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4 嘴巴馋的王冉

204 嘴巴馋的王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心家里的战争已经全面展开了,相比较周燕阳的淡定,简心一家人则有点不能接受的态度。

    简心是干脆就不能接受离婚,她付出多少?宗伟宸现在就想离婚?她就想找出来那个女人,可惜去单位闹了,闹到最后没人知道。

    “宗伟宸我告诉你,我能把你捧起来,我也能摔死你,这个单位你就别想干了。”简心也不怕别人看,自己给他留面子了,可惜人家不要,那撕破脸就撕破脸,简心就搞不明白,没有自己,他能有今天?弄不好大学毕业之后就得回到农村去,还弄什么外遇?真把自己当成是个人物了,不要脸。

    宗伟宸不想跟简心在单位吵,毕竟这些人都看着呢。

    “有话回去说,你别在这里喊。”

    他也怕丢人。

    简心则是豁出去了,回去说什么?你现在不是都交代了,就要跟我离婚吗?

    扯着宗伟宸的袖子:“你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没有我有你今天?你算个什么东西,大学毕业,没有我家里你能进来这里?你有什么本事啊?你就是踩着我上来的,我告诉你,既然你不要脸,我就不能留给你脸面,那个女的是谁?”

    宗伟宸被简心扯来扯去的,他不干了总行吧?

    找了单位的领导,这样干下去,对自己也没有好处,现在闹开了,大家也都知道了,那就算了吧。

    单位的领导倒是挽留了一番。

    简心妈妈这边找了简心单位的领导,在背后使了不少的力气,为的就是要把宗伟宸给弄走,你不是硬气吗?我今天就让你开开眼,叫你看看什么叫本事,离开我们家,你就狗屁都不是。

    宗伟宸在家里休息,自己租的房子,母亲也接了过来,他妈就一直叹气,早知道这样,自己还不如回农村呢,你说留下来干什么?看着他闹离婚啊?他们家祖祖辈辈的就没出过离婚的人,现在好了,开先例了。

    “妈……”

    “你也别拦着我,我也管不动你,我回老家了,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妈就扔一句话,那孩子是你自己的,你跟简心怎么闹我都不管,别亏待孩子了。”

    宗伟宸妈妈说了这么一句,儿子这个年纪,一旦再婚他还能不要孩子?在要孩子的话,那现在的孩子就容易受伤,就作吧。

    周燕阳晚上给宗伟宸打的电话。

    “单位你不干了?”

    宗伟宸点头,他有自己的想法,知道了周燕阳家的出身,他的心就彻底放在肚子里了,自己有后路可以走。

    周燕阳挂了电话,觉得简心家挺咄咄逼人的,不过就是有个校长爸爸而已,很大吗?她只觉得好笑,那自己爸爸说出去岂不是会吓死他们家?自己也没活的那么张扬。

    晚上老爷子回家的早,周燕阳算得上是真正的高干女,她父母出身都是高干家庭,接过父亲手里的东西,老爷子还特意看了女儿一眼。

    “今天怎么回家了?”

    “那我回自己个儿的家,爸爸还觉得奇怪嘛。”

    老爷子说倒不是那意思,就是觉得孩子长大了,要离开父母的庇护之下了,认真的看着女儿。

    “爸跟你说的,你有没有考虑过。”

    周燕阳她爸现在是走政途的,干到现在的位置也算是有点成就,可惜不能跟上辈的比,到底心里还是觉得可惜,明明家庭这样的荣耀到了自己这辈就跌了下来,最稳固的办法捷径那就是叫女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结婚,两家即可结盟,彼此借助一下对方的力量。

    周燕阳脑子里面装的也不全是稻草,她喜欢宗伟宸,宗伟宸就一定能有叫她觉得惊艳的地方。

    “爸,我们家跟他们家根本就不合适。”

    老爷子挑着眉头,这话从何而来啊?

    周燕阳的妈妈是知道女儿心思的,别的不能多说,要是叫丈夫知道了,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女儿喜欢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愿意离婚,那现在就这样吧,就当是成全她了。

    “燕阳,你跟你爸爸说说看。”

    “您跟我妈都是高干家庭出身,我家的根基要比徐家的深,徐家的阿姨出身一般,讲究门当户对,明显我们两家就是对不上的,我爷爷奶奶都是什么样的人,徐家就是现在在风光,掩盖不了出身的,爸我说的对吗?”

