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97 做个试管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外婆就是打定主意不走了,她知道王妈妈在乎的东西多,也知道王妈妈不会把亲爸爸给撵走的,这说出去到底是不怎么好听的,你看徐秋华怎么不懂事那都是一个晚辈孩子,你要是轮到王妈妈的身上试试看,自己回头就敢上焦点访谈,看看到时候站在谁那边的人比较多。

    外婆一直念叨着,晚饭她还亲自给做了一道菜,一定要叫王妈妈给王冉打电话。

    “叫孩子晚上回来吃饭吧。”

    徐秋华冷哼,可真没有见过这样的,简直了,拿这里当自己的家是吧?秀下限是吧?

    王妈妈给女儿打了一通电话,王冉被简宁他妈给逼的有点上火,身体有点不对劲,合计下班之后去医院做个检查,女人就是容易生病嘛,吃了一点消炎的药,结果妇科出问题了。

    “妈,我得先去医院一趟。”

    “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妇科有点问题。”

    王妈妈一听这心算是放下了,结婚的女人有这方面的毛病也不算是个啥,叫她检查完了回家吃饭。

    王冉挂了电话开车去的医院,问题不太大,医生对着她笑笑:“平时别清洗的太勤了……”

    王冉从里面出来,背着包才要上车,简宁他妈这电话又打进来了,王冉一看见这号码自己现在身上都突突,她真害怕了,气的她心肝都发颤,就没见过这么会演戏的人,这是简宁信她。

    可是不接……

    还叫简宁为难,自己咬着牙接起来,问的无非就是那些,肚子有没有动静,王冉一直在敷衍,就你这么催,我就是怀孕了,我也得吓掉了。

    “妈,你这么催我,我心里有压力。”

    简宁他妈不干了,我什么叫我催你?你们结婚多久了?到现在连点动静都没有,哪怕就是小产也比不怀孕强啊,你要是流产了还证明你能生呢,你现在就是完全不行啊。

    “不行就做试管。”简宁他妈咣当就扔出来这么一句。

    这给王冉逼的,自己是忍了又忍,一直在忍,怎么就不停的要逼迫她呢?她要是能怀孕不是早就怀孕了吗?那现在就是没有,检查也检查过了,说她身体没有问题,为什么要逼她啊?做什么试管啊?

    “王冉啊你不能在这事情上面犟,你听我的,我认识最好的医生,咱们试试管。”简宁母亲在电话里好声好气的劝着,那你现在生不出来,你就尝试试管,这样总比等你自然怀孕来的快吧?

    这等于当头有给了王冉一棒子,她只觉得自己小肚子有点疼,最近就一直都是这样的,丝丝拉拉的疼,只要看见这号码,不仅是小腹疼,就连心口也跟着疼。

    好不容易把电话给挂了,自己车完全就是开不了了,就停在医院的门口,自己坐在里面哭了能有半小时,这边知道自己妈还在家里等着呢,勉强试着整理整理情绪,可是她真要被逼疯了,手一直抖个不停。

    “简宁你去哪里啊?”

    简宁跟同事串了一个班,临时找人顶的,王冉打电话,说她在医院门口自己没有办法开车,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情绪是稳定一点了,但是简宁不放心,知道母亲肯定又难为她了。

    “王冉有点事儿。”

    打车过去的,很快就找到她停车的位置了,王冉在下面站着呢,简宁走过去,她眼睛有些红肿。

    “上车,我们回家。”

    “你先把车开你们医院去吧,我得回家吃饭,我妈老早就打电话了,你先走吧。”暂时就不想看见他,看见他就觉得难过。

    简宁叹口气,拉了王冉一把,单手把她搂在怀里。

    “听话,别去妈家了,我陪你出去吃饭。”

    王冉在路上也不说话,自己的头贴在车窗上,就看着外面,简宁试着把气氛缓和缓和,可惜王冉根本就不搭腔,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就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说话,不想交流,这事儿已经出来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来过,每次都没有办法解决。

    简宁给丈母娘去了一个电话。

    “妈,王冉晚上就不回去了,我带她出去吃饭。”

    王妈妈一听,说的好好的怎么又不回来了?难道检查结果不好?

