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98 乔芸离婚,老妖婆子出幺蛾子

198 乔芸离婚,老妖婆子出幺蛾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不是看她可怜吗,都是女人,挺不忍心的。”齐娜就觉得乔芸能把日子过成这样也算是她本事了。

    找老公不光就是看样貌的,真的就从乔芸身上她是彻底看明白了,所谓的门当户对多少还是有些道理的,不求说找个多有钱的男人,但结婚之前一定要弄明白自己婆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婆婆家条件,穷不要紧,不能抠,这要是没有外婆搭钱,就一个月靠吴国太的那点钱够干什么的?吴国太贷款还房贷,他一个月到手还能剩多少?

    齐娜觉得自己似乎就没太为钱发过愁,姜饶怎么样也挣工资,自己娘家妈跟婆婆都搭她钱,她就满足了。

    夏侯兰可能对外人品不好,但是对这个儿媳妇,反正也是她挑的,她跟姜维一个月划拉划拉八九千还是有的,姜维还不加上外面来的钱,齐娜爸妈就更加别说了,齐娜家是做生意的,家里有点底儿,多不敢说,一二百万还是有的,两面条件都好,齐娜跟姜饶日子过的就顺,两个人的工资不用花出去一毛钱干攒,然后两边老人搭钱,夏侯兰一个月怎么都能给个两三千的,毕竟儿媳妇怀孕了。

    姜饶觉得齐娜瞎好心,日子过不好那就是自找的。

    “什么叫过不好?没有孩子之前怎么就没看她去上班?就是怀孕多少人坚持到生,福她提前都享受到了,明知道婆家条件不好,自己还要靠,她靠谁?要是有娘家也算了,什么都没有……”姜饶都懒得说了,乔芸走到今天,就是她自己作的。

    大学毕业之后,出去工作一段时间就不工作了,是,给的工资少,可再少总比没有钱挣的好吧?你挣钱了可以买买衣服丰富丰富自己的生活,结果她呢?好像从毕业就一事无成,到结婚拖个孩子,你说这孩子现在不能送幼儿园,你要在家带着他,将来花钱的时候一天比一天多,你就挨吧,所以才说你对生活什么态度,生活就怎么对待你。

    齐娜跟王冉给孩子买的奶粉叫乔芸松快了一阵,乔芸就是不合计眼前的事儿,孩子有的吃了,自己也不担心了,这婆媳俩是对着懒,吴国太他妈呢,不喜欢洗衣服之类的,你叫她炒个菜出去干点体力活这就都行,带孩子她觉得累,自己带不了,可以喜欢,但是时刻抱着,这她做不到,乔芸心疼儿子,婆婆不抱就得自己抱着,弄的自己精疲力尽的,动不动接着哭,觉得当初错了。

    要说乔芸什么时候后悔过,那就是现在了。

    前面楼有家邻居儿媳妇也是生孩子,那生的还是女孩儿呢,婆婆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整天就抱着,那儿媳妇可能出月子了,有时候等太阳好的时候就推着孩子出去转一小会儿,看见谁都是乐呵呵的,乔芸这情绪就不行了。

    因为她们在楼下聊天,乔芸在楼上是能听见的。

    “我看你胖了不少?”

    那儿媳妇就笑:“可不是,孩子得有奶吃,我公公婆婆这一天到晚的弄汤,为了喂孩子没有办法,我都怀疑我体重能回去不,这一天天给我吃的……”

    人命就好遇上一对好的公婆,一边跟人聊天,一边看看还在睡的孩子,外面天气到底还是有点冷,怕吹到孩子了,她说不下来,婆婆说孩子还是吹一吹抵抗力能好,她也没养过孩子,婆婆怎么说就怎么做被。

    “能回去的,等断奶体重就回去了,你在医院你娘家妈去侍候的?”