    周燕阳心里有十足的把握,老爷子是喜欢徐家现在的声势,但是他有多喜欢徐家的声势,他就有多痛恨有多喜欢抓着徐家出身低的这一点来说事儿,她爸爸是个很骄傲的男人,一辈子没服输过。

    老爷子看了女儿一眼,他这辈子唯一的遗憾那就是没儿子。

    那年代为了往上干,当干部的要带头,独生子女,结果就这么一个孩子,有时候也觉得,要是有个儿子,自己将来也能有传承的,不然到了自己这辈儿这就算是路断了。

    周燕阳她妈拽了女儿一把,看着女儿洋洋得意的脸。

    “你爸以后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这事儿也不可能会瞒一辈子的,到时候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周燕阳是胸有成足,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她要在短期里把宗伟宸带家里来。

    “好妈妈,你就帮我一次。”

    周燕阳联系了宗伟宸,宗伟宸买的水果拎着就上门了,周燕阳并没有事先跟父亲打招呼。

    “我这样行吗?”宗伟宸心里有些担心,毕竟离婚这事儿还没谈成呢。

    “没什么不行的。”周燕阳替宗伟宸整理整理衣服,挽着他的胳膊就进了屋子里,她爸还在家里呢,说是下午有会,领着宗伟宸进了客厅,看着保姆问:“我爸呢?”

    “屋子里呢。”

    周燕阳叫宗伟宸在外面等一会儿,自己就进了卧室里去找父亲。

    老爷子在看报纸呢,看着女儿推门进来,拧着眉头:“不敲门。”

    “进爸爸妈妈的房间敲什么门,爸我带回来一位客人,你见见呗?”周燕阳坐在床上,自己看着父亲笑,她爸一看女儿这个样子,她带回来客人?

    女儿从小朋友交的就是固定的,他女儿骨子里有一种清高,一般的人想跟她做朋友那还不成呢,所以能被带到家里的人都是有数的,从小到大用手指头都是数得过来的,那这回带回来的……?

    “是个男的?”

    周燕阳笑,但笑不语。

    老爷子无奈的站起身:“事先怎么不打招呼?”

    这种情况下,周燕阳跟宗伟宸见的第一面,宗伟宸这男人表面功夫那是极深的,在简心家生活了这些年,也算是寄人篱下了,有些话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要听,谁叫自己没本事了,隐藏自己情绪的功夫很深,可周燕阳她爸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人那也是透过你的皮囊就能看进你的骨子里,宗伟宸他一眼就能看透,跟自己女儿恋爱,恐怕也是因为他们家的家庭成分占的比例居多吧。

    但事情要分析怎么样的去看,有野心的男人,有坏处当然也就有好处。

    不怕他翻出你的手掌心之外。

    周燕阳起身,叫父亲跟宗伟宸谈话,自己去找妈妈去了,她妈就是担心,这要是问漏了,可怎么办啊?

    “要是被你爸知道他结过婚,这事儿肯定就不能成。”

    老爷子跟宗伟宸之间没什么话聊,一般都是周燕阳父亲问,宗伟宸回答,宗伟宸的态度比较谦逊,周燕阳父亲脸上的神情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满意还是觉得不满意。

    宗伟宸回到车上,自己叹口气。

    “我觉得你爸并不喜欢我。”

    周燕阳觉得无所谓,她爸要是能被人当面就看出来表情情绪,那就不是自己爸爸了。

    送走了宗伟宸,自己回家,才进门就看着她爸明显是在等她。

    “你过来坐。”

    周燕阳知道,现在才是关键的。

    “他结过婚是吧?”

    一眼就看出来了,至于怎么看出来的这些就都是靠阅历的,这其实也没有什么,男人通过婚姻去换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古今都有,现在这社会还有多少呢。

    周燕阳点头。

    “已经在等着办手续了。”

    “你是第三者?”

    周燕阳摇头:“我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第三者,他们俩的感情破裂,跟我没有关系,爸爸你说这话有些侮辱你女儿的智商。”

    老爷子抬头看着女儿,是不是她插足,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就想好了,想跟他结婚?你昨天是怎么跟爸爸说的?你说我们跟老徐家是门当户不对,那老徐家都对不上我们家,他可以?”

