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1 各退一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冉啊,咱们去医院看看吧?”简宁坐在床边,自己不敢伸手动她。

    要是一般的估计就怀疑这是怀孕了,可王冉的例假才走几天,这样的话夫妻说出来一般是没问题,但是在她这里现在就不能随便乱说话,就是深水炸弹,简宁很是小心的尽量去避开。

    王冉你看着表面好像并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比谁都难受。

    徐秋华怀孕,她给买了很多东西,有一回简宁半夜起来上卫生间,就看见王冉在比量给徐秋华买的那件孕妇装,自己往自己的身上比量,说实话,简宁心里挺不好受的,他们俩不是没试,但就是怀不上,怎么办?

    只能尽量就少提这些事情,尽量不让她去烦恼。

    王冉翻个身:“没事儿,就是坐火车时间太长了可能,缓缓就好了。”

    人就是犯懒,不愿意动,从回来就一直在睡觉,醒了之后继续睡,然后还睡,到现在整个人清醒的时间就特别少。

    “我从妈家拿的粥,你起来吃一口吧。”

    “不想吃,觉得胃有点不舒服。”

    简宁看着又睡过去的老婆,自己轻飘飘的起身。

    王冉身体实在是有些不舒服,单位也给了两天假,自己就在家里休息,简宁有一点很好,不该问的他绝对不会问,王冉心里就特别他会问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她真不是,她就是觉得累,也许是因为上年纪了吧,现在不像是以前。

    王妈妈知道女儿请假休息了,早上侍候一大家子吃完饭,叫王爸爸送自己看女儿去。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啊?”王妈妈对着王爸爸说了好几声了,奈何这人就是一点消息不肯给,这把她给气的。

    王爸爸还是没动静,他肯定就是听见了,但是他就是不给你回答。

    “秋华啊,饭锅里有饭,你中午吃也是热乎的,没事儿别去掀盖子啊,你要是觉得想吃别的,自己就下楼买点,听见没?”

    徐秋华从房间探出头。

    “知道了妈,我都不是小孩儿了。”

    徐秋华现在也算是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贵妇人,婆婆真的是一点活都不用她干的,家里的家务,做饭接送王炎几乎就全部都包了,就连她跟王超的房间,现在王妈妈都给擦。

    王妈妈也不是惯徐秋华,徐秋华怀王焱的时候还自己收拾自己屋子里呢,王妈妈就总觉得女儿没怀孕,自己对儿媳妇好点,弄不好就看在她付出多的份儿上,叫王冉早点怀孕。

    “我去王冉家了啊。”

    “知道了。”

    王妈妈拎着包,大包小包的装,这昨天晚上蒸的豆沙包,自己煮的红豆然后一点一点抿碎的做的馅料,外面卖的谁知道是什么豆子做的,这装了两个袋子,一共十六七个,留着她早上不愿意做饭,蒸两个配着粥吃,还有买的菜,就顺手给王冉也带了,拎着也不嫌麻烦。

    跟王爸爸过去,进了小区的大门,王妈妈把包往下拎,王爸爸负责拿,坐电梯上去,王冉在电梯门口呢,伸手就要接。

    “不用,叫你爸拿就行,他有劲儿。”

    王冉无奈,拿这些东西干什么啊?

    “我看你脸色儿不好,王冉啊,你例假来了没?”

    王妈妈觉得这就像是怀孕了,有的女儿怀孕之前不就是觉得很累吗?她从来上班都不请假的,现在突然累成这样了,是不是就怀孕了?她自己不懂,你说简宁也是的,怎么没带她去医院看看呢。

    王冉单手撑着头,听见那两字,后背就觉得一疼,现在已经成条件发射了,别人说怀孕怎么样怎么样的话题,她一定就会马上闪开,自己跟人家也没有可说的,她也没怀过孕,在一起说什么啊?

    “妈,没有……”

    “什么没有啊,你自己不懂……”

    “我例假才走几天……”王冉踩着拖鞋进了厨房,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哦。”王妈妈明显就是有些失望,还没怀啊?