    “她不是去医院检查妇科了吗?情况不好吗?”

    简宁不知道,就是知道她吃了两次消炎药,这也没吃错啊,随便答了一句就挂了,带着去了一家自己比较喜欢的店,包厢并没有位置,服务员也说了,他们就两个人其实在外面吃就可以,简宁坚持在等,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位置了。

    简宁等上完菜,自己拉着王冉的手问。

    “老婆你这样什么都不跟我说,叫我猜,我要怎么猜呀?你告诉我,我帮着你想办法解决行吗?”

    王冉拿着纸巾一直在擦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自己疯了她都不会觉得诧异,她现在承受的压力已经很重了,她是在用工作试着分解那些压力,可是在简宁母亲眼睛里呢?自己就是舍不得这份工作,她不工作整天待在家里,要是在怀不上,她还怎么活?

    简宁拍拍她的头。

    带着她出去转了多少圈,一直走一直走,十二点多到家的,王冉不知道哭了几场了,自己就睡了,简宁给抱上去的,衣服也没怎么给她脱放在床上自己扯过来一边的被子盖上,自己坐在她脚边,大手摸着她的脚,你说可怎么办吧。

    第二天中午给母亲打的电话。

    “妈,我请你吃顿饭吧。”

    简宁觉得问题出在哪里,自己就要从哪里下手,去见了母亲,说的也比较好,他说自己工作忙,因为太忙了,所以可能有些忽略王冉,王冉是没问题的。

    “那你有问题?”简宁母亲冷眼瞧着儿子,是这意思吗?

    简宁尴尬的笑,他不是这意思,他们俩就都没有问题,只是说现在的人生活压力有些大,这样的情况很多的,即便没孩子,退一步说他们可以丁克,或者丁宠这就都行。

    “你没有问题,她没有问题,可就没孩子,这要怎么解释?行,就算是你们都没有问题,我昨天跟王冉已经说了,叫她去做试管……”

    简宁脑仁有点疼,做什么试管啊,你知道做试管有多疼多遭罪吗?

    这点他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老婆不是试验品,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妈,我重申一次,没孩子我们俩就丁宠,有就生,你别总是单独的找她谈,我不喜欢这样。”

    简宁母亲出来的时候没怎么上妆,这脸看起来还是有些岁月的痕迹的,因为她个人皮肤非常的白,显得整个脸色不是很好,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要在儿子这里打感情牌。

    “我这辈子都没有生过一个孩子,我对你要求也不是说有多高,简宁啊你爸是什么脾气你也算是了解了,这些年我跟他过的,这些我就不跟你说了,你是一个孩子,我呢,没太大的指望,你可能会觉得我对你不够好。”简宁母亲拿出来面巾纸自己吸吸眼泪,事实上她现在讲的就是自己的心情,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给别人养儿子的。

    “你不是我生的,这你从小就知道,我也没瞒过你,你小时候很听话,可是我总觉得那个年纪我还是能生,我多渴望有个孩子啊,可惜我生不出来,我喜欢你但是又讨厌你,看见你我心里就难过你要是我儿子那该有多好,可是你并不是,王亮跟你在一起,我宁愿对王亮好些,因为王亮不会叫我觉得难心,你觉得一个后妈应该做到什么程度呢?女人的心思跟男人不同,你知道多少夜我就是哭着求,说能给我一个孩子就好,哪怕就是个女儿,可惜你妈命不好,我就生不出来,我难过了一辈子,我憋屈了一辈子,我不能全心全意的对着你,你怪我也好,恨我也好,你亲妈去世的时候,你怎么对我的?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我就反复的在想,你看,这就是给别人养孩子的下场,你不理解我,即便我对你不够好,可是你小时候我打过你吗?我骂过你吗?还是说我就任由你胡混我没有伸手去管?你爸只顾忙着自己的生意,是谁把你养到这么大的?我现在说这些就不是要你的同情,母亲跟孩子之间也是一种缘分,我们俩缘分不够深,我一个不是正牌的婆婆为什么逼王冉啊?我就是不希望她在走我的老路,你知道看着别人的孩子在眼前,自己心里有多难受吗?那种感觉就像是拿刀在挖自己的心脏一样,血都流不出来。”