    有些打趣的看着女儿,那这个小伙子的层次差的就更加的远了。

    周燕阳抿抿唇:“爸,出身到底好不好其实在我看来并不是很重要……”

    老爷子眼里的趣味就更加浓了,她昨天可不是这样说的,今天就改口了,不过燕阳确实就是一块好料子,自己说出去的话,能面不改色的在给兜回来,这就是本事。

    “我看的是他的能力……”

    老爷子躺在床上,周燕阳不知道的是,其实老爷子跟周燕阳的妈妈也是二婚,他跟老徐家的那个当时的选择就是背道而驰的,他们两个就都是二婚,自己选择是同样出身高干的周燕阳的妈妈,徐家的那一个选择的却是出身农村的一个姑娘。

    前二十年他靠着两家的关系在这条路上努力飞奔,谁知道二十几年后的今天他竟然就被那个姓徐的给压了下去。

    “怎么了?”周燕阳的母亲看着丈夫轻声问了一句。

    “叫他赶紧把手续办好,不要拖,不要对着外人说他过去结过婚的事儿。”

    这就是同意了。

    宗伟宸的工作被安排的很快,进了市政府大楼,身为周家的准女婿,自然会有人替他铺路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赶紧把自己家的那点破事儿都处理干净了。

    宗伟宸给简心打了电话,可说不到两句,简心就是破口大骂,弄的宗伟宸都不想再跟她沟通了,觉得这人层次太低,以前觉得简心是很有教养的,现在来看,真真是粗俗的很。

    “简心我们能不能就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

    “我跟你谈什么?”简心就对着电话喊。

    她不承认自己输了,绝对不会承认的,宗伟宸的工作已经打了,自己就不信,他还能硬气到哪里去,他手里还能有多少钱?

    简心挂了电话,她爸妈都在一边坐着,简心的妈妈就骂宗伟宸是个白眼狼,其实心里就很纳闷,他的工作已经没了,那他现在是靠什么在生活?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身后是不是就有什么在做支撑?

    简心的爸爸被女儿闹的有些烦,跟这样的人就还有什么可说的,叫他净身出户,赶紧滚到,离就离,谁怕谁?

    “你明天陪着心心去法院,属于我们家的东西,他姓宗的就一毛钱都别想拿走……”

    简心妈妈诧异的看着简心的爸爸,这就是答应叫他们离婚了?那自己女儿多委屈,凭什么宗伟宸提出来的?要是心心提离婚那也就算了,越是想越觉得不甘心。

    “我不离。”

    班里又要开同学会,在群里一群人就张罗上了,往年一般简心都会提前通知一声,自己会去的,而且大部分的消费就都是她来掏,今年已经有组织者给简心打过电话,可惜简心没接。

    群里都在说,小朱跟同学慢慢也联系上了,在这个社会上讨生活,谁知道明天会求到谁的头上,他们都知道小朱跟王冉关系好,就试图想从小朱这里打听到一些关于王冉的消息。

    “王冉今年来吗?她生孩子了吧,这都多大年纪了,男孩儿女孩儿啊?”

    小朱一直都认为同学会是没有必要举办的,他们这一届,说实话同学会弄的就不单纯了,里面好几对都是有家的,借着同学会有被拆散的,有的就是干脆瞒着家里来往的。

    甚至有人在背后就说过,他们这哪里是同学会啊,简直就是搞破鞋聚会。

    “小朱,今年你必须得来啊。”

    小朱就当自己看不见,你们总打听王冉的消息干什么?毕业的时候也没见过你们有多关心,现在知道王冉嫁的好了,一个两个的就努力往上攀,有意思吗?

    自己装不在,丈夫老早就回来了,小朱现在把丈夫制的服服帖帖的,你既然喜欢干,我就让你干个够,但是钱绝对就不到你手,你不就是挂着你家里嘛,那行,这钱我也不省了,将来你孩子是吃不起饭还是上不起学的,这也不是我一个人需要担心的。

    小朱现在对小叔子一百个头,要什么就给买什么,省得你当哥哥的就总说我,这不是我弟弟,我就不挂着。

    小叔子毕业找工作,这不需要用钱走关系,小朱一口气就砸进去四万,眉头皱都没皱一下,这个月就要交房租了,他们家的店一年房租也是不少的钱。

    “明天我去交房租,你把钱给我。”小朱的丈夫说着。

    “存折里就剩两万了,剩下的你跟房东说说看,托一段时间吧,手里没钱。”

    丈夫瞪着眼睛,钱呢?

