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3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203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你说我应该怎么说你?”就是孩子个性的问题,这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她不喜欢这孩子,做事行事方法完全就是过于犹豫,对自己不够狠,对其他人就更加说不上狠了,放着家里的生意不去做,当一个医生,那叫自由吗?那就傻。

    反正简宁就是这个劲儿,他活到今天他个性早就已经注定了,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剃了他的骨头,他只要剩一口气,他是简宁,那他就是简宁。

    回到医院,想起母亲气的,自己无奈的伸出手揉揉脖子,估计母亲也是无奈了。

    “简医生……”

    简宁顺着声音看过去,今年实习的医生护士好像也不算是多,每年就都这样的,护士他接触的不算是太多,医生相对来说就多了一点。

    陶琳琳买了一些吃的,其他医生自己都已经送过了,她毕竟现在是实习阶段,自己将来也想进个好地方,能殷勤的就殷勤一点。

    “赶紧拿回去,我不吃这些。”

    陶琳琳不停的往简宁手里送:“那就给你太太吃。”

    扔下东西自己就跑了,陶琳琳上电梯看见韩医生了,说实话医院的医生大夫她都觉得挺好的,唯一觉得不好的,就是眼前的这位了,辈分很高,进医院也算是挺早的,现在医院的骨干嘛,但是韩医生说话总拉着一张脸,好像他说的别人就不能反驳似的,陶琳琳这样的女生对韩医生这样的无感,恨不得躲远一点。

    “韩医生……”

    韩医生点了点头,目光倒是放在陶琳琳的身上了,今年实习的这些医生里面,要说陶琳琳是最好看的一个,能歌善舞的,还开朗大家对她的印象都算是不错的。

    “医院还待得惯吗?”韩医生问了一句,陶琳琳心里巴不得他别对自己讲话,这样自己还能轻松一点,谁知道人家开口了,是前辈在跟你说话,你就不能不搭理,回了两句。

    医院几天之后有个晚会,陶琳琳有节目,她就属于喜欢这种活动的人,眼看着到一楼了没等韩医生再说什么,自己赶紧找了一个借口就跑了。

    有的人是天生有人缘,有的人则是天生的讨人厌。

    陶琳琳跟同事吃饭的时候,她们几个不是交情好嘛,就议论医院的这些大夫。

    “那肯定是简大夫最帅了,据说他女朋友当时出车祸伤的特别重,就那样还不离不弃呢。”

    道听途中的,中间也是有人工添油加醋的成分,最后传到她们耳朵里,简宁那简直就是成情圣了,这样好那样好的,对着王冉有多不离不弃的。

    “我也听说了,说是他老婆家的条件很好。”

    “美男和野兽啊。”

    她们新来的,没有见过王冉,只是听别的医生护士偶尔提,人家也没有说王冉不好,就说模样方面,简医生的太太绝对就不能算是美女,只是气质好,这话说的就有些恭维,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大家就都知道,当你长得不美的时候,别人也只能夸你气质好,要是气质都夸不上,只能说你身体健康了,脸色好。

    陶琳琳笑笑,觉得她们挺三八的。

    韩医生的老婆跟韩医生不是一个班的,她早早就下班了,韩医生晚上有几台手术,现在有些人就是奔着他来的,他轻易不怎么给人动手术,都是看院里怎么安排,一个传一个的,到底好不好,其实外人觉得你只要给我们做好了,那技术就是可以的,就是好的。

    简宁今天依旧是这命运,前半夜值班,已经送走两病人了,在医院不可能就没有死亡。

    同值班的就问简宁:“你在急诊还得干多久啊?”

    人人都想逃出去,这破地方待够了,休息也休息不好,而且还累。

    简宁是个随遇而安的人,看上面领导怎么安排,现在自己家里并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他在哪里干,问题并不大。

    韩医生从急诊这边接了一个病人,上了手术台病人的血压一下子就没了,从里面出来通知家属,家属肯定是要哭的,他径直就下楼了,没有手术了,自己也累了一天,恨不得马上就找个地儿躺在上面,狠狠的睡上一觉,可是现在不。

    进了急诊,在门外对着里面敲了一下。

    “简宁你出来一下。”

    护士长才给病人打完药回来,就看着韩医生好像在训斥简医生,自己觉得这样走过去,那不是有点伤简医生面子了嘛,心里也奇怪,韩医生怎么做出来的?他跟简医生算是平齐的吧?