    “哪里啊,我婆婆,我妈来了,我叫她走了,没有我婆婆侍候的好,你看平时我婆婆跟我也是有冲突,但是生完孩子我就发现了,她其实挺好的,真的,孩子半夜哭,就她跟老爷子抱,根本就不用我,我爱人那就是白给的,根本不上手,你指望他,哼……”

    可能是大部分的男人都相同,以要上班作为借口,喜欢孩子可以,但是带孩子,他们不要。

    乔芸就听着人家聊天,自己心情能好吗?她现在就觉得郁闷。

    当初就选错了,管着是张辽还是丁冬的都好,可惜那时候她就是不懂,喜欢吴国太喜欢的半死,结婚这么久了,那种喜欢虽然还有但是也磨灭掉了一丝丝,你再帅可是没本事,不能养家,这样的男人就是完蛋货。

    一个家总要有一个人撑起来的,如果一个都撑不起来,那就彻底完了。

    乔芸发烧,怕传染孩子,就让婆婆带着孩子,结果她婆婆可倒好,这心这个大啊,大早上的不到五点就把孩子给送回来了。

    “芸啊,他睡了,你带一会儿,妈得回家跟你爸买菜去。”

    乔芸就火大了,你买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她这感冒要是传染到孩子身上,那么大点的孩子,怎么办?

    “妈,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就别这样对我啊?我感冒了,孩子传染上到时候还得带着孩子去医院,你一天不回去我爸自己也能弄,就是不卖了不行吗?”

    吴国太他妈不干了,我不卖,你给我钱啊?这话叫你说的这个轻巧。

    “那以前没人帮我带孩子,国太怎么长大的?就你金贵,动不动就这个那个的,乔芸我跟你讲,我也没见过你这种儿媳妇,你自己生的孩子,你怎么就不能带?那不给儿媳妇带孩子的婆婆多了去了,我告诉你,你要是这样的态度,我还不管了呢我……”

    乔芸彻底叽歪了,从床上掀开被子就蹦地上去了。

    “我怎么了我?结婚你们家就什么都不给,现在住的还是我外婆家,我怎么了?你们不就是欺负我爹妈都没活着,妈你是长辈但是有你这样做长辈的吗?你是怎么对待你自己孙子的?从生下来,你抱过几次?晚上我就困的实在不行了,叫你搭把手,可你说什么?你说你白天要干活,你不能帮我别人家婆婆是这样的吗?你听不见楼下聊天的吗?人家婆婆全管了,根本就不用儿媳妇上手,国太回来了,你就干活,国太上班了你就什么都不干,孩子的尿布堆起来多高,你连洗都不给洗,我是个产妇啊,难道要叫我去洗?”

    乔芸一边哭一边喊,这把吴国太他妈给气的,自己也气哭了,觉得儿媳妇还能对自己喊了,你不就觉得你生了一个儿子,你了不起了?我告诉你乔芸,我不吃你这套,她还委屈呢。

    吴国太这在另外的房间睡的,乔芸感冒就挺严重的,听见吵吵声,自己就来了,推门出来一看。

    “妈,你先去吧。”吴国太就推自己妈,乔芸那边看着丈夫这态度,你到底是站在那边的?我嫁给你,我从来就没指望你能给我什么,但是你至少也得向着我吧?你简直就是拿我不当人看。

    乔芸又是哭又是喊,把吴国太也给弄急了,你喊就有用了?

    吴国太就不明白,你不上班,你就在家里带一个孩子,能有多累?再说那尿布哪回用你洗了?放一起洗不是也省事儿嘛,家里有换的那就行被,你要求这么高干什么?

    乔芸上手去推吴国太,两个人斯吧起来了,打着打着,结果吴国太抽了乔芸一个耳光,彻底把乔芸给打傻了,她才生完孩子多久啊?这就挨打?

    诧异的看着吴国太,简直都没敢相信,他敢打自己?

    吴国太不是故意的,因为乔芸太不讲理了,一直拉扯他,失手就打乔芸的脸上去了,吴国太他妈这回安静了,觉得打的好,女的就是得动手打,你不打她,她不老实,叫她那么多废话。

    “芸芸啊你就是太不懂事了。”

    乔芸指着大门:“你们俩都给我滚,这里是我家,马上滚。”

    乔芸跟吴国太两个人就干起来了,她也是真上手,但是一个女的肯定就不如一个男人的有力气,吴国太一开始尽量在躲避,可是乔芸的话说的有点难听,而且还动手扇他耳光,吴国太挨了好几下。

    “你们家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穷的跟什么似的,一个房子都买不起,买得起也还不起,住我外婆家,还敢打我?现在就滚,我告诉你们,不过了,离婚。”

    一连打了吴国太五个耳光,吴国太也不敢了,反手拽着乔芸的头就往墙上撞,一般的婆婆得拦着不?可吴国太他妈就当没看见似的,乔芸闹多少次了?不是分手就是离婚威胁的,最后还不都是没成,她心里就有这个谱,知道乔芸不敢,在一个乔芸才生完孩子,她离婚了谁要她啊。

    乔芸真是恨极了,自己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可派出所的人都要气死乔芸了,人家说这属于是家庭矛盾,他们不方便插手。

    “什么叫你们不方便插手,他现在打我……”

    乔芸又是喊又是叫的,可惜对方根本就不管,最后还出口讽刺了乔芸一句,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乔芸挨打那就是她活该,这给乔芸气的,自己都要气疯了,怎么就这么欺负人呢?