    “前两天你小弟不是说找关系弄工作嘛,你答应的好好的,我给拿的四万,你不知道吗?”

    小朱丈夫觉得完全不认识眼前的人,她到底是怎么搞的?自己手里没有钱,为什么不说?房租都要交不起了,还给老小拿什么走关系的钱啊?他们家要是不干这个吃西北风去?

    “没钱,你还给他拿……”

    “不是你同意给拿的。”

    小朱一句话就堵死了丈夫接下来想说的,是你答应的,我不过就是按照你答应的去做了,有任何的后面弊端,这就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小朱的丈夫这急的扎耳挠腮的,自己出去借钱?他跟谁能借到钱?

    给弟弟打电话,那钱已经都花出去了,他也没有在要回来,给母亲打电话。

    “你没钱,那我不是更加没钱了。”老太太人家就是一个子儿都不肯掏出来,你说什么就都不行,我就是没有,一个没有,十个没有的,小朱丈夫挂断了电话,他能求的人也就是这么几个,不像是妻子,至少还有王冉啊。

    这又合计到王冉的头上了,毕竟王冉条件好。

    “我说……”

    小朱不搭理他,她现在就是活明白了,有时候女人你就别太操心你的生活了,别总合计以后怎么样怎么样的,先把眼前的活明白了,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最后就都给别的女人了,有问题是吧?自己不考虑总有人会考虑的,就像是现在的状态她就特别满意,不交钱咱们就别干,她绝对不着急。

    那要是放在过去,小朱能急死,总合计,在交钱之前,自己就得去弄钱去,不然睡不着觉,现在不了,就从丈夫出轨那一次开始,她救活明白了,你是个男人,你得负责养家,我们家要是没有收入了,那你就出去打工去,你总不至于叫你老婆孩子挨饿吧?天塌下来先压死的是个儿大的,自己愁什么愁?

    “我跟你说话呢,你给王冉打个电话,先串一串……”

    小朱拿着电话就真的打给王冉了。

    “我最近用钱,手里也没有,要是两千三千的我倒是有……”王冉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小朱递给丈夫听,小朱的丈夫觉得完了,这不是要毁了吗?

    第二天小朱去王冉单位拿的钱,她肯定不会说就不干这个咖啡店了,但是吓唬吓唬他还是必须的,自己跟房东也说好了。

    “这里是五万。”王冉拿着一个纸袋子,前几天跟简宁提的,递给小朱。

    “谢我就不说了。”

    王冉笑,看着朋友叫她赶紧去忙吧,自己就回去了。

    小朱给了房东钱,房东也是够姐妹儿的了,就不停的催小朱的丈夫,小朱的丈夫这愁的,饭吃不下,晚上睡不着,他去哪里弄钱啊?

    对着妻子不敢发脾气,给弟弟打电话的时候发飙了。

    “我说你办这个用钱,办那个用钱的,怎么我就是你的提款机是吧?你没钱了就来我这里,叫我吐出来点?”

    老小也是纳闷,老大这是干什么啊?嫂子给的可痛快了,怎么老大还不愿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嫂子是自己亲姐呢。

    小朱的丈夫就天天去求房东宽限宽限,房东一开始就吓唬他,说要是不交房租那就别干了,肯定不能给拖延时间的,她也是靠这个而活,再说现在什么人就没有啊,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要帮你?

    小朱老公就差点给人跪下了,房东还是不肯松口,最后说要是不行,就让他们家把房子抵押给银行。

    王冉晚上回到家里,自己想起来小朱,就特佩服,可真是有手腕,她家的那口子都要被她给吓死了,现在肯定老师了,以后就不会了,自己傻笑呢,简宁进门了。

    “一个人这么高兴?”

    简宁是太久没有看见她这样了,说是生活挺稳定的,可惜烦心的事儿也是不断。

    王冉就把小朱的事儿说了。

    “换了是我,我肯定做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心眼就有点不全,也憋不住啊,就是干了,最后也得告诉丈夫,那是我在吓你呢。

    简宁换了衣服,晚上要回岳母家吃饭,老早就给打电话了,换了衣服出来看着王冉在厨房洗菜呢,简宁就纳闷,不回去了?