    王爸爸就在心里叹气,你问她干什么啊?孩子本来就挺难过的,非要来,孩子也不能好好休息。

    王妈妈要帮着王冉收拾屋子,可他们俩平时两个人换着收拾,家里根本就不脏,简宁那更是下班就开始收拾屋子,哪里需要王妈妈给弄啊,王冉怎么说就不行,她妈拿着抹布到处擦。

    “家里还行,没什么灰。”王妈妈还感慨了一句。

    开车回去的时候,难得王爸爸开口了。

    “以后少去孩子家,也少当着孩子的面说怀孕不怀孕的。”当爸爸的就是不愿意了,不愿意听见这样的话。

    两个人到家,王爸爸开车去三叔家了,家里实在没什么意思,他一天天闲的,有时间就去三叔家帮着干活去,王爸爸就属于劳碌命,自己闲不下来的。

    三叔他们今天回来的早,三婶准备饭菜呢,三叔在外面蹲着呢。

    “哥,你怎么来了?”

    王爸爸嗯了一声,然后换了衣服就去干活去了,这把三叔给看的,他哥这就是没事儿来家里过瘾来了,你说用你干什么活啊?你老大现在条件这么好,在家里享清福多好。

    王爸爸干了半天,自己休息一会儿,坐在木头上,就看着天空,默默的点了一根烟,挺久不抽烟了,王妈妈不让。

    他也不用打火机,自己用火柴,在那边划来划去的,用手拢着小火,点着了,吸了一口。

    嘴上不说,但是挂着女儿,要是王冉什么都好,他也就什么都不管了,现在不是不完美嘛。

    王奶奶遛弯才回来,王爷爷还在外面玩呢,一群老头打打麻将牌,不玩钱的,纯属就是休闲。

    “你怎么来了。”

    王爸爸把手里的烟扔一边去了,自己起身对着王奶奶喊了一声:“妈……”

    “嗯,我正好要去王冉那边,你晚上送我过去。”

    王奶奶跟着儿子一起往前面走:“你说说你,闲还不得清闲,过两天就跑过来干活,在家里待着多好啊,别人求都求不到。”

    王爸爸就嘿嘿笑,王奶奶没好气的看着儿子,自己生的孩子就都是怪胎,你说说他们几个?老大就话少,认命的干活,可能是年轻的时候干的活多,那没办法啊,那年代下面的都还小,他是老大,他不帮着家里干,她跟老头儿也干不完啊,老二这就孝顺,不管对着谁都孝顺,把岳母那么闹腾偏心,最后还不是在老二家被送走的,老三呢?整天笑眯眯的,看着一点脾气都没有,就是有点好酒贪杯,有时候也会喝多,老四就更加不要提了,说起来这些儿子,最叫王奶奶觉得痛心的那就是老四,年纪轻轻的人就没了,老婆也跑了,老五还好。

    人家都说生儿子不一定就是有依靠,她就来了一个终极逆转,她儿子就没有一个不孝顺的,个个都好。

    王奶奶叫三婶现杀的鸡,把血都给放了,把毛都剃好了,自己装起来。

    “行了,不用送,他送我过去就行。”

    王冉歪着看电视呢,其实就是躺在哪里,自己也不知道看什么,她对电视剧本身就没有太大的兴趣,平时上班也没有时间看,现在有时间了,反倒是不知道看什么了,拿着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没事儿干就干活吧。

    才带上手套打算把家里都清理一遍,下面说是王奶奶过来了。

    “奶奶……”

    王奶奶在厨房忙,不用她帮忙,简宁进家门就闻见空气里有鸡汤的味儿,一般的鸡汤就是很油腻的,但是王奶奶做出来不会。

    “奶奶来了?”

    王冉点头,这老太太真是要疯了?做了一桌子的菜,谁能吃得了啊?

    王奶奶做了八道菜,叫简宁洗手。

    “爷爷呢?”