    韩医生就说简宁给检查的时候没有检查细致,这样的病人推上手术台就是浪费他的时间,他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但愿下次你别在浪费我的时间。”

    老韩现在心里有主意,简宁是个不会网上攀爬的人,医院给过他很多的机会,可是他就不干啊,自己玩特立独行,那现在好了,医院就已经放弃他了,他有名声吗?病人来医院看病找的是自己,他简宁算是什么?

    老韩一路走回去,想着简宁的样子,你老婆娘家条件就是再好,也没用的,他们家也不能给你弄座医院吧。

    陶琳琳今天晚上也是值班,听护士长说的。

    “我过去看着韩医生对着简医生喷呢,我就合计别过去了,给简医生留点面子,你还别说,真是人善被人欺。”

    陶琳琳有点饿,到楼下的超市买了几袋的饼干,自己顺手拎上楼,正好路过简宁的办公室,想起来护士长说的话,自己推开门从袋子里面掏出来一袋饼干就扔他桌子上了。

    后半夜就比较忙,好在没有在死人了,忙了一圈,回到办公室,就想喝口水,不停的说话,他嗓子都要冒烟了,桌子上放着一袋饼干,这是谁放这里的?他根本不吃这些东西的,自己无奈的放在一边,谁要是饿了,可以拿着吃。

    早上到点下班,开车回家,拎着钥匙上楼,王冉已经上班去了,他一睡就是一上午,中午要是能醒就起来吃口饭,不能醒就继续睡。

    王冉下班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点菜,然后开车回家,简宁还在睡觉呢。

    “你还没起呢?”对着卧室就喊了一句,里面没有动静,王冉推开门把菜放在脚边,踩着拖鞋走了进去。

    “简宁……”

    “嗯,头有点热。”简宁打了一个哈气,自己眯着眼看着她,眼眶下面一层青色,这都多久没有休息好了。

    “吃药了没?”

    “没呢。”

    王冉赶紧的找药给他吃,别看他是医生,现在王冉算是看明白了,医生回家之后可能就都是这种状态的,他们自己对这些都不怎么在乎,能挺就挺过去了,实在扛不住,爬起来吃两片药,然后大被子一蒙,睡一夜就好了。

    *

    吴国太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他妈给儿子夹了两筷子菜,吴国太他爸就嘟囔。

    “你说好好的孩子我们也看不成……”

    心里多多少少是怪外婆的,怪乔芸肯定就是怪不上了,毕竟乔芸那丫头没什么主意,到现在吴国太他爸都认为这婚离的有点过于匆忙,你说两家人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有什么话都说出来,你有什么不满你就提,中间还夹着一个孩子,离婚了对孩子多不好,孩子才这么大,你乔芸也没工作,何必呢?

    “他们家就她外婆事儿多,要是没那老太太不至于。”吴国太他妈嚼着嘴里的米粒。

    事实上就是这样的,要不是那个老太婆,两孩子至于离婚吗?

    你说哪里有撺掇孩子离婚的长辈?乔芸就是离婚了,能找到什么样好的?你就不想想呢,为了她好,你都不应该叫她离婚的。

    “不行,你就拎着点东西……”吴国太他爸看着自己老婆,吴国太他妈赶紧摆手:“她家这辈子我就都不想去了,我就等着看乔芸这日子能过成什么样的,她不是坚持离婚嘛,自己没工作,没房子,住在外婆家,等她外婆一死,那房子能是给她的?做梦去吧,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吴国太他爸见自己老婆这个态度,也没办法了,第二天中午自己偷偷去的,买了一点吃的,就上门了。

    “乔芸啊……”

    一边敲门一边喊,屋子里乔芸带孩子呢,生活吧就永远都要比你想的残酷一百倍,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外公外婆又没有退休金,每个月都是靠着儿女给,人家给外婆是应当的,给自己算是应当的吗?孩子的胃口现在越来越大,什么不需要花钱?一个月三桶奶粉,弄的乔芸都不敢再说进口的奶粉好了,他们压根就吃不起。