    “不是说回妈家吃饭吗?”

    王冉用手狠狠排在脑门上,她这是什么记性?自己就给忘的一干二净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她这个脑子啊。

    “我忘了。”

    简宁呵呵的看着她笑,王冉赶紧的把手冲了一下进去换衣服,屋子里很暖,自己把绒衣脱掉,套头的衣服,里面就穿了一件贴身的背心,自己看着,好像最近有点胖了。

    吃的太多了。

    找出来衣服,外面简宁问她换好没有。

    “换好了,马上。”

    自己拿着衣服跟着简宁就下楼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车,王妈妈家今天炖鸡汤,这是五婶给送过来的,自己家现杀的,徐秋华不是怀孕了嘛,王妈妈也是炖了很久,自己在里面也是加了一点别的,使味道更鲜美一点,徐秋华早就闻到那味儿了,可是她不能吃,觉得味道有些刺鼻。

    她还真是从怀孕开始就一直吐啊吐的。

    正想着呢,又跑卫生间里去吐了。

    “秋华啊,你吃点话梅……”

    徐秋华坐在床上,她吃什么话梅啊,她现在但凡吃点东西那就吐啊,吐个没完没了的,明明肚子是饿的,可惜就是吃不进去,她好想去死有没有。

    王冉敲门,王妈妈赶紧从厨房飞奔出来给女儿推门,又找急忙慌的回去看火。

    “妈,什么味道啊?”

    王冉鼻子动了动,觉得味道真好。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王超开了一瓶啤酒,自己跟王爸爸一人一杯,简宁不喝酒,王冉吃东西就有点吓人了,你看一盆的鸡肉完全就是她一个人在吃,一筷子跟这一筷子的,吃的特别香。

    鸡肉跟土豆还有香菜一起炖的,里面还放了一些红蘑。

    王妈妈有些傻眼,这孩子几天没吃饭了?

    “你们俩在家都不吃饭的?”

    王超也觉得这吃相,没吃过饭啊?

    那王冉就是觉得好吃,有点饱了,可舍不得放筷子,简宁觉得能吃那就是福气嘛,多吃一点也没什么的,实在不行就走回家去,还能当散步了,走到家就全部都消化了。

    “给你嫂子炖的,你嫂子没有口福,都进你肚子里了。”

    王妈妈说锅里还有呢,起身拿着大碗去给王冉盛,自己把鸡腿夹出来,出来看着女儿要吃鸡脖子,就下命令了。

    “你别吃那个,给你爸吃。”

    因为鸡脖子鸭脖子上面就都有淋巴,王妈妈不管那些东西有多干净,反正是绝对不能叫孩子吃的,他们老的吃了也就吃了,王爸爸拿着碗,王妈妈就从王冉的碗里给挑出去了,自己把鸡腿放到女儿的碗里。

    “吃这个,妈剁的很小,肯定入味儿了,肉还多。”

    吃完饭坐一起聊聊天,王爸爸就喝自己那破茶,简宁看了就笑。

    “爸,哪天我给你买点好茶吧。”

    “不用,这个就挺好的。”

    王超搭话了:“你真不用买,我爸你给他买五块钱一包的茶他天天喝,你要是给他买贵的茶他还不能喝了,得捧着天天看……”

    王冉在厨房刷碗呢,叫王妈妈出去,说自己就能干得了,王妈妈就陪着女儿,就特别想问她,没敢问,这吃东西吃的有点凶,以前也不这样啊,可问了吧,要不是,到时候还叫孩子闹心。

    王冉刷完碗自己进屋子里跟徐秋华说了一会儿话就出来了,男人聊起来就没完没了的,王冉一开始在一边能坐住,可坐着坐着自己就有点闹心,觉得嘴巴馋,就想吃东西。

    奇怪死了,自己晚上吃了老多的东西,刚才还挺饱的,不过在家里她也是每天吃完饭都有水果,起身进了厨房找水果去了,王妈妈就问她找什么呢。

    “没有水果吗?”