    给外婆打电话,这一大早的,外婆还在被窝里呢。

    “芸芸啊……”

    “外婆你回来,你带着我大姨跟大姨夫过来,我要跟他离婚……”

    乔芸知道自己一个女的说话不算,这要是带两个男的回来那就不同了,得在气场上压住吴国太家才行,外婆这边袜子都没穿,就起床了,王妈妈早就起了,自己正在做饭呢。

    “小真,赶紧的叫王冉她爸跟我回去,乔芸被吴国太给打了,这个败家的,敢打我们家孩子,他住的是谁的房子啊……”

    王妈妈一听,这要是叫王冉她爸过去不是就更加添乱了吗?再说自己娘家的事儿,他不太喜欢搀和,他就是去了也没用啊,外婆这边可不管那些,自己敲门,叫王超起床。

    “超啊,跟外婆回家一趟……”

    王超肯定不能去,他一会儿还上班呢,要是自己妹妹挨打了,他能请假,一个沾不上的他才懒得管呢,王爸爸那边也是不动,外婆就拍着大腿跟王妈妈墨迹。

    “我这就是说不动你们,这乔芸没有爸妈,你们当大姨大姨夫的就看着不管?就让孩子在月子里被人打?”

    王妈妈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那自己跟着去吧。

    两个人出了小区门口,这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过去了,吴国太他妈也没有走,等着外婆来然后好说道说道对乔芸的不满,乔芸就坐地上哭,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坐地上,地上凉,但是她就要坐,坐给外婆看。

    外婆一进家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那上手就去抽吴国太,吴国太挨了两下,自己就避开了。

    “不是,外婆你打我儿子这算是什么意思?”

    外婆的态度就肯定了,这日子不能过了,男的能动一次手就能动一百次,跟这样一个无能的废物,你还过个什么劲儿?当初她怎么说来的?可乔芸就是不听话啊,现在知道苦果子了吧?

    “当初那简宁就摆在你眼前,你就愣是喜欢这个废物……”

    王妈妈有点不愿意,别有点事儿就往简宁的身上扯,简宁没看上过乔芸,老把自己的姑爷往乔芸身上沾什么?王妈妈就不愿意听外婆说这样的话。

    吴国太他妈一听可就来劲儿了。

    “你要是这么说,我还不劝了,那就离婚。”

    “离。”

    乔芸这就打定主意要离婚了,孩子肯定要她自己带着的,这还在哺乳期,再说吴国太家里肯定就抢不过乔芸,从结婚他们家就狗屁都没有掏过,王妈妈低着头,有些话她不好说,其实按照她的意思,孩子乔芸还要什么?乔芸现在这年纪,将来在找,没有孩子还能找个好的,拖着一个孩子,这就指靠外公外婆了,外公外婆活着还行,要是人没了呢?

    人都死了,你还指靠谁?

    单纯从女人的角度,王妈妈知道就是自己一旦面临这样的境遇,自己也会选择带着孩子的,但是为了以后着想,其实还是把孩子给老吴家比较好,一个男孩儿,妈妈养……

    外婆给姜维还有夏侯令打电话,就让他们都来家里。

    王妈妈没敢说的话,夏侯兰说了,这离婚就是一定的,这样过没意思,本来就瞧吴国太家不顺眼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吧?在月子里就动手了,反了他了,他家一个卖臭盒饭的……

    典韦心里翻着白眼,你可别把所有卖盒饭的都算上,卖盒饭的也是有好人的,人家靠着手艺挣钱,不丢人。

    “孩子别要了,乔芸你有什么谋生的手段啊?就是出去上班,一个月两三千,养个孩子根本就不够……”

    “你闭嘴。”外婆恶狠狠的瞪了夏侯兰一眼,这说的是人话吗?

    乔芸不行,不是还有你们吗?