    简宁母亲也是说到伤心处了,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遗憾,你看看她能穿的能买的她都享受到了,别人都羡慕她,她活的也很精彩,可惜就是在子女的缘分上,自己有点差。

    “妈,对不起,但是王冉这我不能让步,我跟她结婚不是为了叫她生孩子的,我是因为喜欢她,你可能会说我现在就是一时冲动,没有孩子将来感情就不容易稳定,可是孩子是什么啊?我认为孩子那是两个人的结晶,我爱她所以我渴望她生我的孩子,但是现在情况就是这样的,她即便就是不能生,我也绝对不会叫她去做试管。”

    “我是个医生,我知道做试管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妈你是没有看见过吧,痛的都直不起来腰,我娶她是因为我想跟她牵着手过一辈子,不是叫她去接受那样可怕的过程。”

    简宁母亲觉得自己说了这么多,到最后又变成白说了,他就是完全不理解,这就是情圣了,牺牲小我是吧?

    她又不能当着简宁的面说,自己好不容易把他爸的钱给留住了,要不然以简宁的个性他是不屑要的,可是自己心疼,凭什么就给外人了?

    两个人不欢而散。

    王冉这脸色一直就不怎么好,上班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舒服,出去折腾了两圈,干活的时候蹲下去的时候就觉得头有点昏,自己就一直没站起来,试着缓和,结果起来的时候直接就摔地上了。

    活了这么多年,她身体就一直没有毛病,现在开荤了,竟然因为营养不良进医院了,同事也没管,因为她丈夫就是医生啊,直接就给送二院去了,这边还没联系上简宁呢,王冉先挂上针了,葡萄糖。

    简宁才休息了一下,这边看着好像有人找,接了起来,就赶紧过去了,情况没什么特殊的,就是营养不良外加没有休息好。

    王冉挂完吊瓶自己就要走,简宁弯身把鞋给她穿上。

    “在躺一会儿吧。”

    王冉说单位自己还有活呢,她不上班她还能干什么啊?上班见的人多,自己还能轻松轻松。

    于田田背着包就进来了,简宁要工作,昨天就是跟别人调的班,今天不能在请假了,于田田说自己也没事儿,那就过来看看。

    “没有胃口吗?我带你去一家好吃的店吧。”

    王冉虚弱的笑笑,有些话不好当着于田田讲,自己身上的这点破事儿,难道要弄的所有人都知道?还是算了吧。

    于田田陪着王冉又在医院待了一会儿,就送她回家了,给王亮打电话,说晚上就在简宁家吃饭吧。

    外婆看着王妈妈,这王妈妈一天也不知道都在忙什么,能从早忙到晚,这到点就准备去接孩子了,徐秋华做饭呢。

    “我跟你一起去吧。”

    外婆一路走就一路说王妈妈有点惯孩子,那王焱今年都多大了,还用别人去接吗?王妈妈不回话,别说接了,他们家现在就被吓的,必须提早一个小时去学校门口等着,就怕孩子到时候出来看不见大人,王妈妈这就做病了。

    “你晚上叫王冉回来吃个饭吧。”

    王妈妈听这话就有点不愿意了,你老揪着王冉不放干什么啊?王冉上班就挺累的,你老折腾她干什么?你们在家里住着,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还不够啊?还得孩子都到齐了,这是要干什么啊?