    王妈妈一愣神,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叫女儿女婿回来,应该买水果的,最近这徐秋华是什么都不吃,看见饭也吐看见菜也吐,吃点水果也吐,这不她就好长时间没买了,今天就给忘记了,叫他们回来之前,自己心里就想着想着的,想着叫王爸爸去买,你说回头的功夫自己就给扔脑后面了,一点没记起来。

    “家里没有,想吃啊?”

    王冉一看,那没有就算了吧,没有还特意出去买,也犯不上。

    八点多,简宁跟王冉要回家了,王妈妈送他们到楼下的。

    “妈,你回去吧。”

    简宁说了一声,王妈妈人也没动,就看着他们上车,一直到车都没影子了,自己才上楼,晚上睡觉就想跟王爸爸说这事儿。

    “你说这王冉今天吃饭这个吓人劲儿,以前也不这样啊,吃完饭去找水果去了,这简宁还合计,这老丈人跟丈母娘这个抠啊,水果都不给准备一点……”

    王妈妈念叨:“你说她是不是怀孕了啊?”

    看着有点像。

    王爸爸就怕听见这话。

    “你别当着孩子瞎说。”

    “我知道,我又不傻,可能是现在胃口好被。”

    *

    “你想吃什么水果?”简宁看了旁边的老婆一眼,有注意到她去找水果没找到的那一幕,王冉呵呵笑笑:“吃完饭好像吃习惯了,结果我妈也没准备,随便买点什么都行。”

    开车回去,路边有水果店,简宁停好车,原本是他自己下车去买的,结果王冉等的时间长,自己也下车了。

    摆在外面的水果就有些不好,简宁就让老板从里面拿,老板去搬货了。

    “都买什么呀?”

    自己看着那桔子,觉得太青了,肯定酸,她不想吃桔子,对着里面老板问。

    “有葡萄吗?”

    老板说有,不过这个时候葡萄贵,王冉觉得自己也不是每天都吃,就今天特别想吃,两人买了不少的水果拎上车,就回家了,回到家他去换衣服,人王冉直接奔厨房去了,洗了自己坐在椅子上就开吃了。

    最近馋的厉害,看人家吃点什么就馋。

    昨天同事吃小白菜汤,她哈喇子就都要掉下来了,就觉得人家吃的特别香。

    “你肠胃是不是有点不舒服啊?”简宁狐疑的问了一句。

    “没,挺好的。”

    吃完事儿,觉得好像完成任务了一样,浑身轻松,这就舒坦了,你说这怪不怪吧。

    心里也没有想的了,也能好好睡了。

    睡觉做梦,做个不停,醒了之后梦见什么了,压根一点没记住,醒了之后浑身疼,翻个身。

    “你还不起?六点十五了。”简宁睁开眼睛,抓过来一边的闹钟看了一眼,他今天没有班,王冉动动就是不愿意起。

    “在睡十五分钟。”

    说是睡,其实根本睡不着,但就是不愿意起床。

    简宁起床自己简单的熟悉了一下,然后就下楼去买早餐了,王冉以前吃玉米饼最多就吃半个,那是纯粹的苞米面做的,有些粗,女人一般不都是不喜欢吃这个嘛,但是这个就是简宁的最爱,买了两个回来,又买了一杯豆浆,一份豆腐脑。

    “冉啊,起来吃饭,赶紧的,要不然来不及了。”

    王冉穿着睡衣起身,自己往卫生间去,豆浆她都喝了,吃了一个玉米饼,喝了一碗豆腐脑,等于说简宁只剩玉米饼没有菜可以吃了,她是吃完自己收嘴才发现,好像有点对不起他了。

    “我来不及了,你在买吧。”

    简宁看着王冉,目光有些发深,王冉也没注意,自己着急上班呢,换了衣服,时间就差不多了。

    “我送你吧。”

    简宁拿着车钥匙,王冉就说不用:“我自己开车就行,你休息吧,吃完饭在睡一觉。”

    “我送你。”简宁坚持。

    简宁拿着大衣拎着车钥匙下楼,王冉坐上车,简宁说晚上去接她。

    “不用,我晚上坐车回来就行。”

    “我去接你。”

    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固执的要死,平时也不这样啊。

    好像是不放心自己似的。

    王冉心里纳闷,觉得他很奇怪,不过也懒得去管了,这边简宁就觉得像,但是自己不能说,她本来心里压力就大,一旦要是提了,最后真不是,王冉想死的心就都能有了,所以不能随便的开口。

    王妈妈这边有点绷不住,就给简宁打电话。

    “王冉是不是怀孕了啊?”