    小孩子的衣服裤子鞋子就没便宜的,她自己手又不巧,外婆也不会做,上面更加没有谁穿过能给她儿子接着穿的,她儿子这是第一个啊,想要找工作,出去也找过了,现实就是一个绞肉机,你搭进去了,就都成肉馅了,一点活口都不给你留。

    看学历,她学历也不算是怎么好,想找好工作根本就找不到的,自己也没有关系没有门路,就跟瞎子似的到处摸索,要不然当服务员?自己念完大学去当服务员?这是不是就过于讽刺了?乔芸想想就都是一把心酸的眼泪。

    孩子还太小,她也不能扔着孩子不管,孩子醒她跟着醒,孩子睡她跟着睡,指望外婆就不能指望的太多,一两个小时还成,时间久了,外婆也哄不住孩子。

    今天出去给孩子买衣服,顺路就去找工作了,有一家还算是可以的,是商场里卖衣服的,上下午倒班,但是有一点不允许坐着,全程就是站立服务,要是上一天班的话,一个月怎么也都有三千多工资的,要是半天的话,也将近两千,学历要求中专以上,乔芸就特别想试试,她现在看见一毛钱都觉得这是好钱。

    打开门,就听见孩子一直在哭,自己钥匙都没拔下来就进去了,孩子在地上呢,这把乔芸给心疼的。

    孩子哭的啊,这满脸都是眼泪瓣子,好像是从床上摔下来的,那么大点的小孩儿怎么可能看不住呢?就敢扔一个孩子自己在屋子里?外婆呢?

    乔芸强忍着眼泪把孩子给抱起来,孩子的脑袋可能是摔倒了,后面起了一个大包,她就一直给孩子揉,外婆从门外进来,她才送外公下去,合计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孩子也睡觉呢。

    “芸芸回来了。”

    “外婆他才多大啊,你就把他一个人给扔在家里,我回来的时候孩子就在地上躺着呢……”乔芸是气的都要发疯了,这孩子摔下来,脖子都还没长成呢,要是摔断了,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到时候谁来赔?自己出去的时候还问外婆了,今天是不是没事儿了,是她自己说的,就不打算出去了。

    外婆一看孩子,那摔的地方挺明显的,自己也是解释。

    “你外公就非闹着要下楼,我也没办法,我看着孩子在睡觉呢……”

    乔芸不听这些,自己抱着孩子就回房间了,还真是谁的孩子谁疼,心里特别怪外婆,没有这样当老人的,答应自己好好的,结果就是做不到,特别恨。

    外婆一看乔芸这态度,自己也气哭了,你说这死孩子,她什么意思啊?自己给带孩子还有错了?那能怪自己吗?就走开那么一会儿,你说这孩子原本睡好好的,谁知道他自己又醒了?

    然后乔芸还给自己来这么一手,不就是怪自己吗?

    就去江昊姑姑家里坐着去了。

    “哎呦,这可是稀客啊,赶紧进来。”邻里邻居的,就是发生过什么龌蹉,那这一页翻过去也就算了,问题不大,江昊姑姑给外婆倒了一杯水。

    “这是怎么了,气成这样了?”

    外婆就哭,说乔芸不懂事,江昊姑姑这一听,这你也有错啊,那孩子多小,你就敢扔他自己在屋子里,咱说一句不好听的,要是倒霉的话,孩子就摔死了,你去哪里给人找个儿子去?心太粗了。

    不过劝架不能这样劝,不然不就是火上浇油了嘛,得说好听的。

    “乔芸啊,就是心疼孩子,当妈了吗,咱当妈的时候不也觉得孩子就是全世界了嘛……”大家都试着理解一下对方,这就好了。

    正说话呢,有敲门的,江昊姑姑还纳闷呢,这今天是怎么了?家里还人来不断了,自己出去推门,一开门,给自己都吓一跳。

    “赶紧进,赶紧进,今天回来的?”

    外面站着江昊跟大美呢,手里拎了不少的东西,姑姑一看,这在广州那边待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回来了?