    “王冉没时间。”王妈妈生硬的说了一句。

    叫她怎么做都行,别折腾王冉了,王妈妈这两天也睡不好,外婆总说乔芸那孩子怎么不听话怎么不听话,可是乔芸人到底是有孩子了,自己孩子呢?肚子到现在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合计那才怪呢,心里隐隐的有点上火。

    王妈妈跟外婆到学校,这还有四十分钟放学,外婆就说来这么早,离得这么近,完全没有必要。

    学校门口有很多的家长都在等着,等放学的铃声一响,你看这群孩子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一个一个的从里面往外跑,家长给拿着书包,王妈妈接过来王焱身上的书包,现在孩子的这书包,王冉上高中好像也没这个沉。

    “奶奶,我想买点东西。”

    王妈妈给了孙子二十块钱,王焱进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小超市,说是买笔记本还笔,一出来钱就花光了,小孩儿嘛就喜欢买这些,王妈妈觉得也是在能力范围之内呢,那喜欢买就买被,也没浪费,孩子不都用了。

    回到家,王焱说想自己姑姑了,给王冉去打电话。

    “姑姑你干什么呢?”

    王冉情绪不是多好,自己耐着性子跟侄子说话,跟王焱说话她还能高兴一点毕竟王焱也算是她给看到大的,从不大点现在一转眼就这么大了,跟个鬼精灵似的,就喜欢王焱。

    “姑姑正准备吃饭呢,王焱吃了没?”

    “没呢,我奶在做呢,不过不是我喜欢的菜。”王焱嘟囔了一句。

    哎呦这把王冉给听的,怎么就不是他喜欢的菜了,拉拉杂杂的讲了能有二十分钟的电话,于田田跟王亮说要出去吃,简宁今天回来的还比较早,王冉说顺路把自己侄子给接上。

    “这孩子,有点挑食。”

    说王焱挑食的时候都是饱含着一种宠溺的口吻,都是姓王的嘛。

    王冉开车去接王焱,王亮就看了一眼简宁。

    “她怎么进医院了?”

    简宁干笑:“说是营养不良。”

    王亮觉得这病生的就太有学问了,每天都吃饭竟然还会营养不良?这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他们家还有人给做饭呢,自己跟田田就买着吃,他们俩还没出任何毛病呢,怎么弄的啊。

    “我看王冉可真喜欢她侄子。”

    简宁心里苦笑,她被逼的有压力,本来也是喜欢王焱,现在就更加喜欢了。

    王冉停好车,王焱听着有汽车的声音就非说自己姑姑来了,王妈妈就没好气的看着孙子,你姑姑都没告诉你过来,那就不能过来了。

    “王焱啊,赶紧过来吃饭。”

    王焱往厨房跑,看着下面停的那辆车,就是他姑姑,他姑姑车就是这样的,自己小跑着过去推门,王冉已经上楼梯了。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我就说我姑姑来了……”王焱对着里面说着,他跟姑姑心有灵犀。

    王冉到门口没进去,跟外婆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着王焱:“姑姑要出去吃饭,要不要一起去?”

    王焱当然愿意去了,家里做的饭菜不好吃,天天吃这些够了。

    王妈妈叫他们都过来吃,王冉说不用了,这要是把自己营养不良的事儿告诉自己妈,到时候还得乱套,还不如出去吃呢。

    “小姑,你们出去吃饭,带个孩子干什么,王焱你不许去。”

    王冉对着嫂子笑笑:“没事儿。”

    外婆就看着王冉,这带着侄子出去吃饭就有时间,自己跟她外公来家里了,她就没时间是把?