    “你爷爷跟人打牌玩去了,我就没带他。”

    王奶奶把筷子递给简宁,简宁接过来,自己喝了一勺汤,比着大拇指,确实很好喝。

    “这是你三婶家养的,没喂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吃就多吃点,王冉你多吃藕片,奶奶特意给你做的。”

    麻辣藕片。

    王冉还真就对那个一筷子没动,里面也不知道放了多少的辣椒油,看着红彤彤的,她觉得自己现在肠胃不好,吃这些能行吗?王奶奶就给她夹,给自己辣的,不停的灌水,但是觉得吃完嘴巴特别顺畅,有一种找到心爱食物的感觉,笔尖上都是汗。

    “简宁不吃这个哈?”王奶奶不碰,她这个年纪了,牙齿什么的就都不行,肠胃也弱,吃点甜的还成,辣的绝对不敢碰的。

    简宁摆摆手,看着就够上火的。

    “我不吃。”

    这家伙不去当和尚都可惜了了,王奶奶淡淡的想。

    王冉休息了两天就准备上班了,王奶奶自己在家,晚上等着她回来了,就一起看看电视什么的,简宁要是值班了,正好两个人也是有话要说。

    王冉躺在奶奶的腿上,王奶奶摸着孙女的头发。

    “他妈叫我去做试管……”王冉幽幽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王奶奶一听,表情就变了,看着王冉:“你答应了?”

    “没。”

    “小王冉我告诉你,这个千万不能做,不是因为你是奶奶的孩子,奶奶就偏心你,你跟简宁奶奶一样疼,你们结婚的时间并不长,身体没毛病着什么急?”

    “我没答应。”

    “这事儿提都不应该提的。”

    *

    伟亮妈妈长长叹口气,这儿媳妇娶的,这就是祖宗的牌位啊,是那种你压根碰都不敢碰的,你说蒋娟不说对他们两个老的能有什么样,她对自己丈夫好点不行吗?

    伟亮这就在外面胡来,养了一个,伟亮他妈都知道了,你说蒋娟能知道不?这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伟亮爸爸黑着脸:“你还有脸叹气,当初我怎么说的?我就说我们高攀不上人家家,你就非要搭钱,现在好了,赶紧让那个兔崽子跟那个女的断了……”

    伟亮他妈也是心疼自己儿子。

    “那蒋娟你说从结婚到现在在家的天数用一个手掌都数得完……”

    五天都没有待上,这哪里就是夫妻了啊?

    “你现在知道了?你要她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她工作的特殊性,不管孩子怎么样,既然结婚了,就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姑娘,他是自己爱怎么过都行,玩女人,下次要是在叫我听说了,我就废了他……”

    “我说你怎么不向着自己儿子啊?蒋娟才是你亲生的吧?”

    伟亮爸爸瞪眼睛:“我怎么向着他?结完婚你这态度就变了。”叹口气:“蒋娟挺不容易的。”一个女的在部队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别人可能是借家里的光儿,蒋娟是完全没有的,走到今天,一步一个脚印,当年出去任务命差点就送了,真的是把自己当男人用的,流血不流泪。

    伟亮爸爸特别尊敬自己这儿媳妇,哪怕她身上没有女人味,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时候就一定会为你关上一道门,什么人生能完美啊?

    伟亮妈妈给儿子打电话,段伟亮所谓的玩女人就是跟一个女的走的比较近,他分得清什么能玩什么不能玩,他不是为了蒋娟,蒋娟对于他来说,算是什么老婆?他是给自己爸妈面子,知道他们丢不起人。

    老婆不在家,总得找个人来陪自己玩吧?

    他每天累的跟狗似的,回到家就往床上一一躺,也想有个人拍拍他叫他起床吃个饭,给他洗个脚,要求过分吗?

    “妈,你别管了,我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啊?你有分寸就不会干出来这样的事情了,你爸发话了,蒋娟不容易……”

    “对,她不容易,我容易。”伟亮就把电话给砸上了。

    他真就怕老头子当着自己说这样的话,他那儿媳妇真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强人,什么都好,为国家做奉献了,说不定可能那天命也就交代了,到时候还能换个烈士什么的呢,当牌位摆被,你看老段家也算是有本事了,弄这么一个媳妇儿,可那是女人吗?

    他连人影子就都没见到。

    蒋娟是真的很忙,部队也是这样的制度,那多少官兵就过着无性的生活,每天在部队里,谁没坚持?