    江昊跟大美进去。

    “回来接爸妈过去住两天。”

    大美这命,不得不说,她跟江昊那房子买的,买完之后就一路飙升,现在房价都成什么样了,完全是赚到了,江昊自己一直找机会,他的心思其实有些不安稳,一直就是想往更好的公司去,但是不会空白自己,工作先坐着,到底还是被他给蹦跶出去了,这小子也是有点本事,要不然也不敢这样,找了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工资又高,大美也上班,但是大美的那工资就不能看了,好在江昊能力强,岳父岳母现在就都跟他们一起生活,江昊爸妈不愿意过去啊,说那边根本就没亲戚,死活就不去,旅游还行,定居就死活不干,说等自己走不动的在过去。

    江昊这人没什么可说的,都是大美说了算,他也弄不过大美。

    走在街上反正回头率是挺高的,毕竟老婆那么漂亮,他太丑了,大美有些同事也见过江昊,当面没有办法说,背着大美就说,人大美那才叫聪明呢,反正上了床关灯不都是一样的,男人有能力赚钱养家,这才是主要的。

    “来就来吧,你看看你们还买这些东西。”

    姑姑就一直问生活的怎么样,外婆就坐在一边,她也没打算回家,一是跟乔芸还生气呢,二是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去。

    大美是做了一手漂亮的表面功夫,有没有把公公婆婆当成亲爹妈,这个别人不知道,但是过年过节自己绝对给公婆打电话打钱,他们要是忙回不来,钱一定到,要是能回来也还是给钱,这个钱绝对不需要江昊掏,她主动就给了。

    大美聪明就是聪明在这里,她丈夫赚的多,自己爸妈都在身边,说实话她不让江昊给他爹妈钱,这不是找打仗吗,人家自己本事,靠着自己赚钱的,自己凭什么就去管?做人家的媳妇,该管的管,不该管的就绝对不要去管,江昊说给他家里一万,大美绝对不会提你给八千吧,钱是你自己的,你说了就算,你说给多少,我立马就给打。

    她公公婆婆接触大美的时间也不长,毕竟儿子儿媳妇都在外地,就冲大美这个爽利劲儿,没有公婆不喜欢的,自己培养儿子成才了,那爹妈就不能跟着借着一点光?

    江昊一个月差不多能有将近四万的工资,自己外面也能划拉钱,工资四万多就全部都是给大美的,剩下自己在外面赚的,他不跟大美说有多少,大美也从来不问,反正不会少就是了。

    大美自己妈还说过女儿呢。

    “他靠脑子吃饭,那外面挣钱一个月少少不也得有一万两万的,你就不管?”

    男人手里钱要是多了,心思就容易花,当岳母的那是完全的站在自己女儿的立场上,你一个月给他五六千那就够花了。

    大美对着自己妈笑,你把他兜里的钱都给收拾干净了,他是给你了,心里有怨言没?

    人家辛辛苦苦上班赚来的,工资都给家里,兜里揣的是外快,不能要的,甚至张口就都不要,大美不信江昊能在外面怎么胡来,两个人的条件就在这里摆着呢,江昊弄不过她,什么都听她的,这样就行,自己很满意。

    在回来之前,江昊打电话跟自己爸妈就说了,手里有点钱,给他们拿五万,叫他们出国溜达一圈,大美当时生气了,但是生气不是因为说要给五万,而是这个钱一直都是由自己来给的,你给多少我不管,但是我是你太太,你必须给我这个面子,由我的手里交给你父母,两个人谈了谈,大美脑子没有江昊聪明,但是逻辑很强,说的江昊服服帖帖的,承认自己是没有考虑周全,这次回来,江昊就让大美给的。

    有些男人,你就不能看的太紧,想要马儿跑的远,粮草就必须充沛,抠抠搜搜的最后受连累的就一准是自己个儿。

    大美看着外婆打了一声招呼,外婆有些不待见大美,觉得这孩子缺心眼,你就找什么样的你找不到,你就找个这么难看的,再来就是这不乔芸都离婚了,你说人家过的好好的,她心里能不生气嘛。

    典型的别人就不能比自己过的好,要是过的好,就容易得红眼病。

    坐了一会儿被大美给刺激的,大美本身就是美人,自己也会穿,那一身给你穿的,脖子上有项链,手上有手链还有戒指,本来这些就都挺平常的,可外婆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拿着乔芸跟人家比啊,这还是乔芸不要的呢,结果最后呢?叫人捡上便宜了。