    徐秋华等王冉把孩子带走了,自己也是感叹血缘这东西就真奇妙。

    “你看王冉跟她哥不怎么好,但是对我家王焱那真是没说的,从小给买到大,什么都给买。”

    徐秋华讲的是良心话,将来王冉要是没孩子,王焱就一定得管他姑姑,对着多好啊。

    王妈妈笑:“那是王超后来变了,小时候兄妹俩感情不错,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生出来这样的儿子的。”

    王焱说是要去吃披萨,王亮是觉得没问题,他跟于田田什么都能吃,这是为了叫王焱吃的开心,就领着去吃披萨了,王冉眼珠子就没离开过王焱的身上,王焱这是多动症啊,一会儿一动的。

    吃完饭又领着孩子去了商场,给买了一套衣服,王焱说自己在学校都是穿校服的,死活不要,王冉一定要给买。

    “姑姑给买的,你妈不能说你。”

    把孩子送到家,自己在车上就一直表扬王焱,说王焱懂事,你看贵的东西他就不要,也难怪自己稀罕他。

    徐秋华叠着衣服,就觉得胸口有点不对劲儿,王超在卧室里抽烟呢,徐秋华就喷了他一句,这墙都弄黄了。

    “你要是抽,你就去阳台抽去……”自己觉得胸口太难受了,起身抱着衣服出去,把公公婆婆的给分开,自己跟王超的留下,外公好像没吃饱,自己又吃了一顿,不知道哪里弄来的臭豆腐,徐秋华一闻那个味道,自己捂着嘴就进卫生间里去干呕了。

    外婆看的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徐秋华不吃臭豆腐,但也不至于就这样,王妈妈就赶紧的过来,要是生病了就去医院看看。

    命运就挺捉弄人的,你说王冉这想要孩子,死活要不上,徐秋华怀孕了。

    这把王超给高兴的,男人跟女人不同,年轻的时候做爸爸,对孩子操心就不够,也不是很喜欢孩子,王超到了这个年纪,王焱都多大了,在当爸爸感觉就不同了,本来王超也不是在国企,徐秋华又没有工作,这孩子就肯定是要的。

    当初动迁完,王超就是有这打算的,徐秋华也是准备了,不过一直不是没有嘛,也没太上心,谁知道这就真的怀孕了。

    王妈妈绝对是高兴的,这要是在生个女孩儿那多好,可是高兴完了自己就开始难受了,秋华是怀孕了,王冉怎么办啊?

    自己一个人坐在卧室里抹眼泪呢,她想替孩子使劲儿,可就是使劲儿不上,要是王冉知道秋华怀孕了,那得是什么心情?

    王爸爸就说这是高兴的事儿,王冉也不至于那么小心眼,王妈妈觉得徐秋华这怀孕原本是应该高兴的事儿,结果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拿出来什么表情了。

    外婆觉得真是搞笑,这都多大的年纪了?还要二胎?

    这孩子打不打啊?

    早上吃饭,王妈妈特意给徐秋华单做的,徐秋华昨天晚上就说了,自己好像闻不了油烟味,这跟怀王焱的时候不一样,怀王焱的时候她是照样做饭,什么都能吃,胃口还特别好。

    “能吃就尽量吃一点,妈一会儿出去给你买点蛋糕什么的垫垫,给你妈打电话没?”

    徐秋华说还没倒出来时间呢,她怀孕之后的第一个反应也是合计到王冉了,看了婆婆一眼。

    “妈,小姑会不会不高兴啊?”

    王妈妈的动作一僵:“有什么不高兴的,开心还来不及呢,你要是生个女儿,那就算是成全你了。”

    老王家不就是缺丫头嘛,徐秋华自己也是这么合计的,在怀孕肯定就是想要女儿的。

    “嗯,我生女儿,王冉生儿子。”

    外婆看了徐秋华一眼:“那要是你说了就算,都来找你看了。”

    徐秋华才懒得跟外婆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不过这孩子要是在出来,家里就真的睡不下了。

    王冉在单位接到自己妈的电话的,王妈妈声音有些哽咽,王冉明白自己妈的心里,难过?应该没有吧,她只觉得高兴,家里也有这个条件,那要就要了被。

    “妈,你别多心,我没事儿。”