    这些事儿她也不过脑,懒得去浪费脑细胞想。

    大冬天零下将近四十度的低温,他们要做演习,蒋娟是那种,她要以自己的本事服人的,亲自上场,多苦多累就跟自己的兵一起,她很霸道,别人说自己的人不好,她一定在最短的时间里抓住你的软肋,然后狠狠的回击,在部队里其实蒋娟有些不得人心,因为过于极端了,她带的人就不能有不好的,这个女的很刚你知道吧,跟领带都敢对着干的,有的人就认为,她敢这样就是源于她的家庭,因为上面有那样的爸爸妈妈,说话自然就是硬气的,可是没人知道蒋娟的家。

    她没有感受过所谓的温暖,所谓的亲情,她从小就是在部队里长大的,吃的是大锅饭,吃的是百家饭,不大点就是保姆带着,一个军区住着,孩子差不多就都是那样长大的,小时候就喜欢崇拜军人,蒋娟的父母都是特别严肃的人,是对亲生孩子都不会手软的那种,小时候她看着别人家孩子能坐父母的车,她也想坐,但是母亲就训斥她,车并不是谁都可以坐的,走到今天一切就都是自己换回来的,她有车坐,是靠着自己的真本事,没有依靠家里一毛一毫,全家人在一起,更像是下属像上级汇报工作的,她不会喊爸妈,一贯都是叫首长的,哪怕就是过年,都多少年没有跟家里人一起度过了,她得拿出来自己的表率,她得拿出来自己的本事叫别人闭嘴,叫别人来服气她,不是因为她有谁谁谁是父母,而是纯粹的就因为她叫蒋娟。

    一个女的,走到今天要流多少汗水,那恐怕已经不是能用说就能说出来的。

    她个性不好,极端容易护短,凡事亲力亲为,外界看着就认为她是好大喜功,蒋娟手底下的兵就特别争气,但凡有点荣誉,就一定出自她的下属。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拼什么,不是说结婚了?”

    有两个看着像是领导的人挨在一起说着话,你说一个女人跑到部队里跟一群男的争什么啊?你该回家就回家,该生孩子就回去生孩子,你跟这里根本就不搭配的。

    “谁知道了呢,就谁娶了这样的女的也是够呛。”

    雪地里铺着很大块的石头,士兵脱光了衣服摔下去,摔的要有节奏,要听口号,没有命令就不能起来,多疼也得保持一样的姿势。

    “这是什么呀?”

    蒋娟亲自上阵,动作那叫一个标准。

    “重新来。”

    早上五点半开始,身上加20公斤的重物跑五千米,八点挂钩梯上下300回,穿越30米铁丝网来回300趟,十点健身房,15公斤哑铃举150下,拉力器100下,臂力棒100下。

    下午一点三十分整,抗暴晒形体训练,蒋娟人就在前面,每天的训练她一定是会跟着上阵的,除非她喘不上来这口气了,或者她过世了,不然当一天的和尚就得撞一天的钟。

    蒋娟上面原本还有个哥哥,在部队里牺牲的,那时候眼看着就要结婚了,定的十月一结婚,结果在出任务的时候,九月二十八去世的,他们家就愣是没有一个哭的人,哭什么?

    流血不流泪的。

    平举着枪,枪口用绳子吊着一块砖头,一动不动的晒两个小时,冬天晒太阳这就是老天爷的恩赐,夏天那个温度才叫折磨人呢。

    下午十六点训练射靶一个小时,然后练倒功高高向后跃起一点五米用背重重的砸向水泥地。

    饭后半小时继续负重20公斤跑5000米,三天一次的游泳训练,穿着军装和解放鞋一口气游完5000米(解释一下5000米的概念,所谓正常人觉得5000米也不是很难嘛,准备精确的分析一下,一百米的正规游泳道,他们穿着厚重的衣服跟解放鞋,要来回游50个来回)

    5天一次中国式的铁人三项,负重跑步2000米,游泳两千米,骑自行车2000米,七天一次250公里负重30公斤越野行军训练,15天一次跳伞训练,从8000米高空一跃而下,三十天一次野外生存训练,带上三天的食物,野外生存七天,行军一千公里,要背上枪支弹药和生存用品,途中还要执行上级准备的突围,反突围,侦察敌情,攀登悬崖等演习任务,这些还只是基本的,所以当兵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的。

    就像是军人的婚姻,为什么被称作是神圣的,就在这里,一个女人选择一个军人,你知道要面临的是什么?