    打开门回到家里,乔芸给儿子喂完奶,拍着孩子打算哄孩子睡觉呢。

    看见外婆进来,也一声没有,心里还恨呢,这么做就是不对,怎么样也不能把孩子自己给扔家里,这口气她还没过去呢。

    大美看见过外婆,觉得好像有点老了似的。

    “是对面的那个奶奶吧,好像老了挺多的。”

    姑姑笑笑:“乔芸离婚了,婆家不行。”

    他们邻居住着,怎么样的也不能说乔芸不好,那男方家就太过分了,这样的婆婆,你说人心就都是肉做的,你把孩子拆散了,你最后就能落什么好?想不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家里这些乱套事儿,能不操心嘛,人一操心那就完,肯定显得老。

    大美笑笑,自己坐在沙发上,江昊坐在她手边,姑姑看着他们俩能过成这样心里就满足了,实事求是的说,江昊这长相,有点对不起民众了,大美能嫁给他,过到现在,自己也放心了,那经常跟嫂子通电话,嫂子就说这儿媳妇懂事,礼节就从来不会落过,而且总给买衣服,就是亲生女儿也不见得能做到这个地步。

    许是距离远吧,这样美就拉出来了,不管怎么样,能和和气气的,这样就不错了。

    “没要孩子?”

    大美笑着摇头:“他工作忙,合计明年的,反正我爸妈也都在,生了孩子他们能给照顾。”

    当初婆家人愿意叫儿子跟丈人丈母娘一起住,就是考虑到这点了,江昊他妈不喜欢干家务更加不喜欢带孩子,所以她干脆也不去,就让岳父岳母住过去,不就是吃点孩子的,做父母的还能叫孩子吃亏啊,这将来有了孩子,岳父岳母就得管,说到底这就平衡了。

    外婆看着乔芸就嘟囔上了。

    “江昊回来了,你当初就说人长得臭,现在看人生活吧,据说一个月拿好几万工资呢,还不算是额外挣的,你就傻吧……”

    对这事儿,外婆心里的怨恨已久,你就找了一个好看的能怎么样?现在知道吃亏了吧?离婚了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儿子,将来有你过的。

    乔芸脸子立马就掉下去了,江昊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错过他就一点都不后悔,那样的人睡觉一睁眼就能把自己给吓疯,她有什么好后悔的?在一个乔芸就特别恨外婆这点,动不动就拿谁谁谁过的好来跟自己比,她现在是过的不好,可日子是自己的,总跟那些过的好比什么?

    她比得起吗?自己都放开了,外婆还一再的提醒自己。

    就像是简宁,她的意思就是说,当初你要是把简宁抢到手了,王冉的日子那现在就是你的,可说这些有用吗?能改变什么?时能叫时光倒回还是能怎么样?不能怎么样说了干嘛,给人添堵啊?

    “你看,我一说你,你就不愿意,你不愿意吧,这一个月孩子吃奶粉得花多少钱?你说你舅妈能没有怨言?”

    “以后我自己养孩子,不用你们管。”乔芸这话说的就可硬气了,自己憋着眼泪,看着怀里的孩子,自己低下头亲亲儿子的小脸,再苦她也能坚持下去。

    外婆下楼去找外公的功夫,吴国太他爸人就来了。

    “乔芸啊……”

    乔芸就不知道这个门自己是不是应该给打开,毕竟公公那时候对她也没有别的,走到门口,透过门眼看出去,吴国太他爸买了不少的东西,还在等着呢,乔芸没忍心,自己还是把门给打开了。

    自己也没叫人,现在怎么叫?