    回家跟简宁商量,嫂子怀孕了,买什么东西自己也轮不上,家里就什么都有,现在就是家里地方有些住不开,王冉的意思是出钱给家里弄弄,弄一个类似于两层床那种,将来孩子大一大了,哥哥住上面,管着是弟弟还是妹妹的住下面,而且也很好看,客厅很大的,可以从中间划出来一部分。

    王冉找了装修公司,其实家里并不是太大动,就是把一半的客厅间隔起来,然后贴上壁纸,给孩子弄出来一个房间,也不用别的其他的东西,所以不影响家里人的生活,钱是王冉出的。

    徐秋华看看自己的肚子,在看着在那边忙的王冉,希望自己能借着肚子里的给小姑招来一个孩子吧,你姑姑真是太可怜了,什么就都有,偏偏没孩子,你要是能带来一个弟弟,帮着你姑姑带来一个小弟弟吧。

    “冉啊,脸色不怎么好,最近睡的不好?”徐秋华给王冉倒了一杯水,她跟着忙活半天了。

    王冉接了过来,自己喝了一口:“没,就是工作忙。”

    徐秋华瞪了王冉两眼:“什么工作忙啊,肯定没好好吃饭,你听嫂子的话,放宽心,我这拿掉环了,我还等这么长时间呢,不着急放宽心那就有了。”

    王冉呵呵笑着:“我没放心上,有就有,没有就算了,顺其自然吧。”

    徐秋华也不敢在多说这话题,就怕王冉伤心啊。

    乔芸自从有了这孩子,她就没睡过一天的好觉,除了外婆把孩子抱到王妈妈家之后,乔芸现在奶又不行了,跟不上,孩子吃不饱就总哭,她自己一上火,这奶就越来越少,吴国太他妈也是着急,这要是真没奶了,你说吃奶粉,第一不安全,第二得多花出去多少钱?

    又是排骨又是猪蹄又是鲫鱼的换着给做汤,可惜效果不好,那就是不够吃,这就得配着一点奶粉吃,买好的吧,舍不得,买不好的吧,也舍不得。

    算一算,这一个月花出去的就多多了,吴国太他妈在背后也抱怨乔芸,你说手里没钱,你还弄一个没奶。

    乔芸是成天憋气,自己也没有人说,最后只能给王冉打电话,自己在电话里哭了半天。

    “姐,我真是过够了。”

    王冉也不能劝着她离婚,那有困难就解决困难被,乔芸说自己没有多少奶水,婆婆买的奶粉一百多的完达山。

    “我不是说挑剔,我就是觉得孩子喝这样的不太好……”

    乔芸给齐娜也打过电话,齐娜就觉得乔芸挺可怜的,这就是没娘家的坏处,你要是有娘家,娘家人也能使力啊,齐娜心肠好,她买了几桶奶粉,给送过去的时候遇上王冉了,巧了。

    这就够孩子喝一段了,可是人家能出手帮一次,能永远帮你吗?

    吴国太他妈就说这亲戚还是要这样走的,又夸了齐娜跟王冉两句。

    齐娜说馋肉了,给自己妈打电话,她妈早早就回家了,叫齐娜回家自己给她改善伙食,偷偷的背着女婿就问齐娜。

    “姜饶对你好不好?”

    齐娜点头,挺好的,现在自己都不用洗碗了,洗澡的时候他会先进去给她铺着防滑的,婆婆对着她也好,齐娜可容易满足了,就说没有这样的好婆婆。

    “我妈天天给我们改善伙食。”

    齐娜妈听的有点不愿意了,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外像啊?你结婚了就是人家的人是吧?

    “给你改善伙食你还说馋肉?”