    蒋娟就有听说过一些女孩子,觉得嫁给军人玩很好玩,她听了之后,心里只是觉得那样的女孩子很是无知,玩?你能玩个几年?

    丈夫长期不在家,公婆都要你来照顾,有了孩子之后,不管是孩子生病,丈夫不是你想叫回家就能回家的,一切压力就全部都在你的身上,因为你的丈夫在为国家风险,你除了得到一个军嫂的头衔之外,你要面临的就是更多的责任,无性婚姻,没人陪伴,是既当爹又当妈,好玩吗?

    她这样的日程,她有时间回家吗?

    段伟亮也不知道这是自己打的第几通电话,他很少给蒋娟打电话,因为觉得就没有必要,但是爸妈现在担心,他就得打,两口子还是要过日子的吧?既然要过,这日子怎么过?

    蒋娟也是才打算休息,看着伟亮的来电,颇有些不耐烦。

    她是靠着自己实力爬上来的,伟亮多多少少就是靠家里关系的,而且伟亮做生意的人,他身上有些铜臭味,这不能怪伟亮,每个人活着都要为自己的生活负责吧,谁不愿意过更好的生活,他是在付出,用自己的付出换回自己的回报,可惜在蒋娟的心里,就认为这样的伟亮身上是带着铜臭味的,她不管钱,自己也从来不会在乎有没有钱花,甚至她就没有花钱的地方,她怎么会担心呢。

    “有事儿就说。”口气很硬。

    段伟亮把电话拿开了一下,确定一下,是打对了吗?

    很久没见面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句说的竟然是这样的话,又重新放回到自己的耳边。

    “我能问一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吗?”

    蒋娟说过几天有假。

    “你打算我们怎么过?见面了也不见得能好好谈,干脆就现在说吧,你觉得我们俩婚姻健康吗?我可以跟你老实交代,你不在的时候我有跟的别的女人玩,但是请你不要用龌蹉的想法来想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试问我结婚了,但是我老婆整天不着家,男人结婚要家庭也绝对就不是我们俩现在这种,怎么过?”

    蒋娟没有结过婚,甚至不明白,正常的夫妻就应该怎么生活,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她没有办法去试着改变自己迎合伟亮,她不是对伟亮就没有亏欠,她当初答应结婚,就是觉得段伟亮不会是一个会揪住自己老婆不放的人,他怎么生活自己懒得管,他也不要叫自己尽那些所谓的夫妻什么义务的。

    蒋娟休假了,依旧是军裤解放鞋,你在她身上就找不到别的。

    伟亮昨天在沙发上睡的,他昨天跟朋友喝酒,喝多了,自己干进医院了,其实说出来挺可悲的,有好日子过谁就不想好好过了?可是他这是有难言之隐的,他跟蒋娟要怎么好好过?

    用什么好好过啊?

    朋友问他老婆,觉得他老婆的生活肯定带感,带不带感的,他是不知道,他就知道自己挺倒霉的,这日子给过的,都不成样子了。

    一喝就喝多了,你看别人都有门禁,他有什么?

    伟亮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胃抽痛的厉害,自己在爬起来去医院,从医院回来,他就觉得挺累的,要个家就那么难吗?

    你说他也不是没玩够,可惜老婆不能够给他所谓的家庭感觉啊,怎么办?

    蒋娟拿着钥匙打开门,伟亮睁了睁眼。

    “哎呦,我是不是应该给你拍拍巴掌,还记得回家的路,真就是不容易,我得感谢感谢老天爷,还行,我这老婆心里还有个家的概念。”

    依着他,蒋娟就是找别人家去了,他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家对她来说算是什么?

    “你别对我说话阴阳怪气的,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躺在沙发上像是什么样子?”

    伟亮特男人的点了一根烟,有本事,你就来揍我,老子在老子自己个儿的家里,我愿意怎么躺那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我就纳闷了,我也不是你带的兵,你操心的是不是就有点多了?”