    “你在家呢,我过来看看你,给你买了一点吃的。”

    吴国太他爸就觉得事情不至于走到今天,大家坐下来好好说,咱不照大人的面,就冲孩子,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

    “爸知道你委屈了,可是乔芸啊,爸说这话就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心啊,你年纪轻轻的这才生了孩子,爸知道你要是找,就很容易,可是咱们为了孩子好,你说他现在才这么大点的,这从小就在一个单亲的环境里,在一个,离婚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邻居都看着……”

    乔芸低着头就是不吭声,但是公公说的这些,她就都有感觉,背后说自己的很多,她也没有办法在乎。

    吴国太他爸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求和的。

    “国太呢,他要是有什么不好的,我替你说他,当时他回来也说了,不是故意的,就是动过过大就碰到你了,你们结婚这么久,他动过手吗?加上两个人心里就都有怨气,这不才闹成今天这局面的……”

    乔芸一听,这话不完全是这样的,自己跟吴国太因为什么干成这样的?

    “不说别人,就说我妈,孩子没生她就一直在念叨孙子怎么好怎么好,我也纳闷,我生的就是孙子也不是孙女啊,怎么生下来就只动嘴呢?爸,我坐月子晚上她就睡的比我都沉,孩子根本就不给管,孩子的尿疖子就全部都攒在一起洗,我说她两句,她就说我,我每天就抱着孩子,叫国太帮我搭把手,结果国太呢?他说他明天要上班,上班了不起吗?这就是我自己的孩子吗?”

    乔芸现在说起来,心里的委屈还一大通呢,就没遇见过这样的婆婆,结婚那就不说了,你说他们家出什么了?哪怕条件不好,可是你有体力你出点体力,帮着自己晚上带带,她不就是熬不了夜嘛,孩子没人抱还哭。

    吴国太爸爸一直点头,表示乔芸说的对。

    “回家我就说你妈,芸芸啊,爸就特意过来给你道歉的,咱能不能合计在缓一步,为了孩子,将来要是他们娘俩表现不好,咱再说分手的事儿行不行?”

    乔芸仰着脖子,死活就不能退这一步。

    “爸你这是干什么啊……”乔芸伸手去扯自己老公公,叫老人给自己下跪,这都成什么了。

    “你就答应爸吧,你们俩过的也不算是有什么太大的矛盾,芸芸啊,爸代替他们俩给你道歉了行不行……”

    乔芸就是怎么扯,公公就是不起来,最后自己还是答应了,她当初就是堵那一口气。

    吴国太他爸高高兴兴离开的,想着明天领着儿子来,多给乔芸买点东西,咱们以后就看行动,他们俩要是不像话,自己就上手了,想的是挺美好的。

    外婆跟外公回来了,乔芸跟外婆也是赌气,觉得外婆现就是认为自己不行了,老拿别人来跟自己比,要是复婚了,她宁愿住到开发区去,也不再外婆这里住了。

    自己就当着外婆提了。

    “我公公刚才你下去的时候来了,劝我跟吴国太复婚……”

    乔芸说的挺中肯的,对方人家也是拿出来态度了,她的意愿也是想要复婚,结果外婆一听就炸锅了。

    “复婚?你还没傻够是不是?人家耍你就没耍够,他说你就信啊?他要是说话好使,怎么之前没管?现在离婚了来这套了,乔芸啊,你就张点心吧,复婚干什么?就是养孩子,我们自己家也能养,用不着他们家来弄这一套。”

    乔芸不吭声,外婆狐疑的看着她的脸,她这是还心动了?

    “你要是复婚你就是缺心眼,吴国太这工作干不上去,他妈又是那个样的,你回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外婆是强轰乱炸的,反正是不能答应叫乔芸跟吴国太复婚,这事儿就提都不能提,回头才是傻呢,那就是火坑你绝对不能跳进去。

    乔芸的个性就是个面团,别人态度一硬起来,她就考虑的东西多,自己也是合计,要是回头在过不好那回头干什么啊?想起来吴国太的举动,想起来自己前婆婆家,就那条件,自己回去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外婆又可着不好的说,就把吴国太家里给踩死了,说一定起不来。

    吴国太他爸回家就说了。

    “我去芸芸哪里了。”

    他就这么当着自己老婆跟儿子说的,过去他不发脾气就不代表他没有,而是自己没有什么好发脾气的,但是现在是为了孙子,也把吴国太给说的够呛,自己儿子什么毛病他还能不清楚。

    “你就把心思给我放在地上,你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你过四十岁你还能剩下什么?还离婚,你家里什么条件你就不知道?”