    典韦是劝,能过就过,离什么婚啊,孩子才这么小,为了孩子好,这次不就是冲动嘛,两个人说话就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了,典韦觉得乔芸不是真心想离婚的,自己也认为,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儿,离婚似乎有些犯不上。

    乔芸是低着头一直哭,但是她的态度就摆在这里了,她肯定是要离婚的,她能接受丈夫没钱,但是不能接受丈夫动手。

    这边就定下来了,这是肯定要离婚了,那边外婆叫典韦联系吴国太家里的,约好时间就去办手续,乔芸眼看着也要出月子了。

    乔芸这境遇,哪怕就是谁对她有点想法,也觉得可怜啊,夏侯兰给孩子买了不少的衣服,就当做善事了吧,外婆成天换着样的给乔芸做,就怕影响到她,乔芸这奶是一点都没有了,孩子也能吃,张得特别快。

    乔芸现在就是怕姓吴的跟自己抢孩子。

    吴国太他妈听着典韦说乔芸要离婚,觉得就是吓唬他们家的,乔芸还有那个底气呢?不可能,就是为了叫国太去道歉是吧?

    “你就安安心心在家里住着,不用怕他们。”

    乔芸这边要离婚,自然就有来调解的,毕竟孩子才出生这么久,人家有义务要调解,可乔芸是打定主意了,这边直接就起诉了,等吴国太家里接到起诉书的时候都懵圈了,这肯定就是懵了,谁能想到,墨迹的乔芸这回做事儿就这么迅速?

    吴国太他妈这回傻眼了,这什么意思啊,就因为一场误会就要离婚了?

    吴国太他爸也来劲了,指着自己老婆还有儿子的鼻子就开骂了。

    “你叫他赶紧给我滚去道歉去,孩子才生就要闹离婚……”

    吴国太母子俩买的东西拎着过去的,可惜人外婆就连门都没有给他们开,摆明了就是不接受你家任何的道歉,这婚就是离定了。

    外婆怕吴国太找到乔芸,也是怕乔芸心软,就跟王妈妈商量,说叫乔芸去王妈妈家住两天,话都还没说完呢,就被王妈妈给打住了,老人要去她家里住,她没有借口拦,但是乔芸不行。

    “妈,我家里现在就都住不开了,加上秋华怀孕,这乔芸整天哭哭啼啼的,在带着一个孩子,肯定就不行,要是真没有地方去,那就是去小兰家里……”

    这把外婆给堵的,觉得王妈妈就是自私,你看乔芸这都这样了,你当大姨的,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呢?

    王妈妈反正我态度就在这里,养老的我有义务,但是养小的,她就没这义务,不是说她冷血,这个时候就不能帮一把,你说家里就两个卧室,现在王焱都出来睡了,外公睡卧室,她跟王爸爸也睡客厅,这就住不开啊,家里就够这么几个人住的。

    外婆给夏侯兰打电话。

    “妈,我这忙呢,你有话就赶紧说。”夏侯兰手边有工作,晚上定好出去吃饭了,他们这种单位,应酬比较多,就是吃吃喝喝的,反正也不是吃自己的钱。

    “我合计叫乔芸带着孩子去你家住几天……”

    夏侯兰都气笑了,这说的是哪国的话啊?

    “她就在家里住着,怎么吴国太还敢把门给撬了?去这里哪里的,妈,姜维天天上班,姜雯也回来了,你说乔芸过来我家里住算是怎么回事儿?再说她也不是没有住的地方……”

    “行,你们都不管,那我叫我老儿子管……”外婆嘟囔了一句,觉得他们都太冷血了,一出事儿就躲一边去了。

    夏侯兰赶紧叫自己妈打住,那芳芳这是重要的时候,你叫乔芸抱个孩子去芳芳家,乔芸那性子就什么活都不能干,等着叫别人侍候她呢?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这把外婆给气的。

    吴国太跟他妈是怎么去就怎么回来的,你说要离婚,吴国太就肯定没有那个想法,这毕竟孩子才生,离婚干什么啊?吴国太他妈也是这意思,等着开庭的时候,自然还是有调解的,乔芸一声不吭,她就是打定主意一定要离婚了,哪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她也不想跟这个男人一起过了,看见他跟他妈的脸,自己就觉得肉隐隐在做疼。

    她对吴国太怎么样啊?算得上是好吧,可是他是怎么对待自己的?

    乔芸就闹不明白了,自己付出他怎么就跟没事儿人似的?那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她能舍得这段感情?她舍不得,但是她不能忍这口气,乔芸觉得心灰意冷的,王冉过的是什么日子?