    蒋娟拧着眉头。

    “别拧别拧,我看着烦。”伟亮坐起身:“在外面找人我爸妈不让,不找人,你说我怎么过?”

    蒋娟冷着眼看过去,这需要来问自己吗?

    “你希望我找个人在外面过?”伟亮把手里的烟掐了,一大早的,他昨天又进医院了,自己就特不想抽烟,完全就是想气她。

    蒋娟也想好好谈谈。

    她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性质,没有办法改变的,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胡来的,这样对她对她家都不太好的。

    “你想我怎么办?”

    “我们俩定个协议吧。”伟亮瞄了蒋娟一眼。

    *

    “你好了没有啊?”王亮对着屋子里喊了一句,女人就是麻烦,折腾半天了,穿哪双袜子就不是穿啊?你看她折腾的。

    田田应了一声。

    “马上好,马上。”

    自己跳着脚从卧室里出来,王亮负责拎东西,大包小包的,说是给她家里买的,王亮把东西扔上车,于田田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跟我上去?”

    王亮撇脸,他上去干什么?她妈那副脸子,自己可真是消受不了,不好意思,他就是一个凡人,不愿意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他不侍候。

    车开了出去,于田田嘟嘟嘴,也差不多知道他不能上去。

    她妈现在的态度就还是那样,完全不接受王亮,甚至就是对着她都是给冷脸子,好在有个爸爸能缓和缓和一下气氛。

    开到地方,把东西一一拿出来。

    “我在外面抽根烟,你赶紧上去,然后回我妈家。”

    田田点点头,拎着东西就回家了,她爸出去买菜了,还以为他们能在家里吃饭呢,她妈依旧板着脸子。

    “妈……”于田田喊了一声。

    从结婚以后,体重就一直再涨,可能是因为心情好了吧,所以也能吃了,胃口很好,脸圆了不少。

    于田田的妈妈看着女儿的脸,心里的气算是消了一点点,至少这样子看着,估计是没吵架,自己还能放点心。

    “你拿这些回来干什么?家里谁吃?怎么拎来的,怎么拎走。”

    于田田在心里叹气,又来了。

    “我们不在家里吃了,他家亲戚今天有个办满月的,我们俩得过去,那妈我就走了……”

    于田田妈妈好像是在送女儿到门口,结果等田田返身准备说话的时候,她妈直接就关门了,于田田吃了一个闭门羹,掏出来手机,给爸爸去了一个电话。

    “爸,你别买菜了,我们不在家里吃。”

    田田爸爸手里拎着好几个袋子,里面装的就都是菜,满头大汗,还买的水果,一听女儿的话,自己脚步顿了一下。

    “不在家里吃饭了啊?”

    王亮看着前面站住的那个人像是老丈人,自己把手里的烟给扔了,用脚一抿,走了过去。

    “爸,我帮你提吧……”

    田田爸爸说不用,自己能拎。

    “没事儿。”

    王亮给田田爸爸送到楼下的,正好于田田下来了,她爸一看女儿这状态挺好的,那当家长的就放心了。

    “行了,爸都知道了,你去吧。”

    田田心里有点不得劲,她爸肯定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你看手里拎的袋子,买了这些,结果他们却不在家里吃,心里有些发酸。

    王亮看了田田一眼。

    “站着干什么呢?帮着拎上去啊,木头似的,不打算吃饭了?”

    于田田有些诧异的看着王亮。

    “爸,那我得试试你拿手菜了。”

    王亮在心里想着,他不是给丈母娘面子,要是照着丈母娘的面,自己掉头就走,他这是给老丈人面子,老丈人就挺好的,看着老丈人拎着一堆的东西,他王亮竟然也会不落忍了,心里也会难受了,这就是一件挺稀奇的事儿。

    田田爸爸掏出来钥匙开门。

    “不去就真行?别在叫人讲究。”

    王亮不在乎的说着:“哪里就有那么多的讲究了,不就是个满月宴,去不去都一样,只要钱带去了就行。”

    王亮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田田,反正都到门口了,他给自己老娘去个电话,这临时爽约,还不知道他老娘会不会生气呢。

