稳,切手上了,自己用水冲着,眼泪控制不住的掉,她知道这话就是说给她听的,好几次婆婆就说她年纪大了,要是年轻个几岁,要孩子就不至于这么麻烦。

    看着滚开的热水,自己一点心思都没有,就想全部都掀了,爱吃什么吃什么。

    “你爸还在家呢,我就回去了。”简宁母亲换了鞋,简宁送母亲出去的,简宁母亲进电梯之前,看着儿子:“妈知道你心里不舒坦,可是简宁啊,妈能对你说的,我一定就说,不能说的,你也知道你爸的脾气,我说了他就跟我没完。”简宁点头,他不会难为母亲的,简宁母亲又说:“王冉也是不容易,你也别逼她,妈是过来人,我这辈子就被怀过孕……”

    说的挺感伤的,要说简宁相信他妈,多少这就是一个原因,因为他母亲从来就没怀过孕,那想必就不会太难为王冉,谁知道他偏偏就想错了。

    简宁母亲嘴里说的是这个有情有义的,等电梯门关上,脸就冷了下来。

    她即便生不出来孩子,她有家庭给自己撑腰,王冉有什么?生不出来孩子,你就是个废物。

    自己整理整理头发,她要不是为了在儿子面前卖个好,早就说王冉了,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呢,给脸不要,那工作就应该辞了,所以才说她是小家子气,就为了那么一点工资,你看看她这样,看见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臭德行。

    简宁打开门,听见有水开的声音,怎么没关火呢?

    自己进了厨房赶紧把水给关了,自己看了王冉一眼:“老婆,你干什么呢?”

    王冉觉得自己早晚就要被逼疯了,她已经实在忍不下去了,自己扔开手里的刀,转身就要出门,简宁速度还算是快的,立马跟了两步马上就把王冉给拽住了,她这大衣都没有穿,要去哪里啊?

    “老婆……”

    “我想出去走走,没事儿,你先放开。”

    简宁听出来王冉的声音是带着哭音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注意到她的手好像是切到了,赶紧拉着她回客厅,王冉就不让他碰自己,他也觉得他母亲挺好的是吧?

    “我妈跟你说什么了?”简宁一想,八成就是这个了,自己开车回来的时候还纳闷呢,说话的话完全就可以上楼去说的,王冉就站在车下面,他当时是合计,自己开车过来,王冉也是刚过去的。

    强把王冉推到客厅里按着坐下身,自己给她手贴上OK绷。

    “你说吧,我听着呢。”

    王冉当着简宁就哭了,拿着手机给简宁看,一天最多的时候给她打过二十多通电话,就是问她有没有按照人家说的那种迅速过,每天要吃什么都是固定的,说是这样能怀儿子,王冉抓着头发。

    “她当着你,她就夸我,背后她就说我,你回来之前她还在说我不能生孩子,说我不能听话,说我年纪大……”王冉扑在简宁的怀里哭,自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她不管干什么不接她电话,她就说自己没教养,她不可能一天就等着她打来电话的,一直在自己的耳边说什么儿子儿子,她连个孩子都没有,还什么儿子啊?

    王冉拍着自己的胸口。

    “我都要气死了,她当着你,她就装好人……”

    王冉敲着胸口,真的说出来自己就特别生气,不行了,她站起身,她现在就必须出去走走去,不能在家里待着,要不然她马上就要崩溃了,简宁赶紧去衣柜里拿着大衣,王冉就穿着拖鞋就下楼了,他追了上去把大衣披在她身上,自己拉着她的手往停车的方向去。

    王冉觉得闷的时候就要用吃来发泄,她现在很注意自己的饮食,几乎不怎么碰太重口的,今天算是打开杀戒了,要了一碗麻辣烫,里面的汤辣红辣红的,自己一边吃一边淌眼泪,一边擦鼻涕,简宁抽着纸巾往她手里送。

    “你能吃吗?”

    他一贯就不太喜欢吃重口的,王冉看了简宁的碗一眼,简宁这是舍命陪君子,不能吃也得吃啊,老婆都被人给气成这样了,吃的他是一头都是汗,王冉要了一些肉串,自己吃饱了之后又去吃冰淇淋,好久都没吃过了,王妈妈总说,要孩子这些东西就少吃,子宫凉就不容易要孩子啊,王冉那之后就不吃了,今天豁出去了,她反正也怀不上了,她干嘛委屈自己。

    简宁叫她在车里坐着,自己跑出去老远,买了一双雪地靴,自己回来开着车门,捏着她脚丫子给套进去,这穿着拖鞋,脚容易冻坏了。

    “还想吃什么?”

    胡吃海塞的,这是过足了瘾头,把能吃的所有都给吃了。

    “心情好点了?”

    车子停在停车场,两个人却没有上去,简宁双手抱着头,王冉吃牛板筋呢,她就喜欢吃小袋的,小袋的味道进去的快,太大的味道就不如小袋的。

    “嗯。”

    “她以后说什么就让她说,你就当没听见。”自己坐起身替她擦擦眼泪,为了这点事儿还哭一顿,值得不值得啊。

    王冉发泄出去了,就觉得不是那么难过了,不过她还是觉得简宁母亲就是两面三刀。

    以前有听人家说过有这样的老人,自己这回也算是见识到了,开眼了。

    “要不,我跟她说说?”简宁觉得还是得谈谈吧,不要逼她,自己就纳闷,为什么没有人来问自己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呢?也许毛病就在他身上呢,这对王冉来说并不公平呀。

    “算了吧。”