    人家夫妻俩一人买一辆车,自己也不是说就羡慕人家有车开,没车日子也是照样过,他得好好的,结果他不,这样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乔芸说吴国太动手打自己,说的这个声泪俱下,无论怎么调解就是不想过了,已经决定了,这边法院也没有办法。

    吴国太这回彻底傻眼了,乔芸也说了,两个人结婚没什么共同财产,他家根本狗屁都没有,吴国太结婚之前贷款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也没打算要,没有经济纠纷,就这样离了就行了。

    休庭的时候吴国太他妈就苦口婆心的劝着乔芸。

    “芸啊,你就为了生气,就这样弄,你说将来孩子怎么办?你听妈一句,离婚哪里就是那么轻松的,别离了,妈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现在知道道歉了?早干嘛去了?

    乔芸扭着脸就不肯听,这边外婆请吴国太他妈出去,最后这婚还是离了。

    孩子归乔芸抚养,吴国太每个月给出抚养费。

    从法院出来,乔芸只觉得自己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梦里的自己幸福过,因为她找了一个很帅的男人,有很多人都羡慕她,特别走在吴国太身边的时候,那种自豪感不是一点半点的,但是梦醒了,原来不过就是一场梦,她要是知道生后会是这样的,她绝对不会管男人好看不好看的,日子是要过的,光有脸蛋这是不行的,可惜明白的晚了。

    过生活,好不如当初死不要脸的追着简宁跑呢,要是被自己追到了,现在自己的生活也好了,乔芸淡淡的想着,就算是没抓住简宁,抓住了张辽或者丁冬也比现在过的强啊。

    乔芸这就离婚了,吴国太肯定要回自己家住的,他离婚了不回家他还住在哪里?

    这边有个徐秋华她妈,徐秋华她妈也是听说这事儿了,觉得吴国太家做的真是过分,哪里就有在月子里对人家动手的?这回好了,才结婚多久啊?这就离婚了?

    吴国太回家,肯定就会有很多好奇的人,觉得纳闷,这是怎么弄的?怎么人就回来了,开始吴国太他妈还想瞒着,可到底是瞒不住啊,这边徐秋华她妈嘴巴也是大,都给嘚嘚嘚的嘚出去了。

    说什么的就都有,吴国太他妈买完菜回家,就把菜摔桌子上了。

    “你看秋华妈妈这张破嘴,长舌妇。”

    吴国太他爸叹气,好好的你闹的孩子离婚,要不是你在中间挑的,至于吗?那孙子也不是别人,你就好好给带被,可你就不,这回闹的好了,儿子也离婚了,你也舒心了。

    吴国太他妈就哭,他本来没有这意思的,谁知道乔芸的态度就突然强硬起来了,乔芸不是这样的个性,她就猜肯定是外婆在后面动手脚了,肯定就是她劝的,要不然乔芸不能这样。

    不管怎么猜这到底是离婚了。

    可是中间有个孩子做牵连,吴国太他爸上门去看过,但是叫外婆把人给拦在外面了,就死活不让看,你们家还好意思来看?

    一次两次的,慢慢的次数增多了,那吴家的人也会有意见的啊。

    吴国太自己也是有点想儿子了,买了奶粉过来看,结果大门也是没进去,怎么敲门,里面的人就跟听不见似的,并不是家里没人,他甚至都听见孩子的哭声了,绝对有人,就是不给开门。

    吴国太就这个憋气,不给他开门是吧?

    那行,他也不给抚养费了。

    吴国太还来劲儿了。

    离婚之后吴国太也有点提不起来劲儿,同事有时候问他儿子,他也回答不上来,自己支支吾吾的,弄的自己跟郁闷,本来有个挺好的家的,可乔芸就作啊,非要离婚,吴国太就等着看,等着看乔芸能找个什么样的。

    她不是要离婚嘛,自己看她将来能有多牛逼。

    *

    王冉从单位才出来,刘振刚叫了王冉一声。

    “王工……”

    刘振刚发了几箱鸡蛋的票,他也不吃这个,自己爹妈早就都没了,也离婚了,自己用不上,给他就浪费了,以前发他的,他也给别人了。

    王冉站住脚。

    “这个给你吧,我也没机会做。”

    王冉赶紧摆手,自己好好的拿人家的东西干什么?再说了他们也不算是关系太熟,简宁闹过那么一次,王冉也不太敢跟着人走的太过于亲近了。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