    齐娜嘿嘿笑着:“这不是我还是喜欢我妈做的饭菜嘛。”

    自己一边吃一边说,婆婆就算是不错了,就是他们不回去吃饭,天天给送,买东西都买齐全了,能买的就都给买,天天给姜饶打电话,叫姜饶去接送她。

    “我婆婆这人就挺好的,妈你是没看见乔芸,乔芸生了一个儿子,你知道她婆婆多抠不?可喜欢那孩子了,但是就不出钱……”

    齐娜就当成笑话讲给自己妈妈听了,那谁当妈妈都是恨不得给孩子买最好的,齐娜就想过,要是自己孩子将来没有奶吃,就买进口奶粉,她知道不一定就是进口的好,但是自己就想给孩子最好的。

    齐娜她妈扫了女儿一眼。

    “也就你说话这么没心没肺的,家里没有那个条件,还给买进口的,到时候全家都去喝西北风啊?不得看着条件决定,再说以前没有吃进口奶粉的孩子怎么了?不也长大了……”

    齐娜嘿嘿笑:“妈,我发现你就是愤青,乔芸婆婆可偷懒了,那孩子的尿疖子就放在一起洗,有时候孩子就不够换的,你说尿了一把就洗干净了……”

    齐娜妈妈笑:“行,你记着你说的话啊,我看你到时候你怎么办。”

    齐娜嘟囔,自己坐月子,难道还要叫自己洗,反正她有婆婆跟妈,自己怕什么。

    吃完饭,姜饶来接齐娜,开车到家,自己陪着她在楼下转转,这不才吃完嘛,扶着她怕她摔了,这人就是不稳妥。

    “吃好了?”姜饶没好气的说着。

    她这一天天吃的,你说哪天委屈她了?

    夏侯兰炖了汤,这都炖了多少个小时了,姜雯现在就是在家里住,眼看着就要毕业了,也没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在学校呆着,工作她妈也给联系好了,姜雯进门就闻见味儿了。

    “赶紧的赶紧的,我也喝汤。”

    前几天夏侯兰都给女儿预留了,结果今天可能是火大了,或者说就是水放少了,最后就这么一小碗,她出去的时候给自己气的,那要是姜雯喝了,齐娜不就是没有了。

    夏侯兰看着女儿要上手,立马就出手打了姜雯一下。

    “你别动啊,统共就这么一小碗,你嫂子还喝呢。”

    就这么一句话,姜雯就不干了,齐娜是人自己就不是人了是吧?自己怎么喝口汤都喝不上了?对着自己妈就发火了,夏侯兰说的话也是稍微有点难听了,本来这汤做的就让她上火,憋气。

    “你别来惹我,赶紧出去,你嫂子怀孕你也怀孕了?”

    姜雯拿着那碗汤照着地上就给砸过去了,自己还上脚去踩,你不就让齐娜喝吗?我让她喝个够。

    踹了两脚,毕竟拖鞋踩在上面也有点难受,自己也是怕扎脚了,就跑回房间了,夏侯兰这气的,姜维就劝她,你说不就是一碗汤,孩子回来饿了,那你就先给她喝被。

    “喝什么喝呀,我这一天上班我都忙成什么样了?我不是合计齐娜怀孕了,你看她瘦成那样,孩子能大吗?”

    姜维觉得自己老婆就是瞎操心,人家有亲妈呢,亲妈能看着孩子受苦?你操心的就有点多余,自己出去叫女儿出来,说是要带着她出去吃饭,姜雯死活就是不去。

    她是发现了,这有了嫂子,这个家就没有自己的地位了是吧?

    现在她喝口汤都喝不上了,自己从房间里跟疯子似的冲出来。

    “妈,这个家的钱,我也有一部分,我哥得多少,你就得给我多少……”

    夏侯兰这气本来就没咽下去呢,现在又听女儿这么说,自己还没咽气呢,她干什么?争上家产了?钱是她的,她愿意给谁,她说了算。

    “我告诉你姜雯,你少跟我整这套没用的,我给你,那是我愿意给的,我不给你,你也说不出来什么,你结婚我跟你爸给你五万,剩下别想,家里有钱也是你哥的。”