    王冉把那些东西拎到娘家,王妈妈一看,说是简宁母亲给拿的,自己心里觉得其实这个后妈当的就算是不错了,王妈妈对小洋人的印象又开始转好了,徐秋华每天帮炖,自己顺便还能偷着一点吃,反正王冉也不吭声。

    “妈,你吃这个,这个好,这是燕窝啊。”徐秋华往婆婆的手边推,王妈妈看了一眼,她才不吃呢,徐秋华对着婆婆嘿嘿笑:“我看挺多的,我就吃点。”

    王妈妈没说话,吃就吃被,那给拿来的确实挺多的,王冉也说了,徐秋华愿意吃那就吃。

    徐秋华晚上对着镜子擦护手霜,擦着擦着就觉得自己皮肤好像是变好了,就问王超。

    “你发现没,我眼角的细纹好像就淡了……”

    哪里有什么神奇,就是她自己的自我安慰,每天都看,就觉得自己年轻了,觉得那东西,怎么都好。

    王超不待见的看了徐秋华一眼:“不还那样。”

    哪里就变年轻了?

    徐秋华没好气的瞪了丈夫一眼,你什么就都不懂,简宁他妈吃的东西能是不好的吗?肯定都是顶级的,就是最好的,她皮肤没有变化那才怪呢。

    *

    “你们拉我出来干什么?”

    孙祥舅舅他们还在计划,这边那准备单干的两个人寻思来寻思去,他们并不认识王焱啊,还得带着孙祥舅舅一起来。

    孙祥舅舅一听,把其他人就给舍了?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想多分点钱,你不想有钱了之后叫那个娘们去后悔?”

    一番话说的孙祥舅舅很是心动,几个人再去踩盘子,早上王爸爸把孙子送到地方,看着孙子进去的,自己这才准备上车。

    “他家里人就每天都送?”

    孙祥舅舅点点头:“嗯,不能挑爷爷送的时候动手,这老头一般都是等孩子进去了之后才会上车的,我观察了一段,好像还是孩子的妈妈身上做手脚比较容易。”

    “妈妈不送到学校吗?”

    孙祥舅舅手里有个本子,都是记录徐秋华的。

    “也不是这样说,她有时候不看孩子进没进去自己就走了,有时候把孩子送过马路就回家了,早上动手不太好,因为早上这个时间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很容易就马上孩子没来学校,到时候老师给家里打电话,这对我们有些不利,晚上呢,做点手脚,叫孩子的妈妈在半路上耽搁,这孩子家里人不来接是不走的,等同学走的差不多了……”

    “我们可以骗他说,就说是他妈妈的朋友……”

    孙祥舅舅摇头,这不行,现在孩子的防范意识都挺强的,就得突然把孩子抱上车,要的就是一个速度。

    “你确定他们家是有钱,别到最后白干了。”

    孙祥舅舅点头:“这是一定的。”

    徐秋华周五起了一个大早,今天王焱过生日,孩子早早就提出来要求了,说是要个生日蛋糕,王焱这嘴巴也挺叼的,要求徐秋华给买个好蛋糕,以前徐秋华给王焱买蛋糕都是去家附近,那蛋糕店卖的便宜啊,一个可大的也就才六七十块钱,王焱点名的那家,不大点的就得二三百,在徐秋华来看,其实好蛋糕店不好的,用的不就都是奶油嘛,其实就都一样,就差一个牌子,可是儿子要求了,那自己就给订吧。

    送王焱去了学校。

    “妈,你别给我买便宜货行吗?”王焱看着徐秋华再一次恳请。

    徐秋华没好气的瞪着儿子,都说知道了,怎么就那么墨迹呢?

    转身回家,王焱往校门里去,徐秋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摇摇头,这死孩子,怎么学的跟他姑父似的呢?

    王冉也记着王焱生日呢,昨天就去蛋糕店了,自己说好了晚上去拿,怕徐秋华买重了,就给徐秋华去了一个电话。

    “嫂子,我订蛋糕了,你千万别买了。”

    王冉就是知道徐秋华不带提前预定的,自己才敢订的,徐秋华就笑,说王焱提出来要求了,要吃谁家谁家的,王冉说这家比那家都好,她昨天晚上跟简宁去订的,不大点一个将近四百块钱,上面的水果都是新鲜的,孩子一年到头也就过一次生日。

    “那行,我们家小姑真好……”

    王冉笑笑就挂了电话,买个蛋糕就是好啊?

    徐秋华在家里忙呢,晚上五点坐车过去准备接孩子,结果过马路的时候叫车给碰了,碰的不严重,可是徐秋华这小市民的心态又上来了,把自己给撞了,他们就想这样走了?得带着她去医院检查,那车都撞腿上了,她知道以后会不会有麻烦?

    “你们得送我去医院检查,撞一下撞的不轻呢……”

    疼倒是一点没觉得疼,她这也不算是碰瓷,因为徐秋华确实听见车子碰到自己腿上的声音了,当时还觉得挺疼的,只是现在缓和过去了,她怕将来留麻烦,那王冉就是例子啊。

    那两个人就死活不敢,说给徐秋华两百块钱。

    “两百块钱,你当我是要饭的呢?”徐秋华当街就跟人干起来了,很多人围观,这边她就报警了,自己怕什么,是他们撞自己的。

    那边王焱自己在门口呆着呢,有同学从里面出来,他就跟同学摆摆手,等他妈呢。

    孙祥的舅舅就等着要动手了,徐秋华那边已经被拦住了,现在同学还有点多,他还得在等一会儿的。

    *

    “送我去学校接王焱吧,这小子不是惦记这蛋糕吗,先叫他看看,开心开心。”

    王冉跟简宁说着,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让简宁去学校了,王冉知道王焱今天晚上不补课,一年到头就这么一次,先叫小寿星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