    刘振刚就挺热情的,就想往王冉的手里塞。

    “我家也不吃鸡蛋,我发的都给我妈……”

    “那就这个也给阿姨……”

    这话王冉听的有点别扭,很快有别的同事出来了,王冉笑笑就先离开了,开车到家,齐娜给她打电话,齐娜现在已经建档了,生的时候就在二院生,多少也是得麻烦简宁一点,问王冉到家没,说要跟姜饶过来。

    “你们不用过来了,我跟他说一声就行。”

    齐娜就不,挂了王冉的电话,自己去超市买了不少的东西,主要你说吧,王冉家里肯定什么就都不缺,买的五花八门的,姜饶来接她,正好也是下班路过超市。

    “买这么多?”

    姜饶一点一点往车上搬。

    “不是不知道应该买什么吗,挺麻烦姐夫的。”

    齐娜直接上车了,干力气活就让姜饶去干那就对了,有男人不指使他干什么,自己心安理得的在车上等着,这边姜饶都装好了,上车。

    齐娜就纳闷,这姐跟姐夫的年纪都不小了,怎么就不着急要孩子呢?

    “他们俩是打算丁克?”

    姜饶不愿意多管这些,不要孩子就是有人家的理由,你外人总追着问干什么啊,说出来多叫人觉得尴尬。

    “去了之后别说这些。”

    齐娜翻着白眼,自己也不缺心眼,她不就问问姜饶嘛。

    等到了小区,齐娜这个高兴啊,这小区看着简直了,太高级了。

    “这房子好啊。”

    姜饶知道王冉家动迁了,据说给了一大笔钱,这是人家的造化不是,没什么好羡慕嫉妒的。

    两个人上了楼,王冉早早就等在电梯门口了。

    “买东西,不都说不用了。”

    齐娜就嘿嘿的笑,她也不需要简宁做什么,就是找个好医生到时候给接生,能自己生就自己生,不能自己生那就没办法了,就是图这个,王冉请他们进去,王冉跟姜饶单独的话,自己有些尴尬,所以她就跟齐娜说话,好在姜饶话也不多,也不跟王冉怎么说话。

    “这家简直太美丽了……”

    齐娜就喜欢这样的房子,可惜的很,自己买不起,叹口气。

    坐了没有多久,简宁就下班了,自己进门还一愣,没合计家里能有客人,明摆着就是没有准备,齐娜托简宁的,简宁跟人打一声招呼那就行了,走的时候叫他们把东西都拿着,可是齐娜没拿。

    “我不吃了,我换身衣服,得出去,同事家的老人去世了。”

    晚上可能不一定能回来,他得陪着守夜。

    王冉探出头:“不吃了?”

    “来不及了,他们下班就都能过去。”

    简宁换了一身衣服就出去了,王冉看着自己做的菜这就有点多,以为姜饶跟齐娜能在这里吃呢,结果没有,这剩下了明天就变味儿了,简宁不太喜欢吃隔夜的东西。

    拿着小饭盒一样一样的都装好,然后把齐娜买给自己家的东西就都拎下去了,顺便给自己妈送发的超市购物卷。

    王冉停好车,徐秋华在卧室里就看见了。

    “冉啊,怎么今天回来了?”

    姑嫂两个就说着话,王妈妈早就下去了,见东西挺多的对着徐秋华喊:“秋华,叫你爸下来……”

    这把东西提上去,王妈妈就问买这些干什么啊?

    王焱可高兴了,他就喜欢喝这样的牛奶。

    “我一天拿两个行吗?”

    王冉摸摸孩子的头,行啊,你能喝,拿几个都行的。

    “哪里是我买的,齐娜来找简宁,不是在二院建档了嘛,合计叫简宁托托人,到时候想自然生……”

    王妈妈点头,你说这两孩子,还挺客气的,买这些干什么啊?谁吃啊?

    “我嫂子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想吃的,我给你买?”

    徐秋华就笑,说反正吃不进去饭,一直吐一直吐,也不知道想吃什么,王冉来的时候东西太多,就没倒出空去给徐秋华买什么,挺关心徐秋华肚子的那个,说手里正好有超市购物卷。

    “走吧,去转一圈,多运动运动也挺好的,妈你也去啊。”

    王妈妈就换了衣服,说自己正好想去买点东西,家里的酱油没了,这徐秋华一个王焱一个外加王妈妈,王冉是合计叫自己爸爸也去,自己爸爸天天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儿,可外公吭声了,他也要跟着去。

    他去的话,那就没有王爸爸坐的地方了,王冉一愣,徐秋华翻着白眼,觉得这老头子可真有意思,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惹人厌是吧?