    “谢谢老公。”田田趁着自己爸爸进去的时候,踮着脚在王亮脸上亲了一口,王亮伸出手指指另外一边,于田田又亲了一口,他特别得瑟:“知道感谢我了吧?我告诉你,今天我应该去的,为了叫你爸开心,你看我放弃了,得记着点啊。”

    于田田点头,自己把东西拎进去,她爸当着王亮的面就不好问,这不就剩自己跟姑娘了。

    “不去真行吗?别在耽误了。”

    “没事儿,就是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我婆婆会去的,我们钱带到了就行。”

    田田她爸就说今天自己买了好些的菜,保准能做出来一桌子的美味儿。

    “王亮也没怎么在我们家吃过饭,爸爸给他做一次,叫他试试。”

    田田点头,王亮这边给他娘打电话,他妈都要气死了,说的好好的,怎么就不回来了?

    “我同事说没看见过田田,这不聚会嘛,我得带着她去,妈,你就自己去吧。”

    王亮妈妈又唠叨了两句,那也没办法,遇上孩子有事儿了。

    王亮是个很讲究的人,他绝对不会说因为于田田家里怎么样,自己才不去的,不管自己母亲心里多大度,这事儿就容易诟病,能不提尽量就不提,这样对大家就都好,谁都能安心过日子了。

    挂了电话,自己进了房间里,带上门。

    于田田她爸做菜就很拿手,王亮跟在一边说话。

    “爸,这家里收拾收拾吧,看着有点旧了。”

    田田爸爸就笑呵呵的:“不用,这样就挺好的,有怀旧的味道,你是不知道啊,人人都喜欢住大房子,我跟田田她妈就喜欢住小房子,小房子看着是小,可是收拾起来简单啊……”

    王亮也笑笑。

    田田妈妈看着王亮跟于田田在厨房都站着呢,厨房才多大的地方啊?他们俩往里面一站,也不干活,妨碍别人不?

    “都出去,不干活还竟添乱。”自己系上围裙,这就是要帮着干活了,田田吐吐舌头。

    “我妈拿手菜更加好吃,你不是喜欢吃辣的吗?我妈做辣的是这个……”于田田比比自己的大拇指。

    王亮翻着白眼,你就吹吧你,不吹能死是不是?

    就冲你妈对我这态度,她不在菜里加那么一点的砒霜,自己都应该高兴的手舞足蹈的了,还指望她给自己做什么好吃的?

    于田田妈妈不是没看见王亮翻白眼,自己推了丈夫一下。

    “我来吧。”

    他做菜做的就到处都是的,干点活还得找点利息,田田爸爸笑。

    “你这样就对了,孩子本来有事儿,不就是怕你不高兴,才没走的……”

    “为了谁啊,我可没叫他们留下来,愿意走赶紧的走。”

    田田爸爸摸摸鼻子,觉得不再多话了,挺好的气氛,到时候在叫自己弄砸了也犯不上。

    于田田她妈今天就跟辣的干上了,这给于田田她爸呛的,厨房根本就呆不了人,自己从里面跑出来,一直在咳嗽,捂着嘴咳嗽,他本人不是太能吃辣的,就是有时候嘴馋,再不然他们家就田田喜欢吃那些东西。

    “你妈今天大展手艺啊,王亮得多吃两口。”

    王亮这鼻子就比狗鼻子都灵,闻到辣味儿了,你还别说,这味道正宗,有点相信于田田的话了。

    “你妈老家是哪里的啊?”

    于田田清清喉咙:“长沙。”

    “老田,你端菜。”

    于田田爸爸屁颠屁颠的过去了,把菜从厨房里端出来,炒好最后一个菜,田田妈妈擦擦手从厨房出来,王亮说正好自己带酒了。

    “爸,咱们喝一杯吧。”

    田田爸爸就看着那酒瓶子,自己伸手去摸,一看就是好东西。

    “我其实也不太会喝,喝二锅头就行了。”

    王亮笑,说自己也不怎么会喝,那边于田田已经开吃了,自己吃的特别香,叼着肉在嘴里,就跟狼似的。

    于田田妈妈把碗往旁边挪了一下,王亮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意思啊?

    田田爸爸就反应过来了。

    “那成,那就喝这个,来,王亮给你妈倒一点叫她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