    姜维看着夏侯兰,你说孩子在气头上呢,你还跟她较真,说什么就是什么被。

    可是夏侯兰就是不让呛,跟自己女儿就开掐,你说当妈的没妈样儿,当女儿的没女儿样,这给姜雯哭的,哭着就跑了,去姜饶家了,进门就没给齐娜好脸色看,齐娜这人心也是挺粗的,估计是受委屈了吧。

    姜雯就问姜饶,凭什么。

    “都给你,我不要。”姜饶就觉得姜雯这大学算是白念了,一点事儿,他就是没在现场他都知道妈是开玩笑的,那是自己亲妈又不是后的,到时候能少得了你的?你就非得现在说出来,你不要都能给你,你担心什么啊?

    姜饶心里有点看不上姜雯,觉得妹妹变的有点残,不讲道理,不听话,就这个性的,你看着吧,将来谁娶家里去了,也得天天干架,不愿意多搭理姜雯,再说齐娜这怀孕呢。

    齐娜给姜雯倒了一杯果汁。

    “你尝尝这个,我朋友在韩国买的。”

    齐娜的本意并不是显摆,就是大家都说挺好喝的,朋友从韩国给带回来的香蕉牛奶,她是想把好的东西给小姑子分享一下,结果姜雯怎么样了?

    “你牛逼,你喝的就都是韩国的,你家有钱……”

    这齐娜也没得罪她,姜雯就冲着齐娜来了,齐娜张张嘴,觉得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说什么了?得,爱喝不喝,自己还不管了呢。

    “你进屋里休息去吧。”姜饶看着齐娜说着,齐娜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就回房间了,姜雯就一直哭,一直哭,姜饶怎么劝都不行,哭得姜饶脑子疼,他明天还要上班呢。

    “那你想干什么啊?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姜饶也是火了,他劝了将近一个小时了,这哭起来就没完了是吧?谁欠你的?本来就是你自己小心眼,你能怪得了谁?来家里你看看自己这个样子。

    姜雯觉得自己亲哥都不站在自己的身边,她委屈啊。

    “你少说我,你了不起,你喜欢自己姐姐……”

    姜饶拽着姜雯就给推出去了:“我告诉你姜雯,你不用小心眼合计这些,爸妈的钱就都给你,我不要,以后你少来我家里。”姜饶咣当一声就把门给砸上了,姜雯这气的。

    齐娜还在房间里呢,这是没听见,要是听见了,你说往不往心里去?加上她现在这情况。

    齐娜跟自己妈打电话呢,跟她妈要东西,说姜饶的皮带坏了。

    “不是,他皮带坏了你就给买被。”齐娜她妈觉得这哪里是女儿啊,简直就是冤家啊,恨不得把娘家都给搬空了。

    “我不是没有你有眼光嘛,再说我得攒钱,将来还生孩子呢。”

    齐娜她爸在一边听着都笑出来了,这孩子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

    “齐娜啊,你攒的钱好像就都是从妈这里挠出去的,你记得多吃几个猪蹄子啊,这样你才能继续多挠钱……”

    齐娜这小金库,那真不是盖的,从结婚到现在手里有三十多万了,钱都哪里来的?两家给的,婆婆和自己娘家,她娘家就这么一个孩子啊,不给她钱给谁,姜饶的工资有一半也是给齐娜的。

    齐娜挂了电话,看着进门的姜饶。

    “走了?”

    姜饶点点头,看着齐娜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稍稍觉得放心了。

    “要不然下个月我在给乔芸家孩子买点奶粉?”

    齐娜自己也要当妈妈了,总觉得那孩子有点可怜,姜饶可不那么想,没有谁就帮谁一辈子的,帮一次就够意思了。

    “人家也能挣钱,也有婆婆,你管那么多,不是不叫你管,但是你想,管的多了人家就认为是应该的了。”姜饶就是太了解外婆是怎么教乔芸的了,这给买一次就算是他们尽亲戚的本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