    这要是说,能说的事情就太多了,吴国太这工作怎么就干不上去?想要好好过,就得拿出来自己的态度,吴国太他爸这回就是走强硬路线,谁敢破坏他孙子的未来,他就跟谁干。

    “你把手里的钱明天都提出来,就给他们俩,以后国太的工资你少管。”

    这就是要放权了,属于你们的钱,也用不着他妈来帮着攒,人家也有手有脚的,自己也能行。

    吴国太他妈动动嘴,就乔芸那样的,她能攒钱啊?

    “不能攒那就花了,也没花外人身上,你少管,还有家里还有多少钱?”

    吴国太他妈看着儿子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逗留着呢,她一贯就都说家里没钱的,吴国太现在也是纳闷,他妈还攒别的钱了?不是一直都说家里没钱吗?

    “哪里有啊……”

    “到底有多少?”

    吴国太他妈翻着白眼:“三万。”

    “你别骗我。”

    “六万,你要干什么啊?孩子买房子还掏出去那些呢,还哪里有了,我们俩也没有退休的工资,将来要生点病孩子不管,我们就等着死啊?”

    吴国太他爸摆手,别总拿病来当借口,你什么时候有病?再说不是买医疗保险了,有病国家还能给报销一部分呢。

    “你都提出来,明天给乔芸。”

    “不给。”

    “叫你给你就给,怎么这个家我说了就不算?”

    “你愿意给你就自己给,把钱都都给她,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花钱大手大脚的,我不干。”

    说完就要起身,吴国太觉得要是不给那就算了被,不给钱就不回来,那还复婚干什么。

    “你坐下。”

    吴国太他爸这回真是发狠了,蔫人出豹子,越是这样的人一发飙,那平时厉害的就都怕,吴国太他妈一下子就老实了。

    “我跟你妈不跟你们要钱,以后你们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孩子你妈也不愿意带孩子,那我们一个月搭你们一千块钱。”

    吴国太他妈都不想活了,这是干什么啊?还一个月给一千块钱?他们俩的钱就是天上刮风刮下来的?从早忙到晚一个月就赚这么几个钱,他一张嘴就一个月给一千,干什么啊?不过了啊?

    “爸,不用……”

    “说给你,到时候收着就行,别什么事儿就都指望人家外婆家,我跟你妈搬去开发区住,你们俩住回来,别住人家房子。”

    吴国太他爸既然想管了,那就要管到底了,吴国太他妈气的,自己实在是一句都听不下去了,父子俩坐在沙发上,当老子的就看着儿子。

    “咱们家也没有本事能给你什么,凡事都要靠着自己,国太啊,你说一个单位干着,你到现在工资就涨不上去,你就没问问自己原因?”

    吴国太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好的。那都是单位领导的问题,不就是自己没上礼的原因嘛,他还就是不给买,不惯他们那个脾气,他凭着自己本事考上的,为什么要对别人低三下四的?他哪里有问题?

    这边家里整顿的也挺好,都说好了,早上甚至吴国太他妈想跑都没跑成,老头子就押着她去银行把钱提出来的,就是要给乔芸了,他们只有这些能力,但是最后乔芸能过成什么样,那就看她自己了,没人能在这上面帮助她,要是自己家动迁了,得了几千万,那不会不给他们的,可实际上家里条件就摆在这里。

    *

    “这孩子都要气死我了,昨天她公公来了,给跪下了,就心软要复婚了……”外婆跟夏侯兰说着。

    夏侯兰觉得这样还复婚呢?那你当初要那个硬气离婚干什么?不是自己家的事儿她真是不爱管,别说是外甥女了,就是亲侄女,她还是外人呢。

    “妈,你别拦着,过好过不好那都是乔芸自己选的,咱再说她这个年纪,不可能就不找,这个条件领着一个孩子,找谁好找啊?找个退休的老干部啊?”

    外婆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那退休的老干部年龄得多大了?岂不是都要跟自己持平了,那是找丈夫还是找爷爷玩呢?觉得女儿说话太难听了,那怎么就找不到?

    “女的有什么不好找的,她已经听话了,你们少跟着搀和。”

    夏侯兰挂上电话,心里想着,自己跟着搀和什么了?这老太太可真是的,不是你打电话告诉我,我哪里能知道去?