    简宁不叫准的事儿,自己一定就不会说,也是怕丈母娘这张嘴,他自己能做到守口如瓶,但是别人不见得啊。

    “妈,没有,你千万别当着她说。”

    王妈妈有点泄气,看着可挺像的,幸亏昨天晚上没说,这要是说出来了,那可就叫孩子闹心了,幸好幸好。

    有些讪讪的挂了电话,本来是想确定一下,那他说不是,就肯定不是了被。

    王冉下班,简宁早就到了,老早就在路边等着呢,王冉出了单位的大门,小跑着往车这边来,看的他是眼睛有点疼,打开车自己坐上车。

    “晚上想吃什么?吃烧烤?”

    王冉点点头,倒是能吃,不过他不是不喜欢吗?

    “要不还是回家做吧。”

    “做太费劲了,还是出去吃吧。”

    王冉反正就是胃口好,简宁不太了解这个女人怀孕都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再说一个人一种反应,也不见得就个个都是相同的,大部分的话,怀孕就是吐吧?

    可王冉一次没吐过啊,胃口好到爆,什么都能吃,你看她压根就没有一点不良的反应。

    有的人怀孕会觉得肚子疼,她也没有,走步比他都走的快,蹭蹭的,所以到底是怀孕还是没怀孕,有点叫不准,在等一段时间吧。

    别人觉得看着就都像,王冉自己不觉得,因为失败过太多次,她现在看见测孕纸,自己心里就突突,会害怕的,所以根本就不往哪方面去想,自己能高兴就尽量的让自己高兴。

    这脸圆的特别快,同事中午就开玩笑。

    “王冉你这得减肥了啊,你看看这脸圆的,怎么就发胖了……”

    另一个同事就叹气。

    “女的上了三十岁,代谢就不如小姑娘了,我们这样的不发福那才怪呢。”大家都是感慨,确实女的一上年纪,这发福的就比较快。

    “我原来二尺的小腰,我现在二尺四……”

    大家都说说笑笑的,可不是,你都没有注意到,突然之间就圆了,自己还得安慰自己,这就是珠圆玉润,不是没有身材一直好的,那得看人家的遗传,有的人娘家妈就是干瘦干瘦的,孩子就随妈妈了,有的则是生完孩子就彻底完蛋了。

    王冉觉得自己这腰好像也圆了一点,但是没她们说的那么夸张。

    自己用筷子吃米饭,吃的这个香,一口接一口的。

    “我一看王冉吃饭,我就觉得香,你看没什么菜,吃的就特别有胃口。”

    吃的香啊,大家就都爱跟这样的人吃饭,能带动起来大家的积极性,每天吃什么都要烦死了,觉得吃什么好像都吃过,不愿意吃。

    李姐觉得王冉这能吃的邪门啊。

    “不是怀孕了吧。”

    就这么一句,等于扔进去一个地雷,大家都炸锅了,说有这样情况的,还有些知道王冉情况的,嘴上说不要孩子,可应该是生不出来,要不然还能不要吗,就赶紧打圆场,人家要是怀孕能不说嘛。

    “谁说的,那我一到冬天我就能吃的厉害,一顿三碗米饭还得冒尖,那我就是怀孕了啊……”

    王冉也是有点尴尬,不就是最近能诧异了一点嘛,怎么就扯到怀孕上面去了,自己一下子胃口就没了,说实话身上有点发凉,她怕别人说这个问题,一提,自己浑身就都不舒服。

    她这明显就是吃不下去了,弄的大家也挺尴尬的,本来气氛好好的。

    结完帐大家回去,桌子上多嘴的那个才听说,可能是王冉生不了孩子,自己也是一脸的苦恼。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我就不可能那么说,我就是多嘴了……”自己心里也是悔恨的要死,你说自己多这个嘴干什么?这不是拿着刀片子往人家的心脏上捅吗?

    可问题是,她哪里知道王冉是生不出来啊,她一直都说没想要孩子。

    “我就给你使眼色,你就看不见,单位没几个不知道的,要说王工命好,嫁个好男人,家里条件还好,可惜子女缘分上薄一点,下次记住了,别当着她说那些……”

    同事点头,自己得多二啊,下次肯定就不敢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