    王爸爸就说自己不去。

    “你们去吧。”

    王冉带着老少去的超市,王焱特高兴,因为来超市,自己就能开戒了,到处买,王冉就合计给徐秋华买点什么,有看见卖石榴的,问徐秋华想不想吃。

    “就挺贵的……”

    “不能吃石榴啊。”王妈妈突然就插嘴了。

    王冉没生过孩子,自己不知道,徐秋华也是忘记那么一茬了,王妈妈老一辈讲究的多,女人生孩子怕有石榴胎,所以绝对不能吃这些,就是为了图吉利也不能吃。

    王冉也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那就给嫂子买几个橙子吧,这总能吃了吧?

    外公就惦记着给乔芸买,他也拼命拿,王妈妈合计自己爸是想吃被,那老人拿了你能说什么,等结账的时候王冉结的,卡里有一千块钱,转回头看着自己妈。

    “剩下的钱你们愿意买什么就买什么。”

    “你自己留着吧。”徐秋华觉得挺过意不去的,自从自己怀孕之后,她心里对着王冉就挺难的,觉得小姑子真是太惨了,对自己不薄的,有点好吃的就给自己送,一个小姑子对嫂子能这样,这就不错了。

    也是可怜王冉,到到现在连个孩子就都没,自己还抢她前面去了,特别过意不去。

    “我们家不缺这些,拿着吧。”

    外公结完帐,叫王冉开车先回他家,说话不清楚啊,支支吾吾的,不过大概的意思大家就都听明白了,徐秋华肠子就都要气青了,这是用王冉的钱,去照顾你外孙女?你可真有意思。

    “外公,你不想回家吗?住这么一段时间了,回家吧,省得你挂着乔芸。”

    徐秋华就用话堵外公的嘴,王冉是看着没吭声,家里确实住的不方便,再说你也不能叫外公外婆分居是吧?

    徐秋华这就是利索派的,说完就让王冉开车回家,自己收拾外公的行李,几乎等于把外公打包就给送回去了,王妈妈送外公上去的,徐秋华跟王冉在车里。

    “可真有意思,花着这个外孙女的钱,给那个外孙女买吃的。”

    王冉笑笑,这个她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乔芸现在这处境,就是可怜那孩子了。

    外婆这老妖婆子你猜又来什么怪招了?

    看着外公被送回来,老脸拉得跟驴似的,然后就跟王妈妈说商量一件事儿。

    “乔芸这离婚了,我看王冉这也没有孩子,要不然就把孩子先给王冉养?”

    外婆想的可美好了,这不王冉没孩子嘛,将来也不一定就能生出来了,把乔芸的儿子给王冉,这不就都解决了?这把王妈妈给气的,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王冉怎么不能生了啊?

    “妈,这话你以后少说,我家王冉给人养什么孩子?自己又不是不能生,有病吧。”

    说完没等外婆在有动静,自己就赶紧下去了,气死她了。

    上车之后还气的呼哧呼哧的,不过王妈妈没当着王冉说,怕女儿伤心。

    “妈,外婆又说什么了?”徐秋华问了一句,不过王妈妈没回声,等王冉开车走了,王妈妈回家就跟徐秋华说了。

    “没气死我了,跟我说叫把乔芸的孩子给王冉养……”

    徐秋华就特别想骂脏话,这老妖婆子脑子是摆设吧?傻逼吧?

    人家将来生自己的孩子,凭什么就给乔芸养孩子啊?这话是怎么说出来的?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替人家做主啊?你算是那盘菜啊?

    越想越合计这事儿她怎么能想出来的?

    她认为乔芸是简宁的小妾是吧?然后生了孩子给大房养?

    “外婆你说身体怎么就那么好呢?这样的人才应该脑淤血一下子就过去了……”徐秋华不解恨的说着。

    这算计她小姑子,她能让分吗?

    自己就特别想上手去抓那个老不要脸的。

    晚上说给王超听,自己一边说一边骂。

    “简直就不是东西,我老早就看出来了,个不要脸的,跟我们家打成那样还能继续走动,怎么没叫把孩子抱给她儿子养,这样还能充当孙子养呢,还不至于绝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